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二十七章青冥宗8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无尽的石阶绵延到云层深处,好像永远都没有尽头。

    石阶之上,纪东和两个青年男子一步一步的向上攀爬着,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三人终于穿过了一层又一层的云层,来到了这座悬浮神山的峰巅。

    “吁…………”

    来到灵峰之巅,走在前面的两个青年男子几乎同时长出一口气,下意识地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珠,显然是累得不轻。

    “这就是悬浮神山的峰巅了么?当真是人间圣境啊!!”

    纪东这个时候也停了下来,目光下意识地朝着周围看去,入眼处,到处都是飘荡的雾气,而在雾气深处,各种奇花异草亭台楼阁若隐若现,偶尔还有奇异的飞禽在云雾当中盘旋,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的不真实。

    “真是想不到,世间居然会存在着如此迷人的地方,能够来此一观,简直就是此生无憾了啊!!”

    眼前的一切,对他的视觉冲击真的太大了,虽然如今的他已经十分强横,可在面对如此情境之时,他依旧有种寄蜉蝣于天地,渺沧海之一粟的感觉。

    “这里真的还是炎黄大世界的地域范围么?我怎么感觉这里已经是另外一片世界了?”

    深吸一口气,他这个时候有种感觉,貌似他此时此刻所处的地方,根本就不是炎黄大世界,而是一处超脱了炎黄大世界的地方。

    “唳!!!”

    就在这时,一声轻啼蓦地从云雾深处响起,而随着啼鸣声传开,一只青色的雀鸟紧接着飞掠而来,瞬息之间就已经来到了三人的近前。

    “是青鳯鸟!!”

    见到青色的雀鸟出现,两个青年男子顿时面色一正,无形当中变得肃穆了好多。

    “恩?好漂亮的雀鸟,貌似还有一丝朱雀血脉?!”纪东这个时候也看到了眼前的青色雀鸟,而见到这头雀鸟,他的眼神也是微微一亮,心下顿时有些凛然。

    他看得出来,眼前这头雀鸟,应该是有着一丝朱雀神兽的血脉,而就是这只一尺多长的雀鸟,实力恐怕已经堪比法相境巅峰的强者,而且看起来灵性知足,绝非普通的灵兽所能比拟的。

    “唳唳唳!!!”

    就在纪东思绪间的工夫,青色的雀鸟陡然对着两个青年男子叫了起来,差不多叫了五六声,它便是再次双翅一震,重新没入云雾当中。

    “师尊在碧波潭?难道他老人家又去钓那头金鲤了?”

    “别管那么多了,既然师尊让我们去碧波潭,我们这就过去就是了。”

    等到雀鸟离开,两个青年男子简单的交流了几句,这便对着纪东招了招手,示意纪东跟上他们。

    “哈,这两个家伙也蛮厉害的,居然连雀鸟的语言都能听得懂。”跟着两个青年男子再次上路,纪东表面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隐隐有些惊疑之感。

    他看得出来,那雀鸟的确是在给他们引路,不过,就算是身据朱雀法相的他,都根本没听懂雀鸟在说些什么,却是没想到这两个青年男子竟然能听懂。

    但段念一想,应该是这二人经常跟这雀鸟打交道,所以才会明白对方啼鸣的含义,若非如此的话,那这两个年轻人可就真的太过恐怖了。

    一路无话,纪东就这般跟着二人,小心翼翼地朝着云雾深处走去,时间不长,三人便是穿过了一片又一片的云海,来到了一处相对比较平坦的开阔地。

    等到离得近了,纪东这才发现,这片开阔地并非是普通的平地,而是一片水汽弥漫的水潭,说是水潭好像还有些小了,因为以这片水池的规模来看,貌似已经比得上一片小湖泊了。

    “嘶………那是…………”

    目光一段,他赫然发现,就在这片水潭的边缘地带,一个头戴蓑笠的男子,此刻正静静地坐在水潭边的一块儿青石板上面,手里攥着一根长杆,似乎正在垂钓!

    由于是背对着他,而且还有隐隐的雾气阻隔,所以看不清男子的容貌,不过给他的感觉,貌似这就是一个极其普通的凡人,正在聚精会神地钓鱼一样。

    “这………这位该不会就是青冥宗的宗主大人了吧?!”

