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九十七章青冥宗5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幽静的密室当中,一个中年模样的男子静静地盘坐在矮榻之上,在他的身周,诡异的能量波动不断荡漾开来,使得整间密室都充斥着一股神秘感。

    “主人,陆长老他们回来了。”

    就在这时,略显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打破了密室当中的宁静。

    “恩?!”听到外面的声音,中年男子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双眼缓缓地睁了开来,“可是有什么差错么?”

    “是有些小意外,还是让陆长老他们亲自向主人汇报吧!”听到中年男子之言,门外的声音紧接着响起,语气明显有些不太正常。

    “让他们进来吧!”闻言,中年男子不禁挑了挑眼皮,说着便是一抬手,直接将密室的门打了开来。

    “刷刷刷…………”

    等到密室的房门开启,时间不长,三个半大老者外加一个年轻女子,便是从外面施施然走了进来。

    “参见大长老!!”

    “参见师尊!!!”

    来到密室当中,四人二话不说,第一时间便是对着矮榻之上的中年男子行礼道,而从他们的称呼不难听出,密室当中的中年男子,正是青冥宗的大长老。

    “雨晴,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意外。”

    大长老的目光在四人身上淡漠的扫过,最终将目光看向了自己的三弟子,语气颇为不善地道。

    “师尊,我们………我们失败了。”

    听到大长老问到自己,任雨晴顿时身形一颤,这才赶忙直起身来,略显紧张地回道。

    “失败了?三个天位境中期的长老,还有本座赐给你们的大阵,你居然告诉我失败了?”听到任雨晴的回答,大长老的眉头顿时紧紧地皱了起来,脸色简直阴沉得吓人。

    对于他来说,最近简直就是诸事不顺,先是在对付纪东之时没能成功,紧接着又冒出一个秦都党搅乱风雨,而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将秦都党除掉,眼前这几人居然告诉他失败了!这一刻,他真的有种杀人的冲动。

    “谁能告诉我为何会失败?”

    深吸一口气,大长老的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眼底闪烁着冰冷的寒芒,显然,如果眼前这几人给不出一个让他满意的答复,他这次绝对不会手软就是。

    “大长老息怒,并非属下等人无能,而是那个秦都党党主背后有高人守护,我等实在没有办法。”这时,陆坤长老猛地一咬牙,主动站出来解释道。

    “恩?高人守护?到底是怎么回事!说!”

    闻言,大长老的面色微微一滞,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他心里清楚,能够让陆坤长老等人说成是高人的,恐怕绝对非同小可。

    “大长老明鉴,属下等人奉命斩杀秦都党那个小家伙,原本虽然有些意外,但在方长老和万长老赶到之后,却是马上就要成功了,谁知道关键时刻,一个强大的丹阵师突然出现,随手就收去了大阵,我们几人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只能作罢。”

    “什么?你是说,你们此番遇到了丹阵师?你们可知道是什么级别的丹阵师?”

    听到陆坤的解释,大长老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变,情绪终于有所波动起来。坦白讲,他就怕陆坤等人会遇到这种情况,没想到最终还真是遇到了。

    “不瞒大长老,我等根本看不出那位丹阵师强者是什么级别,不过他身边还有一位守护者,那位守护者的气息,怕是未必会比大长老您弱。”

    听到大长老的继续询问,陆坤等人却是早有准备,赶忙心有余悸地回道。

    “你说什么?不比本座的气息弱?”

    等到听了陆坤长老这次的讲述,大长老直接从矮榻之上站了起来,脸色不断的变幻着。

    对于丹阵宗的丹阵师,他多少还是有所了解的,能够拥有大天位之境的守护者的,那绝对是丹阵宗当中真正的超级丹阵师强者,至少,那等级别的丹阵师绝对是他招惹不起的就是。

    他万万没想到,秦都党的背后,竟然会站着如此恐怖的存在。

    “你们可有看清那丹阵师的面容?或者是那个守护者的面容?”面色变幻数次,大长老这才继续追问道。

    “回大长老,那两位应该是不想显露真容,属下虽然极力去看,但最终也没能看清,也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手段。”

    陆坤长老的心理素质倒是十分过硬,说起谎话来根本就是脸不变色,看来,他应该是真的把自己带入到情境当中了。

    “对了,大长老,那个丹阵师强者还让属下等人带回了一封书信,说是要大长老亲自开启。”

    “书信?在哪里?”

    闻言,大长老不由得眼神一亮,略显急切地道。

    “在弟子这里。”听到大长老之言,任雨晴再次接过话茬,说着,她便是一抬手,取出了一封极其普通的书信来,恭敬地递到了大长老的面前。

    “给我!!!”见此,大长老也不迟疑,一抬手,便是将书信抓在了手里,然后迫不及待地将书信打开。

    “刷!!!”

