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八章青冥宗5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密室之中,霍蛮脸上的兴奋之色久久难以平静,没办法,这次接下的任务,奖励实在是太丰厚了,而这样的奖励,他在聚义党之时根本想都不敢想。

    这一刻,他对于自己能够加入秦都党,简直就是越发的庆幸起来,同时也更加坚定了要跟纪东混到底的想法。

    “党主大人,如果没有别的吩咐的话,那属下这就下去安排了。”

    平复了一下心底的激动,霍蛮这才对着纪东询问道。

    “别急,我还有一件事要交给你去做!”听到霍蛮的询问,纪东的眉头皱了皱,似乎是在心底思索了一番,这才淡漠地开口道。

    “不知党主大人还有什么指示?”

    “你稍后安排好你的那个亲信之后,就去拜会一下聚义党的那个天位境中期的长老,告诉他,我有事情想要跟他请教,希望他能够赐见。”

    该安排的,他都已经安排得差不多了,而接下来的时间,他自然还是要想办法见到青冥宗宗主。

    坐在密室里闭门造车显然是不行的,他这会儿不禁把主意打到了聚义党的那个天位境中期的长老身上,他相信,那位长老大人一定比他知道的多得多,说不定他能从对方的身上得到一些启发。

    “党主大人还要见那个老家伙?这………恐怕党主大人又少不得一番破费了啊!”

    听到纪东居然还要约见从聚义党走出去的长老,霍蛮不禁挑了挑眼皮,略带提醒地道。

    “无妨,无非就是耗费几颗丹药罢了,我倒是还能出得起,你尽管去安排,有消息的话就回来通知我一声。”

    他自然也清楚,跟那些老家伙打交道,不给对方一些利益和甜头是绝对不行的,不过话说回来,他身上的好东西多得是,根本不怕消耗,只要能够解决实质性问题,就算是喂饱了那些老家伙又能如何?

    “既然党主大人这般说了,属下稍后就去求见那位。”

    见到纪东的表情,霍蛮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难以言喻地羡慕之色,他心里清楚,纪东这就叫做财大气粗,说白了,他跟纪东,根本就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当然也就没办法理解纪东的做事方式。

    “恩,你去安排吧,记得小心一些。”任务下达完毕,纪东最后嘱咐了一声,便是示意对方可以去忙了,而后者也不迟疑,说话之间便是离开了密室。

    “想要见到青冥宗宗主,说来怕是并不容易,不过不管怎么说,我眼下既然发现了黑衣人势力的潜伏,并且针对性地做出了安排,倒也不怕那些黑衣人突然发难,也就是说,眼下的形势倒也没有我之前想的那般危急,至少一切都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

    等到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纪东的双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再一次认认真真地理顺了一下接下来的思路。

    之前由于事发突然,他不禁有些自乱阵脚,但此刻想来,黑衣人势力虽然把力量延伸到了青冥宗,但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他们貌似还处在潜伏当中,并没有发动什么大的阴谋。

    也许这些黑衣人势力会在将来的某一天突然发难,但在那之前,青冥宗至少还是安定的。

    “看来必须要加紧提升实力了啊,将来的情况谁也说不准,而我想要在今后保住性命,甚至是保护身边的亲人朋友的话,那么就必须要有足够强横的实力才行。”

    说到底,实力才是问题的关键,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虽然基本上足够自保,可天知道那些黑衣人势力的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力量,如果遇到超越天位境级别的强者的话,他恐怕连自保都要成问题,更别提保护别人了。

    “从法相境初期到法相境中期,这个过程虽然没有上一步那么困难,但貌似涉及到的方方面面也很多,却是同样急不来,眼下也只能是徐徐图之了。”

    幽幽一叹,他这会儿也不再去想那么多,说着便是盘膝坐好,干脆闭目养神起来。

    需要算计的事情有很多,不过眼下还是看看霍蛮那边的回馈如何,如果聚义党的那位天位境中期的长老愿意见自己的话,说不定从对方身上就能得到一些思路呢!

