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七章青冥宗4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等到黑衣男子离开,峡谷深处便是只剩下了黑衣老者一个人,而这黑衣老者倒也并没有过多逗留,几乎也就是沉吟片刻,他便是身形一动,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大峡谷深处很快恢复了平静,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而远在千里之外的青冥宗高手,根本不知道这里刚刚有一个超级强者来过,而且明显是对青冥宗有所图谋……………

    与此同时,距离大峡谷深处差不多百里左右的一处树荫当中,纪东此时隐藏在暗处,双眼瞪得老大,脸上尽是一片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这是什么情况?我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黑衣人………解药………傀儡……我怎么觉得这情景如此的熟悉?!”

    努力平复着心下的震惊,这一刻的他真的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所见到的一切。

    适才在峡谷深处所发生的事情,他全都一丝不落地看在了眼里,而几乎是第一时间,他便是想到了自己在大秦王朝之时的经历。

    那个时候,他也是无意中发现了一些黑衣人的存在,而那些黑衣人所做的事情,正是暗中用毒药控制了很多人,并且以定期的解药加以约束,而适才他所见到的情况,简直就跟当初一般不二,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黑衣人,实力要比大秦王朝之时强了太多。

    “不是幻觉,这一切都是真的,刚才的黑衣人,一定是跟大秦王朝的那些黑衣人一伙的!!!”

    心思电段,很快,他便是已经明白了个中的一切。

    当初在大秦王朝之时,他就一直怀疑那些黑衣人势力的背后绝不简单,眼下见到两个黑衣人在算计青冥宗弟子,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两伙黑衣人,根本就是同出一源,只不过就是层级不同罢了!

    当初的那些黑衣人是算计各大学院和各大府域之人,而眼前的两个黑衣人是算计青冥宗弟子,虽然算计的对象不一样,可本质上根本就是没什么区别,要说这两伙黑衣人不是同出一源,那得是怎样的巧合才能办得到?

    “吗的,这些黑衣人简直就是无处不在啊,当初在秦都府之时,秦都府里面有他们的身影,后来到了大秦王朝皇城,那里还有他们的身影,眼下来到青冥宗,想不到他们的力量居然也能渗透进来,这些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

    深吸一口气,他这会儿已经从之前的震惊当中回过了神来,只不过,一想到自己居然又跟这些黑衣人搅和到了一起,他的心下就一阵阵的感到惊惧。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当初见到的那些黑衣人,实力说来都十分弱小,可适才见到的两个家伙,一个是法相境高手,另外一个居然是天位境强者,这等级别,就算是放眼整个青冥宗,都已经是十分高等的存在了!

    他现如今虽然已经很强,可面对天位境强者,其实也不能算得上是有什么优势,而最主要的问题是,适才见到的两个黑衣人,明显也只是黑衣人势力的使者罢了,至于这黑衣人势力的背后究竟有多强,他真的有些难以想象。

    “麻烦,真的好麻烦,为什么这种事要被我遇到?这………这要让我如何是好啊?!”

    恨恨地摇了摇头,他这会儿简直就是一个头两个大,实在不知道该如何解决眼下的问题。

    当初在大秦王朝之时,他就对黑衣人之事束手无策,最终,他都是只能把此事交给了真武圣院来解决,估计最后怕是要死伤了不少人。

    眼下,这个巨大的难题,居然再一次落在了他的身上,对此,他真的感到无比的郁闷。

    “不行,此事事关重大,一定要让青冥宗的高层知晓此事,否则的话,说不定就会出现大问题。”

    面色一正,他知道,这一次出现的黑衣人势力,绝对不是他一个人所能应对的,毕竟,他眼下根本不清楚被黑衣人组织控制的青冥宗弟子都有谁,又究竟有多少,而且,这黑衣人势力神秘无比,背后一定会有超级强者暗中经营,而直到此刻,他都不知道这些黑衣人的最终目的是什么!

    “青冥宗高层,我要如何接触到青冥宗的高层?还有,什么级别的人物,才能算得上是青冥宗的高层?!”

