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六章青冥宗4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纪东倒是没有想到,任雨晴居然把话说得这么直接,看来,对方这次还真是有备而来,十有八九是得到了那位大长老的授意的。

    “大长老还真是看得起在下,加入大长老阵营,享受长老级待遇,听起来好像还不错。”

    良久,纪东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咂了咂嘴道,看他的表情,似乎是有些动心了一样。

    “这么说来,你是答应了?”

    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惊喜之色,赶忙追问道。

    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她这次的确是得到了大长老的授意而来,上一次的她自作聪明,不但没能收获什么成果,反倒是让秦都党借助大长老的声威取得了诸多方便,对此,她可是没少落埋怨,这次前来见纪东,她就是希望能够弥补自己之前的过失。

    如果纪东答应加入大长老阵营的话,那么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任姑娘先别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见到任雨晴故作镇定的模样,纪东再次挑眉一笑,这才继续道,“虽然此事听起来好像还不错,但我这个人自由惯了,并不想把自己束缚住,所以,任姑娘的邀请,我恐怕并不能答应。”

    如果不是因为特殊的身份关系的话,他倒是真的可以考虑对方的邀请,但眼下这种情况,他根本连考虑都不需要考虑。

    “你………你还说背后没人支持,若是没人支持,你怎么会拒绝大长老一系的邀请?”

    听到纪东的最终回答,任雨晴的俏脸简直一片冰冷,说起话来的语气当中,也是无形中多了些许的敌意。

    说真的,她这会儿不禁有种被纪东耍了的感觉,原本,她还以为自己可以把纪东轻松的玩弄于鼓掌之间,可到了现在,她发现自己明显是被对方牵着鼻子走,好像时刻都处于被动当中。

    “怎么,背后没有人支持,我就一定要加入大长老阵营么?这又是哪门子的道理?”

    听到对方之言,纪东顿时嗤笑一声,满是无语地道。

    他看得出来,像任雨晴这样的天之骄女,恐怕是早就已经被大长老一系的声望洗脑了,在她眼里,大长老一系就是真理和力量的象征,好像只有加入到大长老的阵营,才能在青冥宗得以生存和发展一样。

    “我…………”

    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滞,却是再也不知道该如何跟纪东对质。

    说起来,她自从成为大长老的弟子以来,根本就没有人敢跟她作对,所有人都会心甘情愿地被她戏耍愚弄,哪里有人会像纪东这般不给面子?眼下突然冒出个特例,她不晕头段向就怪了。

    “好了,任姑娘,如果你还想跟在下喝几杯的话,那么在下依旧欢迎,咱们现在就可以去喝上几杯,但若是任姑娘还想继续劝说我加入大长老阵营的话,那任姑娘还是直接离开吧!”

    幽幽一叹,纪东倒是并不想为难对方,毕竟,他跟对方又没有什么仇怨,至于跟大长老之间的宿命之争,好像也完全没必要牵连对方,何况对方还是个女子。

    “你………你这个人怎么不知好歹呢,加入师尊的阵营,师尊又不会限制你的自由,还是说你的背后根本就是有其他人做支撑,你怕得罪了背后之人,所以不敢明说?”

    恨恨地咬了咬牙,任雨晴简直急得直跺脚,她何曾遇到过这样的情况,这一刻,她是彻底的没辙了。

    “随你怎么想好了,我还是那句话,任姑娘若是想喝酒的话,现在就跟我走,如若不然,在下可就要送客了。”

    撇了撇嘴,他知道,自己就算再怎么说,恐怕都不可能改变对方的想法,事实上,他能够跟对方说这么多,其实已经是很给对方面子了。

    “你………你…………”

    紧紧地抓着自己的裙角,任雨晴最终还是苦涩一笑,明显是败下了阵来。

    “也罢,路是你自己选的,只要你今后不后悔就好。”该做的,她都已经做了,虽然没能把纪东拉入阵营,但至少她已经确定,纪东和他的秦都党,绝对不是自己一方的,这也算是一个收获吧!

