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二章青冥宗4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整片天地突然变得安静下来,两大天位境的长老,此刻全都盯着下方的纪东,每个人的眼底,都是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芒。

    那些围观的普通人可能看不出什么,可作为当事人,他们的感受却是极其深刻。

    纪东适才的那一声轻咳之声,刚好选择在了他们气势攀升到顶点的那一刹那,可以说,只要纪东再稍稍晚上片刻,他们二人恐怕都已经交上手了。

    另外,纪东所选择的契机,也正是对他们不会造成任何损伤的契机,如果纪东再早那么片刻,他们二人的气势正在攀升,却是极其容易对他们造成损伤,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纪东这一咳的把握,已经到了妙到毫巅的地步。

    当然了,也有可能这就是一种巧合,但作为当事人的两人来说,他们绝对不相信这只是巧合那么简单。

    “呵呵,二位长老稍安勿躁,还请二位听弟子说两句。”

    眼看着两大长老的目光齐齐看向自己,纪东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却是丝毫不见紧张,那种感觉,就像是面前的两大长老根本就是普通的超能者一样。

    “小家伙,你有什么话要说尽管说就是,今日,本长老既然要保你,那么就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你一根汗毛,我倒要看看谁敢乱来!”

    听到纪东开口,晏伯符这个时候直接站了出来,对着纪东大声道,听得出来,他这会儿显然也是脾气上来了,完全就是一副神挡杀神,人挡杀人的模样。

    “多谢晏长老,弟子还以为青冥宗的长老全都是不讲道理之人,现在看来,不讲道理的应该还只是极少数。”

    眼见晏伯符拍着胸脯说出这样一番话,纪东的心下不禁充满了感激,他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为何要出手相救,不过他相信,这应该还是跟自己的师尊有关系,至于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种可能性怕是不大。

    当然了,不管对方究竟是因为什么,他对这位晏长老的感激绝对是实实在在的,这份恩情,他必将牢记于心。

    “小子,你说谁不讲道理?!!”

    这时,方天化的脸色再次黑了下来,却是没想到纪东居然敢这般挖苦他,这里一共就他和晏伯符两个人,纪东说的是谁,貌似已经相当的明显了。

    “恩?我有说什么么?”

    听到方天化喝问自己,纪东不禁挑了挑眉毛,笑着摊了摊手道。

    “你…………”见到纪东的表情,方天化简直怒火中烧,险些就要控制不住再次出手,不过,一想到晏伯符就在一旁看着,他就算出手怕也伤不到纪东,他便是只能悻悻作罢。

    “好了,方长老也不必气成这般模样,说起来,今日之事,恐怕就算是傻子都看得出来,方长老就是一心想要针对弟子,至于原因么,应该也是家师当年的遗留问题,但说真的,你们老一辈的恩怨,居然还要连累我们年轻人,说来还真是让人郁闷。”

    摇了摇头,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的抑郁和感叹,任谁看了他现在的模样,都能够深深的感受到他心底的那种无奈。

    “你………你…………”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方天化的脸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显然没有料到纪东居然会说出这样一番话来。

    说起来,他今日所做之事,目的性的确很是明显,不过,这种事只要大家的心里清楚也就算了,却是万万不能拿到明面上来说的,这些话要是传开的话,他的名声要受到多大的影响,根本就是可想而知的。

    毕竟,一个长老级人物,因为老一辈的遗留恩怨而对人家的弟子出手,这种事说出去,真的就是丢人丢到家了。

    “哈哈哈哈,好好好,小家伙,你这一番话说得好啊!”

