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五百九十九章青冥宗6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时间流段,眨眼之间,整整七天的时间便是悄然溜走。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七天的时间,纪东一直都这般静静地盘坐在地火上方,控制着自己的朱雀法相吞噬周围的火焰之力,同时细细的感悟着地火传递回来的信息反馈。

    在这七天的时间里,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朱雀法相明显跟周围的火焰越来越亲近,那种感觉,就像是离家多时的孩子回到了家中,慢慢得到家人的接纳,重新融入了这个大家庭一样。

    如此情形,着实让他欣喜不已,他相信,只要让朱雀法相一直跟周围的火焰彼此融合下去,那么终有一天,他的朱雀法相一定会觉醒意识,成为一头真正的神兽朱雀,拥有神兽朱雀的一切能力。

    然而,让他感到郁闷的是,自己的朱雀法相虽然在慢慢变得拥有灵性,可若是按照这等速度进行下去的话,他想要晋级意相境,恐怕至少也得几年的时间。

    也就是说,虽然他的推测是对的,但其中的局限性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不行,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看来,是时候尝试做些什么了!”

    感受到眼前这等情况,纪东知道,他必须要想办法把这个过程加快才行了,毕竟,他可不想在这里修炼几年时间,等几年之后再出去的话,恐怕外面早就变天了。

    “再怎么说,我都是一个丹阵师强者,如果连这样的问题都解决不了,那我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丹阵师的手段?火焰神魂,给我出来!!!”

    猛地一咬牙,他这个时候显然也是拼了,心思一动之间,原本在他神府当中的火焰神魂,便是被他直接释放到了身体之外。

    神魂离体,这是只有天丹阵师以上的丹阵师强者才能做到的事情,不过,哪怕是天丹阵师级别的强者,也根本不敢轻易让神魂离体。

    因为一旦神魂离体,并且遭受外界的破坏的话,那么丹阵师的精神力就会遭到重创,到时候很难进行恢复,可谓危险性极高。

    不过,纪东如今有五大神魂,就算是火焰神魂受到损伤,他的另外四大神魂也完全可以支撑,另外,这里可是神兽朱雀的地宫深处,他倒也不相信有人会跑到这里来攻击他的神魂。

    “去!!!”

    随着火焰神魂离开神府,纪东随即心思一动,随后,火焰神魂便是猛地下到了火海当中,并且直接融入到了朱雀法相当中。

    “嗡!!!!”

    随着火焰神魂与朱雀法相融为一体,刹那之间,整片地下火海都是一下子沸腾起来,纪东能够感受到,这片地下火海当中,似乎在这一瞬间多了好多不一样的东西,并且不受控制的被他的朱雀法相吸引了过来。

    “这是…………”眼神一亮,纪东知道,他期待的变化真的出现了。

    他能够感受到,随着自己的火焰神魂与朱雀法相融合,地下火海当中瞬间多出了一丝丝仿若灵魂能量一样的东西,这些能量似乎早就存在于火焰当中,只不过之前的朱雀法相根本感受不到,但眼下有了他的火焰神魂相助,这些特殊的能量就无处遁形了。

    “嗤嗤嗤!!”

    说话间的工夫,这些特殊的能量就像是倦鸟归巢一般,疯狂的从四面八方狂涌而来,然后一一融入到朱雀法相当中,这一刻,纪东感觉到,朱雀法相与周围的火焰,简直瞬间就融为了一体。

    “很好,这样一来,原本几年时间才能完成的过程,想来用不了多久应该就能完成了吧?意相境,我马上就能晋级意相境了!!”

    面色一喜,他这个时候也不再多想,而是一门心思的运段火焰神魂,帮助朱雀法相融合起地火当中的特殊能量来。

    “嗡!!!”

