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一章青冥宗4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对于纪东来说,他属实没必要忌惮眼前的方天化,虽说对方的实力真的很强,但若是真到了万不得已之时,他也不介意收起掩饰,跟对方大战一场,届时就算打不赢,但遁走还是很容易的。

    以他朱雀法相的神奇,速度上根本不惧任何人,哪怕是天位境后期的强者,在速度上怕也未必就能超过自己,何况他还有精神力在身,关键时刻可以爆发出难以想象的能量。

    心里有了这些底气,他说起话来当然也就没必要有什么顾忌。

    “小子,你还真是继承了荀万山那家伙的倔脾气,看来你今天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天空之上,当听到纪东居然还敢跟自己针锋相对之时,方天化的面色不禁有些阴沉起来,这个时候,他已经完全忽略了纪东的年纪和修为,却是完全把纪东当成了一个对手。

    “也好,既然你不服气,那本长老就让你服气为止,免得有人说本长老以大欺小。”面色变幻,方天化陡然间一抬手,顿时,两道超能力便是被他分别打入到孟天铎和潼栾的身体当中。

    “嗡!!!”

    这个时候,孟天铎和潼栾却是早都已经晕死了过去,毕竟,一下子没有了修为,这对他们的打击简直就是毁灭性的,还能保持清醒就怪了。

    然而,就在方天化的两道超能力打入二人的身体之时,原本已经晕死过去的他们,居然很快就睁开了双眼,尽数清醒了过来。

    “我的修为,我的修为…………”

    “啊啊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我还要称霸真武堂,称霸王朝党,还我的修为…………”

    刚一醒来,二人便全都疯狂的大吼大叫起来,显然还没有从之前的打击当中缓过劲儿来,而且貌似也很难缓的过来了。

    “哼,两个废物!!”

    眼看着二人刚一段醒就大吼大叫的,方天化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沉,一声冷哼之间,他便是再次一抬手,随手打出两道劲气到二人的身体,这一下,二人这才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但面色却是依旧十分的呆滞。

    “不愧是天位境强者,这手段果然厉害!!”

    纪东一直都在冷眼旁观,当见到方天化随便两道超能力,居然就让两个疯狂的家伙安静下来之时,他的心下不禁暗暗赞叹道。

    “你,就是你,你可认得本长老?”

    这时,方天化的声音再次响起,却是对着面色呆滞的孟天铎大声喝道。

    “嘶!!!”孟天铎原本还处在呆滞当中,但听到方天化的喝声,他顿时浑身一颤,随后便是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方长老?弟子参见方长老!!”看到天空之上的方天化,孟天铎赶忙挣扎着跪了起来,对着对方就是一通扣头。

    “方长老救我,方长老救救弟子啊,我不要做废人,我不想当一个废人!”脑袋砰砰地磕在地上,他这会儿就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额头磕得鲜血淋漓都还犹不自知。

    “好了,先别说这些,本长老问你,适才可是此子偷盗了你的东西,但却拒不承认,而且还反过来打伤了你?!”

    见到孟天铎对着自己一个劲儿的磕头,方天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厌恶之色,但还是不得不大声喝问道。

    他今日想要让纪东心服口服,这个过程就自然不能少,至于帮助孟天铎恢复力量,他是没有那个能力,不仅是他,就算是修为比他高出一个等级的强者,却也不可能做得到。

    “是他,对,就是他,长老大人,就是他偷了弟子的壮元丹,而且还废掉了弟子的修为,长老大人一定要为弟子做主啊!!!”

    听到方天化之言,还在磕头的孟天铎顿时微微一怔,随后便是状若癫狂地指认纪东道。

    他虽然不知道适才都发生了什么,但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眼前这位方长老正是他们这一边的,此刻既然这般问他,他当然知道应该怎么回答。

    对于纪东,他此刻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如果方天化能够把纪东击杀的话,至少可以为他出这口恶气。

    “好,你放心,本长老向来刚正不阿,绝对不允许这等有损青冥宗风气之事存在,稍后,本长老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听到孟天铎的指认,方天化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却是对孟天铎的表现十分满意。

    “哼,小子,你这下还有何话说?”

