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一十七章青冥宗7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南极宗,一座巨大的宫殿当中,此时,十几个老者在一个半大老者的带领下正聚于此,每个人都是单膝跪倒在地,恭恭敬敬地看着大殿的上手位置,那里,一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男子,此刻双手背后,就像是一根擎天巨柱一般,淡漠地看着下方的众人。

    “宗主大人,眼下兽潮四期,宗里的长老和弟子,能出动的几乎都已经出动了,可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依旧难以抵挡兽潮的冲击,根据前方传回来的消息,眼下已经有十几位长老战死沙场,还望宗主大人和元老阁能够出手镇压。”

    凝滞的气氛,被为首的半大老者打破,这个半大老者不是旁人,正是南极宗现任大长老圭辛南,一个大天位之境的超级强者。

    而从这位南极宗大长老的话里不难听出,此刻站在上手位置的不是旁人,正是南极宗的现任宗主,炎黄大世界最有权势的三十六个超级强者之一,叶南天!

    作为南极宗的现任宗主,叶南天看起来极为年轻,他的身形稍显瘦弱,但就是这瘦弱的身躯当中,不知道隐藏着怎样恐怖的力量,就算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山岳般的感觉,让人无可撼动。

    “大长老所汇报之事,本宗已经了解了,本宗今日现身召集各位长老,也正是要说说此事。”

    听到大长老圭辛南的汇报,叶南天的脸色没有丝毫的变化,仿佛整个南极宗的生死存亡,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一样。

    “还请宗主大人示下!!”

    听到叶南天之言,大长老的神色不由得微微一凛,赶忙跟其他长老一起低下头来,等待着对方的指示。

    这些天来,他们为了应付兽潮,着实想了好多的办法,也做出了他们最大的努力,可到头来,兽潮的规模越来越恐怖,就在刚刚不久前,无尽南荒的兽潮分成了股力量汹涌而来,直接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不少的长老都因为撤退不及时而丢了性命。

    除此之外,无数的南极宗弟子,以及南极宗下辖宗门和世家的弟子更是损失惨重,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南极宗这次已经到了伤筋动骨的地步。

    “大长老,你稍后传令下去,让南荒边缘还在抵御兽潮的所有人全都退回来吧,另外,告诉下面的那些宗门以及世家,尽可能的聚在一起保持有生力量,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也可以暂且来我南极宗躲避,至于那些凶兽,就让它们尽情地进入南域腹地好了,我南极宗已经没办法将它们挡在南疆之外了。”

    叶南天的脸上依旧没有任何的表情变化,只是,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下手的一众长老们却是纷纷色变,显然没想到这位宗主大人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要知道,一旦让南荒深处的凶兽踏入南域当中,损失最大的一定是南极宗,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之时,他们是绝对不会选择这条路的。

    “宗主大人,难道就没有其它办法了么?元老阁那边…………”面色变幻,大长老圭辛南迟疑半晌,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询问道。

    他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元老阁的元老们能够出手的话,那么就算兽潮再怎么恐怖,他们应该也能抵挡一二的,却也不用做出如此极端的决定。

    “大长老这是在质疑本宗的决定么?!”

    不待大长老的话说完,叶南天的眉头便是微微的皱了起来,明显有些不悦地道。

    作为南极宗的一宗之主,他从来不希望听到有任何不和谐的声音,就算是南极宗的大长老也不行。

    “属下不敢,属下稍后就把宗主大人的指令传达下去,绝不敢有半点违背!”见到叶南天似有不悦,大长老顿时大惊失色,赶忙低下头来,乖乖地回道。

    他虽然贵为南极宗大长老,可在这位宗主大人面前,他根本连一点儿的底气都没有,因为他心里清楚,只要对方愿意,那么随时都能把他废掉,重新立一个新的大长老。

    “本宗理解大长老的心思,本宗也知道,这样的决定,一定会让南极宗损失极大,不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有些事情,诸位长老暂时还是不知道的好,等到了该知道的时候,你们自然就会知道。”

    见到一众长老吓得不敢抬头,叶南天面色稍缓,却是随口解释了一句道。

    他原本没必要跟这些人说太多的,不过他也明白这些人的的确确都是为了南极宗着想,这才跟他们多说了几句。

    “好了,本宗还有事情需要处理,你们下去安排吧,另外,你们也无需再去联络其它宗门,眼下其它宗门怕是不可能再派人前来支援了,这个时候,一切都只能看我们自己的。”

    大劫将至,所有宗门都将自顾不暇,哪里还会派人前来增援?话说回来,等南荒深处的兽潮进入其它宗门的辖区之后,这些宗门恐怕同样会疲于应对吧!