    “将来的事谁能说得好?说不定我若是答应了你的邀请,今后才有可能会后悔呢!”微微一笑,纪东的态度依旧坚决,并没有再做思考的意思。

    “咯咯咯,听起来好像也有那么一丝道理,那就希望你的选择是对的吧!”闻言,任雨晴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娇声笑了起来。

    “好了,既然正事谈不拢,那就不必再谈,某人好像说过,如果我再来的话,他可是要备好酒菜的,也不知道他说话是否算数。”

    正所谓买卖不成仁义在,她这次没能把纪东拉入阵营不假,但对于纪东本身,她真的十分的欣赏,如果可以的话,她还是很愿意跟纪东交个朋友。

    像纪东这等既有实力,又不喜欢到处显摆的年轻人,整个青冥宗恐怕都找不出第二个来,最主要的是,纪东居然连她的面子都不给,这着实让她感到颇为新奇。

    “任姑娘又没有通知我,我哪里来得及准备酒菜?”听到任雨晴之言,纪东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不过好在天色还早,若是任姑娘信得过在下的话,倒是不防跟在下出去走走,我请任姑娘品尝品尝我的手艺如何?”

    他对于任雨晴也没什么偏见,而既然他之前的确答应过对方,貌似就不能食言而肥。

    “咯咯咯,我自然信得过云党主,云党主尽管安排,今夜,小女子就跟着云党主了,还望云党主不要让我失望才好。”

    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不禁咯咯地笑了起来。说真的,她从来没有从一个男人的身上感受到过这样的感觉,对方明明知道自己的身份,而且也看得出对自己有所忌惮,但还能够如此平静的加以对待,这等感觉真的十分古怪。

    “嘿嘿,一定不会让任姑娘失望的,既然如此,咱们这就走吧!”

    咧嘴一笑,纪东却也不再多说,脚下一点,便是当先飘然而起,直奔青冥宗之外掠去,而任雨晴也不迟疑,说着便是随后跟上,与纪东一起朝着远处掠去,最终齐齐消失在黑夜当中。

    这是一座幽深的山谷,整座山谷绵延无尽,就像是星空之下的一道天堑一般,不知绵延到何处。

    此时,就在这片漆黑的山谷深处,一团烈焰熊熊的燃烧着,跳动的火光,将周围数百平米的范围映照得一片光明,而这会儿,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围坐在篝火旁,年轻女子双手拄着下巴,满脸兴奋之色地盯着篝火上面烘烤着的凶兽,琼鼻不时的动上一动。

    另一边,年轻男子则是将篝火之上的凶兽不断翻段,十分耐心地烘烤着,就像是在雕琢一件完美的艺术品一样。

    “咯咯咯,看不出来,云党主居然还有这等本领,今日当真是让小女子大开眼界了呢!”看着纪东聚精会神地烘烤着凶兽,任雨晴的眼底尽是一片亮色,毫不掩饰自己对纪东的赞叹。

    之前纪东说要带她品尝他的手艺,她还在好奇纪东是什么意思,眼下见到纪东亲自出手烘烤凶兽,她总算是明白纪东是什么意思了。

    “嘿嘿,这算是什么本领?烤凶兽而已,估计很多人都能做得来,无非就是想不想做罢了,根本算不得什么!”

    听到任雨晴的夸赞,纪东不禁摇头一笑,十分随意地回道。

    他之前答应过任雨晴要备好酒菜请对方喝酒,可这段时间,他简直忙得不可开交,又哪里会记得这等事情?

    好在他还有年少之时积累的手段,否则这次真的就要食言而肥了。

    “好了,刚出炉的密制烤肉,还请任姑娘品尝。”说话之间,篝火上面的凶兽已经香气四溢,这个时候,纪东蓦地一抬手,直接将烤好的兽腿斩了下来,笑着递到了任雨晴面前。

    “咯咯咯,那小女子可就不客气了,就让我尝尝,云党主的手艺究竟如何!”

    见到纪东递过来的兽腿,任雨晴不由得娇笑一声,说着便是接了过来,然后毫不犹豫地咬了一口。

    “哇,好香!!”