    既然决定要把此事上报青冥宗的高层,那么首先自然是要确定上报的目标。

    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他所能接触到的青冥宗高层,貌似也就是为数不多的几个长老级人物了,至于长老级以上的,他根本就没办法见到。

    “聚义党的三大长老,还有之前仗义出手的晏伯符晏长老,我眼下所能接触到的,应该就只有他们四个,不过,他们四个是否靠得住,又是否会相信我,这恐怕都是难以确定的问题。”

    想到青冥宗的高层,他第一时间当然只能想到这些人,只不过,这些人是否可以信任,他真的不知道,毕竟,现如今的青冥宗当中,任何人都有可能是那些黑衣人暗中控制的傀儡,这里面并不排除那些个天位境的长老。

    “不行,我要把此事上报的话,那么就应该直接上报给青冥宗的宗主,也只有他才会绝对没有问题,对,就是青冥宗宗主!”

    心思电段,他最终便是确定了自己的目标,那就是青冥宗的宗主!

    放眼整个青冥宗,恐怕没有什么人能够比青冥宗宗主更加靠得住了,毕竟,如果连青冥宗宗主都有问题的话,那么他也没必要再做什么,干脆直接等待青冥宗灭亡就是。

    “以我现如今的实力和身份地位来说,想要见到青冥宗宗主怕是难度不小,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必须要想一个可行的办法才行了!”

    目标确定,但摆在眼前的问题依旧十分严峻,毕竟,青冥宗宗主绝对不是那么容易见到的,别说是他,就算是青冥宗的那些个长老,如果没有宗主的传召的话,都根本没有资格去觐见那位宗主大人。

    如此一来,他想要面见宗主的话,自然就要多动一些脑筋才行了。

    纪东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他就是出来跟任雨晴喝喝酒聊聊天儿,居然就让他碰到了这种事情,对此,他简直有种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中了的感觉,只不过,这种感觉还真的不怎么舒服。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黑衣人的阴谋再次被他撞破,这对于青冥宗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另外,他适才也有听到,貌似此时的秦都党当中,都有黑衣人所掌控的傀儡存在,如果不是此番窃听到这些的话,他恐怕还要一直被蒙在鼓里………

    “咯咯咯,云党主,你这一趟可是去得够久的了,怎么,没有找到云党主中意的食材么?”

    独自一人纠结了一阵子,纪东最终还是回到了任雨晴所在之处,而刚一现身出来,篝火旁的任雨晴便是娇笑起来,对着他打趣道。

    “让任姑娘久等了,这里的食材的确比较稀缺,我只能跑到百里之外的其他地方找了找,好在运气还不错,我们可以继续了。”

    听到任雨晴之言,纪东不禁微微一笑,说着便是把刚刚狩猎到的凶兽兔子取了出来,简单地进行了一番处理。

    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暂且把黑衣人之事放到了一边,就像是之前的他什么都没有见到过一样,至少一旁的任雨晴绝对不可能看得出什么来。

    说起来,黑衣人之事绝对是一个大问题,也正因如此,此事才越发的急不得。

    他看得出来,虽然这些黑衣人控制了不少的青冥宗之人,但他们貌似还并没有开始什么行动,这样一来,他应该还有一些时间进行准备和经营,至少,要如何见到青冥宗的那位宗主大人,他就需要一些时间来计划和研究。

    他这次也没有选择去跟踪那个黑衣人老者,因为他能够感觉到,这黑衣人老者的实力恐怕还要在方天化和晏伯符等人之上,他去跟踪人家,说不定有可能被人家发现,到时候打草惊蛇就不好了。

    反正他也已经记下了那个黑衣年轻人的容貌,等回到青冥宗之后,他会调动力量暗中进行调查,而只要抓住这一条线,他就不担心那黑衣老者会跑掉。

    “任姑娘,跟我说说青冥宗高层的事情吧,你作为大长老的得意弟子,了解的情况一定比我多,不知任姑娘可否透露一二?”

