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二十一章青冥宗8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拿到了赵东野交出来的解药,纪东的脸上一直都是洋溢着兴奋的笑容,好像他真的就是靠着这些解药活着一样,至少对面的赵东野就是这样的感觉。一秒记住【看☆^→书\◇阁 www.KanShuGe.La】,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党主大人,你要的解药,我已经全都给您了,现在,党主大人可以告诉属下您究竟是何方神圣了吧?”

    上缴了解药,赵东野突然感觉到一阵轻松,因为纪东眼下的表现,越发的让他坚信纪东就是被他们所控制的傀儡,而如果此事坐实的话,他就算是在纪东面前暴露了,貌似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会儿,他最为好奇的就是纪东的身份,纪东之前提到了大秦王朝,听起来,貌似纪东是从大秦王朝来的,只是,他实在难以想象,一个从大秦王朝走出来的傀儡,怎么可能会强大到这等地步。

    “想知道我的身份?你恐怕还不够资格。”

    听到赵东野之言,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轻蔑之色,“你不必白费心思了,你只要知道,我虽然被你们的毒药控制了,但你们想要强迫我做事,恐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是是是,党主大人实力通玄,必有重获自由的那天,另外,在党主大人没有解毒之前,属下愿意一直为党主大人搜罗临时解药,确保党主大人不会毒发。”

    讪然一笑,赵东野此时显得十分的谦卑,就像是要归附于纪东一样。

    “很好,看来你倒是个聪明人,不怕告诉你,我身上的临时解药并不少,另外,我有丹阵师朋友之事也不是假的,其实就算没有你们的解药,我的那位朋友也迟早都会研制出解毒的灵丹的。”

    撇了撇嘴,纪东这个时候突然变得不可一世起来,好像黑衣人的毒药,对他来说根本就构不成威胁一样。

    “党主大人说的是,属下预祝党主大人的朋友能够早日为党主大人研制出解毒的灵丹来,彻底解除党主大人所中之毒。”

    听到纪东的豪言壮语,赵东野依旧满脸赔笑,只不过,虽然他嘴上这般说着,但在他的眼底深处,却是不受控制的闪过一丝冷笑。

    别人不知道,可他作为黑衣人势力的一员,自然清楚他们那些毒药的恐怖,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个世上除了他们的那位伟大存在之外,其他人根本不可能研制出解药来,至少他绝不相信有人能够做到。

    另外,他也看得出纪东明显就是外强中干,如果纪东的丹阵师朋友真的能够解毒的话,纪东也就不会跑到他这里来抢临时解药,更不会对他这般客气了。

    “算你会说话,对了,你们这次把南荒深处的凶兽全都赶了出来,到底是想要做什么?难道你们想把整个炎黄大世界都毁掉不成?!”

    挑了挑眼皮,纪东的脸上突然露出一丝义正词严之色,对着赵东野质问道。

    “恩?党主大人连兽潮之事都知道?!”

    闻言,赵东野不禁微微一愣,几乎是下意识地回问了一句道。他没想到,纪东居然连兽潮是他们暗中所为的情况都了解,这样看来,纪东所掌握的信息,貌似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

    “自然是知道,我今日刚刚从南极宗那边回来,南荒那边的情况,我可是比你了解得还要多。”

    听到赵东野的回问,纪东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猛地一颤。

    在此之前,他无非就是怀疑兽潮之事跟那些黑衣人有关联,所以才前来诈一诈赵东野,而从赵东野的回答来看,此事竟然真的被他猜对了!!

    “党主大人明鉴,属下身份卑微,实在不知道上面到底是什么想法。”

    赵东野并没有想太多,也并没有意识到自己被纪东引到了沟里,在他想来,纪东既然能够查明他的身份,那么就算是了解到兽潮之事也不是不可能的。

    “你不知道?啧啧,那我问你,你们的那些高层这次给你们下达了什么指令,这个你总该知道吧?”