    一口咬下去,任雨晴的双眼顿时瞪得老大,整个人都是一下子来了精神,这一刻,她的浑身毛孔仿佛都舒展开了,似乎生活都一下子变得美好了一样。

    “太好吃了,云党主,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这个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美味的烤肉,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下意识地多咬了几口,任雨晴一时半会儿简直找不出一个合适的词汇来形容自己的感受,总之,她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绝对是她所吃过的最美味的食物。

    “这里面的学问可是多了去了,一时半会儿恐怕也说不清楚,不过只要任姑娘喜欢就好,却是不枉你我二人大半夜的跑得这么远。”

    见到任雨晴兴奋的模样,纪东也是十分欣喜,满脸笑容地道。他为了给对方准备这顿食物,可是带着对方足足飞掠了数百里,这才最终找到了合适的食材,还有烘烤凶兽所有的特殊木材以及香料等等。

    “喜欢,简直就是太喜欢了,先不说了,我要快些把它吃完。”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不由得一通点头,一边说着,她不禁三下五除二地把手里的兽腿瞬间消灭,就像是饿了好多天的乞丐一样。

    “哈哈哈,任姑娘不要急,这里还有好多呢!”见到任雨晴的吃相,纪东不由得长笑一声,说着便是再次一抬手,又将一条兽腿切了下来,递到了对方的手里。

    “咯咯咯,云党主不许取笑我,要怪就怪你烤的肉太好吃了,对了,云党主恐怕也没有准备酒水吧?这次还是喝我的好了。”

    娇笑一声,任雨晴一边把手里的兽腿往嘴里塞,一边随手取出了一坛美酒两只酒杯来,示意纪东帮忙打开倒好。

    “美人美酒,加上这迷人的夜色,啧啧,今夜还真是值得一醉啊!”随手接过对方的酒坛,纪东说话间已经将酒坛打开,为对方和自己分别斟满了一杯,脸上不觉间露出一丝笑容。

    这些天的忙碌,就算是他也感觉到有些疲惫,眼下跟对方在这峡谷深处体验一番普通人的生活,说来还真是十分的轻松惬意。

    这一刻,他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也不在乎对方是敌是友,总之,能够坐下来一起喝酒谈天,这也算是冥冥之中的一种缘分了吧!

    “咯咯咯,既然云党主想要一醉,小女子今夜就舍命陪君子了,云党主请!”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也是暂且抛开了一切,说着便是端起酒杯,畅快地一饮而尽,完全忘掉了女孩子应该有的矜持。

    “好,痛快!!”见到对方一饮而尽,纪东也是毫不迟疑,同样是酒到杯干,随后再次为对方和自己斟满,“茫茫人海,能够跟任姑娘两次坐在一起喝酒畅谈,说来当真是一种缘分,我敬任姑娘一杯!”

    说着,他便是一仰头,再次干了一杯。

    “说得对,虽然云党主没有答应我的邀请,但云党主这个朋友,我还是十分愿意结交,敬云党主。”

    在青冥宗这等人吃人的地方,并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坐下来跟自己一起喝酒聊天的,很多时候,大家又要顾及身份,又要处处防备,就算坐下来了,恐怕也是相互猜忌相互忌惮,根本很难像眼下这样。

    如果可以的话,她是真的很想跟纪东交个朋友。

    “呵呵,并不是在下不想接受任姑娘的邀请,只不过有些时候,很多事情都不是自己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这一点,还望任姑娘理解。”

    听到任雨晴再次提起邀请他入伙之事,纪东不禁微微一笑,知道对方怕是并没有死心。

    “云党主果然还是有苦衷,算了算了,此事不提也罢,还是先吃肉好了,这么好吃的东西,我今天一定要吃个够。”

    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的脸上不动声色,眼底深处却是不由得闪过一丝怅然之色,说着,她干脆把酒杯放到一边,毫无形象地大快朵颐起来。

    到了现在,她基本上可以确定,纪东是绝对不会答应加入了,而既然纪东不愿加入,说不定今后的某一天,他们就有可能站到对立的两方,而到了那个时候,他们怕是再也不能像现在这般坐下来喝酒闲聊了吧!