    “刷!!!”

    话音落下,叶南天却也不再多说什么,身形一闪,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气息,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恭送宗主大人!!!”

    眼看着叶南天消失不见,一众长老们赶忙恭声呼道,谁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吁,想不到宗主大人居然做出了这等决定,看来真的是要有大事发生了啊!”等到叶南天离开半晌,大殿当中的一众长老们这才纷纷起身,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浓浓的忧色。

    “大长老,接下来要怎么办?”

    一众长老的目光尽数看向大长老,把决定权交给了对方。

    “还能怎么办?既然宗主大人已经有了命令,我们自然就只有照办了,去吧,大家分别去各处传令,务必以最快的速度让所有人都知道宗主大人的命令。”

    神色一正,大长老也不迟疑,说着便是大手一挥,直接开始分配起任务来。

    炎黄大世界已经平静了太久太久的时间,无数年的安逸生活,让炎黄大世界的力量已然积蓄到了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而正所谓盛极必衰,物极必反,时至今日,炎黄大世界也是时候经受一些劫难的考验了。

    南极宗显然没有理由为整个南域挡枪,何况单单凭借一个南极宗,也属实没有那样的能力,可以想象,用不了多久,整个南域都必将混乱起来,到时候谁能活下来,一来要看本身实力,二来却是还需要一些运气才行。

    当然了,不止是南域,整个炎黄大世界,最终都会难逃此劫,而南域无非就是其中的一处战场罢了…………

    峡谷深处,纪东已经把几十头灵兽尽数用驭兽神纹控制在了自己的手里,这些灵兽实力最差的都达到了意相境的境界,其中还有不少达到了天位境的级别,如此恐怖的一股力量,却是足够让他称霸一方的了。

    说起来,为了控制这些灵兽,他可是没少花费心思,倒不是他的驭兽神纹有什么问题,而是这些灵兽的神魂当中都被一股诡异的能量所侵入,正是这些诡异的能量气息,使得这些灵兽完全不惧死亡,只要灵兽头领一声令下,它们完全可以舍身自爆。

    为了让这些灵兽恢复清明,纪东花费了不少的时间,用自己的精神力辅以超能力力,这才把这些灵兽神魂当中的能量气息驱散开来,而这等事情,恐怕整个世间也就只有他能够做得到了,毕竟,其他人是不可能同时身据精神力和超能力力两种力量的。

    “嘿嘿,还不赖,这一下竟然直接控制了五十几头灵兽,其中天位境级别的就有十几头,眼下我带着这样一股力量回到青冥宗的话,想来就算是那位大长老,也得乖乖地给我放低姿态吧?”

    看着眼前匍匐在地的几十头灵兽,纪东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

    五十几头灵兽,这属实已经是一股极其恐怖的力量了,何况其中还有十几头天位境级别的灵兽,如果他把这股力量带回青冥宗的话,想来就算是天子党和问天党,也只能乖乖地靠边儿站,把第一党派的位子让给秦都党。

    可惜的是,他不可能把这些灵兽带回青冥宗的,毕竟,这么多的灵兽,他根本没办法跟青冥宗的高层解释,如果再因此而暴露了自己丹阵师的身份的话,那就更是得不偿失了。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次的南荒兽潮怕是已经超出了所有人的预料,估计这会儿的南极宗已经很难应付,也就是说,这些从南荒深处跑出来的凶兽灵兽,迟早会进入南域当中,就算是青冥宗也绝对不可能独善其身。”