    双眼微眯,他这个时候真的很想把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出去,把这男子上上下下探查个遍,但理智告诉他,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的话,那么他一定会死的很惨。

    就在这时,引路的两个青年男子显然也发现了水潭边的男子,而见到这男子,二人的面色简直就是说不出的肃穆,并且第一时间停了下来。

    “师尊,弟子把人带来了。”

    身形定住,年长的青年男子微微一躬身,对着远处的男子轻声禀报道。而听到他这一开口,一旁的纪东也是赶忙神色一正,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远处这位看起来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男子,真的就是青冥宗的宗主大人!

    等到青年男子话音落下,水潭边的男子并没有开口,甚至连头都没有回,只是抬起左手,轻轻地挥动了两下,见此,两个青年男子顿时心领神会,二话不说,便是乖乖地躬身一礼,然后缓缓地退了下去,只把纪东一个人留在了原地。

    在这之后,水潭边的男子便是没有了声响,就像是把纪东彻底的忘到了一边一样。

    “这是要考验我的耐力么?”

    等到两个青年男子离开,纪东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索性就这般静静地站在原地,看着远处的男子垂钓。

    他也不知道对方是要考验他还是没工夫招呼他,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他都没必要着急,毕竟,他是被对方召来的,对方迟早会开口就是了。

    “这才叫返璞归真,明明是整个世间最最强大之人,可看起来居然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实难想象这位的实力究竟达到了什么级别。”

    看着远处的男子,他的心下着实暗暗敬服,坦白讲,他真的一点儿都感受不到对方的力量波动,可越是如此,他就越是明白对方的恐怖。

    就这样,二人全都保持着静止不动的姿势,整片天地都慢慢变得静谧下来,而在这等气氛之下,纪东感觉自己的心神简直就是说不出的空灵,貌似连精神力都隐隐有些提升。

    “哗啦啦!!!”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的时间,某一刻,水花四溅的声音骤然打破了静谧的空气,而随着声音响起,一条金色的大鱼蓦地被水潭边的男子钓了起来,在半空中激烈地挣扎着。

    “哈,钓了你这么久,你终于还是上钩了啊!”

    随着金色的大鱼破水而出,水潭边的男子不由得朗声一笑,一抬手,便是把金色的大鱼抓在了手里,旋即悠悠的回过头,看向了远处的纪东。

    “小家伙,过来说话吧!”

    水潭一旁,纪东的目光静静地看着眼前的中年男子,眼底不禁充满了惊疑之色。

    之前离得比较远,而且对方又是背对着自己,所以看得并不是很清楚,而此刻跟对方面对面站定,他这才清晰地看到了对方的模样。

    坦白讲,眼前这个中年模样的男子,真的普通得有些过了头,尤其是对方还戴着一顶普通人的笠冒,看起来真的就像是一个世俗当中的渔夫一样。

    不过,到了他现如今的境界,早已经能够去伪存真,他心里清楚,眼前之人越是平凡,其实就越是不平凡,这才是真正的返璞归真之境。

    “弟子纪东,参见宗主大人!!”

    短暂的观察过后,纪东不敢怠慢,赶忙弯下腰来,对着对方深深一礼,极尽恭敬之能事。

    到了这会儿,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眼前这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中年男子,一定就是青冥宗宗主沈秋冥无疑,因为除了宗主沈秋冥,整个青冥宗绝对找不出第二个如此恐怖的人物来了。

    别人可能看不出来,可作为一个王品丹阵师,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恐怖威能,这等威能,已经没办法用任何衡量标准来形容,很明显的,对方的强大,已经达到了一种让他难以想象的地步。

    “呵呵,不错不错,青冥宗已经好多年没有出现一个像样的年轻弟子了,小家伙,你真的很不错。”

    看着眼前对着自己躬身行礼的纪东,沈秋冥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眼底深处更是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惊诧,显然,对于眼前的纪东,他自然是发现了一些不同寻常之处。

    作为青冥宗的宗主,他的观察力当然不是普通人所能想象的,虽然纪东隐藏的很深,但到了他的这等境界,很多东西并不是用眼睛去看,而是用心去感知。

    这样的能力不同于丹阵师的精神力,但效果绝对不比精神力差。

    “多谢宗主大人夸赞,弟子愧不敢当!”听到沈秋冥的赞许,纪东顿时心下一凛,知道对方怕是看出了他的一些底细,不禁越发的谨慎起来。

    他其实早就已经猜到了,以这位宗主大人的境界来说,不可能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时至今日,他却也没有其它选择。

    “小家伙,把你的面具摘下来吧,咱们也好开诚布公地聊几句,你觉得如何?”

