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二十五章青冥宗8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看着眼前的纪东,大长老一时之间完全有些回不过神来,这一刻,他真的感觉自己像是在做meng一样,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在不久前,他亲自把纪东带到了天心池,并且亲自将纪东留在了天心池当中修炼,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的话,如果没有他前去把洞口的光幕打开的话,那么纪东这辈子都别想出来!

    然而,此时此刻,纪东竟然就这般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对此,他真的有种不敢想象,也难以想象的感觉。

    “怎么,这才一天不到的时间不见,大长老该不会是不认得弟子了吧?”

    见到大长老愣愣地盯着自己,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这才摇了摇头道。

    他倒是能够理解对方此刻的心情,毕竟,天心池再怎么说都是青冥宗的修炼圣地,而他在不通过任何人帮忙的情况下就从里面走了出来,要是对方不震惊就怪了。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听到纪东开口,大长老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旋即满脸惊异地道。

    对于天心池洞口的光幕,他从来都是自信无比,事实上,就算是他,如果没有钥匙的话,都根本不可能进出天心池。

    可这会儿,纪东还真的就从里面走了出来,对此,他简直就是越想越迷惑,越想越惊恐!

    “呵呵,大长老忘了我身后站着的是什么人了么?如果我身后的那位连这点儿能耐都没有,又如何敢跟大长老您做交易?”

    听到大长老略带颤抖的声音,纪东再次嗤笑一声,脸上尽是一片的淡漠之色。

    他自然不会把实情告诉对方,而事实上,他虚构出来的丹阵师靠山,就是这个时候用来背锅的,有什么问题,直接甩给那位未知的丹阵师靠山就是了。

    “这………这也可以?!”

    闻言,大长老的脸色再次变幻数次,心底却是越发的骇然起来。

    他实难想象,纪东身后的丹阵师强者究竟达到了什么级别,居然能够在不出面的前提下,就帮助纪东解决掉丹阵师手段,这等神乎其技的能力,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认知。

    “你不是要在天心池修炼的么?为何这么快就出来………等等,你的修为…………”

    虽然心下震撼,但既然纪东有丹阵师强者做靠山,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也不是接受不了的,可就在这时,他这才注意到,此时的纪东跟早晨见到之时相比,似乎变得有些不太一样了!

    早上那会儿,纪东在他眼里虽然也十分的强横,但那个时候的他还能够隐隐的感受到纪东的底线,可此时此刻,当他再次仔细看向纪东之时,他发现,自己已经彻底看不透纪东了。

    表面看来,这会儿的纪东似乎变得更普通了一些,如果是走在人群中,这样的纪东几乎就跟一个不懂修炼的普通人无异,可越是这样,他就越是明白其中的意义。

    说起来,纪东此时所展现出来的境界,貌似正是他一直都想追求,但又无从触碰的境界!在纪东面前,他突然感觉自己似乎变得十分渺小起来。

    “不瞒大长老,天心池真的不错,弟子在其中修炼一天的时间,确实收获良多。”听到大长老说到自己的修为,纪东再次扯了扯嘴角,随后不咸不淡的解释了一句道。

    曾几何时,大长老在他眼里简直就是高高在上的,可时至今日,他真的已经不把对方放在眼里了,如果他愿意的话,他只需要随意的动一动手,就能让对方陷入万劫不复之境。

    只不过,到了他现在的境界,真的没有了对对方出手的兴趣。

    他的确很容易就能击杀对方,但那根本就是毫无意义,想来就算是他的师尊荀万山,也绝对不会希望看到那样的景象。

    在他看来,一刀杀了对方,还不如让对方眼睁睁看着他们师徒在实力和地位上超过对方,等到荀万山晋级了大天位之境,甚至是造化境,他相信,大长老恐怕会比死更难受,而那个时候,对方跟荀万山之间的恩恩怨怨,还是由他们自己来解决好了。

    另外,眼下大劫将至,整个青冥宗上上下下必须要彻底的团结起来,万万不能做自相残杀之事,尤其是大长老,他的地位非同寻常,整个青冥宗的安危,恐怕还要指望着他。

    “收获良多?这…………”

    听到纪东的回答,大长老顿时身形一颤,却是有些不敢想象纪东所谓的收获良多是什么意思。

    纪东的实力本就已经恐怖无比,在这样的基础上再收获良多,这简直就是不给别人活路的节奏啊!

