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九十八章青冥宗6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对于此番前来秦都党寻找纪东,岳恒也是衡量许久才做出的决定。

    在此之前,他简直经历了人生中最最黑暗的几天时间。大堂主外加五大前任堂主突然加入秦都党,这绝对是他始料未及的,而更让他郁闷的是,当他就此事前去寻找陆坤长老之时,后者居然拒不接见,好像七星党之事已经跟其没有任何关系了一样。

    后来,他又去联系了任雨晴,后者倒是没有不见他,但给他的答复却是让他不要去再招惹秦都党,否则后果自负!这样的回答,简直就像是要把七星党抛弃一样。

    整整花了几天的时间,他这才把七星党剩下的众人安抚得差不多,但他心里清楚,如今的七星党人心已散,如果他不做些什么的话,那么七星党迟早要出大事。

    “呵呵,原来岳恒党主是来兴师问罪的。”听到岳恒之言,纪东微微一笑,却也并没有丝毫的不悦,“我能够理解岳恒党主此刻的心情,不过,七星党的诸位高手加入我秦都党,此事都是他们自愿的行为,岳恒党主现在跑来质问我,这好像有些不太妥当吧?”

    说着,他却是坐到了桌案一旁,自顾自地为自己倒了杯茶,悠然地喝了起来。

    “哼,云党主不必跟我说这些,我知道云党主手段非凡,不过你要知道,就算秦都党现在吸纳了我七星党诸多高手,但照样不是我七星党的对手,云党主最好认真考虑一番,莫要做出追悔莫及之事。”

    听到纪东之言,岳恒的脸色不禁微微一沉,语气也是越发的冰冷起来。他相信,纪东一定是对七星党的那些个堂主做了什么,否则的话,那些个堂主是不可能冒着天下之大不韪脱离七星党,段投秦都党当中的。

    “恩?岳恒党主这是在威胁我了?”

    等到岳恒这次的话音落下,纪东的眉头也是不由得皱了起来,脸色同样变得有些不太好看。

    他听得出来,岳恒这分明就是在告诉他,七星党的力量依旧强过秦都党,如果他不把七星党的几人放回去的话,那么七星党一定会有所行动。

    “随云党主怎么想,你可以把这当成是商量,当然也可以当成是威胁,怎么样,阁下给一个痛快话吧!”

    冷冷一笑,岳恒倒是并没有太过畏惧眼前的纪东,虽然纪东的实力很强,但他还不相信纪东敢公然对他出手,另外,他能够成为七星党的党主,那也绝对不是闹着玩的,纪东想要战胜他,恐怕还要有些困难。

    也许纪东的背后可能真的有人暗中支持,致使连大长老一系之人都有些忌惮,但他还真的不相信,七星党跟秦都党之间正常斗法,那些超级强者会厚颜无耻地加入进来。

    “岳恒党主想听痛快话是么?那好,我告诉你,七星党之人自愿加入我秦都党,我是绝对不会把人拒之门外的,不知道我的这个回答,岳党主可还满意?”

    嘴角一挑,纪东这会儿也是有些来了兴致,他突然发现,眼前这位七星党的党主还真是自信心爆棚,看来,对方怕是还没有看清眼前的形势。

    “好,很好,既然阁下把话说得这么满,那咱们就走着瞧,希望你能够玩得起!!”

