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零五章青冥宗6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大殿当中,所有人的目光尽数投向了突然出现的年轻男子身上,每个人的脸色,简直都是说不出的怪异。看ΔΔ书阁WwんW.『kan→shu→ge.la

    “啧啧,大长老的手伸得够长的了,居然都伸到了真武堂来,难道他想把整个青冥宗都变成自己的私人势力不成?”

    悠悠的来到大殿当中,纪东直接在真武圣院众人的身旁站定,目光则是落在了宝座上的妖异男子身上,语气十分轻佻地道。

    他其实早就到了,只不过,适才的他无意中居然发现了真武堂这边有高手的气息,所以便躲在暗处观察了一会儿,而到了这一刻,他却是不得不站出来收拾局面了。

    “秦都党党主?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看你是迷路了吧?”

    见到下方的纪东,宝座上的妖异男子眉头紧皱,这才语气不善地开口道。他万万没想到,纪东居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而且听起来,对方明显是要跟大长老一方对着干的。

    对于纪东,他当然不可能不认得,说起来,自从当初的暗杀计划失败以后,大长老一系的力量就一直没有停止过对秦都党的渗透,只是,随着接触的越多,他们就越是能够感受到秦都党的恐怖。

    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纪东倾注到秦都党当中的无数神丹灵药,就让大长老都震撼不已,毕竟,那么多的神丹灵药,恐怕绝对不是普通丹阵师的手笔,而那等级别的丹阵师,就算是大长老都不得不充满了忌惮。

    也正因如此,这么长的时间以来,大长老才不敢对秦都党过多干预,只能放任秦都党随意发展,哪怕是自己的利益受到了损伤都只能忍了。

    “这位男不男女不女的前辈,你说这话我就不爱听了,怎么,这真武堂是青冥宗的禁地么?为何你能来得,而我就不能来了?”

    听到妖异男子之言,纪东不由得嗤笑一声,随后便是毫不客气地回呛道。对于眼前这妖异男子,他真的生不出丝毫的好感来,尤其是对方还代表了那位大长老,这就让他更加的厌恶了。

    “恩?!”

    妖异男子正在考虑要如何应付纪东,此刻听到纪东对自己的称呼,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阴沉,几乎是不由自主地,他的身周便是荡漾起了一股骇人的气势来。

    他因为所修功法的原因,所以使得自己变得有些男不男女不女,而这也是他内心深处最大的痛处,他没想到,纪东居然敢拿这件事来取笑他!

    “大胆,小子,这里是真武堂,岂容你在此撒野?!!”

    就在这时,一旁的段天涯突然上前一步,对着下方的纪东便是一通怒斥,似乎是要在妖异男子的面前表现一番一样。

    “真武堂?你还知道这里是真武堂?连你这个堂主都变成大长老的爪牙了,这真武二字,你还担得起么?”

    听到段天涯开口,纪东不禁冷哼一声,淡漠地扫了对方一眼,语气轻蔑地道。

    对于这个段天涯,他当初倒是听许多人提起过,那个时候的他还以为对方是真武圣院的领军人物,心里还好生仰慕,但此番见到,他真的是失望透顶。

    “小子,你找死!!!”听到纪东之言,段天涯的脸色顿时变得一阵黑一阵红,一声低喝之间,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朝着纪东一拳轰了过来,明显有些恼羞成怒。

    “哼,正要教你做人,给我过来!!!”

    眼看着段天涯说话间就要出手,纪东的身形蓦地一闪,瞬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而几乎就是呼吸之间的工夫,他的身形居然又在原来的位置显现了出来,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他,手里却是多了个人,正是刚刚还在叫嚣的段天涯!

    “身为真武圣院弟子,居然敢对自家院长不敬,既然如此,我就替真武圣院收回对你的一切好了!!”

    单手提着面色惊恐的段天涯,纪东也懒得跟对方多说,心思一动之间,他的超能力便是直接潜入了对方的丹田,随后便是在对方的丹田引爆开来。

    “噗!!!”