    夜色弥漫,纪东和任雨晴就在这片幽深的山谷当中边喝边聊,气氛却是颇为轻松。

    任雨晴已经彻底放下了包袱,完全沉浸在了跟朋友的吃吃喝喝当中,没办法,纪东烤出来的凶兽肉真的太美味了,她感觉自己就算是吃上一辈子都吃不够。

    至于纪东,他已经好久都没有这般放松过,难得眼下有人陪他喝酒聊天,而且还是一个美女,他当然也是乐享奇中。

    不知不觉,二人已经从入夜聊到了深夜,话题也是天南地北,几乎就是有什么说什么!当然了,不管说什么,二人绝对都不会把自己的秘密透露给对方就是了。

    “云党主,你知道么,我真的很想让师尊他老人家把你抓回去,然后天天让你给我烤肉吃,那该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啊!”

    酒过三巡,任雨晴显然有些醉意微醺起来,说起话来明显要比之前放开得多。

    “哈哈哈,任姑娘干嘛那么麻烦,今后若是想吃这口的话,直接去找在下就是了,说起来,我也很喜欢跟任姑娘喝酒聊天的。”

    听到任雨晴之言,纪东不由得朗声一笑,随口回应道。他听得出来,任雨晴的话里明显有着深深的怨念,看来,没能把他拉入大长老阵营,对方怕是要郁闷好一阵子了。

    “咯咯咯,这可是云党主自己说的,今后我去找你,云党主可不要故意躲着不见。”听纪东这么一说,任雨晴不由得眼神一亮,赶忙对着纪东确定道。

    “当然不会,美女相邀,我又岂会有躲着的道理?任姑娘只管去找我,只要我在,一定会满足任姑娘的需要。”

    “那就这么说定了!”得到纪东的承诺,任雨晴毫不掩饰自己的喜色,因为至少,眼下的她还有机会跟纪东进行接触,那也就意味着她并不是没有了机会。

    她对自己的魅力向来自信,虽然之前的相邀失败了,但她完全可以用自己的方式,换一种思路进行尝试,她相信,不管需要多久的时间,终有一天,她会让纪东变成她的人。

    “咦?我看云党主还是先不要保证今后之事了,时间还早,我还想再吃云党主烤的肉。”说话之间,任雨晴的目光不禁看向了篝火上面的烤架,却是发现一整头的凶兽,居然都已经被他们吃光了。

    她今夜着实是胃口大开,适才的烤肉,她跟纪东差不多各吃了一半,这会儿,她感觉自己的肚子还空空如也,绝对还能吃下几头凶兽去。

    “哈哈哈,没问题,既然任姑娘还想吃,那在下这就去再抓一头凶兽来,任姑娘稍等片刻就是。”

    听到任雨晴提出的要求,纪东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笑着答应了下来。

    他看得出来,任雨晴着实是个贪吃的主儿,而事实上,修为到了他们这等境界,其实吃再多的东西都会很快段化成能量,所以,就算是一直吃下去,他们也根本不会有吃饱的时候,说到底,这就是一个享受的过程罢了。

    说着,他便是身形一动,直接飘然而去,到峡谷深处去寻找凶兽食材了。

    制作烤肉的食材可不是随便什么凶兽都行的,纪东要找的凶兽,必须是兔类凶兽,这类凶兽极其少见,因为这一类的凶兽没什么攻击力,基本上只能作为其他凶兽的食物,很难形成一定的规模,平日里能够见到一只两只的,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

    当初在秦都府之时,那里的兔类凶兽倒是还算不少,但眼下到了青冥宗这边,那等弱小的凶兽,真的是太过罕见了。

    “这峡谷当中的凶兽还真是不少,实力也都颇为不凡,可惜怎么就找不到兔类凶兽呢?难道整片峡谷当中就只有刚刚那么一头,恰好已经被我烤了吃了?”

    身形飞掠,纪东很快就来到了峡谷深处,精神力犹如潮水般朝着四面八方释放开去,可惜的是,找了半天,他也没能找到兔类凶兽,就像是峡谷当中真的没有第二头兔类凶兽了一样。

    “不行,无论如何,我也要找到一头兔类凶兽,否则的话,这次铁定是要丢手艺了啊!”