    稳了稳心神,纪东趁热打铁,继续从赵东野的身上挖掘着有用的信息。

    他心里清楚,这个赵东野的神魂一定也被其背后的丹阵师施展了手段,他就算想要施展搜魂之术都不能,所以只能是让对方乖乖地把问题都交代出来。

    “指令?什么指令?属下并没有接到指令……………”

    “哼,看来你还是不想跟我合作,既然如此,我还留你作甚,干脆成全你算了!!听到对方继续跟自己打马虎眼,纪东直接冷哼一声将其打断,说着,他便是再次举起手里的长刀,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党主大人且慢!”眼看着纪东一言不合就要出手,赵东野着实有些无奈,“党主大人明察,上面就是让我们做好准备,到了关键时候,找机会暗算青冥宗的高层,仅此而已。”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虽然并不想跟纪东透露太多,怎奈纪东的实力太过强横,而且又根本不受他的管辖,如果他不老实交代的话,恐怕真的就只有死路一条了。

    “暗算青冥宗的高层?就凭你还有你们控制的那些傀儡?”闻言,纪东不由得心神一紧,继续追问道。

    “我们这些人虽然实力并不是顶尖,但除了本身实力之外,我们还是可以借助外物的。”

    索性已经说到这等地步,赵东野干脆跟纪东交了个底,因为他知道,在纪东的逼迫之下,他根本什么都别想隐瞒。

    再者说,纪东既然已经被他们所控制,他相信纪东一定会做出正确的选择,至少不会傻到去做自掘坟墓之事。

    “借助外物?这么说来,你们的身上已经准备好暗算青冥宗高层的暗招了?到底是什么,赶快拿给我看!”

    “这……好吧,还请党主大人过目。”眉头微皱,赵东野略作迟疑,最终还是抬手间取出了一个小巧的玉瓶来,而在玉瓶里,却是装着一颗黑色的圆球,虽然隔着玉瓶,但纪东还是能够感受到从黑色圆球上面传递而来的恐怖气息。

    “这东西是…………加强版的轰天雷?!!”精神力下意识地朝着黑色圆球里面探去,他马上发现,这黑色圆球似乎是类似于轰天雷一样的爆炸之物,但在这黑色圆球当中,似乎还存在着一些十分特殊的危险能量,一旦引爆,威力实在难以估计,至少一般的长老级强者绝对很难扛得住。

    “给我拿过来!!”心思一动,他的超能力力微微一探,便是把对方手里的玉瓶抢到了自己手里,并且认认真真地观察起来。

    目光死死地盯着手里的黑色球体,纪东的脸色简直就是凝重至极。

    他看得出来,这东西虽然看起来跟普通的轰天雷没什么两样,但对于身据精神力的他来说,他很容易就能发现,此物内部的结构明显出自丹阵师之手,一旦引爆,实在难以想象个中的威力。

    “该死的黑衣人,竟然还有这一手?!”

    双眼微眯,他这个时候对于黑衣人势力的恐怖手段实在是越发的震撼起来,可以想象,如果那些黑衣人势力全都配置上这等恐怖的加强版轰天雷的话,天知道那将是一种怎样的景象。

    “党主大人,属下之前并不知道党主大人是自己人,这样吧,党主大人告诉属下,青冥宗的哪些高层是跟党主大人有联系的,属下会吩咐下去,绝对不会让他们去暗算。”

    看着纪东阴冷的表情,赵东野也不知道纪东在想些什么,只能是在一旁小心翼翼地道。

    “你就那么笃定,我不会把你们的事告诉给青冥宗的高层么?”听到赵东野之言,纪东一边把玩着手里的玉瓶,一边眯起双眼道。

    “嘿嘿,党主大人是聪明人,属下说句不中听的话,党主大人其实是跟我们绑在同一条船上的,如果我们的计划失败了,那么最终遭殃的绝对是咱们自己,党主大人说是不是?”

    听到纪东之言,赵东野不禁微微一愣,这才嗤笑一声道。

    话都已经挑明了,他也没什么可顾忌的,在他看来,纪东绝对不会把事情捅破,因为那对纪东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因为一旦青冥宗的高层知道纪东也是中毒之人,以那些家伙对于异己的态度,不把纪东抹杀就怪了,而这一点,纪东自己也必然心知肚明。

    “看来你倒是吃定本党主了啊!”

