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一十四章青冥宗7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早在青冥宗的众人遭遇到了凶兽袭击之时,纪东就已经感受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此刻,在得知各大宗门的援军居然都有同样的经历之时,他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绝对是对的。

    很明显,青冥宗众人被凶兽袭击并不是巧合,那些疯狂自爆的灵兽,摆明了就是冲着他们去的,只不过,青冥宗众人的运气不错,因为队伍当中有他这个丹阵师的存在,但其他宗门就没有那么幸运了。

    “咳咳,这位小兄弟所言甚是,眼下各大宗门的援军全都遭遇到了凶兽袭击,南极宗的确应该派人前去接应,只不过,小兄弟有所不知,眼下南极宗的所有弟子和高层几乎都在忙着应付南荒兽潮,却是真的分身无术啊!!”

    听到纪东的质问,柳贺南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却是苦笑着摇了摇头,满是无奈地道。

    对于眼前的纪东,他虽然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身份,但从眼前的情况来看,貌似纪东在这支青冥宗的队伍当中,地位着实非同一般,这一点,他从其他人看向纪东的眼神就能看的出来。

    眼下南极宗正是用人之际,他可不想因为自己的态度而耽误了南极宗的大事。

    “所有人都在忙着应付南荒兽潮?柳长老,这次的兽潮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南荒更深处的凶兽跑出来了么?!!”

    等到柳贺南话音落下,还不待纪东回问,一旁的青雉便是插话进来,满是震撼地道。

    众所周知,南荒深处的凶兽无可计数,但一直以来,那些凶兽都是乖乖地在南荒深处发展,并不会闲来无事跑到外面来捣乱,而即便偶尔跑出一些强大的凶兽来,倒也很难对南极宗这样的强大宗门造成什么影响。

    但大家的心里都清楚,一旦南荒深处的凶兽有朝一日大规模跑出来,这对于三十六大宗门来说,恐怕都将是一个让人心颤的消息。

    “哎,虽然并不想告诉青雉兄这个消息,但事实的确如此,按照眼前的情况来看,应该真的是南荒深处的凶兽跑出来了,而且还是极其强大的凶兽。”

    喟然一叹,柳贺南也不隐瞒,直接实话实说道。

    在他出使青冥宗之前,南荒的兽潮还在南极宗能够控制的范畴,虽然规模要比以往大了一些,但只要各大宗门多出动一些高手,应付起来还是可以的。

    可就在他回到南极宗之时,他这才听说,原来这次的兽潮远远不止之前那等规模,说是史无前例一点儿都不为过。

    “这………这是大事件,绝对的大事件啊!!”得到柳贺南的肯定,青雉的面色不断变幻,眼底深处明显闪过一丝惊惧之色。

    南荒深处有多少强大的凶兽,恐怕真的没有人能够知晓,如果南荒深处的所有凶兽全都跑到人类超能者的世界来的话,没有任何人能够想象到后果。

    “不瞒青雉兄,截至目前为止,南极宗损失的法相境弟子已经不下几十人,就连天位境高手也足足陨落了五个,眼下南极宗已经紧急抽调了下辖宗门和世家的高手,但谁也不知道这样的抵抗还能持续多久,因为谁也不知道南荒深处还会有多少的凶兽跑出来。”

    “竟然有这么严重?!”

    听到柳贺南的再次讲述,青冥宗的所有人都是面色狂变,这才意识到问题究竟有多么的严重,居然连天位境高手都陨落了五个之多。

    天位境高手乃是一个宗门的中坚力量,而这等强者说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就会陨落的,只此一点,就能看得出这次的兽潮究竟有多么的恐怖。

    “嗖嗖嗖…………”

    就在众人说话间的工夫,破风声陡然从远处传来,很快,两个人影便是快速地从南荒的方向飞掠而来,似乎是看到了这边的众人,所以直奔这边掠来。

    “李长老、厉长老?!!”

    见到天空之上飞掠而来的二人,柳贺南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缩,下意识地对着二人呼道。

    “柳长老,快快快,赶快召集人手,南荒那边的凶兽又有大动静,大家都快顶不住了!!”

