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一十八章青冥宗8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半个月的时间段瞬即逝,在这半个月的时间里,纪东暗中击杀的灵兽指挥者,却是已经不下三十头,控制的灵兽更是超过了上千头,其中单单是天位境级别的灵兽就多达上百头。

    对于这样的战果,就连纪东自己都感到有些难以置信,只不过,虽然这次的战果真的很大,但他却是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

    这半个月的时间当中,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南极宗是真的彻底的放弃了对兽潮的抵抗,这样一来,每一拨兽潮从南荒深处涌出之后,都会第一时间进入到南极宗的辖区范围,进而跨过南极宗的范围,到达其它宗门的领地,想来用不了太久,应该就会杀到青冥宗。

    对此,他起初着实愤怒了好一阵子,但后来段念一想,貌似南极宗这样的做法也是无可厚非的,毕竟,这次的兽潮真的太恐怖了,也就是他这个特殊存在能够在兽潮当中游刃有余,换成是其他任何一个大天位之境的高手,恐怕都已经被兽潮吞没了。

    南极宗把兽潮放到辖区范围当中,甚至是让兽潮越过南极宗分散到其它宗门的领地,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办法,因为一旦兽潮进入广袤的南极宗辖区,力量势必会变得涣散,到时候凭借着南极宗以及南极宗所辖的无数宗门和世家,迟早会把兽潮的力量慢慢消灭掉。

    “差不多了啊,我已经在南极宗的边缘地带游荡了半个月之久,却也是时候回青冥宗为将来做些准备了!!”

    一片废墟之上,纪东随手灭掉了一拨足足有数千头凶兽的小股兽潮,随后不由得长叹一声,喃喃自语道。

    这半个月的时间,他总算见识了这次的南荒兽潮究竟是多么的恐怖,可以说,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知道,原来兽潮居然可以恐怖到这等地步。

    他不知道南荒深处还会有多少的凶兽继续涌现出来,但仅仅是已经进入南极宗辖区范围的凶兽,就已经是一个天文数字,至于他所斩杀的三十几头灵兽指挥者,根本就是其中极小的一部分罢了。

    “可惜啊,我这次虽然斩杀了三十几头兽潮指挥者,但这些指挥者的实力都不是顶尖,天赋也没有达到我预期的境界,眼下就这般回去,实在是有些美中不足。”

    对于自己所取得的成果,他总的来说还是很满意的,眼下,上千头被他控制的灵兽重回兽潮当中,不知道要给整个兽潮的力量带去多大的影响,从这一点来说,他这些天的劳动还是很成功的。

    唯独比较可惜的是,直到此刻,他也没有遇到一头让他满意的灵兽,也好为血明月觉醒一个像样的法相。

    那些兽潮指挥者虽然还不错,但基本上都只有十分稀薄的神兽血脉,而且清一色都是神兽麒麟的血脉,若是让血明月觉醒这等级别的法相,将来的成就虽然也能不错,但却是跟他的朱雀法相实在差了太多太多。

    “管不了那么多了,差一些就差一些吧,我还是快些回到青冥宗,尽早把身边的亲人朋友安排妥当,绝不能让大家涉险,至于这南极宗,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他这次释放了上千头被他控制的灵兽回到兽潮当中,这些灵兽都被他下达了暗中搞破坏的指令,而有这些灵兽头领拖后腿,南极宗的压力绝对会小很多,想来若是让南极宗的高层知道这些的话,应该会给他一个大大的嘉奖吧!

    “无尽南荒,咱们后会有期!!”

    目光朝着南荒深处看了一眼,他却也不再迟疑,说着,他便是身形一闪,就要朝着青冥宗的方向赶回去。

    “轰隆隆…………轰隆隆…………”

    然而,就在他刚刚启程,却是还没来得及走多远之时,一阵低沉的脚步声却是远远地从南荒深处传来,声音虽然还不大,但精神敏锐的他却是第一时间就发现,这一片脚步声可绝对非同小可,至少他之前听到的所有兽潮的脚步声,都没办法跟这一次相比。

    “嘶………什么情况?这是要来一拨大的么?!”