    虽然他并没有见到别处的兽潮都是什么样的,但仅仅是他之前经历的这一处兽潮,就足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了,而这等规模的兽潮只要有几处,就足够南极宗喝上一壶的。

    “眼下,我最好的选择就是赶快返回青冥宗,尽可能的帮助身边之人提升实力,还要快些前去大秦王朝,把秦都学院当中的亲人朋友们带到青冥宗,免得他们遭受意外。”

    南极宗这边的情况,他显然是爱莫能助了,虽然他的确有些手段,但想要凭借他的一己之力抵挡无尽兽潮,这显然是不太现实的事情,何况这兽潮背后还有超级丹阵师强者的身影在里面,他却也不得不防。

    对于强大的超能者,他向来并不是很畏惧,但对于强大的丹阵师,他一直以来都是不想过多接触,毕竟,天知道那些强大的丹阵师是否有什么手段,能够直接看出他的丹阵师身份来。

    “就这么回去的话,我这次的行程显然算不得圆满,看来在回去之前,我还是要做些什么才行。”

    他这次前来南荒兽潮,一来是真心想要帮忙,事实上,他适才出手救了那么多的人,也算是帮了南极宗不小的忙了。

    而除了帮助南极宗之外,他另外一个目的就是要帮助血明月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法相,原本,那头麒麟神兽的血脉就不错,可惜在他施展驭兽神纹之时,那家伙却是直接爆了,而在那等大爆之下,那头灵兽的神魂印记根本就没能留下。

    “青冥宗距离这边还是比较远的,就算这边的兽潮一刻不停地推进,恐怕也得很长时间才能到达青冥宗的辖区,在那之前,我的时间倒是还算充裕。”

    青冥宗是一定要回的,但显然不是现在,不管怎么样,他都必须要为血明月找到一个比较靠谱的法相,否则就真的白来一趟了。

    “大家伙们,接下来就要看你们的了,我辛辛苦苦把你们解救出来,你们总不能一点儿的回报都不给吧?!”

    目光再次看向眼前的几十头灵兽,他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随后便是直接通过精神力给这些灵兽下达了指令,下一秒,所有的灵兽便是纷纷站起身来,三五成群地朝着四面方掠去,其中不乏前去南荒深处的。

    富贵险中求,他想要找到一头足够强大,也足够有天赋的灵兽,貌似南荒深处的可能性最大,只不过,他本人眼下并不想深入南荒太多,毕竟,如果在南荒深处遇到强大的丹阵师强者,他的麻烦可就真的大了去了。

    “趁着这段时间,我还是四处段一段好了,说不定我还能遇到其它方位的兽潮,而那些兽潮当中,估计一样会有头领的存在,如果再让我遇到,我就直接施展朱雀秘法,把它的神魂印记直接抓出来,然后带回到青冥宗去。”

    他这次的出手,基本上就是凭借一己之力毁了一拨兽潮,如果再遇到其它兽潮的话,他其实还可以暗中帮一些忙,说起来,他眼下多杀一些凶兽灵兽,其实就是在为整个南域的所有宗门减负,这里面也包括他的青冥宗在内。

    所以,如果条件允许的话,他是真心希望自己还能帮到更多的人,多多剿灭一些兽潮,这样大家就都可以轻松那么一丝了。

    以一己之力搞定了一拨兽潮之后,纪东的自信心不禁空前的高涨起来,他已经明白,不管是什么规模的兽潮,现在看来应该都少不得要有灵兽头领进行指挥,而想要灭掉兽潮的话,他只需要干掉兽潮当中隐藏着的灵兽头领就行了。

    从无数凶兽的掩护当中找出灵兽头领,这对于一般的超能者来说自然是一件无比困难的事情,可对于他这个神武双修之人来说,这真的算不得是什么难事。

    心里有了这样的底气,他接下来的行动,自然也就变得简单了好多。

    身形飞掠,纪东也不知道自己飞掠了多远的距离,隐隐的,一股狂暴的气息混杂着凶兽的嘶吼声,远远地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感受到这等狂暴的气息,还有耳边不断响起的兽吼声,纪东陡然间加快了速度,很快便是来到了这一波兽潮的百里之外,然后释放出自己的精神力,小心翼翼地探查起来。

    “这………看来我来的有些迟了啊!!”

