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七章南极宗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纪东并不想杀人,怎奈有些不开眼的人非要逼他,既然对方把脖子伸过来让他砍,他如果再不砍的话,那就太过不给人家面子了。

    事实上,斩杀两个天位境中期的高手,对他来说还真的算不得什么,毕竟,就连更强的强者,他都已经击杀过,当然也就不在乎多这么两个。

    “老前辈,你不是想要对我进行搜魂么?来吧,我现在就站在这里,你尽管随便动手好了。”

    双手背后,纪东此刻就这般一脸笑容地看着对面的丹阵师老者,语气淡漠地开口道。

    眼前的这个老者,精神力却也足够强横,就算是跟他之前遇到的那个蛮族的丹阵师相比,应该也是不遑多让的。

    不过,他已经斩杀过一个同等级别的丹阵师,自然不会把眼前这个放在心上。要知道,在斩杀第一个天丹阵师之时,他的精神力还没有现在这般强横,而眼下的他,精神力早已不可同日而语。

    “你………你究竟是什么人?怎么可能会如此之强?!”

    听到纪东之言,老者的面色顿时一阵红一阵白,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不过看得出来,他这会儿绝对是被纪东的表现吓得不轻。

    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看不出来,原来眼前的纪东竟然一直都在藏拙,可笑他们竟然丝毫没有看出来,可以说,眼下的这等结果,根本就是他们咎由自取。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我现在也给你一个机会,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如果能够说服我的话,我今天就饶你一命。”

    撇了撇嘴,纪东一边悠悠的上前几步,一边对着对方道。他的精神力已经探查过,眼下方圆数百里都没有其他生命体的存在,他可以跟这老者慢慢玩,若是能够从对方的身上了解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就更好了。

    “小子,你不能杀我,我乃是丹阵宗的丹阵师,杀了我,你就是跟整个丹阵宗为敌,这对你来说没有丝毫的好处。”

    听到纪东之言,老者本就惊疑不定的脸上顿时变得越发惊恐起来,因为他能够感受到,纪东显然不是说说那么简单,如果他说不出足够份量的理由的话,纪东真的有可能会杀了他。

    “哈,我已经杀了你的两个守护者,难道现在的我就不是丹阵宗的敌人了么?所以,你的这个理由恐怕还不够份量。”

    听了老者的理由,纪东朗声一笑,随后便是摆了摆手道,示意对方接着想。

    “这…………”闻言,老者的身体微微一颤,脸色简直越发的苍白起来。

    纪东连丹阵宗都已经不惧,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让纪东网开一面的,看来这一次,他必须要做好跟纪东硬抗的准备了。

    “怎么,想不出来了么?不如这样,我给你提个醒儿,说说你所执行的特殊任务吧,如果能够让我满意的话,我说不定还能放你一条生路。”

    对于对方所执行的特殊任务,他着实好奇得紧,他猜测这里面可能会跟蛮族的那两个家伙有关系,但这只是他的猜测,至于究竟是不是,他还需要得到对方的证实。

    “我执行的任务?!”

    闻言,老者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恍然之色。他这才记起来,貌似纪东对他的任务很感兴趣,这无疑是他的一个机会。

    “不瞒阁下,我这次是奉了分宫主的命令,前来调查青冥宗辖区之内的兽潮之事,据说此间的凶兽群被不知名的丹阵师暗中控制,我正是奉命前来调查原因的。”

    略作思忖,老者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但随后便是老实交代道,这个时候,他根本编造不出其它的理由来,所以也只能是实话实说,至于这样的理由是否能让纪东满意,那就不是他所能决定的了。

    “调查凶兽群被控制的原因?丹阵宗不是闭宫了么,你们怎么知道此间的凶兽群被不知名的丹阵师控制了?”

    听到老者的回答,纪东的心下不禁微微一凛,脸色顿时变得越发阴沉起来。

    他暗中控制了凶兽群之事,貌似只有蛮族的那位圣尊知道,眼下丹阵宗竟然也知道了这个消息,而且还派人前来调查,至此,丹阵宗跟蛮族之间的关系,似乎已经变得十分明朗了。

    “这个…………阁下明鉴,我也只是奉命行事,至于更多的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

    见到纪东的表情变化,老者的脖颈顿时微微一缩,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有些说错了话。

    他心里其实很清楚,丹阵宗跟这次的兽潮是脱不了干系的,但说真的,丹阵宗跟兽潮背后之人究竟是什么关系,他真的不是很清楚。

    “这么说来,你知道的情况就只有这些了?”