    这时,一旁的晏伯符可是不管那么多,直接便是放声长笑起来,同时拍着手大声叫好道。

    在他看来,纪东的这一番话实在是犀利至极,可以说,随着纪东这一番话说出来,那么就算方天化本来是占据道理的,却也瞬间就要被定义为为老不尊的一方。

    也许很多人都并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但每个人都能够思考,只要随便揣摩一下纪东话里的意思,却也能够了解个八九不离十了。

    “晏长老谬赞了,弟子只不过就是陈述一个事实而已,说起来,今日之事本就是我真武堂内部的一些小冲突,可这位方长老居然直接就站了出来,这等再明显不过的事实,我相信整个青冥宗之人都能看得明白。”

    听到晏伯符的叫好,纪东再次怅然一笑,却是毫不客气地为方天化补了一刀,同时对着晏伯符感激地点了点头。

    他心里清楚,今日能够有机会说出这番话,这全都是晏伯符的功劳,如果不是因为有这位大人物在场掠阵的话,方天化是不可能让他说出这些话来的。

    “啊啊啊,胡说八道,小兔崽子,你这简直就是胡说八道!!”

    听到纪东和晏伯符两人一唱一和的配合,方天化简直气得浑身发颤,他知道,自己今天的行动,绝对是彻底的失败了。

    很明显的,纪东所说的这些都是事实,作为他来说,他根本就找不到反驳的说辞。

    说又说不过,打又没意义,这一刻,没有人能够体会到他的心底到底有多郁闷。

    “看,方长老又恼羞成怒了吧?”

    这时,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却是毫不客气地继续在言语上打压着对方。对于他来说,他今日已经彻底掌握了场上的主动,这个时候若是不给对方造成一些麻烦,那可就太过对不起晏伯符的挺身而出了。

    “啊啊啊,小兔崽子,我杀了你!!!”

    方天化是真的控制不住了,纪东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柄柄利刃一样,深深的刺在他的心头,可以说,单单就是纪东的这几句话,就已经彻底的把他击败了。

    这一刻,他深知自己不管说什么,都不可能扭段局势,所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将纪东斩杀于此。

    “轰!!!”

    想到这里,他却是再也顾不得其它,猛地将自己的气势释放开来,就要对纪东出手。

    恼羞成怒也好,气急败坏也罢,这一刻,方天化着实是没办法再忍下去,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再让纪东继续说下去的话,他今日恐怕就要变成千古罪人了!

    “嗡!!!”

    随着那属于天位境强者的气势猛然炸开,方天化整个人都仿若天神下凡一般,随后,一个巨大无比的掌影,便是猛地在天空之上凝结成形,直奔对面的纪东拍了下去。

    这一次的巨大掌影,简直可以用遮天蔽日来形容,而随着这巨掌出现,整个真武堂的总部灵峰都猛然间颤抖起来,那些在远处围观的真武堂弟子,瞬间就被这巨大的掌影外泄的力量吹飞,很多人都是受了不轻的伤。

    “这是………灭绝掌?这家伙疯了!!”

    眼看着巨大的掌印出现在头顶上方,第一个骇人色变的正是对面的晏伯符,同为天位境强者,他自然能够感受到方天化这一掌的恐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若是这一掌拍下去的话,估计真武堂的这座总部灵峰都要在青冥宗消失了。

    他知道,这可是方天化成名已久的绝学,不过貌似已经好久没有人见识过,今日,方天化把这一招用出来,显然是报了必杀纪东的决心。

    “拼一拼吧!!!”这个时候却也容不得他多想,事实上,随着对方这一掌凝结成形,其实就算是他都很难躲避,何况这个时候若是躲避的话,下面的纪东必然只有死路一条。

    想到这里,他的身形蓦地一闪,直接来到了纪东的正上方,同时双手合十,恐怖的力量第一时间运段到了双手之上,显然是要硬接对方的这一掌。

    说心里话,他其实并不想跟对方硬拼这一记,因为他对自己的力量十分清楚,如果是真正的对战的话,他完全可以不惧对方,但要是这等被动挨打的话,他必然不是对方的对手,毕竟,人家晋级现在的境界,可是要比他早得多了。

    “晏伯符,你这是自己找死!!!”