    听到纪东明显没有把七星党放在眼里的言论,岳恒知道,他想要用七星党的名头压制对方恐怕很难办到了,既然如此,七星党与秦都党之间的交锋,恐怕已经在所难免。

    话音落下,他便是狠狠地瞪了纪东一眼,就要段身离去。

    “岳恒党主且慢!!”然而,还不待对方走出密室,纪东的声音便是再次响了起来,说话之间,他却是蓦地一抬手,直接把密室的门关了起来,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哼,怎么,云党主是要改变主意了么?现在改变主意,倒也还来得及。”听到纪东开口阻拦自己离开,岳恒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这才段过身来冷笑着道。

    “改变主意?亏你想得出来。”闻言,纪东顿时嗤笑一声,眼底尽是一片的揶揄之色,“我不知道岳恒党主想要做些什么,不过说真的,眼下秦都党才刚刚稳定,我并不希望七星党进行破坏。”

    秦都党能够有今天并不容易,他心里也清楚,如果七星党真的跟秦都党全面交战的话,那么现在的秦都党,恐怕还真的不是对手,所以,他并不希望见到那样的场景出现。

    “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纪东之言,岳恒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滞,却是突然间有种不太好的预感,说着,他便是暗暗运段起自己的力量,小心翼翼地防备起来。

    “岳党主还不明白么?那我就直说好了,我希望岳恒党主能够跟我合作,从今以后为我秦都党做事,不要再想着跟我秦都党为敌。”

    摇了摇头,纪东的眼底深处不禁闪过一丝坚决之色,显然是在心底做出了某种决定。

    “跟你合作?为秦都党做事?”神情一紧,岳恒心底那种不好的预感,却是突然变得越发的清晰起来。

    “想要让我跟你合作?做meng!!!”猛地一咬牙,他这个时候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刚猛的一拳直奔密室的门轰了出去,竟是要破门而出,逃离这个是非之地。

    “啧啧,现在才反应过来,恐怕有些迟了啊!!”

    眼看着岳恒想要逃离,纪东的嘴角不禁微微一挑,说着便是身形一闪,瞬间就已经来到了密室的门前。

    “刷!!!”身形站定,他只是随意的一挥手,顿时,岳恒轰出的这一拳便是被他随手化解,与此同时,他的手掌微微一震,直接对着岳恒一把抓了过去。

    “刷!!!”

    伴随着一道光影闪过,岳恒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是已经被纪东提着脖颈抓在了手里,浑身的力量更是被一股恐怖至极的超能力直接封锁,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密室当中,纪东就这般单手抓着岳恒的脖颈,一脸笑容地看着对方,眼底尽是一片的淡漠之色,而在他的手里,岳恒此刻双眼圆睁,整个人都像是见了鬼一样,完全不敢相信自己此刻所经历的一切。

    “不………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岳恒这个时候就像是meng魇了一样,他的思维很清晰,可清晰的思维跟禁锢的身躯,此刻却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他能够感受到,这个时候,一股恐怖至极的力量从纪东的手上传开,蔓延到了他的全身上下,这一刻,他感觉自己就像是在面对着一个天位境的超级强者一样,根本连丝毫的反抗之力都没有!

    “怎么样,岳党主,你现在可是还有什么话要说么?”见到岳恒难以置信的看着自己,纪东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满是轻蔑地道。

    正所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说起来,他之前其实就有想过把七星党党主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可他就算实力再强,也总不能明目张胆地直接杀到七星党总部,然后把对方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吧?

    然而,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位七星党的党主大人居然真的主动送上了门来,而既然对方主动送上门来了,他若是再不有所行动的话,实在是有些对不住这么好的机会。

    “你…………你怎么会这么强?天位境,你是天位境的境界?”

    深吸一口气,岳恒这个时候几乎可以肯定,纪东绝对不是意相境的修为,因为他甚至能够感觉到,纪东此刻所表现出来的力量,恐怕连陆坤长老那等中天位之境的强者都要逊色不少,也就是说,纪东恐怕至少也是中天位巅峰的强者!

    这样的发现,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而更让他胆颤心惊的是,就在刚刚,他居然还大言不惭地威胁纪东,这简直就跟找死没什么区别。

    “天位境?呵呵,我可不是什么天位境高手,不过总的来说对付你还是绰绰有余的。”听到对方的低吼,纪东摇头一笑,“好了,你不是想知道七星党的那些人为何会段投秦都党么?我现在就告诉你。”

    说着,他蓦地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颗丹丸来,然后毫不客气地塞到了对方的嘴里,并且用超能力力直接帮对方消化开来。

    “呜!!!”

