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章青冥宗9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坦白讲,对于自己的子孙后代,洪老的确有那么一丝不负责任的感觉,毕竟,他当初选择了荀万山,却是完全把自己的后世子孙抛到一边,任由他们自己在洪家摸爬滚打,连一个主心骨都没有。

    说起来,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心下难免会闪过一丝歉然,只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于各种情感,也逐渐有些看淡了,这也是为什么在回到青冥宗之后,他依旧没有第一时间回洪家的原因之一。

    然而,此时此刻,当他见到自己的直系血脉之时,那种难以言喻的悸动,让他再次找回了对亲情的渴望,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生出了一股想要保护自己这些后代的想法。

    “我的孙儿,你怎么会在这里?看你的样子,难道是在此守卫宫殿么?”

    激动过后,洪老的心绪慢慢平静了一些,而这个时候的他,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语气颇为不悦地道。

    从洪文熙的装束打扮当中,他已经很清楚地看到,对方明显就是在守卫宫殿,说白了就是洪家的家主护卫罢了。

    洪文熙从小就天赋不凡,当初的那些后辈子孙当中,他最看重的就是此人,原本,他甚至打算把对方当成是自己的继承人来培养的,可惜世事多变,后来的他离开了青冥宗,自然也就没能继续培养对方。

    不过,在他想来,以洪文熙的天赋和努力,就算没有他的培养,对方的成就也不会太差,至少应该不比他差才对。

    然而,此时此刻,当他再次见到自己的这个曾孙之时,他难免有种发自内心的失望。

    眼前的洪文熙虽然看起来还年轻,可真实年纪其实已经超过了两个甲子,但他的修为竟然只有法相境的境界,虽然是法相境后期之境,但这样的年纪配上这样的境界,说白了,对方其实已经没有多少晋级的希望了,这辈子恐怕也只能是停留在法相境的境界。

    在普通人看来,法相境的境界真的已经很不错了,可在他看来,对方没能在这个时候晋级天位境,这就是一种失败。

    “这个………曾祖大人有所不知,孙儿在很早之前就被家主大人选中,成为了家主卫队的一员,说来却也有一段时间了啊!”

    听到洪老问到自己如今的身份,洪文熙顿时面色一滞,但随后还是苦涩地摇了摇头,略显无奈地道。

    “什么?很早之前就加入了家主卫队?胡闹,这简直就是胡闹!”

    等到洪文熙的话音落下,洪老的脸色顿时变得阴沉起来,毫不掩饰自己此刻的愤怒。

    在他看来,洪文熙天赋卓越,完全可以作为洪家的栋梁来培养,就算是继承家主之位都不无可能,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洪家的高层竟然把对方编入了家主卫队。

    所谓的家主卫队,说白了就是洪家家主的护卫,可能在某些人听来,这样的身份好像还蛮不错的,可事实上,家主卫队所能享受的资源极其有限,而且处处都要受到约束,根本没有任何的优势可言。

    如果洪文熙被作为家族的重点培养对象的话,所能享受的资源,绝对是家主卫队的无数倍,要是那样的话,现在的洪文熙,十有九已经是小天位之境的高手了!

    “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以你的天赋,怎么会被编入区区的卫队当中?”

    深吸一口气,洪老努力让自己平静一些,这才再次沉声问道,而一边说着,他一边朝着那些领路的弟子摆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下去了。

    几个年轻弟子倒也懂事,知道这里已经没自己什么事了,赶忙对着洪老躬身一礼,然后乖乖地退了下去。

    “这位是…………”等到其他人都离开,洪文熙的目光这才注意到纪东,他原本还以为纪东也是洪家之人,此刻见到纪东站在洪老身侧没动,他这才知道,原来纪东是跟洪老一起的。

    “晚辈纪东,见过前辈!”