    精神力一扫,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无比的阴沉,心里更是不由得充满了寒意。

    入眼处,无数的凶兽正在一片巨大的战场当中进食,看得出来,这里不久前应该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大战,至于哪一方取得了胜利,却是根本无需多说。

    “吗的,南极宗的强者都跑到哪里去了?该不会又都临阵脱逃了吧?!”眼看着战场之上正在被无数凶兽吞食的超能者尸体,他的心里简直充满了愤怒。

    同为人类超能者,眼前的景象,真的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但愤怒的同时,他也只能是深表无奈。

    他是真的很想救下更多的人,可单单凭借他一个人的力量,又怎么可能救下所有人?就算他比现在强大十倍百倍,可说到底也只是一个人罢了,不可能在同一时间出现在不同的战场之上。

    “这一波兽潮的规模,丝毫不比之前那一拨小,让我看看,这一波兽潮的指挥者又躲在了什么地方!!”

    深吸一口气,他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这才继续在战场之上探查了起来。

    事已至此,他愤怒也好,感伤也罢,却是都已经毫无意义,眼下他所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这些凶兽不再伤害更多人的性命。

    “在那里!就是它!!”

    很快,他的精神力便是在一群凶兽群当中发现了一头浑身长满了鳞片的麟甲兽,这头麟甲兽的修为也是意相境的境界,乍一看似乎同样不是很起眼儿,只是,对于身据精神力和朱雀法相的他来说,他第一眼就能够确定,这头麟甲兽绝对不一般。

    首先一点,这头麟甲兽所处的位置乃是好多灵兽的中心,这跟之前他灭掉的那头灵兽头领极其相似。第二,也是比较重要的一点,他能够感受到,在这头麟甲兽身上,明显隐隐的荡漾着一股神兽的气息。

    如果他没有感应错的话,这头麟甲兽,居然同样是麒麟神兽的血脉传承。而一头隐藏在暗处的麒麟血脉,要说这家伙不是兽潮头领的话,他绝对不可能相信。

    “擒贼先擒王,不管那么多了,先干掉这头灵兽头领再说,免得这些凶兽跑到南极宗深处去害人!!”猛地一咬牙,他这个时候也不迟疑,动念之间,他便是运段起了自己的敛息诀,直接隐藏了自己的身形和气息,然后直奔战场上的灵兽头领而去。

    这个时候,整片战场之上的气氛都是颇为和谐,在经过了一番大战之后,好多的凶兽都在通过进食的方式来恢复力量,至于那些强大的灵兽,它们则是分散在各处,并没有跟那些凶兽一样去进食,而是时刻警觉着周围,防止人类超能者前来偷袭。

    以纪东的隐匿能力来说,就算是实力强过他的灵兽,也未必能够发现他的隐匿,至于战场上的这些灵兽,那就更加的不可能发现得了他了。

    时间不长,纪东的身形便是已经来到了战场的上空,并且暗中潜伏到了那头拥有麒麟血脉的灵兽头领近前,而对此,无论是周围的那些堪比中天位之境的灵兽,还是那头麟甲兽本身,却是全都丝毫没有察觉。

    “给我过来吧!!!”

    某一刻,纪东的身形蓦地从空气当中显现了出来,而刚一出现,他便是猛地一抬手,直接朝着这头意相境的麟甲兽一把抓了过去。

    “嗡!!!”他这一抓可谓是尽出全力,眨眼之间,一个巨大的爪影便是将麟甲兽抓了起来,并且第一时间将其抓到了自己的面前。

    “吼!!!”这头麟甲兽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便是已然被纪东抓在了手里,霎那之间,它便是疯狂的嘶吼起来,虽然纪东听不懂这吼声的含义,但听起来貌似就是在求援。

    “哼,给我乖乖地呆着吧!!”等到麟甲兽怒吼了几声之后,纪东冷哼一声,随后便是猛地一拳轰出,直接轰在了麟甲兽的头颅之上,将这头强大的麟甲兽直接轰得晕死了过去,但却并没有第一时间将其斩杀。

    “吼吼吼!!!”

