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一十章青冥宗7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随着洪老和荀万山相继晋级中天位之境,不知有多少人都在暗中为大长老默哀,谁都知道,这个时候的大长老,日子一定不会太好过,不过事已至此,就算大长老的心里有万般后悔,却也只能是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了。

    荀万山的庆祝宴席整整摆了三天之久,这期间,不少的长老级高手都到场表示了祝贺,一时之间,虽然荀万山的声势还难以跟当初相比,但也着实相差不多了。

    当然了,大家前来祝贺,倒也不完全是因为荀万山本身,其中有一半的人,其实还是冲着秦都党的面子来的。

    谁都明白,荀万山能够晋级,绝对是因为秦都党党主的关系,如果他们能够通过荀万山而结交秦都党党主,届时从对方的身上弄到一些神丹灵药的话,那就真的太过完美了。

    说白了,荀万山和秦都党之间,恰好形成了一个完美的互补……………

    日月飞段,眨眼之间,又是一个月的时间悄然过去,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荀万山和洪老已经把声势完全提了起来,而在他们二人的影响之下,秦都党也是再次经历了一次飞速发展,不知道又有多少的青冥宗弟子,都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各自的党派,加入到了秦都党当中。

    由于天子党和问天党的高层一直没有表态,到了现如今,就算是这两大党派的成员,都开始大批大批地流入秦都党,毕竟,秦都党能够给他们的,天子党和问天党真的给不了。

    而对于这些,纪东现如今却是丝毫都不关心了,秦都党能够有现在的规模,他已经十分的满足,何况眼下天子党、问天党以及七星党,其实也是间接被他控制了的。

    这一日,太阳刚刚从地平面升起,青冥宗便是迎来了一位不速之客。

    这是一个中年男子,中年男子修为极高,而刚一来到青冥宗,他便是直接朝着大长老的灵峰而去,最终降落在了大长老的灵峰之下。

    “来者何人?!!”

    就在中年男子刚刚降落在大长老的灵峰下方之时,躲在暗处的暗卫便是闪掠而出,对着来人大声喝道。

    “南极宗长老柳贺南,有要事求见青冥宗大长老,劳烦二位通禀一声。”

    见到暗卫现身,中年男子双手背后,面色十分淡漠,对着二人沉声道。

    “什么?南极宗长老?!!”等到听了中年男子的自我介绍,两个暗卫尽是大惊失色,却是没想到来人居然是南极宗之人,而且还是一位长老级高手。

    南极宗在炎黄大世界的南域当中,绝对是排在前列的超级大宗门,实力要比青冥宗雄厚太多,而对于南极宗,青冥宗是绝对不敢轻易招惹的。

    “长老大人稍候片刻,我们这就去通报大长老。”得知了对方的身份,两个暗卫不敢怠慢,说着便是告罪一声,就要去禀报大长老。

    “刷!!!”

    然而,就在二人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一声破风声便是蓦地从灵峰之巅传来,随后,大长老身边的青雉便是从峰巅飞掠而来。

    “原来是柳长老驾到,失敬失敬!!”身形站定,青雉挥手间将两个暗卫打发到一边,同时对着柳贺南拱了拱手,一脸友好之色地道。

    “原来是青雉兄,青雉兄客气了,还请青雉兄带我去见大长老,我有要事求见。”见到青雉现身,柳贺南倒也没什么惊讶,显然,他应该是认得大长老身边的这位亲信的,而说着,他却是抬手间取出了一块令牌,直接亮给了对方看。

    “恩?大长老令?!”见到柳贺南取出来的令牌,妖异男子青雉不由得神情一震,面色瞬间变得肃穆起来。

    他认得出来,对方手里的令牌,正是南极宗大长老的长老令,而对方带着这块令牌而来,自然就是代表了南极宗大长老,这样的话,事情显然就很严重了。

    各大宗门的大长老令并不是随随便便就会动用的,可一旦动用,那就说明有大事发生,而且是影响到所有宗门的大事。

    “柳长老请随我来,我这就带你去见大长老!!”面色一正,青雉却也不敢怠慢,对着对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便跟对方一起朝着灵峰之巅而去,很快便是进入了大长老的宫殿当中…………

    差不多整整过了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柳贺南这才在青雉的陪同之下从大长老的宫殿走了出来,简单的道别之后,直接闪身离开了青冥宗的范围。

    “青冥宗所有长老,马上到大长老的宫殿集合!!!”

