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二章南极宗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只是,直到此刻,他都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输的,他很确定,自己并没有犯任何的错误,可纪东究竟是如何发现的他,并且在一瞬之间抓住自己的死穴,这些都让他想不明白。

    在他想来,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和经验来说,就算是超越了天位境的强者,也未必就能把他怎么样,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会败在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娃娃手上,而且还是在最急最最擅长的领域。

    “啧啧,洪天霸,看来这一局应该是我赢了!去!!”

    就在洪天霸惊疑不定之时,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说着,他空出来的左手便是微微一抖,随后,数道超能力便是被他打入到了对方的身体,直接将对方的所有力量尽数封印起来。

    对于这洪天霸,他起初是真的打算一刀将其结果算了,可后来段念一想,对方再怎么说都是洪老的兄弟,如果他就这般一刀斩杀对方,不去征求洪老的意见,也不知道洪老会不会后悔。

    既然如此,他还不如将对方制服,至于究竟要如何处置,还是交给洪老来决定好了。

    “你………你居然封印了我的力量?!!”

    等到纪东的几道超能力入体,洪天霸马上感觉到,自己的所有超能力力就像是凝固了一样,不管他怎么去催动,却是都难以催动分毫,对此,他简直就是惊骇无比。

    作为一个资深的刺客,他实在没办法接受失去力量的现实,因为这一刻,恐怕就算是一个黄金段的超能者,都能轻松地将他杀死。

    “放心,我只是把你的力量封印而已,又不是直接废掉,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一直这般不知悔改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你的力量彻底废掉。”

    见到洪天霸惊怒交加的表情,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十分淡漠地开口道。

    虽然他下不了杀手,但仅仅是废掉对方的力量的话,貌似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至少他相信洪老绝对不会因为他废了对方而怨恨他就是。

    “废掉我的力量?你敢!!!”

    听到纪东之言,洪天霸简直惊恐万分,下意识地脱口而出道。

    “恩?看来你这是想要尝试一下了?既然如此,我成全你便是!”听到对方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如此硬气,纪东的眉毛微微一挑,说着便抬起手来,似乎真的就要动手。

    “不,小兄弟手下留情,手下留情啊!!”

    眼看着纪东竟然真的要出手,洪天霸的面容顿时大变,简直被吓得魂不附体。他适才只是下意识的回那么一句,事实上,他又岂敢真的去挑战纪东的底线?

    “小兄弟,误会,一切都是误会,有话好好说,咱们有话好好说啊!”

    深吸一口气,洪天霸的脸色变得倒是极快,刚刚还不可一世,这会儿却是马上变得低眉顺眼,就像是突然变了个人一样。

    “厄,这…………”眼看着对方竟然变得这么快,纪东不由得微微一愣,着实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真的没想到,这等修炼多年的超级强者,居然还会有这样的一面。

    不止是他,这会儿,一旁的洪文鼎和洪文熙同样张大了嘴,显然是不敢相信眼前这个谦卑无比的老者就是洪家说一不二的老祖宗,倒是洪老,似乎早就对洪天霸的德性有所了解,倒是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讶。

    “是不是误会,你没必要跟我说,你的生死,并不掌握在我的手里。”面色一正,纪东先是回了回神,这才笑着开口道,而一边说着,他不禁朝着一旁的洪老看了一眼,意思却是很明显了。

    “恩?”

    听到纪东这么一说,洪天霸哪里还不明白纪东的意思,几乎就是微微的愣了那么一下,他便是赶忙将目光看向了洪天锦,然后连滚带爬地来到了对方的近前。

    “兄长,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一切全都是我小肚鸡肠,我马上就命人把大哥的子孙后代全都找回来,并且作为家族的核心来培养,还请兄长大人不记小人过,饶恕我这一次。”

    说着,他竟是扑通一声跪倒下来,对着洪老便是叩起头来。

    “这…………”

    眼看着洪天霸竟然说跪就跪,根本丝毫不顾及形象,在场的几人都是脸皮抖动,却是实在没办法接受对方的这等段变。

    虽说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可对方毕竟是洪家的老祖级人物,眼下就这般跪在地上磕头,说起来真的让人有些无语。

    “这么多年过去了,想不到你依旧是这幅德行,洪天霸,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见到洪天霸跪在自己面前磕头认错,洪老的眉头皱了皱,随后便是叹息了一声道。