    嘴角一挑,沈秋冥将头上的笠冒摘下收了起来,这才对着纪东微微笑道。

    虽然贵为青冥宗宗主,但在他的身上却是感受不到丝毫的宗主架子,给人的感觉,就像是一个和蔼可亲的慈祥长辈一样,让人十分的舒服。

    “弟子遵命!”

    听到对方要让自己撤掉面具,纪东二话不说,赶忙一抬手,将自己的面具摘了下来,露出了自己的本来面目。

    他适才是有些忽略了,事实上,他已经自爆了姓名,却是并没有隐瞒这位宗主大人的意思,因为他心里清楚,在这位面前,他根本不可能继续隐藏下去的。

    “呵呵,人生在世,能够做自己是最难得,从今以后,你这面具就收起来吧,总是用假面示人,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见到纪东摘下了面具,沈秋冥再次呵呵一笑,似是无意地对着纪东提点道。

    “弟子受教了,之前是因为害怕被人算计,所以才不得已而为之,今后倒是不需要了。”听到沈秋冥之言,纪东也是微微一笑,随口解释了一句道。

    当初因为害怕被大长老暗算,所以他只能戴上面具变成另外一个人,可眼下大长老在他眼里已经什么都不是,他当然没必要继续戴着这面具伪装下去。

    “怕人算计?怎么,你在青冥宗有很多仇家么?”

    听到纪东之言,沈秋冥不禁挑了挑眉毛,貌似对纪东的经历很感兴趣。

    “这个…………不瞒宗主大人,事实的确如此。”纪东倒是没想到这位宗主大人居然还这般卦,不过话说回来,对方的这种如话家常的聊天方式,倒是让他无形中放松了好多。

    “啧啧,那本宗倒是要听一听了,你等一下,我先把它放了再说。”得到纪东的肯定回答,沈秋冥咂了咂嘴,说着便是在水潭边蹲了下来,把手里的金色鲤鱼放回到了潭水当中。

    “扑棱棱!!”

    身形入水,金色鲤鱼猛地一个翻身,便是瞬间没入水中,那等速度之快,不禁让一旁的纪东瞳孔一缩,因为他看得出来,这条看起来并不大的金色鲤鱼,在水里的速度恐怕都要赶得上天位境的强者了。

    “好快的速度,这是什么鱼?”

    眼看着金色鲤鱼消失不见,纪东下意识地舔了舔嘴唇,对着水潭边的沈秋冥问道。

    “就是一条普通的金鲤罢了,不过它在这里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倒是吸收了不少的神灵之气。”听到纪东的询问,沈秋冥一边站起身来,一边笑着回道,“走吧,去那边坐下说。”

    话音落下,他便是悠悠的朝着水潭边的一座凉亭走去,而见此,纪东却也不再多说,赶忙在后面乖乖跟上。

    时间不长,二人便是来到了凉亭当中,沈秋冥当先坐了下来,随后对着纪东摆了摆手,示意纪东在自己对面坐下。

    “继续,说说你在青冥宗的仇人是怎么回事。”

    随意地坐在石凳上,沈秋冥抬手间取出了一壶茶,一边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对着纪东笑道。

    “是这样的,弟子的师尊荀万山,跟现任大长老曾经是死对头,弟子加入青冥宗没多久,就遭受过大长老派人暗中算计,为了自保,弟子只能戴上了假面,免得惹上杀身之祸。”

    “哦?你是荀万山的弟子?”