    闻言,纪东也是摇头一笑,一副不置可否的表情道,“跟我说说,你们的力量都渗透到了哪里?想来除了青冥宗之外,其它宗门应该都有你们的人吧?”

    “应该有吧,不过那些都是高层的机密,属下身份卑微,却是真的不清楚。”咂了咂嘴,赵东野这时要比之前放松了很多,说起话来也随意了很多。

    在他看来,纪东还要靠他来搜罗临时解药,而既然纪东有求于他,他自然就可以硬气一些。

    “厉害,实在是厉害,一边发动兽潮进攻,一边安排你们这些人从各大宗门内部搞破坏,看来你们这些家伙早就蓄谋已久了啊!”

    心思电段,纪东这个时候把前前后后理顺了一遍,终于渐渐明白那些黑衣人势力的目的之所在了。

    如果每一个宗门当中都有像赵东野这样的黑衣人存在的话,那么一旦这些人和被他们控制的傀儡突然发难,届时根本就是防不胜防,而从他掌握的情况来看,别说是各大宗门了,恐怕就算是一些小宗门小势力,却是都有黑衣人的影子存在。

    抛开远的不说,就连大秦王朝那样的小地方都被黑衣人渗透了,很明显的,那些黑衣人势力是要全方位的打击三*宗门的力量,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便是一阵阵的恶寒。

    “给你个机会,把你所知道的傀儡姓名全都给我写出来,不管是秦都党当中的,还是其它党派的,知道多少写多少,如果写得多,我会饶你不死,等风波过去之后就放你离开。”

    抬手间将玉瓶收了起来,纪东的面色突然变得极其郑重起来,对着赵东野沉声道。

    到了这会儿,他想知道的情况,基本上都已经知道了,想来更多的情况,他也很难从对方那里打探到,所以也是时候跟对方摊牌了。

    “恩?党主大人这是何意?您不要忘了,你可是也中了毒…………”

    “啧啧,说你天真你还不服,你真以为我也中了你们的毒?就凭你们这些小角色,又怎么可能骗我吃下毒药?”

    摆了摆手,纪东也不给对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而是直接嗤笑一声道。

    “什么?!!!”

    听到纪东之言,赵东野顿时面色大变,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你没有中毒?不可能,这不可能,你若是没有中毒,怎么可能对我们的事情知道这么多?!”

    “这些就不是你所需要关心的了,你还是想一想自己接下来要如何保住性命吧!给我过来!!”冷冷一笑,纪东也不再跟对方过多解释,一抬手,一个大手印便是将对方抓在了手里,直接提到了自己的近前。

    “噗噗噗!!!”

    将对方抓到近前,他蓦地打出一道道超能力,却是把对方的所有力量尽数封印,并且第一时间将对方的空间戒指拔了下来,不给对方任何反抗的机会。

    “你…………该死,该死啊!!!”

    被纪东封印了力量,赵东野简直睚眦欲裂,整个人都是状若疯狂,如果不是纪东封印了他的力量的话,他这个时候恐怕早就扑上来跟纪东拼命了。

    “我劝你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现在乖乖地把被你们控制之人的名单写出来,我保证可以留你一命。”

    见到赵东野此刻的表现,纪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皱起,下意识地加大了力量输出,免得对方狗急跳墙。

    “桀桀桀桀,想让我给你写名单?做梦!!!”

    听到纪东之言,赵东野蓦地放声长笑起来,一边笑着,他的脸上蓦地闪过一丝疯狂之色,眼底深处更是充满了决然。

    “恩?不好!!”

    眼看着对方露出这等笑容,尤其是对方眼底深处的那一抹决然,纪东的神色也是蓦地一变,想都不想,他便是直接撑起了超能力护罩,并且急速向后退去。

    “嗡!!!轰!!!”

    就在这时,赵东野的身躯蓦地一震,随后,他的头颅便是轰然一声自爆开来,爆炸的威力并不大,但就是这一爆之间,一股诡异的能量波动蓦地逸散开来,并且第一时间将纪东笼罩其中。

    “厄!!!”