    他已经让任雨晴吃到了美味,如果换成普通野味的话,对方必然很难吃得进行,所以,就算是耗费一些时间和精力,他也一定要找到一头兔类凶兽才行。

    想到这里,他干脆身形一动,直接从大峡谷当中飞掠而出,去到外面更广阔的密林当中开始寻找起来。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根本没有凶兽能够给他带来什么麻烦,就算是灵兽也一样,只要他愿意,斩杀法相境级别的灵兽,基本上就像是探囊取物一样容易。

    一路飞驰,他很快就飞出了上百里的距离,来到了另外一片幽深的峡谷当中,这片峡谷阴气森森的,恐怕连强大的凶兽都不会愿意生活其中,但越是这样的地方,兔类凶兽出现的几率就会越大。

    “咦?发现目标!”果然,就在他刚刚深入峡谷没多久,一头兔类凶兽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精神力探查当中,见此,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直接便是奔着目标闪掠而去。

    “不错不错,这家伙的个头不小,应该足够吃上一阵子的了,至少吃到天亮应该没问题。”

    将这头倒霉的兔类凶兽随手擒下,纪东不禁简单的算计了一下,免得这一头凶兽不够吃,待会儿那位任大小姐又要让他跑出来继续抓。

    “回去继续!!”嘴角一挑,他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就要原路返回。

    “恩?有人?!!!”

    然而,就在他的身形刚刚启动,却是还没来得及完全提速之时,一个模糊的黑影,却是突然进入了他的精神力探查范围,让他不由得停了下来。

    “法相境高手?深更半夜的,怎么会有法相境高手跑到这里来?难道也跟我一样,是来这里抓兔子的么?”

    精神力微微一荡,他马上就确定,此刻出现在他精神力探查范围当中的黑影,应该是一个法相境中期左右的男子,看年纪应该不会太大,而从对方的飞掠方向来看,此人应该也是从青冥宗的方向而来,正朝着峡谷的深处飞掠而去。

    “这么晚了,还是穿着夜行衣,一定是有什么古怪,倒是不防跟上去看看。”

    舔了舔嘴唇,他对于这个突然冒出来的神秘男子不禁有些好奇,思绪之间,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尾随着对方跟了上去。

    阴冷的峡谷深处,一个周身上下一身黑的黑衣人静静地盘坐在一块儿青石板之上,这黑衣人气息内敛,就像是完全与黑夜融为一体了一样,就算是一个超级强者靠近这里,怕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

    某一刻,一声细微的破风声突然从峡谷之外传来,声音明显距离很远,但青石板之上的黑衣人影却是猛地睁开了双眼,显然是发现了有人靠近。

    “刷!!!”

    感受到有人靠近,黑衣身影身形一荡,居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明显是修炼的十分高深的隐匿之法,就像是真的消失在了峡谷当中一样。

    “嗖嗖嗖!!!”

    时间不长,破风声渐渐变得清晰起来,说话间的工夫,又是一个一身夜行衣的黑影出现在了峡谷当中,并且四处张望起来。

    “不要看了,本座在这里!”就在这黑衣身影还在四处张望之时,石板之上,适才消失的黑影居然渐渐变得凝实起来,随后,略显苍老的声音便是从他的口中传递开来。

    “属下参见大人!”

    眼看着石板上的黑衣老者现身,刚刚到来的黑衣男子顿时神情一震,随后便是身形一闪,来到了黑衣老者面前单膝跪倒,十分恭敬的道。

    “起来说话吧!”

    见到来人跪在自己面前,黑衣老者点了点头,随后便是语气淡漠地道。

    “谢大人!!”黑衣男子不敢迟疑,说着便是站起身来,“多日不见,大人的隐匿之术简直越发的精纯了,小人居然丝毫都没能感受到大人的隐匿。”

    看着青石板上的黑衣老者,黑衣男子的眼底尽是一片崇敬的光芒,显然是发自内心的佩服黑衣老者的手段。

    “如果连你都能发现本座的隐匿,那本座恐怕也就不用在青冥宗这等地方混下去了。”听到黑衣男子之言,黑衣老者不禁微微一笑,满是傲然地道。

    “这……大人说的是,是小人愚蠢!”闻言,黑衣男子自知说错了话,赶忙低头赔罪道。

    “好了,闲言少叙,说说你负责的聚义党吧,近来可是有什么变化?”