    听到老者之言,纪东深吸一口气,暂且压下了心底的愤怒,这才对着老者再次问道。

    “的确就只有这些了,还请阁下明察………”感受着纪东身上隐隐传来的恐怖威压,老者尽可能的把姿态放到最低,却是丝毫不敢造次。

    “若是这样的话,我还留你何用?!!给我死!!”

    面色一狠,纪东蓦地一抬手,金色长刀便是再次出现在了他的手里,长刀一抖,一朵绚烂的刀莲,便是直接在老者的身下绽放开来,似乎是要把老者绞成碎片!

    “想杀我?哪有那么容易!!”

    然而,就在刀莲绽放的一刹那,老者的嘴角微微一挑,说话之间,他的身躯便是蓦地一震,竟然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出现之时,竟然已经到了千米之外了,再次一闪,居然又远离了一段距离。

    “恩?这是…………”

    眼看着老者竟然还有如此恐怖的手段,纪东的瞳孔不禁微微一缩,心下简直充满了震撼!

    他能够感受到,老者此刻所用的手段绝对不是普通的神纹神阵,倒像是一种特殊的瞬间移动之法,而这样的技艺,无疑有些超出了他的认知。

    “好手段,世上竟然还有这等神奇的手段?大开眼界,属实是大开眼界!!”

    见到老者身形连闪,居然段瞬之间就消失在了视线范围之内,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兴奋之色,随后,他的身躯便是微微一震,同样消失在了原地。

    这是一条人迹罕至的幽深峡谷,峡谷当中长满了密密麻麻的灌木,若是从上空俯瞰下去的话,基本上只能看到郁郁葱葱的灵植树木,却是根本看不到地面。

    此刻,在一处茂密的灌木丛当中,一个老者正瘫坐在地上,胸口剧烈地起伏着,脸色也是略显苍白,明显累得不轻。

    “吁,好险,想不到这小子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看来这次真的是踢到铁板了啊!”努力平复了一下动荡的气血,老者的脸上尽是一片劫后余生的后怕之色。

    不得不说,这一次真的太危险了,他能够感觉到,纪东的实力简直强大到令人发指的地步,要知道,就算是大天位之境的强者,也不可能随手就灭掉两个中天位之境的高手的,也就是说,纪东的实力,恐怕已经超越了大天位的级别。

    一个超越了大天位之境的超级强者,就算他是天丹阵师,却也根本不够看,所以,这次能够活着逃离,他真的要感谢上苍了。

    “神术就是神术,虽然我只修炼了皮毛,但威力当真没的说,看来这次回去之后,一定要认认真真地勤加修行,争取能够更进一步,届时,我就完全可以立于不败之地了!”

    此番之所以能够逃脱,全都倚仗着他所修炼的闪移术,说起来,当初在贾城的一家拍卖会上,他无意间得到了这部闪移术,当时他还没怎么在意,但当他得知这竟然是一部神术之时,他简直激动了好几天。

    比较可惜的是,神术的修行,对于精神力的要求实在是太高太高了,哪怕是天丹阵师的精神力,修炼起神术来也根本就是力有不逮,他能够练成一点儿皮毛,却是已经颇为难得。

    “真希望我能修炼到王品丹阵师的境界,那样的话,我几乎就能把这闪移术练得九不离十,届时,整个天下又有谁能够奈何得了我?!”

    按照闪移术上面的记载,如果能够把这部神术练成的话,那么瞬息之间就能远遁百里,届时,这个世上将没有任何人能够捉得到、困得住他,而那个时候,他也算是一种另类的无敌了。

    “不想那么多了,还是赶快休息一番恢复体力,这次强行施展闪移术,我的身体实在是有些吃不消,恐怕脏腑都已经有些受损,必须要服用几颗神丹调理才行了。”

    以他的境界来说,强行施展闪移术对身体的负荷极大,而且,闪移术本就对身体素质的要求极高,可丹阵师的身体条件本就是弱项,看来今后的他,必须要多多炼制一些炼体丹,把身体尽可能的强化一番才行。

    心里想着这些,他不禁一抖手,取出了一瓶疗伤丹药来,说着就要往嘴里塞。

    “啧啧,阁下逃得还真是够快的,竟然让我追了这么久才追上,真是让人佩服,佩服!”