    感受到大地传来的颤抖,纪东赶忙停了下来,认认真真地感受了一番,最终得出的结论就是,这会儿,一拨要比他之前见过的所有兽潮都恐怖得多的兽潮,正在急速从南荒深处涌来,貌似刚好就是冲着他眼下所在的方位。

    “吗的,这南荒深处到底有多少凶兽?难道说之前的那些兽潮,依旧只是开胃菜不成?”

    举目远眺,他已经依稀能够看到远处那遮天蔽日的烟尘,虽然看不到烟尘下方的情况,但可以想象,能够激起这等烟尘来,这一波兽潮的恐怖着实可想而知。

    “怎么办?要不要留下来看一看?说不定这一波兽潮里面会有像样的灵兽,不过这样的一拨兽潮,实力恐怕不容小觑,也不知道是否会对我造成威胁。”

    看着远处滚滚而来的兽潮,他这会儿不禁有些迟疑起来。说心里话,对于这一波兽潮,他第一想法就是趁着兽潮还没靠近,赶快离开这里,免得让自己陷入险境。

    可一想到自己还没有为血明月找到合适的法相,他又很想留下来看一看,如果这一波兽潮里面有合适的灵兽,他眼下离开,那就要白白错过了。

    “富贵险中求,以我现如今的实力来说,只要不是超过了天位境级别的超级灵兽,应该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若是真的有危险的话,大不了就把朱雀法相祭出来。”

    面色变幻之间,他最终还是决定留下来,不管怎么样,他对自己的实力还是有着绝对的自信的,不过,若是这一波兽潮当中依旧没有像样的灵兽的话,那么他就真的要赶回青冥宗去了,毕竟,若是再迟的话,他担心时间会来不及。

    心里想着这些,他便是猛地一咬牙,直接运段起了敛息诀,收敛了所有的气息,并且隐去了自己的身形,然后便是腾空而起,在半空中等待着兽潮的靠近。

    眼下整个南极宗的外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他其实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却也不用担心被别人发现不妥。

    “轰隆隆………轰隆隆………”

    惊天动地的脚步声回荡在南极宗和南荒的交界区域,这一刻,大地在颤动,空气中荡漾着一股难以言喻的暴戾和血腥的气息,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到来了一样。

    数十万的凶兽聚集在一起,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没有人能够想象到那会是一众怎样的情景,尤其是这数十万的凶兽当中还夹杂着数以万计的灵兽,那等威势,就像是要踏平世间的一切一样。

    “吼吼吼…………”恐怖的兽吼声此起彼伏,却是兽潮当中的灵兽头领们不断用吼声来指挥兽潮的前进,免得出现什么差错,以至于整个兽潮的前行受到影响。

    “好家伙,这也太夸张了吧?居然有这么多?!”

    无尽的虚空当中,纪东此刻将敛息诀运段到了极致,就这般居高临下地看着下方的兽潮,这个时候,兽潮刚好来到了他的正下方,而从他此刻的角度,却是刚好能够清晰地看到兽潮的所有情况。

    “厉害,看来我对于南荒兽潮的估计还是太过保守了,单单是眼前这一拨兽潮,恐怕就足够让南极宗喝上一壶了吧?!”

    稳了稳心神,他这个时候实在不知道要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如果说之前的他还有那么一丝侥幸心里的话,那么此时此刻,他却是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侥幸想法了。

    不难预见,这次的南荒兽潮,整个南域的九大宗门恐怕都绝对逃不过去,至于兽潮最终会给整个南域带来怎样的冲击和改变,那就不是他所能想象的了。

    “看来形势远比我想象的还要恐怖,我必须要快些回到青冥宗当中,然后想办法尽快晋级天位境,如若不然,接下来所要发生的事情,就算是我也很难把控,到时候发生危险的话,我也不知道能否保护得了身边之人。”

    原本,以他眼下堪比大天位之境的境界,还有天丹阵师级别的精神力,基本可以做到在青冥宗游刃有余了,可随着兽潮的爆发,天知道后面是否会出现恐怖的超级强者来,从他眼下所掌握的情况来看,至少,这兽潮后面站着比他还要强大的丹阵师,而单单是那等级别的丹阵师,恐怕就不是眼下的他所能应付的。

    所以,他必须要想些办法,快些晋级天位境,也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在接下来的形势变化当中掌握主动。

    “先看看这波兽潮吧,如此恐怖的一波兽潮,指挥者一定非同小可,却不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

    晋级天位境之事,他只能是回到青冥宗之后再去考虑,眼下,他最需要做的是快些猎杀一头高阶灵兽,早日把血明月的法相确定,然后再快些赶回青冥宗去。

    心里想着这些,他的精神力悄无声息地破云而落,轻轻地将下方的整个兽潮笼罩在了其中,这便开始在兽潮当中寻觅起了兽潮的指挥者。

    “好多强大的灵兽,单单是天位境级别的灵兽居然就有这么多,如此恐怖的数量,恐怕都要超过了青冥宗所有的长老数量了吧?!”