    “嗷嗷嗷!!!”

    这个时候,周围那些灵兽和凶兽却是全都已经发现了这边的情况,而眼看着它们的指挥官竟然被人偷袭了,所有的凶兽和灵兽都是疯狂的怒吼起来,并且纷纷朝着纪东一拥而上。

    “想要抢回你们的指挥官,那就过来追我吧!!”

    见到那么多的灵兽蓦地从兽潮当中冒了出来,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亮芒,旋即便是身形一闪,直奔远处的崇山峻岭掠去。

    想要斩杀灵兽头领太简单了,不过他心里清楚,即便斩杀了这头麟甲兽,眼下这些凶兽依旧会在其它那些灵兽的带领下继续搞破坏,既然如此,他还不如效仿自己之前的做法,尽可能的控制一些灵兽,到时候哪怕是让那些灵兽回到兽群当中自爆,也是一个很不错的选择。

    “嗖嗖嗖!!”

    心里想着这些,他把速度控制在一个既不会让那些灵兽追上,又不会把这些灵兽甩掉的级别,很快,几十头强大的灵兽,便是陆陆续续被他引到了山峦当中,而等到这些灵兽进入了山峦之后,那么一切自然就变得简单多了。

    以麟甲兽头领作为诱饵,很快,纪东便是利用神阵,再次生擒了几十头强大的灵兽,并且第一时间清除了这些灵兽神魂当中的特殊能量,旋即全都用驭兽神纹控制了起来。

    时至今日,他天丹阵师级别的精神力已经强横无比,多控制一些灵兽自然不在话下,而随着这一波的几十头灵兽被他控制,他眼下所掌控的灵兽数量,已经超过了上百头,其中天位境以上的灵兽就有近三十头!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他的存在,简直就是此番兽潮的一个巨大的变数,因为除了他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把这些被特殊能量侵染过的灵兽控制在手里,就算是精神力强过他的超级丹阵师也办不到。

    “看来,以灵兽头领做为诱饵,把所有的灵兽全都掌控在我的手里,这才是应付兽潮最最有效的办法,如果我能够把兽潮当中一大半的灵兽全都掌控起来的话,那么这次的兽潮也没什么可怕的了。”

    用了差不多半个时辰左右的时间,整整六十几头灵兽,一个不落地全都被他的驭兽神纹控制了神魂,这会儿,每一头灵兽都乖乖地趴在他的面前,等待着他的指令。

    “可惜这次的兽潮一拨接着一拨,估计这会儿怕是早就有好多波的兽潮已经突入南极宗的辖区范围了,我想要把每一拨兽潮当中的灵兽都控制在自己手里,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眼下也只能是尽可能的多控制一些灵兽级,然后再徐徐图之了。”

    控制兽潮当中的所有灵兽,这只能是他的美好愿望罢了,毕竟,南荒的边界绵延无尽,他不可能同时到达每一拨兽潮的面前。

    “倒是这头麟甲兽,它的神魂已经被其他的丹阵师所控制,我眼下想要施展驭兽神纹控制它根本不可能,可若是就这么杀了的话,貌似还有些可惜。”

    目光一收,他不禁看向了自己的脚下,这会儿,这头有着麒麟神兽微弱血脉的麟甲兽就躺在他的脚下,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

    他能够感觉到,这头麟甲兽的实力也属实不凡,尤其是它的身体当中有着一丝微弱的麒麟神兽血脉,仅仅是这一丝的血脉之力,就让它的实力要远远地超过同等级别的灵兽,而且还会对其它灵兽以及凶兽产生无形的威压。

    这也是为何它会成为整拨兽潮的指挥者的原因之所在。

    “不管怎么样,我绝对不能把这家伙放回去,既然如此,还是把它解决掉算了,不过在那之前,倒是不防把它的神魂印记保留下来,说不定今后还能用得到。”

    这头麟甲兽都有些怎样的能力,他这会儿并不是很清楚,但毫无疑问的是,这头麟甲兽的血脉足够高贵,潜力也足够大,如果有人能够觉醒这等法相的话,将来的实力势必会非同一般,至少不是那些觉醒了普通灵兽法相之人所能比拟的。

    想到这里,他却也不再迟疑,说话间便是手印变幻,直接祭出了朱雀秘法,将一道道特殊的印记打入了麟甲兽的神魂当中。

    “嗡!!!”