    天空之上的二人说话之间就降落在了柳贺南面前,并且第一时间朝着青冥宗的众人看了一眼,眼底顿时闪过喜色,这才段过头来对着柳贺南呼道。

    “什么?这才刚刚平静了三天不到的时间,居然又开始了?!”听到这二人之言,柳贺南的眼神不由得微微一凛,眼底尽是一片的震撼和担忧之色。

    以往的兽潮,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等频率,而且是三五次就结束了,可这一次的兽潮,不但次数已经多达几十次,甚至连频率都变得越来越快,威力也越来越恐怖,这样下去的话,南极宗这边可就真的要危险了。

    “柳长老不要说那么多了,对了,这些是哪个宗门的高手,还请诸位仗义出手,助我等解除这一波危机。”

    这两大长老显然也是有些着急,干脆直接对着一旁的青冥宗众人请求道,虽然这样明显有些不合规矩,而且多有怠慢,但他们这个时候是真的顾不得那么多了。

    “这………二位长老,这些都是青冥宗的援军,不过诸位朋友才刚刚抵达,却是还没来得及进宗,又怎么能够直接开赴战场?”

    听到两大长老居然直接邀请青冥宗的众人出手相助,柳贺南不禁面色一讪,脸上尽是一片的尴尬之色。

    按照规矩,青冥宗的众人刚刚抵达,自然是要在南极宗休整一阵子,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南极宗更是要款待一番,却是根本不应该让众人直接开赴战场。

    “都到了这等时候了,柳长老就不要管这些虚礼了吧,情况紧急,我们愿意帮这个忙。”

    “不错,江湖救急,既然兽潮再次爆发,我们现在就去帮助大家将其剿灭。”

    “正想见识见识这次的兽潮之威,我也愿意直接开赴前方。”

    “也算我一个…………”

    听到柳贺南和其他两大南极宗长老的对话,青冥宗的一个个长老们不由得对视一眼,随后便是纷纷开口道。

    对于青冥宗的众人来说,他们这次前来南极宗,就是为了帮忙剿灭兽潮的,眼下兽潮再次爆发,他们又刚好赶上了南极宗的长老回来请求支援,这个时候,他们又怎么说出拒绝的话来?

    说起来,他们这段时间虽然赶了很远的路,其间甚至还出手救下了不少人的性命,但总的来说消耗并不大,却是连热身都省了。

    “多谢诸位长老深明大义,既然如此,就请诸位长老和诸位青冥宗的高手们现在就随我二人出发,想来有了诸位相助,这一波兽潮应该可以扛得住了。”

    听到青冥宗的一众长老们如此深明大义,南极宗的几大长老尽是兴奋不已,眼底深处更是充满了感激。

    青冥宗这一支队伍的实力绝对不容小觑,有这样一群高手加入,他们这次所要应对的兽潮,那是铁定能够抗的过去的。

    兽潮是多点开花,他们这一点的压力并不是最大的,一下子有如此多的高手加入,应付这一点的兽潮必将绰绰有余。

    “客气的话就先别说了,李长老厉长老,二位前面带路吧,咱们这就马上出发,免得耽搁了大事!!”

    听到一众长老们请战,作为领队的青雉面色变幻,最终当然不会提出什么异议来,只能是对着南极宗的两大长老道。

    说心里话,他这会儿其实也很想去亲眼看一看兽潮的情况,如果真的有什么应对不了的情形的话,大不了到时候直接逃回青冥宗就是了。

    “太好了,多谢青雉兄和诸位青冥宗的朋友,这样吧,我让金长老和平长老也跟大家一同前去,也好确保万无一失。”

    见到青冥宗的众人都已经做好了直接出发的准备,对面的柳贺南简直感激涕零,说着便是把身后的两大长老也派了出来,跟大家一起行动。

    “事不宜迟,诸位请随我们来!!”

    等到柳贺南身后的两大长老也加入了进来,前来搬救兵的两大长老最终却是不再迟疑,说着便是当先掠至半空,对着青冥宗的众人大手一挥道。

    “出发!!!”一行人也不多言,就这般纷纷跟着二人飞去,谁也不会知道,接下来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什么!

    “还好这一次有青冥宗的高手们前来相助,看来必须要把更多下辖宗门和世家的高手调集过来了才行了!”

