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一十一章青冥宗7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青冥宗的气氛稍显紧张,长老们的集会之后,关于南极宗前来青冥宗搬救兵的消息,很快便是在整个青冥宗蔓延开来。

    在听说青冥宗此番要派出十个天位境强者,并且每一个党派都至少要派出五个法相境高手之时,所有人都意识到了此番问题的严重性,毕竟,南极宗虽然来青冥宗求援过很多次,但这次绝对是史无前例的。

    说起来,南极宗虽然距离青冥宗很远,但说到底大家都是处在南域的广袤土地之上,如果有朝一日,无尽南荒的凶兽冲破了南极宗的防线,那么天知道是否会影响到青冥宗。

    据说,无尽南荒当中的凶兽灵兽数不胜数,整个无尽南荒更是无边无际,要比整个南域的范围大上无数倍,如果真的有大把大把的灵兽凶兽入侵的话,估计青冥宗也很难独善其身。这也是为何各大宗门都会派人前去支援南极宗的原因之所在。

    “纪东,你何毕非要去南极宗呢?师尊都已经说了,那里的兽潮十分的危险,就算是天位境强者都有陨落的可能,我真的不想让你去冒险。”

    密室当中,血明月的小脸儿有些发苦,不断的对着纪东劝说道,希望纪东能够回心段意。

    就在不久前,荀万山已经找过了她,并且把南极宗那边的情况跟她详细的说了一番,希望她能够把纪东劝住,免得纪东跑去涉险。

    可惜的是,她已经把能说的都说了,可纪东根本就是心意已决,就算她再怎么劝,貌似也很难让对方改变主意。

    “明月,我知道你担心我的安危,不过这一趟,我真的必须要去。”看着血明月担忧的目光,纪东的心下难免有那么一丝的不忍,但最终还是毅然决然地道。

    “你放心,我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我答应你,等南极宗那边的兽潮结束,我就会第一时间回来见你,绝对不会让自己有事的。”

    对于无尽南荒的兽潮,他首先一点是真的很感兴趣,也许对于别人来说,兽潮乃是十分危险的东西,可对于身据朱雀法相的他来说,只要是涉及到凶兽的问题,他还真的没什么好怕的。

    其次,他对于自己的师尊荀万山,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丝不太放心的,虽然荀万山的实力很强,但不要忘了,荀万山可能经历的危险,可并不单单只是来自凶兽,天知道那位大长老是否会有所行动。

    “哎!!”

    听到纪东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血明月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就算是再怎么劝,显然也没有任何的用处了。

    “答应我,一定不要让自己出事,否则的话,我一个人绝对不会独活。”咬了咬嘴唇,血明月只能把劝说的话尽数咽回去,然后对着纪东深深的嘱咐道。

    “放心吧,我一定会平安归来的。”狠狠地点了点头,纪东的面色也是说不出的郑重,“对了,我已经安排好了,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在此安心修炼,在我回来之前,洪老会一直坐镇秦都党,还有,有什么事的话,就安排江师兄他们去做,等我回来之后,就帮助你去领悟法相,助你成为一方强者。”

    半个月前,他已经帮助对方成功地度过了天劫,眼下的血明月,已经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天劫境高手了,而只待他为对方找到合适的法相,就可以助对方一举成就法相境的境界。

    说起来,他这次前去南极宗应付兽潮,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想要帮助血明月寻找一个比较合适的法相。

    既然是兽潮,灵兽凶兽一定多得是,其中很有可能就会有比较特殊的存在,到时候,他就可以将那些特殊的凶兽击杀,然后把那些凶兽的神魂印记带回来,供血明月随意挑选。

    “我等你!”血明月也不再多说,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是已然胜过千言万语………

    第二天一大早,所有将要前往南极宗的长老,以及各大党派选出来的法相境高手,便是齐聚在了青冥宗的一座特殊的灵峰之上。

    这座灵峰并不是一座完整的灵峰,整座灵峰,似乎是被人削去了峰顶的部分,却是在灵峰之巅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平台,就像是一片矗立在天空之上的广场一样。

    “哈哈哈,万山兄,你怎么才来,兄弟我都等候多时了!”