    就这样,他暂且抛开了一切,就这般静静地修炼起来,不过,几乎就是大半天左右的时间,他的修炼,便是被去而复返的霍蛮打断。

    “党主大人,属下前来复命了!”

    风风火火的来到纪东的密室当中,霍蛮的额头之上还残存着一些汗渍,显然,这大半天的时间,他恐怕没少卖力气。

    “霍师兄的效率够高的了,怎么样,情况如何?”见到霍蛮归来,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同时略显期待地询问道。

    “党主大人交代的事情,属下已经办妥,另外,属下也去见了那位余醇长老,并且把党主大人的意思段达了过去,那位余长老很愿意跟党主大人见面,说是党主大人随时都可以去他那里找他。”

    他口中的余醇长老,便是从聚义党走出去的那位天位境中期的长老,而事实上,在得知纪东想要跟自己见面之时,那位余醇长老简直就是开心不已,明显就是巴不得跟纪东多多交流呢!

    “很好,既然如此,我马上就去那位余长老那里走一趟,还请霍师兄为我带路。”

    得知那位天位境中期的长老大人愿意见自己,纪东也是心下一喜,直接便是站起身来,对着霍蛮吩咐道。

    “现在就去?好,那就现在去!”

    见到纪东既然这般心急,霍蛮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赶忙乖乖回道。说话之间,二人便是马上开动,直接离开了秦都党的总部,直奔青冥宗深处掠去。

    纪东还真的没怎么往青冥宗深处走过,看得出来,越是深入青冥宗,里面的环境就越好,天地属性之力也就越是浓郁,不过这会儿的纪东根本无心注意这些,很快,他便是在霍蛮的指引下,来到了余醇长老的灵峰之巅。

    作为青冥宗的超级强者,余醇长老虽然是从排名不高的聚义党当中走出来的,但他的实力并不比其他同级长老弱,所以,他的灵峰自然也是青冥宗当中最靠近中央位置的灵峰,周围的天地属性之力简直浓郁得吓人。

    纪东跟随霍蛮来到灵峰之巅,顿时,他不禁有种浑身毛孔都舒展开来的感觉,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并没有太过注意这些,因为就在他来到灵峰之巅时,他的注意力,便是不由自主地被头顶上方的悬浮神山吸引了过去。

    “原来这悬浮神山距离地面竟然有这么远,这还真是让人有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抬起头来,他刚好能够依稀看到悬浮神山的大致轮廓,还有那从悬浮神山之上倾泻而下的属性之力天河,不得不说,这等神迹一般的存在,越是靠近一些,给人的震撼感就越大。

    他心里清楚,青冥宗真正的超级强者,包括那位青冥宗的宗主大人,应该就是呆在这座悬浮神山之上,但可惜的是,他虽然知道那位宗主大人有可能就在这上面,但这会儿的他,却也只能是望山兴叹罢了。

    他能够感受得到,这座悬浮神山十分的诡异,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恐怕根本不可能飞得到上面,也许还没等他靠近,他就要被神山上面的手段轰下来了。

    “嘿嘿,党主大人好像也对这悬浮神山十分的向往啊!”就在纪东满脸感慨地盯着上空的神山看时,一旁的霍蛮不禁嘿然一笑,突然开口道。

    “就是觉得这真的很神奇,倒也谈不上向往。”

    听到霍蛮之言,纪东不禁嗤笑一声,一边将目光从悬浮神山上面收回,一边淡淡的回道。

    “党主大人也没什么好掩饰的,说起来,整个青冥宗的弟子,包括诸位长老,又有哪一个不是对上面向往不已?”