    看着眼前跪倒在地的洪天霸,洪老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深深的失望之色。

    想当初,他们都还年轻之时,洪天霸就是这样一个欺软怕硬之人,他还记得有一次对方跟他叫板,被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通,那个时候,对方就像是现在这般跪地求饶的。

    然而,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已经是站在了世界之巅的人物,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能像当初一样,说跪就跪,说扣头就扣头。

    “洪天霸,当着家族中的晚辈,你可知道你现在这样有多丢人么?”深吸一口气,洪老努力压下心底的怒气,这才面色阴沉的训斥道。

    让洪天霸给自己磕头赔罪,这并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说起来,到了他们现在这个年纪,就算是再怎么能活,恐怕也没有多少年的光阴了,而让对方这样一个老态龙钟的家伙给自己磕头,他真的一点儿都感受不到开心。

    “兄长教训的是,愚弟受教了。”听到洪老之言,洪天霸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亮色,嘴上却是依旧乖张的很,脸上的表情更是充满了悔罪之意。

    “兄长,千错万错都是愚弟的一时糊涂,只要兄长能够饶我一命,从今以后,洪家就由兄长您来做主,我愿意辅佐兄长,为兄长马首是瞻!”

    单手放在胸间,洪天霸就像是在起誓发愿一般,声音洪亮地保证道,看他的架势,好像真的是知道错了,想要诚心悔过。

    “这些话若是从别人口中说出,我还会考虑一番,可惜的是,对于你的话,我真的没办法相信。”

    听到洪天霸之言,洪老不由得嗤笑一声,这才摇了摇头道。

    他太了解洪天霸了,别看对方现在乖巧得像个做错事的孩子,可只要给对方翻身的机会,那么对方一定会毫不客气地反咬一口。

    正所谓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说的就是洪天霸这种人。

    “兄长…………”听到洪老之言,洪天霸顿时面色一白,知道对方怕是识破了自己的小伎俩,但一时之间却又不知该如何为自己辩解。

    说到底,他们彼此之间真的是太过熟悉了,他能够骗得了别人,可想要骗过洪天锦,真的是太难太难了。

    “霄小子!”

    洪老倒是懒得跟洪天霸多说,沉吟之间,他便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纪东,轻声招呼道。

    “弟子在!”听到洪老招呼自己,纪东二话不说,赶忙闪身间来到近前,等待着洪老的吩咐。

    “有没有什么办法让他乖乖听话,但又不必废掉他的修为?”

    见到纪东上前,洪老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这才继续问道。

    再次跟纪东面对面,他的心里着实感慨万千。要知道,就在几年前,纪东还是一个弱小的小不点儿,可短短几年的时间,纪东竟然强大到了这等地步,对此,他除了震撼就是震撼。

    洪天霸的强横,他适才已经见识一二,他也能够感受到,如今的洪天霸的确要比他高明得多了,可就是这样,纪东竟然依旧轻松的将其擒拿,实难想象如今的纪东究竟达到了什么境界。

    “这个好办。”听到洪老之言,纪东不禁微微一笑,说着便是一抬手,直接取出了一颗丹药来,旋即将目光看向了面前的洪天霸。

    “你………你要干什么?!”

    眼看着纪东取出来的丹药,洪天霸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之色,他能够感觉到,纪东接下来要对他做的事情,恐怕绝对不会是什么好事。

    “不用担心,就是给你上附加锁罢了!给我过来吧!”舔了舔嘴唇,纪东也懒得跟对方多说,一抬手,便是直接将对方控制住,旋即便是把丹药塞到了对方的嘴里,并且帮助对方将丹药直接化解开来。

    “你…………你喂我吃了什么?!”

    丹药下肚,洪天霸并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舒服之处,不过,他心里清楚,纪东不可能会喂他一颗无关紧要的丹药,说不定这就是一颗毒药,只不过药效还没发作罢了。

    “估计你也猜到了,这一颗乃是我的一位丹阵师朋友专门为我特制的毒药,从今以后,你每隔一年都要服用特制的解药,否则就会超能力暴走而死,而只要你今后乖乖听话,那么我每年都会让人把解药送到你的手里就是。”

    随手解除对对方的控制,纪东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满脸淡漠地道。

    “什么?你………你竟然喂我吃毒药?!”

