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二十八章青冥宗9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对于现在的纪东来说,普通之物自然很难入得他的法眼,但沈秋冥给他的这颗晶石,着实让他有种爱不释手的感觉。

    他并不知道这晶石到底是一种怎样的物质,但既然连沈秋冥都说,这颗晶石会在他晋级造化境之后有大用,可见这东西究竟是多么的珍贵。

    “多谢宗主大人恩赐,弟子感激不尽!”

    短暂的把玩之后,纪东直接将晶石收了起来,这才对着沈秋冥躬身谢道。眼下并不是仔细研究这晶石的时候,等回到自己的秦都党之后,他会认认真真地对晶石加以研究,说不定真的能够从中有所收获。

    “不必多礼,这是你应得的。”见到纪东对自己行礼,沈秋冥摆了摆手,示意纪东坐下来说话,“小家伙,说说你对兽潮的看法吧,听大长老说,你之前在南荒驻留了一段时间,想必也是亲身经历了兽潮的恐怖,可是有什么感想?”

    对于纪东的身份来历,他稍后会派人再去查证,不过对于纪东背后的丹阵师,他倒是并不打算去过多调查。

    眼下,他基本上能够确定纪东乃是站在自己一方的,而这其实就已经足够了。

    “感想谈不上,疑惑倒是有一些。”

    听到沈秋冥问到兽潮之事,纪东一边悠悠的坐下,一边挑了挑眉毛道,“弟子之前在南荒边缘,看到了好多强大的凶兽从南荒深处涌来,很多南极宗的弟子都葬身在了凶兽口中,弟子很不解,为何南极宗的超级强者全都不现身,却是任由那些普通弟子被凶兽吞噬。”

    这个问题已经在他心里纠结很久了,之前在跟大长老交谈之时,他就有跟对方探讨过,可惜对方并没有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难得眼下能够跟沈秋冥说上话,他真的希望能够从对方这里得到解答。

    “超级强者?你所指的超级强者是什么意思?南极宗的元老阁么?”

    听到纪东的疑问,沈秋冥不禁摇头一笑,随后对着纪东反问道。他并没有想到纪东会问这个,说真的,对于纪东这样的问题,他其实并不怎么愿意回答,因为这里面涉及到的东西,真的有那么一丝残忍。

    “不止是元老阁,弟子之前听那位丹阵师前辈说过,各大宗门的天位境强者,数量也是十分庞大的,可弟子之前在南极宗之时,并没有见到太多的天位境高手,尤其是大天位之境的强者,更是一个都不曾见过。”

    之前跟大长老的交谈,让他了解到各大宗门的底蕴并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尤其是此番来到青冥宗的悬浮神山,他能够感受到,在这座悬浮神山上面,却是有着不少的天位境强者气息,而且应该都是大天位之境的超级强者。

    至于超越天位境的人物,悬浮神山上面应该也有一些,但绝对不会有天位境强者那么多就是了。

    “啧啧,看来你身后的那位丹阵师,倒是跟你说了很多的事情。”听到纪东之言,沈秋冥再次轻笑一声,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异样之色。

    各大宗门的情况,丹阵宗必然是有所了解的,就是不知道,纪东身后的那位丹阵师强者,究竟对纪东说了多少各大宗门的秘辛,不过从眼前的情况来看,纪东对各大宗门的了解,貌似还是比较有限的。

    “你说的不错,各大宗门当中的确都有不少的天位境强者,就算是大天位之境的强者都有一些,但有些事情,你恐怕并不知道,各大宗门的那些大天位之境的强者,甚至是超越了大天位之境,达到了造化境的强者,他们是不可能轻易出手的。”

    如果是其他人问到此事的话,他恐怕连解释都不会解释,但纪东跟一般人还是有区别的,毕竟,纪东背后站着一位强大的丹阵师,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疏远,而导致纪东对青冥宗有怨气,那样的话,对于青冥宗的损失可就大了。

    这些年来,各大宗门都想跟丹阵宗攀关系,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丹阵宗那些丹阵师所炼制的宝贝丹药,就是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们望眼欲穿的宝贝,眼下青冥宗搭上了纪东这条线,要是错过的话,那就是天理难容。

    “不能轻易出手?那又是因为什么?”