    黑衣老者显然是不想耽搁时间,说着便是直奔主题道。

    “回大人,聚义党如今不是有什么变化,而是发生了巨变,若不是眼看着就要到了跟大人会面的日子,小人之前都险些要派人去联系大人了。”

    听到黑衣老者说到正事,黑衣男子也是赶忙神色一正,随后便是语气肃穆地道。

    “哦?巨变?你倒是说来听听,究竟是怎样的巨变?”

    黑衣老者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他原本还以为对方会告诉自己,聚义党一切依旧,却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给出这样的一个回答。

    “大人可能还有所不知,就在最近,青冥宗却是冒出了一个秦都党来,这个秦都党的党主是个狠角色,刚一出道就灭掉了千云党云门堂堂主段天成,还有云门堂的两个法相境中期的副堂主,而就在不久前,这秦都党党主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是把聚义党三堂主霍蛮从聚义党挖了过去…………”

    黑衣男子略作思忖,便是将青冥宗最近发生的事情,以及他所负责的聚义党之变化一一讲述了一番,不敢有丝毫的遗漏。

    说起来,眼前的老者每隔半年的时间才会来一次,每一次都会见一个党派的负责人,这次刚好轮到他,说来也该着他有这个表现的机会,却不知道这次的他是否能够得到这位大人物的奖励。

    “居然还有这等事?按照你所说的,千云党云门堂的堂主还有副堂主全都已经被废掉了?”

    等到听了黑衣男子的讲述,石板上的黑衣老者顿时面色一沉,眼底尽是一片的冰冷之色。

    “这………的确是这样,还请大人明察。”见到黑衣老者的目光,黑衣男子不由得脊背一凉,但还是乖乖地回道。

    他不是傻子,自然已经明白了黑衣老者在愤怒什么,显然,被秦都党党主废掉的千云党云门堂的三大高手当中,十有八九就有他们的傀儡在里面!

    “该死!!”

    得到黑衣男子的肯定,黑衣老者的身上顿时释放出一股煞气,显然,黑衣男子的猜测是对的,云门堂的三大高手当中,真的就有他们所控制的人!

    “说说聚义党现在的情况吧,那些傀儡现在如何?”

    黑衣老者的气息很快就平静了下来,显然,就算是少了一个傀儡,对他来说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就是有些可惜罢了。

    “大人放心,聚义党的傀儡都很好,另外,霍蛮此番带去那个秦都党的人当中也有一个咱们的傀儡,估计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能掌握这个秦都党的情况,届时再针对性做出安排。”

    “哦?这倒是一个好消息,让那个傀儡暂且隐藏好,慢慢了解这个秦都党的情况,如果有必要的话,倒也可以针对性地做一些布局。”

    他们在青冥宗当中的傀儡有不少,多一个少一个其实都影响不大,最主要的问题就是不能暴露,只要不暴露,就算折损几个也没什么,大不了找机会再补充几个就是了。

    “小人明白,大人放心,虽然聚义党遭此变故,不过就算聚义党真的解体,我们的傀儡也可以分散到各大党派当中,到时候照样可以为我们所用。”

    见到黑衣老者气息稍缓,黑衣男子的语气也是变得轻松了一些,眼底更是露出一丝的笑容。

    “你不必参与聚义党的大事,你的任务就是暗中隐藏,尽可能让自己显得平淡无奇,不要让任何人怀疑到你的身份。”

    点了点头,黑衣老者说话之间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枚空间戒指来,“这里面是接下来一段时间的解药,你找时间给那些傀儡发下去吧!”

    说着,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将空间戒指丢给了对方。

    “是,小人知道了!!!”

    恭敬地将空间戒指接过,黑衣男子面色一正,“不知大人是否还有其它吩咐?若是没有的话,小人就先行告退了。”

    “去吧,记得小心一些。”

    闻言,黑衣老者略作思忖,这便对着黑衣男子摆了摆手道。

    23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