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二十章青冥宗8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密室当中,纪东和血明月尽是满脸的激动和喜悦,尽情地庆祝着属于他们的美妙时刻。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ge.lā

    血明月觉醒法相,她本人自然是一千一万个开心,毕竟,随着法相的觉醒,她的实力可以说是一下子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飞跃,从今以后,她就算帮不到纪东什么忙,但至少不用处处给纪东添麻烦了。

    至于纪东,他其实要比血明月本人还要高兴,一来,血明月的实力越强,自保的能力就会越高,另一方面,他为了血明月的法相,着实花费了不少的心思,眼下一切都有了回报,那等美妙的感觉,着实不是其他人所能明白的。

    “纪东,你到底为我准备了一个什么法相,我感觉自己一下子变强了太多太多,还有,我发现自己跟脚下的大地好像有了十分紧密的联系,就像是觉醒了五行之土的力量了一样。”

    盘坐在矮榻之上,血明月此刻目光灼灼地盯着纪东,等待着纪东为自己做出解答。

    她虽然能够感觉到自己变得很强很强,但对于自己究竟觉醒了一个什么法相,她就算是直到现在都还不太清楚。

    “嘿嘿,到了这个时候,我也不妨告诉你实话,你所觉醒的法相,乃是先天五神兽当中的麒麟神兽后裔,虽然不是真正的麒麟神兽,但它的麒麟血脉非常浓郁,乃是一头名副其实的亚神兽!”

    听到血明月的询问,纪东咧嘴一笑,这便把麟甲兽的身份告诉给了对方。

    麒麟神兽乃是五行之土的象征,血明月眼下觉醒了麒麟神兽血脉传承的法相,自然就会有一丝麒麟神兽的特性,亲近五行之土乃是十分正常之事。

    可惜血明月不是直接觉醒的麒麟法相,否则的话,她几乎马上就能领悟到五行之土的力量,瞬间变成一个水火土三系的五行超能者了。

    “麒麟神兽的后裔?竟然这么厉害?!”听到纪东的讲解,血明月顿时瞪大了双眼,几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她当然知道先天五神兽之名,不过更多的,她其实是把先天五神兽之事当成是传说一样,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识过先天五神兽。

    不过,她之前见过荀万山的亚龙兽法相,深知对方那法相的厉害,眼下她觉醒了亚麒麟兽法相,貌似在法相的级别上,她已经跟荀万山有的一比了。

    “明月,你的法相十分恐怖,将来随着你的境界越来越高,它所能爆发出来的能量就会越大,你可一定要把握好。”

    亚神兽级别的法相,真的是太少太少了,要知道,荀万山和如今的大长老就是因为觉醒了亚神兽法相,这才直接拿到了大长老继承人的身份,而这一点,就算是当时的双系五行超能者都被比了下去。

    “放心吧,我一定会把它用好的。”猛地一拍胸脯,血明月这会儿几乎都开心得要跳起来了,如果不是因为环境不允许的话,她真的很想找一个法相境之人痛痛快快地过几招。

    “这些由你自己把控就好,我今天还有一件事要跟你说,我已经委托师尊回一趟大秦王朝,把秦都学院里面的师尊和院长都接到青冥宗来发展,你想要把谁接来此处也直接告诉我,我好让师尊一并把人带过来。”

    “啊,把他们接到青冥宗来?这………青冥宗的高层能同意么?”

    听到纪东之言,血明月自然也是眼神大亮,显然也希望把自己最亲近之人带到青冥宗来发展,毕竟,这里资源富足,可是要比大秦王朝那边强太多了。

    不过,她心里清楚,青冥宗可不是菜市场,并不是什么人说来就能来的,要是有麻烦的话,她可不想让纪东犯难。

    “呵呵,事在人为,规矩都是人定的,而既然是人定的,那么就可以由人来打破,你不用多想,只管把你想接来之人的姓名告诉我就好。”