    等到所有人都出发,柳贺南一个人站在大门之外,眼底深处不断闪烁着思索的光芒。

    这次的危机简直就是前所未有的,南极宗想要扛过这一次的危机,那么就必须要动用更多的力量,他甚至听说,眼下南极宗的元老阁也已经暗中开始研究应对之策了,如果兽潮继续扩大的话,元老阁的高手一定不会坐视不理。

    不过话说回来,元老阁那些超级强者虽然实力强横,但他们需要顾虑的问题实在是太多,如果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们是很难亲自出手的。

    想到这儿,他身形一闪,便是回到了南极宗的宗门当中,并且继续安排计划起来…………

    与此同时,青冥宗的一行人,却是已然跟随着南极宗的两大长老,急速飞掠在赶往前方战场的路途当中。

    一行人的速度极快,几乎是三个时辰不到,大家便是已经远离了南极宗,越来越靠近无尽南荒的边缘。

    这一路上,他们清楚得看到,下方的很多家族和门派,这会儿都已经倾巢而出,估计全都奔赴到了前线,而还有一些宗门势力一片狼藉,明显是被大规模的凶兽袭击了,很多尸体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处理。

    “诸位,我也不知道大家之前是否有接触过兽潮,在此,我先提醒大家一下,在剿灭兽潮之时,大家一定要切记不能单独行动,最好是三五成群,保证不把后背留给那些凶兽,否则就会十分的危险了。”

    一边赶路,领头的两位长老不禁分出精力来,对着青冥宗的众人指点道。他们作为南极宗的长老,自然对兽潮之事再熟悉不过,眼下把他们的经验分享给大家,免得这些友军出现不必要的损伤。

    而对于这二人的提醒,青冥宗的众人都听得十分的认真,毕竟,他们虽然多数都没经历过兽潮,但也明白个中的凶险,所以当然不敢怠慢。

    “万山兄,你应该经历过不止一次的兽潮,可是有什么经验跟大家分享?”

    等到南极宗两大长老说完之后,队伍当中,晏伯符不禁凑到了荀万山的近前,对着荀万山询问道。

    “李长老和厉长老已经说得比较详细,我要跟大家说的,二位长老都已经说了,至于其它的,就是大家一定要时刻保持警惕,不可有片刻的松弛。”

    荀万山的面色一直十分的凝重,他的确经历过很多次兽潮,这还要得益于那位大长老的特殊照顾,不过现在想想,他其实还是应该感谢那位大长老的。

    “云小子,你稍后不要离开我的身边,免得出现不必要的意外,另外,如果真的有应付不了的麻烦的话,你就发挥你的速度优势,暂且避其锋芒,明白了么?”

    目光一段,荀万山不禁看向了一旁的纪东,略作沉吟之间,这才对着纪东嘱咐道。

    对于纪东的实力,他虽然还算有信心,但说到底,纪东修炼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而且还是年少成名,恐怕难免会心高气傲,所以,该嘱咐的,他还是要嘱咐。

    “多谢荀前辈提醒,弟子心里有数的。”

    听到荀万山之言,纪东哪里不明白,对方虽然说得好听,但所谓的暂避锋芒,说白了就是在告诉他,如果遇到危险,就利用速度优势逃跑。

    坦白讲,对于这些,他根本不需要对方提醒,因为如果真的遇到应付不了的危险的话,就算对方不说,他也会带着对方直接逃离的。

    这也是他此番执意要跟随对方前来的主要原因。

    “诸位,前面就是无尽南荒的边缘了,还请大家做好战斗的准备。”

    差不多又飞掠了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前方的两大长老突然回过头来,对着所有人提醒道。

    “终于要到了么…………”

    闻言,所有人的目光都是不由得举目望去,而透过淡淡的云雾,他们依稀能够看到,一道道刀光刀影正不断闪烁,时不时的,还会有一些灵兽的嘶吼声破云而来,明显是正在进行着惊天动地的大战。

    “要开战了啊!!”

    见到下方的恐怖大战,这一刻,就算是青冥宗的一众长老们,都是不由得有些手心出汗,因为谁都知道,接下来的战斗,恐怕绝对不会那么简单的。

    一望无际的荒芜平原之上,无数的凶兽从荒原深处不断的飞掠而来,这些凶兽实力最差的都达到了黄金段以上的级别,而比较强一些的,更是达到了天劫境的境界,其中还夹杂着无数法相境的灵兽,甚至是堪比天位境强者的强横存在。

    “吼吼吼!!!”

