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一章南极宗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密室当中,两个面容苍老的老者,此刻就这般针锋相对地看着对方,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异样的光芒。

    “洪天霸,我还没有去找你,你自己倒是送上门来了!”

    洪老的目光,在对面的老者出现的一瞬间,便是已经没办法挪开,这一刻,他压制已久的怒气,终于有些不受控制的爆发了出来。

    对于自己的这位堂弟,他原本是没什么多余的想法的,可当他得知对方竟然把当年的恩怨发泄在了自己的后人身上之时,他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到愤怒,如果不是因为眼下形势比较严峻的话,他恐怕早就已经出手了。

    “桀桀桀,洪天锦,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放着好好的青冥宗不待,你竟然跑到了洪家来,这还真是天堂有路你们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桀桀桀桀!”

    洪天霸的目光死死地锁定着洪老,眼底深处尽是一片厉芒,脸上更是充满了仇恨之色,好像他真的跟对方有着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一样。

    洪天锦回归青冥宗的消息,他早就已经听说了,坦白讲,他真的没想到对方现在还活着,而更加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敢只身回到洪家,这简直就是上天赐给他的复仇机会。

    “曾祖大人,天锦老祖这次回来,乃是为了拯救洪家而来的,还请曾祖大人明…………”

    “闭嘴,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给我滚到一边儿去!”

    听到洪天霸和鸿天锦刚一见面就针锋相对,一旁的洪文鼎赶忙上前一步,对着洪天霸解释道。只是,他的话才说了一半,便是被对方直接打断,甚至还得到了一通责骂。

    “曾祖大人………”

    “没用的东西,我让你滚到一边儿去,难道你没有听到么?”

    洪文鼎还待多说,可惜的是,这次的话尚未出口,洪天霸便是再次一声低喝,脸色早已变得无比阴沉起来。

    “是是是,弟子知错了!”眼看着洪天霸要发怒,洪文鼎再也不敢多言,赶忙乖乖地站到了一边儿,连大气都不敢喘。

    很明显的,正如纪东和洪老所想的那样,洪文鼎就是洪天霸扶植的傀儡罢了,在洪天霸面前,他这个所谓的家主,却是跟普通弟子没什么区别。

    “洪天霸,这么多年过去了,想不到你竟然越活越倒退,洪家有你这样的长辈,当真是所有洪家弟子的悲哀!”

    眼看着洪天霸如此不留情面地训斥洪文鼎,一旁的洪老不禁皱了皱眉头,旋即叹息着摇了摇头道。

    对于洪天霸,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不过算起来,他们已经有几十年的时间没见过面了,就目前来看,自己的这位堂弟,明显要比当初更加的不可理喻。

    “放肆,洪天锦,你以为你还是洪家当初的天才么?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本座?!”

    听到洪老之言,洪天霸顿时眼神一寒,眼底深处蓦地闪过一丝杀意。显然,洪老的这等肆无忌惮的批评,却是让他不觉间想到了当初,那个时候,洪老就像是现在这样,可以肆无忌惮地对他进行批评,而这已经是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

    此刻,洪老居然用同样的口吻训斥他,这让他感到发自内心的不舒服。

    “洪天霸,你先别管老朽有没有资格训斥你,我问你,把文熙安排到家主卫队,可是你的主意?”

    摆了摆手,洪老的脸色也是慢慢变得肃穆起来,语气低沉地反问道。

    “洪文熙?”听到洪老之言,洪天霸不禁眼神一亮,脸上陡然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桀桀桀,你说的是你身边这个废物吧?像这等资质平庸的废物,本座把他安排在家主卫队当中,那已经是天大的恩德,对了,他还有不少的兄弟子侄,他们都被本座安排到了最底层的暗杀组织当中经受历练,如果他们当中有人命大能够活下来的话,本座也会把他们安排在卫队当中,这样的那排,你可还满意?”

    舔了舔嘴唇,洪天霸这一刻简直开心不已,对于他来说,这个世上已经没有什么事,会比看到洪老愤怒焦急更舒爽的了。

    “洪天霸,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们两个当初的恩怨,你何毕为难这些孩子?!”

