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三章青冥宗4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真武堂山脚下所发生的事情,很快就在整个青冥宗当中传递开来。

    虽说真武堂在青冥宗当中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力,但这次事件当中,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力挽狂澜,先后废掉了真武堂两大副堂主,其中还有一个法相境级别的副堂主,这等消息一经传开,不知道有多少人都对此震撼不已。

    一时之间,一个又一个的故事版本铺天盖地地涌现出来,有人说这次事件是真武堂内部的夺权之争,也有人说这是老一辈之人恩怨的延续,不过不管是哪一个版本,纪东的名字,都瞬间在整个青冥宗被熟知起来。

    当然了,跟纪东相对立的是,方天化的名声几乎瞬间跌入了谷底,谁都知道,这位青冥宗的长老大人居然不顾及身份和实力,屈尊对一个年轻人出手,简直就是丢尽了青冥宗长老堂的颜面,而最主要的问题是,他最终居然还失败了。

    能够想象的到,在接下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之内,方天化都必然会成为反面教材,被无数青冥宗弟子所唾弃。

    事实上,方天化所要面对的问题,可是远远不止于此…………

    这是一间幽暗的密室,此时,就在这座幽暗的密室当中,一个中年男子正低着头,就像是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一动不敢动,一丝的声响也不敢发出,而若是纪东这会儿在此的话就会发现,这个中年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刚刚跟他找过麻烦的方天化!

    “方长老,你这次真是让本座太失望了,对付区区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你居然把事情闹到这等地步,你让本座说你什么好呢!”

    密室深处,一张漆黑的王座之上,青冥宗大长老此刻慵懒地斜靠在椅背之上,满脸失望之色地道。

    “大长老,这次的确是属下办事不利,不过,这全都是因为晏伯符那家伙,如果不是因为他中途杀出来,我早就把那小子废掉了,绝对不可能让他逃脱。”

    听到大长老之言,方天化的身形不由得微微一颤,这才试探性地抬起头来,为自己辩解道。

    “哦?这么说来,一切责任都是晏伯符的,而你一点儿的过错都没有了?!”闻言,王座之上的大长老嘴角一挑,语气淡漠地道。

    “这个………”

    听到大长老这般一说,方天化一时之间却是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实在揣摩不透,这位大长老究竟想要听怎样的回答。

    “哼,明明都已经事不可为,可你居然还要一意孤行,险些让上面那位大人物对你出手,你可知道,你究竟做了一件多么愚蠢的事情?!”

    面色一寒,大长老的语气蓦地变得十分冰冷起来,与此同时,一股骇人听闻的气势从他的身上猛地传开,直让对面的方天化浑身一紧,呼吸都变得粗重起来。

    “属下知错了!!请大长老责罚!!”

    感受到那股恐怖的气势将自己锁定,方天化顿时心下一沉,赶忙再次低下头来,乖乖地认错道。

    他心里清楚,眼前这位可不像是上面的那位大人物,也许在实力上,眼前的这位还比不上那位大人物,可论到心狠手辣的话,他是早就领教过的。

    “知错就好,下一次进入天心池的机会,你就暂且让出来吧,什么时候你戴罪立了功,本座会把机会还给你。”

    气势一收,大长老的语气再次变得淡漠起来,只不过,当他这次的话音落下之时,对面的方天化顿时浑身一紧,却是比之前更加的惊恐起来。

    “大长老………”

    “好了,不必再说,退下吧!”见到方天化居然还想据理力争,大长老不禁摆了摆手,直接下了逐客令,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

    “是,属下告退!!”闻言,方天化虽然满心的不服,但最终只能是乖乖地退了下去。眼底深处尽是一片的怒色。

    他的心里十分清楚,大长老这分明就是借题发挥,说白了,对方就是不想让他入天心池去修炼,免得他的修为越来越高,有朝一日赶超对方。

    “居然连一个小小的年轻人都对付不了,简直就是废物。”

    等到方天化离开,大长老的脸色却是不禁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他其实十分明白,方天化的这次失手,其实主要丢的就是他的脸面,因为谁都知道对方是一直追随他的,这次出手,背后一定就是他在指使。

    “话说回来,荀万山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弟子,这等成长速度,还真是让人不得不惊叹呢!”

    双眼微眯,他这会儿不禁回想起纪东的强大来,他完全没有想到,这才短短一年多的时间,纪东居然修炼到了能够随手灭掉法相境强者的地步,可以说,这样的一个纪东,他无论如何都必须要除掉。

    “也不知道老二能不能把此子带回来,相信以老二的能力,应该不会让此子逃掉就是。”

    手指敲击着扶手,这一刻的他,却是终于对纪东正视起来,倒不是说现在的纪东能够给他带来什么麻烦,而是这绝对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如果纪东真的能够成长起来的话,那么他和荀万山的争斗,恐怕就要重新拉开序幕了。

    “师尊,弟子前来复命!”