    随着一头头灵兽的怒吼不断传开,那些普通的凶兽就像是发疯了一样,从荒原深处疯狂的向外奔袭而来,似乎是要进入南极宗的广阔地域,把所有南极宗之人全都吞噬一样。

    “大家顶住,千万不能让这些该死的爬虫冲过去,厉长老和李长老已经去搬救兵,想来很快就会带人前来帮助我们了。”

    “坚持住,这些该死的爬虫已经后劲儿不足了,只要大家齐心协力,一定能够把它们赶回南荒深处去,杀啊!!!”

    “轰轰轰!!!刷刷刷!!!”

    就在大批大批的凶兽不断从南荒深处飞掠而来之时,南极宗这一边,七个天位境长老,带着几十个法相境高手,外加无数的铂金境之人,就像是一股洪流一样,轰然间跟这一波凶兽对撞在一起,瞬间击杀了无数的凶兽,但同时也有不少的铂金境弟子陨落。

    战斗到了现在,却是早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的地步,凶兽一拨接着一拨,简直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虽然南极宗这边的高手数量不凡,但若是一直这般下去的话,大家的体力必将越来越差,一旦南荒深处有更大规模的兽潮爆发的话,他们恐怕会损失惨重。

    “啊啊啊,该死,怎么还有这么多的凶兽不断涌出来?这要杀到什么时候算是个头儿啊!”

    “不行了,我快要打不动了,再这般下去的话,就算不被凶兽咬死,恐怕也要活活累死。”

    “吗的,老子好不容易才修炼到法相境的境界,都还没来得及享受生活,居然就要跟这些该死的爬虫拼命,真是日了狗了。”

    “别说了,赶快杀吧,把这一波杀光,估计应该不会有更多的凶兽出现了吧…………”

    一边疯狂的绞杀飞扑而来的凶兽,一些南极宗的弟子们不禁一边恨恨地抱怨着,他们当中多半都是南极宗下辖宗门之人,只有一小部分是南极宗的真正弟子,看来,南极宗恐怕也是有意要保护自己人,所以把这等冲锋陷阵的机会都留给了外面之人。

    好在他们这边占据着实力上的优势,终于,在所有人的疯狂杀戮之下,这一波的凶兽几乎再次被消灭殆尽,只剩下一些实力比较强的凶兽头领,还在跟众人僵持,这让大家看到了浓浓的希望。

    “嗷呜!!!”

    然而,就在大家把又一波的凶兽杀光得差不多之时,一声嘹亮无比的兽吼声蓦地在无尽南荒深处传来,听见这吼声,刚要放松下来一些的众人,几乎马上变得神情紧张,然后下意识地朝着南荒深处看去。

    “轰隆隆………轰隆隆…………”

    突然间,大地都开始颤抖起来,很快,一头头高大的青黑色凶兽,便是从南荒深处狂奔而来,这些凶兽速度极快,而且规模极大,当他们跑起来之时,地面就像是一面鼓一样,被它们敲击得咚咚作响。

    “这………这是………独角黑凶犀?有没有搞错?!!”

    “好多的黑凶犀,谁能告诉我它们是从哪里来的?要命,要命啊!!!”

    “完了,完了完了,这么多的黑凶犀,就算是踩也要把我们全都才成肉泥了吧,为什么,为什么无尽南荒深处还会有这等恐怖的凶兽?!”

    “跑跑跑,大家快跑,不要被这些黑凶犀冲击到,否则谁也别想活……………”眼看着无数的独角黑凶犀成群的从南荒深处掠出,原本正在跟凶**手的众人全都有种心惊胆寒的感觉。

    独角黑凶犀并不是什么嗜杀的凶兽,但这种凶兽的冲击力极强,尤其是大规模的这种凶兽一起发动冲击之时,哪怕是实力远远强过它们的凶兽,也只能是暂且躲避。

    他们实在没想到,这次的兽潮,竟然还会有这样一拨恐怖的凶兽,虽然这些凶兽多数都是黄金段级别的,但就算是铂金境高手被撞到,恐怕都要很快一命呜呼。

    鉴于此,所有人都是赶忙放弃了自己的对手,纷纷朝着后方退去,生怕自己躲的慢了,成为凶兽脚下的玩偶。

    “轰隆隆…………”然而,就在众人急速后退之时,黑凶犀的速度居然陡然加快,几乎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便是有好多弟子被这些恐怖的大家伙掀飞开来,最终重重的落在地上,被这些钢铁之躯踩成了肉饼。