    他当然也知道青冥宗有规矩,不过,这些规矩基本上都是由大长老来把控,而他连荀万山都能弄回青冥宗,更不用说区区几个普通人了。

    “好,那我马上就写一份名单交给你。”听纪东这么一说,血明月也是不再迟疑,说着便是翻身下床,然后伏在桌案上写了几个名字,交到了纪东的手里。

    “这个名单上的人,如果方便的话就全都带来,若是不方便的话,就把前三个带来即可。”

    她一共写了八个名字,她知道,这样的数字属实比较多,所以赶忙又补了一句。

    “交给我好了,我一定会把他们全都带来的。”嘴角一挑,纪东扫了一眼名单,随后便是笑着开口道,“好了,你才刚刚觉醒法相,最好静下心来稳定几天,至于其他的,你眼下什么都不需要考虑。”

    “好,那我就暂且稳定一下修为,你办完事之后就来找我。”

    点了点头,血明月十分乖巧地应道。她也明白自己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新的修为,掌控全新的力量,这个时候,她还是不要给纪东添乱的好。

    “放心吧,等办完了事,我就会来找你的。”

    话音落下,他也不迟疑,说着便是在对方的额头之上轻轻一吻,然后悠悠的退出了密室。

    为血明月觉醒法相,只是他必须要办的第一件事,事实上,还有一件事情,可是要比帮助血明月觉醒法相重要得多了,至于是否能够成功,他眼下还不太敢保证。

    离开密室,纪东身形闪掠,直奔秦都党的议事大殿而去,并且第一时间派人去叫秦都党的几大高层前来。

    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秦都党的发展应该还不赖,这一点,他之前已经通过精神力了解了一些。

    时间不长,江无崖和卢子鸢等人便是纷纷赶来,整个大殿里,整整聚集了十几个秦都党的堂主级人物。

    “党主大人,你总算是回来了。”

    见到纪东,江无崖等人尽是欣喜不已,要知道,纪东之前冒险前往南荒,其他的长老级强者都回来了,可唯独纪东没回来,这自然让他们心下惊疑。如果不是荀万山说纪东有事要耽搁一阵子,他们恐怕真的都要前去寻找纪东了。

    尤其是卢子鸢等被纪东的丹药控制之人,他们更是担心纪东在南荒发生什么意外,因为那样的话,他们恐怕就要给纪东陪葬了。

    “大家都到了,闲言少叙,南荒兽潮已经彻底爆发,不日就会有大批的凶兽灵兽汹涌而来,接下来的时间,咱们还是研究一下如何应对即将到来的兽潮吧!”

    目光在秦都党一众高层的身上一一扫过,纪东也不迟疑,直接便是面色肃穆地道。

    对于南荒兽潮,纪东并没有跟在场的众人过多介绍,他只告诉了他们,南荒兽潮当中有数不清的灵兽,就算是天位境级别的灵兽都成百上千,而在听了他的这一讲述之后,在场的所有人马上全都张大了嘴,眼底尽是一片难以置信之色。

    不过,所有人心里都清楚,纪东是绝对不会欺骗他们的,何况青冥宗高层已经下令在外围修建围墙,这其实已经很是说明问题了。

    “诸位,这次的南荒兽潮,绝对是整个南域,甚至是整个炎黄大世界的灾难,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有可能会在这次灾难当中死去,所以,眼下的我们必须要做足了准备工作,以便在即将到来的大战当中活下去。”

    看着在场的众人一个个惊惧不已的表情,纪东知道,自己之前所讲述的情况,怕是把这些个家伙给吓到了。

    不过,他说的都是事实,不管这些人是否有被吓到,说到底其实都是为了他们好,因为只有现在紧张起来,他们接下来活命的希望才能更大。

    “党主大人,该怎么做,还请党主大人明示,我们这些人的性命就全都交给党主大人您了,还望党主大人能够为我等出谋划策。”

    短暂的沉寂过后,最先开口的还是江无崖。在场的众人当中,就属他跟纪东走得比较近,有些话,自然是要由他作为代表讲出来。

    “没那么夸张,虽然兽潮十分恐怖,但青冥宗却也并不是吃素的,另外,我适才归来之时已经注意到,青冥宗眼下正在高筑围墙,想来等把这围墙建造起来之后,至少我们还能多一道屏障。”

