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八十九章青冥宗5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秦都党发展到现在,的确需要几个天位境的长老在背后作为支撑,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从聚义党走出去的几个长老,完全可以担此重任。

    这个世界向来都是利益至上,虽说秦都党跟这几个天位境长老没什么关系,可纪东手里所掌握的资源,却是完全能够把聚义党的几个长老死死地吸引住。

    当然了,不止是这几个长老,事实上,就算是其他的长老知道纪东有这等底蕴之后,一样会站出来替他撑腰,毕竟,没有什么人会跟那么多的珍贵神丹过意不去。

    “余长老,弟子已经打扰多时,这就暂且告退了,今后有时间,弟子会再来拜会长老大人的。”

    想要了解的情况都已经了解得差不多,纪东这会儿却也不再逗留,说话之间便是站起身来,对着余醇告辞道。

    “哈哈哈,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云党主今后有暇,就常来老夫这里坐坐,老夫绝对随时欢迎。”朗声一笑,余醇显然是巴不得纪东经常来。

    “对了,提醒云党主一句,青冥宗的大党派,天子党和问天党,云党主最好不要去打他们的主意,至于其他党派,云党主倒是可以试着接触,说起来,如果云党主能够把这些个党派都理顺的话,那等动静,就算是惊动了宗主大人也说不定。”

    送纪东到了门口,余醇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迟疑之色,但最终还是笑着开口道。

    “恩?多谢余长老,弟子知道了。”

    听到余醇之言,纪东的脚步不禁微微一顿,眼底再次闪过一道亮芒,旋即便是感激地拱了拱手道。

    他听得出对方的意思,显然,对方所谓的理顺其他党派,应该就是在暗示他去征服其他党派,不难听出,除了天子党和问天党之外,这位余长老应该并不惧怕其它党派的背后之人。

    另外,对方让他去征服其他党派,这貌似也不失为接触青冥宗宗主的一个办法,如果他真的把青冥宗的这些党派都收编到秦都党当中的话,估计就算是青冥宗的宗主,也一定会被惊动吧!

    “好了,言尽于此,云党主好自为之,请!!”

    该说的不该说的,他这会儿都已经说了,原本,他其实并不想把征服其它党派的这一方法提醒给纪东,但纪东此番又给了他一颗益寿丹,冲着这份儿诚意,他也应该言无不尽。

    当然了,让纪东去征服其它党派,这里面无疑也有他的私心的,因为只有纪东不断去弄出一些事情来,才能够用得到他,也只有这样,他才有好处可拿。

    “弟子告辞!!”

    纪东却也不再多说,微微一笑之间,便是直接告辞而去。

    “真是一个大财主啊,折腾去吧,折腾的越欢,老夫才越有机会从中获得好处,只要不是招惹到那几个老家伙就好。”

    等到纪东离开,余醇的双眼不禁微微的眯了起来,心下暗暗思索着……………

    纪东并不知道余醇的心里都在想些什么,事实上,他这会儿也根本不关心这些,对于他来说,余醇等人只是他的一项资源罢了,这些人想要从他这里获得好处,那么就必须要有所付出,至于这些人想要算计他,恐怕还没那么容易。

    告别了余醇,纪东很快便是回到了秦都党当中,并且直接躲进了密室,认认真真地思考起接下来的行动来。

    “这一颗益寿丹倒是花得蛮值的,接下来就是要认真地思考一番,看看怎么才能尽快把那位宗主大人吸引出来。”

    余醇为他出的三个主意,第一个可以暂且放到一边,而第二个和第三个,他相信自己应该都能做得到。

    为青冥宗做巨大贡献,这个貌似并不难,事实上,就像是余醇想的那样,只要他拿出个百十枚的益寿丹,绝对就能让那位宗主大人现身出来,并且封他一个长老当当。

    只不过,他的丹药绝对不是那么用的,何况若是那位宗主大人追究起来的话,他后面怕也不好圆这个谎,毕竟,他可不是真的有丹阵宗的天丹阵师朋友在背后为他炼制神丹。

    至于收编其它党派,弄出足够大的动静来,这个说来也不是没可能,说起来,就算没有此番之事,他原本的计划也是要收编各大党派,让秦都党成为最大的党派的,只不过,收编各大党派不可能一蹴而就,却是需要一个过程才行。