    嘴角一挑,方天化的目光再次看向纪东,满脸冷色地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弟子行得正走得直,自然不怕这等诬陷之言,他说弟子偷了他的神丹,但却只是一面之词罢了,我的空间戒指就在这里,里面是不是有他的神丹,长老大人拿去一看便知!”

    见到方天化得意的模样,纪东依旧是毫无惧色,说话之间,他便是一抬手,直接把指间的空间戒指取了下来,随手丢给了对方。

    “恩?”

    眼看着纪东居然把自己的空间戒指丢了过来,方天化不禁下意识地将其接过,一时之间却是愣在了那里,显然是没想到纪东居然会如此干脆。

    “哼,我怎么知道你的身上是不是只有这一枚空间戒指?若是真的要搜的话,那也是把你的全身都搜遍了才行。”

    捏着纪东的空间戒指,方天化却也并没有急着去探查里面的东西,而是皱着眉头喝道。

    “要搜我自然没问题,不过,我根本就没有偷别人的东西,就算再怎么搜也不可能搜的出来,倒是这位孟师兄,他口口声声说我偷了他的东西,但我怀疑,他的所谓壮元丹,根本就是在他自己的身上,但却诬陷是被我偷走了,所以,要搜的话,也是先搜他!”

    纪东的脸上一片坦荡,根本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任谁看了他的这般表情,却是都绝对不会认为他是偷盗者。

    “搜就搜,我的身上就只有一瓶壮元丹,原本就放在密室的桌案之上,可在你离开之后,壮元丹就消失了,不是你拿走的还会是谁?”

    纪东的话音落下,还不待天空之上的方天化开口,跪在地上的孟天铎便是当先接过话茬,满是笃定地道。

    “那就好办了,还请方长老命人把我们两个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全都取出来,到时候谁说的话是真的,谁又是在说谎,不就一目了然了?”

    听到孟天铎之言,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随后便是淡漠地道。

    “这………”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方天化的眉头顿时紧紧地皱了起来。直觉告诉他,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只是,他之前一直都有暗中观察这边的变化,却也并没有见到纪东做过什么手脚,所以要说有问题,他又完全不信。

    “也罢,既然如此,那就依你的意思办,那边的小家伙,随便过来一个!对,就是你了!”

    猛地一咬牙,方天化却也不再多想,他还真的不信,纪东能够再他的眼皮子底下弄出什么花招来,说着,他便是直接指了指远处的一个真武堂弟子,抬手间将其抓了过来。

    “弟……弟子参见长老………”

    被抓过来的真武堂弟子根本没想到自己会有这样的经历,这会儿简直吓得浑身发颤,暗恨自己不应该在外面围观,但现在后悔却已经来不及了。

    “免礼吧,去,把他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全都给我取出来。”见到对方还要见礼,方天化随意的摆了摆手,直接吩咐道。

    “是……是!”

    得到方天化的命令,这个年轻弟子却也不敢迟疑,赶忙几步间来到了孟天铎的近前,然后直接接过孟天铎递来的空间戒指,略作迟疑之间,便是把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地取了出来。

    孟天铎的空间戒指里面,存货还是蛮丰盛的,说话间的工夫,场地之上就摆出了一大堆各种各样的宝贝。

    “当啷!!”

    就在这时,又是一样东西被年轻弟子取了出来,随手丢在了地上,只不过,随着这样东西显现出来,一直都在关注这边的方天化等人都是猛地瞪大了双眼,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怎么可能?!”

    眼看着一个晶莹剔透的玉瓶摆在自己面前,孟天铎刚刚直起一些的身躯,却是一下子垮了下去,脸上尽是一片难以置信的神色。

    晶莹剔透的玉瓶摆在地上,吸引着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只不过,在见到这个玉瓶出现之时,在场几人的表情,却是完全的不同。

    “竟然会有这种事?!!”