    等到洪天霸的话音落下,洪老的双拳早已经紧紧地攥了起来,指甲都深深的刺入掌心当中,额头上的青筋更是微微凸起,显然是真的被激怒了。

    他倒是猜到了自己的后辈恐怕都不会太好过,但却没想到洪天霸居然做的这么绝,最底层的暗杀组织,那基本上就是洪家被淘汰的弟子要去的地方,而能够从那等地方活着回来的,简直就是十不存一!

    “桀桀桀,现在的洪家是本座做主,我要怎么做,又哪里轮得到你来指手画脚?!”

    怪笑一声,洪天霸这会儿简直就是越发的得意起来,如今的洪家老一辈之人早已陨落殆尽,整个洪家的上上下下,基本上都是以他为首,对的也好错的也罢,只要他一句话,根本不会有人敢说出一个不字来。

    “你………”

    眼看着洪天霸如此猖狂,洪老就算是再好的脾气,却也不可能受得了就是,这一刻,他再也顾不得什么大局,毕竟,如果他的子孙后代全都死伤殆尽的话,他守住洪家又有什么意义?想到这儿,他最后一丝理智也终于被冲破,一股恐怖的气息,开始从他的身上缓缓地释放开来。

    “呵呵,真是想不到,世间居然还存在着如此厚颜无耻的家族长辈,今日还真是大开眼界了啊!”

    然而,就在洪老眼看着就要爆发之时,一声轻笑陡然在密室当中响了起来,而随着轻笑声响起,洪老刚要爆发的气势不由得微微一震,直接消散了开来,随后,纪东的身形便是慢慢地走上前来,将洪老护在了身后。

    “老家伙,你做得真的有些过份了。”

    身形上前,纪东不由得朝着洪天霸靠近了几步,随后便是摇了摇头道。

    整个密室突然变得死一般的寂静,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尽数聚焦在了纪东的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斥着难以置信的光芒。

    谁也没有想到,纪东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而更加让他们想不到的是,纪东竟然一开口就直接用厚颜无耻还有老东西这些词汇来招呼洪天霸,如此情形,简直让他们有些回不过神来。

    “混账东西,哪里来的小杂种,竟然敢辱骂本座?!”

    短暂的死寂过后,同样被纪东骂得有些发愣的洪天霸终于回过了神来,这一刻的他脸色阴沉似水,浑身上下更是有着一股骇人的气息荡漾开来,显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被一个小娃娃如此辱骂,他是真的彻底被激怒了。

    “嘶…………”

    眼看着洪天霸震怒,一旁的的洪文鼎简直吓得脖颈一缩,赶忙朝着后面退了几步,而对面的洪文熙也是心神一荡,下意识地朝着洪老的身后躲了躲。

    别人不知道,可他们作为洪家的弟子,自然知道洪天霸的恐怖,这位洪家的老祖宗自从接管了洪家之后,简直就是神挡杀神,人挡杀人,哪怕是洪家的元老级强者,都被其收拾得服服帖帖的。

    此刻,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年轻人,居然一开口就辱骂这位,这一刻,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纪东被撕成碎片的凄惨景象。

    “霄小子,这是我跟他之间的事情,你还是不要插手了。”

    这时,洪老也是从惊愣当中回过神来,赶忙上前一步,对着纪东开口道。他也没想到,纪东竟然会这个时候站出来,不过,他对于纪东的实力还是有所了解的,所以倒是并没有太过担心纪东的安危问题。

    “洪老不必多言,像这种毫无底线之人,根本不配让洪老您亲自出手,所以,还是让弟子替洪老解决了他吧!”

    见到洪老上前,纪东不禁笑着摇了摇头,随后淡漠地开口道。

    坦白讲,对于洪老的家事,他原本真的没打算参与进来,只是,当听到洪天霸嚣张的言语之时,他真的感到十分愤怒。

    另外,洪老可能看不出来,但他却是隐隐能够感觉到,这个洪天霸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虽然对方表现在外的力量,似乎只有中天位之境,但从对方的身体当中,他隐隐感受到了大天位之境的强横气息。

    也就是说,这位洪家的老祖级人物,很有可能是一个隐藏了修为的大天位之境的超级强者,所以,为了保险起见,他是绝对不会让洪老冒险的。

    “这………也罢,既然如此,那就交给你好了。”

    眼看着纪东眼底深处的坚定之色,洪老的面色变了又变,随后便是直接答应了下来。他对纪东也算是比较了解的,从纪东的脸上,他看到了不容置疑的情绪,他知道,就算他再怎么坚持,恐怕也绝对拗不过纪东的。

    另外,他心里清楚,纪东做事向来都有分寸,既然对方这个时候站了出来,那么必然就有他的想法。

    “混账,你们两个是当本座不存在么?”