    就这样,又过了整整三天的时间,整片地下火海突然微微一颤,旋即,地火当中的朱雀法相便是蓦地仰起头来,仰天一声轻啼,与此同时,朱雀法相原本空洞的双眼,瞬息之间多出了两股难以言喻的明亮光芒,眼底深处则是跳动着熊熊的烈焰!

    “成了!!!”

    感受到朱雀法相的变化,纪东的双眼也是蓦地睁开,眼底深处尽是一片的亮芒。

    “噗!!!”就在这时,一道火光微微一闪,蓦地从火海当中破水而出,正是进入了意相之境的朱雀法相。

    “唳!!!”

    朱雀法相来到火海上方,再次发出一声清脆的啼鸣,随后,它的身形便是猛地一震,直接从实体的状态变成了一道虚影,猛地朝着纪东的身躯撞了上去。

    “噗!!!”几乎是刚一接触到纪东的身体,朱雀法相便是直接融入到了纪东的身躯当中,与此同时,纪东的浑身经脉以及各大丹田,便是再一次开始了疯狂的壮大!

    “嗡!!!”恐怖的气势从纪东的身上荡漾开来,这一刻,他终于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进入了意相境的境界!

    “呼呼呼!!!”随着修为更进一步,下方的火海顿时变得汹涌无比,随后,庞大的火之能量便是化作了几道旋风,被纪东空虚的经脉和丹田吸了上来,然后被他的擒龙诀炼化,变成了纯正的五行超能力融入到全身各处。

    “嗤嗤嗤!!!”

    肉眼可见的,纪东的力量便是开始了节节攀升,几乎就是瞬息之间,他的力量便是已经完全超越了天位境中期的极限,并且直奔天位境后期的境界看齐。

    从实相境到意相境,这个过程要比从虚像境到实相境的变化大得多,意相境的法相不但可以以实体的形态存在,还能化作纯粹的意识体融入到超能者的身体当中,并且把自身的力量反馈给超能者,帮助超能者实现本质的提升。

    说白了,纪东这一刻就相当于是被朱雀神兽洗礼了一遍,身体容器何止壮大几十倍?只不过,也就只有朱雀法相这样的恐怖法相才能有如此效果,如果换成了普通法相,自然就要逊色太多太多了。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纪东此刻的感受,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刻的纪东,却是终于有了不惧大长老的资格。

    地火洞窟当中,纪东整整吞噬了一个多时辰的火之能量,这才幽幽的停了下来。

    一个时辰的时间,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吞噬了多少的火之能量,而随着吞噬的停止,他的一身能量波动,终于稳定在了一个让他十分满意的境界。

    “意相境,想不到我这么快就晋级了这等境界!”

    感受着自己此时此刻的恐怖力量,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在来到这地下宫殿之前,他虽然也有想过自己可能会晋级成功,但此刻梦想成真,他还是忍不住发自内心的感到兴奋。

    另外,他并没有想到,从实相境到意相境,他的力量居然会壮大这么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个时候若是再让他面对天位境中期的强者的话,那么即便是在不动用其它任何手段的情况下,他也可以轻松将其战胜。

    “痛快,真是痛快,以我现在的这等实力来说,就算是那位大长老亲自出手,我也大可怡然不惧了,就是不知道,现在的我是否能够战胜对方。”

    从他掌握的信息来看,大长老早就已经晋级了大天位的境界,据说,大天位之境跟中天位完全不同,那等境界已经超出了某种极限,达到了另外一个层面,至于究竟有多强,根本没有人能够想象的到。

    “不管怎么样,我和此人之间的差距正在不断被缩小,也许用不了多久,我就能够居高临下的俯视他了吧!”

    修为晋级意相境,这让他的自信心变得空前的强大起来,说真的,这会儿的他真的有种直接找上大长老,然后跟对方打一架的冲动。

    “是时候开始炼丹了,此番修为晋级,我的精神力再次水涨船高,却是已经达到了天丹阵师的极限,现在的我就算是放眼整个丹阵宗,应该都算得上是超级高手了吧?”