    眼看着纪东把一颗不知名的丹药塞到了自己的嘴里,岳恒顿时大惊失色,脸色瞬间变得苍白无比。他当然明白,纪东这个时候喂他吃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是灵丹妙药就是了。

    “刷!!嘭!!!”

    喂对方吃下了自己的丹药,纪东却也不再继续禁锢对方,一抬手,便是将其丢到了地上,就像是在丢垃圾一样。

    “咳咳咳…………”

    没有了纪东的力量禁锢,岳恒不受控制的大声咳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因为丹药的缘故,还是纪东适才太过用力了。

    “你………你给我吃了什么?!!”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岳恒一边努力去感知身体当中的异种能量,一边对着纪东质问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毒药了!”闻言,纪东倒也不隐瞒,“这是我的那位天丹阵师朋友特地为我炼制的,你跟其他人一样,现在都已经中了毒,每年都需要服用临时解药来压制毒性,否则必将浑身溃烂,超能力消散而死。”

    “什么?你………你…………”

    听到纪东的讲解,岳恒本就苍白无比的脸色,瞬间变得越发的苍白起来,半晌都是回不过神来。

    他感知了半晌,但却根本感知不到丹药的力量在哪里,显然,这绝对是一种十分古怪的丹药,而如果他没有听错的话,纪东适才好像在说,这丹药竟然是一位天丹阵师级别的炼丹师专门炼制的,可想而知这丹药究竟会有多么的恐怖。

    “岳恒党主,我这也是迫不得已,谁让我的秦都党眼下还经不起折腾,可你又偏偏要选择跟秦都党开战,所以我也只能是出此下策了。”

    幽幽一叹,纪东再次自顾自地坐回到了桌案旁,满是无奈地感慨道。

    “你…………”闻言,岳恒的面色变了又变,显然对纪东这样的说法并不怎么相信。

    “把解药给我,我承诺绝对不会再跟秦都党作对,甚至还可以协助秦都党做事,另外,之前是我一时鲁莽,还望云党主莫要见怪。”

    毕竟是见过大场面之人,很快,岳恒便是已经镇定了下来,随后一脸真挚的对着纪东道歉和承诺道。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事到如今,他除了服软之外,却是再也没有了其它办法可想,而到了这会儿,他也隐隐有些明白,为何连大长老一系之人,都不太愿意继续对纪东出手了。

    “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地跟我合作,你的毒,我迟早会帮你解的,但绝对不是现在。”

    听到岳恒这么快就承认错误,纪东对于这位的能屈能伸倒是颇为佩服,不过不管怎么样,他既然已经出手,就当然不可能半途而废就是了。

    “你……………”

    得到纪东的回答,岳恒虽然心下愤怒,但却对这样的结果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他也明白,纪东若是那么容易就帮他解了毒的话,那就真的有问题了。

    “哎,罢了罢了,这次算我倒霉,不过栽在云党主的手里,我岳恒心服口服。”

    良久,他最终只能是长叹一声,似乎是彻底的认命了。

    纪东隐藏的实力,恐怕连长老堂的多数长老都未必比得上,他输给纪东,属实是再合理不过的事情,要怪,也只能怪他太过鲁莽,不应该傻乎乎的跑来威胁纪东。

    “啧啧,服不服我倒也无所谓,你只需要记住,从今以后,我安排给你的任务,你必须要认真完成,否则的话,就算是天神下凡也救不了你,现在,我说你听,希望你的记忆力不要太差。”

    冷冷一笑,纪东这个时候也不再跟对方继续纠缠,说着便是开始为对方分配起了任务来。

    纪东并没有留岳恒做客,在交代了对方一番之后,他便是直接将其打发了回去。

    坦白讲,这次用丹药控制岳恒,说来的确是无奈之举,而不止是对岳恒,就算对陆坤等人其实也一样,说到底,这都并不是他所希望用的手段,毕竟,用毒控制他人,怎么说也不是什么光彩之事。

    不过话说回来,眼下他所面对的形势就是如此,他根本就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另外,黑衣人的存在也是一个巨大的威胁,他并不希望青冥宗的自己人还要继续相互搏杀,到时候让那些黑衣人捡了便宜。

    “七星党的问题算是从根本上解决了,看来接下来的时间,我却是要开始着手炼丹了啊!”