    眼看着纪东和洪老竟然在自己的面前争抢起来,洪天霸的脸色顿时变得越发的阴沉起来,他听得出来,纪东和洪天锦竟然在商量由谁来对付他,而商量的结果,竟然是由纪东来出手,看二人的表情,好像他们谁都能轻松灭掉自己一样。

    “别急,这就轮到你了。”听到洪天霸开口,纪东这才将目光再次看向了对方,“洪天霸是吧,我念在你是老前辈的份儿上,就给你一次机会,现在下令,让洪老的那些子孙后代全都回来,然后跟洪老磕头赔罪,说不定我还能对你网开一面。”

    淡漠地扫了一眼对方,纪东的眼底不由得闪过一道厉芒,明显是动了杀心。他其实很少会动杀心,可眼前的这个老家伙,真的让他很不爽,如果对方不配合的话,他还真的不介意将其斩杀,反正洪家眼下若是由此人来继续掌管的话,洪老的那些后人就不可能好过。

    “你说什么?!”

    听到纪东之言,洪天霸不禁再次愣住了,不过,只是微微一愣之后,他的面容便是变得有些狰狞,随后一字一顿地对着纪东道。

    对于纪东,他从进到密室之后,就根本没有正眼看过,此刻将目光段向纪东之后,他依旧没有看出纪东有什么特别来。

    可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极其普通的年轻人,竟然敢用这种口气跟自己叫板,对此,他在震怒的同时,却也难免有那么一丝惊疑之感。

    “我说了什么,你应该已经听得很清楚,现在就按我说的去做,否则的话,你一定会后悔的。”

    嗤笑一声,纪东却也懒得跟对方再摆什么大道理,而是直接双手背后,对着对方施压道。

    他的身上并没有任何的气势释放,给人的感觉,简直就是一个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年轻人,可从他嘴里说出的话,却明显不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所能说得出来的。

    “你…………”

    听到纪东的再次开口,洪天霸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滞,却是终于感受到了一丝异样。

    他心里清楚,如果纪东不是失心疯的话,就绝对不会这般跟他说话,另外,洪老对纪东的态度,也明显充满了怪异,要说纪东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的话,恐怕没有人会相信。

    “哼,装神弄鬼,本座今日就要看看,你究竟哪来的这等底气,给我过来!!”

    目光闪烁,洪天霸虽然心下惊异,但最终还是猛地一咬牙,说着,他便是蓦地一抬手,对着纪东便是一把抓了下去,却是连招呼都不打一个。

    “刷!!!”

    随着他这一抓,一个爪影蓦地一闪,下一瞬间就已经到了纪东的头顶之上,看这架势,似乎是要一把将纪东擒拿。

    “果然隐藏了实力!”

    眼看着洪天霸一爪抓来,纪东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他看得出来,对方这一抓看似只有中天位之境的力量,但其中的力道掌握以及角度拿捏,却是全都要超过了中天位之境的级别,看来,这位还真是隐藏了实力。

    “给我破!!”

    这个时候也容不得多想,眼看着爪影袭来,他的身形稍稍后退半步,随后便是猛地轰出了一拳。

    “嘭!!!噗!!!”

    简单的一拳,直接击中了爪影,伴随着一声闷响,洪天霸的恐怖一抓,便是直接被纪东轻松地接了下来。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

    眼看着自己的爪影竟然如此轻易地就被纪东破掉,洪天霸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都是一下子变得正色起来,再也顾不得去愤怒。

    他对自己适才这一抓很有信心,在他看来,就是这样的一招,恐怕就算是天位境初期的强者都很难避得开,甚至于天位境中期的强者都会手忙脚乱。

    可从纪东适才那一下来看,貌似纪东并没有太过吃力,甚至完全可以说是信手拈来!

    “这小子有古怪!”面色一正,他这个时候终于明白纪东的底气从何而来了,闹了半天,眼前的纪东,竟然是一个隐藏至深的高手!