    等到送走了柳贺南,妖异男子青雉身形闪掠,直接来到了半空中,随后猛然间吐气开声,对着周围的一座座灵峰直接喊道。

    声音滚滚传开,显然是蕴含了他的强大力量在其中,却是基本上把青冥宗的三千灵峰全都覆盖,而为了保险起见,他甚至连续喊了三次,这样一来,绝对没有任何人会听不到他的喊声就是了。

    等到把集结的消息发布下去,他这才闪身回到了大长老的宫殿当中,下一秒,一道道破风声便是接连响彻起来,说话间,一个个青冥宗的长老级高手,便是从各自的灵峰飞掠而出,纷纷朝着大长老的宫殿聚集而去。

    青冥宗的长老级高手数量不凡,而一直以来,青冥宗也很少会把所有长老都聚集起来,此番所有长老一起行动,那等声势,当真可以用震人心魄来形容。

    时间不长,各个长老级强者便是纷纷聚集到了大长老的宫殿,而这个时候,青冥宗的弟子们,不禁开始激烈地讨论起来。

    傻子都看得出来,大长老召集所有长老集合,这绝对是有什么大事件要发生了,至于究竟是怎样的大事件,那就不是他们所能知晓的了。

    “什么情况?大长老这是要搞什么名堂?居然把所有长老都召集起来了?!”

    秦都党总部,纪东的密室当中,当听到青雉的喊话之时,他的精神力便是第一时间朝着外面释放了开去,而当他看到众多长老级强者纷纷现身之时,他的心下,不禁隐隐的感到了一丝的不安。

    “这是有大事件要发生么?该不会是这位大长老要玩什么阴谋吧?”

    眉头微皱,这一刻的他,倒也难免有那么一丝隐隐的紧张。

    整个青冥宗突然变得风声鹤唳起来,所有人都在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居然让大长老把所有长老级强者全都聚集了起来,一时之间,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充满了惊疑不定。

    秦都党,纪东的密室里。

    “卢师兄,你最近可有探听到什么特殊情况?为何大长老会把所有的长老全都聚集起来?”

    在大长老的召集令下达的下一刻,纪东便是命人把卢子鸢找了过来,对着对方询问道。

    卢子鸢所成立的飞鸢堂,说白了就是秦都党现如今的情报机构,这段时间以来,飞鸢堂已经完全步入正轨,搜集情报信息的能力着实不凡。

    事实上,卢子鸢当初在七星党之时,就是负责情报消息收集的,如今做起这些事情来,简直就是轻车熟路。

    “党主大人,属下正要跟您汇报,就在刚刚不久前,有一个中年男子前去求见了大长老,按照我们的人所说,此人应该是一位大人物,但应该并不是青冥宗之人。”

    听到纪东的询问,卢子鸢面色一正,赶忙对着纪东禀报道。

    飞鸢堂的眼线,如今基本上已经遍布整个青冥宗了,对于有外人前来青冥宗,他们自然能够注意到。

    不过,对于此事,卢子鸢之前并没有太过在意,甚至也没想过要跟纪东禀报,直到大长老的集结令下达之后,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此刻被纪东问起,他知道,这一消息一定跟大长老的集结令有着巨大的联系。

    “恩?竟然还有这种事?”