    神府当中,五大神魂此刻明显都有壮大,尤其是火焰神魂,这次帮助朱雀法相觉醒意识,却是得到了巨大的回馈,明显要比其他神魂强了好多。

    以他现如今的这等精神力强度来说,不管是炼制什么样的丹药,基本上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可惜他的身上没有强大的神纹神阵,如若不然,以他现如今的精神力来说,单单是丹阵师的手段,都能让中天位之境的超能者退避三舍。

    心里想着这些,他的身形微微一闪,便是已经从火焰洞窟窜了出来,回到了地下宫殿当中,然后二话不说,便是开始了炼丹准备。

    冲击意相境的目标已经达成,而接下来的炼丹目标,对他来说无疑要简单得多,这会儿,他只想快些把自己需要的丹药全都炼制出来,然后快些回到青冥宗当中,早日掌控全局。

    算算时间,距离各大王朝输送新人到青冥宗的日子也不算太远了,而这一次,他并不打算让自己的那位师尊大人再回到大秦王朝去。

    他不管青冥宗究竟给自己的师尊下了怎样的指令,总之,他这次一定要让自己的师尊留在青冥宗,享受青冥宗当中的修炼资源,而不是继续回到大秦王朝那等鸟不拉屎的地方,做着一些意义不大的事情。

    “就从这湮灭丹开始炼制吧,此番有数千人完成了湮灭丹的任务,不过他们上交的炼材,却是足够炼制数万枚的湮灭丹了。”

    对于一般的丹阵师来说,湮灭丹的炼制同样成功率不高,可对于神武双修的他来说,他根本不知道失败这两个字怎么写。

    可以说,只要他不想失败,那么就根本不可能存在着失败的情况。

    “呼!!!”说话之间,他已经布置好了烈焰神阵,这便开始了自己的炼丹工程。

    虽然他现如今所用的还是烈焰神阵,但同样是烈焰神阵,他布置出来的神阵,火焰温度恐怕要比其他丹阵师高出几个档次,另外,这里乃是火焰之力最为浓郁的朱雀地宫,在这里炼丹,本就是事半功倍,却是可以节省他不少力气。

    没有外人打扰,他的炼丹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简单,时间不长,第一炉湮灭丹便是新鲜出炉,而只是第一炉丹药,他就炼制出了整整十几枚之多!

    同样分量的炼材,有的炼丹师只能炼制出几颗丹药,但有的炼丹师就能炼制出十几颗,这便是炼丹技艺的差别,显然,在炼丹技艺方面,这个世上恐怕很难找出超越他的人存在。

    接下来的时间,纪东就这般不断进行着丹药的炼制,期间几乎连休息都不曾休息,很快,整整一个半月的时间就在他的疯狂炼丹当中悄然流过,而经过了一个半月的疯狂炼丹,他终于把自己所需要的所有丹药全都炼制完成了。

    “搞定,这次还真是够疯狂了,不过等我把这些丹药全都带回去之后,应该会有很多人比我更加的疯狂吧!”

    完成了所有丹药的炼制,纪东简单的调息了一阵子,这便把所有的东西都收拾好,准备返回青冥宗。

    算算时间,这次出来几乎都要到两个月之久,而这可是一段不短的时间了,两个月,秦都党应该已经进入到了一个平缓发展的阶段,估计这会儿怕是有不少人都要开始怀疑秦都党之前放出去的消息了。

    虽然七星党众人的加入,使得很多人都对秦都党有了一些归属感,但若是迟迟见不到他承诺的丹药的话,这些人迟早是会出问题的,这一点,恐怕任何人都心知肚明。

    说不定,眼下就有不少党派正准备看秦都党的笑话,甚至暗中去破坏秦都党的安定团结了。

    “嘿嘿,这一次,我要让秦都党真正成为铁板一块,我倒要看看,还有谁能动摇得了秦都党成员的信念!!”