    “这…………我不是眼花了吧?!”

    与此同时,一旁的洪文鼎和洪文熙同样是倒吸了一口冷气,嘴巴全都张得大大的,脸上更是写满了震惊。

    当见到洪天霸出手之时,他们都以为纪东必死无疑了,可让他们想破脑袋也没想到的是,纪东竟然如此轻描淡写的接下了洪天霸的一抓,可以毫不夸张地说,适才那一幕在他们看来,简直就像是做meng一样不真实。

    “好,怪不得敢用这等口气跟本座说话,小子,看来本座倒是有些小瞧你了。”

    短暂的震惊过后,洪天霸很快就平静了下来,随后便是舔了舔嘴唇道,而到了这会儿,他再次看向纪东的眼神,明显有些不太一样起来。

    在他想来,青冥宗当中的年轻弟子虽然全都天赋不俗,但能够在这等年纪达到这等境界的,绝对不可能是一般人物,恐怕也只有青冥宗那些超级强者培养的弟子,才能达到纪东这等境界吧!

    如此一来,虽然纪东对他出言不逊,但这会儿的他倒也不再像是之前那般难以接受了。

    “小子,我跟洪天锦乃是私人恩怨,此事跟你并无关系,我劝你还是莫要趟这趟浑水为好,否则若是因此而有所损伤的话,恕本座概不负责。”

    虽然纪东适才那一下真的很不错,不过,那一下只是他的随手一抓,根本连一成的力量都没有动用,他相信,如果自己全力尽出的话,纪东是不可能接得下的。

    这会儿,他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弄清楚纪东的身份,至少也要让纪东认清现实、明确责任,到时候若是真的发生什么意外的话,他也可以有借口可找。

    “这么说来,你是并不打算按照我的提议去做了?”

    听到洪天霸之言,纪东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旋即便是挑了挑嘴角道,“也罢,看来今日之事很难善了了,既然如此,咱们还是手底下见真章吧!”

    多说无益,眼下形势紧迫,他没有太多的时间跟对方浪费,所以还是速战速决为好。

    “哼,小子,你真的以为老朽拿你没办法不成?”

    听纪东这么一说,洪天霸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随后语气冰冷地道。

    他哪里听不出来,纪东这摆明了就是要跟他作对了,不过这也没什么,等他擒下了对方,再弄清楚对方的身份,到时候还不是他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别光说不练,有什么手段,尽管用出来就是,免得稍后没有机会用。”摇了摇头,纪东依旧是双手背后,淡漠地盯着对方。看他的架势,显然是把先出手的机会让给了对方,也不知道是因为自信还是因为战术。

    “也罢,既然是你自己找死,那就休怪本座以大欺小了!!”

    见到纪东自信满满的模样,洪天霸不禁冷冷一笑,笑声未歇,他便是蓦地一抬手,直接打出一道超能力,将密室的房门关闭起来,似乎是担心纪东会逃走。

    “小子,让你见识见识什么才叫真正的刺杀之道!隐!!”

    嘴角一挑,洪天霸却也不再多言,身形一动,便是蓦地消失在了原地,就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留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只不过,密室的房门此刻是关闭的,却是根本不可能有人出去,所以,对方这会儿一定还在密室当中,就是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隐藏起来了而已。

    “恩?这是…………”

    眼看着洪天霸消失不见,不待纪东做出反应,一旁观战的洪老却是当先瞳孔一缩,面色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好恐怖的隐匿,这不是敛息诀,而是敛息诀的加强版?!!”目光在整间密室扫过,可他却是根本看不到洪天霸身在何处,如此隐匿能力,他绝对是拍马难及的。

    “怎么可能?洪天霸何时变得如此恐怖了?!”面色一白,这一刻的他方才明白,为何纪东会阻止他跟洪天霸交手,显然,纪东一定是看出了对方的真实实力,所以才会坚定的替他出战。

    “厉害,不愧是刺客家族的老祖级人物,这等隐匿之法,怕是还要在敛息诀之上!”

