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六章南极宗6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老者就像是回到了自己的家一样,很快就来到了高塔近前,旋即,他的身形便是缓缓地飘了起来,最终在高塔的塔尖停了下来,而自始至终,他的行动,都没有引来任何人的阻拦,也不知道是没有人发现他,还是发现了之后不敢阻拦。『→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Ww W.K.A.N.S.H.U.G.E.La

    “刷!!!”来到高塔的顶端,老者身形一闪,便是直接进入了塔尖的一座门户,很快来到了一间大殿当中。

    这是一座十分空旷的大殿,大殿的中央位置摆着一座香炉,其中有袅袅的青烟不断逸散出来,使得整座大殿香气四溢,给人一种无比平和的感觉。

    这会儿,在大殿的深处,一个一袭青衫的老者,正静静地盘坐在一张蒲团上面,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宁静而祥和。

    似乎是有所感应,青衫老者的眼皮挑了挑,紧接着悠悠的睁开了双眼,看向了从外面走进来的白衣老者。

    “数日不见,看来你对影化术的研究越发的深刻了啊,不知老朽是否应该恭喜你?”目光在白衣老者的身上扫了一眼,青衫老者不禁轻叹一声,面色复杂地道。

    “师兄过奖了,跟师兄相比,我还差得远呢!”

    听到青衫老者之言,白衣老者不禁微微一笑,说话间便是在青衫老者的对面坐了下来。

    “别叫我师兄,你早已经被师父逐出丹阵宗,不再是丹阵宗弟子,这一声师兄,老朽可是担待不起。”

    摇了摇头,青衫老者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似乎对白衣老者的称呼并不怎么满意,但又有些无可奈何。

    说起来,他们都是修炼了影化术之人,他知道,白衣老者来的并不是本尊,而是一尊神魂分身罢了,就算他把对方留下,也很难对其造成多大的损伤。

    “呵呵,师父他老人家都已经不在了,师兄又何毕如此呢?说起来,我当初在丹阵宗之时,只有师兄你对愚弟疼爱有加,这份恩情,师弟永生难忘。”

    兀自一笑,白衣老者倒是对青衫老者的态度不以为然,也没有露出任何的不满之色。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兄是个老顽固,如果跟对方摆道理的话,就算是三天三夜也不可能让对方信服。

    “往事已矣,说吧,你这次来又是要做什么?”

    摆了摆手,青衫老者显然并不愿意回忆当初的种种,索性打断了对方的感情攻势,面色淡漠地询问道。

    “也罢,既然师兄不想谈感情,那咱们就说说现实之事。”撇了撇嘴,白衣老者也懒得用热脸去贴对方的冷屁股,继续道,“这次的事,师兄做得可是有些不地道,明明已经答应了我不去参与蛮族和各大宗门之事,可暗地里竟然出动丹阵师去破坏我的凶兽大军,师兄的这等行为,好像并非君子所为吧?”

    双眼微眯,白衣老者也不拐弯抹角,直接便是开门见山道。

    “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宫何时有派人去破坏你的凶兽大军?”

    听到白衣老者之言,青衫老者不禁眉头一皱,语气颇为冰冷地道。

    “咦?听师兄的意思,你竟然还不知道此事?”见到青衫老者的反应,白衣老者的眉毛微微一挑,“我的人告诉我,青冥宗辖区内的凶兽大军被丹阵师动了手脚,而且根据他们的调查,出手的正是丹阵宗之人。”

    “什么?竟然还有这等事?!”

