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七十九章青冥宗4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原来孟师兄已经知道小弟的事情了,此事说来并非小弟有意隐瞒,只是这个身份颇为敏感,所以小弟才一直没有与旁人提起,还望孟师兄体谅。”

    听到孟天铎说出了自己院长弟子的身份,纪东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了,事实上,他是院长弟子之事真的不是什么秘密,只要略做调查,很容易就能了解到。

    “哈哈哈,纪东师弟哪里的话,什么体谅不体谅的,我还会不明白师弟的苦衷么?院长大人在青冥宗这边仇敌不少,就连那位都一直对院长大人耿耿于怀,纪东师弟隐瞒这个身份,根本就是理所应当。”

    见到纪东似乎有些惭愧之色,孟天铎不由得朗声一笑,对着纪东宽慰道。

    “多谢师兄理解,只要师兄不怪罪小弟就好。”闻言,纪东顿时面露欣喜之色,好像很在乎对方的看法一样。

    “不过话说回来,云师弟,你瞒着其他人就好了,真的没必要瞒着我,师弟有所不知,愚兄在真武圣院之时,那可是得到了院长大人的好多帮助,否则也断然不会有今日之成绩。”

    笑容收敛,孟天铎的脸上突然露出怀念之色,似乎是想起了自己在真武圣院之时的一些经历,眼底简直说不出的感慨。

    “原来孟师兄也得到过师尊的恩惠,如此说来,孟师兄当初一定也是圣院的佼佼者。”

    见到对方感慨的模样,纪东难免有些感同身受,说起来,他得到的荀万山的支持和提点,绝对是整个真武圣院当中最多的,可惜他眼下虽然已经很强大,但还没有达到能够影响到青冥宗高层的地步,所以,他想要帮助荀万山回归青冥宗,怕是还需要一些时间才行。

    “院长大人对我绝对可谓是恩重如山,如果早知道纪东师弟是院长大人的弟子,愚兄早就把师弟招到身边,也好随时都能照拂一二。”

    整了整神色,孟天铎的嘴角突然露出一丝笑容,亲切的拍了拍纪东的肩头道。

    “多谢师兄的好意,不过小弟如今就在真武堂总部一旁,说来条件已经十分不凡了,对于眼下的情况,小弟已经很是满足。”

    “哈哈哈,院长大人的弟子就是不一样,愚兄佩服!”听到纪东的回应,孟天铎不由得朗声一笑,眼底尽是一片的赞叹之色,“对了,之前不知道师弟的身份,愚兄着实有些怠慢,今日终于见到师弟,见面礼还是要补上的,一点儿小心意,师弟千万不要推辞。”

    话落,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个精致的玉瓶来。

    这玉瓶晶莹剔透,一看就不是凡品,而透过玉瓶,纪东清楚地看到,这里面居然是一颗颗珍稀的灵丹!

    “纪东师弟,这是壮元丹,对于铂金境超能者的修炼最是有用,你每隔一个月的时间服用一颗,对你的修炼会有莫大的好处。”

    将玉瓶递到纪东面前,孟天铎的眼底,似乎隐隐闪过了一丝肉痛之色,但还是毅然决然地把东西送给了纪东。

    “神丹?孟师兄,这礼物实在是太过贵重了,小弟绝对不能收,还请孟师兄收回!”眼看着对方递过来的神丹,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的震撼之色,好像从来没见过这么宝贝的丹药一样,义正词严地推辞道。

    “哈哈哈,师弟这就见外了不是?一瓶区区壮元丹而已,说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东西,而且实不相瞒,愚兄如今也已经用不到此物,所以,师弟还是收起来吧!”

    见到纪东推辞,孟天铎赶忙收起眼底的心疼之色,随后便是十分大方的道。

    “这…………好吧,既然是孟师兄用不到之物,那小弟就收下了,不过,这份恩情,小弟必将铭记于心,它日定当报答!”