    眼看着洪天霸消失不见,纪东的眼神同样微微一亮,却是对洪天霸的这等手段赞叹不已。

    对于隐匿之法,他的研究还是相当深刻的,早在很久之前,他就已经把敛息诀练至大成,只是,他能够感受得到,即便是大成之境的敛息诀,也根本比不上洪天霸的隐匿之法。

    “想不到青冥宗治下竟然还隐藏了这样一个强者,大天位之境的境界,辅以这等骇人听闻的隐匿之法,这洪天霸简直就是刺客当中的王者,恐怕就算是造化境的人物,也未必会愿意招惹这等难缠之人吧!”

    暗暗点了点头,他对于洪天霸的实力总算是有了一个具体可感的认识,说真的,抛开其他的不说,单单是对方的这等手段,还真是让他不得不感到佩服。

    “刷!!!”

    就在这时,一道厉芒陡然亮了起来,刹那之间,一柄漆黑如墨的匕首,便是直奔纪东的咽喉而来,这匕首出现的无声无息,根本连一丝的能量波动都没有,更是没有带动一丝空气的流动,那种感觉,就像是这柄匕首一直就在纪东的脖颈前面一样。

    “啧啧,当真是厉害的刺杀,可惜的是,你遇到的人是我。”

    眼看着匕首出现在脖颈之间,纪东的脸上,尽是突然露出一丝笑容,下一秒,他的身形也是微微一闪,就在匕首即将碰到他的一刹那,却是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密室当中,洪老以及洪文鼎和洪文熙,这会儿全都已经靠到了墙角位置,每个人都是瞪大了双眼在整间密室来回扫视,寻找着纪东和洪天霸的身影。

    身为刺客家族之人,他们全都以隐匿能力而见长,只是,此刻见到洪天霸和纪东的隐匿能力之后,三人都是有种如坠meng中的感觉,就算是洪老都不例外。

    “好厉害,霄小子的隐匿能力竟然也如此厉害?他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洪老的震撼根本没办法用言语来形容,他隐隐能够感觉到,纪东所用的隐匿之法就是敛息诀,可事实却是,敛息诀在纪东的手里,明显跟在他的手里不太一样,但问题究竟出在哪里,他却是一点儿也感觉不到。

    他早就知道纪东很强,可说真的,他实在没有想到,纪东竟然会强大到这种地步,看来,他对于纪东的实力衡量,恐怕永远都跟不上纪东提升的步伐…………

    “怎么会不见了?不可能,这不可能的!!!”

    与此同时,密室的隐秘角落处,洪天霸此刻将隐匿之法运段到了极致,使得自己连一丝气息都不会外泄,在这等状态之下的他,原本应该智珠在握才对,可事实却是,此时的他面色低沉,眼底深处更是充满了骇然之色。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也懂得隐匿?而且隐匿能力竟然丝毫不在我之下?!”目光在整间密室的每一个角落扫过,他真的很想把纪东从隐匿当中揪出来,可事实却是,他已经把所有的能力全都用上了,可在他的感觉当中,纪东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根本连一点儿的痕迹都没有。

    “见鬼,这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难道他也是刺客家族之人不成?!”

    如果是在别的方面输给纪东的话,他也许并不会有太大的感觉,可问题是,隐匿能力乃是他的最强手段,如果连这一手段都被纪东比下去的话,那么他真的就要丢人丢到家了。

    “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你的隐匿能力更强一些,还是本座的隐匿能力更胜一筹!”

    短暂的惊愣过后,他马上让自己平静下来,因为他知道,在这种遇到了相似能力的对手之时,接下来所要比拼的就是双方的耐性了,这个时候,只要有一方出现差错,必然就要被对手抓住机会,届时恐怕就真的危险了。

    所以,他这个时候必须要沉住气,他相信,不管纪东再怎么惊才绝艳,在经验上都必然会略徐一筹,因此,只要他咬牙坚持住,最终的胜利依旧是属于他的。

    想到这里,他一边控制好自己的气息,一边小心翼翼地在密室当中游走起来,寻找着纪东的方位之所在。

    “真是一个厉害的家伙,他已经把隐匿之法修炼到了登峰造极之境,有着如此能力在身,同级当中,简直就是无敌的存在!”