    收拾妥当,他却也不再继续逗留,说着,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出了地下宫殿,然后在五行之地顺便开采了两座品质比较高的灵晶矿脉,补充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能量资源,这才直奔青冥宗的方向赶了回去。

    秦都党,总部灵峰的大殿当中。

    此时,以江无崖为首的秦都党一众高层,基本上全都聚集于此,正热火朝天地讨论着。

    “吗的,想不到各大党派这次居然玩得这么绝,这摆明了就是要跟咱们秦都党死磕啊!”

    “是啊,看来各大党派都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威胁,不想让秦都党继续发展壮大下去了,我听说千云党那边做得最是狠绝,但凡想要退出千云党,加入秦都党的,必须要缴纳脱党费,如若不然就留下一条手臂,这简直就是要人命啊!”

    “何止这些?我还听说,千云党内部已经开始放出消息,但凡之前从千云党脱离之人,必须要在一个月之内回去,否则的话就是跟千云党为敌,今后见到,一律废除修为,这几天的工夫,已经有好多人暗中脱离秦都党,回到千云党当中了。”

    “其他党派的情况也差不多,脱党费已经是普遍现象,最主要的还是武力威胁,我看再这么下去的话,之前从各大党派脱离,并且加入秦都党的,早晚怕是都要再回去的。”

    “哎,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不管怎么样,咱们也总不至于效仿千云党,立下一条谁想脱离就必须要留下一条手臂的规矩吧?”

    “那当然不能,我们要是那么做了,简直就是自掘坟墓……………”

    一个个秦都党的高层全都是愁眉不展,眉宇间尽是一片的忧虑之色。

    在经过了一个多月的疯狂发展之后,秦都党开始进入了一个相对比较平缓的阶段,可让所有人始料未及的是,就在不久前,各大党派居然纷纷出手,制定了好多脱党的条款,如此一来,哪怕是已经加入到秦都党之人,眼下也是人人自危,惶惶而不可终日。

    虽然秦都党的高层已经尽力去安抚,但耐不住各大党派的脱党惩罚实在是太严酷了一些,像千云党,他们基本上就是摆明了要跟秦都党对着干,没有丝毫的余地。

    “诸位,大家稍安勿躁!!”

    就在这时,坐在上手的江无崖突然摆了摆手,示意大家暂且停止谈论,把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来。

    “眼下党主大人不在党内,我们这些人必须要担起责任来,我知道,眼下的秦都党正面对着巨大的困难,不过这也正是考验我等的时候,不管怎么样,我们一定不能乱了阵脚,让各大党派看了笑话。”

    眼看着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自己,江无崖略作迟疑,这才面色肃穆地道。

    作为纪东钦点的秦都党临时负责人,江无崖虽然心里也很着急,但他却是不能跟其他人一样大肆抱怨,毕竟,如果连他也失去信心和耐心的话,那么秦都党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江师兄言之有理,眼下各大党派其实都希望我们这些人先乱起来,这样的话,他们就可以趁机作怪了,所以,我们这些人一定不能乱。”

    等到江无崖话音落下,彦无声的眉头也是舒展开来,十分赞同地道,“其实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党主大人迟迟未归,如果党主大人能够带着丹药归来的话,那么一切的问题就全都迎刃而解了,所以,大家眼下还是要以此为噱头,尽量稳住那些蠢蠢欲动之人。”

    所有人的心里都清楚,各大党派的突然发力,只是秦都党所面对困难的外因,而纪东承诺的丹药迟迟不到位,才是引发危机的内因。

    “党主大人怎么可能那么快就回来?他此番带着炼材去丹阵宗换取神丹妙药,估计还要等待丹阵宗的高手帮助炼丹,我真的担心,没等党主大人回来,之前那些加入进来的人,都要挺不住离开了。”

    “是啊,丹药的诱惑虽然大,可各大党派的惩罚措施也不小,如果能够拿到丹药还好说,可眼下的问题是拿不到啊!”

