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章青冥宗4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看着眼前的法相境男子,纪东的脸上一直都是噙着淡淡的笑容,却是没有丝毫的紧张和畏惧。

    事实上,他其实早就已经发现了对方在暗处隐藏,估计原本是没打算出手,但眼下他的突然爆发,势必让对方之前的想法落空,却是不得不现身出来才行了。

    四十多岁的年纪,法相境初期的修为,不得不说,眼前这个男子也算得上是天赋不凡之辈了,只可惜,此人十有八九也跟那位大人物有所联系,这样一来的话,在他这里自然是好感度全无。

    到了这会儿,他心里已经隐隐的明白,估计整个真武堂,恐怕都跟那位大人物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毕竟,真武堂的高手不可能太多,那个天劫境的孟天铎暂且不提,单单眼前这个法相境的家伙,在真武堂当中的地位就绝对不会太低,而既然连这种人物都要受那位大人物支配,真武堂恐怕也就这样了。

    “小子,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现在把孟师弟放下,然后跪下来磕头认错,说不定你还有命可活。”

    潼栾的面色一片阴沉,心情显然不是很好。

    此番协助孟天铎算计纪东,他原本只以为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根本没想过要自己亲自现身,毕竟,这种事,他参与的越少越好,免得被人看出端倪来。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作为他们此番行动目标的纪东,竟然还是一个隐藏至深的高手,这一点,那位之前可并没有告诉过他们。

    此刻眼看着孟天铎的手臂被废,而且纪东居然还要继续出手,他就算想隐藏下去也不可能了,但这等烂摊子,他都不知道要如何收拾。

    “不知这位师兄如何称呼?可是真武堂之人?”

    听到潼栾对着自己大声呵斥,纪东倒是毫不生气,而是一脸笑容的询问道。他虽然之前对王朝党做过一番了解,但了解得并不是很细致,至少他眼下还叫不出对方的名字来。

    “哼,想知道我的称呼,你还没有那个资格。”听到纪东的询问,潼栾不由得冷哼一声,却是并不想自报名讳。

    “不说就不说,反正像你这等吃里扒外的家伙,我也没心情知道你叫什么,莫不如就叫你小不点儿好了,反正你长得这么小,说来倒也蛮贴切的。”

    见到对方不肯透露姓名,纪东干脆也不去追问,事实上,他早就听到了孟天铎喊此人潼师兄,只要随便一打听,此人的身份也就明了了,毕竟,他可不相信真武堂当中会有很多姓潼的法相境高手。

    “你………大胆,居然敢侮辱本座,找死!!!”

    听到纪东居然叫自己小不点儿,潼栾顿时面色大变,整个人都像是被引燃的火药桶一样,一下子就炸了开来。

    他生来矮小,这也是他一直的痛处,此刻居然被纪东拿来取笑,他当然不可能不怒。

    说着,他便是猛地身形一闪,直接朝着纪东杀了过来,刚猛的一拳,直接轰向纪东的面门,却也丝毫不顾及被纪东抓在手里的孟天铎。

    事实上,已经少了一条手臂的孟天铎,对真武堂来说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就算是轰杀在此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到时候还能算在纪东头上,给纪东多定一条罪名。

    “好家伙,这还真是一言不合就动手啊!”

    眼看着潼栾对着自己杀来,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却是丝毫都不畏惧,说着,他便是脚下一动,一只手抓着孟天铎,另一只手微微一抖,直接朝着对方的拳头对轰了上去。

    “轰!!!”

    双拳对碰到一起,顿时,一声轰响霎那之间传递开来,基本上真武堂几座灵峰上的成员都能够听得到了。

    “嗖!!!”

    狂暴的劲气在周围刮起了一阵劲风,随着劲风消散,纪东和潼栾都是各退几步,竟是打了个平分秋色,随后纷纷站定下来。

    “哈,不错么,怪不得说话那么大声,的确有两下子。”身形落地,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笑容,嘴角之上明显带着一丝嘲弄之色,而这个时候,孟天铎却是依旧被他抓在手里提在那儿,适才的那一下对拼,却也并没有对孟天铎造成丝毫的损伤。

    “你………你居然晋级了法相境?这怎么可能?!!”