    “此事还需要认真考量一番,反正眼下时间还有,那些黑衣人似乎也并没有急着行动,我大可深思熟虑之后再做决定,免得发生难以控制的情况。”

    坦白讲,对于跟青冥宗的那位宗主大人接触,他其实还是有一定的担忧的,毕竟,青冥宗的宗主究竟有多强大,恐怕是他根本就难以想象的,而在那等超级强者面前,现如今的他绝对是不够看。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心希望自己在去见那位宗主大人之前,能够将自己的实力再做突破,如果能够达到天位境的境界,那就基本上万无一失了。

    “一步一步地来吧,天位境倒是没必要去想,眼下最关键的是赶快突破到实相境的境界,等我的朱雀法相晋级实相境之后,神兽朱雀的力量就能更多的体现出来,说不定还能有些意想不到的手段,为我增加保命的本钱。”

    如今的朱雀法相只能为他单纯的增加力量,以及提供一些神兽朱雀最基本的能力罢了,可一旦晋级实相境,朱雀法相就能凝聚成神兽朱雀,到时候,神兽朱雀一族有什么本领,都可以通过实体的朱雀法相进行实施。

    纪东相信,神兽朱雀绝对不可能只是速度快些,操控火焰的能力强一些那么简单,再怎么说,那可都是先天五神兽之一的超级神兽!

    “是时候静下心来修炼一番了,实相境的境界,必须要快些达到才行!”

    青冥宗的形势也开始变得复杂,他不得不抓紧时间提升实力,以便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能够继续力挽狂澜下去。

    从虚像境到实相境,这个过程对于超能者来说属实比较麻烦。

    简单说来,从虚像境到实相境的过程,就是超能者本身与法相形成完美契合的过程,而这个过程不单需要超能者本身的实力过硬,还需要超能者真正意义上得到法相印记的承认,这种承认不单单是力量上的压制,更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认可和共鸣。

    就像江无崖,他的法相能力比较特殊,正因如此,他想要驾驭法相,并使得对方认可自己才会相当的困难,但最后,他的毅力和坚持最终得到了那特殊法相的承认,这才使得他一举成为了实相境高手。

    当然了,这其中,纪东起到的作用也不小,但对此,法相印记显然并不会知晓,只会将纪东的助力当成是江无崖本身力量的一部分。

    而对于纪东来说,他想要晋级实相境,那么就必须要得到朱雀印记的认可,虽然朱雀印记同样没有意识,但却有着先天神兽的骄傲和本能,纪东想要得到它的认可,绝对要比江无崖那法相困难得多…………

    密室当中,纪东已经修炼了将近两天的时间,这两天的时间里,他一直没有尝试去引动朱雀印记,因为他心里清楚,虽然朱雀印记没有意识,可一旦爆发,他届时所要承受的,却是神兽朱雀最本源的力量考验,至于考验的内容都是什么,恐怕没有人能够知道。

    要说优势也不是没有,至少,他可以随时都能感受到朱雀印记的存在,并且随时都能将其激发,而事实上,正常的虚像境超能者,是根本不可能主动去感受法相印记的,只有在机缘巧合之时,他们才会激发自己的法相印记,然后被动地开始契合的过程。

    这说来自然是精神力的优势,如果没有精神力的存在,他同样不可能会对法相印记了若指掌,那样的话,他届时想要冲击法相境中期,也就只能是乖乖等待契机,什么时候机缘到了,他才可以开始这个契合的过程。

    “眼下思路倒是还算清晰,不过,我要跟朱雀法相较劲,并且得到它的认可,这中间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经过了两天时间的理顺,纪东已经基本上理顺了自己的晋级之路,只不过,他心里清楚,他的朱雀法相并不是简单得到的,而是在跟朱雀神魂的斗智斗勇当中胜出得到的。