    然而,就在老者刚要取出丹药服下之时,一声轻笑陡然响起,笑声传来,一个熟悉的年轻男子,却是同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正一脸笑容的打量着他。

    “什么?!”

    突然间传来的笑声,直让老者面色大变,一下子从地上弹了起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纪东,身体都不由得微微颤抖起来。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你………你怎么可能跟得上我?幻觉,这一定是幻觉!!”

    猛地摇了摇头,他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他想来,自己每一次挪移的距离虽然都不是很远,可适才一连挪移了数百次,却也挪移出上千里的距离了,按道理来说,纪东是不可能跟得上他的。

    “怎么,很难以置信么?你以为你的这点儿手段能甩得掉我不成?简直就是痴人说meng!”

    眼看着老者惊恐的模样,纪东不禁嗤笑一声,一脸淡漠地道,仿佛他追上对方就是一件轻松至极的事情一样。

    只是,虽然他嘴上说得轻松,可实际上,他心底的震惊,却是根本不足为外人道也。

    说起来,他适才一路追踪对方,就差了那么一点点,他就要彻底失去目标了,如果不是因为对方突然停了下来,他根本不可能追的上。

    现在看来,应该是对方对于那种瞬间挪移的手段并没有掌握熟练,而且身体貌似也有些吃不消,否则的话,他这次必然是要失手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对于纪东心里的想法,老者当然是不可能知道的,这会儿,他只知道自己的闪移术竟然被纪东给破了,至此,他再也生不出跟纪东作对的念头,仿佛纪东就是无所不能的一样。

    “我的身份,你还没有资格知道,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臣服我,从今以后完全听从我的指令,永远不得背叛;第二,你有什么手段尽管用,等你无计可施之时,我会结束你的性命,要选哪一个,你可以考虑一下。”

    嘴角一挑,纪东就这般盯着对方,等待着对方的决定。

    他能够感觉得到,老者的身体脏腑都已经受损,眼下恐怕很难再施展那等挪移之术了,而只要对方没了那等挪移的手段,他自然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他原本的确是想斩杀对方的,可在得知对方竟然有如此恐怖的手段在身之时,他不禁改变了自己的主意。要知道,如果他能够有这样一个强大的属下的话,那可比一刀斩杀了对方要有意义得多。

    “我还有别的选择么?”听到纪东之言,老者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他的寿命还有很长,所以当然不想死,另外,适才的拼命逃窜,已经让他耗干了精神力,身体也受到了极大的损伤,说白了,这会儿的他基本上就是一个废人,如果纪东要杀他,他根本连一丝的反抗之力都没有。

    “很好,看来你已经有了选择,既然如此,把这枚丹药吞了吧!”

    见到老者的表情,纪东知道,对方显然已经有了决定,说着,他便是一抖手,直接将自己炼制的特殊丹药抛给了对方。

    “这是…………”

    下意识地将丹药接过,老者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脸上尽是一片的迟疑之色。

    身为一个丹阵师,他能够感觉到,手里的这枚丹药似乎十分的奇异,不过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得到,这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要我亲自动手逼你吃么?”见到老者居然还有迟疑,纪东不禁眉头一皱,略带不悦地道。

    “这………不必了。”闻言,老者不禁面色一讪,随后便是猛地一咬牙,一口将丹药吞了下去。

    将丹药吞下,老者的脸上不禁充满了无奈之色,看起来简直郁闷无比。

    “我已经把丹药吞了,这下你满意了吧?”长叹一声,老者这才将目光看向纪东,满是不甘地沉声道。

    “很好,你倒是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见到老者吞了丹药,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但随即却是面色一沉,“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留你还有用的话,我真的很想一刀宰了你!!”

    “刷!!!”话音落下,他的身形蓦地一闪,下一秒,便是已经来到了老者的近前,然后毫不客气地一掌抵在了对方的胸口。

    “你…………”

    老者都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一股恐怖的超能力,便是已经进入到了他的身体,紧接着,他便是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当中似乎有东西融化了开来,瞬间扩散到了他的全身,跟他彻底的融为了一体。

    “刷!!!”这时,纪东的身形再次一闪,却是已经回到了原地,脸上尽是一片冷冷的笑意。

    “跟我耍心机,你恐怕还嫩了点儿。”淡漠地扫了一眼满脸震撼的老者,纪东不禁撇了撇嘴,满是鄙夷地道。

    在老者吞下丹药的那一刻,他就知道对方不会真的乖乖把丹药吞进肚子里,可惜的是,对方以为他发现不了,可实际上,他的精神力早就把一切都看在了眼里。

    “你………你怎么连这也能发现?!!”