    一边认真地烤着凶兽肉,纪东这一次不禁主动跟任雨晴说起话来,而到了这会儿,他突然对自己跟大长老一系的冲突看淡了好多,因为他相信,在黑衣人之事面前,他跟大长老一系的冲突,真的什么都不算。

    “青冥宗高层的事情?咯咯咯,不知云党主所谓的高层是指什么?别告诉我,云党主想要了解上面的事情。”

    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不禁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会突然间问起这个。

    “上面的事情?对,就是上面的事情,不知任姑娘可否有所了解?”

    闻言,纪东也是愣了那么一下,这才笑着回道。

    他知道对方所谓的上面的事情是什么意思,说起来,青冥宗的真正高层,比如说青冥宗的宗主,却是一直都呆在青冥宗深处的悬浮神山上面的,还有一些青冥宗修炼无数年的老古董,都是呆在悬浮神山上面,青冥宗弟子在形容悬浮神山之时,就是用上面二字来代替。

    “云党主怎么突然对这些感兴趣了?”

    见到纪东的神情变化,任雨晴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狐疑之色,随后挑了挑眉毛道。

    她之前跟纪东喝酒聊天,聊的都是一些比较随意的话题,基本上都不怎么涉及青冥宗,眼下纪东居然问到了青冥宗的高层之事,这让她难免有那么一丝惊疑之感。

    “也不是感兴趣,任姑娘有所不知,我自从加入青冥宗以来,要么就是外出游历,要么就是闭关修炼,却是从来没有对青冥宗的高层进行过打探,眼下刚好有任姑娘这位大人物在身边,我就是不想错过这样的机会罢了。”

    摇了摇头,纪东的脸上没有丝毫的异样,听起来,他说的这些貌似都是真的。

    “原来是这样!”听了纪东的解释,任雨晴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恍然之色,倒是对纪东的话并不怎么怀疑。

    “咯咯咯,既然云党主问到了,那么小女子倒也没什么可隐瞒的,事实上,我对青冥宗的高层也是不甚了解,不过我曾听师尊说过,青冥宗的真正强者全都在悬浮神峰之上,而他们的境界已经不是下面的人所能想象的,师尊的meng想就是能够上去,不过他老人家好像还差了一些火候。”

    说到青冥宗的高层,任雨晴的眼底同样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向往之色,这才幽幽的讲述道。

    她作为大长老的弟子,知道的事情当然要比纪东多,不过,有些事情,并不是可以随便拿来跟人分享的,眼下她能够说出这些,已经算是对纪东的照顾了。

    “连大长老居然都还差些火候,看来那悬浮神峰上面的高手,真的是我等需要仰望的存在啊!”

    等到听了任雨晴的讲述,纪东倒是敏锐地抓住了一些关键点,随后便是眯起双眼道。

    他心里也清楚,任雨晴就算知道一些情况,恐怕也绝对不会跟他和盘托出,不过只要对方能够提点他几句,他其实就已经心满意足了。

    “对了,任姑娘,我们这些普通弟子,可是有一睹宗主大人风采的机会?说起来,我还从来没有见过那位宗主大人呢!”

    这才是他最想打探的事情,悬浮神峰上面都有些怎样的高手,他目前并不怎么好奇,眼下,他最想做的就是跟青冥宗的宗主见上一面,也好把他所掌握的事情跟对方汇报。

    “你想见宗主大人?”

    等到听了纪东这次的问题,任雨晴顿时微微一惊,看向纪东的眼神,也是变得越发的惊疑不定起来。

    这一刻,女人特有的直觉,让她突然感觉到此时的纪东明显与之前不太一样了。

    时间流段,一夜的工夫,就在纪东和任雨晴的闲聊当中慢慢过去,对于纪东来说,他只过了半个晚上的好时光,至于后半个夜晚,他的心思一直都在考虑黑衣人组织的事情,却是根本不可能像之前那般全身心放松。

    任雨晴自然是看得出纪东的情绪变化,至少她能够感受到,纪东后来所烘烤的凶兽,绝对没有第一头凶兽那么好吃。

    “天快亮了,云党主,看来咱们又要说再见了啊!”