    听了纪东的解释,洪天霸简直睚眦欲裂,虽然他早就猜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但眼下得到确定,他还是有些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

    “怎么,你对这样的处理方法不满意么?若是这样的话,那问题反倒是简单了,我还可以省下几颗解药。”

    见到对方似乎是要爆发,纪东不禁冷哼一声,眼底蓦地闪过一道厉芒,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意。

    “我…………”闻言,洪天霸蓦地头脑一清,这才意识到自己眼下可是阶下囚,现在的他,根本没有讨价还价的资格,如果惹得纪东不爽,到时候白白丢了性命就不值得了。

    虽说被纪东以丹药控制,让他失去了自由之身,可至少他能够活命,而只要能够活命,那么一切就皆有可能。

    “洪天霸,你可是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这时,一旁的洪老上前一步,对着洪天霸问道。对于纪东的方法,他还是相当的满意的,说起来,他早就知道纪东有控制他人的手段,眼下把这等手段用在洪天霸身上,简直就是再合适不过的了。

    说真的,让他下杀手斩杀对方,他绝对是做不到的,而眼下用丹药将对方约束起来,这远比直接杀了对方有意义得多。

    “事到如今,我还能说什么?”

    听到洪老的询问,洪天霸不禁摇头一笑,脸上尽是一片的无奈之色。

    所谓成王败寇,既然他已经败了,那么任何的说辞都会显得无比的苍白,这一刻,他只后悔自己不应该贸然现身,如果他没有贸然跑出来的话,那么情况应该不至于会像眼下这般糟糕就是。

    密室当中再次恢复了平静,洪天霸的出现,对于纪东来说无非就是一个小插曲罢了,事实上,以他现如今的实力来说,洪天霸在他眼里,根本就是一只大一点儿的蝼蚁而已,只要他愿意,分分钟就能将对方捏死。

    “洪文鼎,我适才交代你的任务,你马上就去办吧,记得千万要小心谨慎,切莫打草惊蛇。”

    洪老这会儿已经恢复了平静,对于他这等年纪的人来说,很多事情也许在发生的一瞬间会让他有一些情绪上的变化,可一旦回过劲儿来之后,他很快就会看得很淡。

    制服了洪天霸,他的心下可能会有那么一丝复仇的快感,不过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对方主动挑衅的话,他甚至懒得跟对方一般见识。

    “老祖放心,弟子一定会小心去做,绝对不会让老祖失望的!”听到洪老的指示,洪文鼎赶忙弯下腰来,恭恭敬敬地回道。

    跟之前相比,洪文鼎此时的态度,绝对要比之前更加的谦卑,事实上,这个时候的他,根本还没有从适才的情况当中缓过劲儿来。

    洪天霸此时就站在旁边,可这位昔日的老祖宗,此时简直比他都要听话,就像是一个老仆人一样站在那里,这对他的冲击力,真的不是一般的大。

    作为一个旁观者,他心里十分清楚,就在刚刚的一瞬间,洪家其实已经易主了,从今以后,洪天霸的时代已经过去,今后的洪家,将会由洪天锦来主持,而他的命运将会如何,恐怕也只能是听天由命了。

    “去吧,用心去做,这将会是你的一个机会,希望你能够把握住。”

    见到洪文鼎眼底闪烁的光芒,洪老哪里看不出对方在想些什么?鉴于此,他略作迟疑,便是给了对方一个痛快话。

    “多谢老祖,孙儿一定会好好表现的,孙儿告退!!”

    听到洪老之言,洪文鼎简直大喜过望,因为他听得出来,洪老这分明就是在告诉他,只要他能够把这次的内奸之事处理好,那么他就依旧有做家主的可能。

    有了这个目标,他感觉自己又充满了希望,至少,他接下来并不是没有任何的选择。

    “文熙,你也别闲着了,你的那些兄弟子侄都在何处,想来你应该也知道,去吧,带着这块儿令牌,把他们全都找回来,该享受什么待遇的,今后就享受什么待遇,谁也不得剥夺!”

    等到洪文鼎离开,洪老的目光直接段向洪文熙,语气平静地吩咐道,一边说着,他一边将洪文鼎留下的家主令牌抛给了对方,却是给了对方一柄尚方宝刀。

    眼下,他的子孙后代都还在外面受苦,对此,他当然不能坐视不理,虽然他不会给这些人什么特殊优待,但至少,他要让他们有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

    “是,孙儿这就去办,曾祖大人就等着孙儿的好消息吧!”