    感受到丹药在自己的身体当中融化开来,老者顿时面若死灰,眼底更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适才的确用精神力包裹了丹药,使得丹药的药效难以发作,届时只需要离开纪东之后,他就可以把丹药吐出来。

    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纪东竟然发现了他的阴谋,愣是震碎了他的精神力,用强大的超能力帮他融化了丹药!

    “我既然能够拿出丹阵师炼制的毒药来,难道还会不知道丹阵师的手段么?现在好了,你服用了我的毒药,今后每隔一年都必须服用临时解药,否则就会浑身爆裂而死,你不用想着找人帮你解毒,因为这个世上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够帮得了你。”

    冷冷一笑,纪东把丹药的药效跟对方简单的讲解了几句,也好让对方彻底的死心。

    说起来,他所炼制的丹药的确是其他人不可能炼的出来的,一来,他对于这丹药的炼材动了手脚,二来,他在炼制这丹药之时,却是融合了他的五行超能力,这一点,其他人是无论如何也学不去的,除非这世上再诞生一个神武双修之人。

    “你………你…………”

    听了纪东的讲述,老者本就苍白的脸色,简直越发的惨白起来,他可没想到,纪东让他服用的丹药,竟然会有着如此恐怖的效果。

    精神力运段,他能够感受到,纪东的这丹药的确诡异的很,饶是他炼丹多年,却也根本看不出纪东的丹药都是些什么成分,但可以确定的是,这种特制的毒药,必然只有特制的解药能够解毒,这一点绝对是毋庸置疑的。

    “该死,该死啊,怎么会让我遇到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难道这都是天意么?!!”

    双拳紧握,这一刻的他简直郁闷得发狂,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希望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纪东,但这显然是不可能了。

    “你也不必如此忧虑,放心吧,只要你乖乖地听从我的吩咐和安排,我一定会定时给你提供解药就是了。”

    见到老者郁郁难平的神色,纪东不禁笑了笑,对着对方安慰道。

    “哎,罢了罢了,事已至此,老夫认栽了就是!”听到纪东之言,老者不禁喟然一叹,显然是真的认命了。

    毒药已经扩散到了全身上下,他这个时候只要还想活命,那就必须要乖乖地听命于纪东,而这一切,说白了也是他自找的。

    “很好,这才对么,堂堂的天丹阵师强者,如果连这么点儿事情都看不开的话,那也属实白活了这么多年。”见到老者的反应,纪东也是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好了,咱们言归正传,现在,把你身上有关丹阵师的一切秘籍资料全都交给我,尤其是你适才所施展的那等挪移的手段,希望你不要再跟我耍花招,否则的话,我真的不会再客气了。”

    对于丹阵师的手段,他是绝对不会嫌多的,尤其是对方施展的挪移之法,他必须要拿到手,如果他能够练成那等挪移的手段的话,那么今后的行动,他就更加的可以无惧无畏了。

    “丹阵师的手段?阁下要丹阵师的手段作甚?”

    听到纪东之言,老者不禁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纪东竟然会对他身上的丹阵师手段感兴趣。

    “不该问的就不要问,照做就是了。”眉头一皱,纪东的面色微微一冷,语气冰冷地道。

    “这………阁下稍等,我照做就是!”

    见到纪东似有不悦,老者倒也不敢迟疑,说着便是一抖手,直接取出了一堆的书册卷轴来,全都是他所收集的丹阵师的神纹神阵。

    说起来,这些神纹神阵,他早都已经融入了自己的神府当中,所以就算给纪东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就是不知道纪东要这些东西做什么!

    “哪一个是那等挪移的手段?!”随手把所有的书册卷轴接过,纪东也没心思去一一翻看,而是再次对着老者问道。

    “这个………在这里!”