    听了白衣老者的讲述,青衫老者的脸上尽是一片的阴沉之色,眼底更是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芒。

    作为丹阵宗宫主,他当然知道自己是否有派人去干预各大宗门与蛮族之间之事,但他也相信,白衣老者绝对不会拿这种事来开玩笑的。

    “此事我的确不知,不过,我从未给青冥宗那边的丹阵宗分支下达过任何多余的指令,这一点,本宫可以用宫主的身份保证。”

    沉吟片刻,青衫老者似乎很快就平静了下来,这才对一旁的白衣老者道。

    对于面前的这位昔日的师弟,他还是多少有些忌惮的,所以当然不希望跟对方之间产生误会。

    对方之前找上他,要求他暂且关闭丹阵宗,别参与蛮族和各大宗门之间的事情,对此,他在经过一番考虑之后就答应了下来。

    因为对于丹阵宗来说,这个世界的主人不管是谁,他们都照样可以逍遥自在地生活,况且,如今的三*宗门日益壮大,貌似对丹阵宗也越来越不放在眼里,如果这次的大战蛮族获胜的话,丹阵宗说不定还能从中大赚一笔。

    当然了,就算最终获胜的是三*宗门,他们这次的损伤也绝对不会小,届时丹阵宗还是能够从中获利,可以说,丹阵宗暂且闭宫不出,乃是只赚不赔的买卖。

    “师兄大可不必如此,对于师兄的为人,愚弟还是信得过的,有可能是师兄治下的某个分宫主擅作主张,为了一己私利而不顾师兄的命令也说不定。”

    见到青衫老者的表现,白衣老者知道,此事十有*真的不是对方的命令,而且他也明白,对方根本没必要做这等食言而肥的事情。

    但话说回来,要说是某个丹阵宗的分宫主为了私利而出手,他也并不是很相信,毕竟,丹阵宗制度森严,应该不至于有人会冒这个险。

    “此事我会命人去详细调查,如果真的是丹阵宗之人所为,本宫定会重罚不饶,你放心,蛮族和各大宗门的交战,丹阵宗绝对不会帮助任何一方就是了。”

    “如此最好,希望师兄能够记住自己的承诺。”听到青衫老者的再次保证,白衣老者不禁微微一笑,说话间便是站了起来,“好了,既然事情都已经说开,那么愚弟也就不打扰师兄修行了,告辞!”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便是慢慢地消散在了空气当中,就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嘶………他的影化术竟然又有精进?!”

    眼看着白衣老者的身形消散在面前,青衫老者顿时面色一怔,下意识地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于影化术的修炼,他早就遇到了难以逾越的瓶颈,这么多年了,他基本上一直都在原地踏步,可反观对方,明显比之前见到之时更加的强大了。

    “哎,看来师父他老人家说的没错,论天赋,我真的跟他差了好多,也不知道师父当初的决定究竟是对是错。”

    摇头一叹,他的心下当真有种说不出的复杂感觉,不过他心里清楚,如果让对方成为丹阵宗的宫主的话,丹阵宗终有一天会走上一条不归路,想来这也是为何他的师父会把对方逐出师门,最终选择他来继承宫主大位。

    “还是先查清楚青冥宗那边的事情吧,我不信真的有人敢无视我的命令而擅作主张!”

    面色一正,他这个时候也没心思去感慨这些,因为他也十分好奇,青冥宗辖区之内,究竟是什么人在捣乱,无论如何,他都不相信会是他手下之人。

    “刷!!!”

    心里想着这些,他蓦地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块儿黝黑的金属牌来,紧接着,金属牌当中便是释放出一道光幕,却是跟纪东见到的那个中年男子所用的手段一般不二…………

    时间流段,纪东此番在洪家的闭关修行,一晃便是过去了十天之久。

    这十天的时间里,纪东不单单把他从中年男子身上得到的神纹神阵修炼个七七八八,更是深入研究了神兵傀儡的控制之法。

    凭借着神武双修的无上优势,无论是那些神纹神阵,还是控制神兵傀儡的法门,这些都对他造不成丝毫的阻滞,说是一学就会,一理就通都不为过。

    这还不是最主要的,最主要的是,在经过了这十天时间的修炼之后,他对于丹阵师的精神力,却是有了一个从未有过的深刻认识。

    在此之前,他对精神力的使用并不多,这也就导致他根本不太理解精神力的本质是什么,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他的精神力当然难以爆发出相应的威力。