    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禁摆了摆手,尽可能的减轻一些紧张的气氛,他心里清楚,如果一下子就把这些人吓破了胆,那么后面恐怕会更麻烦。

    “外围的围墙已经建造好多天了,我听好多人都在质疑这围墙的必要性,原本我也觉得那些高层怕是有些小题大做,但现在看来,这围墙简直就是必不可少的东西。”

    听纪东提到外面的围墙,江无崖的脸色不禁微微一闪,这才苦笑着摇了摇头道。

    “江师兄,你稍后传令下去,让大家全都牟足了劲儿,一定不要偷懒,另外,若有表现比较突出者,可以直接用丹药作为奖励,我这里还有一万多枚的湮灭丹,还有几千的凝心丹和铂金丹,你稍后制定一个方案,把这些丹药全都发下去吧,也好让大家都多一些自保之力。”

    眼下情况危急,他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的让秦都党的成员们都变得更强一些,只有实力更强,在兽潮当中活命的希望才会更大。

    至于说他手里的那些丹药,这东西本就对他无甚大用,何况只要他有需要,他随时都可以开炉炼制几炉出来。

    “属下遵命!!”听到纪东的吩咐,江无崖赶忙站起身来,对着纪东拱手道,一边说着,一边将纪东丢过来的空间戒指抓在了手里。

    “接下来的时间,大家尽可能的把兽潮将至的消息传出去,也好让其他人都有些危机感,另外,诸位师兄自己也要抓紧时间修炼,争取在兽潮到来之前把实力尽可能的提升一些。”

    他能做的事情并不多,此番把这些人召集来,就是想给大家提个醒儿,当然了,只要这些人乖乖地跟着自己的话,那么安全方面也属实有些保障。

    “我等遵命!!”闻言,在场的所有人全都站起身来,对着纪东躬身道。

    “好了,大家散了吧,卢师兄单独留下,我有一项任务要交给你。”该交代的都已经交代完毕,他也没时间跟众人多说,直接便是下了逐客令。

    “属下告退!!”说话间的工夫,众人便是纷纷离开了大殿,只有卢子鸢一个人被留了下来。

    “不知党主大人有何吩咐?”

    没有了其他人在场,卢子鸢无形中变得越发的恭顺起来,对着纪东询问道。

    “也不是什么大事,你稍后安排三个人,分别去拜会一下方天化方长老,陆坤陆长老,以及万睿万长老,告诉这三人,明日辰时之前到荀万山和洪天锦两位长老的灵峰之下等我,迟到的后果自负。”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便是对着卢子鸢吩咐道。

    他要为自己的师尊找两个帮手,说的就是这三大长老,原本他只打算让这三人其中的两个出马就行了,但思来想去,还是多去一些人能够稳妥一些,所以干脆就把这三大长老全都带去。

    至于这三人是否会因此而暴露,那就不是他所关心的事情了,事实上,到了这会儿,他也并不怎么担心这些人暴露与否了。

    “属下遵命!!”听到纪东的吩咐,卢子鸢二话不说,赶忙恭声回道。他是知道这三大长老都是纪东的人的,所以对此也并不是很惊讶。

    “去吧,现在就去安排,不得有误。”

    时间紧迫,他还要认真考虑一下都要把什么人带来,然后列出一份名单,却也没时间过多耽搁。

    “党主大人,属下刚好有一件事想要跟党主大人汇报,还要请党主大人决断。”听了纪东的吩咐,卢子鸢并没有第一时间退下,而是略作迟疑,对着纪东请示道。

    “哦?卢师兄有什么事就说吧,不必吞吞吐吐的。”闻言,纪东不禁微微一愣,这才面色稍正,等待着对方的下文。

    “是这样的,之前党主大人让属下暗中监视一些人,属下得到禀报,这些人在前一段时间都有离开过青冥宗,而回来之后,他们一个个全都开始了闭关修炼,也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还望党主大人明察。”

    纪东之前给了他一个名单,让他就照着上面的人进行监视,这些原本都是江无崖的任务,但自从他到来之后,便是全都交给了他来做。

    “什么?那些人有动作了?”听到卢子鸢的汇报,纪东顿时神情大震,“等等,眼下南荒兽潮正在爆发,而这些人居然也在这个时候开始动作,难道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不成?!”