    大致的扫了那么一下,他就发现了不下几十头堪比天位境级别的灵兽,至于法相境级别的灵兽,那就更加的数不胜数了。

    他不知道青冥宗当中到底有多少长老级强者,也许青冥宗的某一处地方,可能会存在着好多老一辈的天位境高手,但他相信,就算青冥宗当中的天位境长老再怎么多,却也不可能多得过兽潮当中的天位境灵兽数量。

    简单说来,之前的那些兽潮,貌似无非就是此番兽潮的先锋军罢了!

    “对我来说,这倒也不失为一个机会,若是我能够把这些灵兽全都控制在自己手里的话,那么我所掌握的力量,就真的太过震撼了。”

    双眼微眯,他这个时候倒也并没有被眼下这等兽潮给吓到,因为就他目前所探查道的灵兽,基本上都是小天位之境的力量级别,达到中天位之境的还是只占了少数。

    而只要是中天位之境以下的灵兽,他控制起来的难度其实都不算太大,毕竟,他的实力和手段都摆在那儿,根本不是中天位之境的力量所能抗衡的。

    “嘶………这是…………”

    就在这时,他的精神力已经从兽潮外围探查到了兽潮的核心,在这兽潮的核心区域,四头恐怖的凶狮分别占据着一个方位,每一头凶狮的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骇人至极的能量波动,如果他没有感觉错的话,这四头凶狮的实力,全都达到了堪比大天位之境的地步!

    “厉害了我的天,四头大天位之境的凶狮,恐怕就算是我也很难占到便宜吧?!”

    大天位之境的力量,那已经是跟他同等级别的力量,而这等级别的力量,有一头就够他对付得了,而眼下居然整整有四头,可以想象,如果他被这四头大家伙盯上的话,天知道会是一种怎样的情景。

    “四头大天位之境的凶狮以这等形式站位,貌似它们并不是主角啊…………”对于这四头凶狮的震撼才刚刚生出,他的心下便是蓦地一动,因为他突然注意到,眼下这四头凶狮虽然实力强劲,但它们明显不是这波兽潮的指挥者。

    想到这儿,他的精神力蓦地一凝,直奔这四头凶狮的中间区域认真探查了过去,很快,他的精神力便是再次发现了一个目标。

    这是一头身形娇小的灵兽,由于身形较小,在这等如同洪流一般的兽潮当中,根本很难发现它的存在,只不过,当纪东注意到这头小家伙之后,他的目光,便是再也没办法从这头小家伙的身上挪开了。

    “好浓郁的麒麟神兽血脉,这才是真正的麒麟神兽后裔啊!!”

    深吸一口气,他的心跳几乎不受控制的大力跳动了几下,这一刻,他却是再也没办法挪动目光,眼里只剩下了这头娇小的灵兽。

    在他的探查当中,这头跟麒麟神兽有五分相似的麟甲兽,力量级别差不多是在小天位和中天位之间,但他相信,如果真的是单对单战斗的话,这头娇小的麟甲兽,绝对能够单挑周围那四头凶狮当中的任何一头,而且绝对是赢的层面更大一些。

    “就是它了,明月的法相就是它了,我一定要把它擒拿击杀!!”舔了舔嘴唇,他知道,自己这一次总算没有白等,眼下这头麟甲兽,就是他离开之前最后的目标了。

    想要从四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保护之下擒杀一头实力堪比大天位之境的神兽后裔,这对于纪东来说可不是一件容易之事,何况除了四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之外,眼下的兽潮当中还有着大把大把的各阶灵兽,而这些灵兽,都是可以随时为那头灵兽指挥者去死的。