    潼栾的脸色已经彻底的变了,在此之前,他虽然见到了纪东轻松的将孟天铎等人拿下,但他也没有想过纪东会是法相境的修为,毕竟,纪东才加入青冥宗多久的时间,就算修炼再快,也完全不应该达到这等境界的!

    可从适才的那一下对拼来看,纪东绝对是法相境高手无疑,因为没有哪个铂金境之人,能够在跟他的对拼当中不落下风,甚至还隐隐的占据优势!

    他不是傻子,别看刚刚那一下,他和纪东都没什么损伤,但纪东可是手里抓着一个人的,这么比较起来的话,适才那一下,绝对是纪东赢了。

    “哈,谁说我不能晋级法相境?你以为师尊收我为弟子是闹着玩的?告诉你,我可是真武圣院百年不遇的天才,像你这种蠢材,恐怕是不会理解的。”

    见到潼栾震撼的模样,纪东不由得挑了挑眉毛,十分夸张地炫耀道。当然了,这显然是故意做样子激怒对方的罢了。

    “法相境,居然会是法相境?!!”得到纪东的肯定回答,潼栾脸上的震撼之色不禁越发的浓郁,同时也是暗暗警惕起来。

    一个刚刚加入青冥宗一年多的时间,就能晋级法相境的恐怖天才,这一刻,他终于有些明白,为何他背后之人要如此处心积虑地除掉纪东了。

    不过这样一来,摆在他面前的问题就有些难办了,如果纪东只是一个铂金境之人还好,他可以随意拿捏,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可对于一个跟自己一样的超级强者,恐怕单单凭借他一个人,却是很难随心所欲了。

    一时之间,他的眉头不禁紧紧地皱了起来,心下久久难以平静。

    “喂,对面的小不点儿,发生么愣呢,到底还打不打了?”

    眼看着对面的潼栾站在那里,脸色不断的变幻,纪东不禁撇了撇嘴,满是轻蔑地喊道。

    他知道,对方这会儿必然已经开始为难了,毕竟,他适才展现出来的力量,绝对不比对方弱,如果对方想要硬来的话,那是铁定难以如愿的。

    “该死,你若是再敢羞辱本座,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潼栾这会儿正在思考对策,听到纪东的喊声,他简直气得半死,恨不得现在就一巴掌把纪东拍成肉泥。

    “是么?我倒是很想知道,你怎么让我生不如死,来吧小不点儿,有什么手段尽管用出来,若是没有的话,我可就要直接离开了。”

    嗤笑一声,纪东淡漠地扫了对方一眼,摆明了就是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你………”

    听到纪东不但没有停止,居然还变本加厉,潼栾简直就是七窍生烟,可一想到纪东适才所展现出来的力量,他又有些力不从心。

    “潼……潼师兄,救我…………”

    这个时候,被纪东提在手里的孟天铎终于喘过一口气,赶忙对着对面的潼栾求救道。他被纪东抓着喉咙,简直就是难受的要死,而且纪东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却是把他的所有力量全都禁锢了起来,他现在根本连一丝的力气都提不起来。

    “哈,孟师兄,真不知道该说你天真好呢,还是说你傻比较好,你觉得他还会救你么?适才若不是我护着你,你恐怕早就已经死在小不点儿的手里了,明不明白?”

    听到孟天铎还在向潼栾求救,纪东顿时撇了撇嘴,就像是看待一个傻子一样,满是无语地表情道。

    “你胡说…………”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第一反应当然是不相信,不过,只是一瞬间的工夫,他就已经明白了纪东话里的意思,也陡然想起了纪东和潼栾对拼那一记之时的情景,脸色瞬间变得越发的苍白起来。

    “想明白了?告诉你,你这会儿乖乖地跟我配合,说不定还能有活路,如若不然,你今天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见到孟天铎的眼神变化,纪东知道,对方应该已经反应了过来,看来还没有傻到家。

    “孟师弟,不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这小子偷盗在先,无论到了哪里都是理亏,今天死的一定是他,而不是我们!”