    见到洪文熙看向自己,纪东这个时候上前一步,对着对方躬身一礼道。

    说起来,眼前的洪文熙虽然实力跟他差了太多,但对方的年纪显然比自己大得多,倒也当的起一声前辈的称呼。

    “纪东是万山的弟子,乃是我们的自己人,你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见到洪文熙的表情,洪老不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不用管纪东,而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心思给对方正式的介绍,因为他真的很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居然把自己最看重的曾孙安排到了家主卫队当中。

    “原来是荀万山的弟子,那的确是自己人。”听到洪老的简单介绍,洪文熙不禁微微一愣,旋即便是暗暗点了点头。

    对于荀万山,他当然是再熟悉不过的了,说起来,他原本对荀万山还真的有那么一丝怨恨,但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早已经把当初之事看得很淡,另外,洪老当初决定跟随荀万山前往大秦王朝,那也不是荀万山逼迫对方去做的,所以他属实没必要怪罪人家。

    “曾祖大人可知道如今的洪家家主是谁?”简单扫了一眼纪东,洪文熙这便把目光重新看回到了洪老的身上,随后略显小心地问道。

    “之前问过领路的弟子,说是一个叫做洪文鼎的人,怎么,这个洪文鼎有问题?”

    听到洪文熙提到洪家家主,洪老的眼眸不由得微微一缩,似乎抓住了一些头绪,但又不太敢确定。

    “问题倒是没什么问题,只不过,他的曾祖不是旁人,正是曾祖您的那位堂弟洪天霸,说起来,他能够坐上家主之位,也全都是那位一手促成的。”

    摇头一笑,洪文熙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这才叹息了一声道。

    “什么?这个洪文鼎是洪天霸的曾孙?”

    等到洪文熙的话音落下,洪天锦顿时瞪大了双眼,下意识地惊呼一声道,而到了这一刻,他总算是明白事情的原委了。

    洪天霸这个名字,他真的再熟悉不过了,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现任的洪家家主,竟然是洪天霸的子孙。

    想当初,洪家的天字辈弟子当中,洪天锦和洪天霸乃是天赋最为出众的两人,而相比之下,洪天锦的资质要更胜一筹,正因如此,洪天霸的所有光芒全都被洪天锦所掩盖,洪家的大部分资源,也全都用在了洪天锦身上。

    久而久之,二人之间的差距渐渐被拉开,而洪天霸的心里,自然对洪天锦充满了怨恨,很多地方都会主动跟洪天锦作对,就是很少能占到便宜。

    然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洪天霸在后来的外出历练当中,竟然获得了罕见的际遇,一跃成为了不输于洪天锦的大人物,在洪家的话语权也并不比洪天锦差,原本,洪天霸是想要再次跟洪天锦争斗一番的,怎奈后来的洪天锦跑去了大秦王朝,他的复仇计划自然也就落空了。

    不过,虽然洪天锦离开了,但他的直系后人都还在洪家,洪天霸为了报复洪天锦当初的压制之仇,干脆把洪天锦的直系后人全都以各种各样的借口边缘化,哪怕是像洪文熙这样的天才之人,却是都被安排到了家主卫队当中。

    “岂有此理,好你个洪天霸,竟然用这种方式来报复老朽,简直就是岂有此理!!”

    洪天锦不是傻子,当听到了洪文熙的讲述之后,他哪里还不明白事情的前因后果?这一刻,他的心下简直就是充满了愤怒。

    当初之事,其实并不是他和洪天霸所能决定的,洪家的高层想要培养谁,也不是他们二人所能左右的,何况当初被洪天霸挑衅之时,他基本上都是能让就让,根本不想与对方为难。

    在他想来,他当初被放逐到大秦王朝以后,他跟洪天霸的所谓恩怨,就会一笔勾销了,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洪天霸竟然把对他的怨气,施放在了他的子孙后代身上!

    “曾祖大人息怒,事情都已经过去了,虽然孙儿如今被安排到了卫队当中,但孙儿一样可以修行,说来倒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见到洪天锦愤怒的模样,洪文熙不禁长长地叹息一声,一副认命了的表情道。

    他能够感受到洪老的愤怒,不过,不管洪老再怎么愤怒,却是都已经于事无补,因为以洪老的能力,根本很难改变什么,说句不好听的话,洪老眼下更应该担心的,应该是他自己,要知道,洪天霸一直视对方为仇敌,眼下对方归来,天知道那位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

    所以,他这会儿倒是希望洪老能够认清现实,最好是尽快离开,不要给洪天霸找茬的机会。

    “恩?”