    这里面就有了一个问题,那就是在这朱雀印记当中,是否还有那朱雀神魂的手段留在其中,毕竟,朱雀神魂虽然没有战斗力,但灵魂手段绝对不会少,如果在他冲击实相境之时,对方的手段突然爆发的话,天知道会给他带来怎样的麻烦。

    “看来,我想要冲击实相境的话,就必须要冒这个险才行了,不管那朱雀神魂是否留了手段在法相印记当中,我最终都必须要面对。”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勇往直前,毕竟,他不可能因为可能存在的危险,就放弃提升自己的机会,那样的话,他这辈子也就基本到头了。

    “试一试吧,好像对我来说,就算再怎么拖下去也是没什么意义,既然如此,还不如尽早尝试,如果成功的话,我也好继续去领悟下面的境界,至于危险,我还真不信那朱雀神魂能够给我留下多大的麻烦!”

    在此之前,他的确想多多稳定一些时间,然后再去尝试冲击法相境中期的境界,可眼下发生了黑衣人事件,这让他有种迫不及待想要提升实力的冲动,说白了,他眼下根本等不及了。

    另外,朱雀神魂都已经消散在天地之间了,他还真不相信自己连对方留下来的手段都解决不了,要是真的解决不了的话,他也只能是认命了。

    “还是去青冥宗之外进行突破好了,如果真的能够成功的话,动静怕是不会太小,到时候免不得要有一番麻烦。”

    心里有了决定,他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他便是直接掠出密室,然后悄无声息地朝着青冥宗之外掠去,很快便是来到了一座人迹罕至的远古深山当中,然后找了一处荒废的凶兽洞穴停了下来。

    “这里环境不错,天地属性之力也颇为浓郁,而且又没有人打扰,倒是一处绝佳的冲级之地,接下来就看我的运气如何了啊!!”

    在山洞当中盘膝坐好,纪东简单的对洞口做了一番掩饰,旋即深吸一口气,这便开始了冲级的准备。

    距离晋级法相境,说来并没有多久,如果是一般的虚像境超能者,根本连法相印记的毛都感受不到,自然也就不可能连续冲级,但这在身据精神力的他面前,根本算不得是什么问题。

    宁心静气,他尽可能的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佳,尤其是自己的精神力,更是达到了最最完美的状态,以便应对随时有可能出现的变故。

    “朱雀印记,激活!!!!”

    某一刻,纪东的心思陡然一动,随后,他那庞大的精神力便是猛地朝着神府深处的某一个角落荡漾而去,刹那之间,庞大的精神力便是笼罩了一处看似毫无异样的地方,而那里,正是朱雀印记的藏身之处!

    “唳!!!!”

    随着庞大的精神力触碰到朱雀印记,一声嘹亮的鸟鸣声,陡然在纪东的神府深处荡漾开来,随后,一头被烈焰包裹的朱雀神鸟影像,便是出现在了纪东的神魂面前。

    这朱雀神鸟的影像气势滔天,似乎不把世间的一切放在眼里,而刚一出现,它便是猛地一闪,直接冲向了纪东的神魂。

    “噗!!!!”燃烧着烈焰的神鸟影像,就这般冲入到了纪东的神魂当中,而随着这神鸟的影响冲进神魂,纪东整个人都是身形一颤,脸色瞬间变得一片苍白。

    显然,这一刻的他,便是正式开始了与朱雀印记的博弈,而是否能够晋级法相境中期,想来很快就能见分晓了。

    “好恐怖的火焰,这就是朱雀印记对我的考验么?这是要燃烧我的神魂哪!!”

    纪东感觉自己似乎是陷入了无尽的火海当中,周围那熊熊燃烧的烈焰,就像是要焚尽属于他的一切,而时刻都保持着清醒的他心里清楚,这些火焰并不是在灼烧他的身体,而是在灼烧他的神魂!