    他能够感觉到,自己这个时候若是再跟纪东交手的话,别说是跟纪东抗衡了,就算是在纪东手里坚持多一些的时间,恐怕都很难做得到。

    “不说这些了,趁着没人在,我先把之前答应给大长老的丹药补齐,这样一来,咱们今后就互不相欠了。”

    摆了摆手,纪东并不想在自己的实力上过多谈论,动念之间,他便是再次取出了一堆的瓶瓶罐罐,刚好把他之前答应给对方的报酬补齐。

    答应过人家的事情,当然就要做到,反正对于如今的他来说,炼制这些丹药简直就是容易得很,而且品质也要比现在这些高出一截,等回到秦都党之后,他就再搜集一拨炼材,届时多多炼制一些神丹灵药出来。

    “这………”眼看着纪东竟然又从身上拿出了如此多的灵丹,大长老顿时张大了嘴,却是根本没办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原本,他还以为纪东的身上并没有更多的神丹了,可这个时候的他方才明白,闹了半天,纪东早就把跟他做交易的神丹备齐了,只不过就是没有直接全都拿出来而已。

    “好了,大长老把这些丹药收起来吧,而接下来的时间,我希望大长老能够暂且静下心来,跟我好好的说一说这次的兽潮之事,尤其是大长老之前提到的蛮族,弟子希望能够对其有更多的了解。”

    这才是他回来找对方的最主要目的,之前的他因为实力还不够强,却是没办法逼迫对方说更多,但此时此刻,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自然可以用一些手段,让对方把更多的秘密讲述出来。

    对于大长老之前提到过的蛮族,纪东真的是好奇得紧,虽然大长老没有多说,但他还是听得出来,这次的兽潮,明显跟这个所谓的蛮族脱不了关系,而从大长老在提到蛮族之时的表情来看,这个蛮族,好像着实非同小可。

    “大长老,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这次为你带来了如此重要的信息,想来大长老也知道个中的意义究竟有多大,就算是礼尚往来,大长老也应该把你们所掌握的情况跟我分享一些吧?”

    目光盯着眼前的大长老,纪东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便是将自己的目的表达了出来。

    眼下大劫就在眼前,可他直到此刻都还不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敌人究竟是谁,也全然不知道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如果这场仗就这般稀里糊涂的打下去的话,就算是战死沙场,他恐怕都难以瞑目。

    他相信,大长老作为青冥宗真正高层的代言人,一定知道很多的东西,这一次,他无论如何都要撬开对方的嘴,打探到真正有用的信息。

    “小家伙,蛮族的事情,并不是你所能打探的,虽然你这次的确立下了大功,但有些事情乃是原则性的问题,希望你能够明白。”

    听到纪东再次跟自己打探起了蛮族之事,大长老的神情微微一正,却也顾不得震撼纪东的实力变化,赶忙义正辞严地道。

    蛮族之事,的确不宜过多谈论,毕竟,这个种族已经在炎黄大世界消失了多年,如今的炎黄大世界之人,基本上已经没几个人还记得他们。

    依着各大宗门的想法,最好所有人都把蛮族彻底的忘掉,也好让当初的那段历史永远的尘封起来,永不开启。

    “原则问题?哈,大长老这话说的恐怕让人很难信服吧?”听到大长老之言,纪东顿时朗声一笑,这才继续道,“大长老不必跟我打官腔,这样吧,大长老把你所了解的情况全都告诉我,而作为回报,我可以承诺你一百枚益寿丹,另外,如果大长老能够透露出更有用的信息的话,那么就算是超越益寿丹的宝贝神丹,我也可以考虑给大长老准备一份儿。”