    诡异的能量波纹直接透过了纪东的超能力护盾,却是第一时间冲击在了他的神魂之上,刹那之间,纪东感觉自己的神魂就像是被重锤击中了一样,如果不是因为他的神魂已经达到了天丹阵师的级别的话,就这一下,他的神魂恐怕就要被震散,直接变成一具尸体。

    “吗的,竟然是神魂攻击?!”

    等到尘埃落定,纪东不由得晃了晃脑袋,这才慢慢地清醒了一些,这一刻,他不禁有种心有余悸的感觉。

    “这也太绝了吧?一言不合就要同归于尽,这都是些什么人啊!!”

    看着眼前的无头尸体,纪东的神色简直就是说不出的凝重,他做梦也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狠,话都没说几句,居然就直接自爆了。

    另外,对方的这等自爆也是诡异无比,居然是直接攻击他人的神魂,可以想象得到,如果适才遭受攻击的不是他,而是一个其他的天位境强者的话,这会儿恐怕早就已经神魂受创,轻者变成白痴,重者直接就是一命呜呼。

    “这是什么手段?超能者自爆神魂,还能爆发出这等恐怖的神魂冲击波,这也太恐怖了吧?”

    面色变幻,他这个时候真的是越想越震撼,越想越后怕。

    据他所知,自爆神魂这种事,只有丹阵师强者才做得到,至于一个超能者,那是不可能自爆自己的神魂的。

    不用说,这里面一定又是那些黑衣人背后的丹阵师捣的鬼,但对方究竟是如何做到的,他对此却是一无所知,至少他知道自己绝对没有这等手段就是。

    另外,更让他心下震撼的是赵东野的决绝,他明明都已经承诺留对方一命了,可对方居然依旧选择了跟他同归于尽,这等悍不畏死的态度,简直让他又震撼又后怕。

    这个时候,他不禁想起了当初在大秦王朝之时对付黑衣人的情形,貌似那一次,那个黑衣人也是宁死不屈,只不过对方并没来得及自爆神魂,而是在他想要施展丹阵师手段之时被强大丹阵师留下的手段直接抹杀了。

    “太恐怖了,这些人实在是太恐怖了,不行,必须要马上让人把青冥宗当中的所有黑衣人全都找出来,否则的话,不知道有多少人都要遭殃。”

    面色变幻,他知道,眼下也是时候跟那些黑衣人彻底的兵戎相见了,想到这里,他抬手间收起了水幕天环还有赵东野的尸体,然后直接闪身离开了小院儿。

    很快,他便是回到了秦都党的大殿当中,并且静静地思考了半晌,这才命人再次把卢子鸢招了来。

    “不知党主大人急召属下前来有何吩咐?”

    在纪东面前站定,卢子鸢的脸上不禁有些疑惑,要知道,他之前才刚刚面见过纪东,这才离开没多久的时间,就连纪东之前分配给他的任务,他都还没完成呢!

    “你马上带人去把我让你监视的那些人全都控制起来,记得不要声张,另外,他们的身上都有着极为危险的东西,你在见到他们之后,先把他们的空间戒指卸下,千万不要给他们发动攻击的机会。”

    看着眼前的卢子鸢,纪东也不迟疑,直接便是对着对方吩咐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听到纪东的吩咐,卢子鸢不由得微微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纪东会做出这等决定,不过,只是稍稍愣了那么一下,他便是赶忙躬身领命道。

    纪东做什么决定,都不是他所能妄加揣度的,他所要做的就是执行命令,仅此而已。

    “党主大人,您之前的吩咐,属下还没来得及完成…………”

    “先别管那些了,你只管去抓人,其余之事我会自己处理。”

    “属下明白,既然如此,属下马上就去召集人手,现在就行动!”听到纪东的指示,卢子鸢不敢怠慢,说着便是闪身离开。

    “秦都党当中的黑衣人傀儡绝对不止我所怀疑的那些人,不过眼下赵东野身死,这些人没有了指挥者,威胁倒也并不是太大,眼下最关键的问题就是把其他党派当中的黑衣人找出来,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危险之源。”

    等到卢子鸢离开,纪东的思绪飞速运段,认认真真地考虑了一番。

    他心里清楚,想要把各大党派当中潜伏着的黑衣人尽数找出来,这绝对不是他所能做得到的,毕竟,他可没有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然后挨个检查人家空间戒指的权利。

    “看来必须要去见一见那位大长老了啊,只有那位才有资格排查所有人,不过各大党派的法相境之人都不少,想来这必将是一项不小的工程。”

    事已至此,他就算不想跟那位大长老过多接触都不可能,毕竟,在大是大非面前,过往的私人恩怨,真的算不得什么!