    听到纪东的回答,霍蛮显然有些不太相信,随后便是挑了挑眉毛道。

    悬浮神山就是青冥宗最神圣,也是最神秘的地方,谁都知道,一旦能够上到那里去,那可就真的是步入一个全新的世界了。

    可惜的是,青冥宗弟子无数,可无数年的时间下来,能够上到那上面的,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随你怎么说好了!”见到霍蛮的眼神,纪东倒也懒得解释,事实上,他真的对这悬浮神山没什么可向往的,因为他相信,终有一天,他会站得比这悬浮神山还要高,到时候需要抬头仰望的,说不定就是山上的那些人了。

    “走吧,估计余长老都该等急了!”微微一笑,他这会儿却也不再多言,说着便是直奔灵峰之巅的一座宫殿走了过去,而见此,霍蛮赶忙随后跟上。

    时间不长,二人便是来到了峰巅宫殿的大门前,而就在二人刚一出现在门前时,宫殿的大门便是自动打了开来。

    “刷!!!”殿门开启,一个半大老者的身形随后从宫殿深处飘然出现,正是这灵峰的主人,青冥宗长老余醇!

    “哈哈哈,欢迎云党主大驾光临!!”

    余醇的身形从宫殿深处飘然而出,几步间便是来到了纪东的面前,随后十分客气地对着纪东欢迎道,而看他的架势,明显不像是在欢迎一个晚辈,反倒是像在欢迎一个比自己身份更高的强者一样。

    “参见余长老,晚辈何德何能,居然劳烦长老大人亲自出迎,实在是惭愧惭愧。”

    眼看着余醇长老居然亲自迎接了出来,纪东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却是没想到对方会这么客气。不过段念一想,对方迎接的恐怕并不是他,而是他身上的丹药罢了。

    “哈哈哈,云党主年纪轻轻就能有此成就,将来势必也是长老堂的一员,只此一点,老夫就应该主动出迎。”

    听到纪东之言,余醇长老再次长笑一声,“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云党主里面请!”

    “长老请!!”微微一笑,纪东倒也不再多说,既然对方喜欢热情招待,他当然也是乐得如此,何况事实上,以他如今的实力来说,也着实有资格跟对方平起平坐了。

    “咳咳,余长老,党主大人,我就不随二位进去了,我在这里为二位守门。”这时,纪东一旁的霍蛮突然上前一步,对着二人笑着道。

    他不是那种不开眼之人,自然明白这会儿根本没有自己什么事儿,说的现实一些,他根本没有资格参与到这二位的谈话当中。

    “也好,那就劳烦霍师兄在此稍等,我和长老大人说说话就出来。”

    点了点头,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赞赏之色,这才跟随余醇长老一齐进了宫殿,把霍蛮丢在外面把风。

    时间不长,纪东便是在余醇长老的带领下来到了一间装饰华丽的大厅当中,整个大厅处处透着贵气,但却少了一股超级强者的居所应该有的大气磅礴,多了一丝暴发户式的低俗。

    进入大殿,二人分宾主落座,这才再次聊了起来。

    “之前听霍蛮说,云党主有事要找我咨询,不知云党主说的是什么事,如果本座知道的话,一定会很愿意为云党主解惑。”

    坐在主座之上,余醇长老略作沉吟,便是主动奔向正题,毫不拐弯抹角。

    “呵呵,上次跟余长老匆匆见过一面,但话都没说上几句,今日刚好有暇,就来跟长老大人多多交流一番,还望余长老不要嫌弃。”

    “哈哈哈,哪里哪里,云党主乃是整个青冥宗当中真正的年轻俊杰,能够跟云党主畅谈,根本就是我的荣幸才对。”

    “长老大人抬爱了。”听到余醇长老之言,纪东赶忙谦虚一笑,却是没想到对方今天居然弄得这般客气。

    “长老大人,既然长老大人没有把弟子当成外人来看,那么弟子有什么话也就直说了,实不相瞒,弟子今日前来,其实是想跟长老大人打探关于上面的一些事。”

    说着,他不禁伸手指了指上方,意思显然是十分的明显了。

    “上面的事?云党主对于上面的事很感兴趣?说起来,老夫虽然贵为青冥宗长老,可对上面的事都不是太过了解。”