    就在纪东的话音刚刚落下,沈秋冥不禁眼神一亮,似乎一下子被激发了更大的兴趣,再次看向纪东的目光,也是无形当中复杂了好多。

    “不敢隐瞒宗主大人,荀万山正是家师!”

    面色一正,纪东也不隐瞒,赶忙恭声应道。

    对于荀万山,沈秋冥还是知道的,毕竟,当初荀万山和窦天彰争夺大长老之位,二人都在他的考察范围之内,但最后窦天彰更胜一筹,夺得了大长老的位子,而荀万山则是被排挤出青冥宗,被下放到了大秦王朝。

    坦白讲,在那之后,他以为自己永远都不会听到荀万山的名字了,却是没想到,眼前的纪东,竟然会是荀万山的弟子!

    荀万山在大秦王朝经营真武圣院,如果说纪东是荀万山的弟子的话,那么也就是说,纪东竟然是来自大秦王朝那等贫瘠之地。

    问题是,大秦王朝那等鸟不拉屎的地方,怎么可能造就纪东这样一个超级天才?

    “真是想不到,你竟然会是荀万山的弟子,看来你这小家伙的身上,怕是有着不少的秘密啊!”

    以大秦王朝和荀万山的能力,那是铁定不可能培养出纪东这样一个天才强者的,他相信,这里面一定有着更深层次的东西,估计就算是荀万山也不会知道。

    不过话说回来,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际遇,纪东之所以能够变得如此强大,必然也是经历了好多。

    “宗主大人明鉴,弟子无非就是运气好些罢了。”听到沈秋冥之言,纪东不禁轻笑一声,继续道,“弟子在很小的时候就被遗弃在了深山老林当中,后来机缘巧合之下加入了大秦王朝下辖的秦都学院,却是幸运的练成神功,这才有了今日之成就。”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迟疑之色,但最终还是一抬手,将擒龙诀的技能秘籍取了出来。

    “这便是弟子能够有今日之成就的秘密之所在,还请宗主大人明鉴。”

    他心里清楚,眼前的沈秋冥,一定能够看出他身体当中所蕴藏的力量,既然如此,他也没必要再把擒龙诀的秘密隐藏下去,还不如把秘籍直接拿出来上交给对方,这样的话,应该还能给对方留下一个好的印象。

    “呵呵,你这小家伙倒是够坦诚。”见到纪东将技能秘籍递过来,沈秋冥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却是对纪东的做法颇为赞许。

    说起来,他的确从纪东的身体当中感受到了强大的力量,如果纪东不给他一个说法的话,他是铁定要亲自动手进行调查的。

    “擒龙诀?这名字倒是够霸气。”

    将擒龙诀的秘籍接过,沈秋冥兀自一笑,却是对擒龙诀这个名字有些不以为然。在他看来,龙族的强大乃是让人绝望的,而这部技能竟然敢叫擒龙诀,无疑有些哗众取宠的嫌疑。

    心里想着这些,但他还是下意识地看了下去,而就在他看了没多久,他脸上的笑容,便是慢慢地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片难以形容的惊诧!

    “世间竟然存在着如此神奇的技能?以人身一百零处大穴为基础,开辟一百零处丹田,这是何等疯狂的想法?”

    深吸一口气,他这会儿是真的被擒龙诀上面天马行空的修炼方式惊到了,要知道,每个人都只有一个丹田,就连他本人都不例外,可擒龙诀竟然把超能者的丹田数量一下子扩充了上百个,如果真的能够修炼成功的话,那得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啊!

    “等等,小家伙,你刚刚说什么?你……你把这部技能修炼成功了?!”

    神情一震,他这才突然想到,纪东的身体当中明显隐藏着极其恐怖的力量,之前他还在想究竟是怎么回事,此刻见到擒龙诀,他终于明白问题出在哪里了。

    “不敢隐瞒宗主大人,弟子的确把这擒龙诀练成了,如若不然,弟子根本不可能活到现在。”

    听到沈秋冥的询问,纪东的面色也是正了正,这才语气肃穆地开口道。

    “居然真的让你练成了?小家伙,你是如何做到的?”