    可现在不同了,随着一部部神纹神阵的修炼成功,他深刻的认识到,原来精神力的使用,竟然还有那么多的窍门,这是他以往根本难以想象的。

    可以说,此番修炼,乃是为他打开了一扇精神力修行的大门,也正是从这一刻开始,他才算得上真正步入了高阶丹阵师的行伍。

    当然了,精神力的修行就像超能力力一样,自然也是永无止境的,他想要获得更大的成就,必然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

    “洪老,弟子必须要回青冥宗一趟了,不知洪老接下来有何打算?可是还要继续留在洪家?”

    密室当中,结束了闭关修行的纪东再次找到了洪老,对着对方询问道。

    这次离开青冥宗的时间已经足够长,虽然他相信青冥宗那边不会有任何的问题,但这么久没有见到血明月他们,他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放心不下的。

    “眼下兽潮还没有结束,我暂且是不会离开的,你先自己回去好了!”

    听到纪东的询问,洪老不禁露出沉吟之色,这才幽幽的回道。

    这段时间在洪家,他不禁找回了一些当初的感觉,尤其是现在的洪家上下一致,全都以他为中心,他的日子,简直就是好得不得了。

    “也好,既然如此,那弟子就先回去了,洪老若是有什么事的话,第一时间派人去青冥宗找我就是。”

    点了点头,纪东对于洪老的决定并无异议,事实上,就算换了是他,这个时候也绝对不会离开自己的家族的。

    告别了洪老,纪东看准了方向,这便直奔青冥宗赶起路来。

    再次上路,他的心情绝对跟之前大不一样起来,而这一切,全都源自于他对精神力的潜心修炼和掌握,这会儿的他,就算是不动用超能者的力量,单单凭借精神力,也完全可以轻松战胜天位境级别的任何对手。

    不只是天位境强者,就算是遇到造化境的无上人物,他的精神力应对起来也未必会太过吃力,而一旦精神力和超能力力联合起来使用,造化境的人物就完全不值一提了。

    一路疾驰,他倒也没有心思再去对那些凶兽大军出手,因为这个时候的他也有些看开了,眼下这等规模的兽潮,的确对青冥宗造不成多大的威胁,既然青冥宗的高层都没有出手的意思,他也没必要出这个头。

    正如那位青冥宗的宗主大人所说,这次的兽潮,其实就是一次去粗存菁的过程,如果不能在这次的兽潮当中活下来,一来说明运气不佳,二来就是本身能力的体现。

    所谓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既然没办法适应环境的变化,那么被淘汰也怨不得别人。

    “貌似兽群的数量又有所增加,看来南荒深处的凶兽还在源源不断地涌现出来,这倒不是一个好消息。”

    一路而来,他发现,这会儿的青冥宗辖区之内,兽群的数量要比之前多了一些,这些兽群到处乱窜,怕是又毁灭了不少的宗门世家。

    不过,在经过了初时的不适应之后,眼下的各大宗门世家都开始联合行动起来,一些宗门世家的高手组成联军,对兽群采用各种手段进行围剿,成果倒也颇为喜人。

    他之前就见到二十几个天位境强者带领数百个法相境高手,把一只几万头凶兽的大兽群分而食之,最终将整个兽群尽数屠灭,而本身付出的代价却是极小。

    还有一些宗门世家,他们干脆把自己的整个宗门或者家族布置成陷阱,当凶兽群攻入之时,直接打那些凶兽一个措手不及,同样剿灭了不少的凶兽。

    诸如此类的情况正在变得越来越多,而对此,纪东的心下自然是欣慰无比,同时也渐渐明白了青冥宗为何迟迟不出手的原因。

    也许青冥宗的那些高手的确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段念一想,如果青冥宗直接出手的话,那么这些宗门世家必然会产生依赖,而这对于整个青冥宗辖区的长久发展显然没有任何好处。