    听到纪东开口,余醇长老顿时眉头一皱,十分自然地道。

    眼看着余醇长老的眉头几乎都要皱成了一个川字,纪东知道,这个老狐狸看来是要为难为难他了,十有九,对方就是在为其自己增加筹码。

    当然了,倒也并不排除对方真的对上面的事情不是很了解,但就算再怎么不了解,也应该不至于为难到这等地步就是。

    “余长老,其实弟子也并不是想打探什么秘辛,弟子就是想跟余长老打探一下,我要如何才能有机会见到我们青冥宗的宗主大人。”

    略作沉吟之后,纪东知道,他今日最好就是开门见山,别跟对方兜圈子,否则天知道对方还会弄出些什么反应来!

    “恩?云党主居然想要见宗主大人?”

    听到纪东之言,余醇长老顿时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想要打探的问题竟然是这个!

    “不瞒余长老,弟子一直都希望能够见到我们青冥宗的宗主大人一面,一来,弟子对宗主大人一直十分好奇,很想亲眼领略宗主大人的风采,二来,弟子其实也有一些事情想要跟宗主大人汇报,所以必须要见到宗主大人。”

    保险起见,他故意多说了一个借口来混淆视听,但对方是否会相信,那就不是他所能知道的事情了。

    “原来是这样………”听到纪东之言,余醇长老顿时露出一丝恍然之色,但眉头却是依旧紧紧地皱着,好像纪东的这个问题依旧是难倒他了一样。

    “云党主有所不知,我们青冥宗的宗主大人神龙见首不见尾,有时候可能一年半载就会露面,但有时候十年年可能都不会露面,所以,云党主想要见宗主大人,一个字,难哪!”

    深深的叹了口气,余醇长老的眉头虽然舒展了一些,但从他的语气就能听得出来,想要见到青冥宗宗主,好像真的不是一般的难。

    “连余长老也想不到办法么?对了,只要余长老能够想到办法的话,弟子一定为余长老备一份大礼表示感谢。”

    他这会儿还真是有些难以判断对方的话到底是真是假,到了这一刻,他只能是先把诚意亮出来才行了。

    “哈哈哈,云党主这就见外了。”等到听见了大礼两个字之时,余醇长老几乎是下意识地眼神一亮,很明显就是有些意动。

    不过这也不难理解,要知道,上一次见面,他和另外两个长老可是分别得到了一颗益寿丹,一下子多出了一甲子的寿命,在那之后,他就已经明白了纪东的底蕴是多么的丰厚,也正因如此,他适才才会亲自跑出来迎接纪东。

    “说真的,宗主大人基本上很少露面,想要见到他,真的太难太难了,别说是云党主,就算是我们这些长老级人物,其实也是一样的。”

    他这话说的并不假,算算时间,他好像又好久没有见到过那位宗主大人了,也不知道对方此时是否还在悬浮神山上面修行。

    悬浮神山只不过就是青冥宗高层的居住地罢了,事实上,未必青冥宗的高手就全都要呆在上面,有些超级强者外出游历冒险,根本就是稀松平常的事情,就算是青冥宗的那位宗主大人,也经常会外出游历的,有时候一走就是好长的时间。

    “还望长老能够替弟子想想主意,弟子真的必须要见到宗主大人。”

    见到余醇长老的表情,纪东看得出来,对方这应该不是装出来的,不过不管怎么样,他相信对方一定会比自己的主意多就是。

    “云党主还真是为难我啊,说真的,这也就是云党主,如果换成其他人来的话,老夫怕是早就已经送客了。”

    摇了摇头,余醇长老再次长叹一声,眉头也是又一次皱了起来。只不过,这一次皱眉,明显是在帮纪东想主意,并非是要继续为难纪东。

    这种涉及到青冥宗高层的问题,他一般是很少会参与的,毕竟,别看他们在那些普通弟子眼里很是超然,可在青冥宗真正的高层眼里,他们无非就是强一些的弟子罢了,如果不是因为纪东的手里有着大把大把的神丹妙药的话,他才不会费心费力地去思考这些呢!