    纪东和荀万山带着秦都党的四个法相境高手,几乎是最后一波到的,而刚一降落在峰顶平台之上,晏伯符带着飞鹰党的五个法相境高手便是迎了过来。看得出来,他们这一支队伍,似乎早就已经在此等候了。

    “处理了一些琐事,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不过好像还不算晚吧!”见到晏伯符迎上来,荀万山不禁微微一笑,对着对方拱了拱手道。

    “哈哈哈,不晚不晚,大长老还没…………恩?这是…………?!!”

    听到荀万山之言,晏伯符朗声一笑,就要跟荀万山继续交谈,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目光却是突然落在了对方身后的纪东身上,等到看清了纪东的面容,他不由得神情一震,下意识地惊呼出声道。

    “快看快看,那不是秦都党的那位党主大人么?他怎么出现在这里了,不要告诉我,他这次也要去南极宗帮忙!”

    “还真的是秦都党党主,好家伙,看他这架势,好像真的是要跟我们一起去南极宗啊!”

    “这小家伙果然够胆,南荒的兽潮何等危险,他居然会亲自上阵,这是要挑战自我的节奏么?”

    “谁知道呢,不过我倒是觉得他完全没必要参合进来,以他的身份,到时候丢了小命,那就真的太过不值得了。”

    “人家自己都不怕,你跟着担心个屁…………”

    随着晏伯符这一声惊呼,平台之上的所有人,目光都纷纷看向了荀万山身后的纪东,说起来,纪东在青冥宗当中早就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别说是各大党派的高层,就算是长老堂的一众长老,却也没有不认识他的。

    谁也没有想到,纪东这个秦都党的党主大人,居然也会跑来凑这种热闹,按道理来说,像这种危险的任务,大家都是唯恐避之不及的,而别说是各大党派的党主了,就算是堂主级的人物,都根本没有人前来。

    所以,此刻见到纪东出现在秦都党的队伍里,每个人的心里都是充满了惊讶,看向纪东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不解。

    “呵呵,想不到晏长老居然认得弟子,这倒是弟子的荣幸。”

    对于在场众人的围观,纪东却是并没有放在心上,说话之间,他已经从队伍当中上前一步,对着晏伯符恭敬地施了一礼,并没有去管其他人。

    “哈哈哈,云党主快快免礼,你现如今可是青冥宗的大红人,试问整个青冥宗,又有哪一个会不认识云党主的?”

    见到纪东上前对自己行礼,晏伯符先是微微一怔,这才长笑一声道。他可没想到纪东竟然会给他行礼,要知道,虽然纪东并不是长老级人物,但其在青冥宗当中的地位,早已经不亚于他们这些长老,甚至犹有过之。

    时至今日,所有人都已经知道,纪东背后有着丹阵宗强者的支持,而且本身实力也是十分恐怖,这等人物,将来晋级天位境基本上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所以,哪怕是长老级强者,也根本不敢在纪东的面前倚老卖老就是了。

    “晏长老言重了。”听到晏伯符之言,纪东不禁笑着摇了摇头,依旧表现得十分谦逊,“对了,之前就听说晏长老乃是荀前辈的朋友,既然是荀前辈的朋友,那么自然也就是在下的长辈,我这里有一些小礼物,就当是弟子孝敬您老的。”

    说着,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个玉瓶,恭敬地递到了对方的面前。

    对于晏伯符,他的心里一直都是充满感激的,不管当初对方跟自己的师尊之间发生过什么,但至少对方之前挺身而出,为他出头之事不是假的,一直以来,他都想要好好谢谢对方,只不过就是一直没有机会罢了。