    眼看着晏伯符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方天化的眼底不禁充满了阴狠之色,这一刻,他就是要破罐子破摔,却也完全顾不得他人的看法。

    晏伯符并没有出声,因为这个时候的他也没时间去回应,说起来,这一切说来似乎很久,实际上根本就是瞬息之间罢了,眼看着,方天化的攻击已经凝聚完成了!

    “好恐怖的攻击,这是要玩命了么?!!”

    纪东的面色也终于彻底的凝重起来,当见到上空的巨大掌印之时,他这才意识到,原来现在的自己,跟这等超级强者之间还是有差距的,至少单单从硬实力来说,现在的他就绝对不是这方天化的对手,就算动用朱雀法相也不行。

    “看来只能硬拼了!!”眼神变幻,他这个时候其实是可以躲的,不过,当看到上空护着自己的晏伯符,他便是打消了躲避的念头,因为他相信,凭借着晏伯符和他两个人的力量,这一下完全可以让方天化吃个小亏。

    当然了,这样一来的话,他的实力必然就要暴露在所有人的面前了,但这个时候的他,却是并没有了其它选择。

    也许现在暴露的话,时机还不算是十分的成熟,但他相信自己同样能够应付得来,大不了就改变一下策略罢了。

    心里想着,他的浑身一百零九处丹田便是瞬间运段起来,与此同时,一柄金色的长刀陡然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刀意直接锁定了空中的方天化。他倒是要看看,对方把所有的力量都用来攻击,又如何来防他这一刀!

    “恩?!!”

    方天化的脸色十分的狰狞,然而,就在这时,一股没有来由的危险感觉陡然传遍他的全身,居然让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几乎是不受控制的,他手上的力量便是微微一震,赶忙去寻找危险的源头。

    首先看向的当然是晏伯符,因为在他看来,眼下能够给他带来危险的,貌似也只有晏伯符这个同级强者了。

    “恩?不是他?!”

    然而,当他把注意力看向晏伯符之时,他却是并没有从对方的身上感受到那等巨大的危险,也就是说,让他感到心悸的威胁,居然并不是来自对方。

    “不是他?难道是………”身形一颤,他几乎是不由自主地,就要把注意力段移到纪东的身上。

    “刷!!!”

    然而,就在他刚要看向纪东之时,一声十分微弱的破风声陡然从天空之上传来,这声音极其隐晦,一般人恐怕很难听得到,但作为一个天位境强者,他自然不可能听不见。

    “嘶,这是………”听到这破风声响起,他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去看纪东,赶忙朝着天空之上看去。

    “嗖!!!啵!!!”

    几乎在他抬头的一刹那,一道手指粗细的光芒便是陡然间从天而降,刚好没入他的巨大掌印当中,而随着这道光芒没入其中,那似乎能够毁天灭地的大掌印就像是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挤压了一样,啵的一声便是消散开来,化作了漫天的属性之力消散在空气中。

    “这…………”

    眼看着自己最为得意的攻击居然直接湮灭在了空气当中,方天化顿时感到后背发凉,整个人都是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方长老,宗主大人正在闭关,方长老不会是想打扰宗主修炼吧?”

    就在这时,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紧接着在场上响彻开来,这声音十分古怪,听起来又像是男子,又像是女子,却是根本让人没办法判断。

    不过,当听到这声音响起之时,本就震惊莫名的方天化就像是触电了一样,身体蓦地一阵乱颤,直接便是从天空之上降落到了地面,毫不犹豫地弯下腰来。

    “属下一时鲁莽,险些铸成大错,还望大人法外开恩!!”

    这一刻,他再也没有了那等颐指气使的长老威严,就像是一个市井小民见到了高高在上的帝王一样,根本连头都不敢抬。

    “最好不要惹事,都退下吧!”