    听到沈秋冥的回答,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不解之色,在他看来,兽潮来袭,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们应该第一时间现身,带领下辖各个宗门世家,一起应对兽潮的袭击,但沈秋冥却告诉他,那些超级强者不能轻易出手,这真的让他十分费解。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自己的苦衷,有些事情,你现在还没办法理解,不过等你到了风烛残年之时,你应该就会有所体会了。”

    听到纪东的追问,沈秋冥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隐晦的提了一句道。

    他说的已经够多了,更深层次的东西,他完全没必要去提及,想来用不了多久,纪东自己就会明白的。

    “这…………”听了沈秋冥的解释,纪东似乎隐隐的抓住了一些东西,但又有些不太确定,不过至少他已经知道,各大宗门之所以按兵不动,恐怕是有着不小的苦衷。

    “小家伙,你年纪还小,经历的事情也不多,本宗看得出来,你应该是一个心地善良之人,不过本宗要提醒你的是,想要成为一个超级强者,有时候其实是需要一点儿狠劲儿的,你应该也知道,整个炎黄大世界无尽地域,最多的就是人类超能者,其实就算兽潮再怎么恐怖,最终也不可能把炎黄大世界的所有人都吞噬的,我这么说,你可明白?”

    纪东的确是一个可塑之才,但他看得出来,如今的纪东,身上还没有一个超级强者所应该有的气魄,对此,他不得不给对方一些提醒。

    “这………弟子明白了,多谢宗主大人指点!”等到沈秋冥话音落下,纪东的瞳孔不由得微微一缩,心下顿时多了一抹寒意。

    对于沈秋冥的言外之意,纪东差不多听明白了。

    从字面上来看,对方说白了就是在告诉他,炎黄大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所以,就算兽潮吞没再多的人,对于炎黄大世界来说都算不了什么!

    而对于对方的这种说法,纪东虽然有些不敢苟同,但事实上,他知道对方说得并没有错。

    炎黄大世界的人类超能者真的太多太多了,抛开青冥宗下辖的无数宗门和世家不说,单单是青冥宗下辖的大王朝,每一座王朝的人数就要数以百亿计,而事实上,青冥宗手里所掌握的王朝数,貌似是南域九大宗门当中最少的一个。

    可以说,不管南荒深处的兽潮有多恐怖,其实都不可能把整个人类族群怎么样,说得难听些,就算让那些凶兽随便去吞噬,它们也终有吞噬不动的时候,何况如此多的人类超能者,迟早都会把兽潮消化掉的。

    至于这期间会有多少人类超能者命丧凶兽之口,这个恐怕并不是沈秋冥这等强者所关心的,毕竟,到了他们这样的级别,普通人的性命真的算不了什么!

    “小家伙,该说的不该说的,本宗都已经跟你说了,接下来的时间,你想做什么就去做什么吧,本宗看得出来,你的实力很强,这块令牌你拿着,接下来即将到来的劫难,本宗希望你能够承担起一定的责任。”

    聊了这么久,该了解的,他都了解得差不多了,他看得出来,纪东应该是一个可信之人,另外,纪东的特殊情况,让他根本没有理由不重用对方。

    他心里清楚,在面对即将到来的兽潮之时,青冥宗需要一个能够力挽狂澜之人,原本他还在为这个人选而发愁,但现在却是不需要了。

    “宗主大人放心吧,弟子一定会竭尽所能,尽可能的让青冥宗少经受损失,因为这里,已经是弟子的家了。”

    恭敬地接过令牌,纪东随意的扫了一眼令牌上面的文字,倒是并没有多少惊讶,事实上,沈秋冥所能想到的情况,他同样能够想得到。

    其实,就算沈秋冥不给他分配这个任务,他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毕竟,青冥宗的存亡,此刻已经关系到了自己的好多亲人朋友,他不可能让这些人经受危险。

    “好,有你这句话,本宗就彻底的放心了,去吧,千万不要让本宗失望。”

    听到纪东之言,沈秋冥顿时露出一丝欣慰之色,他听得出来,纪东这也是在跟他作保证,虽然只是口头上的,但他看得出来,纪东在说这些话之时,应该是发自内心,完全看不出任何的虚假。

    当然了,有些事情,他该做还是会做,毕竟,到了他现如今的境界,他绝对不会彻底的去相信其他人,这里面自然也包括纪东。

    “弟子告退!”