    “恩?这是…………”见到纪东递过来的玉瓶,晏伯符几乎是下意识地就要推辞,毕竟,自古都是长辈给晚辈见面礼的,却是很少会有晚辈给长辈见面礼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还真的不好意思收纪东的礼物。

    只是,当他看清了玉瓶当中的丹药之时,他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缩,却是再也说不出推辞的话来。

    “这是一颗益寿丹,想来对晏长老的修炼会有着不小的帮助,还望晏长老莫要推辞。”

    嘴角一挑,纪东随口介绍了一句,说着,他便是把玉瓶直接塞给了对方,也不给对方推辞的机会。

    “益寿丹………真的是益寿丹?!!”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晏伯符顿时面色狂变,随后便是无比的激动起来。

    对于益寿丹,他自然不会不认得,只不过,他哪里会想到,纪东随随便便一出手,居然就把这等至宝送了出来,此刻得到纪东的确认,他简直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益………益寿丹?我他吗的不是听错了吧?这……这就是传说中的益寿丹?”

    “有没有搞错?竟然真的是益寿丹!这小家伙竟然把益寿丹随便拿来送人?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益寿丹,我竟然见到了实实在在的益寿丹…………”

    眼看着纪东竟然随手送了晏伯符一颗益寿丹,在场所有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益寿丹有多珍贵,恐怕没有人会不知道,正因如此,当见到纪东送了晏伯符一颗益寿丹之时,大家的心里才越发的震惊起来。

    他们不是没见过出手阔绰的,可像纪东这般阔绰的,他们确定从未见过。

    “哈哈哈,多谢云党主,这份礼物,我收下了,今后若是有什么用得到我晏伯符的地方,云党主尽管开口便是。”

    短暂的惊愣过后,晏伯符不由得放声长笑起来,一时之间根本难以平复心底的激动。这一刻,他真的庆幸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如若不然,他又怎么可能会得到纪东如此厚赠?

    “晏长老客气了。”闻言,纪东微微一笑,倒是并没有把对方的承诺放在心上。

    时至今日,眼前的晏伯符,恐怕还真的帮不到自己什么忙,也许若是对方能够晋级大天位之境的话,那还说不定能够对他有些帮助,不过那等境界,貌似并不是那么容易能够进入的。

    “刷!!!”

    就在这时,破风声蓦地从远处传来,声音未歇,一个妖异的年轻男子,便是从青冥宗深处飞掠而来,眨眼之间便是已经来到了灵峰之上。

    “呦,诸位长老都到齐………恩?!”

    妖异男子身形降落,第一时间扫了一眼整个平台上面的众人,几乎是第一时间,他便是看到了站在荀万山和晏伯符身旁的纪东,眼底顿时闪过一道惊疑不定的光芒。

    显然,他同样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纪东,就像是其他人一样。

    “原来是青雉兄,青雉兄有礼了。”

    “见过青雉大人…………”

    这时,在场的一众长老以及弟子尽是将目光看向了妖异男子,却也顾不得去震撼益寿丹之事,毕竟,青雉在青冥宗当中的地位比较特殊,很多时候,对方基本上就是代表了大长老,所以,对于这位,除了荀万山之外,恐怕没有人敢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诸位免礼。”

    见到所有人对着自己拱手行礼,妖异男子赶忙整了整神色,却也不再去管纪东,“诸位,大长老要在青冥宗坐镇,所以这次将会由我带队,跟大家一起前往南极宗,而在那之前,我要先跟大家宣布一件事,那就是,此番在南极宗的兽潮当中斩杀灵兽最多之人,将会得到进入天心池修炼的机会,还望大家好好把握!”

    “什么?进入天心池修炼?这…………”

    等到妖异男子话音落下,在场的所有人都是身形一颤,随后便是一个个露出兴奋的表情。

    天心池三个字一出,在场的所有人全都露出兴奋无比的表情,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尤其是在场的一些意相境的高手,更是连呼吸都变得有些急促。

    “天心池?大长老居然要把进入天心池修炼的机会拿出来作为奖励?我没有听错吧?!”