    “麻烦了,这下真的麻烦了,如果是灼烧我的身体,那么凭借我五行超能者的能力,根本就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可燃烧我的神魂,我的五行之力根本什么忙都帮不上!”

    感受到自己的神魂之力正在被朱雀印记引燃,纪东简直就是大惊失色,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绝对是最最危险的时候,如果处理不好的话,他甚至有可能会因此而丢掉性命!

    “该死,怎么会是这种情况?这要让我如何应对?”

    神魂被熊熊烈焰焚烧,那等痛苦自然可想而知,不过,好在作为一个天丹阵师,他的精神力十分的强大,就算是再怎么痛苦,他也不至于承受不住。

    然而,不管他的神魂之力有多强,如果他一直找不到解决朱雀神火的办法的话,那么终究会有被焚烧殆尽的一刻,而那个时候,他就真的要死翘翘了。

    无疑,他这次冲级绝对是有些过于心急了,如果他能够多准备一些时日的话,说不定就会是另外的一番情景,但这个时候想这些显然已经没用,毕竟,他现在还没有让时光倒流的能力。

    “精神力,起!!”

    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去考虑那么多,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猛地将自己的精神力支撑起来,幻化出一层透明的精神力护罩,试图把熊熊的烈焰驱散出去。

    “嗤嗤嗤!!!”

    然而,就在他的精神力护罩刚刚出现之时,恐怖的烈焰便是微微一震,直接把这分离出来的精神力瞬间燃烧,没有丝毫的痕迹留下。

    “这………”

    感受到精神力护罩瞬间消失不见,纪东顿时面色更白,一来是被这朱雀神火吓的,二来则是神魂之力的消失,对他来说着实是一种难言的损伤。

    “怎么办?这可如何是好?难道真的要被这朱雀神火活活烧死么?!”

    这是他第一次遭遇这样的情况,说心里话,这一刻的他真的充满了无助,因为他实在不知道,自己究竟要怎么做,才能把这朱雀神火从神府当中驱散出去。

    “嗤嗤嗤!!!”

    熊熊的烈焰,似乎在点燃了神魂之力以后变得更加的旺盛了,这一刻,纪东感觉自己的神府当中到处都充斥着火焰,简直就是无处躲藏。

    “不行,我绝不能够坐以待毙,我还有好多的事情要做,还要等明月前来找我,甚至还要去寻找我的生身父母,所以,我绝对不能就这般死在这里!!”

    越是到了危险之时,他的心下就越是异常的冷静起来,因为他最是清楚,着急和抱怨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趁着他的神魂才刚刚被引燃,他还有时间考虑对策。

    “水克火,要灭了这些火焰,最好的办法就是用水的力量,不过这里的火焰并不是真实的火焰,想要用水的力量灭掉,根本就不太现实,除非我的五行之水能够变成跟这神魂之火同样的状态…………”

    思绪飞段,他的脑海深处顿时闪过一道灵光,却是敏锐地抓住了一些东西。

    “是了,既然这朱雀印记能够释放燃烧神魂的火焰,我为何不能把我的神魂之力变成同等状态的能量?换句话说,我既然是融五种五行之力于一身的全系五行超能者,为何我就不能把我的神魂之力也赋予五行的属性,开创出前所未有的五行神魂?”

    面色一亮,这一刻的他突然有了一些天马行空的想象,在他看来,他是世间从未出现过的神武双修之人,又是世所罕见的全系五行超能者,那么他完全可以独辟蹊径,把自己的神魂之力也赋予五行的特性,只要他的神魂变成五行神魂,那么朱雀印记幻化而成的火焰,当然也就不会再对他造成威胁。

    没有人规定过神魂之力不能拥有五行属性,虽然他也没听说过哪个丹阵师的神魂是有属性的,但那是因为那些丹阵师不是五行超能者,其他丹阵师做不到的事情,他未必也做不到。

    “赋予神魂五行属性,我要如何才能赋予神魂五行属性?”