    就在这时,门外陡然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来说话!”听到外面的声音,大长老顿时面色一紧,赶忙对着外面喊道。

    “刷!!”说话之间,一个青衫男子的身形,便是闪身来到了密室当中。

    “师尊,弟子无能,没能跟得住那小子,还请师尊责罚!”

    青衫男子刚一进入密室,便是直接弯下腰来,主动领罪道。

    “什么?你居然也失手了?!!”

    闻言,大长老顿时面色一变,竟是一下子从王座上面站了起来,眼底尽是一片阴晴不定的光芒。

    这一刻,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也许,他恐怕是真的有些失算了。

    整个青冥宗对于纪东的讨论,着实持续了几天的时间,好多人都很想看一看,这个能够随手灭掉法相境高手,并且还敢跟长老级强者叫板的新人弟子,究竟是长得一副什么模样,但比较可惜的是,纪东在事情发生过后就没有了丝毫的音讯,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这让好多想要结交纪东的年轻人,都是十分的失望起来。

    而有些别有用心之人甚至造谣说纪东已经被方天化暗中击杀,简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但这样的说法倒也得到了不少人的赞同,毕竟,纪东把方天化坑得那么惨,对方几乎就是不可能不报复的。

    当然了,一切的这些都只能是猜测罢了,事实上,当整件事过去一段时间之后,还能够记得此事之人,怕是已经所剩无几了,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不可能总去关注别人的事情…………

    秦都党,纪东的修炼密室当中。

    距离真武堂事件已经过去了整整七天的时间,这七天的时间里,纪东一直都呆在秦都党总部,安心地整理自己的一身手段。

    说起来,真武堂之上所发生的事情,并没有对他造成多大的影响,跟大多数人一样,他其实也很快就忘记了此事,一心沉入到自己的修行当中。

    晋级法相境之后,他无疑要面对新的问题,首先就是如何提升自己的法相。

    虽说法相境初期的他已经十分强大了,但没有人会嫌自己的实力太强,况且真武堂之上的经历,也让他看到了自己与那些超级强者之间的差距,所以,他必须要时刻保持一种紧张的态度,不可以有丝毫的松懈。

    好在从法相境初期到法相境中期,并不会像领悟法相之时那么困难,对于这个过程,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大致的思路,想来只需要认真研究一番,晋级法相境中期并不是什么太过困难的事情。

    “党主大人,属下有事求见!”

    就在纪东静静地修炼之时,门外,江无崖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打断了他的修行。

    “呵呵,原来是江师兄来了。”听到门外江无崖的声音,纪东第一时间睁开了双眼,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说着,他便是蓦地一抬手,直接将密室的门打了开来。

    “好几日没有见到江师兄,想来师兄此来,一定是有什么好事吧?”悠悠的从矮榻之上下来,纪东一边上前迎了几步,一边一脸期待地询问道。

    “哈哈哈,看来党主大人早就猜到了。”见到纪东迎上来,江无崖也是朗声一笑,说话之间便是直接取出了一枚空间戒指来,“党主大人,你吩咐大家搜集的灵草,大家都已经搜集完成了,这里便是我们所有人收集到的灵草,还请党主大人过目。”

    说着,直接将手里的空间戒指递到了纪东的眼前。

    纪东之前吩咐他们所有人,一起搜集清单上的灵草,回去之后,他们都有组织人手去搜集,加上他们本身就有的一些存货,自然很快就搜集了八九不离十,如果不是因为想要聚集到一起,一次性送过来,他们之中的好几人早就过来了。

    “哈哈哈,好,有劳诸位师兄了。”

    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顿时面色一喜,事实上,他的确早就已经猜到了对方的来意,因为算算时间,众人也的确应该能够完成任务了。

    “党主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为党主大人做事,这是大家的荣幸,对了,党主大人看看够不够,不够的话,我再让大家继续去搜集,党主大人有所不知,那些小子听说这些灵草能够换取大把的火灵晶,一个个简直都是兴奋得很呢!”