    “…………”

    大家的心里都清楚,他们这次面临的问题是内忧加外患,外患就不用说了,那根本就是他们没办法影响到的,而内忧又不知何时才能够解决。

    “这………”

    听到众人再一次开始了无解的讨论,江无崖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却是同样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事实上,他虽然表面上十分镇定,其实,他的心里比谁都着急。纪东把大好形势的秦都党交给他来打理,如果等纪东回来之后,秦都党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他到时候又如何向纪东交代?

    “哈,大家都在啊!!!”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突然从大殿的门口处传来,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犹如炸雷一般响彻在所有人的耳畔,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都吸引了过去。

    等到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纪东的身形,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大殿当中,正悠悠的朝着大殿深处走来。

    “党主大人?!!!”

    眼看着纪东突然出现,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怔,然后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却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怎么?这才多久的时间不见,大家全都不认得我了么?”几步间来到大殿当中,纪东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一一扫过,这才继续笑道。

    “党主大人?真的是党主大人,党主大人回来了!!”

    “哈哈哈,党主大人,你可算是回来了,我们等你等得好苦啊!”

    “党主大人,秦都党出大事了……………”

    等到确定了眼前之人真的是纪东,所有人都是异常的兴奋起来,说话之间,一群人便是纷纷离座,热情的朝着纪东靠近过来,你一言我一语地道。

    “好了好了,大家稍安勿躁,你们之前所说的情况,我都已经听到了。”

    听到众人对着自己七嘴八舌地讲解情况,纪东不禁微微一笑,随后对着众人摆了摆手道。

    他大老远的就已经听到了这些人的谈论,对于秦都党眼下所面对的情况,他已经一清二楚,不过说真的,这些对他来说,还真的算不得什么问题,也完全在他的预料之中。

    “诸位,打起精神,我们要继续大干一场了!!”

    在经过了近一个月时间的疯狂收人之后,秦都党最近可以说是成为了众矢之的。

    各大党派之人全都清楚,如果让秦都党一直这般发展下去的话,那么他们就真的没得混了,也许用不了几年的时间,他们的党派连一半的成员都别想剩下。

    所以,不管是千云党也好,还是其它各大党派也罢,几乎全都增设了一系列的脱党惩罚,一时之间,那些之前加入到了秦都党当中之人,几乎有三分之一都选择了重回原来的党派。

    “怎么办怎么办?我把自己的所有家底全都贡献给秦都党了,眼下不但没能拿到湮灭丹,居然还被千云党追杀,这可真是要了老命了啊!”

    “我也不比你好到哪里去,刚刚有朋友告诉我,王朝党那边同样在效仿千云党,而且手段有过之而无不及,看来我必须要回王朝党了啊!”

    “回去倒是可以,可就这么回去,我实在是不甘心哪,我今年都一把年纪了,如果拿不到湮灭丹,这辈子也没希望晋级铂金境,回去又能如何?”

    “话虽如此,但至少能保证平安喜乐…………”

    “赵兄李兄,你们两个在那里嘀咕什么呢?走走走,赶快跟我走,我们的丹药到了。”

    秦都党的一座凉亭当中,两个年纪颇大的中年男子正在郁闷的说着话,而就在这时,一个跟他们年纪相仿的男子风风火火的跑了过来,对着二人便是一通大叫道。

    “什么?张兄,你说什么?”

    “哈哈哈,你们两个还不知道么?党主大人回来了,我们的湮灭丹到货了,程子岳师兄这会儿就在峰巅的静心亭,为之前上交灵草的众人分发丹药呢!”