    等到听了卢子鸢的汇报,纪东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心下不禁有些凛然。

    这个消息对他来说还是很有用的,在此之前,他还一直在想,是不是大长老想要搞什么阴谋诡计来算计他们师徒,但现在看来,貌似这里面还有其它问题。

    “卢师兄可有打探到来人是何方神圣?”略作思忖,纪东的心下不禁稍稍平静了一些,这才对着卢子鸢继续询问道。

    “党主大人明鉴,来人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长老级,我们的人没办法靠的太近,不过按照属下的猜测,来人应该是其它大宗门的高手,因为也只有其它大宗门的强者,才有资格直接去求见大长老。”

    听到纪东的询问,卢子鸢略作沉吟,这才再次对着纪东开口道。

    他在青冥宗修炼了这么多年,无论是经验还是见识,其实都不是纪东所能比拟的,至少他知道,大长老绝非一般人说见就能见的,而能够轻松进入大长老那座宫殿的,十有九就是另外大宗门之人。

    “其它宗门的强者…………”

    闻言,纪东的双眼顿时微微眯了起来,眼底不由得闪过一道亮芒。

    他早就在典籍上面见过其它宗门的介绍,说起来,他本人也一直都在期待着能够跟其它宗门的强者进行接触,也好感受更为广阔的天地。

    不过,来到青冥宗这么久,他还从来没有见过其它宗门的高手,现在看来,貌似其它宗门之人终于要现身了。

    “卢师兄可还有其它有用的信息要跟我汇报?”面色变幻,纪东知道,既然是涉及到了其它宗门,那么卢子鸢恐怕很难知晓更多有用的信息了。

    “属下了解的情况暂且只有这些,还请党主大人明鉴。”

    果然,听到纪东的询问,卢子鸢不由得面色一闪,这才略显拘谨地回道。

    “既然如此,那卢师兄就暂且先回去吧,若是有什么发现,记得第一时间前来向我汇报。”

    “是,属下告退!!”闻言,卢子鸢也不多言,说着便是闪身离开,继续去打探消息去了。

    “其他党派的高手,这么说来,大长老此番把所有长老全都聚集起来,应该是跟其他党派有关,至于这里面究竟是怎么回事,看来只有等师尊和洪老回来再说了。”

    所有长老聚集大长老的灵峰,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他的师尊荀万山以及洪老,他相信,等到聚集结束之后,二人一定会前来找他,而就算二人不来,他也会前去找他们,到时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跟这二人一问便知。

    另外,他在大长老身边还有三个天位境的卧底呢,想来那三个家伙知道的情况,应该会比他的师尊以及洪老还要多。

    心里想着这些,他干脆宁心静气,在密室当中静静地等待起来。

    而这样的等待也并没有持续太久,差不多过了两刻钟左右的时间,破风声便是从远处传来,旋即,荀万山和洪老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宫殿之外。

    “来了!!!”感受到二人的到来,纪东赶忙起身,亲自将房门打开,刚好迎上了荀万山和洪老来到了密室门口,只是,这个时候的二人,面色都是有些说不出的凝重。

    “师尊,洪老,弟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见到二人凝重的表情,纪东也是不由得神情一紧,这才对着二人微微一礼道。

    “进去说吧,这次的事情说大不大,但说小却也不小,完全值得我等认真对待。”见到纪东出迎,荀万山和洪老都是面色稍缓,这才对着纪东摆了摆手道。

    “师尊请,洪老请!!”闻言,纪东点了点头,直接把二人让进了密室,随后围坐在了密室的桌案旁。

    “师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听下面的人汇报,说是有其他党派的高手前去求见了大长老,随后大长老就发布了集结令。”

    关好了房门,纪东不由得舔了舔嘴唇,这便有些迫不及待地询问道。

    “你的消息倒是蛮灵通的,看来你这秦都党果然经营得不错。”听到纪东居然连这个都已经知道,荀万山和洪老都是微微一滞,眼底闪过惊讶之色。

    “不错,就在刚刚,南极宗的一位长老去见了大长老,跟以往一样,他这次依旧是前来搬救兵的,不同的是,他这次所需要的救兵着实比以往多了一些。”

    稳了稳心神,荀万山也不隐瞒,直接便是把这次聚集的目的讲给了对方。

    “什么?南极宗长老?搬救兵?!!”