    灵草这东西在大秦王朝十分罕见,可到了青冥宗这样的地方,却是变得稀松平常了很多,毕竟,青冥宗周围的名山大川多得是,只要花费一些功夫去寻找,天材地宝还是很多的。

    “看来大家对于火灵晶的需求还是蛮大的么,对了,这次搜集灵草,估计诸位师兄的火灵晶一定消耗不少,我这里还有一些火灵晶存货,江师兄拿去分给大家好了。”

    他心里清楚,这些灵草的获得,必然是要消耗不少火灵晶的,不过,火灵晶这东西对他来说意义不大,等闲暇下来之后,他会再去五行之地走一趟,多多开采一些回来就是,反正以他如今的实力来说,五行之地已经对他造不成丝毫的威胁了,至少那火之地是这样的。

    “多谢党主!我稍后就会给大家分发下去。”

    江无崖也不拒绝,事实上,他们眼下发展秦都党,的确很需要这些资源,而既然是发展所需,他当然没必要跟纪东客气。

    “对了江师兄,秦都党新成员的招募情况如何了?江师兄最近可有找到新的目标加入秦都党中来?”

    “不瞒党主,我最近又说服了两个小党派加入,不过眼下受困于灵峰之事,所以………”听到纪东的询问,江无崖倒也不隐瞒,直接便是实话实说道。

    “哦?呵呵,灵峰之事,江师兄不必忧虑,长则五六天,短则三四天,我就会把这个问题解决,这样吧,江师兄等我消息,我会尽快给江师兄答复的。”

    嘴角一挑,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欣慰之色,显然对于江无崖的进度十分的满意。

    “好,那属下就静待党主大人的好消息了!”

    闻言,江无崖顿时大喜过望,他相信,纪东绝对不会无的放矢,既然纪东说了很快就能解决问题,那么他相信纪东一定就能解决,如此看来,他眼下倒也是时候去联络更多的小党派加入秦都党才行了。

    又跟纪东简单的聊了几句,江无崖便是直接退了下去。

    “啧啧,是时候开展进一步的行动了啊,有了这些炼材,想来接下来的行动,应该能够比较顺利就是。”

    等到江无崖离开,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自信的笑容,他相信,用不了多久,秦都党的规模,就要得到一次前所未有的扩张了。

    拿到了众人搜集来的炼材,纪东马上便是悄然离开了青冥宗,并且足足离开了青冥宗数千里的距离,这才找了一处安静无人的幽深峡谷停了下来。

    “就是这里了,这大峡谷清净无人,而且天地属性之力又颇为浓郁,倒是一处炼丹的好地方。”

    选好了地点,纪东的精神力第一时间朝着四面八方逸散开去,顿时,方圆二百里的区域尽数呈现在他的神府当中,却是没有丝毫的遗漏。

    在精神力进入天丹阵师的级别之后,他所能探查的范围简直就是成倍提升,可以说,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除非是比他强大的丹阵师想要杀他,如若不然,就算是超越天位境的强者想要对他不利,他都能够第一时间察觉,然后不给对方接近自己的机会。

    “这次所要炼制的丹药倒是比较棘手,不过好在我的五行之力因为朱雀法相的觉醒,已经变得越发的精纯,控制起来也要比之前更加容易,加上此番准备的炼材也比较多,就算是失败个一次两次的也无妨。”

    他这次从青冥宗出来,就是为了要炼制新的丹药的,原本,由于精神力的不足,他想要炼制这种丹药,根本就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但眼下精神力进入天丹阵师的级别,好多丹药,他其实都已经可以尝试了,只待今后慢慢搜集炼材,然后一样一样的炼制出来。

    “江师兄他们还真是给力,短短几天的时间,居然就搜集到了这么多的炼材,看来等我把秦都党壮大之后,想要搜集炼材就更加的容易了啊,届时,我还不是想炼制什么丹药就能开炉炼制?”

    精神力探入江无崖送来的空间戒指当中,他发现,这里面的这些炼材,怕是足够炼制十几炉丹药的了,这一刻,他发现自己创建秦都党的决定,简直就是不能再明智。

    秦都党说白了就是他的炼材宝库,今后想要炼制什么丹药的话,他只需要一声令下,党内的成员就会把大把大把的炼材送过来,而他所要付出的,无非就是一些无关紧要之物罢了。

    “差不多了啊,时候已经不早,我还是抓紧时间把丹药炼出来,也好快些实行我的计划。”

    舔了舔嘴唇,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想,说话之间便是把丹炉取了出来,又把此番炼丹所需要的炼材分门别类地准备好,略作调整之间,便是开始炼起丹来。

    这是他晋级天丹阵师之后第一次炼丹,坦白讲,他的心下还真的有那么一丝的紧张,倒不是因为这丹药炼制起来比较困难而紧张,而是这新的丹药若是炼制成功的话,这对他和他身边之人来说,绝对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