    得到纪东的肯定,沈秋冥的眼底简直充满了震撼,他实在想不出,纪东是如何把这等神妙无比的技能修炼成功的,在他看来,这等神功虽然神奇,但要说有人能够炼成,他根本就不相信。

    普通人可能看不出来,可他却是能够感受到,这擒龙诀的修炼,恐怕真的只存在于理论上,但想要真的练成,实在是太难太难了。

    “回宗主大人的话,弟子从小就有过目不忘的本事,而且天生对技能功法十分亲和,不管是什么样的技能功法,弟子都能在很短的时间内融会贯通,说来也算是弟子的一项天生本领吧!”

    对于自己的精神力,他是绝对不能透露的,不过,他说自己过目不忘,对技能功法十分亲和,这些其实都是精神力所赋予他的,说白了,他之所以能够练成擒龙诀,也就是因为这些原因。

    “什么?你竟然还有这等天赋?!”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沈秋冥的面色再次微微一变,简直就是越发的难以置信起来。他倒是听说过有人能够很快领悟所有的技能功法,但那等惊才绝艳之辈,几千年怕也出现不了一个,却是没想到竟然真的被他给遇到了!

    如果纪东真的能够做到过目不忘,并且可以轻松贯通所有技能功法的话,那么练成这擒龙诀,倒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好好,我青冥宗总算有一个像样的天才弟子了!”

    短暂的震撼过后,沈秋冥很快就回过了神来,虽然纪东的情况让他震撼无比,但再怎么说,他都是站在这个世界最顶端的人物,不可能像普通超能者那样被惊得不知所措。

    “小家伙,我再问你,你跟丹阵宗的丹阵师之间又是什么关系?听大长老说,你的身后站着一位强大的王品丹阵师,此事可是真的?”

    他今日找纪东前来,主要就是为了弄清纪东跟丹阵宗之间的联系,至于纪东所修炼的擒龙诀,说来只是一个意外收获罢了。

    大长老之前把蛮族奸细的消息禀报给他之时,他就想找纪东聊一聊了,可惜纪东那个时候并不在青冥宗当中,所以便耽搁到了今日。

    “终于说到正题了啊!”

    听到沈秋冥问到自己跟丹阵宗之间的关系,纪东的脸上不动声色,心下却是不由得微微一凛,他知道,最关键的时刻到了,是否能过得了沈秋冥这一关,接下来的说辞,就将决定一切。

    纪东心里清楚,沈秋冥这次找他前来,自然就是冲着他身后的丹阵师高手来的,眼下说到正题,他的心下不禁稍稍有那么一丝紧张之感。

    “不瞒宗主大人,弟子在大秦王朝之时有一位丹阵师朋友,当初弟子在真武圣院修行,曾去大秦王朝的丹阵宗看望过她,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弟子刚好遇到了我那位朋友的师父,她应该是看出了弟子神功在身,所以就把弟子引荐给了一位更强的丹阵师,这便是弟子跟丹阵宗之间的渊源。”

    宁心静气,纪东尽可能让自己保持放松,这才幽幽的对着对方讲述道。

    早在他把黑衣人之事告诉给大长老之时,他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所以,对于该如何跟沈秋冥解释,他早就在心里预演了好多遍。

    他也不知道这样的说辞能否让对方信服,但不管怎么样,他从来没有做过有损青冥宗利益之事,反倒是给青冥宗带来了巨大的实惠,他相信,只要对方不是那种疑心病很重的人,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你的意思是,丹阵宗的丹阵师强者想要在你身上押宝?”

    听了纪东的解释,沈秋冥的眉头微微一皱,倒也看不出是相信还是不相信。

    从纪东的表现当中,他倒是没看出有什么问题,另外,纪东的潜力的确不可估量,要说丹阵宗的超级强者想要暗中培养纪东,以便在将来多一个强大的朋友,这也完全解释的通。

    事实上,丹阵宗那些丹阵师全都个性的很,很多时候行事都是随心所欲,再加上纪东在丹阵宗当中有丹阵师朋友,被丹阵宗的超级强者看中真的很正常。

    别说是丹阵宗之人,其实就算是他,此刻都生出了要重点培养纪东的想法,毕竟,纪东所修炼的擒龙诀,就连他都震惊无比,而这样的纪东,将来的成就真的难以估量。

    试想一下,如果丹阵宗的某位强者真的发现了纪东的天赋的话,那么从一开始就在纪东的身上投资,绝对是最最正确的选择,因为一旦纪东成长为顶尖强者,投资者所能获得的回报,恐怕也是难以想象的。