    几乎就在他刚刚打开书信之时,一道光芒便是蓦地从书信上面闪掠而出,眨眼之间,众人的面前便是多出了一行金色的大字。

    “勿扰秦都党,否则后果自负?!!”

    金色的大字在空中一闪而逝,但在场的都是高手,自然看得十分的清晰,而等到金色大字消失之后,所有人的脸上都是闪过一丝震撼之色,久久难以平静。

    “这………这………”

    陆坤等人的脸上尽是写满了惊愕,显然,就算是他们也根本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他们之前拿到书信之时,还以为这就是一封普通的书信呢,却是没想到这里面居然还藏着如此手段,这一刻,他们对于纪东,简直越发的敬畏起来。

    “是天丹阵师以上的精神力手段!!!”

    大长老的脸色简直说不出的阴沉起来,因为他已经看出来,适才这封书信,正是超级丹阵师用精神力所书写,而能够书写这等书信的,至少也得是顶级的天丹阵师,甚至有可能是超越天丹阵师级别的存在!

    对于大长老来说,他的身份地位虽然非同凡响,但对于天丹阵师以上的丹阵师强者,他却是根本不敢轻易招惹。

    要知道,天丹阵师级别的丹阵师,本身的战斗力就已经十分恐怖,尤其是这等级别的丹阵师可以随手布置出强大的神阵,而一旦陷入丹阵师的神阵当中,就算是他都会难以应付。

    就像他之前拿给陆坤等人所用的十方困天阵,如果是由一个天丹阵师来运段的话,就算是他都根本别想逃离。

    另外,丹阵师强者的炼丹炼器手段摆在那里,一个天丹阵师级别的强者,绝对可以让无数的高手甘心任其驱使,更何况这等级别的强者身边还会有强大的守护者家族,那些变态一样的守护者,同样是他不愿意面对的。

    “该死,秦都党的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丹阵师在背后支持?”

    沉默良久,大长老这才狠狠地攥了攥拳头,满脸愤恨地低吼道。

    他这会儿并没有对陆坤等人的话有任何的怀疑,毕竟,适才的天丹阵师手段绝对是真的,如果陆坤等人说谎的话,却是根本不可能拿得出天丹阵师的手段。

    “师尊,我们要怎么办?那个秦都党的小子有丹阵宗做后盾,我们是否还要继续对他出手?”

    见到大长老不断的变幻神色,一旁,任雨晴咬了咬嘴唇,这才试探性地问道。

    “出手?人家背后的丹阵师都已经把警告送来了,如果那秦都党的小子有什么差池的话,我们如何抵挡一个超级丹阵师的怒火?”

    听到任雨晴之言,大长老不禁扬了扬手里的书信,面色极其复杂地道。

    他实在想不通,丹阵宗的人为何要把力量渗透到青冥宗来,而且还做得如此明目张胆,按道理来说,这根本就跟丹阵宗的理念有些相悖。

    只不过,手里的书信根本做不得假,他也无需怀疑纪东背后的丹阵师靠山,一时之间,他只觉得自己的大脑有些不够用,根本理不出一个顺畅的思路来。

    “你们四个先下去吧,记住,今夜所发生之事绝对不要向外人提起,另外,暂且不要去管秦都党之事了,那小子想怎么折腾,就暂且由他去好了,只要他不做得太过就好。”

    思绪良久,大长老的面色蓦地一正,对着面前的四人道。

    今日之事,他必须要认真的考虑一番才行,丹阵宗的面子,该给还是要给的,毕竟,如果得罪了丹阵宗,他的日子绝对会很不好过。

    至于秦都党,眼下倒也并未达到危及他根本利益的地步,他倒是可以放任一段时间。

    “遵命,属下告退!”

    “弟子告退!!”

    听到大长老下了逐客令,四人尽是神色一正,说着便是躬身一礼,然后乖乖地退了出去。

    “丹阵宗?天丹阵师?他们到底要搞什么名堂?”

    等到四人退下,大长老的脸上顿时露出惊疑不定之色,眼底深处更是充满了忧虑。没办法,丹阵宗向来都是所有宗门最为忌惮的势力,而且这个势力做事一直都不怎么遵循常理,这让很多宗门都颇为头疼。

    “大长老,此事要不要禀报宗主大人?毕竟,涉及到丹阵宗,这可不是小事。”就在这时,一道光芒微微闪过,一个妖异的年轻男子突然显现了出来,对着面色纠结的大长老道。

    “暂且不必,既然对方送来了书信,那么这个面子就必须要给,另外,宗主大人眼下到底在不在宗里都还说不好,也没必要什么事都跟他请示。”

    听到对方之言,大长老不由得摇了摇头,“此事暂且不提,就让秦都党继续折腾一阵子好了,对了,那个荀万山的弟子可有消息了?”