    刹那之间,原本还不错的局势,马上就变得糟糕无比,可以预想得到,如果找不到好的解决办法的话,那么这一批的南极宗弟子,恐怕很难有多少人幸免的了。

    “该死,怎么会有黑凶犀?这些大家伙要怎么杀才能杀得完?!!轰轰轰!!”

    这个时候,几个天位境高手带领着一众法相境之人,却是全都悬浮在了半空中发动进攻,可惜的是,黑凶犀的数量是在太多太多,就算他们能够一下子轰杀不少,但也绝对赶不上南极宗弟子陨落的速度。

    对此,一众高手们只能干着急,甚至做好了全军覆没的准备。

    “诸位,我们回来了,大家加把劲儿啊!!!杀!!!”

    就在这时,一声大喝声陡然从天空之上传来,声音未落,青冥宗的一众高手们便是在两南极宗长老的带领之下来到了战圈之上。

    “轰轰轰!!!”

    也不需要谁去提醒什么,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的黑凶犀被青冥宗的众人轰杀成渣,愣是把成群的黑凶犀群轰出了几条极宽的通道,保证那些普通弟子可以逃过冲击。

    “杀啊,不要放过这些该死的大爬虫!!!”随着一条条生命通道的出现,一众南极宗弟子们简直就是疯狂无比,很快,这一次的一波惊天袭击,便是再次被他们镇压了下去,最后,入眼处几乎到处都是凶兽尸体,数都数不过来。

    “厉长老厉长老,你们终于回来……………”

    “吼!!!”

    这时,战场之上的几个天位境强者纷纷看向了厉长老和李长老,只是,还不待他们开口说话,一声兽吼便是再次传来,紧接着,比之前阵势大得多的动静,便是传入了在场每一个人你的耳中。

    “这…………真的没有一个极限了么?!!”

    听到从南荒深处滚滚而来的声响,在场的所有人都只能是苦涩一笑,随后再次把目光看向了南荒深处,他们知道,他们的任务,恐怕还没有完成呢!

    “轰轰轰!!!”

    “嗖嗖嗖!!!”

    恐怖的凶兽脚步声以及飞掠声从南荒深处传来,下一秒,无数长相凶恶的凶兽几乎就是铺天盖地而来,这些凶兽一个个气势凛然,其中修为最差的恐怕都达到了铂金境的级别,而那些飞掠在半空中的,有的本身就是飞行凶兽,有的则是灵兽级别的强横存在。

    只不过,那么多飞在天上的凶兽,谁也不知道究竟有多少是飞行凶兽,又有多少是灵兽。

    “这………怎么又有这么多?难道南荒深处的所有凶兽全都出动了么?!!”

    战场之上,每个人的目光都是紧紧地盯着狂暴的兽潮,如果说之前的一些人还不太清楚兽潮是怎么回事的话,那么这一刻,每个人心中对于兽潮,都有了一个异常直观的概念,可以说,今生今世,他们恐怕永远都不会忘记此时此景。

    当然了,前提条件是他们今天能够活下来。

    “完了,完了完了,我才刚刚晋级天劫境,还有大好的前程等着我,难道今日就要死在这里了么?”

    “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我不想就这般死在这些畜生的手里,我不甘心!!”