    面色变了又变,纪东似乎是有些抵御不住神丹的诱惑,最终还是将玉瓶收了起来,随后对着孟天铎感激道。

    “哈哈哈,你我兄弟之间,就不要说什么报答不报答的话了,它日师弟飞黄腾达,不要不认我这个没什么出息的小人物就好。”

    眼看着纪东把玉瓶收入空间戒指,孟天铎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欣喜之色,同时有些开玩笑般地道。

    “师兄这是哪里的话,小弟绝非忘恩负义之人,何况师兄天赋异禀,将来只有小弟仰仗师兄的份儿。”

    “好了好了,跟你开玩笑的,师弟千万不要当真。”见到纪东如此严肃的模样,孟天铎不禁被逗得一笑,赶忙摆了摆手道。

    “当当当!”

    “孟副堂主,潼副堂主有事请孟副堂主过去商议,还请孟副堂主速速前去。”

    就在这时,敲门声突然从外面传来,随后,一个男子的声音便是传入密室当中,打断了二人的闲聊。

    “哦?潼副堂主找我商议事情?”听到外面弟子的传讯,孟天铎不禁微微一愣,似乎是没想到这个时候会有人来找他。

    “既然孟师兄有事在身,那小弟也就不再多留,它日再来拜会孟师兄好了。”这时,一旁的纪东察言观色,赶忙站出来道。

    “哈哈哈,难得能够见到纪东师弟一回,我可不能让师弟就这么离开。”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不禁朗声一笑,“我估计潼副堂主找我过去,无非就是三两句话的事情罢了,纪东师弟暂且在此等候片刻,愚兄去去就来,稍后,愚兄要大摆宴席,跟师弟痛痛快快地喝几杯。”

    “这………要不还是改天吧,万一耽搁了孟师兄的正事…………”

    听到对方之言,纪东不禁皱了皱眉头,就要继续拒绝。

    “师弟连这点儿面子都不给愚兄么?若是这样的话,愚兄可是真的要十分伤心了啊!”见到纪东还要拒绝,孟天铎顿时眉头一皱,似乎有些不太高兴。

    “孟师兄这是说的哪里话,小弟也是担心耽搁了师兄的正事,既然师兄这般说了,那小弟在此等候师兄就是。”

    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儿上,他若是再拒绝的话,显然就有些不太像话了。

    “哈哈哈,这才对么!”见到纪东终于答应留下来等候,孟天铎这才满意一笑,“好了,师弟在此稍坐片刻,愚兄去去就来。”

    话落,他便是直接起身,朝着密室之外走去。

    等到孟天铎离开,整个密室当中,便是只剩下了纪东一个人,而没有了其他人在场,纪东的神情,不禁变得十分复杂起来。

    “这位孟师兄到底有没有问题?又是攀关系,又是送厚礼,貌似有些热情过头了吧?”

    眉头微皱,他这会儿的心里真的充满了复杂的情绪,说心里话,孟天铎适才对他的态度,真的让他感到十分的亲切,那种感觉,就像是见到了亲人,被亲人关怀一样。

    只是,在青冥宗这样的特殊之地,他总感觉对方对自己似乎太过热情了。

    虽然对方说是为了报答荀万山的恩情,但荀万山毕竟已经退出了青冥宗的武台,要说对方是看在荀万山的面子上对他这般照顾,虽然也说得过去,但他总觉得有些牵强。

    倒不是说他小人之心,而是在经历了那么多的尔虞我诈之后,他已经不敢轻易去相信人了,毕竟,知人知面不知心,他也不知道对方在跟自己称兄道弟之时,心里究竟会是怎么想的。

    “算了,还是不去想那么多了,难得有个同门可以喝酒谈天,我还是暂且收起戒心好了。”

    思绪半晌,他最终不禁摇头一笑,干脆不再去想那么多,反正他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倒也并不害怕对方会搞什么鬼。

    想通了这些,他干脆静静地坐了下来,开始了闭目养神。

    说起来,处处防备他人,真的是一件很累的事情,如今的他实力大进,却是懒得再像之前那般谨小慎微,所以干脆连精神力都没有释放。

    时间流段,很快,一刻钟的时间便是悄然过去,而整整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孟天铎却是依旧没有归来,貌似那位潼副堂主跟他之间,并不是三两句话就能解决的事情。

    又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孟天铎依旧杳无音讯,好像把他给遗忘在了密室里面一样。

    “什么情况?不是说去去就来的么?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回来?!”