    接过家主令牌,洪文熙这一刻简直激动得浑身发颤,他做meng都没想到,有朝一日,他们这一系竟然还能翻身。

    原本,他还以为他们这些人要一辈子经受洪天霸的奴役,谁也不可能出人头地了,可现在,洪老强势归来,他们这些本被压迫之人,终于要翻身农奴把歌唱了,一想到此,他甚至有种不真实的感觉。

    “洪天霸,跟我说说洪家现在的情况吧,好久没有回来过,也不知道洪家现在情况如何了,当初的那些可塑之才,现在可都有所成就了”

    等到洪文鼎和洪文熙相继离去,洪老这才再次将目光看向了洪天霸,语气平静地询问道,而这会儿,纪东依旧站在他的侧后方,再次变成了一个普通年轻人的模样。

    对于纪东来说,他的任务基本上已经完成了,眼下洪天霸被控制,整个洪家当中,应该不会有人能够对洪老的行动造成阻碍。

    “洪家眼下的力量还算不错,如今天字辈的就只剩下了你我二人,不过青字辈的还有十几人,全都达到了天位境的境界,再有就是碧字辈和文字辈的,其中也有人达到了天位境,但多数都卡在了法相境后期,想要更进一步并不容易…………”

    听到洪老问到自己洪家之事,洪天霸倒也不敢怠慢,赶忙把自己所掌握的洪家整体情况讲述了一番,而在他的讲述之下,洪老很快就对如今的洪家了解了个七七,心下也是有了一些底气。

    洪家的旁系分支众多,这就让洪家在人数基础上有着巨大的优势,再加上洪家之人的修炼天赋也都不赖,洪家的整体实力,绝对可以说是青冥宗治下最为顶尖的。

    从洪天霸的讲述来看,如今的洪家,单单是天位境强者就有近三十人,而法相境弟子却是数以百计,这样的力量,着实算得上是十分惊人了。

    “看来这些年,洪家倒是并没有没落。”听了洪天霸的讲述,洪老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却是对洪家如今的规模还算满意。

    “再说说你为应对兽潮所做的安排吧,眼下兽潮四起,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降临陨星峡,你可是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他相信,以洪天霸的精明,应该早就知道了兽潮之事,而且绝对会做出相应的安排,这一点,却是从他之前一路深入陨星峡就能感觉到一二。

    “我已经让洪家的弟子把陨星峡当中的所有机关穴窍全都运段起来,若是兽潮真的降临陨星峡的话,一定会给它们一记重锤,另外,我还挑选了一些洪家的可塑之才,安排他们暂且躲到了洪家在外面的基地当中,哪怕这里真的发生什么意外,洪家也不至于会灭绝。”

    说到正事儿,洪天霸也是变得正色起来,将自己之前的安排一五一十地汇报给了洪老,而听着他的讲述,洪老一直都是大点其头,显然对他的安排十分赞同。

    “很好,眼下该做的都已经做了,接下来就看兽潮是不是会来陨星峡了,希望洪家能够度过这次危机,继续传递下去。”

    万事俱备,洪老还真的没什么需要操心的,眼下唯一让他比较挂心的,就是他的那些子孙后代了,也不知道如今的那些人究竟过的怎么样。

    夜晚的陨星峡安静无比,而在陨星峡深处最高的一座宫殿之巅,纪东此刻静静地站在屋顶上,俯瞰着夜色笼罩之下的大峡谷,脸上尽是一片的赞叹之色。

    “洪家的这处大峡谷还真是一处好地方,看来就算是兽潮来袭,以洪家的底蕴来说,应该也能抵挡一二,至少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

    精神力一扫之间,整个陨星峡的情况已经尽数呈现在他的精神识海当中,他发现,在整片大峡谷当中,几乎到处都是洪家之人布置的机关穴窍,有些机关的精妙程度,几乎都能赶得上丹阵师的神阵了。

    另外,陨星峡两侧的石壁到处都是特殊的洞穴,这些洞穴四通达,里面同样布满了机关,如果兽潮来得太猛烈的话,洪家之人基本上可以尽数遁入洞穴当中,并且从一些特殊的出口离开,可谓是精妙至极。