    听到纪东之言,再看到孟天铎的神色变化,潼栾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变,赶忙对着潼栾喊道,而且故意把偷盗二字说的极重,明显是在提醒对方不要忘了初衷。

    这个时候,若是孟天铎反水的话,那么问题才是真的大了。

    “这…………”等到潼栾话音落下,孟天铎这才猛地精神一震,却是陡然回过神来,知道自己险些着了纪东的道。

    事实上,如果他真的反水的话,先不说纪东会不会死,反正他和潼栾恐怕都很难活命。

    “好吧,看来你们两个是真的不知道好歹。”见到二人这神情变化,纪东不禁摇了摇头,“别说那么多了,小不点儿,你可是还有什么其它手段?有的话就赶快用出来,如果没有,那我可就真的走了。”

    说着,他却是蓦地一抖手,直接将手里提着的孟天铎丢到了一旁,只不过,当孟天铎落地之时,他的丹田当中蓦地微微一颤,随后,他的一身力量便是犹如泄了气的皮球一样,全都散落到了空气当中。

    “不!!!”

    躺倒在地上,孟天铎不由得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呼,却是完全没办法接受自己被废掉修为的事实,脸色简直就是说不出的狰狞。

    “自作自受,怨不得别人。”听着孟天铎的惨叫声,纪东撇了撇嘴,心下没有任何的怜悯。

    对于这个孟天铎,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放过对方,这种人留着就是一个祸患,其实最好就是直接抹杀,不过青冥宗是不允许同门相残的,所以也只能是废掉修为。

    不过,少了一条手臂,又没有了丝毫的力量,其实这跟杀了对方倒也没什么区别,估计对方怕也活不了太久就是了。

    “你………你…………”

    眼看着纪东随手就把孟天铎的一身修为尽数废掉,对面的潼栾不由得瞳孔一缩,却是没想到纪东出手居然如此狠辣。

    对于一个天劫境强者来说,强大的力量突然消失,这简直就是生不如死的情况,何况纪东之前还斩断了孟天铎的一条手臂,可以预见,孟天铎的这辈子,算是彻底的走到头了。

    “看什么看,这家伙诬陷我偷他的东西,又想要取我的性命,我眼下没有杀他,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见到潼栾震惊的模样,纪东冷然一笑,满不在乎的道。

    对待敌人的手软,就是对自己的残忍,也许他的敌人会有很多,甚至是多得杀不完,但他的原则依旧是杀一个算一个,想来终究会杀到没人敢跟他为敌的那一刻。

    “诬陷你?哼,你偷了别人东西,居然还说人家诬陷你?”目光从孟天铎的身上收回,潼栾不禁狠狠地瞪着纪东,拳头攥得嘎嘣作响。

    “是不是诬陷,你们的心里都清楚。”

    见到潼栾的表情,纪东却也懒得跟对方继续纠缠,“来吧,我知道你也是任务在身,我看不如这样好了,我稍后直接把你打晕,然后跟他一样废掉修为,到时候那些人说不定会念在你有伤在身,就会留你一命了呢!”

    “你………狂妄!!”

    听到纪东之言,潼栾不由得身形一颤,却是真的被纪东的话惊了一跳,但随即便是反应了过来。他还真不信,纪东能够把他打晕。

    “是不是狂妄,你马上就知道了,金石拳!!!”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再跟对方多说,脚下一跺之间,便是猛地朝着对方轰出了一拳。

    “嘶,好快!!!”

    眼看着纪东出手,潼栾顿时瞳孔一缩,却是只觉得眼前光芒一闪,再去看时,纪东的拳头,居然已经到了他的眼前了!

    “给我开!!!”

    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甚至于,他已经连躲闪的时间都没有,想都不想,他便是猛地轰出一拳,竟是要跟纪东对轰。

    “轰!!!”

    “噗!!!”