    等到方天化的声音落下,那个听不出男女的声音再次响彻开来,但却一直看不见人影,就像是远在千里之外一样。

    整片天地瞬间变得安静下来,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

    山脚下,原本不可一世的方天化,此刻依旧弯着腰,久久不敢抬起头来,直到那听不出性别的声音消失良久,他这才小心翼翼地直起身,脸上尽是一片的心悸之色。

    另一边,晏伯符的身形也不知何时从天空之上降落在了地面,脸上同样充满了凝重之色,额头之上都是有着隐隐的汗渍。

    “好……好恐怖,这是青冥宗当中的超级强者发话了么?如此气势,当真是恐怖至极!”

    纪东的脸色也是说不出的震撼,不由自主地深吸了一口气道。

    就在刚刚,他感觉自己的身上就像是压了一座大山一样,简直让他喘不过气来,还有,他适才看得真真的,方天化的那等恐怖的攻击,居然被一道细弱的光芒直接湮灭了,如此手段,简直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

    而最为关键的是,自始至终,他都压根儿不知道说话之人身在何处!

    “厉害,实在是厉害,原来这才是青冥宗当中真正的强者,跟这等强者相比,貌似天位境的人物都显得不值一提啊!!”

    偷眼看了一眼方天化和晏伯符的表情,他能够感受到二人发自内心的那等恐惧,而能够让这样的两人吓成这样,可想而知适才的说话之人究竟会强大到何种地步。

    “吁,晏伯符,今日之事就此作罢,不过,你就等着承担后果吧!”

    这时,方天化的面色已经稍稍恢复了过来,思绪之间,他便是对着对面的晏伯符沉声道。

    今日之事,可以说全都被晏伯符给搅和了,如果没有对方现身出来的话,他早就已经废掉了纪东的修为,就算有瑕疵,但也是完成了任务。

    然而,现在倒好,他不但没有完成任务,还使得自己的名声一落千丈,最重要的是,他的出手居然引得那位大人物不满,这才是最为要命的地方。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次的表现会不会被那位大人物记下,如果因为此事而影响到他的前途,那么这次就真的是损失大了。

    “哈哈哈,方天化,你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居然还在威胁别人?”听到方天化之言,晏伯符不禁冷然一笑,却是没有丝毫的惧色。

    “哼,咱们走着瞧!”

    闻言,方天化的面色微微一滞,却也不再多说什么,话落,他便是将目光看向了纪东,狠狠地盯了纪东几秒钟,随后才身形一动,直接朝着青冥宗深处飞掠而去。

    今日之事,他需要解决的麻烦可是不少,不过,他的心里已经把纪东彻底的记住,哪怕是没有其他原因,他也一定要将纪东击杀,以泄他心头之恨。

    “怕你不成!”目送着方天化离去,晏伯符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凝重,但脸上倒是并没有太过担心的表情,也不知道心里究竟是如何想的。

    “多谢长老大人为弟子出头,长老的恩德,纪东必将铭记于心,永不敢忘!!”

    这时,纪东的身形上前几步,说着已经来到了晏伯符的近前,毫不犹豫地弯下腰来,对着对方便是恭敬地施了一礼。

    “哈哈哈,小家伙,快快免礼。”

    见到纪东对自己行大礼,晏伯符不由得朗声一笑,却是暂且把所有的想法都抛到了一边,认认真真地打量起眼前的纪东来。

    从开始到现在,纪东的表现,简直让他赞叹不已。论实力,纪东能够一拳废掉一个法相境初期的强者,这等实力在年轻一辈当中已经十分了得;而论胆气,纪东能够在面对一个天位境强者之时侃侃而谈,丝毫都不怯场,这等胆识也是旁人所不及的。

    “想不到万山兄居然收了一个如此天才了得的弟子,小家伙,赶快直起身来说话吧!”一边打量着纪东,他不禁上前一步,亲自将纪东扶了起来,毫不掩饰自己的赞叹之意。

    “晏长老谬赞了,弟子无非就是有些际遇而已,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天才?”顺着对方的搀扶直起身,纪东微微一笑,满是谦虚的道。而这个时候,他也能够确定,眼前的这位晏长老之所以出手帮助自己,应该真的就是自己师尊的原因了。