    “要说服那位大长老,恐怕还需要一些有力的证据才行,眼下也只能是等待卢子鸢把那些黑衣人傀儡全都捉来,想来有了这些黑衣人傀儡,那位大长老应该不会再有什么怀疑了吧!”

    越是到了这等时候,他就越是要小心谨慎,绝对不允许出半点的差错。黑衣人之事亟待解决,但他本身之事也不容忽视,至少,他必须要想一个说辞,不让自己的丹阵师身份曝光,否则的话,先别说青冥宗是否会安全,反正他自己恐怕很难安全了。

    “眼下形势动荡,我最重要的还是提升自己的实力,如果我能晋级天位境,并且觉醒王丹阵师级别的精神力的话,那就什么都不用担心了啊!!”

    归根结底,他想要保证自己和身边之人的安危,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实力才行。

    说起来,就算青冥宗当中的所有黑衣人都被找了出来,可一旦兽潮来临,危险依旧还在,何况在兽潮背后究竟有着怎样的强大存在,他根本没办法确定,以他如今的实力来说,真的还有些不太够看。

    “天位境,我必须要晋级天位境,看来这一次去见大长老,就要把进入天心池修炼的名额拿到手,然后对天位境的境界发起冲击!!”

    他的心里一直都在惦记着天心池的修炼机会,之前大长老承诺,谁在南荒斩杀的灵兽多,谁就可以进入天心池修炼,可惜世事无常,青冥宗的众人到了南荒之后,基本上都没怎么跟兽潮交手就全都撤回来了,估计之前的承诺已经很难作数。

    不过,他倒是有信心让大长老把天心池修炼的机会让给自己,毕竟,他身上的好多东西,就算是大长老见了也绝对会眼红,哪怕是作为交换,对方也绝对不会拒绝自己的。

    从日上中天到夕阳西下,纪东一直都呆在秦都党的大殿当中,一边里顺着接下来的行动思路,一边等待着卢子鸢的归来。

    终于,差不多到了入夜时分,卢子鸢总算是忙完了一切,恭恭敬敬地站到了纪东面前。

    “党主大人,您之前让属下监视之人,属下已经尽数控制了起来,眼下全都关押在属下的密室当中,这些是他们的空间戒指,还请党主大人过目。”

    一边将行动成果跟纪东汇报一番,卢子鸢一边将一串空间戒指拿了出来,直接呈现在了纪东的面前。

    “很好,卢师兄辛苦了。”听到卢子鸢的汇报,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满意的笑容,说着一抬手,直接把一连串的空间戒指全都抓了过来,拿在了自己的手里,并且第一时间将精神力探入这些空间戒指当中。

    “果然都有那特制的轰天雷,看来我倒是并未冤枉他们。”精神力一扫之间,每一枚空间戒指当中特制的轰天雷当先映入眼帘,而见到这些轰天雷,就算这些人想要狡辩都不可能了。

    “走吧,带我去看看他们!”确定了那些黑衣人傀儡的身份,纪东也不迟疑,说着便是直接起身,对着卢子鸢招呼道。

    对于这些被黑衣人暗中控制的傀儡,他自然是要先行审问一番的,说起来,这些黑衣人傀儡其实都是受害者,如果可能的话,他倒是希望能够帮到他们。

    说话之间,二人便是离开了大殿,很快便是来到了卢子鸢关押黑衣人傀儡的密室之外。

    “吱呀!!”随着密室的门被推开,整整不下二十几人,第一时间出现在了纪东的面前,其中有两个是法相境初期的修为,其余的基本都是天劫境的境界,虽然不是太强,但也属实不弱。

    “党主大人!!!”