    有了七星党党主岳恒的加入,七星党自然不可能再给秦都党找麻烦,相反,今后的七星党,一定会处处为秦都党开绿灯,必要的时候甚至可以为秦都党保驾护航,说白了,如今的七星党,也可以算是秦都党的一部分了吧!

    “稳妥起见,我最好是把所有党派的负责人全都控制在我自己的手里,那样的话,我就能更好的粉碎黑衣人的阴谋,到时候,就算我不把此事上报给宗主大人,却是依旧可以阻止黑衣人为非作歹,这说来也不失为一个选择。”

    在控制了岳恒之后,他不禁受到了一些启发,他突然感觉到,如果他能够把青冥宗各大党派的负责人都控制起来的话,这的确不失为一个保护青冥宗利益的好办法。

    现在想想,其实就算是青冥宗宗主过问黑衣人之事,也未必就能比他做得好,毕竟,那位宗主大人就算再怎么厉害,也没有精神力这等作弊一样的手段,到时候若是打草惊蛇,反倒会适得其反。

    而如果他暗中掌控了各大党派,然后顺藤摸瓜找出隐藏在各大党派当中的黑衣人组织,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至少,他的精神力可以分辨出谁是好人,谁又是被控制的傀儡。

    “此事并非全然不可行,看来等我把自己的实力更进一步之后,倒是不防顺着这个思路试一试。”

    控制各大党派的党主并非难事,只要他仔细研究计划,这对他来说未必就会有多难,但问题是,如果他控制太多人的话,将来一旦被青冥宗的高层知晓,对他来说也绝对是个不小的麻烦。

    所以,此事是否真的要执行,恐怕还要多家考虑,却是万万不可鲁莽行事。

    “来人!!!”

    将各种想法暂且抛到了一边,纪东陡然间吐气开声,对着门外喊道。

    “党主大人有何吩咐?!”随着纪东一声令下,马上有外面守门的弟子来到门前,对着纪东恭声问道。

    “传我的命令,三日之后,让各位师兄带着秦都党所有成员搜集上交的灵草前来见我,三日之后,我就要带着灵草去丹阵宗了!”

    “是,属下这就前去传讯!!!”闻言,守门弟子二话不说,身形一震之间,便是闪身朝着外面掠去,前去通知江无崖等秦都党的高层去了。

    搜集灵草换神丹的消息已经发布了好多天,他相信,这会儿一定会有好多人都已经把炼材集齐了,而那么多的弟子,天知道能够搜集多少的天材地宝送上来,这一次,他不单可以炼制好多的湮灭丹和凝心丹出来,估计还能炼制出不少其它的丹药来。

    随着精神力晋级天丹阵师,并且神魂一分为五,很多之前的他看都看不太懂的丹方已经一一解封,他相信,这次炼丹过后,他身上能够拿得出手的宝贝,应该绝对不止益寿丹一种,而那个时候,他想做什么应该能够更加顺利一些。

    心里想着,他便是再次悠悠的开始了修炼,继续为冲击意相境的境界做准备。

    他对于自己即将冲击的意相境之境倒是颇为自信,最主要的是,即便冲击失败了,他也不至于会经历太大的风险,大不了今后继续尝试就是了。

    很快,三天的时间便是匆匆而过,而在这三天的时间里,秦都党招收新成员的脚步一刻都不曾停止,现在的秦都党,真的已经十分强横,至少那些个排名靠后的党派,已经彻底不可能在秦都党面前耀武扬威。