    随着超能力引爆,段天涯的丹田当中猛地传来一声闷响,紧接着,这位刚刚修炼到法相境后期没多久的超级强者,浑身的超能力便是直接消散开来,整个人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无比苍白。

    “不!!!我的修为,我的修为!!!”

    丹田被毁,本就惊恐不已的段天涯顿时变得面色狰狞,同时凄厉地大声叫道,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受修为被废的现实。

    “哼,现在,你可以去当别人的爪牙了,不过前提是别人还会要你。”随手废掉了段天涯的修为,纪东冷哼一声,旋即便是一抬手,直接将对方丢到了一边。

    “啊,我的修为,我的修为!!!”如同死狗一般被丢在了地上,段天涯再次惨叫了几声,这便直接晕死了过去。

    “嘶…………这………这…………”

    等到段天涯晕死在了地上,整个大殿顿时响起了一片倒吸冷气的声音,所有人都是看着躺在那里的段天涯以及背手而立的纪东,却是全都有些回不过神来。

    “好快的速度,这年轻人是什么人?怎么会有如此恐怖的实力?!!”

    洪老和荀万山就站在纪东的不远处,这一刻,二人都是死死地盯着眼前的纪东,眼底尽是一片的骇然之色。

    他们离得最近,却是清晰地感受到了纪东适才的出手,只不过,即便如此,他们都没有看清纪东是何时把段天涯擒下的,那一瞬间的出手,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所能掌控的极限。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看起来极为年轻的小家伙,实力居然还在他们之上!!

    “这……这怎么可能?!!”

    上手宝座之上,妖异男子的脸色也完全变了,跟荀万山和洪老一样,他虽然看到了纪东的出手,但却同样没有看清楚纪东是如何把段天涯擒拿的,那一瞬间的恍惚,他甚至感觉自己仿佛出现了幻觉!

    他心里清楚,以纪东适才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来看,就算是他,恐怕也未必能够战胜得了对方!

    整个大殿当中简直就是落针可闻,所有人的目光全都落在了纪东身上,说句不好听的话,这一刻的他们看向纪东的眼神,简直就像是在看待一头怪物一样。

    “太恐怖了,这就是秦都党党主的力量么?实在是太恐怖了!!!”

    “堂主,堂主居然被他废了修为?我………我不是在做梦吧?”

    “完了,真武堂完了,我们这些人全都完了……………”

    良久,最先回过劲儿来的却是真武堂的一众高层,当见到段天涯居然被纪东废掉之后,他们一个个的脸色尽是变得无比苍白起来。

    他们这些人全都是跟随段天涯的,眼下段天涯成了废人,他们连主心骨都没了,最主要的是,他们实在不敢想象,眼前这位秦都党的党主大人,又会如何处置他们。

    几乎是下意识地,这些个真武堂的高层便是向后退了数步,满是紧张的盯着纪东,生怕纪东也把他们的修为给废掉。

    “别怕,我可没心思对你们这些废物出手,门在那里,你们还不快滚?”

    眼看着十几个真武堂的高层在角落处畏畏缩缩地盯着自己,纪东不由得咧嘴一笑,直接对着这些人低喝道。

    “是是是,我们滚,我们这就滚…………”