    说心里话,如果不是为了帮助血明月觉醒法相的话,他绝对不会跑去招惹这样一群恐怖的家伙,但为了让血明月觉醒一个拿得出手的法相,他眼下却也别无选择。

    跟随着兽潮的脚步,他就这般默默地在虚空当中向前飞掠着,一边飞掠,一边思考着可行的办法,也好一击得手,不给自己留下祸患。

    大天位之境的灵兽绝对不好惹,虽然他在很多手段上都不惧这等级别的存在,可问题是对方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如果一下子有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对自己出手的话,就算是他,恐怕也只有暂避锋芒的份儿。

    “必须要想一个办法把这五个家伙分开,其它那些普通灵兽都不足为惧,但这五头大家伙绝对不行,若是被它们围攻了的话,我就算能够脱身,却也不可能再有机会擒杀那头麒麟神兽后裔了。”

    目光流段,他的精神力已经推演了好多种办法,而到了最后,唯一可行的只有这一个,那就是把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分割开来,若是单独面对其中一头的话,他的胜算还是很大的。

    “想要把这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分开,恐怕也只有神阵才能做到了,就是不知道我的十方困天阵,是否能够凑效。”

    十方困天阵是他眼下唯一拥有的超级大阵,这一神阵的效果已经得到过多次检验,也正是因为拥有此阵,他之前才能擒杀那么多的灵兽指挥者,并且暗中控制了那么多的灵兽。

    只是,十方困天阵虽然不错,但眼下所要面对的可是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十方困天阵是否能够困住这等级别的存在还不好说,另外,要如何把这五头超级灵兽引入十方困天阵当中,这也是他眼下急需解决的问题。

    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可不像是之前的那些小家伙,随随便便就能被他暗算擒拿,想来以这些灵兽的感知能力以及警惕性来说,就算他能够潜伏到这些大家伙的近前,恐怕都很难偷袭得手。

    “没办法,眼下也只能是赌一赌了,赌赢了的话,我就可以帮助明月觉醒一个十分强大的法相,若是输了的话,大不了就此离开,想来这些灵兽也不可能留得住我!”

    心思电段,他这个时候却是已经想到了一个办法,但这个办法是否能够成功,恐怕还需要一些运气成分。

    “老天保佑,希望这些灵兽对于丹阵师的手段并不熟悉,否则的话,这次的行动恐怕真的很难成功。”面色一凝,他这个时候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当先朝着前方掠去,很快便将兽潮甩在了后面,并且在兽潮的前方二十里之外站定下来。

    身形站定,他的精神力却是一直都有锁定远处的兽潮,在观察了一阵子之后,他最终选择了一片区域,旋即,他便是心思一动,将十方困天阵的阵基神兵纷纷取了出来,并且按照布阵的方位分别布置在了不同的位置。

    为了不被兽潮发现并破坏,他干脆把十件阵基神兵全都没入了地下,这样一来,不但安全性上面得到了保障,也可以让阵基神兵更加隐秘,避免打草惊蛇。

    “接下来就要看运气了,希望那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都能走进我的神阵范围。”

    兽潮距离他的位置还有十几里,谁也不能确定这十几里的路程当中,兽潮的行进方向是否会发生改变,而只要发生一点儿的偏差,那么他的神阵就完全白布置了。

    不得不说,这属实是一个很笨很笨的笨办法,可除了这个守株待兔的笨办法之外,他是真的想不出更好的主意来了。

    “刷!!”等到神阵布置好,他的身形微微一动,便是再次掠至半空,在虚空当中观察着下方的变化,期待着兽潮不要拐弯。

    “轰隆隆………轰隆隆………”

    恐怖的兽潮一刻不停地继续向前推进着,在距离十方困天阵五里之外的时候,兽潮一直都是直线前进,基本上没有发生过方位的改变。

    然而,就在兽潮距离十方困天阵四里左右的距离之时,兽潮的方向却是突然间偏了那么一丝,等到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来到十方困天阵所在的区域之时,却是没有一头是处在神阵范围之内的。

    对此,纪东实在是郁闷无比,只能等兽潮离开二十里左右的距离之后,把阵基神兵挖出来,然后再次跑到兽潮的前面,继续布阵神阵。

    这就是一个赌运气的过程,就这样,纪东如法炮制,一次又一次的眼睁睁看着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跟自己的神阵失之交臂,甚至有几次都有两头灵兽进入神阵的范围了,可惜那头麒麟神兽的后裔并没有进入,否则的话,他有可能都会启动神阵了。