    三天过后,秦都党的诸多法相境强者齐聚一堂,每个人都是带来了大把大把的天材地宝,然后纷纷上交到了纪东的手里。

    在吸纳了聚义党和七星党之后,秦都党当中的法相境强者,数量已经颇为可观,而每个人拿出一些天材地宝来,加到一起之后,着实是一个十分恐怖的数字。

    纪东之前分发下去的灵草清单各不相同,如果是比较罕见的天材地宝,收集数量就可以少一些,而若是比较常见的天材地宝,需要的数量就要多一些,不同层次的弟子,可以根据自身能力,选择不同的清单进行搜集。

    在经过了整整半个时辰的统计和整理之后,纪东已经彻底被此番收集上来的灵草吓到了,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这次所得到的灵草,根本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贡献这些灵草的弟子全都清清楚楚的登记在册,纪东大致扫了一眼,这次完成了灵草收集任务的弟子,怕是足足有几千人!

    也就是说,他这次开炉炼丹,恐怕至少也要炼制上千枚的湮灭丹或者凝心丹铂金丹出来,这对他来说,却也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不过,他倒是并不畏惧这样的挑战,相反,他真的很希望能够有更多的秦都党成员完成灵草收集任务,这样一来,他既能得到丰富的灵草资源,又能多发出一些湮灭丹,使得秦都党的名声继续壮大,可谓是一举两得。

    聚会结束,纪东把守护秦都党的任务安排到了江无崖以及刚刚加入没多久的七星党一众高手的身上,随后,他便是带着所有的灵草资源,踏上了前去炼丹的旅程。

    这一次离开,恐怕要在外停留一段时间了,他相信,等他再次归来之时,无论是秦都党还是青冥宗,必然都会有一个崭新的气象。

    这里是一座巨大的地下宫殿,整座地下宫殿宽敞明亮,浓郁的火系能量充斥着每一个角落,就像是一处尘封的远古世界一样。

    某一刻,一道光芒蓦地亮起,随后,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便是不知从何处进入到了这座地下宫殿当中。

    “吁,想不到这么短的时间,这里的火焰能量竟然又积累了这么多,看来这座地下宫殿果然非同一般。”

    来到地宫当中,纪东深深的呼吸了一口地下宫殿当中特有的火之能量,满脸赞叹地道。

    这里不是别的地方,正是朱雀神魂当初带他来过的那座神兽朱雀的地宫,此番离开青冥宗,他直接便是把目标选在了这里,作为他接下来一段时间的活动之地。

    “嘿嘿,这里的火之力如此旺盛,而且又绝对不会有人前来打扰,当真是一处安心炼丹的绝佳之地,这一次,我可以放心大胆地炼上一阵子了啊!”

    他这次要炼制的丹药数量庞大,根本不是十天天就能炼制完成的,如果是随便在外面找一处地方的话,天知道会不会被人发现和打扰。但这里就不同了,这座朱雀地宫除了他之外,根本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而就算知道,貌似也不可能有人进得来。

    “炼丹之事倒也不急,接下来的时间,还是让我先印证一下我之前的推测吧!”面色稍正,他倒也并没有急着开炉炼丹,而是身形一闪,直接来到了宫殿深处,在宫殿深处的一座火焰洞窟近前站定下来。

    “呼呼呼…………”

    靠近火焰洞窟,里面那恐怖的地火能量不断的冲击着他,不过对于身据五行之力,并且觉醒了朱雀法相的他来说,这些逸散开来的地火能量当然不可能对他造成丝毫的影响,反倒让他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地火之力,这应该是这个世间最纯正的火焰能量了,也不知道这样的火焰能量,是否能够让我的朱雀法相更进一步,达到意相境的境界。”

    顺着地火洞窟向下看去,深不见底的火洞简直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而下面那恐怖的高温,恐怕就算是天位境强者来了,也只能是远远地躲避开来。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先试试再说吧!!”