    当然了,炼制难度大,却也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问题,事实上,他这次所要炼制的丹药,就算是天丹阵师级别的丹阵师,炼制起来的成功率都低的可怜,按照那位丹阳子前辈的记忆来看,天丹阵师级别的丹阵师炼制此丹,成功率基本上在千分之一左右,也就是说,炼制一千炉的丹药,幸运的话也只能成功一炉,正因如此,这丹药的珍贵程度才可想而知。

    就像他之前炼制的圣灵丹一样,他这次所要炼制的丹药,同样需要五行超能者的配合,不过并不需要五种五行超能者,而是只需要木系和水系两种超能者,只不过,这两系超能者在炼丹当中所要起到的作用,却是要比炼制圣灵丹之时多得多。

    除了木水两系五行超能者的配合之外,此番所炼之丹还需要一味比较不容易处理的炼材,那便是灵兽的内丹!

    但凡丹阵师都知道,灵兽的内丹乃是炼制丹药的最好材料,只不过,想要用灵兽的内丹炼丹的话,至少也得是天丹阵师才有资格,因为灵兽内丹在炼丹之时的处理极其复杂,稍有不注意,就会使得内丹爆炸,届时不但炼丹会失败,就连炼丹师本人都会极其危险。

    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但凡涉及到用灵兽内丹来炼制的丹药,大多数丹阵师都会认真考虑一番,看看自己是不是有那么大的命可以去折腾。

    当然了,所有的这些苛刻条件,在纪东这里都不是问题。五行超能者的配合就不说了,他身据五种五行之力,就算是丹阳子复生,在这一点上也没办法跟他相比。

    至于处理灵兽内丹,他的优势就更加明显了,毕竟,他可是一个超能者,自然知道如何处理灵兽内丹才不会使得其爆炸,退一万步说,就算内丹真的爆了,却也不可能伤得到他这种级别的强者就是………

    所有的一切准备就绪,纪东很快便是开始了丹药的炼制,他的神府当中有着太多太多关于这次所炼丹药的记忆和经验,所以,当他开始着手炼丹的一刹那,他便是完全变得放松下来。

    一切都是那么的得心应手,当初的丹阳子能够做到的,他自然也可以做到,而丹阳子当初力有不逮的,他却是依旧能够轻松做到,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单单从炼丹之事来说,就算是丹阳子这位丹界第一炼丹大宗师,都只能是甘拜下风。

    从日上中天到夕阳西下,纪东整整花费了半天的时间,这才终于完成了第一炉丹药的炼制,而随着这第一炉丹药成功出炉,他的脸色早已经略显苍白,就连那庞大的精神力都消耗得所剩无几。

    不过好在他最终总算是成功了,倒也不枉费他的一番付出。

    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趁着夜幕奖励,他并没有急着继续炼丹,而是安安稳稳的在峡谷深处休息了一整晚,把白天炼丹的消耗全都补充了回来,直到第二天天亮,他才继续开始了丹药的炼制。

    随着时间的流段,一炉又一炉的丹药被他轻松炼制出来,最后,他却是整整炼制了五炉丹药,这才幽幽的停了下来。

    就这样,放眼整个炎黄大世界都是珍贵无匹的丹药,居然就这般被他炼制了几十颗出来,如果让丹阵宗的那些丹阵师知道此事的话,也不知道会不会活活羞愧死。

    这是一间略显昏暗的幽静密室,此时,就在这间密室当中,一个面容粗犷的中年男子,正静静地盘坐在一方矮榻之上,缓缓地呼吸吐纳着。

    表面看起来,这中年男子倒是没什么异常,不过,若是有一个真正的超级强者在一旁的话就会发现,他在呼吸之间,明显有些气息不稳,而这,正是身受重伤的表现。

    “咳咳咳,吗的,这该死的内伤,居然这么久了都不见好,若是再这般下去的话,我这辈子恐怕也甭指望晋级更强的境界了,甚至寿命都要大打折扣。”

    某一刻,中年男子似乎是有些用力过猛,随后便是剧烈地咳了起来,脸上不受控制的闪过一丝苍白之色。

    虽然已经过了很久的时间,但每隔一段时间,他的伤势都会复发,给他的修炼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巨大麻烦,他心里清楚,如果再找不到有效的医治办法,他这辈子恐怕也只能是郁郁而终了。

    “那几个该死的长老,平日里索要供奉之时简直就是毫不客气,可眼下我受了伤,他们一个个居然连为我疗伤都不肯,简直就是一群老混蛋。”