    听到洪文熙的回应,洪老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才意识到这里面的问题似乎并不简单,至少他看得出来,洪文熙似乎并没有因为他的归来而有任何的欢欣鼓舞,好像他的归来,并不能改变任何事情一样。

    “洪老,咱们还是先去见一见现在的洪家家主吧,洪老不要忘了,我们这次回来,可是带着任务来的。”

    就在这时,一直都在旁边旁观的纪东突然上前一步,打断了祖孙二人的对话,随后对着洪老提醒道。

    作为一个旁观者,纪东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而到了这会儿,他基本上也已经明白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不过话说回来,对于洪家的这些内部争斗,他这会儿并不是太过在意,因为他心里清楚,眼下最要紧的是保住洪家,如果洪家被兽潮所灭的话,那么任何的争斗都将变得毫无意义。

    至于洪老的子孙眼下所承受的不公正待遇,这在他看来根本算不得什么,有他在,只要洪家挺过兽潮,那么洪老的子孙迟早都能翻身就是了。

    “任务?对对对,正事要紧,我都险些被气糊涂了。”

    听到纪东的提醒,洪老愤怒的表情顿时微微一滞,这才猛地意识到,他这次回来,乃是为了挽救洪家而来,可不是为了内部争斗而来,眼下正值危难之时,他这会儿若是跟洪天霸对着干的话,那洪家真的距离灭族不远了。

    “文熙,先别说那么多了,走,带我去见洪文鼎,我有要事要跟他说。”暂且将其他的情绪抛到一边,洪老略作沉吟,这便对着洪文熙吩咐道。

    不管怎么样,眼下洪家的负责人都是洪文鼎,他想要挽救洪家,那就必须要洪文鼎以及洪天霸配合。

    “曾祖大人请随我来,孙儿这就带您去见洪文鼎。”见到洪老的表情变化,洪文熙虽然心下好奇,但嘴上却是并没有过多询问,而是直接带着洪老和纪东二人朝着宫殿的大门走去。

    说起来,如果是其他人来见洪文鼎的话,洪文熙必然是要进去通报的,但眼下来的是鸿天锦,当然也就没了通报的必要,毕竟,洪老的身份摆在那里,就算是洪家家主,也必须要恭敬对待。

    在洪文熙的带领下,时间不长,三人便是来到了宫殿当中,最终在一间密室的门前停了下来。

    “什么人在外面?”

    就在三人刚刚站定下来之时,密室当中便是第一时间传来了一声低喝,语气当中明显带有一丝不满之意。

    “是我!”

    听到密室当中传来的喝声,不待一旁的洪文熙出声,洪老便是当先沉声回道,话音落下,他更是一把将密室的门推开,然后带着纪东和洪文熙,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

    “放肆,什么人竟敢擅闯……………嘶……天锦老祖?”

    密室当中,洪家家主洪文鼎正盘坐在矮榻之上静静地休息,眼看着密室的门竟然被人推了开来,他简直就是愤怒不已。

    然而,就在他的怒气还没来得及爆发之时,他便是看清了推门而入的老者,而等到看清了来人的模样,他再也顾不得去发怒,而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脸上尽是一片的畏惧和谦卑。

    “洪文鼎见过曾祖大人!!”短暂的惊愣过后,他却是再也顾不得其它,赶忙上前几步,对着洪天锦恭敬地施了一礼道。

    作为洪家的现任家主,洪文鼎的年纪应该跟洪文熙相仿,只不过,他的一身能量波动,却完全不是洪文熙所能比拟的。

    天位境初期的修为,虽然放眼整个炎黄大世界并不算什么,但在洪家这样一个大家族,这样的境界已经是极高的存在了,至少作为洪家家主,他完全能够镇得住场面。

    然而,不管平日里的洪文鼎有多么的高高在上,此刻,在面对洪老这个洪家的老祖宗级别的人物之时,他都不得不收起所有锋芒,瞬间变成一个谦卑的后辈,不敢有丝毫的造次。

    “你就是洪家的现任家主洪文鼎?”