    心下有了设想,他不禁马上开始思考起来,事实上,想要让神魂之力拥有五行属性,这对他来说同样是从未想过的事情,自然也就无从着手。

    “据说世间的一切都是由五行之力演化而来,是不是说,我的神魂之力也是由五行之力演化来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我若是重新把它们分解出来不就成了?”

    这个时候,任何的猜想都有可能救他一命,神魂之力正在不断减少,如果尽数被烧光,他就算是想要去胡乱猜想都不可能了。

    “对,就这么干!!!”

    猛地一咬牙,他这会儿也是病急乱投医了,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把自己的五行超能力调动起来,然后让这五种五行之力彼此进行渗透,朝着神魂之力的形态进行演变。

    把神魂之力直接分解成五种本源的五行魂力,他自然不可能一下子就做到,而眼下的他所要做的,就是利用自己的五行超能力进行倒推,只要他的五种五行之力能够演化出神魂之力的形态,那么他就可以把这个过程反过来,将自己的神魂之力分解成五行神魂!

    这种想法,他平时根本不可能会想到,但眼下情况危急,思维跳跃一些也是正常。

    “嗤嗤嗤!!!”

    神魂之力依旧在不断减少,而五种五行超能力则是相互不断融合,朝着神魂之力的状态无限接近着,几乎是每一个瞬间,五种五行超能力都会进行数十上百次的融合试验,但却总是距离跟神魂之力重合差了那么一丝。

    要知道,五行之力可以有无数种组合方式,这才形成了世间万物,也就是说,五行之力彼此融合的方式,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嗤嗤嗤!!!”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熊熊的烈焰,已经把纪东的神魂之力燃烧得只剩下那么一丝,而就在这时,纪东丹田当中的五行超能力突然微微一震,居然真的演化出了神魂之力的形态。

    “成功了?”

    眼看着自己的五行超能力真的演化出了神魂之力的形态,纪东的心神猛地一震,整个人瞬间变得激动起来。

    人在危急之时,智慧和力量简直就是无穷的,关键时刻,纪东终于把自己的五行超能力演化成神魂之力的形态,这若是换成平时,绝对不可能这么快做到。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也没时间去考虑那么多,因为这会儿,他的神魂之力几乎都要被燃烧殆尽,就差一点点,恐怕就要彻底的消失了。

    “成败在此一举,神魂之力,化作五行!给我开!!!”

    最后关头,纪东也顾不得其它,哪怕就算是失败,他也必须要做最后一搏,因为他真的不想就这般不明不白地死在这儿!

    “嗡!!!”

    五行之力演化神魂的过程瞬间反了过来,直接被他用在了自己的神魂之力上面,下一刻,仅存的神魂之力微微一震,随后,他的这些神魂之力便是猛地炸开,化作了一丝丝五彩的能量星光,飘荡在他的神府空间当中。

    “我………我还能思考?!!”

    随着神魂之力炸开,纪东感觉自己仿佛变成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存在状态,那种感觉,就像是每一点能量星光都有他的心神在里面一样,而在思考之时,这些能量星光之间居然还能彼此进行联系。

    “神魂之力,凝!!!”

    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对着这些五彩的神魂星光下达了指令,顿时,整个神府当中的能量星光便是瞬间融合,只不过,这一次的融合并不是尽数融为一体,而是每一种颜色各自为政,融合成了不同颜色的五个神魂!

    这五个神魂都是纪东本人的形态,只不过就是颜色不一样罢了,但每一个神魂都能思考,而且完全不会彼此影响,就像是完全独立一样。

    “成功了,我真的成功了!!!”

    眼看着神府当中的一个神魂变成了五种颜色的五个神魂,就连纪东自己都感觉到深深的震撼和难以置信,因为若是放在平时,他真的死都不会相信会有这种事的存在。

    “火焰神魂,该你大显身手了,给我吞!!!”