    闻言,纪东却也不再迟疑,说着便是对着沈秋冥躬身一礼,然后直接朝着原路折返回去,没有丝毫的迟滞。

    这一次行程,对他来说可谓是相当的圆满了,姑且不说对方赏赐给自己的那块儿特殊的晶石,单单是他蒙混过关,而且还恢复了自己的真实身份,这就已经是巨大的收获了。

    另外,沈秋冥给他的令牌也非同小可,有了这东西在手,他今后在青冥宗做事,必将比之前轻松得多。

    “好一个怪异的年轻人,有如此神功在身,这简直就是一个妖孽啊!”

    等到纪东离开,沈秋冥的双眼不由得微微眯了起来,目光自然而然的落在了手里的擒龙诀秘籍上面。

    这擒龙诀秘籍,他并没有交还给纪东,而纪东也十分自觉地没有开口索要,对于这擒龙诀,他必然是要认真加以研究的,只不过,他看得出来,虽然他的实力十分强横,但擒龙诀的修炼必须是在最基础之时,他恐怕很难从这里面获得太多。

    倒是纪东,他并没有看出纪东如今是什么修为境界,但凭借着如此恐怖的神功,纪东的实力必将远超同济,这等妖孽一般的人物,真的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上。

    说心里话,如果不是因为纪东身后有着丹阵宗的支持,他恐怕都要认真考虑一番对纪东的安排和处置了。

    “顺其自然好了,不管怎么样,他都是青冥宗弟子,青冥宗出现这样一号人物,而且是在眼下这等时候,说来也是一件好事。”

    嘴角一挑,他的心里却是早就已经想好了一切,不管到了什么时候,一切都会在他的掌控当中,作为青冥宗的宗主,这点儿自信他还是有的。

    “也不知道究竟是何等疯狂的人物创造了如此神功,希望我能从中得到借鉴,以便更好的应对接下来的危机,蛮族这次卷土重来,说不定就算是我们这些人,都会有陨落的危险啊!”

    别人不知道,可他作为青冥宗宗主,最是清楚这次的危机有多严重,正因如此,各大宗门才会迟迟没有行动,因为眼下,他们还没有弄清楚对方的底细,如果贸然行动的话,一旦落入对方的圈套和算计,到时候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刷!!!”

    思绪之间,他的身形微微一闪,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却是丝毫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青冥宗宗主,当真是一个可怕的存在,看来我眼下想要沾沾自喜,恐怕还为时尚早啊!”

    告别了沈秋冥,纪东很快便是顺着原路,离开了悬浮神山的内部空间,离开之时,悬浮神山的结界并没有对他形成阻拦,显然,这悬浮神山的能量护罩,应该是许出不许进,并不会对外出之人造成阻滞。

    一路上,他的心下难免有些凝重之感,因为他看得出来,沈秋冥的实力真的太过强大了,至于究竟强大到了什么地步,他根本就感觉不出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对方想要杀他的话,他十有九很难脱身就是。

    当然了,对方想要彻底的将他抹杀,怕也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毕竟,他虽然只有天位境初期,但他的精神力可是已经达到了王阶丹阵师的地步,何况还有朱雀法相在身,当然没那么容易被抹除。

    “炎黄大世界三十六大宗门,也就是三十六个宗主,想来这三十六大宗主的实力应该相差不多,看来今后遇到这些人,必须要加倍小心才行了。”

    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他现如今虽然已经十分强大,但很显然,如今的他,依旧距离炎黄大世界的最顶端还有一些距离。