    “现在的局面倒也不错,只要越来越多的家族门派参与到兽潮的阻击当中,貌似兽潮也并没有什么可怕的,就是不知道,等兽潮过后,那所谓的蛮族,又会用出怎样的手段。”

    兽潮只是开胃菜,这一点,他已经从之前被他斩杀的两人身上得到过确认,如果各大宗门连这等开胃菜都应付不了的话,那么蛮族后面的杀招,他们基本上只能坐着等死了。

    “不想那么多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现在算计再多也没用,想要保命,本身实力才是关键,看来我还是要想办法努力提升实力,同时也要尽可能的帮助身边之人晋升才行。”

    如今形势复杂,谁也不知道明天会是什么样的,对于未来的形势,他恐怕无力去改变什么,唯一能做的,只有做好自己。

    “恩?精神力波动?!”

    就在这时,一缕若有若无的能量波动蓦地从他的身上一扫而过,虽然只是微微一扫,但还是被他敏锐地察觉到,很明显的,这绝对是丹阵师强者的精神力探查。

    “哈,这也太夸张了吧?我才刚刚斩杀了一个丹阵师没多久,竟然就又来了一个,而且依旧是天丹阵师级别的精神力,难道又是那些蛮族的强者不成?”

    感受到有精神力扫过自己,他的心下不禁微微一凛,但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就像是什么都不曾感受到一样。

    “先看看是什么人,如果真的又是蛮族强者的话,我倒是不介意再斩杀几个!”动念之间,他不禁把自己的精神力也释放了出去,朝着对方精神力的源头探查过去。

    “恩?人还蛮多的,不过看起来似乎并不是蛮族之人啊!”精神力一扫之间,他便是已经找到了探查自己的目标。

    那是一个一身白衣的半大老者,可以确定,对方的的确确是一个天丹阵师级别的丹阵师,而在这半大老者的身后,却是一左一右跟着两个人。

    这二人都是中年模样,一身能量波动也是颇为强横,却是全都达到了中天位之境,当然跟之前被他斩杀的那个蛮族大天位强者差了一些。

    之所以觉得这三人不是蛮族之人,却是这三人的气息,跟之前被他斩杀的两人完全不同,另外,之前那两个家伙行动起来畏畏缩缩的,而眼下这三人,貌似很是光明正大,好像并不担心被别人发现。

    “不是蛮族之人,难道是丹阵宗之人?”

    这个世上的丹阵师强者数量有限,除了蛮族之外,貌似也就只有丹阵宗有着这等级别的丹阵师强者以及丹阵师守护者了。

    “丹阵宗不是闭宫了么?按道理来说,他们这个时候并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吧?”

    丹阵宗闭宫的消息早已经传开,而既然已经闭宫了,自然没道理跑出来乱跑,除非是有什么特殊的任务。

    “难道跟我斩杀的那两个家伙有关?!”双眼微眯,他不禁想到了一种可能,只是,如果这种可能真的成立的话,那么对于各大宗门来说,恐怕绝对不是一件好事。

    “咦?看来是发现我了,既然如此,那就当面聊一聊再说吧!”这时,他的精神力已经观察到,对方三人应该是发现了他,正在从远处飞掠而来,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目的。

    当然了,不管对方出于什么目的,又究竟是敌是友,他都没有丝毫的担忧可言,事实上,这样的一个小小的三人组,他动念之间就能灭掉了。

    “这位朋友请留步!!”