    听到纪东指名索要闪移术,老者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挣扎之色,但最终还是一抬手,把记载了闪移术的一块玉简取了出来,满是不舍地递给纪东。

    “这是…………”

    随手将玉牌接过,纪东的眉毛微微一挑,脸上不禁闪过好奇之色。其它的秘籍都是书册卷轴的形式,眼下对方递给自己一块儿玉牌,他还真的有些不太懂。

    “这便是我施展的闪移术秘籍,不过只有丹阵师将精神力探入其中才能观看,这闪移术珍贵无比,乃是真正的无上宝贝,还望阁下莫要把它当成寻常之物不加重视。”

    将玉牌递给了纪东,老者脸上的不舍之色更浓,恨不得跟纪东把玉简要回来,不过他心里清楚,纪东貌似就是冲着这东西来的,他想要要回来,显然不太现实。

    “闪移术?你的意思是,这是一部神术?!!”

    等到老者话音落下,纪东蓦地神情一怔,随后便是兴奋得浑身颤抖起来

    作为一名丹阵师,纪东虽然没有修炼过太多丹阵师的手段,但对于丹阵师所修炼的法门,他还是多少知道一些的。

    众所周知,丹阵师的精神力,可以通过神纹和神阵的方式得以施展,从而爆发出强大的威力,或者是达到特殊的效果。

    然而,神纹也好,神阵也罢,其实说到底都只是丹阵师比较基础的东西,事实上,在神纹和神阵之上,还有一种丹阵师手段,知道的人却是并不多,那就是神术!

    简单说来,神术就是神纹和神阵的升级版,不同于神纹和神阵的是,神术对于精神力的要求极高,据说,只有达到了王品丹阵师的境界,方才能够修炼神术,至于王品丹阵师之下的丹阵师,可能运气好的能够触摸一二,但也绝不可能有所成就。

    神术极其罕见,据说,就算是整个丹阵宗当中,都只有几部神术的存在,但有资格修炼神术的,都是丹阵宗真正的高层,普通弟子是不可能触碰得到的。

    让纪东没想到的是,他此刻拿在手里的玉简,竟然就是一部神术!

    “看来阁下对于丹阵师的手段还是很了解的么!”见到纪东震惊的表情,老者马上明白,原来纪东竟然知道神术的存在,这样的话,就算他什么都不说,纪东应该也会明白这闪移术的价值了。

    “这正是一部神术,说起来,当初我在贾城的一家小拍卖会当中发现此物,当时我也不知道这是一部神术,后来研究了很久,我这才知道这东西原来是丹阵师meng寐以求的神术,而且还是罕见的空间类神术!”

    说起闪移术,老者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激动之色,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得到闪移术之时一样。

    当初这部神术在一家小拍卖会进行拍卖,很多人都不知道这是什么宝贝,他那个时候恰好路过,精神力无意间扫中了此物,却是发现其中似乎有丹阵师的印记,这才出价将其买了下来。说起来,他跟这部闪移术也算是颇有缘分了。

    神术有多珍贵,他的心里自是清楚无比,说起来,他原本是想凭借这部神术,一举取代青冥宗这边的丹阵宗分宫主的位子的,可现在看来,他的愿望显然是要落空了。

    “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这等福缘,说来倒也颇为难得。”听到老者之言,纪东不禁暗暗点了点头,同时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激动心情。

    不得不说,他这次真的走了大运了,原本在他心里,能够弄到几部神纹神阵,这已经是一件值得开心的事情了,可谁又能想到,他竟然还能得到一部神术!!

    可以想象得到,当他把这部神术修炼成功之时,他对于精神力的理解,必将进入一个全新的层次,而那个时候的他,天知道会强大多少!

    “好了,这些东西我全都暂且帮你保管,将来有机会的话,我会将他们还给你。”深吸一口气,他抬手间便是把所有的秘籍,包括闪移术的玉牌尽数收了起来,这才对着老者笑道。

    “这个………希望能够有那么一天吧!”

    闻言,老者不禁扯了扯嘴角,心下不禁有些不以为然。他哪里听不出来,纪东这分明就是随口说说罢了,想要把这些东西拿回来,这辈子怕是不用指望了。

    “先别说这些了,你眼下脏腑受损,伤势倒也不轻,我看你身上似乎有疗伤的丹药,现在,你可以服丹疗伤了。”

    摆了摆手,纪东也懒得跟对方解释什么,而是直接对着老者吩咐道。

    既然老者已经被他制服,那么他当然不希望对方是个弱鸡,毕竟,今后的他,也许会有很多的任务交代给对方,还需要对方以一个完好的状态去执行。

    “厄,你怎么什么都知道?我的脏腑受损,你居然都能看得出来?!”