    “说起来,放眼整个青冥宗当中,倒是有一个人,是可以主动去联系宗主大人的,这个人便是大长老,只不过,想要让大长老去联系宗主的话,前提是必须要有足够份量的理由,云党主可以想一想,你可是有能够说服大长老的理由,让他动用权利去联络宗主大人?”

    略作思忖,余醇长老便是真的想到了第一个主意,只不过,这个主意是否能够凑效,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实在是有些多。

    “原来大长老可以主动联系宗主?!!!”

    等到余醇长老的话音落下,纪东顿时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原来自己的那位对手,竟然就手握这等诱人的权利。他之前跟任雨晴聊天之时,对方都没有跟他提起过此事,看来这个女子恐怕并没有把他当成是朋友来看待。

    “这倒是一个好消息,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一个突破口…………”

    双眼微眯,他的眼神顿时开始闪亮起来,因为相比于之前的无从下手,眼下的他,神府当中不禁闪过了几个念头,虽然这些念头都不成熟,但若是他认真推敲的话,未必就不能想出一个可行的办法来。

    “大长老的确是一个突破口,不过云党主必须要做好心理准备,毕竟,想要见大长老一面,其实也并不容易的。”

    见到纪东闪亮的目光,余醇长老不禁微微一笑,对着纪东提醒道。

    “哈,再难见到,却也要比见宗主容易得多吧?”咧嘴一笑,纪东倒是不觉得见大长老有什么困难,事实上,只要他愿意的话,却是有太多的手段可以跟对方见面了。

    “长老大人可是还有其它主意?这第一个主意暂且保留。”神情稍正,纪东十分肃穆地问道。

    “其它主意么?倒也不是没有,只不过难度依旧大了一些………”

    嘴角一挑,余醇长老突然露出一丝笑容,这才欲言又止的开口道。

    在余醇长老说出第一个主意之时,纪东就知道,他这次绝对是找对人了,眼下听到对方居然还有其它主意,他知道,自己这一次就算是破费一些,却也完全的值了。

    “不知余长老的第二个主意是什么,还请长老大人明示。”面色一正,纪东不禁充满了期待地问道。

    “其实,宗主大人也不是永远都不现身,事实上,每当青冥宗当中有新的长老级强者,也就是天位境之人诞生之时,宗主大人也会现身出来,当着所有长老堂成员的面儿,宣布新长老的晋升,也就是说,只要云党主能够进入天位境的话,那么一切问题就全都迎刃而解了。”

    见到纪东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余醇长老略作沉吟,便是笑着开口道。

    “晋级天位境?这…………”

    闻言,纪东不由得面色一滞,却是没想到对方所谓的主意,居然会是这个。他虽然已经有着堪比天位境强者的力量,但距离晋级天位境,实在是差得太远太远了。

    话说回来,如果他能够晋级天位境的话,貌似也不用先现在这般犯愁了。

    “余长老还真是抬举弟子,天位境的境界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达到的,弟子想要晋级天位境,恐怕还有很远的路要走呢!”

    不是他对自己不自信,而是他距离天位境实在是有些遥远,眼下,实相境的境界就够他研究一阵子的了,而在实相境之上还有意相境,这些都需要一些时间来领会才行。

    “哈哈哈哈,云党主就不要谦虚了,云党主能够轻松灭掉千云党云门堂的段天成,那么自然说明云党主的修为已经进入到了法相境的巅峰,而云党主身后又有丹阵师高手相助,晋级天位境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余醇长老不禁嗤笑一声,随后便头头是道地分析道。

    在他心里,甚至是在青冥宗所有人的心里,纪东必然是意相境的强者了,否则的话,他不可能那么轻松就把段天成那等强者废掉。

    而意相境强者距离天位境,的确只是那么一步而已。也许对于绝大多数的意相境之人来说,晋级天位境的确是一件很不轻松的事情,可纪东毕竟有丹阵师强者暗中相助,成功率自然要比所有人都大上一些。