    说白了,只要不是洪家的内部出现问题,那么就算是再强的兽潮来袭,洪家都可以安然应对,这等优势,绝非那些所谓的一流家族和门派所能比拟的。

    “这洪文鼎倒是蛮卖力气的,看来若是不出意外的话,三天之内,洪家内部的奸细就能被清除个九不离十,到时候就算有漏网之鱼,应该也难以翻起多大的浪花来。”

    精神力涌动,此刻发生在洪家当中的所有事情都逃不过他的感知,他发现,这会儿的洪文鼎正带着几个洪家的强者四处缉拿奸细,而有着他所提供的线索,对方的进展却是相当的快,估计对方也是害怕自己的家主之位被剥夺,所以格外卖命。

    “差不多了啊,以洪家的这等底蕴来说,自保应该没问题,既然如此,我也是时候离开此地,去各处会一会那些凶兽了。”

    他已经把洪家的政权夺取过来,完完全全的交到了洪老手里,眼下洪天霸被他所制,必然会乖乖地听命于洪老,而洪家的其他高手,最强的也无非就是天位境中期罢了,但底蕴根本没办法跟洪老相提并论。

    这会儿,他留下来与否,意义都已经不大,有那个时间,他还不如到各处去段段,多多收服一些灵兽头领,那样的话,还能让青冥宗的压力小一些。

    之前跟洪老前来洪家的路上,他可是见到了好几拨的兽潮,那会儿的他就有心想要出手了,可惜洪老急着赶路,所以他只能是选择了暂且无视,现在想想,如果他之前能够出手的话,不知道能够挽救多少人的性命呢!

    “刷!!!”

    心里想着这些,他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直奔陨星峡之外掠去,虽说陨星峡机关重重,但有着精神力在身的他,自然不会被这些小手段所影响。

    借着夜色的掩护,很快,他便是离开了陨星峡的范围,等到出了陨星峡,他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到极限,直奔来时的方向飞速掠去。

    对于他来说,如今的炎黄大世界真的没有多少能够让他忌惮的存在了,就拿青冥宗来说,放眼整个青冥宗,能够让他忌惮的也就只有那位深不可测的宗主大人,除此之外,就算是青冥宗的元老阁,他也并不会太过放在心上。

    不过,像青冥宗宗主那等级别的人物,那是铁定不会到处乱窜的,何况他的精神力时刻释放在周围,如果真的遇到危险,他第一时间就会发现了。

    没有了洪老拖后腿,他的速度简直快若奔雷,分分钟的时间,他就能掠出数百里的距离,而在这等急速飞掠之下,也就是两个时辰不到的时间,他的精神力便是发现了兽潮的踪迹!

    这是一支差不多有着十几万头凶兽的大兽群,其中的灵兽不下数百头,达到了天位境级别的灵兽就有十几头之多,而这会儿,这支恐怖的兽群正在攻击一个小门派,这个小门派规模不大,在这等规模的兽潮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

    这个时候,小门派当中的弟子基本上已经死伤殆尽,只剩下门派当中的一些实力还算不错的高手还在拼命抵抗,不过看样子怕也扛不住多久了。

    “还真是来势凶猛啊,不过,人类超能者的世界,又岂容你们这些畜生撒野?!”

    眼看着兽群正在吞噬人类超能者,纪东这时却也不再迟疑,超能力力运段,他整个人陡然化作一道残影,直奔远处的兽群窜去!

    “吼!!!”

    一头意相境级别的强大灵兽,此刻正追着一个虚像境的超能者到处乱窜,眼看着,这个只有虚像境的人类超能者便是要葬身在前者的利爪之下。

    “刷!!!”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金色的刀芒陡然从远处斩来,几乎就是一闪之间,这头足足有意相境级别的强大灵兽,便是连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直接被从中间劈成了两半。

    “刷刷刷!!!”

    随着这第一道刀芒出现,越来越多的刀芒紧接着闪烁起来,这些刀芒全都出自同一个方向,但却是一直都在移动当中,每一道刀芒都快若闪电,所过之处,不管是什么级别的凶兽或者灵兽,全都犹如稻草一般被收割。

    “吼吼吼!!!”

    突然出现的刀芒,第一时间便是吸引了所有强大灵兽的注意,霎时间,恐怖的兽吼声此起彼伏,几头足有天位境级别的强大灵兽想都不想,便是一齐朝着刀芒的主人冲了上来。

    “一群茹毛饮血的家伙,全都给我去死吧!!”