    “是不是要在弟子身上押宝,弟子倒是不好说,不过弟子懂得什么叫知恩图报,将来若是真的有所成就的话,绝对不会忘了那位前辈就是。”

    咂了咂嘴,纪东兀自一笑,一副顺其自然的表情道。

    “能够被一个强大的丹阵师看中,这对你来说倒是一次难得的际遇,另外,你这次上报的消息也很重要,对方能够把这等重要的消息让你段达给本宗,其实也是对青冥宗的一种示好。”

    听到纪东之言,沈秋冥略作思忖,这才点了点头道。

    在他看来,丹阵宗的某位丹阵师强者选中了纪东,这其实也是间接选择了跟青冥宗交好,尤其是这次,对方竟然在丹阵宗宣布闭宫之时把消息传递出来,这当中恐怕是要承担巨大的风险的。

    当然了,等到此间事了,三十六大宗门必然也不会忘了对方的恩德,到时候一定会有所表示。

    而总的来说,受益最大的还是青冥宗,毕竟,青冥宗有纪东这层关系,无论到了什么时候,都会是那位丹阵师强者重点照顾的对象,这对青冥宗来说,绝对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一直以来,各大宗门其实都很想跟丹阵宗交好,怎奈丹阵宗的规矩比较多,似乎也有意不跟各大宗门接触过深,难得此番有丹阵宗强者主动跟青冥宗取得了联系,他高兴还来不及。

    至于纪东,他会用自己的方式将对方跟青冥宗绑在一起,再者说,纪东虽然潜力巨大,但眼下的实力还不太够看,他倒也不担心纪东能做出什么损害青冥宗利益之事。

    “小家伙,有关那位丹阵师强者之事,你今后就不必跟本宗过多透露了,对方既然选中了你,你今后好好表现就是,只要别丢青冥宗的脸面即可。”

    面色稍缓,沈秋冥却也不再追问下去,他知道,丹阵师强者手段诡异,如果他一直逼问纪东的话,很有可能会适得其反。

    “弟子明白,宗主大人放心,弟子作为青冥宗的一员,一定会时刻谨记自己的身份,绝对不会做出有损青冥宗利益之事。”

    神情一正,纪东知道,对方这是在提醒自己,所以赶忙保证道。

    “你明白就好。”见到纪东的表情,沈秋冥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继续道,“小家伙,你这次可谓是立下了大功,说吧,你想要什么奖励?”

    自古有功就要赏,纪东此番立下如此大功,要是他一点儿的表示都没有,那可就真的太过不应该了。

    “宗主大人哪里的话,弟子只不过就是做了青冥宗弟子应该做的事情罢了,哪里敢要什么赏赐?”

    听到沈秋冥要奖赏自己,纪东赶忙摆了摆手,直接拒绝道。

    说真的,到了他现在的境界,真的也没什么需要对方赏赐的了,再者说,他这次能够顺利过关,心下已经开心不已,也没想过要什么奖赏。

    “啧啧,你这小家伙倒是够谦虚的了。”见到纪东明显是真的不想要什么奖赏,沈秋冥眼底的赞许之色更浓,“本宗也不知道你需要什么,这样吧,这块晶石你拿去,可能现在的你还用不到,但等你晋级造化境之后,这东西应该能够帮的得到你。”

    说着,他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块儿只有鸡蛋大小的晶石,随手递给了纪东。

    “这是…………”

    下意识地将晶石接过,纪东的目光却是有种再也挪不开的感觉,因为从这块儿小小的晶石上面,他感受到了一股难以用任何言语来形容的诡异能量波动。

    他很确定,这绝对是他从来没有见过的特殊晶石,虽然这东西看起来很不起眼,但他相信,以沈秋冥的身份,不可能会给他一块儿没什么价值的东西,何况他自己也能感受到,这东西绝对非同一般就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