    他看得出来,大长老明显是真的有顾虑,不过,他不怕对方有顾虑,因为他相信,就算对方有再多的顾虑,他都能用自己的手段帮对方打消顾虑。

    “什么?一百颗益寿丹?这………你说的是真的么?!!”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原本还义正辞严的大长老,脸上顿时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眼底更是充满了兴奋,而这个时候,他也不再去提什么原则性的问题了。

    一百颗益寿丹,那就意味着他至少可以多活一百年的时间,说真的,对于这样的一个数字,他真的没什么免疫力。

    那可是一百年的寿命啊,如果能够多活一百年,天知道他能够创造出多少的不可能,毕竟,他的天赋本就不俗,缺的就是时间的积累和沉淀。

    “大长老觉得我会骗你么?如果我想骗你的话,那么适才那些丹药,我就不会给你了。”

    见到大长老动心,纪东不禁嗤笑一声,这才摇了摇头道。

    他就知道,对方是不可能扛得住他的糖衣炮弹的,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所谓的原则,并不是那么容易就能站得住脚的。

    “好,如果你能够拿得出一百颗益寿丹的话,那么我就把蛮族之事告诉给你!”

    眼珠段动,大长老思绪片刻,随后便是语气坚定地道。没办法,纪东开出的价目实在是太诱人了,他相信,别说是他,就算是青冥宗的那些老古董来了,恐怕也绝对扛不住这等诱人的条件。

    “痛快,大长老不愧是大长老,果然是做大事的人。”听到大长老答应下来,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说着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个玉瓶来。

    “这里面还有四十几颗益寿丹,大长老可以先拿着,至于剩下的五十几颗,我后面一定会如数奉上,当然了,如果大长老信不过我的话,那么我现在就可以前去准备益寿丹,不过恐怕是要耽搁一段时间,到时候咱们的交易是否还作数,那就不是我所能确定的了。”

    他身上的益寿丹已经告罄了,不过,只要给他一些时间去搜集炼材,那么炼制出几十枚益寿丹,简直就是轻松加愉快。

    时至今日,他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一个难以言喻的恐怖境界,像是益寿丹这样的丹药,想来随手就能搞定。

    “这………也罢,四十几枚就四十几枚,我信你就是!”听到纪东之言,大长老略作迟疑,但还是一口答应了下来。

    纪东的为人,他还是多少信得过的,再者说,就算纪东不把后续的益寿丹送来,但至少眼前的四十几枚益寿丹绝对不是假的。

    算上他之前得到的几十枚,他的身上,这会儿已经有了上百颗的益寿丹了!

    “还请大长老明示,在下洗耳恭听!!”

    条件谈妥,纪东却也不再多言,抬手间便是把手里的玉瓶丢给了对方,随后面色一正,静静地等待着对方的讲述。

    “很久以前,炎黄大世界还并不是眼下这等形势,那个时候,整个天下宗门林立,世家无数,却是并没有三十六大宗门之说,而在这当中,有一个叫做圣蛮宗的宗门实力极强,手里掌控着数百个实力不凡的宗门和世家,风头可谓一时无两,也正因如此,圣蛮宗的野心才会越来越大,据说,当时的圣蛮宗想要把整个炎黄大世界的所有宗门和世家全都掌控在自己手里,开创一个前所未有的超级大王朝,但最终却是遭到了无数宗门和世家的反抗,最后,圣蛮宗自掘坟墓,被无数宗门和世家联合起来的力量所灭,从此消失在了炎黄大世界当中。”

    见到纪东静静地等在那里,大长老深吸一口气,便是把自己所掌握的信息一一讲了出来。

    “等等,圣蛮宗?蛮族?难道这二者之间有什么联系不成?”