    眼神一凝,他的脑海当中突然灵光一闪,而就是这一道灵光,却是让他一下子变得心神紧张起来,半晌都没有说话。

    大殿当中,纪东的面色不断变幻,简直就是凝重无比。

    这段时间以来,他由于一直在忙碌着各种事情,却是早已经把黑衣人之事忘到了一边,然而,此时此刻,卢子鸢突然告诉他,那些黑衣人傀儡竟然有行动了,这着实让他又惊诧又意外。

    “卢师兄,跟我仔细说说,那些家伙都做了些什么,可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稳了稳心神,他这个时候也不敢轻易下结论,而是继续对着卢子鸢询问道。

    虽然那些黑衣人傀儡在这个敏感的时期有所动作,着实让他浮想联翩,但在没有确切的证据之前,他还不能轻易下结论。

    “不敢隐瞒党主大人,几天前,属下派去监视那些家伙的人纷纷回报,他们所监视的目标突然不见了,至于他们去了哪里,我们的人并没能监视到,还请党主大人责罚。”

    听到纪东的询问,卢子鸢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还是实话实说道。

    说心里话,对于他的那些属下跟丢了目标之事,他之前衡量了好久,原本,他其实是不想跟纪东实话实说的,毕竟,跟丢了监视目标,他的责任不可谓不大。

    可后来段念一想,如果因为他的一时糊涂而耽搁了大事的话,那么纪东恐怕照样不会放过他,还有可能会重重责罚,鉴于此,他这才最终决定跟纪东说实话,就算是受一些处罚,他也只能是认了。

    “你的意思是,你只知道那些家伙失踪过一段时间,但他们到底去做了什么,又见了什么人,你们居然一点儿都不清楚?!”

    等到听了卢子鸢的汇报,纪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目光也不由得有些发冷,显然是有些不太高兴。

    “属下无能,还请党主大人重重责罚!!”

    听到纪东语气不善,卢子鸢简直吓得浑身一颤,直接便是跪倒在地,再也不敢去看纪东的眼睛。

    这件事的确是他做的有些不妥,虽然不知道纪东让他监视的都是些什么人,但他看得出来,纪东明显对于那些人十分重视。

    “好了,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起来说话吧!”见到卢子鸢跪倒在地,纪东不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先站起来。

    事已至此,他就算是再怎么责罚对方也没什么意义,再者说,他心里也清楚,如果那些黑衣人傀儡要是有所行动的话,一定会做得极其隐秘,跟丢了也实属正常。

    话说回来,他只要知道那些黑衣人傀儡有所行动就够了,反正那些家伙现在都在青冥宗当中,他大可亲自调查此事。

    时至今日,他已经不再像是当初那般畏首畏尾的了,就算是真的跟那些黑衣人撕破脸也没什么,但若是让那些黑衣人以及黑衣人傀儡做出有损青冥宗利益之事,那才是真的追悔莫及了呢!

    “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安排吧!”略作思忖,他这个时候也不想再跟对方多说什么,有些事,他也是时候亲自出马去调查一番了。

    “是,属下告退!”

    听到纪东居然这么轻易就放自己离开,卢子鸢简直如蒙大赦,告罪一声,便是赶忙起身朝着外面退去。纪东已经给他安排了新的任务,既然之前的任务搞砸了,这项新任务,他必须要好好的完成才行。

    “黑衣人,兽潮…………这二者之间该不会真的有联系吧?如果是那样的话,问题恐怕真的严重了啊!!”