    足足等了半个时辰的时间,纪东终于有些坐不住了,因为他相信,眼下的这等情况,恐怕绝对不是很正常。

    “咚咚咚………吱呀!!!”

    就在这时,门外突然传来脚步声,说话间的工夫,密室的门便是被人推了开来。

    “恩?”眼看着门被推开,纪东第一时间看了过去,这时,一个青年男子刚好悠悠的走了进来,但却并不是孟天铎。

    “是你?”看清了来人,纪东不禁微微一愣,眉头不由皱的更紧了一些。来人非是旁人,正是之前为他领路的青年男子。

    “纪东师弟,实在抱歉,孟副堂主被潼副堂主派出去执行紧急任务了,因为走得比较急,所以特命我来跟纪东师弟说一声,等他归来之后,一定会亲自跟纪东师弟赔罪。”

    青年男子进入房间,先是对着纪东拱了拱手,这才充满了歉然地道。

    “恩?执行任务去了?!”

    听到青年男子的讲述,纪东的双眼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不错,由于事出紧急,还望纪东师弟莫要见怪。”青年男子面色如常,再次对着纪东解释道。

    “这样啊………呵呵,无妨,既然孟师兄去执行任务了,那在下也就暂且告辞了,等孟师兄回来之后,让他直接差人去叫我就是,至于赔罪什么的,我看就免了吧!”

    面色变幻数次,纪东最终却是露出一丝笑容,语气平静的道。

    “好,在下一定会将纪东师弟的话段达给孟副堂主,纪东师弟请!!”青年男子点头一笑,说着便是对着纪东做了一个送客的手势。

    “后会有期!”

    点了点头,纪东倒也不再多说,说话之间便是站起身来,直接朝着来时的路折返回去,而这一次,青年男子倒是并没有继续为他引路。

    “临时有任务外出,啧啧,真的会这般巧么?”从真武堂的宫殿走出来,纪东的脸上不禁充满了笑容,眼底深处则是闪过一丝深深的无奈。

    说心里话,他之前真的觉得孟天铎是真心实意对待他的,至少他绝对没有看出对方有丝毫的歹意,可现在看来,他恐怕又有些想当然了。

    “也不知道这些人这次又想了什么方法,不过不管是什么方法,有些人的狐狸尾巴,却是必然要露出来了啊!”

    一边朝着真武堂的山下走去,他的心里不禁一边暗暗想着,而说话之间,他的身形已经走到了真武堂的半山腰,却是距离真武堂的宫殿已经有一段距离。

    “嗖嗖嗖!!!!”

    就在他慢步徐行,刚刚到达山脚下之时,终于,一声声破风声蓦地从灵峰之上传来,随后,四个青年男子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视线当中,气势汹汹地朝着他掠来。

    “副堂主大人,这小子还在这里没有走远!!”

    四个青年男子飞驰而来,说话之间就已经掠至纪东的身前,拦住了纪东的去路,同时对着灵峰上方高声喊道。

    “嗖!!!”

    随着四个青年男子的一通呼喊,一声破风声紧接着传来,随后,一个让纪东最不希望看到的身影,便是从灵峰上面飘然而来,说话之间已经在他的身前站定。

    “哼,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想不到我全心全意对你,可你居然如此回报我!诸位师弟,把他给我拿下!!”