    从悬浮神山回到了自己的秦都党之后,纪东就像是什么都不曾发生过一样,对于他来说,这次去面见沈秋冥,基本上就是一次例行公事而已,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要说对他最大的影响,那就是今后的他再也不需要用假面目示人了,很快,整个青冥宗上上下下便是全都已经知道,原来一手创造了秦都党的天才年轻人,竟然是来自王朝党真武堂。

    最郁闷的就是王朝党的那些高层了,他们心里清楚,如果当初不是因为真武堂之人对纪东出手的话,那么如今的王朝党恐怕早就已经成为青冥宗排名靠前的大党派了,却也未必会有秦都党的出现。

    最幸福的就要属荀万山了,当那些长老级人物知道纪东竟然是荀万山的亲传弟子之时,一时之间,荀万山的门槛都要被那些长老踏破了。

    纪东身后有超级丹阵师做后盾,这一点已经是人尽皆知,眼下傻子都明白,作为纪东的师尊,荀万山的将来实在是难以想象,就算是大长老,恐怕都没办法跟荀万山相提并论,毕竟,大长老可拿不出各种各样的宝贝神丹赠予他们。

    而为了加大荀万山的影响力,纪东干脆炼制一些高级丹药给对方,一来是让对方自己使用,二来也可以拿来联络各方感情,想来用不了多久,荀万山的影响力就会超越大长老,到时候谁才是青冥宗的第一长老,恐怕就很难说了。

    纪东的想法很简单,他不会亲自出手把大长老怎么样,但他相信,当那位大长老眼睁睁看着荀万山在实力和人脉上超过他之时,心里一定会很不好受就是了。

    他相信,有他所提供的各种神丹灵药,荀万山在修为上超过大长老只是时间的问题,至于人脉上,估计用不了多久,大长老就会彻底败下阵的。

    对于荀万山来说,眼下恐怕没有什么事,会比压制大长老窦天彰更有趣的了,当初的争夺,他棋差一招输给了对方,但眼下他收了个好徒弟,当然要把输掉的都赢回来。

    他倒也未必就想再做大长老,但就算不做大长老,他也要让窦天彰畏惧他,也算是一种特殊的复仇方式吧!

    当然了,这些在纪东看来都不值一提,说得夸张些,在纪东眼里,大长老和荀万山之间的所谓争斗,恐怕已经无异于小孩子过家家,就算他直接参与进去,恐怕也感受不到丝毫的乐趣。

    更多的时间,纪东都用在了帮助自己的亲朋们提升实力上面,燕重山和雷震虎等人基础都不差,差的就是年纪大了些,不过这在他眼里根本算不得什么,毕竟,他的那些神丹灵药,是可以帮助这些人恢复身体机能的。

    抛开别的丹药不说,单单是益寿丹,基本上就能达到目的…………

    时间流段,很快,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便是悄然溜走,而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青冥宗修筑的围墙,已经达到了上百米高,这样的一圈围墙,无形中使得青冥宗弟子多了一股安全感。

    这一日,不少青冥宗的弟子依旧在加班加点的增加着围墙的高度,不觉间,太阳已经渐渐地落到了地平线下方,夕阳的余晖洒在厚重的围墙之上,给人的感觉却是异常的威武雄壮。

    “嗖嗖嗖!!!”

    某一刻,在夕阳的笼罩之下,三个身影飞快地从远处掠来,隐约间能够看到,这三个身影都是中年以上的男子,每个人的速度尽是迅疾无比,而这等速度,却是只有天位境强者才能达到。

    看得出来,这三个男子都是比较急,几乎就是一闪之间,就已经掠过了青冥宗外围的围墙,那等速度之快,就连正在修筑围墙的青冥宗弟子都没有察觉。

    很快,三人便是飞掠到了青冥宗三千灵峰的深处,最后降落在了大长老的灵峰之上,直接没入大长老的宫殿当中。

    而就在这三人进入大长老的宫殿没多久,青雉的身形便是从宫殿当中飞掠而出,很快就来到了灵峰之巅站定,然后取出一口巨钟来,狠狠地将巨钟敲响。

    “咚~~咚~~咚~~”

    略显沉闷的钟声从大长老的灵峰传开,很快就蔓延到了青冥宗的每一个角落,这一刻,每一个青冥宗弟子都听得十分真切,就连那些正在外围修筑围墙的弟子都听得十分清晰。

    “是预警钟,好家伙,竟然敲响了九下?这是代表着有巨大的危机临近了!”