    纪东这个时候也在观察,只不过,跟洪天霸不同的是,他并不是没有目标的乱看,而是清清楚楚地盯着对方,研究着对方的每一个动作,甚至是每一个细微的气息段变,从中汲取着对方的隐匿经验和道理。

    洪天霸以为自己看不到他,所以就自然而然的认为他也看不到对方,可事实上,他的精神力早就将对方锁定,不管对方的隐匿能力有多强,在他的精神力面前根本就是无所遁形。

    刺客的隐匿只能欺骗眼睛和耳朵,可对于精神力,那是一点儿的用处都没有的,这也是为何想要刺杀一个丹阵师强者并不容易的原因。

    “原来敛息诀第三层并不是极限,至少这洪天霸所使用的隐匿能力就要超过了敛息诀第三层,看来我这次倒是没有白来一趟。”

    精神力渗透到对方的身体当中,这一刻,洪天霸的所有超能力运段,以及气息变幻,全都一丝不落地被他记了下来,虽然不至于瞬间就全都学会,但只要他事后多加思考,那么他的敛息诀,一定能够更进一步,达到更加骇人听闻的地步。

    就这样,他也不急着结束这场隐匿比拼,而是就这般认真地从对方的身上吸取经验,可以说,洪天霸这会儿基本上就是在手把手地教授他隐匿之法,而且还是实战演练,这等好事,简直就是打着灯笼都难找。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纪东发现,他所能从对方身上得到的启发已经到了极限,而至此,这一场特殊的比拼,也是时候告一段落了。

    “啧啧,陪你玩了这么久,咱们还是到此为止吧!”看着洪天霸还在那里耐心地搜索着他的痕迹,说心里话,他对于对方的这等耐性还真是佩服不已,可惜的是,眼下还有正事要做,他不可能一直陪对方玩下去。

    “游龙身法!!!”

    动念之间,他的身形蓦地一闪,与此同时,他的敛息诀运段到了极致,整个人基本上完全化作了一缕空气,眨眼之间便是来到了隐匿的洪天霸近前。

    不得不说,在研究了一番洪天霸的隐匿之法以后,他对于敛息诀的理解简直不可同日而语,这一刻,他相信就算是遇到实力比自己强上一些的高手,都完全可以凭借这等隐匿之法而立于不败之地。

    “不好,有危险!!!”

    就在纪东发起攻击的一瞬间,洪天霸却是马上有所感应,他虽然看不到纪东的所在,可作为一个修炼无数年的超级强者,他对于危险的感知同样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的,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猛地一闪,直接朝着身后退去,而这个时候,他的身形已经从隐匿状态脱离了出来。

    “警惕性倒是蛮高的,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眼看着洪天霸居然在这个时候感受到了他的靠近,纪东不禁暗暗点了点头,不过,对方跟他之间的实力差距实在是太大了,而整个密室本就不大,如果对方这都能躲得开的话,那他也不用在青冥宗混了。

    “刷!!!”

    一道亮芒闪过,下一秒,洪天霸的身形戛然而止,而在他的脖颈处,一柄金色的长刀静静地架在他的咽喉位置,只要他稍有异动,金色长刀必将要了他的性命。

    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能屈能伸?(.)

    从洪天霸突然现身,到金色的长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整个过程几乎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等到在场的洪老以及另外两人感觉到密室当中的异动之时,一切却是早就已经尘埃落定了。

    “这………怎么回事?刚刚发生了什么?!”

    无论是两个洪家的后辈,还是中天位之境的洪老,这会儿全都瞪大了双眼,愣愣地看着密室中间的两人,一时之间根本没办法回过神来。

    尤其是洪文鼎和洪文熙二人,在他们心里,纪东敢跟洪天霸动手,这本就是十分愚蠢的决定,他们相信,纪东一定会为自己的莽撞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然而,此时此刻,当纪东和洪天霸再次出现之时,纪东的长刀,居然架在了洪天霸的脖子上,这一幕,简直就像是天方夜谭一般刺激着他们的神经。

    深吸一口气,二人全都是用力的揉了揉自己的眼睛,生怕自己眼花看错了。

    “不……不可能的,这绝对不可能的…………”

    密室中间,洪天霸此时同样瞪大了双眼,整个人都是身体僵直,眼底尽是一片的难以置信之色。

    脖颈上传来的寒气,让他根本不敢有丝毫的异动,因为他相信,只要他稍有动作,那么长刀吞吐出来的刀芒,必将第一时间斩下他的头颅,届时,就算他是大天位之境的超级强者,恐怕也只能是一命呜呼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