    然而,就在潼栾的拳头刚刚跟纪东接触的一刹那,一股恐怖的力量便是瞬间传遍他的全身,随后,他的面色便是猛地一白,一口鲜血随之喷了出来,并且高高的倒飞开去,最终重重的跌落在了地上。

    “怎………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地面之上,潼栾此时四脚朝天,傻愣愣的看着天空,脑海当中几乎就是一片空白。

    他能够感受到,此时此刻,他的丹田已经一片混沌,浑身的经脉也是多处碎裂,就像是一旁躺着的孟天铎一样,一丝的力量都没有了!唯一比孟天铎好一些的,就是他的四肢还是健全的。

    “不!我的力量,我的修为,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短暂的呆滞过后,他这才猛然间回过神,旋即便是疯狂的尖叫起来,却是根本没办法接受这个残酷的现实。

    他适才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纪东那一拳轰来之时,他只以为是普通的攻击罢了,可直到纪东那一拳的力量在他的丹田和经脉当中爆炸开来之时,他方才意识到问题的恐怖。

    可惜,那个时候,一切都已经迟了。经脉尽碎,丹田被毁,这一刻,他已经彻彻底底地变成了一个废人,永远也不可能再有翻身之日。

    “哎,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在你们想要算计我之时,就应该做好这等被我废掉的心理准备。”

    眼看着潼栾在地上翻滚嚎叫,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不忍之色,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将这一丝不忍压了下去。

    说心里话,对于这个潼栾,他原本倒是想过放对方一马,不过从此人的身上,他感受到了浓浓的阴翳情绪,可以想象,若是留着此人的话,将来绝对会自吞苦果。

    虽然他本人绝对不惧对方,可他身边还有亲人朋友,如果此人对他身边之人下手的话,他未必就能时刻照顾得到。

    所以,在出手的一刹那,他便是把金石拳换成了擒龙拳,直接废掉了对方,却是连召唤法相的机会都没给对方。

    “那边围观的诸位师兄,大家帮我做个见证,小弟纪东,乃是真武圣院院长荀万山的亲传弟子,而适才这两个家伙因为嫉妒我被院长大人收为弟子,所以想要设计暗算我,但最终却是被我识破,并且略施小惩,有跟他们比较熟的,还请帮忙把他们送回去养伤。”

    回了回神之后,纪东的目光突然看向了不远处,那里,不少真武堂的弟子都已经闻声赶来,正在不远处围观这边的情况,只不过碍于潼栾的身份,所以一直不敢上前。

    眼下他把孟天铎和潼栾尽数废掉,当然不能没有个说法,刚好有这么多人在场,他自然是要为自己正名,免得后面再有什么麻烦。

    “什么?院长大人的亲传弟子?他居然是院长大人的亲传弟子?!”

    “好恐怖,你们看到了没有,他………他刚刚一拳就把潼栾副堂主轰飞了,这得是多强的力量啊!”

    “我还以为是其他党派的高手跑来砸场子,闹了半天,居然是院长大人的亲传弟子,怪不得实力如此恐怖!”

    “厉害,实在是厉害,院长大人的亲传弟子就是非同寻常,不显山不露水,但却强横若斯,看到没,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

    “吗的,还有闲心说这些?看不到孟副堂主和潼副堂主都被废了么?这对咱们真武堂来说,简直就是一个重大的打击啊!”

    “……………”

    听到纪东的喊喝,那些围观的真武堂弟子们这才纷纷从适才的震撼当中回过神来,一个个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

    作为从真武圣院走出来的弟子,他们当然不可能不晓得荀万山,而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眼前这个说话之间就灭掉真武堂两大副堂主的年轻人,居然会是荀万山的亲传弟子!