    密室当中,洪老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眼前的洪文鼎,似乎是要把对方里里外外看个透彻一样,而在他的这般注视之下,洪文鼎不禁把腰弯的更低了一些,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刺激到这位洪家的老前辈。

    “回老祖的话,弟子正是洪文鼎,洪家的现任家主。”

    听到洪老问到自己,洪文鼎尽量的让自己保持平静,可他那明显有些不稳的气息,却是很明显的出卖了他。

    对于洪老,洪文鼎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到畏惧,一来,洪老在洪家的影响力摆在那里,当初的刺客王者沉淀到今日,天知道现在的对方有多强大,他能够感觉到,洪老的气息已经完全锁定了他,只要他稍有异动,必将要承受对方狂风骤雨般的攻击,而以他的实力来说,那是铁定扛不住的。

    另外一点,他其实是有些做贼心虚的,他心里清楚,洪老的子孙后代,眼下基本上全都被他边缘化,作为老祖宗,洪老不可能会不生气,这会儿,他真的担心洪老会不顾一切,拔出匕首结果了他的性命。

    刺客家族之人全都是疯子,做什么事都很少会考虑后果,尤其是洪天锦,当初明明有着大好的前程,可最后愣是跟着荀万山跑到了大秦王朝那等贫瘠之地,足见对方有多任性。

    “哼,洪天霸的曾孙,果然跟他一个德行。”

    见到洪文鼎满脸畏惧的模样,洪老不由得冷哼一声,眼底尽是一片的鄙夷之色。

    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还有正事要做的话,他真的有可能会拔出匕首给对方一些教训,就算是宰了对方也不无可能。

    但眼下大劫将至,他当然不能那么去做,否则就真的不配做洪家的老祖了。

    “不必怕成这样,老朽没心思为难你。”面色稍缓,洪老倒也懒得跟对方一个小辈一般见识,他心里清楚,对自己那些子孙后代的安排,应该都是洪天霸的决定,至于眼前的洪文鼎,无非就是一个听话的傀儡罢了。

    “咳咳,弟子不是害怕,而是因为老祖归来而感到兴奋,老祖能够在这个时候回来,这简直就是洪家天大的喜事。”

    听到洪老之言,洪文鼎不由得面色一讪,赶忙满脸堆笑地恭维道。

    说起来,洪老回归青冥宗的消息,洪家这边其实早就已经收到了,原本,他其实是想把洪老的子孙后人重新安排一番的,可他身后的那位老祖宗就是不肯,眼下洪老真的回来了,要如何抚慰这位老祖宗的情绪,着实是对他的重大考验。

    “恭维的话就先不要说了,我这次回来,乃是为了洪家的生死存亡而来,你马上安排人手,对洪家的每一个核心弟子展开调查,看看他们当中是否有奸细的存在,一旦发现可疑之人,马上控制起来。”

    摆了摆手,洪老也没心思跟对方多说,而是直接开门见山道。

    “什么?奸细?!”

    等到洪老的话音落下,原本还在心里考虑如何应对洪老的洪文鼎顿时微微一愣,明显有些段不过弯来。

    “不错,就是奸细,不妨告诉你,眼下兽潮爆发,各大家族势力当中都有奸细暴露出来,来的路上,老朽路过云门宗,就连云门宗都因为奸细的暗算而惨遭灭宗,我担心洪家的内部也有奸细的存在,所以必须要彻查清楚。”

    点了点头,洪老直接把云门宗的例子搬了出来,以便让对方更加信服。

    “这………竟然还有这种事?!!”

    听到洪老之言,洪文鼎的脸色也是瞬间变得凝重起来,却是再也顾不得其它事情。

    如今兽潮四起,洪家这边当然也是清楚得很,这段时间以来,洪家其实一直都在暗中运段,以便应对随时都有可能到来的兽潮,而对于兽潮,洪家其实并不像其它家族势力那般畏惧。

    一来,洪家的弟子都擅长隐匿,就算兽潮真的难以抵抗,他们都还可以暂且躲起来,等到兽潮过后,再出来重建家园。

    然而,若是洪家内部有奸细破坏的话,那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老祖,此事事关重大,弟子必须要召集家族的长辈,一起商讨此事。”