    五行神魂出现,纪东这时根本连震惊的时间都没有,动念之间,他便是把五个神魂当中的火焰神魂派了出来,直接张开大嘴对着周围的朱雀火焰一通猛吸。

    “嗤嗤嗤!!!”

    随着火焰神魂这般一吸,顿时,周围那些熊熊燃烧的烈焰直接被火焰神魂吸了进去,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所有的烈焰都被火焰神魂吞进了肚子里,而原本个头很小的火焰神魂,直接壮大了十倍不止!

    “好,好啊!!!”

    等到神府当中所有的烈焰尽数消失,纪东简直大喜过望,他能够感受到,那源自于朱雀印记带来的危险感觉,这会儿终于消失不见了。

    “嗡!!!轰!!!”

    就在这时,一股诡异的空间波动陡然在整个山洞当中当眼开来,紧接着,在他的头顶上方,一个虚幻的朱雀影像便是显现了出来,而随着这个朱雀影像出现,周围的天地属性之力猛地一颤,就像是倦鸟归巢一般,疯狂的朝着纪东的身体涌来。

    “嗤嗤嗤!!!!”

    随着大把大把的天地属性之力进入纪东的身体,同一时间,纪东头顶上方的朱雀影像也是开始了不断的凝实,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终于,一头浑身浴火的朱雀神鸟,便是完完整整地出现在了纪东的头顶上方,就像是一头真正的神兽朱雀一样!

    这个时候,纪东的身体也已经吞噬了大量的天地属性之力,一身能量波动要比之前高出了几倍不止,并且依旧随着天地属性之力的汇入而不断提升着。

    “嗡!!!”

    终于,在吞噬了无尽的天地属性之力之后,纪东最终停止了吞噬,双眼蓦地睁了开来,眼底尽是一片的五彩之色。

    “哈哈哈哈,好,好啊,法相境中期,我居然成功晋级了法相境中期!!哈哈哈哈!!!”

    睁开双眼,纪东顿时不由自主地放声长笑起来,这一刻,他简直有种做了一场meng的感觉,但这次的meng,绝对是一个恐怖的噩meng!

    “朱雀法相,我终于有了实体的朱雀法相!!!”

    笑声初歇,纪东的目光陡然看向了自己的头顶上方,那里,浑身浴火的朱雀法相正静静地悬浮在那里,浑身上下透着一股极其恐怖的威压,而他能够感受得到,朱雀法相逸散开来的能量波动,简直跟他本身的实力一般不二,活脱脱就是他的一个翻版。

    “火焰,收!!!”

    看着眼前的朱雀法相,纪东蓦地心思一动,顿时,朱雀法相身周的熊熊烈焰便是被它收回了身体当中。

    “鸣!”

    “唳!!!”

    见到朱雀法相收回了烈焰,纪东再次下达指令,顿时,朱雀法相便是仰起头来长鸣一声,声音在整个山洞当中回荡,简直就是震人心魄。

    “攻!!”见到朱雀法相完全随着自己的意愿行动,纪东再次下令,顿时,朱雀法相便是微微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山洞的洞壁近前,那等速度之快,就连他都没能看得清楚。

    “轰!!!”

    身形来到洞壁近前,朱雀法相只是简单的一挥翅膀,顿时,山洞的洞壁便是足足凹陷了几米,坚硬的石壁,居然就这般凭空蒸发了。

    “哈哈哈,好,好啊,这便是朱雀神兽的力量么?敢不敢再强大一些?”

    眼看着朱雀法相居然只是一挥翅膀,就把山洞的洞壁蒸发了几米深,纪东在震撼的同时,也是发自内心的兴奋起来。

    他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鸟枪换炮了,这朱雀法相的力量之强,简直就是骇人听闻,而这只不过就是最简单的手段罢了,事实上,此时的他已经掌握了好几种朱雀法相的手段,只不过,这些手段,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是绝对不会让朱雀法相施展的。

    “散!!!”

    动念之间,他直接对着朱雀法相下达了散开的指令,顿时,朱雀法相便是一下子化作了漫天的特殊能量,消散在了空气当中,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