    相比于秦都党,他更加关心的,却是荀万山的弟子纪东,经过了上次之事,他总觉得纪东属实是一个不小的威胁,可这么多天过去了,他竟然一点儿关于纪东的消息都没有听到,这让他的心里一直不怎么安稳。

    “还没有,属下一直都有派人四处打探,不过那小子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根本无迹可寻。”

    说到纪东,妖异男子的眉头也是不禁皱了起来,他已经发动了外界的好多力量,可直到今日,却是依旧没有任何的消息传来。

    “继续找,那小子的发展潜力很大,若不除掉,恐怕迟早是个祸患。”闻言,大长老的眉头不禁皱的更紧了一些,同时朝着对方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可以退下了。

    “秦都党再怎么折腾,应该也不至于会对我有太大的影响,可若是让荀万山那弟子得势的话,我的前途必将会受到不小的影响。”

    他倒不相信丹阵宗会跟他作对,说的难听些,他根本没有让丹阵宗跟他作对的资格,但纪东就不同了,作为老对手的弟子,一旦纪东崛起,那是铁定会跟他对着干的,所以,无论如何,他都决不允许纪东成长起来。

    只是,他做meng都不会想到,眼下让他头疼不已的两个人,其实根本就是一个人,如果让他知道秦都党党主就是纪东的话,那么就算是拼着得罪丹阵宗,他也绝对会毫不客气地对纪东出手就是了…………

    天色渐渐亮了起来,青冥宗迎来了崭新的一天,一大早,前来加入秦都党的青冥宗弟子便是再次排起了长队,也不知道又有多少人是退了自己的党派段移到秦都党来的。

    秦都党的总部灵峰之巅,纪东站在崖壁之上,静静地看着周围的一切,脸上不禁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啧啧,看来那位大长老应该已经被我的书信震慑住了,这倒是一个好消息,接下来的时间,总算可以安安心心的继续壮大秦都党了啊!”

    他这次冒险使用了丹阵师手段,说来的确有些铤而走险,不过为了能够为秦都党争取更多的发展时间,他却是别无选择。

    另外,大长老虽然实力强横,但他相信,对方应该看不出那书信有什么不妥,毕竟,他的天丹阵师精神力并不是假的。

    在峰巅观察了一阵子之后,纪东便是回到了密室当中继续修炼起来。

    昨晚的行动已经完美落幕,眼下大长老收到他的书信,一定会有诸多忌惮,一时半会儿应该不敢继续找他的麻烦。

    另外,他把任雨晴等人派回了大长老身边,这样一来,大长老若是有什么动作的话,他也可以第一时间得到通知,也算是对大长老有了一个简单的监视。

    据他所知,大长老的亲信长老也就那么几个,如今他控制了其中三个,而且还是天位境中期的高手,这样的数量,可是着实不少了,何况还有任雨晴那个大长老的亲传弟子。

    “党主大人,属下有要事求见!!”

    日上三竿,纪东在密室当中的修炼已经渐入佳境,就在这时,江无崖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来,将他的修炼打断。

    “江师兄来了,进来说话吧!”听到江无崖的声音,纪东随手间将房门打开,对着门外的江无崖笑着招呼道。

    “党主大人,大事件,大事件啊!!”

    闪身进了密室,江无崖的脸色却是十分的怪异,满是急切地对着纪东道。

    “呵呵,什么事让江师兄急成这般模样,难道又有人打进来了么?”见到江无崖焦急的模样,纪东不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慢慢说。

    “不是有人打进来了,是有人要加入秦都党!!”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赶忙摇了摇头,这才喘了口气道。

    “有人要加入秦都党?那不是好事么,江师兄照单全收就是了。”闻言,纪东挑了挑眉毛,十分淡漠地道。

    “党主大人有所不知,这次来得人实在是太多了,党主大人还是随我出去看看吧,至于到底收还是不收,还请党主大人亲自定夺。”

    下意识地搓了搓手,江无崖说着就要带纪东出去亲自瞧一瞧,显然,这次的事情,已经不是他所能做得了主的了。

    “呵呵,江师兄稍安勿躁,我就不出去了,如果来的是七星党的几大堂主的话,江师兄就直接给他们登记造册吧,另外,他们这些人都归你来支配,不管他们的实力是否强过你,你都不必有任何的顾虑。”