    眼看着天边已经渐渐多出一抹鱼肚白,任雨晴这个时候不禁笑着站起身来,对着纪东道。

    坦白讲,这一夜对于她来说,真的很美好很美好,她甚至相信,就算是很多年之后,她都有可能会记得这样的一个夜晚,还有那等世间独一无二的美味。

    “是啊,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不过不管怎么样,我跟任姑娘应该也算得上是朋友了吧?”

    听到任雨晴之言,纪东这个时候也是笑着站起身来,满脸感慨地道。

    他心里清楚,过了今夜,他跟任雨晴之间多半是要变成对手了,至少,此番游说失败,大长老一方绝对不会再任由秦都党发展下去,说不定很快就会对秦都党采取一些措施。

    说到底,大长老都绝对不会允许超出他掌控的力量存在,甚至于不止大长老,就算是其它一些党派的长老级强者,在得知秦都党并不是大长老的力量之后,应该也都要对秦都党悄然出手了吧!

    “朋友么?我自然把云党主当成朋友,不过说真的,云党主连名字都不肯透露给小女子,这样的话,是不是对我不太公平?”

    听到纪东之言,任雨晴顿时眉毛一挑,一脸揶揄地道。

    “名字什么的就是一个称呼罢了,再者说,我的名字,大家迟早都会知道,到时候任姑娘就同样会知晓了。”

    摇了摇头,纪东的目光扫了一眼天边的那一抹金黄,眼底深处却是不禁闪过一丝阴翳,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好了,任姑娘先走一步吧,咱们两个若是一起出现在青冥宗的话,好像终究不是很好。”

    “也罢,既然如此,那小女子就先走一步了,对了,上次说好了是你请我喝酒,但这次居然依旧喝的是我的酒,所以,昨晚的这一顿可是不算数哦,咯咯咯咯………”

    狡黠一笑,任雨晴却也不再多说,身形一闪,便是直接朝着青冥宗的方向飞掠而去,段瞬之间便是没有了踪影,只留下一片娇笑声久久不散。

    “厄………这也可以?!”

    直到任雨晴离开半晌,纪东这才扯了扯嘴角,脸上尽是一片的无语之色。

    “不管那么多了,她想怎么样就由她去吧,眼下,我最需要关注的事情,却是如何把黑衣人组织的问题汇报给青冥宗的宗主。”

    对于他来说,黑衣人组织的事情才是第一要务,而除此之外,任雨晴也好,大长老也罢,真的都显得没什么大不了的。

    “可惜这任雨晴并不愿意对我透露更多,也许她也真的并不怎么清楚,看来接下来要怎么办,却是还要由我自己想办法才行了。”

    他旁敲侧击地询问了任雨晴不少的情况,可惜的是,任雨晴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知道了不想说,总之,从任雨晴的身上,他并没能获得多少有用的信息。

    “先回青冥宗吧,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知道了青冥宗已经被黑衣人的力量所渗透,那么至少也要调查一下都有哪些人是属于黑衣人势力的,等调查得差不多之后,也好有东西向那位宗主大人汇报!”

    深吸一口气,他却也不再多想,脚下一动,便是同样朝着青冥宗的方向飞掠而去。

    时间不长,他便是回到了自己在秦都党的密室当中,并且第一时间把江无崖叫到了身边。

    “党主大人,您的脸色似乎不太好,可是有什么事情发生了么?”