    时间不长,三人的身形便是从远处飞掠而来,还没等到近前,为首的丹阵师老者便是笑呵呵的对着他喊道。

    听到有人喊自己,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随后便是立即停了下来,并且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这时,一行三人陡然加速,说话间便是已经来到了他的近前。

    “三位是在叫我么?”见到三人来到近前,纪东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警惕之色,这才对着三人挑眉问道。

    “这位朋友有礼了!”听到纪东开口,为首的半大老者再次笑了笑,同时对着纪东拱了拱手,看起来似乎还蛮友好的。

    “三位有礼!”见到对方跟自己拱手,纪东也是有样学样,对着三人拱了拱手,脸上的警惕之色稍稍放松了那么一丝,“不知三位叫住在下所为何事?我好像并不认识三位吧?”

    “呵呵,是这样的,我们三个在执行特殊任务,适才见到阁下一个人行色匆匆,所以就想问问阁下姓甚名谁,仙乡何处,还请阁下行个方便。”

    听到纪东之言,为首的半大老者讪笑一声,再次对着纪东拱了拱手道。

    “执行特殊任务?”闻言,纪东的眉头微微一皱,“不知三位执行的是什么任务?还有,三位又如何称呼?隶属于哪一方势力?”

    双眼微眯,纪东并没有回答对方的问话,而是马上提出了一大堆的问题,毫不客气地反问了回去。

    说起来,虽然面前的老者看起来似乎十分友好,可实际上,他能够清楚的发现,对方的眼底深处一直都充满了居高临下的傲然之意,所谓的友好,明显就是装出来的,对于这样的人,他着实没什么好印象,自然不可能随意把身份透露给他们。

    “放肆,小子,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哪里来的这么多的疑问?”

    纪东的话音刚刚落下,老者身侧的一个中年男子便是面色一黑,语气强硬地对着纪东大声喝道。

    看得出来,这两个中年男子早就有些不耐烦了,看他们的架势,貌似根本没打算跟纪东好商好量,大有直接把纪东生擒活拿,然后逼纪东回答问题的趋势。

    说起来,纪东此刻气息内敛,表现在外的修为也就是堪堪达到小天位之境,这样的修为跟三人相比,无疑要弱了太多太多,而对于纪东这样一个‘小人物’,他们当然懒得伪装。

    “阁下这是什么话,正所谓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为何要回答你们的问题?难道这里是你们的领地不成?”

    听到中年男子如此不客气的喝问,纪东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脸色也慢慢有些发黑,明显有些不悦。

    “呦呵,小子,你倒是挺能说的么,不过还真让你说对了,这里就是我们的领地,怎么,难道你不服不成?”

    眼看着纪东竟然还敢顶嘴,另外一个中年男子也是上前一步,满脸鄙夷地道。

    说起来,他们此番奉命出来执行任务,可直到此刻都还毫无进展,眼下好不容易见到了纪东这样一个落单的特殊之人,他们当然不能错过。

    合着他们的想法,他们就应该直接把纪东擒拿,然后来一个刑讯逼供,哪里需要像眼下这般麻烦?

    “你们的领地?啧啧,我只知道这里应该归青冥宗管辖,这么说来,三位是青冥宗之人了?”

    嘴角一挑,纪东这个时候也不动气,继续满脸笑容地反问道。

    坦白讲,他并无意与眼前这三人为难,但这三个家伙的态度,着实让他有些不爽,尤其是这两个中年男子,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从这二人身上传来的敌意,好像他在二人的眼里,就是一个可以随意拿捏的玩偶一般。

    “啧啧,小家伙,你的问题太多了。”

    这时,为首的半大老者突然摇头一笑,伸手示意身旁的二人稍安勿躁,这才段过头来对着纪东道,而这个时候的他,脸上的笑容同样有些变了味道。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你叫什么名字,为何会一个人出现在此,希望你能够一五一十地说清楚,否则的话,就休怪本座不客气了。”

    到了这会儿,他也懒得再跟纪东伪装下去,这些年来,他的脾气虽然要比当初好了许多,但耐性也是有限度的,一个区区刚刚修炼到天位境的小家伙,丹阵宗里面一抓一大把,当然不可能被他放在眼里。

    “不客气?不知阁下要怎么对我不客气?”