    天空之上,方天化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他早在孟天铎带人围攻纪东之时,就已经开始观察这边的情况了,从始至终,这边所发生的一切就全都在他的监看之下,他确定,这期间,纪东绝对不可能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把壮元丹放到孟天铎的戒指里。

    然而,此时此刻,这瓶本应该在纪东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居然真的就从孟天铎的戒指里面被取了出来,对此,他一时之间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按照计划,这瓶丹药一定是在纪东的空间戒指里的,也只有这样,他们才有借口治纪东的罪,但眼下发生这种事,情况显然变得有些难办起来。

    “呦,孟师兄,如果小弟没看错的话,这一瓶,好像就是传说中的壮元丹了吧?这东西明明就在孟师兄自己的身上,可你偏偏说是被我偷了,幸亏眼下有方长老在此作为见证,否则的话,我这次真的就要吃这个哑巴亏了啊!”

    这时,纪东的笑声陡然在场上传递开来,打破了场上的僵局,而一边说着,纪东的目光还朝着天空之上的方天化看了一眼,眼底不无得意之色。

    说起来,他之前虽然没有把精神力释放那么远,但其实他早就有所感觉,自己应该是被别人盯着的,只是,他如今已经是一个天丹阵师级别的超级丹阵师,别说是天位境之人,就算是再强一些的强者,也根本不可能发现他做的手脚。

    适才在抓着孟天铎之时,他早就通过自己的精神力,暗中把对方的空间戒指破开,然后趁机将壮元丹放入对方的戒指里面,也只有这样,他才能从根本上为自己洗脱罪名,免得被其他人抓住把柄。

    这会儿看来,他之前的做法还是十分明智的。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的,我明明亲眼看到你把玉瓶收起来了,怎么可能会跑到我的空间戒指里面?这不可能的!!!”

    地面之上,孟天铎这会儿面色白的吓人,当见到壮元丹从自己的空间戒指里面被搜出来之时,他简直就像是见了鬼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可以用自己的性命保证,他绝对是亲眼见到纪东收起了这瓶丹药,可眼下这东西居然出现在了自己身上,对此,他真的想破脑袋也想不通。

    “哈,孟师兄这是什么意思?亲眼见到我收起了这东西?孟师兄之前不是说我偷了你的东西么?怎么听起来,孟师兄的话有些前言不搭后语的感觉,不知方长老是否也有这等感觉?”

    听到孟天铎之言,纪东不禁眉毛一挑,敏锐地抓住了对方言语之间的漏洞,第一时间继续反击道。

    “我……我………”

    听到纪东之言,孟天铎顿时身形一颤,知道自己是一时情急说错了话,却是再也不知道该如何为自己辩护。

    “方长老,眼下情况已经很清晰了,这两个家伙合起火来栽赃陷害我,这等陷害师弟的行径,才是真的有损青冥宗颜面之事,还请方长老严惩这二人,免得助长歪风邪气。”

    嘴角一挑,纪东也懒得继续搭理地上的孟天铎,随后便是将目光看向了天空之上的方天化,他倒是要看看,这位风风火火跑出来的长老大人,到底要如何收场。

    “这…………”

    听到纪东之言,方天化的眉头已经皱成了一个川字,他哪里会想到是这种局面?如果知道会是这样的话,他这次就不会贸然现身了,但眼下既然已经现身,如果就这般回去的话,天知道要被那些老家伙笑话成什么样。

    而最主要的问题是,他已经接了任务,如果完不成的话,这对于他今后的发展,恐怕会很是不利。

    “哼,青冥宗是一个法度严明的宗派,绝对不容许任何破坏规矩的事情发生,这两人设计陷害同门,罪不可恕,来人!!”

    思绪良久,终于,方天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狠厉之色,说着,他便是猛地段过头,对着不远处的一座峰峦招呼一声。

    “嗖嗖!!!”几乎就在他的声音刚刚落下,两声破风声便是紧接着响了起来,说话之间,两个青年男子的身影便是飘然出现在场上,并且在方天化的下方站定。

    “弟子在!!”

    这两个青年男子气势非凡,一看就不是一般角色,刚一现身,他们便是对着方天化躬身一礼,一副随时听候调遣的模样。

    “把这两个陷害同门的废物给我带走,直接逐出青冥宗,记住,丢得越远越好!”

    见到自己的两个弟子现身,方天化大手一挥,便是直接决定了孟天铎和潼栾的命运,显然,对于这两个失败者,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弟子遵命!!”听到方天化的指令,两个青年男子猛地身形一闪,眨眼之间便是分别到了孟天铎和潼栾的近前,一抬手,便是将二人再次打晕,然后抓着二人便是朝着远处飞掠而去,根本不给二人说话的机会。

    “哼,现在轮到你了!!”