    面色变幻,洪文鼎对于洪老所带回来的消息倒是并不怀疑,毕竟,洪老不可能拿这种事来开玩笑,何况云门宗被灭这种事,只要随便派人前去调查一番,就马上能够确定真伪了。

    “也好,那事不宜迟,你现在就去通知其他人吧,也好快些把奸细揪出来,免得夜长meng多。”

    闻言,洪老点了点头,示意对方现在就开始行动。

    “是,那弟子这就去召集诸位长辈!”得到洪老的同意,洪文鼎也不迟疑,说着就要告辞而去,亲自去召集洪家的长辈。

    “前辈且慢!!”

    然而,就在洪文鼎刚要动作之时,一旁的纪东再次站了出来,拦住了对方的去路。

    “恩?这位是…………”

    眼看着突然间站出来的纪东,洪文鼎不禁眉头一皱,这才正眼看了一眼纪东,同时沉声询问道。

    他虽然早就看到纪东和洪文熙了,但却并没有太过在意,眼下纪东突然站出来拦下他的去路,他这才突然发现,眼前这个年轻人并不是洪家之人,而且看起来貌似很是不凡。

    “前辈不必管我是谁,我只是想告诉前辈,您还是不要把洪家的长辈都聚到一起了,那样的话,反倒会给有心人可乘之机。”

    洪家的高层分散在各处,就算有人想要对这些高手下手也没那么容易,可一旦这些高手全都聚到一起的话,岂不是给了那些奸细一网打尽的机会?

    洪文鼎作为洪家家主,自然也是心思通透之辈,当听到纪东的提醒之后,他几乎马上就明白了纪东的意思,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恍然之色。

    而这个时候,一旁的洪老也是面色一滞,眼底同样露出了然的光芒。

    “还是霄小子你想得周到,眼下情况未定,洪家的高手的确不适合聚集到一起,免得被人家一锅端。”

    咂了咂嘴,洪老不禁暗暗点了点头,随后便是毫不客气地对纪东夸赞道。

    他是关心则乱,所以考虑问题自然就有些片面,还好他这次带着纪东一起来,有些他考虑不到的问题,纪东还能从旁提醒。

    “洪老谬赞了,弟子也是胡乱猜测罢了,不过小心驶得万年船,咱们还是多加注意为好。”

    摆了摆手,纪东倒是表现得很淡然,说起来,这些情况其实并不难想到,只不过无论是洪老还是洪文鼎,他们都急着想要把洪家的奸细揪出来,所以才会有所遗漏。

    从这一点倒是能够看出,洪文鼎这个洪家家主,其实还是蛮合格的,至少这是一个真正为家族之事上心的家主。

    “这位小兄弟说得对,此事事关重大,的确应该多加注意,既然如此,那我就暂且不把此事告知他人,而是命人暗中调查,等把奸细抓到之后再汇报给家族长辈也不迟。”

    洪文鼎的眼底也是闪过一丝赞许之色,对纪东的冷静分析予以了肯定,更是直接提出了解决问题的方案。

    坦白讲,对于洪老跟洪天霸那一辈的恩恩怨怨,他其实也不怎么关心,作为洪家的现任家主,他只想让洪家在他的手上发扬光大,至少不能让洪家在他的手里被毁掉。

    洪天霸选他做家主,当然有着对方的私心存在其中,但他本人想要为洪家付出,这却是实实在在做不得假的。

    眼下洪老带回来这样一个重要的消息,如果最终证实此事是真的,他一定会召集洪家的所有强者,当众对洪老进行感谢。

    “你这小家伙倒还懂得变通,不过此法确实可行,既然如此,你现在就着手去做吧!”听到洪文鼎之言,洪老再次点了点头,倒是对洪文鼎的态度有所改观。

    他当然看得出来洪文鼎是真的对洪家之事十分上心,抛开对方洪天霸曾孙的身份不提,眼前的洪文鼎,倒也算得上是一个合格的家主。

    “好,弟子这就去办!”得到洪老的夸赞,洪文鼎还是很受用的,说着就要再次开动,尽快把洪家内部可能存在的奸细找出来。

    “前辈先别急,想要在偌大的洪家找出潜伏的奸细,这并不是一件容易之事,我倒是可以为前辈提供一些线索。”

    见到洪文鼎又要行动,纪东不禁摇头一笑,再次对着对方开口道。

    他看得出来,这个洪文鼎还真是一个急性子,不过说真的,那些黑衣人的隐藏十分隐秘,如果对方就这般去暗中调查的话,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查得出来。

    “线索?小兄弟手里有线索?!”