    见到老者的表情变化,纪东的心下冷冷一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语气低沉地道。

    “崔老,跟这小子费什么话,待我们兄弟把他擒下,崔老直接对他搜魂就是,我看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一定有大秘密在身。”

    “不错,我也觉得这小子大有问题,直接搜魂最稳妥。”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还不待老者开口,一旁的两个中年男子便是再次纷纷开口道,说着,二人已经把各自的气息释放开来,死死地锁定了纪东,只要纪东稍有异动,就必然要承受他们的联合打击。

    这么多年来,敢跟他们叫板的人倒也不少,可惜的是,每一个敢这般对他们说话的,最后基本上都变成白痴了,眼前的纪东,显然就是下一个,但却不会是最后一个。

    “搜魂?!”

    听到两个中年男子旁若无人的对话,纪东的面色顿时微微一变,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骇然之色,“你们要对我搜魂?这么说来,你们是丹阵宗之人?”

    “桀桀桀,小家伙,看来你知道的还真不少,可惜的是,机会已经给过你,是你自己没有把握住。”

    见到纪东惊恐的神色,为首的丹阵师老者不由得咧了咧嘴,随后舔了舔嘴唇道,“出手吧,只要别弄死就行!”

    说着,他便是对着身侧的二人一摆手,示意二人可以动手了,而他本人则是后退几步,把空间让了出来。

    “早就应该如此!”听到老者下令,两个中年男子尽是冷冷一笑,说着便是纷纷上前一步,就像是打量猎物一样打量着纪东,与此同时,二人的手里都是光芒一闪,纷纷多出了一柄锋利的长刀来。

    天空之上,两个中年男子一左一右,呈半包围之势将纪东锁定,每个人的眼底都是闪烁着残忍的光芒,并且一步一步朝着纪东逼近过来。

    “你们要干什么?!”

    眼看着两个中年男子朝着自己靠近,纪东似乎在强装着镇定,愤怒的对着二人吼道。

    “嘿嘿,小子,谁让你不乖乖配合来着?路是你自己选的,这可怨不得我们。”见到纪东色厉内荏的模样,两个中年男子尽是嗤笑一声,脸上的鄙夷之色越发的浓郁起来。

    “小子,你还是放弃挣扎吧,现在乖乖地束手就擒,等会儿崔老还能下手轻一些,到时候说不定你还有不变成白痴的希望。”

    “不错,崔老的手法很好的,只要他别下手太重,你充其量就是昏迷一阵子罢了,到时候醒来就没事儿了。”

    见到纪东警惕地盯着自己二人,显然也是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两个中年男子倒是并不急着动手,而是在言语上给纪东施压起来。

    他们心里清楚,纪东再怎么说都是天位境高手,如果真的拼命的话,说不定就会给他们带来一些损伤,但若是让纪东在心理上首先崩溃的话,他们的动手就要简单得多了。

    “丹阵宗之人不是向来都与世无争么,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对人进行搜魂?难道你们不觉得这么做很残忍么?!”

    见到两个中年男子不急着动手,纪东这会儿不禁深吸一口气,义正词严地对着三人质问道。

    对于丹阵宗,他一直以来都是抱着一种向往的态度,而在他想来,丹阵宗的丹阵师应该都是那种与世无争,心地善良之人,可眼前这三个家伙,完全有些颠覆他的认知。

    联想到丹阵宗在兽潮爆发之时选择闭宫,这一刻,丹阵宗在他心里的地位,简直就是一落千丈。

    “与世无争?桀桀桀,小子,真不知道该说你天真,还是该说你傻,谁告诉你丹阵宗与世无争了?另外,你所谓的残忍,在我们看来就是家常便饭,看来虽然你的修为不低,但阅历实在是少得可怜。”

    听到纪东之言,对面的三人尽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齐齐放声长笑起来。

    他们显然没有想到,世间竟然还有人会对丹阵宗抱有这样的想法,看来,丹阵宗对外的宣传还是很给力的。

    可事实上,丹阵宗所谓的与世无争,说白了就是不允许别人跟他们争罢了,如果有人敢跟丹阵宗叫板,那么等待他们的结局,绝对会很凄惨很凄惨,就像此刻的纪东一样。

    “原来如此,看来的确是我太稚嫩了啊!”