    刚一进到纪东的密室,江无崖就发现纪东的神情有些不太对劲儿,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的确发生了一些事情,江师兄,接下来的时间,我要安排给你一项任务,还望江师兄能够认真去完成,不可有丝毫的错漏。”

    点了点头,纪东也不隐瞒,直接便是实话实说道,只不过,有关黑衣人势力的事情,他眼下并不想让其他人知道,就算是江无崖也不行。

    倒不是说他不信任对方,事实上,江无崖绝对是最值得信任的,至少,江无崖绝对不会是黑衣人组织的人,更不可能会被黑衣人组织暗中所控制,因为他之前给对方服用过圣灵丹,就算对方真的中过毒,却也早就已经解了。

    “党主大人有何吩咐尽管说,属下一定全力去办!”见到纪东如此郑重,江无崖知道,此事一定非同小可。

    “我需要江师兄找人帮我盯住霍蛮带来的几个法相境之人,时刻注意他们的一举一动,尤其是注意他们是否与什么外人接触,又都做些什么,到时候一一向我汇报。”

    当务之急,他却是必须要先把秦都党当中的黑衣人傀儡找出来,按照他之前探听到的消息,霍蛮带来的五个法相境高手里面绝对有一个是被控制的,而他可不想让对方在秦都党当中搅乱风雨。

    “恩?党主大人的意思是,这五个人有问题?!”

    “不是都有问题,我收到消息,这五个人里面有一个是有问题的,不过眼下还不太敢确定,江师兄先找人把他们都盯好了,切莫打草惊蛇,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汇报给我。”

    时至今日,江无崖在秦都党当中基本上就是他的代言人,就算是其他的法相境高手,却也都是由他来安排任务,也就是说,现在的江无崖,是可以调配其他法相境高手的。

    “好,属下马上就去安排此事,一定会把那几个家伙盯住了。”话说到这里,江无崖却也不再多问,而是十分郑重地回道。

    他眼下正在跟其他人研究如何把纪东之前所说的湮灭丹、铂金丹的事情拿出去宣传,不过现在看来,貌似纪东此刻吩咐的事情才是最重要的,至于丹药的事情,却是可以再研究一阵子。

    “江师兄去安排吧,另外,派人把霍蛮给我叫来,我找他有事。”

    “属下这就派人去叫!”

    点了点头,江无崖却也不再逗留,说着便是一脸肃穆地退了下去。

    江无崖离开没多久,曾经的聚义党三堂主霍蛮,便是悠悠的从外面走了进来。

    “属下参见党主大人,不知党主大人召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来到密室当中,霍蛮二话不说,当先对着纪东一躬身,十分恭敬地行了个大礼道。

    看得出来,对于纪东,他完全是发自内心的敬服的,没办法,纪东不但实力强横无匹,居然还有丹阵宗的超级强者在身后做后盾,这样的恐怖存在,别说是他这等小人物,就算是聚义党的那几位长老,都是要给足纪东面子的。

    “霍师兄不必多礼,坐过来说话吧!”

    见到霍蛮对自己行礼,纪东不禁微微一笑,倒也十分客气地道。

    “谢党主大人!”闻言,霍蛮也不推脱,说着便是乖乖地在纪东对面坐了下来,等待着纪东的吩咐。

    “不知党主大人找属下究竟所为何事,说起来,属下已经彻底地归心于党主大人,只要党主大人有所吩咐,属下必当鞠躬尽瘁,死而不已。”

    坐下身来,霍蛮的神色不由得微微一正,却是绝不错过这等接触纪东,并且大表决心的机会。

    “霍师兄的诚意,小弟自然感受得到,而能够得霍师兄相助,说来也是小弟的幸运。”

    听到霍蛮一开口就跟自己表忠心,纪东的心下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但脸上却不得不装出一副欣慰的表情。

    “既然我把霍师兄当自己人看,那么有些话,我也就不跟霍师兄绕弯子了,我想知道,霍师兄此番从聚义党出来,可否留了自己的亲信在聚义党潜伏?”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跟对方绕弯子,直接便是直奔主题道。

    “啊,这个…………不敢隐瞒党主大人,属下在聚义党还有一位朋友,原本我是想把他一起带过来的,不过后来段念一想,属下觉得应该把他留在聚义党当中,说不定今后会有大用处。”