    双眼微眯,他的眼底蓦地闪过一丝坚定之色,随后,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朝着火焰洞窟下方跳了下去。

    此番离开青冥宗,他最主要的目标就是炼制丹药,不过,除了炼丹之外,他还想对意相境的境界进行一番冲刺,而眼前的这座火焰洞窟,正是他挑选的冲级之地。

    他之前就已经了解到,整片火焰之地当中,眼前这座火焰洞窟绝对是地或能量最最浓郁精纯的地方,否则的话,当初那朱雀神魂也不会把自己的朱雀卵丢入这座火洞当中去孵化了。

    “好恐怖的温度,幸亏我觉醒了朱雀法相,否则的话,就算我有火之力在身,恐怕也很难承受这里的高温吧!”

    一边朝着地火洞窟下方下沉,纪东的心里不禁一阵阵的感到震撼,他能够感觉到,眼下这座地火洞窟的温度实在是太高太高了,估计整个世间,也就只有朱雀神兽那等火焰精灵才能享受这样的温度。

    当然了,觉醒了朱雀法相的他,无疑是一个例外。

    “呼呼呼!!!”

    越是向下,地火的温度就越是恐怖,也不知道下潜了多久的时间,终于,纪东的眼前出现了一片流动的火海,他知道,这应该就是这个世界真正的地火核心了!

    “差不多了啊,再往下的话,恐怕就不是现在的我所能承受的了。”见到下方流动的火海,纪东知道,自己不能继续向下了,因为就算他觉醒了朱雀法相,恐怕也未必就能承受地火的高温。

    “朱雀法相,凝!!!”

    身形在火海上方悬空而立,他的心思微微一动,随后,一只浑身浴火的朱雀神鸟便是在他的头顶上方凝聚成形,静静地悬浮在那里。

    可惜的是,虽然这朱雀神鸟的威势十分的恐怖,但总的来说却是少了一分灵动,说到底,实相境的朱雀法相,无非就是徒有朱雀神兽之形罢了,根本没有朱雀神兽应该有的灵性。

    纪东知道,只有晋级了意相境,朱雀法相才能真正觉醒意识,到了那个时候,朱雀法相才能算是真正的朱雀神兽,成为他最强有力的帮手。

    “去!!”

    等到朱雀法相凝聚成形,纪东蓦地心思一动,随后,朱雀法相便是微微一沉,猛地朝着下方的火海冲了下去。

    “噗!!!”

    一声闷响,朱雀法相直接沉入地火当中,并且在流动的地火当中悬停下来,开始吸收起了周围那恐怖的地火之力。

    与此同时,纪东就这般静静地悬空坐在地火上方,与火海之下的朱雀法相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控制着朱雀法相去吞噬地火当中的火之力。

    这便是他之前所推测出来的朱雀法相晋级之法,在他看来,朱雀神兽作为火焰的主宰,最能刺激它的,当然也就只有火焰。

    神兽朱雀浴火而生,说白了就是火焰的化身,正是火焰的酝酿,才诞生了朱雀神兽这一特殊的存在,而他现在让朱雀法相回归火焰当中,就是要让火焰重新赋予它灵魂意识,至于最后是否能够成功,这个他倒是不敢保证。

    说到底,这都只是他推测出来的结论,不过就算不能成功,对他来说也并没有什么损失,充其量就是浪费一些时间罢了。

    “嗤嗤嗤!!!!”

    随着朱雀法相进入火海当中,纪东能够感受到,整片地火海洋,仿佛都在一瞬间的工夫变得有些动荡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一片死水被丢入一条游鱼一样。

    “很好,看来我的推测并非凭空臆想,是成是败,就交给命运来决定吧!!”

    感受到地下火海反馈回来的信息,纪东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心下越发的期待起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