    听到纪东竟然一口说出了自己的内伤,老者不禁再次微微一愣,心下着实震撼不已。

    脏腑受损,这应该只有他自己知道才对,他实难想象,纪东究竟是如何看出他的脏腑受损的,这等能力,仿佛纪东才是丹阵师一样。

    不过,越是如此,他对纪东的忌惮也就越发的深刻起来。

    “我自然有我自己的办法,这些还不需要你关心,赶紧疗伤吧!”眉头一皱,纪东也知道自己似乎暴露的有些过多了,不过他相信,不管对方再怎么连想,却是都不可能想到他是丹阵师这一可能就是了。

    等到听了纪东的回应,老者却也不再继续追问,而是赶忙拿出疗伤的丹药,不计成本地吞服起来,恨不得马上就让自己彻底的恢复如初。

    有了丹药辅助,很快,老者的伤势便是恢复了好多,枯竭的精神力也慢慢得到了修养,但这个时候的他,是不可能再对纪东生出反叛之心了。

    “我适才听那两个倒霉蛋叫你崔老,看来你应该是姓崔了?”等到老者恢复得九不离十,纪东这才再次上前,对着老者开口道。

    “不错,在下崔景林,乃是丹阵宗青冥宗分支的长老。”

    “哈,原来还是丹阵宗分支的长老,失敬失敬。”闻言,纪东不由得朗声一笑,语气当中明显充满了打趣之意。

    “这样吧,我今后就跟那两个家伙一样,叫你一声崔老,而你就称呼我为贤侄好了,若是有人问起,你就说我是你某位老友的子嗣,免得惹人生疑。”

    一个天丹阵师级别的属下,他自然是要好生使用的,而在那之前,他自然是要做好事先准备,免得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全凭阁下吩咐就是。”点了点头,崔景林自然没有异议,对于他来说,命都被纪东攥在手里了,他又哪里会关心这些细节?

    “时间还早,跟我说说丹阵宗吧,先说说丹阵宗的组成机构,还有丹阵宗当中都有些什么级别的高手,越详细越好。”

    难得掌控了一个丹阵宗的超级强者,他当然不能错过这等了解丹阵宗的机会,说起来,他真的很好奇,丹阵宗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为何会让各大宗门都如此忌惮。

    崔老身为丹阵宗主要分支机构的长老级人物,当然对丹阵宗的情况十分了解,在他的介绍之下,很快,纪东便是对丹阵宗的组织机构有了一个清晰的认识。

    说起来,丹阵宗的构架十分清晰,从最顶端的丹阵宗总部,到三十六大宗门之内的丹阵宗分支,再到各大宗门治下的一些小分支,总的来说,丹阵宗就是一个类似于金字塔的构造,一共被分为了三个层级。

    最底层的丹阵宗分支,基本上就类似于大秦王朝当中的丹阵宗,而中间档的丹阵宗分支,就是三十六大宗门当中的三十六大丹阵宗分部,这也是丹阵宗真正的中坚力量。

    按照崔老所说,丹阵宗的三十六大分支机构当中,每一个分支都有一位分宫主,级别乃是王品丹阵师的境界,再有就是天丹阵师级别的长老级高手,至于长老级高手的数量,各大分部不尽相同,多的有几十个,少的也有十几个,总之是数量不凡。

    至于最顶端的丹阵宗总部,那是一个极其神秘莫测的存在,从崔老的讲述来看,丹阵宗总部飘忽不定,就连他们这些长老级人物也并不知道丹阵宗总部在何处,只有各大分部的分宫主,才有资格前往总部,聆听丹阵宗总宫主的教诲。

    而丹阵宗总部当中又有多少丹阵师高手,崔老同样不是很清楚,倒是那位丹阵宗的总宫主,据说,那是一位修为达到了皇丹阵师之境的神皇高手,但究竟是不是真的,根本没有人能够确定。

    除了丹阵师高手之外,崔老还讲述了一番关于丹阵宗守护者的情况,说起来,丹阵宗的守护者数量不凡,按照崔老的说法,各大丹阵宗分部都有守护者家族,而每一个守护者家族的力量,都要比各大宗门下辖的任何一个门派势力强得多,其中同样是高手无数。

    总而言之,丹阵宗真的很强很强,至于究竟有多强,却是根本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毕竟,丹阵宗存在至今,貌似还没有人敢跟他们开战呢!