    听到纪东开口让自己等人离开,所有人都是如蒙大赦,赶忙连滚带爬地朝着大殿之外掠去,这一刻,哪怕他们都是实力不凡的强者,一个个也全都有些腿软。

    “嘿嘿,那位不男不女的前辈,你的爪牙全都被我赶跑了,你可是有什么话说?”等到真武堂的众人离开,纪东不由得上前几步,对着上手的妖异男子道。

    “秦都党党主,好一个秦都党党主,看来我们还真是有些低估你了…………”眼看着纪东来到自己近前,妖异男子的面色变了又变,这才满是忌惮地开口道。

    他是真的没想到,纪东的本身实力居然强大到了这等地步,居然可以随意拿捏意相境高手,而更加恐怖的是纪东的速度,那等鬼魅般的速度,就算是他也不得不叹服。

    “你们什么时候不低估我了?如果你们没有低估我的话,我恐怕活不到现在。”听到妖异男子之言,纪东不禁摇头一笑,倒是十分赞同对方的话。

    事实上,如果那位大长老真的从一开始就足够重视他,在他刚刚加入青冥宗之时就派出天位境强者对付他的话,那会儿的他真的未必能够幸免。

    可惜的是,那个时候的对方只以为他是一个小小的铂金境之人,根本从来没有足够重视,派去杀他的人,也全都成为了成全他的踏脚石。

    “哼,这些姑且不说,小子,你的秦都党已经成为了青冥宗当之无愧的第三大党派,而我们也没有对你的秦都党加以干扰,你难道非要主动跟我们作对么?”

    深吸一口气,妖异男子这个时候也不在乎纪东对自己的称谓了,因为纪东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以及其背后的底蕴,已经达到了跟他平起平坐的地步,甚至还要犹有过之。

    他心里清楚,今日之事,他回去之后必须要跟大长老细细禀明才行,至于荀万山,却是已经变得无关紧要了。

    “不是我要跟你们作对,而是你们一直都在跟我作对,之前的刺杀,你们出动了三个天位境高手,还动用了十方困天阵,从那一刻起,你们就已经注定是我的敌人,你回去告诉大长老,三天后,我会亲自登门拜访,到时候新仇旧恨,我会跟他好好聊一聊。”

    摆了摆手,纪东也懒得跟妖异男子说太多,事实上,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眼前这妖异男子,却是同样不被他放在眼里了。

    他能够感受到,这妖异男子的实力虽然不弱,但也就是中天位之境的巅峰罢了,这样的实力在他面前,可是没什么优势可言。

    “小子,你未免有些太过狂妄了吧?”

    听到纪东居然要去见大长老,妖异男子的双眼顿时微微一眯,语气越发的冰冷起来。

    “狂妄?那我就让你见一见更狂妄的!!!”闻言,纪东的眼神也是微微一冷,说着,他的身形猛地一动,随后便是一拳朝着对方轰了出去。

    “嗡!!!!”

    他这一拳声势并不大,只不过,随着他这一拳轰出,整个大殿里的所有属性之力却是刹那之间被抽干,与此同时,一个小巧的拳影,几乎瞬间就已经到了妖异男子的胸前,那等速度之快,已经难以用任何言语来形容。

    “什么?!!!”

    妖异男子都还没反应过来,纪东的拳影就已经到了胸前了,这一刻,他的面色简直凝重的要滴出水来,却是万万没想到纪东敢对他出手。

    不过,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去多想,因为他能够感觉到,如果自己被纪东这一拳击中胸口的话,那么就算不死也得半残。

    “刷!!!”关键时刻,他瞬间调动了全身之力,身形猛地朝着一旁闪去。

    “嘭!!!”可惜的是,他的闪避速度虽然不慢,但却快不过纪东的拳影攻击,何况他这一下猝不及防,也着实没有充足的准备。

    “呃…………”恐怖的一拳直接轰在了他的肩头位置,巨大的力量直接将他掀飞,更是把他的一条手臂直接废掉,只一招,他便是吃了个不小的亏。

    “刷!!!”到了这一刻,妖异男子哪里还敢逗留?身形一动,便是直接到了大殿的门前,然后二话不说,惊慌地逃离开去。

    今日所发生之事,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和掌控,他做梦也没想到,纪东的实力竟然强横到如此地步,眼下究竟要如何做,恐怕也只能是由大长老来定夺了。

    “哈,跑得倒是蛮快的,希望下次不要被我见到,否则的话,我见你一次揍一次。”

    眼看着妖异男子一声不出地逃离开去,纪东也并没有追击的打算,说起来,他这一拳就是给对方一点儿警告罢了,却也没想过真的要把对方怎么样,最主要的,他无非就是想让那位大长老明白他的态度罢了。

    等到妖异男子落荒而逃,整个真武堂的大殿当中,便是只剩下了纪东和真武圣院的众人,而这个时候,纪东的目光才正式的看向荀万山和洪老等人,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难以察觉的激动之色。