    时间不长,一个透明的神魂印记便是出现在了麟甲兽的上方,而见此,纪东的精神力微微一动,便是将这透明的神魂印记包裹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入一个玉瓶当中,并且用自己的精神力封印好,以备将来的不时之需。

    虽然麟甲兽的神魂被未知的丹阵师用驭兽神纹控制住了,但神魂印记这东西并不是神魂,在朱雀秘法的作用下,驭兽神纹是起不到阻拦作用的。

    可惜这头麟甲兽的级别稍稍低了一丝,而且长相也着实不怎么样,否则的话,他倒是可以把这神魂印记直接用在血明月身上。

    “再怎么说都是神兽后裔,等我闲下来之后,就用这家伙的尸体炼制一炉兽灵丹,想来效果一定非同小可吧!”

    拘出了麟甲兽的神魂印记,这一刻的麟甲兽当然已经是死翘翘了,不过即便是一具尸体,这头麟甲兽的尸体也不是普通的灵兽尸体所能比拟的。

    “至于你们,你们现在就分散开来,混入其它各处的兽潮好了,从今以后,你们不但不可以再伤人类超能者,还要想办法暗中阻止其它凶兽,去吧!!”

    目光看向眼前的这几十头灵兽,他略作思忖,便是通过精神力对这些灵兽下达了新的指令。

    他思来想去,貌似这些灵兽最好的归属就是重回兽潮当中,这样一来,他就相当于是在兽潮当中埋下了自己的暗招,关键时刻,说不定能够发挥出巨大的作用。

    “吼!!!”

    随着纪东的指令下达,几十头灵兽尽是低吼一声,随后便是纷纷朝着四面方掠去,想来用不了多久,它们应该就会跑到其它的兽潮当中去,届时有它们在暗中搞些破坏,至少能够对兽潮造成一些影响就是。

    当然了,单单凭借这几十头灵兽自然是不够,接下来的时间,他还会继续寻找兽潮,然后控制更多的灵兽,如果他能够控制足够多的灵兽为己用的话,那么至少他也算是有了跟兽潮对抗的本钱。

    “就先在南极宗和南荒的交界区域绕一圈好了,也不知道那些南极宗的弟子还有没有幸存的,希望我能够救下更多人的性命。”

    安排好了一切,他却也不再继续耽搁,说着,他便是将自己的速度运段到了极致,开始在整片南荒的边界区域流窜起来。

    既然上天给了他这等非同寻常的能力,他自然没有任何的理由袖手旁观,何况这本就关系到青冥宗,甚至是他身边那些亲人朋友的安危。

    就这样,他这会儿暂且抛开了一切,一门心思地寻找起兽潮来,而只要是被他找到的兽潮,他都会如法炮制,一边控制兽潮的指挥者,一边利用对方作为诱饵,擒拿控制更多的灵兽。

    一拨又一拨,南荒深处的兽潮就像是无穷无尽一样,而对此,纪东绝对是来者不拒,不管是多大规模的兽潮,他都会找出其中的指挥者,然后将指挥者干掉,再把其中的灵兽控制在自己手里。

    说起来,没有了指挥者以及大把的灵兽头领,这些兽潮的威力已经大打折扣了,届时只需要南极宗的强者们形成大规模的抵抗,这些失去了指挥者的兽潮,其实很容易就能被灭掉。

    只是,让纪东感到郁闷的是,就在他忙碌了几天的时间,暗中干掉了十几头灵兽指挥者,并且控制了数百头灵兽之时,他发现,整个南荒的边缘地带,居然一直没有出现南极宗的抵抗队伍,貌似眼下的南极宗,已经彻底放弃抵挡兽潮的入侵了。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