    眼看着纪东到来,原本安静的盘坐在密室当中的众人尽是神情大振,说话间便是纷纷站起身来,然后满脸惊疑不定的看着纪东,却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到了这一刻,他们自然已经明白了身份的败露,毕竟,他们的空间戒指都已经被卢子鸢拿了去,而那里面有什么,他们自己全都是心知肚明。再者说,除了身份败露之事之外,他们也想不出还有什么原因会被卢子鸢抓到这里来了。

    “看来诸位都已经知道自己被抓来这里的原因了吧,坦白讲,对于诸位的遭遇,我真的感觉很惋惜。”

    目光在众人的身上一一扫过,纪东不禁喟然一叹,这才满脸感慨地道。

    眼前这些人,看起来多数都很普通,如果他们没有被黑衣人暗中控制的话,那么他们就可以像其他人一样,每天认认真真的修行,却是什么都不需要考虑。

    可惜的是,也许他们上辈子没有行善积德,所以此生却是落了个这样的下场,当然了,这里面是否有他们自己的原因,那就只有他们自己心里清楚了。

    “党主大人救命,属下不想死啊,我虽然被人用毒药控制,可我从来没有做过坏事,还请党主大人明察。”

    就在纪东的话音刚刚落下,众人当中的那个法相境男子突然上前一步,对着纪东便是跪倒下来,满脸乞求地道。

    “我也是,我一直以来都规规矩矩的,从来没有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恳请党主大人救救我吧,只要党主大人能够解了我的毒,我愿意为党主大人做牛做马。”

    “还有我,我也是被人暗算的,党主大人也救救我吧………”

    “扑通扑通……………”

    随着两个法相境之人跪倒,其他人纷纷有样学样,全都跪倒在了纪东面前,乞求纪东的帮助。

    事情已经败露,他们今后是甭想再从赵东野那里获得临时解药了,如果连纪东也不能帮他们解毒的话,他们基本上只有死路一条。

    “你们先起来吧,不管怎么样,你们都是我秦都党之人,我会尽可能的想办法帮你们解毒的。”眼看着所有人都可怜巴巴地跪倒在自己面前,纪东的心里着实不是个滋味儿,不过,眼下并不是帮这些人解毒的时候,再者说,他身上并没有那么多的圣灵丹,却也不可能把所有人的毒都解了。

    “多谢党主大人,多谢党主大人………”

    听到纪东愿意为自己等人想办法,所有人都是面露兴奋之色,因为至少,他们眼下又有了活下去的希望,他们都知道,纪东身后有强大的丹阵师朋友,说不定真的能够炼制出解药来呢!

    “这样吧,你们先把自己是如何中毒的经历全都写下来,越详细越好,但绝对不可以胡编乱造,如果有人胆敢不老实,那就休怪本党主不客气了。”

    原本,他是想一个个的让这些人讲出自己中毒的经历的,但既然这些人如此配合,他完全可以让他们把经过写下来,这样还能留下一份实实在在的证据。

    “全凭党主大人吩咐。”

    听到纪东的指示,众人虽然稍有不愿,但这个时候的他们根本别无选择,只能是咬牙答应下来。

    “卢师兄,去给他们准备纸笔吧!”见此,纪东点了点头,这便对着一旁的卢子鸢吩咐道。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闻言,卢子鸢应了一声,这便赶忙退了下去,时间不长,他便是找来了纸笔,然后纷纷发给了众人。

    “好了,大家认真地写吧,写完交给卢师兄便是,望大家好自为之。”等到所有人都拿到了纸笔,纪东原本还想再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些人,只能是吩咐一声之后,便幽幽的朝着外面走去。

    “谨遵党主大人之命!!”

    目送着纪东离开,房间里的众人满怀希冀地看着纪东的背影,但他们的心里都清楚,纪东是否能够救得了他们,恐怕还要凭借一些运气。

    说白了,纪东无非就是给了他们一丝活下去的希望罢了,至于这一丝希望能够延续多久,那就要看他们所中的毒何时爆发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