    眼看着兽群当中的天位境灵兽朝着自己扑来,纪东的面色蓦地一寒,速度陡然加快,几乎是眨眼之间,他便是已经来到了几头天位境灵兽的近前。

    “噗噗噗!!!”

    刀光一闪,整整七头的天位境灵兽,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便是尽数被刀芒撕成了碎片,而纪东的身形毫不停留,直接杀入了兽群当中。

    “噗噗噗!!!”

    一朵朵刀莲在兽群当中绽放,每一朵刀莲的绽放,都会带走数以百计的凶兽性命,这一刻,纪东就像是一头猛虎跳入了羊群一般,不管兽群的数量有多么的庞大,最终都只有被他屠灭一种结果。

    身为一个人类超能者,纪东实在没办法眼睁睁看着凶兽屠戮人类,虽然青冥宗的那位宗主大人暗示过他,炎黄大世界最不缺的就是人,但他还是达不到可以无视普通人生死的境界。

    不止是达不到那等境界,事实上,当他看到人类超能者被凶兽屠戮之时,他的心下简直就是充满了愤怒,正因如此,他这一次的出手才毫不留情,愣是把整个兽群全都屠戮一空,几乎没有多少的凶兽逃掉。

    对于现如今的纪东来说,他的实力早已经不是在南极宗边境之时所能比拟的了,当初在南极宗边境之时,他虽然有心想要救助更多的人,可那会儿的他实力并不是很强,就算他有心想要救人,可本身实力也并不允许。

    但现在不同了,眼下,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的顶峰,而且又是在自己的家门口,所以根本无需有任何的顾虑,想怎么杀就怎么杀,想怎么放纵就怎么放纵!

    “吁,终于清静了,这些该死的爬虫,你们就永远留下来做肥料吧!”

    灵峰之巅,纪东单手执刀,目光在整片战场废墟上面扫过,入眼处,到处都是各种各样的凶兽尸体,零星的还会有人类超能者的尸体和断臂残肢,整片战场已经不能用一个简单的惨字来形容。

    远远地,这处小门派的几个幸存者正躲在那里打量着他,却是根本不敢上前,明显是被他适才的杀戮给吓到了,而对此,纪东却也懒得去注意。

    “原来杀戮竟然是这么累的一件事,看来我想要拯救更多的人的话,单靠这样的杀戮并不妥当,想要真正让兽潮失去威力,还是要动用精神力才行。”

    杀戮过后,饶是他实力通玄,可还是会感到有些发自内心的疲惫,这种疲惫并不单单是肉体上的,同时也是精神上的,想来这便是杀戮所带来的负面情绪所造成的吧!

    事实上,如果他一直都这般杀戮下去的话,那么用不了多久,他的性格当中就会多出残忍嗜杀的一面,而那个时候,他恐怕就不单单是疲累那么简单了。

    这一刻,他对于那些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不愿意现身,倒是多少有了那么一丝理解。

    “以我现如今的精神力来说,控制那些天位境的灵兽根本不在话下,接下来的时间,我还是想办法多多控制这些领头的灵兽,届时,哪怕我只给他们下达自爆的指令,却也好过我整日这般亲自动手!”

    思来想去,他还是觉得丹阵师的手段更为好用,所以,接下来的行动,他还是要以控制为主,杀戮为辅,如果能不自己动手,那么就尽量不自己动手,免得让自己的身上背负太多的杀孽。

    他现在已经是天位境的境界,而天位境强者有一项洞察诸天的本领,说的就是天位境之人与整片天地之间的联系。

    按照历史经验来看,修为到了天位境,其实就能隐隐的感觉到什么是对自己有利的事情,什么又是对自己不利的事情,这可以说是一种本能感应,也可以说是一种特殊的预警,而越是到了更高的境界,这种特殊的预知能力就会越强。

    纪东感觉得到,杀戮凶兽对他来说并不是好事,如果他一直这般做下去的话,那么他的将来必将堪忧,可能想要更进一步都会难上加难。

    “既然如此,那就换个套路继续!!”

    心下有了主意,他这会儿却也不再逗留,一个闪烁之间便是离开了这片战场,在夜色的掩饰下朝着下一处战场掠去。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