    孟天铎的身形在纪东的面前站定,脸色却是一片铁青,眼底更是透着浓浓的失望之色,好像纪东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一样。

    说话之间,他却是猛地一摆手,示意纪东身周的四人可以动手了。

    “哎,这又是何苦来哉?难道这个世上真的没有值得信赖的人了么?”眼看着孟天铎现身,并且一出现就对着其他人下令捉拿自己,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浓浓的苦涩,心下着实有那么一丝的疼痛。

    说心里话,他是真的不希望这个时候在这里见到孟天铎,可以说,随着对方此时的现身,他之前有关兄弟情谊的一切美好幻想,却是全都直接破碎了。

    看着眼前一脸冷笑地看着自己的孟天铎,纪东已经很清楚,这位孟师兄,显然也是那位长老大人的人,就算不是,恐怕也是受了对方的指使,枉他还以为对方真的要跟自己称兄道弟,看来他是没有那个福分了。

    “劳烦几位先别急着出手,我有几句话要跟咱们的副堂主大人说。”深深的看了孟天铎一眼,纪东不由得摇了摇头,随后便是将目光看向围拢自己的四人,淡漠地开口道。

    “这…………”

    四个青年男子刚要动手,此刻听到纪东之言,他们不由得对视一眼,最终全都看向了不远处的孟天铎,等待着对方定夺。

    “哼,有什么话就说吧,不过,不管你说什么,你偷了本副堂主一瓶壮元丹都是不争的事实,任你巧舌如簧也别想狡辩。”

    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不禁冷笑一声,随后便是满脸鄙夷地道。

    在他看来,一个小小的入劫境之人,别说是跟他称兄道弟,就算是给他做牛做马都没有资格,此番接到指令要陷害纪东,他甚至觉得根本没那个必要,合着他的想法,干脆一刀将纪东宰了就是,哪里用得到如此大费周章?

    不过,这些都是上面安排下来的,他却也不敢不依计行事。

    “偷了你的壮元丹?呵呵,好吧,你说我偷了就偷了,我先不跟你辩解。”听到孟天铎之言,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却是懒得跟对方纠缠这些。他心里清楚,这些都是对方早就计划好了的,就算他再怎么辩解也没用。

    说白了,对方其实只是需要一个借口罢了,至于这个借口的真伪,估计没有人会在意。

    “敢问孟师兄,不知您打算怎么处理我这个偷你东西的小贼?”

    面色稍正,纪东这会儿倒也不急,他倒要看看,今天这场戏,到底能够唱到什么程度,反正他已经陪着对方演了这么久,倒也不介意多演一阵子。

    “哼,王朝党有规矩,偷盗他人财物,简直就是对党派的最大侮辱,像你这等品质低劣之人,自然是废除修为,逐出真武堂,至于最终要如何发落,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听到纪东问到这些,孟天铎再次冷然一笑,眼底深处则是闪过一丝毫不掩饰的杀意。显然,对于纪东,他是绝对不能放过的。

    说到底,纪东都是荀万山的弟子,他这次既然选择了对纪东出手,那么基本上就是彻底得罪了荀万山,而为了不让事情败露,他当然只有杀了纪东一个选择。

    “废除修为,逐出真武堂?哈,这个处罚倒是蛮重的。”

    闻言,纪东不禁朗声一笑,眼底同样闪过一丝冰冷之色。

    看着眼前的孟天铎,他实在难以将此时的对方跟之前那个平易近人,热情亲切的孟师兄联系到一起,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时的孟天铎跟之前相比,完全就是判若两人。

    “你既然敢去犯错,那么自然就要做好受处罚的心里准备,放心,废除你的修为之事,会由我亲自出手,绝对不会让你太痛苦的。”

    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不禁舔了舔嘴唇,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他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却是一眼就能看得出来。

    “哈哈哈,如此说来,我倒是还要多谢孟师兄了?”听到对方之言,纪东不由得长笑一声,“对了,冒昧问一句,你可知道为什么院长大人收我做亲传弟子,但却没有收你么?”

    面色猛地一正,纪东突然变得十分严肃起来,语气颇为郑重地问道。

    “恩?”