    “这还用说么?一定是兽潮来了,这些天大家都在谈论兽潮之事,我还以为是那些高层小题大做呢,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废话,九响预警钟都敲响了,这是最高级别的危险信号,别愣着了,赶快准备准备,说不定要有一场恶战了啊!”

    “怕什么,我们的围墙都已经修筑得差不多了,就算是兽潮来袭,却也完全可以把兽潮抵挡在外。”

    “真佩服你的乐观,如果真的那么好办的话,哪里还用得着敲响预警钟?”

    “……………”

    随着钟声传开,整个青冥宗瞬间变得沸腾起来,所有人都明白,这等级别的钟声,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敲响的,直到这一刻,大家才意识到问题究竟有多么的严重。

    一时之间,不少的青冥宗弟子都开始紧张的准备起来,不管是要战斗,还是在迫不得已之时逃跑,总之都要做好万全的准备才行。

    “终于来了啊,看来有些事情,真的是没办法避免的。”

    秦都党,纪东的密室当中,此时,纪东正捏着一块儿晶石,小心翼翼地研究着,这晶石不是别的,正是沈秋冥之前奖赏给他的那块儿特殊的晶石。

    这些天以来,他已经研究过很多次这块儿晶石,可惜的是,也许是因为他的修为境界还不够,所以,研究了这么久,他依旧没有什么收获。

    此刻听到外面的钟声,他知道,青冥宗的危机终于到了。

    “要开始战斗了啊,也不知道这次的兽潮都会出现怎样的变数,而兽潮过后,青冥宗又会有多少的弟子能够活下来。”

    轻舒一口气,他一边将手里的晶石收起,一边悠悠的站了起来,身形一闪,便是消失在了密室当中。

    南极宗的不抵抗政策,让南荒深处的兽潮很快踏上了南域的各处地域,青冥宗当然也不会例外。

    不过,跟南极宗不同的是,青冥宗早就为兽潮的到来做足了准备,不管是青冥宗本身,还是青冥宗下辖的各大世家门派,却是一直都在为兽潮的到来而精心布置,所以,当兽潮真的蔓延到青冥宗之时,整个青冥宗的辖区倒是并没有显得太过混乱。

    当然了,死人是在所难免的,那些规模稍小一些的门派家族,自然很难应对无穷无尽悍不畏死的凶兽,而事实上,好多小家族小门派,却是都在兽潮到来之前做好了联合,聚在一起共同面对困难。

    还有一些家族势力,却是先一步做好了隐蔽措施,当兽潮即将到来之时,他们就暂且躲了起来,等兽潮过去之后再出来,这样的做法虽然听起来好像有些不太中听,但效果却是实实在在的。

    按照纪东的理解,各大门派这一次怕是摆明了要来一次大瘦身了,他们不会担心手底下的家族门派被兽潮所吞没,毕竟,那么多的门派家族,兽潮是不可能吞得下的。

    秦都党,纪东的密室当中。

    “想不到这次的兽潮竟然来得这么猛,昨日收到消息,青冥宗下辖的一个一流宗门竟然被一拨兽潮给灭了,其中有好几个天位境的强者,竟然全都没能逃得出来。”

    桌案旁,荀万山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脸色简直就是说不出的凝重,显然,对于眼下正在爆发的兽潮,他却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担忧。

    “是啊,活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经历如此恐怖的兽潮,如果不是因为这次兽潮,我还不知道南荒深处竟然有那么多的强大灵兽。”

    听到荀万山的感叹,一旁的洪老也是长叹一声,满是感慨地道。

    随着兽潮降临青冥宗的辖区,外面一直都会传来各种各样的消息,有些消息就算是他们听了,都会感到震撼无比。

    就像荀万山所说之事,一个拥有着五六个天位境强者的大门派,居然说话间就被尽数屠灭了,这种事换在以往,简直就是他们想都不敢想的。

    “师尊,洪老,这次的兽潮,恐怕要比你们想的还要恐怖得多,事实上,除了青冥宗本身之外,青冥宗下辖的任何世家和门派,恐怕都有被屠灭的可能。”