    “哈哈哈,好了好了,你这小家伙就不要跟我谦虚了。”听到纪东之言,晏伯符朗声一笑,这才继续道,“小家伙,我这次出手相助,说来也是还你师父的人情,所以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另外,我虽然可以救你这次,但你应该知道自己所面对的敌人都是什么人,所以,今后行事,你务必要多加小心才行。”

    面色稍正,晏伯符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忧虑,随后对着纪东嘱咐道。

    他心里明白,经过这次之事,大长老那边恐怕更加的不会放过纪东了,可他毕竟还有自己的事要做,却是不可能一直守护着纪东。

    再者说,如果大长老那些人真的铁了心要对纪东出手的话,他恐怕也未必就能护得了纪东的周全。所以说,纪东的将来,真的是不容乐观。

    “不管怎么样,弟子都要多谢晏长老的此番相救,另外,晏长老倒也不必为弟子担心,想要杀我,怕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听到晏伯符的提醒,纪东的面色也是正了正,略作思忖之间,他便是满脸自信地回道。他看得出来,眼前的这位晏长老乃是真的为他担心,这份儿恩情,他今后是必须要报答了。

    “好,看来你这小家伙倒是很有自信,这样的话,本座就放心多了。”见到纪东的表情,晏伯符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倒也不再多说什么!

    “好了,估计那些家伙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再出手,既然如此,小家伙,咱们就此别过,切记,万事小心,不要被人抓住把柄!”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也是化作一道流光,朝着青冥宗深处飞掠而去,段眼之间便是没入青冥宗深处的莽莽深山当中。

    随着方天化和晏伯符的相继离开,真武堂总部的山脚下,最终只剩下了纪东一人,这个时候的他,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以名状的复杂之色。

    “哎,想不到真武堂居然早就已经被那位暗中掌控,可怜师尊每三年就会输送一批新人弟子到这里,可惜的是,这些人居然都已经成为了那位的爪牙,却是永远都不可能给他老人家任何的回报的。”

    早在前来青冥宗之前,他就已经明白了荀万山的心思,说起来,荀万山每隔三年就要送一批弟子到青冥宗,一来是因为这是青冥宗分配给他的任务,他不得不去完成,二来就是他想要通过这样的方式为自己重回青冥宗做一些努力。

    然而,荀万山并不知道的是,他送到青冥宗的弟子,恐怕早就已经被大长老所接管,哪怕这些人当中出现再怎么强横的天才,都不可能给他带去任何的好处。

    “看来,我想要把真武堂吸纳到秦都党的念头也要打消了,现在的真武堂,根本就是一群不知根不知底的白眼狼,就算加入秦都党,恐怕也是弊大于利,不过真武堂下辖的一些闲置灵峰,我倒是可以早些收编到秦都党名下。”

    经此一事,他对于真武堂已经彻底的失去了信心,原本,他还对这个由真武圣院组建的堂口有些感情,但他哪里会想到,就是被他认为是兄弟的真武堂弟子,居然毫不客气地暗算他,如果不是因为他的实力足够强,手段足够多,这次就真的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事已至此,真武堂这边恐怕不能继续待下去了,就算是我的真身,都不可以随意显现,免得那些家伙狗急跳墙,给我带来更多的麻烦。”

    在这一次的事件当中,他显露出来的力量可是十分的不凡,估计大长老那些人一定会对他越发的重视起来,如果再派人对付他的话,绝对不会是法相境之人,十有八九会是天位境的长老级人物。

    而事实上,他现如今还并不想跟天位境高手交手,一来是他还没有信心斩杀那等级别的强者,二来则是不想那么早把自己暴露。

    “龙师兄他们貌似过得都很好,眼下也不应该去打扰他们,看来,我只能是重新做回秦都党党主先了,直到我可以不担心暴露为止!”