    “两位前辈,诸位师弟师妹,让大家受惊了,还请大家莫要见怪。”悠悠的来到荀万山等人近前,纪东当先对着荀万山和洪老拱了拱手,目光随即看向了队伍当中的血明月,眼底尽是掩饰不住的温柔之色。

    他之前净顾着对付妖异男子,却是根本没时间招呼真武圣院的众人,此刻看着血明月,他真的很想直接冲上去,把对方抱在怀里。

    不过,他眼下还不想把自己的身份彻底暴露,所以,这个时候的他只能是暂且压下这份冲动,稍后再去跟血明月相认。

    “哈哈哈,好好好,正所谓江山代有才人出,想不到青冥宗当中居然会出现如此恐怖的天才年轻人,老朽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如此天才,当真是死也瞑目了,哈哈哈哈!!”

    眼看着纪东上前,洪老和荀万山都是赶忙主动迎上,前者更是毫不客气地长笑数声,眼底尽是一片赞叹之色。

    虽然不知道眼前的纪东究竟是什么人,甚至连纪东的姓名他们都不知道,可纪东刚刚把大长老的亲信打伤,而且摆明了是在为真武圣院出头,仅此一点,就让他对纪东的印象好得不得了。

    “大开眼界,大快人心,小兄弟,请受我荀万山一拜!!”等到洪老的话音落下,一旁的荀万山更是直接,居然对着纪东就要行大礼。

    他今日必须要感谢纪东了,因为若不是纪东的及时出现,他不但要被大长老和真武堂的这些人气疯,作为一院之长的威望也必将荡然无存,而眼下被纪东这般一闹,他是心也宽了,气也顺了,简直就是畅快得不得了。

    “使不得,院长大人万万使不得!”见到荀万山居然对自己躬身行礼,纪东简直吓得浑身一颤,赶忙闪身躲了开来。

    “院长大人,我与真武圣院的好多弟子都是朋友,像真武圣院的龙玄师兄、李重师兄、黄兴师兄,还有安馨师姐、韩宛霜师姐,他们此刻都在我的秦都党修行,若是让他们知道我受了院长大人一礼,他们不还得把我生吞活剥了?”

    躲开了荀万山的这一礼,纪东不由得低笑一声,这才对着荀万山道。

    “什么?龙玄他们都在你的党派当中修行?那纪东呢?小兄弟可知道我那亲传弟子纪东的下落?”

    听到纪东一口气说出那么多熟悉的名字,荀万山不由得面色狂变,赶忙焦急的追问道。

    虽然之前那妖异男子说纪东已经被害了,但此刻回想起来,对方明显就是在故意激怒他,他相信,纪东绝对没那么容易被对方杀害就是。

    “纪东么?他也在,我马上就可以带两位前辈去见他,不知二位前辈意下如何?”

    听到荀万山问到自己,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古怪的笑容,这才对着二人道。

    “好好好,还请小兄弟头前带路。”

    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简直大喜过望,说着就作势要往外走,貌似连自己带来的一群弟子都顾不得了。

    “院长大人稍等,我命人安排一下诸位师弟师妹。”见到荀万山急切的模样,纪东不由得摇了摇头,说着便是将目光看向了大殿之外,“飞鸢堂堂主何在?”

    “刷!!!”

    “属下参见党主大人!!”几乎就在纪东的话音刚刚落下,一道光芒便是从外面一闪而过,随后,飞鸢堂堂主卢子鸢便是来到了大殿当中,恭敬地跪倒在地。

    “卢师兄无须多礼,这些师弟师妹就交由你来安排了,你稍后带他们去秦都党报道,告诉今日当值的师兄,一定要给大家安排最好的修炼条件,不可有丝毫的怠慢。”

    对着卢子鸢摆了摆手,纪东直接把真武圣院的诸多弟子交给了对方,他相信,对方一定会安排得十分妥当就是了。

    “是,属下遵命!!”闻言,卢子鸢恭声领命,不敢有丝毫的迟疑。

    “这…………”眼看着一个意相境的高手居然对着纪东行如此大礼,而且还如此的听话,一旁的荀万山和洪老再次面色微变,这才意识到纪东的党派是多么的恐怖。

    现在想想,他们在来的路上就听到了不少人说起秦都党,而适才大长老的那位亲信也说过,秦都党貌似已经是青冥宗的第三大党派,实难想象这秦都党究竟有多么的强大。

    “两位前辈,咱们先走一步吧?”