    “好好好,终于让我等到机会了,我的实力已经原地踏步好多年,若是能够进入天心池修炼一番,就算晋级不了大天位之境,但至少能够让我的实力提升很多。”

    “谁也不要跟我抢,这个名额是我的,我已经卡在小天位之境好久,若是能够进天心池修炼的话,一定能够进入中天位之境!”

    “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若是我能够进入天心池修炼,说不定就能领悟到天位境的真谛,一举晋级天位境,可眼下有这么多的长老竞争,怎么办,我要怎么办?”

    “……………”

    所有人的大脑都开始飞速地运段起来,这一刻,每个人都希望自己能够成为最终进入天心池修炼的那一个,不过,大家的心里都清楚,想要从在场这么多的强者当中脱颖而出,显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说不得,这里面还需要一些运气成分。

    “咳咳,荀前辈,这天心池是个什么情况?还请前辈为弟子解惑。”

    眼看着所有人都突然变得兴奋无比,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疑之色,这才小声对着一旁的荀万山问道。

    他加入青冥宗没多久,还真的不怎么知道这天心池是什么,不过看样子,大家对这所谓的天心池,貌似要比对他的益寿丹感兴趣多了。

    “呼…………”

    荀万山这个时候同样有些激动,直到听见纪东询问自己,他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稍稍的平静了一些。

    “天心池乃是青冥宗的修炼圣地,每十年才会开启一次,而每次开启,却是只允许一个人进入其中,简单跟你说吧,青冥宗的天位境强者,基本上一大半都是在天心池当中诞生出来的,我这样说,你可是能够明白天心池的意义了?”

    “什么?诞生天位境强者?青冥宗竟然还有这等神奇的地方?!!”

    等到听了荀万山的简单介绍,纪东不由得神情一怔,随后便是同样露出兴奋的表情来。

    要说眼下的他对什么最感兴趣的话,那么无疑就是天位境的境界了。在晋级意相境之后,他一直都在研究如何对天位境发起冲刺,可研究了这么久,他根本就是一点儿的头绪都没有。

    然而,此时此刻,晋级天位境的机会,居然就这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对此,他实在有些难以置信的感觉。

    “天助我也,当真是天助我也!”

    狠狠地攥紧了拳头,这一刻,他对于这个进入天心池修炼的名额,却是已经势在必得,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他的师尊荀万山想要这个名额,他都会劝说对方将之让给自己。

    要知道,一旦让他晋级天位境,那么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强大到什么地步,到时候,他不但可以炼制出更多的丹药,甚至完全可以把天心池的控制权拿到手里,届时,荀万山想要什么,他都自信能够提供给对方。

    “等等,大长老怎么会把这等机会拿出来作为奖励?难道他就不怕这个机会被师尊抢了去么?!!”

    兴奋之余,他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却是突然想到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以他的观察来看,在场的这些人当中,他的师尊荀万山绝对能够排在前列,另外,荀万山的法相貌似比其他人的法相都要恐怖得多,要说猎杀凶兽,估计也不是其他人所能比得上的。

    如此一来,这些人当中最有希望拿到这个名额的,还真的就是荀万山,而对此,那位大长老应该不会想不到。

    “好么,看来那位大长老怕是没安好心哪,说不定这就是他针对师尊制定的阴谋………”双眼微眯,他这会儿几乎能够确定,这里面一定有问题,否则的话,那位大长老绝对不会把这么珍贵的名额拿出来作为奖励。

    “诸位,大家也看到了,大长老对于我们这次的表现极为重视,希望诸位此番前往南极宗,都能够拿出全部的力量和热情,切莫让其他宗门之人小看我们。”

    这时,青雉的声音适时地响了起来,继续传达着大长老的旨意,而听他的意思,大长老之所以把天心池修炼名额拿出来作为奖励,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在南极宗落了青冥宗的名声。

    不得不说,这样的解释完全合乎情理,毕竟,青冥宗在南域的九大宗门里面属实是实力比较弱的一个,如果此番表现再不好的话,就真的要被人家看扁了。

    “青雉兄放心,我们这次一定会竭尽全力,让各大党派之人看到我们的厉害!”