    等到卢子鸢离开,纪东的面色简直越来越凝重起来。当初的他在跟黑衣人势力打交道之时,就已经知晓了那些黑衣人背后有丹阵师强者做支撑,对此,他还一度怀疑黑衣人背后的势力就是丹阵宗。

    而就在不久前,他发现兽潮背后同样有丹阵师暗中支撑,虽然单单凭此一点,还不足以证明这二者之间就一定有联系,但至少他不得不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一起来思考。

    “不想那么多了,这二者之间是否真的有联系,貌似一试就能知道了!”双眼微眯,他这个时候也不再继续胡思乱想下去,动念之间,他的精神力便是直接朝着整个秦都党的所有灵峰逸散而去,将秦都党当中的每一处角落全都笼罩起来。

    很快,他的精神力便是锁定了一处房间,在这间房间里,一个青年男子此时正盘坐在矮榻之上闭关修炼,看起来倒是并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

    “很好,只要这家伙在这儿就成,我倒要看看,这些该死的黑衣人到底要做什么!”

    他锁定的男子不是旁人,正是当初他跟任雨晴夜晚外出之时无意中撞到的黑衣人男子,后来经过他的确认,此人名为赵东野,乃是原聚义党第十七堂主。

    在秦都党收编了聚义党之后,此人就一直混在秦都党当中,可惜他这阵子一直忙着修炼,却也没来得及对此人过多研究,而时至此刻,他也是时候跟对方摊牌了。

    “刷!!!”

    想到这里,他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之间,便是已然离开了大殿,几个起落之后,他便是来到了这赵东野所在的小院儿之中。

    作为原聚义党的十七堂主,赵东野在秦都党当中也算是一个小头头的角色,事实上,纪东当初吩咐过江无崖,却是给了此人一个副堂主的位子,虽然没什么实权,但也并非秦都党的普通成员所能比拟的。

    来到小院当中,纪东也不迟疑,直接便是推开了对方的房门,随后,赵东野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什么人?!!”

    房门被突然推开,矮榻之上的赵东野蓦地弹了起来,对着纪东便是大喝一声,那等警觉性,恐怕绝非一般人所能比拟。尤其是他这一下突然暴起,速度明显不是一个法相境初期之人所能比拟的,看来,他却是还隐藏了自己的实力。

    “怎么,作为我秦都党之人,你居然连本党主都不认得了?”

    悠悠的走进房间,纪东的眉毛不由得微微一挑,这才对着赵东野沉声道。

    “党主大人?!”

    看着眼前的纪东,赵东野简直神情大震,明显是没有想到纪东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房间当中。

    “属下参见党主大人!!”短暂的惊愣过后,赵东野却也不敢迟疑,说着便是赶忙单膝跪倒在地,对着纪东高声呼道。

    虽然他并不知道纪东为何会突然到访,但对于纪东,他一直都是忌惮无比,因为整个青冥宗之人都知道,纪东背后可是跟丹阵宗有联系,天知道纪东的身上是否会有丹阵师手段,并且发现他的秘密。

    “起来吧,都是自己人,就不必这般客套了。”

    见到赵东野跪倒在自己面前,纪东不禁摆了摆手,说话间,他更是蓦地甩出一道超能力,直接把房间的门关了起来,然后悠悠的坐在了房间里的桌案旁。

    “自己人?这…………”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赵东野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滞,却是没明白纪东所说的自己人是什么意思,虽说他已经隶属于秦都党,但貌似还达不到跟纪东是自己人的地步吧?