    闻言,纪东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怔,眼底尽是一片的惊异之色。

    对于南极宗之名,纪东记得自己在典籍上面见到过,那是炎黄大世界南域九大宗门之一,排名远在青冥宗之上。

    而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这次前来青冥宗的,居然会是南极宗的强者,而更加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还是来搬救兵的!

    “师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南极宗不是很强大么?怎么会跑到青冥宗来搬救兵?难道他们遭受到什么麻烦了么?”

    宁心静气,纪东暂且把心底的惊讶压下,他知道,这里面一定是有着自己不太清楚的内情,却是只能听这两位长辈对他讲解一番了。

    “你知道南极宗?!”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再次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在青冥宗才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连南极宗都知道了。

    “弟子之前在青冥宗的藏书峰查阅典籍,见过有关炎黄大世界的介绍,其中就有南极宗的一些记述,我记得典籍上面好像说过,南极宗是炎黄大世界最靠近南端的宗门,实力在南域九大宗门能够排进前三甲。”

    点了点头,纪东也不隐瞒,直接实话实说道。

    “原来是这样………”闻言,荀万山不禁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一丝了然。

    “你说的不错,南极宗乃是炎黄大世界最靠近南端的宗门,而问题也正是出在这里,南极宗位于炎黄大世界的最南端,而过了南极宗的范围,就是无边无际的南荒之地了,南极宗的问题,正是来自于这无尽南荒…………”

    “无尽南荒?!”

    听到荀万山之言,纪东不由得眉毛一挑,却是对这所谓的无尽南荒也有了那么一丝印象,他依稀记得,典籍上面好像有说过,炎黄大世界无边无际,但除了三十六大宗门所在的区域之外,剩下的地方都是无边无际的荒野,分别称之为东荒、西荒、南荒以及北荒,这些地方无比荒凉,并不适合人类生存。

    简单说来,整个炎黄大世界就像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汪洋大海,而三十六大宗门所在之地就是这片汪洋大海当中的一座dao,所有炎黄大世界之人,都生活在这座dao上,但对于dao外的无尽汪洋,他们却是很少会涉足。

    “看来你应该也听说过无尽南荒,说起来,无尽南荒乃是一片毫无生机的不毛之地,并不适合超能者生存,但问题是,那等无边无际的广阔地域,却是凶兽的天堂,而南极宗的问题,正是来自于那些无尽南荒的凶兽。”

    说到这里,荀万山不禁暂且停了下来,给纪东一些时间去思考。

    “凶兽么?!”眼神一凝,纪东这一刻哪里还不明白,很明显的,南极宗之所以跑到青冥宗来求援,一定跟这无尽南荒的凶兽脱不开干系。

    他也明白,不适合人类超能者生存的荒野,并不一定就不适合凶兽生存,事实上,凶兽变强都是凭借吞噬,又不是通过修炼,所以,外部环境对于凶兽的影响,其实并不是很大。

    “无尽南荒当中的凶兽不计其数,而且其中也不乏异常强大的超级灵兽,就算是我们这样的天位境强者,都根本不敢去招惹那等级别的强横存在,但问题是,那些生活在无尽南荒当中的凶兽,每隔一段时间就会跑到南极宗捣乱,企图冲破南极宗,占据我们的修炼环境。”

    “你可能还不知道,其实每隔一段时间,各大宗门都会联合南极宗的强者,前往无尽南荒去剿灭那些蠢蠢欲动的凶兽,而就在几年前,我还代表青冥宗,前去南极宗帮过忙………”

    见到纪东静静地坐在那里听着自己的讲述,荀万山干脆把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情况都跟对方讲了一遍,而凭借着纪东的领悟和推演能力,自然很快就把一切都理顺得九不离十了。

    “原来如此,闹了半天,各大宗门居然还面临着这样一个巨大的威胁,这么说来,不单单是南极宗,另外三个方向的东极宗、西级宗以及北极宗,应该也要面临着同样的问题了?”