    听到大长老的讲述,纪东的眉毛微微一挑,下意识地插话进来道。

    圣蛮宗,蛮族,二者当中都有一个蛮字,很容易就会让人将它们联系在一起,再加上大长老此刻的讲述,纪东基本上已经明白这所谓的蛮族是从何而来的了。

    “看来你已经猜到了,所谓的蛮族,其实就是圣蛮宗的那些人,当初的大战,据说各大宗门和世家的联盟死伤惨重,可即便如此,他们最终也没能把圣蛮宗灭掉,而是让圣蛮宗的强者带着圣蛮宗幸存的弟子逃离,而那些圣蛮宗的强者离开之前就说过,有朝一日,他们一定会卷土重来,重新夺回这个世界的掌控权的。”

    反正已经决定了要跟纪东交易,大长老这会儿却也不再遮遮掩掩,只要是自己知道的情况,几乎就是和盘托出,也算是让纪东看到自己的诚意。

    对于纪东,他已经完全不敢有任何不该有的念头了,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纪东此刻的实力,恐怕就是他拍马难及的,加上纪东挥金如土的手笔,他知道,自己最好的选择就是把纪东维护好,而不是让纪东心生不满。

    “这么说来,各大宗门的高层其实已经确定了,此番在背后推动兽潮的,就是当初的圣蛮宗之人?”

    听到大长老的讲述,纪东的双眼微微眯起,沉吟半晌之后,这才语气平静地问道。

    当初的炎黄大世界是什么样的,恐怕没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根本不可能知道的太清楚,就算是大长老,必然也只是道听途说罢了。

    不过总得来说,大长老所说的这些情况的确还算讲得通,但仔细推敲起来的话,貌似问题也有不少。

    “宗主大人之前的确是这么说的,想来以宗主大人的身份和实力,应该不会无的放矢。”

    听到纪东的再次发问,大长老也是略作迟疑,却是直接把责任推给了青冥宗宗主,合着他的意思,他只不过就是段达了青冥宗那位宗主大人的猜测罢了,至于到底是真是假,他根本没办法断定。

    “宗主大人身份高贵,的确不会信口胡诹,看来此事应该是真的。”闻言,纪东不禁点了点头,算是对这样的说法比较同意。

    他虽然不曾见过青冥宗宗主,但他相信,那等高高在上的人物,就算是现在的他,恐怕也根本不是对手,毕竟,从他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各大宗门的宗主,就是如今整个炎黄大世界实力最强之人,至于究竟有多强,普通人根本难以想象。

    “对了,蛮族这个名字是如何来的?难道这圣蛮宗之人并不是跟我们一样的人族超能者么?”

    沉吟片刻,纪东的眉毛豁然一挑,这才继续问出了自己心底的疑惑。

    他不是没有见过那些黑衣人,坦白讲,他并没有感觉那些黑衣人跟他们有什么区别,却不知为何各大宗门要称呼那些人为蛮族。

    “他们是人族超能者不假,可事实上,他们这些人无论是生活和修炼习惯,还是一些其他方面的情况,都跟我们有所区别,而蛮族这个名字,其实也是他们自己传出来的,至于他们为何要把自己称之为蛮族,这个怕是无从考究。”

    圣蛮宗距离现在已经太久太久,而在圣蛮宗消失之后,各大宗门似乎都是有意不想再提及这个超级大势力,却是连当时那段历史的典籍都没有留下,如此一来,当初的很多事情,现在也只能是胡乱猜测罢了。

    “还有,如果这次的兽潮真的是出自蛮族之手,那么他们当中的丹阵师强者又是怎么回事?眼下可以肯定,他们的内部一定有丹阵师强者,而且级别还相当之高,难道蛮族当中也有超级丹阵师的存在么?”

    别人不知道,可他完全能够肯定,兽潮背后必然存在着强大的丹阵师,应该至少也是王丹阵师级别的无上存在,而丹阵师都是隶属于丹阵宗的,他不知道这个所谓的蛮族当中,是否也有这等级别的丹阵师强者。

    “蛮族当中是不会出现丹阵师的,据说,蛮族各个都是天赋异禀,几乎一生下来就有着远超普通人的力量,也正是因为这等得天独厚的条件,才使得蛮族几乎从未觉醒过丹阵师,至于眼下的蛮族当中从哪里冒出来的丹阵师强者,这也是各大宗门都想弄清楚的问题。”

    对于此番蛮族当中有超级丹阵师强者之事,各大宗门貌似有暗中跟丹阵宗交流过,可惜的是,对此,丹阵宗根本没有正面回应,所以,眼下其实有不少的宗门都认为,这次的兽潮袭击,很有可能跟丹阵宗脱不了关系。

    “竟然会有这种事?碰巧这个时候的丹阵宗又选择了闭宫谢客,这还真是有些耐人寻味啊!!”