    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顿时面色一黑,显然是被纪东说到了痛处。他当初的确天赋不凡,但荀万山却是根本从来没正眼看过他,而对于纪东被荀万山收为弟子之事,他当真是充满了不服。

    “啧啧,看来你并不知道原因,那就让我来告诉你好了,院长大人之所以不收你为徒,那是因为你根本就是一滩烂泥,永远都扶不上墙!”

    冷冷一笑,纪东的脸上同样充满了鄙夷,而且是发自内心的鄙夷。

    “混账,你居然敢这般跟我说话,都还愣着干什么,上,把他给我废了!!”

    听到纪东毫不客气的嘲讽之言,孟天铎顿时面色大变,说着便是再次一摆手,示意周围的四人可以动手了。

    “杀!!!”

    听到孟天铎开口,四个青年男子纷纷身形一颤,随后便是不再迟疑,说着便是脚下一跺,一齐朝着纪东冲杀上去,似乎是要直接把纪东废掉。

    “哼,土鸡瓦狗罢了!滚!!”

    眼看着四个天劫境的好手对着自己围攻而来,纪东冷哼一声,随后,他便是猛地一抬手,似乎只是简单的那么一挥。

    “噗噗噗噗!!!”

    就在纪东这一挥手之间,顿时,四个天劫境的青年男子就像是遭受了重击一样,竟是纷纷喷出一口鲜血,尽数朝着后面倒飞而去,直接重重的摔在了花草树木当中,再也没能站得起来。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孟天铎正在想着要如何折磨纪东,可就在这时,他居然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四个得力战将突然飞了起来,等到他定睛去看之时,四人居然全都晕死在了草丛当中,浑身超能力都已经涣散开来,却是全都被废掉了修为。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

    面色陡然一白,这一刻的他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看向了依旧站在那里的纪东,身体都不由自主地颤抖了起来。

    不得不说,这一切对他来说,真的就像是做meng一样,在他原本想来,纪东充其量也就是铂金段的修为罢了,甚至有可能只是入劫境的境界,可直到此刻他才意识到,自己的想法究竟是多么的愚蠢!

    正如纪东所说的那样,荀万山既然收他为徒,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原因?

    “啧啧,平白无故冤枉师弟,孟师兄,你说我应该怎么处置你好呢?”随手解决了四个天劫境之人,纪东不禁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孟天铎,一脸笑容地道。

    嘴角微弯,纪东就这般一步一步的朝着孟天铎逼近着,与此同时,一股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就这般锁定着孟天铎,让对方连动都不敢动一下。

    “你………你不要过来,否则我要喊人了!!!”

    看着纪东一步一步的逼近自己,孟天铎瞬间就已经全身湿透,这个时候,他真的很想撒腿就跑,可让他骇然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腿脚居然根本不受他的指挥,愣是连动都不能动。

    眼看着纪东迈动脚步靠近,他感觉纪东的步伐就像是踩在了他的心头一样,每一步都让他浑身剧颤。

    “喊人?哈哈哈,你可以喊喊试试,我倒要看看会不会有人出来救你?”见到孟天铎惊恐的表情,纪东再次长笑一声,笑声落下,他便是身形一动,却是直接来到了孟天铎的近前,一把抓过对方的脖颈,将其单手提了起来。

    “唔!!!”

    脖颈被纪东抓住,孟天铎眼底的骇然之色更浓,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距离死亡是那么的近,也许只要纪东一个念头,他的这条小命儿恐怕也就没了。

    “怎么样?孟师兄,现在知道自己有多么愚蠢了么?不妨告诉你,在我眼里,你根本连一只蝼蚁都不如,我想弄死你,却是比踩死一只蝼蚁都要简单!”