    一次两次,次九次………好在兽潮的速度比较快,纪东的行动效率也比较高,却是并没有花费他太久的时间。

    当半天的时间过去之时,纪东已经尝试了足足不下三十几次,说心里话,到了这会儿,他真的有种坚持不下去的感觉了。

    不过,就在他心下郁闷,几乎就要放弃之时,奇迹终于出现了。

    “三里………两里……一里,近了近了,这是要成功的节奏么?!”纪东已经不记得这是第多少次的尝试了,而这一次,他选择的兽潮路线比较平直,期间并没有什么阻挡,在这等情形之下,兽潮几乎走了一条笔直的直线。

    到了这会儿,只要兽潮不变换路线,那么这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绝对都会进入到他的十方困天阵当中。

    一里的距离对于整个兽潮来说简直就是微不足道,几乎就是说话间的工夫,整个兽潮便是来到了纪东事先布置好的神阵之上,在一群带头的灵兽凶兽从神阵之上踏过之后,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终于尽数踏入了神阵空间当中!

    “好,功夫不负有心人,总算是被我等到了,给我起!!!”

    眼看着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进入到神阵当中,纪东的脸上早已经充满了激动的笑容,心思一动之间,十方困天阵便是在他的操控之下,蓦地运段了起来,刚好将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外加数十头其它级别的灵兽困在了其中。

    “吼吼吼!!!”

    “嗷嗷嗷!!!”

    随着中心区域的五头大天位之境的灵兽突然消失不见,整个兽潮就像是被丢入了一颗重磅轰天雷一样,瞬间便是炸开了锅。

    无数的凶兽和灵兽都是疯狂的嘶吼起来,要知道,兽潮中心的五大灵兽就是它们的绝对指挥者,眼下这五头灵兽竟然一起消失了,这对于整个兽潮来说,简直就是难以承受的打击。

    “嘭嘭嘭!!!”

    一时之间,好多失去了头领指挥的凶兽几乎下意识地停了下来,而随着它们这一停,后面的凶兽和灵兽直接便是从它们的身上践踏而过,如此一来,整个兽潮都是一下子变得混乱不堪,不知道有多少的凶兽就这般被后面的凶兽和灵兽直接践踏致死。

    “嗖嗖嗖!!!”与此同时,好多灵兽都是朝着五大灵兽消失的方向飞掠而来,接连没入十方困天阵当中,它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头领消失,它们都是下意识地想要救援,可惜的是,当它们进入十方困天阵之后,到处都是浓郁的雾气,它们根本连五大灵兽的影子都看不到,只能在神阵空间里面乱窜起来。

    “机会就在眼前,成败在此一举了啊!!”

    这时,原本还在虚空当中隐藏着的纪东眼神大亮,思绪之间,他的身形微微一闪,便是同样没入神阵空间当中,并且第一时间锁定了那头天位境的麒麟神兽后裔。

    “在这里,必须要速战速决!!”精神力锁定了麒麟神兽的后裔,纪东能够感觉到,此刻的这头神兽后裔明显是在观察周围的神阵,却是并没有太过畏惧,看它的表现,好像对眼下这等局面并不怎么担心一样。

    他不知道对方有着怎样的破阵手段,但看起来对方绝对是有破阵之法是一定的,所以,他要做的,就是趁着对方还没有破阵之前,赶快将其生擒活捉,也好快些脱离这个是非之地。

    “刷!!!”心里想着这些,他的身形微微一闪,直奔麟甲兽的方位掠去,与此同时,他浑身上下一百零九处丹田,尽是开始疯狂的运段起来,却是把他的力量达到了一个极致。

    对付堪比大天位之境的恐怖灵兽,他必须要全力以赴,因为就算是这样,他都还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罩得住呢!

    “擒龙拳,杀!!!”

    身形瞬间来到麟甲兽近前,纪东二话不说,对着这头麟甲兽便是轰出了一拳,这一拳力量极大,而且快若奔雷,根本不给对方躲避的机会。

    “吼!!!”

    然而,就在这一拳眼看着就要击中麟甲兽之时,后者似乎是有所察觉,几乎是本能的,它便是吐出了一个巨大的罡气能量团,直奔纪东的拳影而来。

    “轰!!!”