    听了大长老的讲述,纪东双眼不禁眯成了一条缝,这才舔了舔嘴唇道。

    在他看来,丹阵宗既然选择闭宫谢客,这本就是不正常的行为,所以,不管蛮族当中的丹阵师到底跟丹阵宗有多大联系,但总之一定是有联系。

    “好了,蛮族之事,我大致也算有了一丝了解,大长老还是跟我说说咱们那些高层的打算吧,眼下蛮族只出动了一些凶兽,就已经把炎黄大世界折腾够呛,要是那些蛮族也现身出来的话,三十六大宗门可是顶得住?”

    他听得出来,大长老对于蛮族的了解其实也并不是太多,所以就算他再怎么追问下去,对方怕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眼下,他其实更加关心青冥宗的高层是如何看待这次大劫的,这关系到他接下来要以什么样的方式来进行行动。

    “呵呵,看来你对炎黄大世界三十六大宗门的力量还并不是太过了解,也许你之前在南极宗看到了一些看似不利的局面,但我可以很负责地告诉你,如果蛮族想要凭借区区兽潮就把炎黄大世界的水搅浑,那么他们就真的太过天真了。”

    听到纪东这次的发问,大长老顿时微微一愣,旋即便是露出一丝十分古怪的笑容,满脸不在意地道。

    “哈,看来我倒是有些杞人忧天了啊!”

    见到大长老的表情,纪东也是一下子愣住了,这一刻的他方才意识到,直到此刻,各大宗门都还没有露出太多的急色,这无疑说明了很多的问题。

    跟大长老的谈话,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因为纪东看得出来,大长老对于蛮族和圣蛮宗,了解的其实并不多,而眼下,他已经掌握了蛮族和圣蛮宗的大致情况,说来也算是心满意足了。

    蛮族也好,圣蛮宗也罢,说到底就是想要占据炎黄大世界,将现在的三十六大宗门取代,可现在想想,如果三十六大宗门那么容易就能被蛮族击垮的话,那么当初的圣蛮宗也就不会被逼得抱头鼠窜了。

    要说变数,眼下蛮族最大的变数就是多了丹阵师的力量,而丹阵宗又摆明了要置身事外,这对于三十六大宗门来说,倒是算得上一个不太好的消息。

    但人算不如天算,估计蛮族的那些强者做meng也不会想到,三十六大宗门虽然没有丹阵宗的支持,但却出现了他这样一个变态的存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当他把蛮族暗中控制了各大宗门弟子的消息曝光之后,蛮族这次的行动,其实已经算是失败一半了…………

    告别了大长老,纪东直接回到了秦都党的总部灵峰,随后便是在灵峰之巅的绝壁上站定下来,静静地观察起了青冥宗深处的悬浮神山。

    跟大长老的一番对话,让他对于青冥宗的力量又有了新的认识,至少他已经明白,青冥宗的力量绝对不止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真不知道这悬浮神山上面究竟隐藏了多少高手,青冥宗存在了这么多年,高手必然一拨接着一波,抛开那些天位境强者不说,单单是超越了天位境级别的存在,恐怕就会有不少吧?”

    在没有晋级王阶丹阵师之前,他只能简单地看到悬浮神山飘在半空中,却是根本感受不到其中的任何力量,但此时此刻,当他再次看向悬浮神山之时,他隐隐的感觉到,这座神山上面的力量,真的是太过骇人了。

    想想也是,青冥宗天才辈出,能够修炼到天位境的强者绝不会少,而天位境强者,至少就有了三五百年的寿命,而若是再有些特殊情况的话,活上个六七百年也不是问题。

    而一旦有天位境强者突破境界,迈入造化境的级别,那就可以享受上千年的寿命,也就是说,哪怕是千年之前突破到造化境的强者,如今应该都还活在悬浮神山之上呢!