    “不错,我们青冥宗一直低调习惯了,这让各大宗门都觉得我们容易欺负,这一次,我们就要让那些人改变对青冥宗的看法。”

    “对对对,我们这次一定要打出气势来,多多猎杀凶兽,一定要比其它任何宗门猎杀的凶兽都要多。”

    “拼了…………”

    听到青雉之言,在场的众人再次被引燃,只是,虽然他们嘴上说的大义凛然,可谁的心里都清楚,说到底,他们就是想要拿到进入天心池修炼的名额罢了。

    “好,难得诸位有这等自信,既然如此,那咱们现在就出发,诸位长老护好各自的队伍,走!!”

    见到众人的情绪全都被点燃,青雉不禁舔了舔嘴唇,目光不着痕迹地扫了一眼荀万山的方向,随后便是一声令下,当先朝着远处掠去。

    “嗖嗖嗖!!!”

    等到青雉开动,其他人也不迟疑,说话之间,各个长老级高手便是释放出力量,包裹住自己党派的法相境弟子,朝着青雉跟了上去。

    “我们也出发,走!!”

    见到其他人全都开动,荀万山和纪东对视一眼,却也不再多说,身形一闪,便是带着秦都党的四人随后跟上,正式开启了南极宗之旅。

    十一个天位境强者,四十个法相境高手,青冥宗的这一支规模庞大的队伍,就这般在空中急速飞掠着。

    一路上,大家把所有的心思全都放在了赶路上面,每一个法相境高手都是把自己的力量输送给主导赶路的自家长老,整个队伍的速度,一直保持在一个极快的水准,而按照这样的速度飞掠下去,一个多月的时间,一行人差不多就能到达南极宗的地界了。

    如果没有大长老许诺的奖励方案,那么这些人的赶路必然会慢慢吞吞,恐怕谁都不会把自己真正的力量拿出来,但眼下一想到天心池的修炼奖励,大家便是恨不得马上就赶到南极宗,然后痛痛快快地斩杀一头又一头的灵兽,成为斩杀凶兽最多之人。

    按照正常情况的话,像他们这样的急速赶路,差不多两天两夜就应该休息一阵子,然后再继续,但为了加快速度,一行人三天三夜才会停下来休息一夜,却是没有一个人说出反对的话来。

    段眼之间,一行人便是飞掠了整整半个月的时间,而这个时候的他们,早就已经离开了青冥宗的辖区,却是来到了南域九大宗门之一的辛罗宗地界。

    辛罗宗是青冥宗和南极宗中间位置的一个超级大宗门,这个大宗门的整体实力也要强过青冥宗,但绝对达不到比肩南极宗的地步。

    说起来,青冥宗当初跟这个辛罗宗还时常会有些往来,甚至在两大宗门的历史上,他们还时常进行弟子间的切磋交流,后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两个距离比较近的宗门,就这般慢慢地失去了联系,各自发展各自的了。

    夜幕降临,青冥宗的队伍找了一处环境还算清幽的密林,再次开始了三天一次的休整。

    “真是够劲儿啊,一口气飞了三天两夜的时间,我都感觉自己有些吃不消了。”

    密林深处,秦都党的六人队伍,跟飞鹰党的六人队伍自然而然的凑到了一起,大家一边休整,却是不由得一边闲聊起来。

    当先开口的是晏伯符,这位从飞鹰党走出来的长老,眼下却是要比半个月之前精神了太多太多,一身能量波动也要比之前强横了不少,却是因为在第一次休整之时,他就把纪东送给他的益寿丹吞了下去。

    一颗益寿丹下肚,他的身体机能得到了巨大的改善,寿命也是延长了不少,而这样的收获,自然让他一直都兴奋不已。

    “已经到了辛罗宗的地界了,等过了辛罗宗的地盘,到时候再飞掠差不多十几天的时间,我们应该就能抵达南极宗的地界了啊!”