    荀万山的亲传弟子跟真武堂的两位副堂主打架,这显然是真武堂的内部争斗,而对此,他们就更加的无权过问了。

    至于纪东所说的这些话是真是假,他们其实同样不关心。事实上,在他们加入到青冥宗以后,却是早就已经习惯了平淡的修炼生活,偶尔见到这样的内部争斗,倒是一种很好的调剂。

    “厄,貌似这些人并不怎么关心事情的真相啊…………”

    眼看着远处那些真武堂弟子在一旁指指点点,但却根本没人真正关心战斗的原委,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满脸无奈的自语道。

    “罢了,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反正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就算真的有人调查起来,我也有话可说。”

    摇了摇头,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眼下,他已经对真武堂有了一个更为具体的认识,这样的话,今后该如何对待真武堂,他却也更加的清晰了。不管怎么样,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师尊送来的圣院人才,最终都便宜给自己的敌人。

    “两个倒霉蛋,后会有期了!”心里想着,他最后扫了一眼躺在地上的两个废人,说着便是要离开此地。

    “哼,颠倒是非黑白,残害同门师兄,难道荀万山教出来的弟子就是这等败类么?”

    就在纪东刚要迈动脚步离开之时,一声略显苍老的声音陡然响彻开来,这声音十分缥缈,听起来就像是从天边传来一般,而听到这声音响起,那些在一旁围观的真武堂弟子一个个全都是面露骇然之色,就像是被这声音震到了一样。

    “恩?果然没那么简单,看来终于要有像样的高手出场了啊!!”

    突然间响彻在耳边的声音,也是让纪东面色一变,他能够感受到,这声音的主人实力极其恐怖,就连这声音当中都暗藏着恐怖的力量,而且主要就是针对他的,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足够强的话,单单是这声音,就能让他受到创伤。

    “嗡!!刷!!!”

    就在这时,一股空间的震动之声陡然响起,随后,一道光芒便是从青冥宗深处闪现而来,说话之间,一个看起来年纪颇大的男子,便是在纪东的头顶上方不远处悬停下来,面色微怒地看着下面的纪东。

    “嘶……天位境强者?!!”

    眼看着上方突然现身的男子,纪东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这才意识到,原来那位大人物此番对自己的出手,恐怕才刚刚开始。

    看着眼前悬空而立的男子,纪东的面色变幻数次,终于彻底的认真起来。

    眼前的男子看起来似乎也就五十多岁的样子,但实际年龄应该不止于此,这一点,却是从他那深邃的目光就能看得出来。

    当然了,这些并不是纪东所关心的事情,真正让他关心的,却是这个男子的修为!

    很明显的,此人绝对是一个天位境的强者,而从他的一身能量波动来看,恐怕是晋级天位境的时间已经不短,怕是至少达到了小天位之境的巅峰,甚至有可能是一个中天位之境的强横人物!

    “吁,我就说么,那位大人物如果真想对付我的话,应该会安排一个像样的人物才是,不过话说回来,这次的这位,好像有些太像样了啊!”

    轻舒一口气,纪东这会儿不禁暗暗凝重起来,早在这男子出现的第一时间,他就已经用精神力暗暗地扫了对方那么一下,而以他的估计来看,此人的一身力量,那是必然要在不动用法相的他之上的,也就是说,这应该是一个天位境中期的恐怖人物!

    天位境中期,那绝对是放眼整个炎黄大世界都能排在前列的人物,就算是他的师尊荀万山,恐怕也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想来此人在青冥宗当中的地位,却也不会太低就是。

    “哼,下面的小子,你就是荀万山的亲传弟子纪东?”

    就在纪东思绪之间,天空之上的男子当先开口,语气微怒地对着纪东喝道。

    “晚辈正是纪东,不知前辈是青冥宗的哪位长老,可是与家师有旧?”听到天空上的男子对着自己发问,纪东面色一怔,这才不卑不亢地回道。

    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位绝对是来者不善,而对于这等级别的超级强者,他却是必须要小心应对才行,万万不可有任何的疏忽,免得被对方抓住把柄。

    “跟荀万山有旧?哈哈哈,笑话,他荀万山算是个什么东西,哪里有资格跟我方天化有旧?他也不看看自己的斤两!”

    听到纪东开口,方天化顿时扯了扯嘴角,随后便是毫不客气地放声笑道。

    曾几何时,他的确被荀万山死死地压制着,但那都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情了,当初的争斗,他们这边获得了胜利,时至今日,荀万山早已经被他远远地甩在了后面,而且永远都不可能有超越他的机会。

    “恩?”