    伴随着一声轰响,纪东的攻击虽然防不胜防,可居然依旧被这头麟甲兽给直接湮灭掉,而看起来,这头小巧的麟甲兽貌似并不怎么吃力。

    “嘶………好恐怖的家伙,看来我对它的实力估计貌似有些保守了,既然如此,那就必须要放大招了啊!!”

    他没想到这头麟甲兽的力量会如此之强,很明显的,如果单单凭借眼下这等力量跟对方对战的话,就算他最后能够侥幸赢个一招半式的,恐怕也是几个时辰之后的事情了。

    “朱雀法相,看你的了,给我现!!”

    猛地一咬牙,他的精神力一边注意着周围,却是一边将自己的朱雀法相召唤了出来。

    “呼!!!”

    等到朱雀法相成型,一团炽热的烈焰直接升腾而起,隐约之间能够看清楚烈焰当中的朱雀神鸟,而就在朱雀法相出现的一刹那,便是直奔对面的麒麟神兽后裔冲了上去。

    “嗖!!!”极致的速度,却是要比纪东本身的速度快了太多太多,刚一启动,这头浑身浴火的朱雀神鸟便是来到了麒麟神兽后裔的近前,并且毫不客气地对着对方抓了下去。

    “刺啦!!!”

    朱雀法相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几乎不待麟甲兽做出反应,它便是一爪子抓在了对方的脖颈之间,并且把双爪直接抓入麟甲兽的身体当中。

    在朱雀法相的利爪面前,麟甲兽那恐怖的防御鳞甲,简直就如同是摆设一样,似乎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要知道,朱雀法相虽然是纪东觉醒的法相,但时至今日,它已经就相当于是一头真正的朱雀神兽,朱雀神兽的利爪有多锋利,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想象的,何况它的利爪还自带火焰破防,又岂是一头神兽后裔所能比拟的?

    “嗷呜!!!”

    突然间的变故,直让麟甲兽震惊不已,直接便是连连惨叫起来,显然,它无论如何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几乎是下意识地,它便要运段起自己的力量,把后背之上的攻击者甩掉。

    “嗷~~扑通!!!”

    然而,就在这头麟甲兽抬起头来,并且想要把后背上的攻击者甩掉之时,它这才看清楚自己后背之上的攻击者究竟是何方神圣,等到看清了出手的居然是一头浑身浴火的火鸟之时,它的所有力量都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直接消散开来,与此同时,它更是扑通一声,直接跪伏在了地上,身体都瑟瑟抖动起来。

    “厄………这…………”

    法相出击,纪东已然做好了补刀的准备,可还不待他出手,他就看到了麟甲兽跪倒下来的一幕,见此,他原本都已经准备好的攻击,愣是不由得停了下来。

    “这也太夸张了吧?这样也行?!!”

    眼看着原本还目空一切的麟甲兽,此刻居然乖巧的如同小猫一样匍匐在地,纪东一时之间真的有些回不过神来。

    坦白讲,他之前也想到了自己的朱雀法相会对麟甲兽带来不小的神兽威压,可他真的没想到,原来朱雀神兽对麒麟神兽后裔的威慑,居然会达到这等程度!

    “好好好,原来我的朱雀法相居然如此给力,这简直太好了!!!”

    眼神一亮,这一刻的他实在没办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不得不说,朱雀法相再次给了他一个巨大的惊喜,而这个惊喜,貌似已经足够影响到整个兽潮的情况了。

    “机会难得,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兴奋的情绪一闪而逝,下一秒,他的身形却是蓦地欺身而上,然后毫不客气地对着麟甲兽的头颅一拳轰了出去。

    “轰!!!”这一拳结结实实的全都轰在了麟甲兽身上,此刻的麟甲兽被朱雀法相所慑,根本连动都不敢动,愣是乖乖地受了这一拳。

    “噗!!!”纪东这一拳可不是闹着玩的,下一秒,麟甲兽蓦地喷出几口鲜血,便是直接晕死在了地上。

    “朱雀秘法,拘魂!!!”

    一拳将麟甲兽打晕,纪东二话不说,赶忙便是对麟甲兽施展起了朱雀秘法,然后硬生生把对方的神魂印记直接拘了出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