    炎黄大世界三十六大宗门,东西南北四大域境各有九个,而分布在四个最边缘地带的宗门,正是以四极来命名。

    既然南极宗要不断遭受来自于南荒的凶兽侵扰,那么北极宗应该也少不得被北荒的凶兽骚扰,其它东荒和西荒的情况应该也一样。

    “正是如此,不过我们生活在南域当中,却是只需要考虑南域的问题就是了,至于其它三大域境,却是有他们那些宗门自己操心。”

    听到纪东举一反三,荀万山不禁点了点头,眼底闪过一丝赞许的光芒。

    “对了师尊,你适才说这次南极宗想要搬的救兵要比以往多,难道是这次南荒的凶兽有大规模行动么?”

    既然是对付凶兽,纪东的心里无疑安稳了太多太多,毕竟,他的实力和手段,对于凶兽来说简直就是克星,就算是再怎么强大的凶兽,他也不会放在眼里就是了。

    “南荒每隔一阵子都会有兽潮出现,上一次的兽潮是在四年前左右,那一次,各大宗门都派出了三个天位境之人,不过这次,据说南荒的兽潮规模很大,南极宗甚至已经出现了长老级强者陨落的情况,所以,南极宗想要让各大宗门分别派出十个以上的天位境长老,并且带上一些法相境的弟子,一来帮助他们剿灭兽潮,二来则是把已经冲破封锁线的那些灵兽凶兽全都剿灭,免得留下后患。”

    按照大长老所说,这一次的南荒兽潮,却是直接把南极宗设在边界线的营地捣毁,还让南极宗损失了一位长老级强者,这会儿,已经有好多的凶兽突破了南极宗的封锁线,正在南极宗的辖区之内搞破坏,急需各大宗门帮忙清缴。

    “什么?居然有长老级强者陨落?这…………貌似问题真的有些大啊!!”等到听了荀万山这次的讲述,纪东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毕竟,修炼至今,他还是第一次听说有天位境级别的高手被凶兽杀死的呢!

    了解了事情的前因后果,纪东一时之间还真的有些难以平静,毕竟,连天位境强者都在兽潮当中丢了性命,可见南荒这次的兽潮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师尊,按照师尊的讲述,青冥宗此番要出动十个以上的长老级强者,却不知那位大长老是如何安排的?想来这十个长老的名额,应该已经确定了吧?”

    短暂的思索过后,纪东不禁暂且把南荒兽潮之事抛到了一边,这才对着荀万山继续问道。

    “自然是已经确定了,这次的安排说来还算公平公正,从各大党派走出的长老,每一个党派都必须有一个,而从天子党和问天党走出去的长老则分别有两个,一共刚好十人,至于这十人要带多少的法相境弟子前去,则是由各大长老自己斟酌,总之不能少于五人。”

    听到纪东问到此事,荀万山不禁笑了笑,这才十分平静地回道。

    “哈,如果弟子没有猜错的话,师尊您应该算是秦都党的长老了?”听到荀万山的介绍,纪东不禁眉毛一挑,随后便是长笑一声道。

    “就你小子聪明!哈哈哈!”闻言,荀万山也是长笑一声,倒是对这样的结果并没有什么怨言。

    秦都党刚刚建立没多久,还没有诞生过一个长老级强者,但既然大长老把规矩定下来了,秦都党又不能不出人,所以当然只能把荀万山算作是秦都党的长老了,谁让他跟秦都党的关系那么近呢?