    听到上方男子如此嚣张的言论,纪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心下顿时有些不爽起来。

    此人当着他的面儿侮辱自己的师尊,说心里话,他真的很想直接释放出朱雀法相,然后痛痛快快地教对方做人,可这样的想法只是微微一闪,便被他第一时间压了下去。

    先不说他祭出朱雀法相之后是不是此人的对手,就算他能够战胜对方,届时恐怕也很难在青冥宗继续呆下去了,而那显然不是他所希望见到的情况。

    他甚至相信,这个叫做方天化的家伙,十有八九也是故意想要激怒他,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却也是直接中了对方的计谋。

    “原来是方长老,弟子这厢有礼了!”

    所有的想法只是一个念头的工夫,几乎是一瞬之间,纪东便是已经恢复了镇定,并且对着上空的方天化拱了拱手道,却是完全不失礼数。

    “方天化?好家伙,居然是这位长老大人现身了!”

    “这是什么情况?这位长老大人不是好久都没有露过面了么,怎么今日会突然出现在咱们真武堂?”

    “厉害了我的天,居然把这位大人物都招来了,该不会是冲着院长大人的弟子来的吧?”

    “那还用说?难道你们没有听说过青冥宗之前的传闻么?这下,院长大人的这个亲传弟子怕是有麻烦了啊!”

    “瞎起什么哄,看你的热闹好了,小心祸从口出……………”

    就在纪东和方天化说话之间,围观的众人再次纷纷讨论起来,而有些知情之人都是面色肃穆,着实为纪东捏了把汗,但更多的还是单纯的看热闹,而且绝对不嫌事儿大。

    “哼,小子,不要跟本长老套近乎,本长老今日现身,就是要替荀万山教训教训你的,年纪轻轻,居然如此不讲道理,青冥宗岂能由着你胡来?”

    这时,天空之上的方天化眉毛一挑,再次对着纪东沉声道,说话之间,他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隐隐的赞叹,却是不得不佩服纪东的这份儿沉着冷静。

    说起来,如果是换成其他年轻人的话,在他的这等威势之下,恐怕早就吓得跪地磕头了,可眼前的纪东不但没有如此,居然还能站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最重要的是,他故意拿话激怒纪东,可纪东居然都能像是没听到一样,这份儿隐忍,就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

    恐怖的修炼天赋,强大的实力,加上这等处变不惊的淡定从容,不得不说,他这会儿真的有些嫉妒荀万山的这个徒弟了。

    不过,越是如此,他就越是不能放过纪东,否则的话,有朝一日若是被纪东得势的话,他的好日子恐怕就要到头了。

    “不知方长老这是何出此言?弟子何时有过不讲道理,又何时有过胡来?还请长老大人明示!”

    听到方天化几乎就是咄咄逼人的言辞,纪东却是毫不慌乱,十分从容地回问道。

    他心里清楚,对方今天必然是有备而来,不过他倒要看看,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对方是不是真的要凭借长老的身份来颠倒是非。

    “好一个牙尖嘴利的小子,本长老之前都已经听到了,明明是你偷了别人的东西,但你却矢口否认,并且仗着自己实力强,还打伤了失主,这不是不讲道理又是什么?”

    眼看着纪东居然在自己的逼问之下还能如此镇定,方天化的心下已经不单单是赞叹那么简单了,不过,这个时候可不是赞叹纪东的时候,他的目的,是要摧毁纪东的内心,然后彻底的废掉纪东,以绝后患。

    原本,当那位找到他的时候,他还觉得对方是大题小做,但眼下见到了纪东本人之后,他的想法却是完全被改变。

    说起来,能够亲手结果这样一个罕见的天才年轻人,应该也是一件很不错的事情吧!

    “原来长老大人说的是这件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长老大人可是真的冤枉弟子了,弟子可从来不曾偷什么东西,这一切,根本就都是这二人合起火来栽赃弟子,长老大人若是不信的话,可以把他们弄醒,到时候一问便知。”

    听到方天化继续故意刁难,纪东的心下冷然一笑,随后便是一脸冤屈地辩护道。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