    见到江无崖风风火火的模样,纪东再次摇头一笑,随后十分平静地对着对方吩咐道。

    他自然知道江无崖要让他出去看什么,说起来,他昨天夜里已经吩咐过七星党的那些人,今日午时之前,就全都脱离七星党,带人加入到秦都党当中来,算算时间,那些家伙应该也快到了。

    这次出手,他连丹阵师的身份威慑都用了出来,当然就要搞出一些大动静来,相反,如果他什么动作都没有的话,反倒显得秦都党底气不足了。

    他相信,只要他不把整个七星党都一口吞并,那么那位大长老应该不会出手干预,何况青冥宗弟子段投其它党派,貌似任何人都没有权利去干预。

    “这………这…………”

    等到听了纪东的吩咐,江无崖的身形不由得微微一颤,却是直接愣在了那里,半晌都没有动作。

    到了现在,他哪里还不明白,外面那些人的到来,纪东根本就是早就知道了,甚至于那些人之所以加入秦都党,恐怕也是纪东在背后做了什么!

    只是,纪东究竟如何让七星党的那么多高手全都加入到秦都党当中来的,他实在是没办法想象。

    据他了解,这次来到秦都党的,单单是七星党的堂主就有个之多,其中整整有五个还是意相境的超级高手,除此之外,还有五个七星党以前的堂主级人物,同样都是意相境的境界,这些人此番到来,全都带了大量的七星党成员,几乎都要赶上之前的聚义党了。

    “党主大人,你…………你………”

    惊愣半晌,江无崖依旧难以回过神来,他这会儿有太多太多的疑问,但又不知道该不该问,能不能问。

    “江师兄无须多问,我知道这次来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物,不过江师兄放心,我已经嘱咐过他们,他们都会乖乖听你的指挥的,江师兄就把他们当成是之前的聚义党之人一样,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

    嘴角一挑,纪东知道,江无崖这会儿必然有着诸多疑问,不过,他并不打算跟对方解释得太清楚,而且这里面的情况也的确没办法解释。

    “吁…………”

    闻言,江无崖深深的呼吸了几口,这才从震撼当中回过神来。

    “党主大人果然是深不可测,居然连七星党的堂主级人物都能降服,属下当真是心服口服!”他这会儿是真的彻底的被纪东折服了,要知道,那可是七星党的大堂主啊,试问,整个七星党的堂主又有多少?纪东这次居然一下子就挖来了个,而且还有原来的堂主级高手,这等手段,根本就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可以想象,这一下,七星党的实力恐怕要折损一大半。

    “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江师兄去安排吧,记住,不要顾忌他们的身份和实力,他们若是有谁敢不服从安排的,你就直接把他们赶出去,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跪下来求你的。”

    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再次挑眉一笑,就像是给了对方一柄尚方宝刀一样。

    “哈哈哈,好,既然党主大人这么说了,那属下这就前去安排,一定把他们全都安排得妥妥当当的,哈哈哈哈!!”

    纪东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江无崖哪里还会有什么问题?说着,他便是对着纪东一拱手,然后下去安排了。

    秦都党前一阵子刚刚收编了整个聚义党,他还正在发愁怎么能够让这些人快些忘掉原来的身份,而眼下有了七星党大量高手的加入,这个问题貌似就很好解决了。

    “差不多了啊,聚义党加上小半个七星党,如今的秦都党已经有了足够强大的号召力,待我再多多炼制一些湮灭丹、凝心丹出来,那么秦都党必将还会有一次疯狂的壮大过程。”

    等到江无崖离开,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笑容,随后便是闭上了双眼,继续安静的修炼起来。

    继聚义党被秦都党吞并之后,又一个重磅消息蓦地在青冥宗当中爆炸开来——七星党大堂主带领着数以万计的七星党成员,宣布脱离七星党,从此成为秦都党的一员!

    当这个消息在青冥宗传递来开之时,所有的党派尽是震动不已,谁也没有想到,秦都党才刚刚吞并了聚义党,竟然马上又把七星党的大堂口拉了过来,这对于各大党派来说,实在是难以想象的事情。

    七星党可不是聚义党,二者之间根本不存在着可比性,要知道,放眼之前的整个聚义党,却是连一个意相境的强者都没有,可七星党当中的意相境高手数量甚多,单单是这次加入秦都党的意相境高手,据说就整整有十个之多!