    心里带着这样的疑惑,他还是幽幽的站了起来,眼底深处明显闪过一丝警惕之色。

    今日之事显然不太正常,他心下清楚,纪东不可能无缘无故跑到他这里来,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他便是有了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呵呵,不必紧张,这里没有其他人在场,你也用不着继续伪装下去了。”见到赵东野惊疑不定的表情,纪东摇头一笑,说着更是一抬手,直接将当初在天子党党主那里弄到的水幕天环抛了出来,把整个房间都直接隔绝开来。

    “嘶…………”眼看着纪东祭出神兵,似乎把整个房间都跟外界隔绝了,赵东野的心跳顿时有些加快,明显越发的紧张起来。

    “不知党主大人究竟有何吩咐?还有,党主大人说属下伪装,这着实让属下有些听不明白。”

    面色变幻,赵东野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这才强装镇定地道。

    情况发展到现在,他基本上已经能够肯定,纪东绝对是知道了一些什么,但究竟是他的身份暴露了,还是纪东的身份另有隐情,他却是还要观察一阵子才行。

    总的说来,他并不认为自己的身份会暴露,而且纪东跟他说话的语气和神情,也明显处处透着问题。

    “你的警觉性倒是不错,不过在我面前,你就不要装疯卖傻了,这些丹药你总该认识吧?”

    见到赵东野依旧跟自己虚与委蛇,纪东嗤笑一声,说着便是一抬手,取出了几颗黑色的药丸来,直接呈现在了对方的面前。

    “这………这是…………”见到纪东手里的黑色药丸,赵东野这一次直接瞪大了双眼,却是再也难以掩饰自己的情绪。

    对于纪东手里的药丸,他当然不可能不认得,因为这正是他们用来控制其他人的毒药,却是没想到会出现在纪东手里。

    “现在明白了吧?不防告诉你,我当初在大秦王朝之时,就是吃了这东西的亏,否则的话,对于你们这些人,我早就见一个杀一个,又岂会跟你说这么多?”

    见到赵东野震惊的模样,纪东不由得扯了扯嘴角,一副愤恨的表情道,而从他的话里不难听出,他似乎就是一个被黑衣人控制的傀儡!

    “这…………”

    听到纪东之言,赵东野的目光不断闪烁,脑海当中急速判断着纪东所说之言的真伪,却是依旧没有表露自己的身份。

    虽然纪东拿出了他们所特有的毒丹,但这并不意味着纪东就一定是被毒药控制之人,因为他从来没有听上面之人说过,他们曾控制过这样一个恐怖的角色。

    “属下还是不明白党主大人究竟是何意,还请党主大人明示。”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决定继续装下去。

    “哈,也罢,既然你不想承认,那我也不逼你,其他的不必多说,把你身上所有的解药全都给我吧,不要逼我动手。”

    眼看着对方依旧不肯承认,纪东也不再跟对方继续争辩下去,而是直接对着对方沉声道。

    “解……解药?什么解药,党主大人到底在说什么?!”

    面色一白,赵东野这一次终于有些动容,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收了收自己的右手,好像是要把自己的空间戒指隐藏起来一样。

    “啧啧,看来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现在乖乖地把解药全都给我拿出来,我还可以让你继续做秦都党的高层,否则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然后自己动手。”

    目光在对方手指上的空间戒指扫了一眼,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与此同时,他那堪比天位境强者的气息直接将对方锁定,一抬手,一柄金色的长刀,便是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里。

    “这…………”

    感受到纪东身上传递开来的杀意,赵东野可以十分肯定,这个时候,只要他说出一个不字,恐怕纪东的长刀,就会从他的头顶砍下去,届时,他的一切就全都没有了。

    “党主大人手下留情,属下知错了!!”

    狠狠地咬了咬牙,赵东野终于还是没能一直坚持下去,而是喟然一叹,满脸苦涩地道,一边说着,他却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枚小巧的空间戒指来,恭恭敬敬地递到了纪东的面前。

    “这里便是党主大人所要的解药,一共还有二十几颗,还请党主大人笑纳。”

    事已至此,他就算再怎么伪装下去都没用了,至于纪东到底是不是被他们所控制的傀儡,他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怀疑,因为在他看来,如果纪东不是傀儡的话,却是不可能知道这么多的事情的。

    “哈,这不就对了么?你放心,你乖乖跟我合作,我是绝对不会亏待你的。”见到对方取出来的空间戒指,纪东顿时眼前一亮,好像对所谓的解药十分渴求一样,赶忙伸手接了过来,并且取出一颗解药看了看,眼底尽是满意之色。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