    平复了一下动荡的气血,霍蛮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怨毒之色。

    说起来,在他受伤之后,他就有前去乞求聚义党走出去的几位长老帮他疗伤,他相信,只要那几个天位境的强者肯出手的话,他的伤势就算难以痊愈,但至少也能恢复个七七八八。

    可惜的是,那几个老家伙在得知他的请求之后,居然全都推三阻四,根本没有人愿意为他耗费力量疗伤,他知道,那几个家伙恐怕根本就不在乎他的死活,因为就算他挂了,他的位子也马上就会有人接替,到时候新人上任,给他们的供奉只会更多。

    “到底要怎么办,才能把我的伤势治好?难道真的要认命了么?!!”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这一刻,他不禁有种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感觉。

    “吱呀…………”

    “呵呵,霍堂主这是怎么了?怎么看起来好像很郁闷的样子?”

    就在霍蛮心下焦虑之时,密室的门却是突然被推了开来,而随着房门被推开,一声轻笑陡然响彻在密室空间当中。

    “什么人?!!”

    突然间传来的声音,直让霍蛮浑身一颤,几乎一下子从矮榻之上弹了起来,满是警惕地朝着门口方向看了过去,眼底尽是一片的骇然之色。

    “啧啧,怎么,这才多久的时间不见,霍堂主难道就不认得我了么?”

    听到霍蛮的喊喝,纪东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随后便是一脸笑容的从门外走了进来,笑呵呵的看着对方道。

    “是你?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你是怎么进来的?!!”

    等到看清了来人,霍蛮眼底的骇然之色不禁越发的浓郁起来,因为他做梦也没想到,来人居然会是当初打伤他的纪东!而更让他震惊的是,他的这间密室可是处在宫殿的最深处,没有他的允许,任何人都是进不来的,可纪东居然就这般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貌似连外面的守卫都没有发现他一样。

    “霍堂主不必在意这些细节,我倒是觉得,你应该关心一下我是为什么来的,而不是怎么来的。”

    见到霍蛮惊疑不定的表情,纪东不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无需紧张,这才语气平淡地道。

    “这………”

    闻言,霍蛮的面色不禁变了变,很快便是稍稍平静了一些,因为他突然想到,眼前的纪东好像要比他强大太多太多了,如果纪东想要对他不利的话,可能这会儿的他早就已经挂了。

    再者说,纪东貌似也没有理由为难他,毕竟,他之前不但心甘情愿的被打了,而且还把自己名下的灵峰送给了秦都党,说来已经做得很到位了。

    “不知云党主大驾光临,在下实在是失礼,还望云党主莫要见怪。”

    心里想通了这些,他的脸上马上便是露出一丝笑容,同时笑着朝着纪东迎了上去。

    “啧啧,霍堂主客气了。”见到霍蛮说话间便是镇定下来,纪东不禁点了点头,满意的笑了笑道。

    “我看霍堂主似乎是在恢复伤势,怎么,之前的伤还没有恢复么?”眉毛一挑,纪东自顾自地来到桌案旁坐了下来,同时似是无意地问道。

    “这个………”听到纪东提到自己的伤势,霍蛮不禁挠了挠头,倒是有些不知如何回答是好。

    “看来的确如此。”见到霍蛮的表情,纪东似乎直接看透了对方的心思,“霍堂主倒也不必着急,你的这点儿小伤,说来倒是很容易解决,我身上还有一些大还丹,想来霍堂主随便服用一颗,应该就能好得差不多了吧?”

    说着,他不禁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瓶大还丹来,在自己的手里把玩着。

    “什么?这是………大还丹?!!”

    眼看着纪东取出来的玉瓶,霍蛮顿时浑身一颤,随后便是露出了狂喜的表情,口水几乎都要流了出来。

    “云党主,不知云党主需要在下做什么,有什么吩咐,云党主但说无妨,只要在下做得到,一定万死不辞!!”

    短暂的激动过后,霍蛮倒是马上就明白过来,显然,纪东不可能会随随便便就给他大还丹的,不用说,纪东今日前来,应该就是来跟他做交易的。

    “痛快,跟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既然霍堂主问到了,那我也就直说了,我希望霍堂主能够脱离聚义党,今后跟我一起经营秦都党,不知霍堂主意下如何?”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跟对方拐弯抹角,直接便是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他这次的计划,就是要把霍蛮从聚义党分化出来,成为秦都党的成员,然后以此作为突破口,慢慢地将整个聚义党蚕食掉,而眼下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如何将霍蛮拉进秦都党来。

    “什么?让我脱离聚义党,加入秦都党?”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原本还兴奋不已的霍蛮一下子定在了那里,半晌都是没能说出话来。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