    听到晏伯符的感慨,对面的荀万山随手往篝火里面添了几根木柴,这才笑意隐隐地道。

    说起来,这半个月时间的赶路,他的消耗绝对是最小的,因为在他的队伍里,却是有着纪东这个隐藏至深的超级强者,这些天以来,其实多数时间都是纪东带着大家赶路,而他基本上都是充当了辅助的角色。

    起初,他还担心纪东会经不起消耗,可后来的他方才发现,纪东的超能力力基础,貌似要比他强得多了,以他的观察来看,就算是一口气飞掠个十几天,纪东貌似都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样的发现,不禁让他对纪东更加的相信起来。

    “也不知道南极宗这些天情况怎么样了,希望那边的兽潮还没有结束,否则的话,天心池修炼的机会,就要跟我们擦肩而过了啊!”

    舔了舔嘴唇,晏伯符显然也对天心池修炼的机会向往不已,他相信,如果自己能够进入天心池修炼一阵子的话,那么借着这次益寿丹的药效,他自信可以把实力提升个两三层,甚至完全有可能提升更多。

    “兽潮哪有那么容易结束?别说是大规模的兽潮了,就算是小规模的兽潮,一般都要持续几个月之久,而这一次的兽潮既然连天位境强者都陨落了,可见规模之庞大,我估计没有个一年半载,怕是很难平息。”

    听到晏伯符之言,荀万山不禁摇了摇头,对着对方提醒道。

    他由于跟大长老之间的特殊关系,却是不止一次被派去支援南极宗消灭兽潮,所以对于兽潮之事也算是极为了解了,坦白讲,跟天心池的修炼机会比起来,他眼下关心更多的,真的是南极宗的兽潮本身。

    “一年半载?竟然需要那么长的时间?”听到荀万山之言,晏伯符顿时眉毛一挑,一副吃惊的表情道。

    “这都已经是保守估计了…………”闻言,荀万山再次嗤笑一声,却也没办法说得再详细,不过他相信,等到大家见到兽潮之时,就会很容易明白他所说的话了。

    “两位前辈,你们还是不要闲聊了,我感觉情况似乎有些不太对劲儿!”

    就在荀万山和晏伯符彼此闲聊之时,一旁,一直都跟随其他人闭目养神的纪东,这会儿突然睁开了双眼,面色肃穆地对着二人道。

    “恩?怎么了小家伙,可是有什么问题么?”

    听到纪东突然开口,无论是荀万山还是晏伯符,全都不由得微微愣了那么一下,这才对着纪东询问道。

    “什么问题?问题恐怕大了去了,二位,收摄心神,准备战斗吧!”见到荀万山和晏伯符全都愣愣地看向自己,纪东不禁摇了摇头,却也并没有深入解释。

    “准备战斗?跟谁战斗?”

    听纪东这么一说,二人就越发的感到惊疑不定了,因为眼下整片营地都是十分安静,而且也没有听到周围有什么动静,所以纪东所说的战斗,他们实在难以理解。

    “嗷呜!!!”就在这时,一声极其古怪的兽吼声蓦地传来,这吼声穿透力极强,给人的感觉应该离此不近,而随着这一声兽吼声响起,紧接着,各种各样的吼声接连传来,给人的感觉极其诡异。

    “刷刷刷!!!”

    突然间响起的吼声,直让临时营地当中的所有高手纷纷色变,然后下意识地朝着吼声传来的方向看去,一个个全都吧免得惊疑不定起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