    原本,他这次回归真武堂,还打算去见一见龙玄他们,可眼下这等情况,他若是去见这些人的话,绝对只能给这些人带来麻烦,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暂且乖乖地修炼,等时机成熟了,再把大家带到秦都党当中。

    他的精神力已经探查过,龙玄等人这会儿都在抓紧时间闭关修炼当中,估计大长老那些人也不至于找上他们。

    “真武堂,王朝党,咱们回头见!!”

    深吸一口气,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脚下一跺之间,身形直接飘然而起,直奔青冥宗外围掠去,明显就是要暂且离开青冥宗了。

    他的速度极快,几乎就是分分钟的时间,他的身形已经出现在了青冥宗数十里之外的一座山林当中,而到了这片山林当中,他直接运段起敛息诀,身形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再也没有了丝毫的踪迹。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加上天丹阵师级别的精神力,敛息诀早已经被他修炼到了大成的地步,只要他想隐藏不动,那么就算是天位境强者也根本别想发现他。

    “刷!!!”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一道光芒紧接着在纪东所在的山林上空亮了起来,随后,一个一身青衫的男子,便是悠悠的显现了出来,俯瞰着下方的整片山林。

    “怎么回事?那小子的气息居然消失了?这怎么可能?!!”

    青衫男子的双眼放射出两道无形的厉芒,在下方的整片山林当中扫过,可惜的是,任凭他如何观察,如果去感应,就是感应不到纪东丝毫的气息,那种感觉,就像纪东并不在这片山林当中一样。

    “不可能的,从来没有人能够甩开我的追踪,也从来没有人能够在我眼前隐匿,我倒要看看你能躲到哪里去!!”

    面色变幻数次,青衫男子蓦地眼神一凝,随后,两道猛禽的影像便是在他的眼底深处一闪而过,显然应该是属于他的某种特殊能力。

    “刷!!!”说话之间,青衫男子便是再次从山林的一头开始探查起来,而这一次,就算是山林深处的一只只蝼蚁,都清晰地呈现在了他的眼前,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然而,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整整过了半个时辰的时间,他却是依旧没有发现纪东的身影,也没能感应到纪东丝毫的气息,就像是纪东真的已经离开了这里一样。

    “竟………竟然跟丢了?!!”

    傻愣愣地站在半空当中,他一时之间实在是没办法接受这样的一个现实。要知道,他自从修炼有成以来,基本上还从来没有跟丢过什么人,更不用说是跟丢一个小小的年轻人了。

    “这………这让我如何回去复命啊………”苦涩地摇了摇头,他这会儿突然有些明白,为何连方天化那等强者出手,都没能除掉纪东这个‘小角色’了。

    “罢了,事已至此,只能是硬着头皮回去解释了啊!”喟然一叹,他却也不再继续找下去,身形一动,便是朝着青冥宗的方向飞掠回去,就像是放弃了一样。

    不过,也就是过了半刻钟不到的时间,他的身形便是去而复返,再次在整片山林搜索了两遍,可惜结果还是一样,至此,他这才悻悻离去,显然是彻底的认栽了。

    “啧啧,大人物就是大人物,随随便便派出来的都是天位境的强者,看来从今以后,我还真的要处处小心才行了。”

    就在青衫男子彻底离开不久,山林深处,一株十分平常的古树之下,纪东的身形缓缓地显现了出来,脸上尽是一片冷冷的笑意。

    他的精神力一直都有释放在周围,对于青衫男子的一举一动,他都时刻看在眼里,而这等情况下,对方能够找到他才怪了呢!

    “别急,咱们之间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我会一直陪你们玩下去的!”

    舔了舔嘴唇,他却也不再迟疑,心思一动之间,便是取出了自己的面具,然后以一个新的身份,暗中潜回到了青冥宗当中。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