    眼看着面前的三人大笑不止,纪东的脸上同样闪过一丝笑容,只不过,他的这一丝笑容当中,不禁充满了苦涩的味道。

    说心里话,他真的不太愿意相信丹阵宗原来是这个样子的,可现实告诉他,丹阵宗也是一个人类组织,跟超能者的宗门世家一样,丹阵宗里面的人也会勾心斗角,当然也会有其他人的各种负面情绪。

    “好了,别跟这小子废话了,把他给我擒下吧!”

    笑声初歇,后面的丹阵师老者似乎不想耽搁太久,说着便是面色一正,直接对着二人下令道。

    “遵命!!”听到老者下令,两个中年男子也是赶忙笑容一收,随后,二人便是对视一眼,几乎同时启动开来。

    “刷刷!!!”身形一动,二人的身形陡然消失在了原地,紧接着,两道刀光便是同时在纪东的两侧亮了起来,分别奔着他的两条手臂,显然,二人这是想先废掉纪东的手臂,这样一来,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天下乌鸦一般黑,什么丹阵宗,什么蛮族,说到底都是异类罢了!”

    眼看着两道刀光对着自己斩来,纪东不禁喟然一叹,心下着实不是个滋味。

    虽然他还不清楚眼前这三人究竟是在执行什么特殊任务,但可以想象的到,这三人在他斩杀了蛮族的两大强者之后现身出来,这里面要说跟蛮族没关系,他真的不怎么相信。

    如此看来,蛮族和丹阵宗之间,恐怕真的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关联。

    “想搜我的魂是么?那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面色一狠,一柄金色的长刀陡然出现在了他的手里,长刀在手,他的身躯微微一动,便是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什么?!人呢?人跑到哪里去了?!”

    眼看着纪东竟突然间消失不见,两个中年男子以及后面的丹阵师老者尽是面色大变,因为他们根本没有看清楚,纪东究竟是如何消失的,更不知道纪东此刻跑到了哪里!

    “刷刷刷刷!!!”

    就在这时,四道刀光蓦地凭空闪现出来,刀光一闪,刚好直奔两个中年男子的四条手臂,下一秒,两个中年男子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们的手臂便是尽数齐根而断,并且直接在空气中爆炸开来。

    “啊!!!厄!!”

    四朵绚烂的血花在空中绽放开来,同时响起的,还有两个中年男子杀猪般的惨叫声,只是,他们的惨叫只来得及发出短暂的一瞬,下一刻,二人的声音便是戛然而止。

    “噗噗!!!”伴随着惨叫声停止,两朵血花再次绽放,却是二人的喉咙不知何时已经被纪东割断,使得他们再也没办法叫出声来。

    “二位,下辈子记得把眼睛擦亮,不要再这般瞧不起人了。”

    尘埃落定,纪东的身形这才再次显现了出来,淡漠地对着双眼圆睁的二人笑道,而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两个中年男子尽是身体一紧,纷纷从空中跌落了下去,显然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啧啧,老前辈,现在轮到你了,你可是已经准备好了么?”

    随手斩杀了两个天位境中期的高手,纪东的目光这才幽幽的段向了一旁的丹阵师老者,而这会儿,这位青冥宗的丹阵师强者正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似乎还没有从突变中回过神来。

    “你………你要干什么?!”眼看着纪东看向自己,老者顿时感觉脊背发凉,整个人都是如坠梦中,而且是最最恐怖的噩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