    单手提着孟天铎,纪东这会儿也是真的有些动了杀心。

    他可以容忍敌人的暗算偷袭,但却最是痛恨自己人的背后出手,这一次也幸亏是遇到了他,如果换成是一个其他人的话,那简直就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而对于这种陷害自己人的家伙,他就算是一脚踩死对方也不为过。

    “你……咳咳……你不能杀我,我是王朝党之人,杀……杀了我,你也别想活…………”

    努力让自己镇定一些,孟天铎这个时候倒是不忘拿王朝党之名来压一压纪东,而这也是他眼下所能想到的唯一办法。

    事情发展到现在,却是已经彻底的超出了他的预料,他做meng也想不到,纪东居然会强大到这等地步,而这会儿的他也终于彻底明白,为何荀万山会收纪东为徒了。

    “王朝党?你觉得王朝党之人会保护你?”听到孟天铎之言,纪东不禁嗤笑一声,满脸鄙夷地道。

    “你……你要是敢动我,王……王朝党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见到纪东的表情,孟天铎不禁有些没底气起来,但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别无选择,只能是继续拿王朝党来做掩护。

    “是吗?那我倒要看看,我现在动你,是不是会有人跳出来救你!!断!!”

    眼看着孟天铎色厉内荏的模样,纪东不禁舔了舔嘴唇,话音落下,他空出来的左手便是猛地一闪,顿时,一道厉芒便是一闪而过,刚好将孟天铎的一条手臂斩了下来。

    “啊!!!!”

    手臂被断,孟天铎顿时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与此同时,一道血箭直接从他的断臂处喷涌而出,情形却是相当的吓人。

    “不!!我的手臂,我的手臂!!!”双眼瞪得老大,孟天铎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眼前的现实,他很清楚,少了一条手臂,就算纪东不杀他,他今后的前程也彻底的废了。

    “哼,一条手臂而已,就把你吓成这般模样,既然如此,那就再来一条如何?”见到孟天铎疯狂的模样,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说话之间,他的左手便是再次举了起来,竟是要把对方的另一条手臂也砍断。

    “不,不要!!潼师兄救我!!!”

    眼看着纪东再次举起的手刀,孟天铎简直惊骇欲死,这个时候的他再也顾不得其它,对着灵峰之上便是大声呼救起来。

    “住手!!”

    就在孟天铎的呼声刚刚发出之时,一声低喝便是陡然响彻开来,喝声尚未消散,一个青年男子的身形便是从真武堂的灵峰上面飘然而来,说话之间就已经到了纪东的对面。

    “好你个大胆的小子,居然敢对真武堂副堂主出手,简直就是罪该万死!!!”

    青年男子现身出来,第一时间便是对着纪东大声呵斥起来,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猛地冲顶而出,却是完全超出了铂金境的境界!

    显然,这青年男子,居然是一个法相境的高手!

    “快看快看,那边是怎么回事,好像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啊!”

    “真的有事发生了,看哪,那不是潼副堂主么,潼副堂主平时可是很少现身,他怎么突然出现了?”

    “先别管潼副堂主了,你们快看,那个不是孟天铎孟副堂主么,他怎么被人抓在手里了?嘶,好像还少了一条手臂?”

    “出大事了,出大事了啊,快快快,赶快召集人手,有人来真武堂砸场子了…………”

    就在纪东废掉了孟天铎的手臂,然后那个法相境的男子现身出来之时,原本正在上下真武堂总部灵峰的一些弟子,终于发现了这边的异样。

    他们适才都在正常赶路,虽然有人看到了纪东和孟天铎等人,但也并没有太过在意,直到此刻孟天铎发出惨叫,紧接着法相境强者现身,他们这才发现了这边的异常。

    眼看着孟天铎被人抓在手里,居然还断了一条手臂,这些真武堂弟子下意识地以为是有人来真武堂找场子,一时之间,不少人都是开始上蹿下跳,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而估计用不了多久,整个真武堂怕是都要被这边的动静惊动了。

    “哈,终于又钓出了一条大鱼,我就说么,那位大人物就算再瞧不起我,也不至于只派一个废物来算计我。”

    眼看着法相境的男子现身出来,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随后便是挑了挑眉毛道。

    他早就猜到了,此番算计他的不可能只有孟天铎一个人,毕竟,就算孟天铎不知道他的实力,但那位大人物应该也会有所了解,却是不可能只让一个天劫境的家伙单独行动就是。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