    等到自己的两个弟子将孟天铎和潼栾带走,方天化的目光这才段向了纪东,语气冰冷地道。

    “这…………貌似事情还没完啊!!!”

    纪东这会儿还正在为孟天铎和潼栾默哀,此刻突然听到方天化的喝声,他不由得眉毛一挑,刚刚放松了一丝的精神,不由得再次紧张起来。

    “你叫纪东是吧,小子,他们两个都是罪有应得,但你同样是罪责难逃,再怎么说,他们都是青冥宗弟子,而且又都是你的师兄,你居然出手如此狠毒,像你这等心狠手辣的人,如果不加以责罚的话,将来岂不是要伤更多的人?”

    目光紧紧地盯着纪东,方天化的眼底尽是一片的坚定之色,这一刻,他显然已经有了决定。

    在方天化看来,纪东虽然现在还没有强大到能够威胁到他的地步,但此番纪东的表现,已经完全展现出了一个超级强者的特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果让纪东继续成长下去的话,将来就算是追上他也不无可能。

    要知道,纪东如今也就是二十岁出头的年纪,可就算是这样的年纪,都能够把潼栾那等成名已久的法相境高手一拳废掉,这等天赋,简直就是罕见至极。

    所以,今日,不管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必须要把纪东废掉,以绝后患。

    “方长老这一番话,弟子怕是不敢苟同,虽然弟子出手的确是重了一些,但那都是出于自保,倘若弟子不重创他们,那么遭受重创的,恐怕就是我自己了吧?”

    听到方天化之言,纪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随后便是据理力争道。

    他看得出来,这方天化今日绝对是要跟自己杠上了,看对方这架势,貌似是想方设法要给自己找出几条罪名来,否则怕是绝不甘心了。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首先,他相信对方一定是跟自己的师尊有过节,并且十有八九是受到了大长老的委派,有任务在身;其次,对方如此大张旗鼓地现身出来,如果就这般悻悻而回的话,很有可能也会受到其他人的嘲笑。

    所以说,对方很有可能会孤注一掷,坚持对自己出手。

    “哼,你不必说得那么头头是道,像你这等心狠手辣之人,留在青冥宗也只能为宗门惹祸罢了,你放心,本长老也不会杀你,只会废掉你的修为,让你今后再也不能作恶!!”

    听到纪东的辩护,方天化根本就是不为所动,说着,他的眼底顿时闪过一道厉芒,二话不说,他便是猛地一抬手,直接朝着纪东一把抓了过去。

    “呼!!!”

    他这一下突然出手,简直就是毫无征兆,刹那之间,一个巨大的掌印便是出现在了纪东的头顶上方,就要把纪东抓在手里。

    “恩?这就出手了?!!”

    纪东这会儿还正在想着如何应对方天化的欲加之罪,可就在这时,对方的掌印居然已经到了眼前了,对此,他简直就是错愕不已。

    在他想来,这方天化再怎么说也是青冥宗的长老,这等级别的人物,做事当然不能太过鲁莽,就算对方想对自己出手,那也至少要有一个能够服众的理由才行。可现在看来,对方这摆明了就是要恃强凌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道理可讲。

    “吗的,看来这次还真的是要拼命了啊!!”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多想,因为对方的大掌印已经到了眼前了,无论如何,他都绝对不能让对方擒拿就是。

    “百叠掌!!!”

    眼眸一缩,他这会儿也没时间过多考虑,二话不说,便是对着方天化的大掌印一掌拍了出去。

    “轰!!!”

    看似十分随意的一掌,但却瞬间打出了数十道掌印,虽然每一道掌印的力量基本上都在法相境初期的级别,在天位境强者面前恐怕完全就是不值一提,可当数十道掌印融合到一起之时,愣是轰然一声把方天化的大掌印击穿开来。

    “刷!!!”

    一掌击穿了对方的大掌印,纪东身形一闪,便是直接来开了自己跟对方的距离,面色冷峻地盯着对方,眼底闪烁着跳动的火光。

    “什么?居然能够破掉本长老的攻击?是荀万山的百叠掌?!”