    安排好了卢子鸢,纪东这才再次将目光看向了荀万山和洪老,笑着对二人开口道,而一边邀请二人,他不由得看了一眼队伍当中的血明月,刚好迎上了对方灼灼的目光。

    “好,有劳小兄弟前面带路,明月丫头,你过来跟我们一起去。”见到纪东连后顾之忧都为自己解决了,荀万山顿时越发的欣喜起来,赶忙对着队伍当中的血明月招呼道。

    “弟子遵命!”听到荀万山招呼自己,血明月赶忙从队伍走了出来,目光却是一直盯着纪东,几乎一刻都没有挪开过。

    “哈哈哈,人齐了,咱们出发吧!!”

    等到血明月一脸古怪之色地来到近前,纪东二话不说,一抬手,便是直接打出一道超能力,却是将荀万山和洪老,以及刚刚站定的血明月一并笼罩起来,随后微微一闪,便是离开了真武堂的大殿…………

    真武堂距离秦都党并不是太远,很快,他便是带着三人来到了秦都党的范围,并且直接降落在了秦都党的一处宅院当中。

    “小兄弟,我那弟子身在何…………厄!!!”身形降落在宅院当中,荀万山第一时间便是在周围扫视了一番,等到没有发现纪东的踪影之后,这才回过头来对着纪东询问道。不过,就在他刚刚回过头之时,他的面色便是微微一滞,双眼更是瞪得老大,就像是被雷击了一样。

    “师尊,弟子已经等候多时了!!”

    入眼处,纪东此刻正轻轻地将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脸上尽是一片的激动之色,说话之间,他便是直接在荀万山的面前跪倒下来,对着自己的这位师尊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大礼。

    荀万山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入眼处,纪东已经摘掉了面具,露出了他的庐山真面目,可对于荀万山来说,他简直有种现在的纪东才是带了面具的感觉,因为无论如何,他也没办法把适才那个可以随手重创天位境高手的天才年轻人,跟自己的亲传弟子联系到一起。

    不可否认,在他将纪东送来青冥宗之时,他就知道纪东绝对非同寻常,也真正因如此,他才敢放心的把纪东留在青冥宗修行。

    可让他做梦也没想到的是,短短三年多的时间,纪东竟然成长到了这等骇人听闻的地步。

    “徒儿,真………真的是你么?我不是在做梦吧?!!”

    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纪东,这一刻的他真的好害怕这一切都是一场梦幻,而如果这只是一场梦的话,那么他真的希望自己永远都不要醒过来。

    “哈哈哈哈,好好好,想不到真的是你这小子,好,好啊!!”这时,洪老的笑声陡然在庭院当中响彻开来,一边笑着,他却是已经来到了纪东的近前,在纪东的肩头狠狠地拍了两下。

    看得出来,他似乎早就已经猜到了纪东的身份,只不过就是没能确定罢了,要知道,纪东所戴的面具,正是他之前赠送给纪东的,虽然纪东戴起来之后幻化的模样他并未见过,但那面具上面的气息,他实在是再熟悉不过。

    而有了这一线索,他之前又暗中观察了好半晌,他发现,纪东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跟他记忆当中的那个年轻男子极其相像,如果说二者是同一个人的话,他真的一点儿都不会惊讶。

    “洪老!”见到洪老上前,纪东同样是对着这位老前辈深深一礼,表达着自己的敬意。他心里清楚,如果没有这位老前辈,那么就算是他的师尊荀万山都未必会有今天,可以说,洪老为了他的师尊,实在是奉献了太多太多。

    “好,好啊,小家伙,你果然没有让老朽和万山失望,哈哈哈哈!!!”见到纪东对着自己行礼,洪老不由得再次长笑数声,笑声当中简直充满了畅快之意。

    “纪东!!!”