    “竟然有这种事?哈哈哈,湮灭丹,我的湮灭丹,去他吗的千云党,老子就要呆在秦都党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能奈何我。”

    “走走走,别说那么多了,去拿丹药,我要晋级铂金境……………”

    类似的情况,正在整个秦都党的好多地方上演着,在此之前,好多新加入的成员都在纠结是不是要回到原来的党派去,而当听说秦都党开始履行承诺,真的为众人分发丹药之时,那些原本还有些举棋不定之人,却是再也没有了任何的纠结。

    对于他们这些人来说,其实最为看重的就是冲击更高的境界,毕竟,他们的修炼岁月都不短了,如果没有丹药辅助,恐怕很难晋级更高的境界。

    眼下既然秦都党能够给他们提供这样的机会,那么就算是受到原来党派的一点儿威胁又能如何?大不了今后出门之时小心一些,再者说,若是他们能够在丹药的帮助下实力大进的话,貌似也就不用害怕被人威胁了……………

    很快,秦都党党主回归,并为秦都党成员分发神丹的消息便是在青冥宗当中传递开来,当好多人都亲眼见到了湮灭丹,凝心丹,甚至是铂金丹之时,秦都党刚刚减退的声势,几乎瞬间就又被抬高起来。

    而几乎是同一时间,秦都党再次对外发表声明,任何加入秦都党的成员,不管是老成员还是新成员,都是秦都党的一部分,如果有人胆敢无故对秦都党之人出手的话,秦都党的高层会第一时间出面,废掉对方的修为,哪怕出手的是各大党派的党主也一样。

    对于秦都党这样的声明,大家根本没有任何的怀疑,毕竟,秦都党做过的大事件可是不少了,单单是秦都党党主先后废掉千云党堂主和七星党堂主之事,就已经很是说明问题。

    这还不算完,紧接着第一个声明之后,秦都党再次对外宣布,任何党派之人,只要是想加入秦都党的,可以先报名加入,然后由秦都党去帮助他们脱离原来的党派,也就是说,各大党派制定的脱党惩罚,瞬间就变得毫无意义起来。

    规矩都是人定的,至于谁的规矩才是真规矩,那就要看谁的拳头更大了。

    可以想象,当纪东拿着一大串的名单到各大党派去代办手续之时,又有谁敢跟他去索要什么脱党费?

    一时之间,秦都党负责招收新人的灵峰再次变得人满为患,那些一直都在观望的各大党派之人,这个时候全都纷纷行动起来,生怕自己去晚了换不到这第一波的神丹。

    这还不算什么,就在大量的神丹分发下去之后,秦都党的一座座灵峰之上,一个又一个的铂金境强者不断诞生出来,还有很多人凭借凝心丹晋级了铂金段,更有甚者,却是直接在秦都党的山坳当中度起天劫来。

    刹那之间,整个秦都党近二百座灵峰,简直变得热闹非凡,而随着大把大把的铂金境强者、铂金段强者,甚至是天劫境强者的诞生,秦都党根本再也不需要做什么宣传,各大党派之人就自己疯狂起来了。

    秦都党的高层已经放话,只要能够拿得出足够的炼材,那么就能换取到想要的神丹,而且不单单是湮灭丹、凝心丹和铂金丹,就算是其它珍贵的丹药也可以,比如神行丹、肉骨丹,甚至是大还丹。

    当然了,一切的前提,必须是秦都党成员,如果是其它党派的成员,就算是有再多的灵草,也绝对不可能换取到哪怕一颗的丹药,所以,想要得到丹药,只能是加入秦都党。

    至于是否会有些人从中投机倒把,秦都党的高层也进行了预防,一旦发现有人从中牟利的话,届时不但要逐出秦都党,还要罚没所有的非正规所得,这样一来,那些想动歪心思的人,必然都会认真地考虑一番了。

    很明显的,秦都党就是要告诉所有党派,他们就是要挑战所有党派的权威,甚至摆明了就是要碾压所有党派,如果哪个敢不服的话,大家就直接手底下见真章,反正眼下的秦都党已经十分强横,除了排名前两位的党派之外,还真的没有哪个党派能够威胁得到他们的。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