    眼看着自己的大掌印居然被纪东轻飘飘的一掌击穿,方天化顿时面色一震,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要知道,他这一掌虽然没有用全力,但也绝非一般的法相境初期之人所能破的掉的,然而,就是这样的一掌,居然被纪东这样一个小娃娃给破了,可以说,仅此一点,他这次就已经是丢人丢到家了。

    “该死,给我死!!!”

    面色陡然变得有些狰狞,这一刻,方天化显然是真正的动了杀心,说着,他便是再次抬起手掌,对着纪东便是一掌拍了下去。

    “嗡!!!”这一掌显然不同于之前那一掌,几乎就在他得手刚刚抬起的一瞬间,周围整片天地的属性之力便是微微一震,瞬间就被他的手掌抽干,融入到他的大掌印当中,一掌拍向纪东。

    “吗的,跟他拼了!!!”见到方天化拍出的这一掌,纪东的瞳孔猛地一缩,他知道,对方这次是完全动了真格的了,这一掌的力量,他若是不动用朱雀法相的话,硬接起来绝对会吃力,甚至有可能会让自己受伤!

    这一刻,他知道,自己这次怕是没办法继续隐藏下去了,说着,他便是心思一动,就要唤出自己的朱雀法相,跟对方痛痛快快地打一架。

    “嗡!!!刷!!!”

    然而,就在纪东刚要唤出法相之时,一声空间的震动之声陡然传来,随后,他的眼前便是光芒一闪,一个巨大的拳影便是从远处杀来,刚好从一旁轰向了方天化的掌印。

    “轰!!!”

    巨大的拳影轰击在掌印之上,刹那之间,两股恐怖的力量直接爆炸开来,最终湮灭于无形,但还是震得周围的树木一阵摇晃,就连远处旁观的一些真武堂弟子,都被一股劲风吹得倒退连连。

    “什么人?居然敢阻止本长老!!!”

    眼看着自己的攻击居然被人轰散,方天化顿时面色一寒,满是愤怒地大声喝道。

    “呵呵,方长老,对一个小辈下如此重手,方长老难道不觉得有些过了么?”

    就在方天化愤怒的咆哮之时,一声轻笑紧接着从远处传来,声音未歇,一个温文尔雅的中年男子,便是幽幽的出现在了场上,一脸笑容的悬停在了方天化的对面,刚好把纪东护在了后面。

    “恩?是你?!!”

    眼看着中年男子出现在自己的对面,并且明显就是摆明了把纪东护在身后,方天化的面色陡然变得更加阴冷起来,随后便是语气森冷地道。

    天空之上,方天化的面色简直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下了那么大的决心,而且眼看着就要大功告成了,这个时候,居然半路跳出个拦路虎来。

    看这对面天空之上的中年男子,他的眼神一片冰冷,心里简直暗恨不已。

    “晏伯符,你这是干什么?本长老在为青冥宗扫清败类,你为何要阻拦我?”

    深吸一口气,方天化一边平复了一下胸中的怒气,一边对着对面的男子大声呵斥道。

    “哈哈哈,方长老何出此言?你说的败类,该不会是这位小兄弟吧?”听到方天化之言,晏伯符的嘴角微微一挑,随后便是朗声一笑道,说着,他却是回过身来,看了一眼下方的纪东,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

    “这…………”

    眼看着晏伯符看向自己,居然还对着自己点头示意,本就有些愣神的纪东,不禁越发的惊疑不定起来。

    “什么情况?居然还有人站出来为我出头?”狠狠地扯了扯嘴角,纪东这会儿是真的感到惊奇不已,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这种时候,居然会有人跳出来维护自己。

    仔细看了一眼对方的面容,他确定自己保证不认识,不过刚刚那一拳,应该就是此人轰出来的。

    “难道是师尊的朋友?”心思电段,他几乎马上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只不过,他当初前来青冥宗之时,荀万山并没有说过在青冥宗有朋友,所以这种可能性是否成立,眼下却还不太好说。

    “晏伯符,这里没有你的事,这小子仗着自己有些实力,就对同门师兄下重手,这等残忍之人,本长老必须要废了他的修为,免得他为青冥宗招惹祸端。”

    听到晏伯符之言,方天化却也不想跟对方辩解什么,直接便是把大帽子扣在了纪东头上,好像不把纪东废掉,青冥宗就要危在旦夕了一样。

    “哈哈哈哈,方长老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适才也看到了这边的情形,说起来,这小家伙因为被人栽赃陷害而愤然出手,虽说手段是狠辣了一些,但这也并没有违背青冥宗的规矩,说起来,这等天赋不凡的弟子,青冥宗应该大加培养才对,怎么可以说废掉就废掉呢?”