    这时,又是一声呼唤在院落当中响彻开来,而随着声音响起,一个娇小的身影蓦地一闪,却是陡然从一旁窜了过来,直接扑到了纪东的怀里。

    “哈哈哈,我的明月大小姐,师尊和洪老还在旁边呢,咱们能不能注意一下影响。”眼看着血明月朝着自己扑来,纪东直接张开双臂,虽然嘴上这般说着,但还是紧紧地把血明月拥在了怀里,眼底尽是一片的温柔之色。

    他等这一刻已经等了三年多的时间了,此时拥着血明月,他感觉自己的人生这才算是完整的,心下也是越发的踏实起来。

    这个世界上,能够让他时刻牵挂的人也就那么几个,这其中,血明月绝对是份量最重的那个。

    “你这家伙,明明就在我们面前,竟然直到现在才跟我们相认,害得人家一直为你担心。”

    听到纪东之言,血明月不由得露出一丝害羞之色,一边从纪东的怀里直起身来,一边对着纪东抱怨道。

    她也是早就开始怀疑纪东的身份了,对于纪东,她绝对是最最熟悉的那个,说起来,早在她第一眼看到纪东出现之时,他就从纪东的身上感受到了那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感觉。

    只不过,纪东后来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实在是太过恐怖,这才让她有些不敢确定对方的身份,毕竟,就算是她,也根本不敢相信纪东会在三年的时间当中变得如此强大。

    “哈哈哈,我也想跟大家早些相认的,不过现在的我还不想让所有人都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所以也只能是委屈大家了。”

    听到血明月的抱怨,纪东知道对方这就是气话,不过他还是简单的解释了一句。

    “师尊,洪老,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咱们里面去说。”笑声初歇,纪东的目光不禁扫了一眼周围,这才对着荀万山和洪老道。

    虽然眼下的这处庭院还算安全,但这里毕竟是青冥宗,能人异士多得是,他可不想在这个时候暴露身份,那就太过不值得了。

    “哈哈哈,好,咱们进去说,你这小家伙竟然变得如此强大,老朽着实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问你。”听到纪东之言,洪老不由得长笑数声,“万山,你还在那里愣着干什么?走,咱们进屋去!”

    荀万山这个时候却是还有些回不过神来,而见他这样,洪老干脆一把抓过了他的手臂,硬生生把他拖进了庭院当中的一座石屋。

    “走,我们也进去。”见到洪老把荀万山拉进了石屋,纪东不禁笑着看向血明月,语气温柔的道。

    “恩。”闻言,血明月笑着挽上了纪东的手臂,紧接着进了石屋。

    “纪东小子,快,快跟我们说说,你到底都经历了什么,怎么会变得如此强大?现在的你,都快让老朽不敢相认了啊!”

    进到石屋当中,洪老说起话来明显少了好多的顾虑,直接问出了自己心底最大的疑惑。

    纪东当初进入真武圣院之时的实力,他的心里十分有数,这才几年的工夫,对方居然就成长到了这等地步,说起来,就算纪东是段世重修之人,恐怕也不可能修炼这么快,所以,这会儿的他真的很好奇纪东是如何做到的。

    “洪老,这些事情,弟子今后会系统的跟洪老还有师尊讲述一番,不过眼下,弟子更想知道洪老的身体情况。”

    听到洪老问起自己的修炼之事,纪东不禁摇了摇头,却是段过来反问起了对方。

    “我的身体情况?哈哈哈,我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边缘,想来以你的实力,应该能够看得出来,不过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因为就算是现在直接死去,老朽也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遗憾。”

    听到纪东问到自己,洪老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洒脱地长笑道,看得出来,这一刻的他,貌似真的已经把生死置之度外了。

    “果然如此,不过,洪老为我们师徒奉献了那么多,弟子又岂能让洪老就这般死去?”

    得到洪老的回答,纪东淡淡的点了点头,说着,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个玉瓶来,“洪老,这里是一瓶益寿丹,弟子希望洪老能够一直陪着我和师尊走下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