    听到纪东的问题,霍蛮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滞,随后便是乖乖地回道。

    对于此事,他其实也有想过跟纪东汇报,不过段念一想,貌似这种事就算不汇报也没什么,何况若是汇报了,要是让纪东误会他是在为自己留后手就不好了。

    可惜,让他没想到的是,纪东居然会知晓此事,这样一来的话,他貌似还不如早些就把此事跟纪东汇报一番了。

    “很好,霍师兄果然老道。”听到霍蛮的回答,纪东顿时面色一喜,猛地一拍手道。

    他其实并不知道霍蛮是否有留下自己人在聚义党,不过凭他对霍蛮的了解,加上正常人应该有的思维,他觉得此事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现在看来,他的猜测果然是对的。

    “党主大人,其实我………”

    “霍师兄不必多说,我且问你,霍师兄留在聚义党之人的身份和实力如何?”见到霍蛮明显是要为自己解释一番,纪东却是根本不给对方说话的机会,直接便是挥手将其打断。

    “他是聚义党一个堂口的堂主,法相境初期的修为,说来在聚义党当中也算是比较有能力之辈………”霍蛮不敢隐瞒,赶忙一五一十地回道。

    “法相境?堂主?”闻言,纪东的眉毛挑了挑,“此人有多可信?是否有可能会存在问题?”

    在得知了青冥宗大党派当中都有黑衣人暗中控制的傀儡之后,他现如今真的有种什么人都不可信了的感觉,尤其是聚义党,这个党派比较混乱,估计被控制的人应该也不会太少。

    “此人说来一直都是属下的亲信,只不过为了掩人耳目,表面上从不跟属下走得太近,说来绝对可信。”

    早在他刚刚加入聚义党之时,就已经暗中培植自己的力量了,这次被他带过来的五人里面,还有一个也是这种情况,而对于这二人的可信度,他从来都不会怀疑。

    “如此最好!”

    听了霍蛮的讲述,纪东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心下顿时放心了不少。

    从霍蛮的讲述来看,被其留在聚义党之人应该不会是被黑衣人控制的傀儡,因为如果是的话,说不定早就已经凭借其跟霍蛮的关系,把霍蛮也拉下水了。

    “霍师兄,我给你看一个影像,想来霍师兄应该不会不认得。”思绪之间,纪东突然间微微一抬手,随后,一道道超能力,便是在他的身前凝聚起来,最终凝结成了一个男子的模样。

    “恩?赵东野?”

    几乎就在纪东凝聚的人形影像刚一出现,一旁的霍蛮便是蓦地眉毛一挑,一口就叫出了对方的身份。

    “很好,看来霍师兄知道此人。”

    “自然是知道,这个赵东野是十七堂口的堂主,平日里为人低调,而且人缘不错,怎么,党主大人也知道此人?”

    “这些你并不需要打探,你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让你留在聚义党里面的亲信,把此人给我全方位地盯住,不管他见什么人,去过哪里,都必须要一一记录在案,最后交到我的手里,如果做得好,我会再奖励你益寿丹,外加一瓶大还丹,以及可以解除世间一切剧毒的解毒丹!”

    摆了摆手,纪东也不让对方去打探什么,直接便是分配起了任务来。

    这个赵东野,正是他昨夜见到的黑衣男子,他适才已经用精神力探查过,这会儿的对方就呆在密室修炼,却是还没有任何的行动,不过估计迟早都会动起来就是。

    原本,他是打算亲自监视此人的,不过段念一想,此人也不知道何时才会开始行动,他不可能把所有的时间都浪费在这样一个小人物的身上。

    “什么?益寿丹?大还丹,还有解毒丹?!”

    等到听了纪东的任务以及奖励,霍蛮顿时激动的从座位上面站了起来,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这些丹药奖励的向往。

    虽说他已经服用过益寿丹,但那东西乃是多多益善,虽然后面的效果不如第一颗,但哪怕只增加个三五年的寿命也是好的,何况还有大还丹和解毒丹。

    “属下领命!!”

    心里想着这些,他却也不再迟疑,更是不再胡乱打探,第一时间便是单膝跪倒,十分郑重地接下了这项任务。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