    见到方天化愤怒的模样,晏伯符再次长笑一声,却是丝毫没有退去的意思。

    他早就已经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形,说起来,原本这等闲事根本与他无关,可在得知纪东乃是荀万山的亲传弟子之时,他就没办法作壁上观了。

    说起来,他跟荀万山虽然算不上是朋友,但想当初,他在外出历练之时,却是得到过荀万山的帮助,当初荀万山遭难之时,他就有心支持荀万山,怎奈当时的他并没有那个能力,最终也只能是眼睁睁看着荀万山被排挤出青冥宗。

    然而,此时此刻,他见到了荀万山的弟子出现在了眼前,而且正在遭受着不公正的对待,他知道,自己是时候还荀万山这个人情了。

    “晏伯符,你知不知道自己到底在说什么?我不管你到底为何要现身维护他,但我劝你还是马上离开,否则的话,你恐怕承受不了个中的后果。”

    神色变换,方天化这个时候不得不把语气加重了一些,毫不掩饰自己的威胁之意。

    今日之事,他并不想闹得人尽皆知,最好的情况,就是他速战速决解决了纪东,那样的话,就算有些人会看不惯,但也没人敢说什么!

    可若是此事闹大,本就不怎么占理的他,怕是真的要十分的难做了。他能够感应到,这会儿,已经有不少的青冥宗弟子从周围聚拢过来,躲在远处围观,而这显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情形。

    “哈哈哈,方长老这是在威胁我了?”

    等到方天化的话音落下,晏伯符的目光不禁微微一冷,随后便是再次放声长笑起来。

    曾几何时,他就是因为害怕得罪人,这才没有站出来力挺荀万山,后来每每想到此事,他都会暗自羞愧。

    现如今,他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弱小之人,如果这个时候的他依旧害怕得罪人的话,那他这一辈子恐怕就真的白活了。

    他知道,方天化乃是大长老一系之人,不过他如今同样是贵为长老,他还真的不信对方敢把自己怎么样,再者说,现在的他,也不是什么人都能随意揉捏的。

    “方天化,我今日也不妨把话说明,这位小兄弟毫无过错,你今日若是想要动他,那就先过了我这一关,只要我还有一息尚存,就绝对不会让你伤他一根汗毛!”

    笑容一收,晏伯符的脸色也是陡然阴沉了下来,毫不示弱地大声喝道。

    今日之事,错本就不在纪东,事实上,青冥宗弟子之间的争斗乃是稀松平常之事,像这等小事,根本就不需要长老级人物现身出来,方天化此番非要为难纪东,其心昭然若揭,别人可以看着不管,但他绝对不行。

    “放肆,晏伯符,你难道真的以为本长老不敢动你不成?”

    听到晏伯符居然把话说死,方天化的怒火却是再也控制不住,说话之间,一股恐怖的气势便是从他的身上释放开来,直接将对方笼罩其中。

    “怕你不成?!”

    见到方天化释放气势,晏伯符却是怡然不惧,说着便是同样浑身一震,陡然释放出一股恐怖的气势,却是一点儿也不比对方差。

    一时之间,两大天位境的长老级人物,就在真武堂的山脚下刀拔弩张起来,惊天的战斗,一触即发。

    “咳咳,两位长老稍安勿躁,能不能听弟子说句话先?”

    然而,就在两大长老的气势越来越强,眼看着就要出手的一刹那,轻咳声陡然响了起来,直将二人的气势一下子打断开来,随后,一直都没机会开口说话的纪东,便是悠悠的从后面走上前来,对着天空之上的二人开口道。

    “刷!!!”

    被纪东这一下突然打断,两大长老都是浑身一颤,强大的气势也是猛地消散一空,随后,二人的目光,便是下意识地朝着纪东看了过去。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