    说白了,这就是大长老的阳谋,而不管荀万山对这样的安排是否有怨言,他除了乖乖顺从之外,却是根本没有其他选择。

    如果他这个时候选择拒绝代表秦都党的话,那么他跟秦都党之间的关系就会出现裂痕,那样的话,无论是对他自己还是对秦都党,都将会有不小的影响。显然,他绝对不会让那样的情况发生就是了。

    “果然如此,看来那位大长老大人还是没打算让我们过得舒服一些呢!”听到荀万山的回答,纪东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不爽。

    “万山,要不还是由我来吧,我跟你的情况相差不多,由我来代表秦都党,其他人也说不出什么来,你还是留在青冥宗继续修炼好了。”

    这时,一旁的洪老不禁插话进来,对着荀万山提议道。

    看得出来,洪老的眼底不无担心之色,毕竟,这次的南荒兽潮非同小可,他可不想让荀万山去冒险,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自己能够代劳。

    “洪老,这件事洪老就不要再提了,说起来,就算他不提让我代表秦都党之事,我自己也一定会主动要求的,怎么,难道洪老还对我没有信心不成?”

    听到洪老之言,荀万山不由得摇头一笑,自然不可能会答应洪老的提议。

    “哎,不是对你没信心,我是担心有人在背后搞什么小动作,到时候让你吃哑巴亏。”幽幽一叹,洪老也知道,他想要让荀万山听他的,恐怕根本不太现实。

    不过说真的,在面对兽潮之时,一旦有人在背后突施冷箭的话,那么就算荀万山实力强横,还是会十分危险的。

    “洪老放心就是,弟子可没那么容易中招,再者说,这次不还有晏兄呢么,有他跟我一起,恐怕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算计得了的。”

    此番行动,晏伯符会代表飞鹰党参与其中,这也是对方主动提出来的要求,估计一来是想跟他并肩作战,二来也是想要保护他吧!

    不管怎么说,晏伯符也算是他比较信任之人,有对方跟自己一起,的确可以震慑很多人。

    “罢了罢了,知道你不会同意,不过你记得一切都要小心,千万要时刻保持警惕。”苦笑着摇了摇头,洪老却也不再劝说,只能是尽可能的多嘱咐对方几句。

    “恩,弟子明白!”闻言,荀万山点头一笑,随后便是把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纪东,“徒儿,你稍后在秦都党挑选五个法相境之人吧,最好是自愿的,明日一早,我们就要出发前往南极宗,却是丝毫耽搁不得。”

    他的胆子没那么小,说起来,他这些年也不止一次去帮南极宗镇压过兽潮,其实已经总结出不少的经验了,虽说这次的兽潮规模比较庞大,但他如今也晋级了天位境中期,却也跟当初不可同日而语。

    “师尊放心,我稍后就会把其他四个法相境的名额敲定,不会耽搁师尊的行程的。”

    听到荀万山的吩咐,纪东不禁笑着点了点头,看起来倒是还算轻松。

    “其他四个?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

    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顿时微微一愣,眉头顿时皱了起来。他不是傻子,从纪东的表情当中,他已经看出了对方的想法。

    “嘿嘿,这么大的事情,弟子又怎么放心让师尊一个人去?所以我决定跟师尊走一趟,至少可以跟师尊有个照应。”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隐瞒,直接便是实话实说道。

    他当然不放心让荀万山一个人前去,虽说有晏伯符一起,但天知道那位是否靠得住,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如今的青冥宗,他相信的只有自己。

    “这………”听到纪东之言,荀万山和洪老都是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显然并不赞成纪东前去,毕竟,纪东的前途不可估量,他们可不希望纪东到南荒去冒险。

    “徒儿,你可能并不知道兽潮是什么样的,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但兽潮一旦爆发,并不是实力强就能活命的,所以,为师不会同意让你去的。”

    面色微沉,荀万山的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满是坚决地道。

    “这么说来,师尊还是会有危险了?要是这样的话,那弟子就更是非去不可了啊!”眉毛一挑,纪东也不给对方继续劝说的机会,“好了,弟子这就去安排人手,稍后再跟师尊和洪老汇报。”

    话音落下,他便是直接离开了房间,亲自去安排人手去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