    听到荀万山和洪老之言,一旁的纪东略作迟疑,最终还是挑了挑眉毛,对着二人提醒道。

    别人不知道,可他是知道得比较清楚的,蛮族的奸细能够混入青冥宗,那么当然也就能够混入各大家族和门派,想必那些被尽数屠灭的大家族大势力,应该就是被蛮族的奸细给算计了,这才最终导致尽数被灭。

    试想一下,如果这些家族势力当中存在着几个奸细,到时候只要随便丢几个特制的轰天雷,就能把其中的高层重创,届时兽潮一到,自然注定是要悲剧的。

    “每一个世家和门派都有被灭的可能?这………”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洪老的身体不由得微微一颤,显然是被纪东的说法惊得不轻,“霄小子,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问题真的有你说的那么严重么?”

    “具体的情况,弟子也有些说不准,不过问题真的很严重,这一点绝对做不得假。”

    点了点头,纪东倒是很愿意把蛮族之事拿出来跟眼前这二人分享,可对于蛮族之事,他本就了解的不是很多,何况让眼前这二人知道太多,对他们来说也未必是件好事。

    “这………”听了纪东的肯定,洪老的眉头顿时紧紧地皱了起来,眼底尽是一片的忧虑之色。

    “洪老,你是在担心洪家么?洪家底蕴丰厚,而且又精于暗杀隐匿之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见到洪老的表情,一旁的荀万山双眼微眯,却是马上就看出了洪老在担心什么!

    跟他们的情况不同,洪老背后是有着一个巨大的家族的,说起来,他当初之所以能够跟洪老一起全身而退,洪老背后的洪家,绝对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青冥宗下辖的无数家族当中,洪家的排名一直很高,尤其是洪家之人都擅长隐匿和刺杀,哪怕是青冥宗的一些高手,都会对洪家之人颇为忌惮。

    “如果是放在以往,我也相信洪家不会有任何的问题,可这次的情况真的不太一样,看来,我必须要回家族一趟才行了啊!”

    听到荀万山的安慰之言,洪老不禁摇了摇头,却是并没有对方那么乐观。

    他对纪东十分了解,既然纪东说了每一个家族门派都有灭绝的可能,那么洪家当然也不会例外,而如果洪家真的遭遇不测的话,他是绝对没办法原谅自己的。

    洪家为了培养他,可是花费了不少的资源,如今的他,可以说是洪家元老级的人物了,可回想起自己为洪家所做的贡献,真的是太少太少了。

    “洪老要回自己的家族?”

    纪东这个时候也已经明白了洪老的心思,他倒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

    对于洪老身后有一个超级大家族之事,他之前倒也听荀万山提起过,而且他还知道,洪老因为跟自己的师尊离开了青冥宗,所以对自己的家族一直都有所愧疚,如此看来,对方这次恐怕是一定要回去不可了。

    “我亏欠洪家的太多了,眼下既然知道洪家有危险,我当然没有不回去的道理,事不宜迟,霄小子,万山,你们两个在此多加小心,我现在就回去。”

    既然已经知道了洪家可能会有危险,他当然一刻都不想耽搁下去,话音落下,他竟是直接站起身来,就要告辞而去。

    “洪老且慢!!”

    眼看着洪老说话间就要起身离开,纪东赶忙伸出手来将对方阻止下来,示意对方稍安勿躁。

    “霄小子,此事我已经决定了,你也无需劝说。”

    见到纪东阻止自己,洪老第一时间摇了摇头,一副我意已决的表情道。

    “洪老误会了,弟子并不是要劝说洪老,而是弟子想要跟洪老一起去。”听到洪老之言,纪东不禁摇头一笑,这才淡淡的开口道。

    “什么?你要跟我去洪家?!”

    听到纪东之言,洪老顿时微微一愣,但随即便是露出狂喜的表情。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