    最难以接受这个现实的,自然是七星党的其他高层了,他们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整个党派的力量就一下子损失了一小半,这对于七星党的打击,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

    当然了,其他党派也好不到哪里去,因为就在七星党大堂口宣布加入之后,各大党派当中,不少还想观望的弟子纷纷脱离原来的党派,开始疯狂的涌入秦都党,用他们的话来说,既然七星党的超级强者都加入秦都党了,他们还要犹豫什么?

    一时之间,整个秦都党的发展势头简直就是一时无两,而原本的秦都党高层,简直忙得不亦乐乎,脸上的笑容就没间断过。

    十个意相境高手,三个实相境高手,这样一股力量的加入,对于秦都党的力量壮大不言而喻,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在的秦都党,已经是名副其实的青冥宗第四大党派,甚至很多人更加相信,如今的秦都党,已经超越了七星党,力量仅次于天子党和问天党。

    至于到底是七星党更强一些,还是秦都党更狠一些,不同的人却是会有不同的看法,不过总的来说,秦都党在气势上已经彻底的压过了七星党…………

    对于外界所发生的一切,纪东并没有过多关注,这些天,他把自己关在了房间当中,一门心思的研究自己的修炼之事,收获倒也颇多。

    从虚像境到实相境,这个过程比较危险和复杂,但从实相境到意相境,这对他来说就要简单得多了。

    意相境最主要的一点,就是超能者的法相觉醒自己的思维意识,从而可以发挥出法相更多的力量和手段,这对于一般人来说当然同样不简单,毕竟,如何让法相觉醒意识,这里面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多得很,而且同样需要巨大的机缘。

    但对于拥有精神力的纪东来说,要如何让法相觉醒意识,这其实完全是一件有迹可循的事情,经过了差不多几天时间的研究,他如今已经有了一些灵感,只待找机会加以实践,应该不难完成这个过程。

    “党主大人,外面有人求见,不知党主大人是否要见一见?”

    这一日,就在纪东默默地修炼之时,门外突然传来了守门弟子的声音,将他的修炼打断。

    能够不经过通报就直接前来面见纪东的,整个秦都党也就江无崖和程子岳等几个前期之人,至于外人想要见纪东,那是必须要经过通传的。

    “有人要见我?是什么人?”

    听到守门弟子的禀报,纪东不禁收摄心神,对着外面询问道。他这段时间潜心修行,精神力自然没空注意外面,所以并不知道究竟是谁要见自己。

    “回党主大人,是………是七星党党主岳恒,他想要跟党主大人说几句话。”闻言,守门弟子不禁略作迟疑,这才语气怪异地禀报道。

    “恩?七星党党主岳恒?原来是这位大人物来了!”听到守门弟子之言,纪东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笑容。

    七星党党主岳恒,他之前在搜查七星党众人的记忆之时,倒是对此人有多了解,原本,他还以为对方早就应该来找他的,却是没想到对方竟然这般沉得住气,这么久了才来寻找自己。

    “啧啧,让他进来吧,记得不要怠慢。”沉吟片刻,纪东一摆手,便是把密室的门打了开来,同时对着门外的弟子吩咐道。

    “是,属下这就去叫他来。”闻言,守门弟子也不迟疑,说着便是退了下去,而时间不长,一个青年男子便是被他带了过来,直接让到了密室当中。

    “七星党党主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眼看着七星党党主岳恒从门外走来,纪东的脸上再次露出一丝笑容,说着便是从矮榻之上站了起来,悠悠的迎上一步。

    对于这位七星党党主岳恒,他虽然只是第一次亲眼见到,但对于此人的实力境界,脾气秉性,他都从那几个七星党堂主那里了解到一些,综合到一起,应该也算是颇为全面。

    “秦都党党主,真是久仰了啊!!”

    漫步走进密室,岳恒的目光第一时间看向了对面的纪东,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极其复杂的神色。

    这还是他第一次跟纪东面对面,之前的他只是听说纪东有多么的了得,而此刻见到,他真的丝毫感受不到纪东哪里了得,给他的感觉,貌似眼前的纪东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年轻人。

    然而,事到如今,如果他还把纪东当成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来对待的话,那他恐怕就真的不配做七星党党主了。

    “岳恒党主客气了,来者是客,岳恒党主请坐,咱们坐下来慢慢聊。”摇头一笑,纪东依旧面色淡漠,一抬手,他便是将桌案旁的椅子抽了出来,示意对方坐下说话。

    “不必了,我今天来就是想问问云党主,你到底对我七星党的诸位堂主做了什么,竟然让他们全都跑到了你的秦都党来,还望云党主能够给我一个明确的解释。”

    摆了摆手,岳恒这会儿哪里有心思坐下来跟纪东慢慢聊?面色一正,他便是直接表明了自己的来意,眼底不无威胁之色。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