    “这个………弟子倒是希望自己能够早日晋级天位境,算了,弟子今后多加努力就是。”

    摇头一笑,纪东也懒得过多解释,直接随口应了一句道。

    “老夫相信云党主一定可以的。”听到纪东之言,余醇长老微微一笑,好像真的十分看好纪东一样。

    “云党主先别急,老夫的话还没说完呢,其实老夫要跟云党主说的是,云党主未必只有晋级天位境才能成为长老,事实上,青冥宗一直都有一条规矩,只要门下弟子能够为青冥宗做出巨大贡献,那么照样可以破例成为青冥宗长老。”

    这才是他想要跟纪东说的主意,他心里也明白,不管纪东有着怎样的资源,但想要晋级天位境,其实都不可能那么容易。

    不过,纪东既然跟丹阵宗之人那么熟,而且连益寿丹那样的神丹妙药都能弄得到,要说让纪东为青冥宗做出一些巨大贡献,好像未必就不可能。

    别的不说,如果纪东一下子为青冥宗贡献个百十颗的益寿丹,估计那位宗主大人一定能够给他个长老当当。只不过,益寿丹那么珍贵,他自然不相信纪东能够拿得出那么多来。

    “竟然还有这种事?!!”

    等到听了余醇长老这次的讲述,纪东顿时来了精神,一双眼睛几乎都要放出光来。

    他万万没想到,原来青冥宗还有这样的一条规矩,而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是一个大大的好消息!

    为青冥宗做出巨大贡献,虽然他还并不知道这个所谓的巨大贡献是如何衡量的,但他相信,只要自己认真研究一番,为青冥宗做出贡献还是不难的。

    至少,为青冥宗做巨大贡献,好像要比让他晋级天位境要容易得多。

    “云党主,我能想到的主意就只有这些,也不知道能不能帮到云党主,不过我相信,只要云党主多花费一些心思,终究能够见到宗主大人的。”

    见到纪东明亮的目光,对面的余醇长老同样是眼神一亮,这才似是无意地开口道。

    “余长老今日真的是帮了弟子大忙了,这份儿人情,弟子必将铭记于心,另外,我这里还有一颗益寿丹,还请长老大人收下,就当是弟子对您的一点儿孝敬。”

    听到余醇之言,纪东知道,对方这是在跟自己邀功了,不过说真的,对方这次的确是帮了他不小的忙,至少,眼下的他已经有了比较清晰的思路,不再像是之前那般毫无头绪了。

    “哈哈哈哈,云党主这是干嘛,老夫对云党主乃是真心实意地想要结交,云党主这不是见外了么?”

    见到纪东拿出来的益寿丹,余醇的身体都是微微颤抖了那么一下,随后便是放声长笑道,而虽然嘴上说着客气的话,但他根本没有推辞的意思,就差没有直接一把把丹药抢过来了。

    益寿丹这东西对他来说,那就是这个世上最最珍贵之物,毕竟,修为到了他这样的境界,想要更进一步实在是太难太难了,几乎每一层境界的提升,都需要大把大把的时间来积累和沉淀,而他们这样的人,最缺的就是时间。

    眼下又有了一颗益寿丹在身,他的寿命至少又能延长个三两年,而这三两年的时间,谁也想不到会发生怎样的事情。

    “弟子在青冥宗的朋友并不多,能够跟余长老相识,这本就是弟子的荣幸,这点儿小礼物,余长老切莫放在心上,今后弟子到丹阵宗弄到更好的东西,一定不会忘了长老大人就是。”

    见到余醇的表情,纪东哪里看不出对方的心思?只不过,区区一颗益寿丹,对他来说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拿来交换这么多有用的信息,简直就是再划算不过,何况这也是一种比较长远的投资,将来说不定就会有更多的收获的。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