    “啊啊啊,该死的凶兽,老子今天跟你们拼了…………”

    所有人的双眼都瞪得滚圆,大多数人都已经做好了陨落的心理准备,没办法,眼前的凶兽实在是太多太多了,而且其中明显夹杂着好多的灵兽,这些灵兽最差的都是法相境,但谁都相信,这么多的灵兽里面,一定不会缺少天位境级别的存在。

    “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

    眼看着无数的凶兽从南荒深处滚滚而来,南极宗的几大长老全都有些傻眼,他们之前虽然料到了这一点的兽潮恐怕非同凡响,这才回去搬了一次救兵,可让他们完全没有想到的是,这一点的兽潮规模,居然恐怖到了这等地步。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眼下这一点的兽潮规模来说,就算是出动数以百计的长老级强者都不为过,甚至于单单是这一点的兽潮,恐怕都能抵得上以往那些规模不大的兽潮之和了。

    这一刻,这些超级强者的第一个想法,便是抛下下方的普通弟子,然后尽快逃离此地,否则的话,一旦被如此恐怖的兽潮纠缠住,那么就算是他们,恐怕都会很难逃离了。

    心里想着这些,南极宗的各大长老,以及那些法相境的高手们几乎下意识的彼此对视一眼,却是全都看懂了彼此的眼神。

    “诸位,兽潮太猛,不可力敌,大家撤啊!!!”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谁突然间大喝一声,直接对着所有人下达了撤退的指令,而随着他这一嗓子喊出来,南极宗的近十个长老级强者,外加数十个法相境高手,就像是事先商量好了一样,说着便是一齐腾空而起,飞速的朝着大后方撤离而去。

    这些超级强者的速度都是极快,眨眼间的工夫,这些超级强者便是脱离了战场,就像是吃了神行丹一样。

    “这………这…………”

    眼看着所有的长老级强者,外加一众法相境高层纷纷撤离,整片战场顿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所有南极宗以及南极宗下辖门派的弟子们,都是傻愣愣的站在了那里,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跑……跑了?居然全都跑了?!!”

    “啊啊啊,该死,该死啊,他们竟然抛下我们独自逃跑了?!”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绝对不是真的,谁能告诉我啊!!!”

    “…………”

    短暂的寂静过后,所有弟子们尽是疯狂的叫喊起来,却是完全没办法接受眼前这一切。原本,虽然眼前的兽潮十分恐怖,可至少,他们这边还有近十位长老,以及几十个法相境高手,而再加上刚刚到来的援军,至少他们还有一拼之力。

    可眼下倒好,就是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宗门强者,此时竟然连招呼都不打一个,就全都夹着尾巴逃跑了,这分明就是要把他们抛弃的节奏啊!

    试问,在这等恐怖的兽潮面前,没有了超级强者庇护的他们,除了一死之外还能有什么结果?

    “青雉兄,我们怎么办?”

    这时,青冥宗的一行人早已经聚在了一起,站在空中俯瞰着下方的情况。

    他们也没有想到,南极宗的众人居然说跑就跑了,这一幕,简直让他们半晌都回不过神来。

    不过话说回来,他们倒也能够理解这些逃跑之人,毕竟,这些人经历了那么久的战斗,恐怕早已经筋疲力竭,摆在这些人面前的其实就是两条路,一条路就是果断逃生,另一条路就是跟下面这些普通弟子一起战死。

    貌似相比较起来,还是活着的意义更大一些,至少从某些方面来说是这样。

    “我们是来帮忙的,又不是来送死的,连他们自己的高层都逃了,我们还留下来作甚?诸位,咱们也撤!!!”

    青雉的面色变了又变,果断地决定了撤离,而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决定,毕竟,青冥宗的确就是帮忙来的,眼下连人家自家的强者都撤了,他们自然没有义务留下来。

    最主要的问题是,眼前的兽潮真的太过恐怖了,即便是他们这些生力军,基本上也是九死一生,显然,他们更加的不想为一些不相干之人而丢掉性命。

    倒是有几个长老以及法相境的高手们面露不忍,但这个时候根本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就算再怎么不忍心,他们也只能是狠下心来了。

    “撤!!!”

    随着青雉的一声唿哨,一行人二话不说,便是纷纷朝着大后方退去,至于下方那数以万计的弟子们,他们只能是自求多福了。

    “嗖嗖嗖!!!”

    青冥宗的众人速度极快,瞬息之间,众人便是飞掠出了几十里的距离,每个人都是牟足了劲儿,生怕后面的兽潮冲上来追上自己。

    他们全都没有想到南极宗这次的兽潮如此恐怖,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恐怕整个南极宗都要危险了,当然了,不止是南极宗,貌似就算是他们各自的宗门,怕是很快都有可能会遭受兽潮的袭击,因为很明显的,南极宗的边境线,怕是已经守不住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