    “想不到丹阵宗的实力竟然如此恐怖,单单是王品之境的丹阵师,居然就至少有三十六个之多,这还真是强大到没朋友!”

    听了崔老的详细介绍,纪东对于丹阵宗,不禁越发的感到忌惮起来,他知道,以自己现如今的实力来说,恐怕还没办法跟丹阵宗叫板,今后若是有接触的话,他必须要多加小心才行。

    王品丹阵师有多强,他心里比谁都清楚,而事实上,那些丹阵宗的分宫主修炼无数年,对精神力的运用必然都要在他之上,所以,单单在精神力方面,就有至少三十几人是超过他的,何况丹阵宗还有一个总部,那里的丹阵师又有多强,他甚至不敢去多想。

    “崔老,多谢你为我讲解这些,我这个人赏罚分明,你这次也算是立了一功,这样吧,我这里有两颗临时解药,你暂且收好,这样一来,至少在两年之内,你不必担心自己会毒发而死了。”

    将崔老所讲述的情况尽数记下,纪东这便将目光看向了对方,随后取出了两颗临时解药,随手丢给了对方。

    “临时解药?!”下意识地将纪东丢来的解药接过,崔老的脸上顿时露出激动之色,却是没想到纪东竟然会把临时解药直接交给他。

    要知道,他可是一个强大的天丹阵师,眼下有了临时解药在手,他完全可以将其仔细研究,然后炼制出更多的解药来。

    “嘿嘿,事先声明,这两颗临时解药就是你这两年时间的性命,你可以选择现在就全都服用,当然也可以选择留一颗做研究,不过咱们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弄丢了或者弄坏了其中一颗的话,我可不会再给你补上就是。”

    见到对方激动的模样,纪东哪里不明白对方的心中所想,不过,他其实就是要把解药给对方,也好让对方明白,他的毒药,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解得了的。

    “这…………”

    等到纪东这次的话音落下,崔景林的脸皮不由得抖了抖,几乎马上就放弃了研究丹药的想法,毕竟,如果他把这枚解药破坏了的话,那么他的这条小命,恐怕就要交代了。

    “说说正事吧,崔老接下来有何打算?你的两个守护者被我击杀,却不知崔老是否还回得了丹阵宗?”

    把解药交给了对方,纪东不禁面色一正,语气严肃地对着对方询问道。

    他接下来还是要回青冥宗的,但却不可能把对方也带着,可究竟要如何安排对方,说来的确需要好好考虑一番。

    他倒是希望对方能够回到丹阵宗当中去,可问题是,眼下对方的两个守护者挂了,对方是否能够交的了差,他还真的不好猜测。

    “丹阵宗还是可以回去的,虽然那两个家伙已经身死,不过他们都是我的人,却也不会有人过问,至于你我之间所发生之事,我只要随便扯个谎就是了。”

    听到纪东之言,崔老立即明白了纪东的想法,随后便是笑着回应道。

    他明白,纪东恐怕是把丹阵宗想复杂了,说起来,他在丹阵宗当中的地位也算得上是比较高的,他说的话,应该不会有人怀疑,就算是那位分宫主也一样。

    他回去之后,只要告诉那位,自己此番毫无收获就行了,至于其他的,他根本不必多说。

    “既然如此,那崔老就暂且回丹阵宗吧,不过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崔老回到丹阵宗之后,一定要多加搜集丹阵宗的消息动静,若是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的话,崔老直接命人去青冥宗走一趟,把消息送到青冥宗秦都党,交给他们的党主就行了。”

    偌大的丹阵宗当中也应该埋下一颗属于他的棋子了,一直以来,外界对于丹阵宗的行动都很难掌握,可这次不同,有了崔老这个自己人,那么不管丹阵宗有什么大事发生,他都能够第一时间得到汇报。

    “青冥宗?秦都党党主?”听到纪东提到青冥宗和秦都党,崔老的心下顿时微微一凛,而这一刻的他方才知道,原来眼前的纪东,竟然是青冥宗之人!

    想想也是,能够有这等恐怖的实力和手段,却也只能是青冥宗当中的隐藏高手了,而一想到自己是被青冥宗的超级强者所收服,他的心里多少也有了一丝的安慰。

    “倒是不必那般麻烦,我这里有一些小玩意,阁下可以带在身上,也好方便你我之间进行联络。”

    面色一正,崔老也不多问,而是蓦地一抬手,取出了一块儿黑色的金属牌来,递到了纪东的面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