    这么多年的时间下来,真不知道青冥宗的悬浮神山上面,究竟积累了多少的造化境强者,至于天位境强者,估计应该也不会少,而且十有九都得是大天位之境的级别。

    之前的他因为实力较弱,所以根本不敢过多考虑悬浮神山上面的问题,可如今的他实力大进,就算是遇到造化境的无上人物也没什么可怕的,所以当然就会想的多些。

    “青冥宗的力量尚且如此,那作为实力强过青冥宗很多的南极宗,超级强者的数量必然会更多,可之前的兽潮都已经造成那么大的破坏了,那些南极宗的强者居然依旧无动于衷,这还真是沉得住气啊!”

    对于各大宗门那些超级强者的心思,他实在是没办法理解,合着他的想法,眼下兽潮肆虐,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就应该纷纷现身,把兽潮直接挡在南荒深处,也好减少一些各大宗门的损失。

    可现实却是,眼下兽潮眼看着就要扩散到整个南域了,可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竟然依旧没什么动静,好像那些被兽潮吞没之人全都是活该一样。

    “看来各大宗门恐怕都是各有打算,既然如此,我完全没必要做出头鸟,干脆就收敛锋芒,以不变应万变!”

    他虽然晋级到了天位境,实力也完全可以媲美造化境的老古董,可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最好还是低调一些。

    眼下各大宗门按兵不动,就连蛮族也只不过就是催动了兽潮,并且暗中派了一些奸细到各大宗门,但主力根本没有现身,可见双方恐怕都有诸多顾忌,而当大家真的明刀明枪地站在一起之时,想来那才是事态最为严重的时候吧!

    “看来是时候再次开炉炼丹了,大劫彻底的爆发之前,我必须尽可能的让身边之人变得强大起来,而神丹灵药绝对是效果最快的。”

    对他来说,其它的其实都是浮云,他不管各大宗门以及蛮族究竟是什么想法,他只要自己身边的亲人朋友都能平平安安的活下来,如果有人胆敢伤害他身边之人的话,那么无论是各大宗门还是蛮族,都必然要承受他无尽的怒火。

    “眼下还是要先搜集一拨炼材,看来这一次必须要把手里的力量全都调动起来才行了,天子党、问天党还有七星党,那些家伙应该都希望能够拿到神丹灵药,我这次就给他们一个机会,让他们得偿所愿!”

    时至此刻,他所能炼制的丹药已经越来越多,相应的,需要的炼材也就会越多,如果单单凭借秦都党之人来搜集的话,根本不可能满足他的需求。

    所以,他这次要把能调动的人全都调动起来,大不了就拿各种神丹灵药跟他们交换,他相信,那些人一定会很愿意跟他做这比买卖的。

    “刷!!!”

    想到这儿,他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闪之间,便是开始在整个青冥宗游走起来,先是天子党和问天党,然后是七星党,这三大党派的党主都已经是他的人,对于他的指令,三人当然不敢有丝毫的违背。

    更何况,他又不是让这些人白白上缴炼材,说起来,他到时候回馈给他们的丹药,恐怕是再多的炼材都不可能比得上的。

    有这三大党派为他搜集炼材,加上秦都党的自己人,他却也根本用不着再去找其他党派之人了,而在安排好了一切之后,他这便直接回到了自己的密室,指点起血明月修炼。

    血明月的修为提升是最容易的,一来,纪东会不计成本地把各种资源投入到对方的身上,二来,通过双修,血明月所能得到的好处也是其他人没办法比拟的,真要算起来的话,血明月的五行超能者天赋,都是纪东通过双修赋予她的。

    这期间,大长老自然是把蛮族奸细之事上报给了青冥宗高层,至于青冥宗那些高层是什么反应,又要如何把青冥宗当中的奸细尽数找出来擒拿,这些就不是纪东所需要关心的了。

    他相信,以青冥宗那些超级强者的手段来说,只要知道青冥宗内部存在问题,那么终究能够把问题找出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