    听纪东这般一说,洪文鼎顿时眼神大亮,对纪东的称呼都一下子变得亲热了许多。他当然也明白想要揪出奸细有多困难,若是纪东能够为他提供有用的线索的话,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

    “的确有一点儿,不过是否能够帮得上忙,怕也只能是碰碰运气了。”嘴角一挑,纪东却也不再多说,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颗特制的轰天雷来。

    “诺,这颗轰天雷乃是从青冥宗当中的奸细身上搜出来的,这种轰天雷威力极大,就算是大天位之境的强者都能重创,前辈就拿着它,寻找身上有这种特制轰天雷之人即可,只要身上有这东西,想来成就是奸细无疑。”

    话音落下,他便是直接将手里的轰天雷递给了对方,却是没有丝毫的迟疑。

    “这………这…………”

    下意识地接过轰天雷,洪文鼎的脸色不禁充满了怪异,因为从纪东的讲述当中,他听出了好多的信息,直到此刻,他方才意识到这里面的问题究竟有多严重。

    “多谢小兄弟,等把奸细找出来,我一定会好好的敬你一杯!”

    深吸一口气,洪文鼎倒也并不多问,眼下下结论还为时尚早,可若是他真的凭借纪东提供的线索而挖出内奸的话,他绝对不会吝啬一顿酒席就是了。

    “前辈不必客气,我这无非就是在帮洪老罢了。”摆了摆手,纪东直接把功劳安在了洪老身上,而事实上,他的确就是因为洪老的关系才会出手帮助洪家,否则的话,那么多的家族势力,他自然不可能选中洪家。

    “都一样的。”闻言,洪文鼎也是摇头一笑,直接把目光段向了一直没说话的洪文熙,“文熙,你替我安排好老祖和这位小兄弟,我现在就去调查奸细之事,免得耽搁了大事。”

    “家主放心,我会安排好曾祖大人和纪东小兄弟的。”

    洪文熙一直没能插上话,此刻听到洪文鼎的吩咐,他这才上前一步,点头回应道。

    “既然如此,老祖,小兄弟,我就暂且失陪了!”听到洪文熙的回应,洪文鼎却也不再迟疑,对着洪老和纪东拱了拱手,他便是身形一动,就要前去锄奸。

    “桀桀桀,听说我们洪家当初的天才归来了?人在哪里,快让老夫瞻仰膜拜一番,桀桀桀桀…………”

    就在洪文鼎收好了轰天雷,刚要离开密室去行动之时,一声怪笑陡然响彻在了众人的耳边,这笑声十分刺耳,就像是金属间的相互摩擦一样难听,而随着笑声响起,一个一身黑色长衫的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密室的门前,正一脸怪异地盯着密室当中的众人。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苍老的老者,看起来就像是行将就木一般,不过,就是这样一个仿佛半只脚都已经埋入地下的老者,给人的感觉却是充满了危险。

    说话之间,老者已经从密室的门外走了进来,并且直接朝着洪天锦的方向靠近过去。

    “曾祖大人?您怎么来了?!”眼看着老者到来,洪文鼎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变,赶忙躬身一礼道。

    “哼,有客人来了都不第一时间通知我,看来你这个家主的位子,是真的不想要了啊!”

    见到洪文鼎上前行礼,老者不禁冷冷一笑,语气颇为不善地道。

    “这………孙儿知错了………”

    听到老者之言,洪文鼎顿时神情大变,脸色一下子变得有些苍白起来。

    “哼,稍后再跟你算账。”再次冷哼一声,老者这时却是没时间搭理对方,说着便是再次将目光看向了对面的洪天锦,“洪天锦,咱们终于又见面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