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八章南极宗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这是…………”

    见到崔老递过来的金属牌,纪东的眉毛不禁微微一挑,心下顿时有些凛然。

    对于这金属牌,他之前却是见过蛮族的那个丹阵师用过,不过看起来,二者之间似乎有些不太一样,但大致应该差不多。

    “这是传音器,乃是丹阵师跟守护者之间的联络手段,阁下若是想要联络我的话,可以直接把超能力输入其中,我自然就会有所感应,届时我们之间就能彼此对话了,同理,如果我有情况要汇报的话,阁下也会第一时间感应到。”

    将手里的金属牌递给纪东,崔老的眼底这才闪过一丝放心之色。

    他如今身中纪东的剧毒,所以当然不希望自己跟纪东之间断了联系,有了这传音器,那么他就可以随时跟纪东进行联络,免得当他快要毒发之时,却是找不到纪东的所在。

    “哈,原来崔老还有这等宝贝,这倒是的确方便了好多。”

    将金属牌接过,纪东的脸上同样露出一丝笑容,他多少能够猜到对方的想法,不过话说回来,有了这东西,他们之间的联络属实简单多了。

    “既然如此,那崔老这就回丹阵宗去吧,有什么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

    收好了金属牌,纪东面色稍正,对着对方指示道。

    “好,阁下保重!”闻言,崔老倒也不再迟疑,对着纪东点了点头,他便是用出了飞行神纹,闪身间朝着远处掠去。

    “看来这位崔长老倒是谨慎的很,不过我的毒药无人能解,就算他把丹阵宗的总宫主请来,却也根本无济于事。”

    看着崔老的背影,纪东的双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嘴角不觉间露出一丝笑容。

    他看得出来,这位崔长老一定不甘心被自己控制,不过这也正常,毕竟,对方可是一个天丹阵师,估计平日里只有其控制别人的份儿,此刻轮到自己被控制,自然会很难接受。

    可惜的是,不管对方再怎么难以接受,有些事情都已经是注定了的,要怪就怪对方不长眼,非要主动来招惹他。

    “看来,这次又要耽搁几天的时间了啊,闪移术,我必须要把这部神术修炼成功,然后再回青冥宗也不迟!”

    丹阵师的手段,他是绝对不能拿回青冥宗去修炼的,那里人多眼杂,如果被人发现的话,必然会有不小的麻烦。

    “这片大峡谷倒也不错,不如就在这里找一处安静之地好了,想来以我的精神力强度来说,修炼这闪移术应该也不会太过困难。”

    精神力四散开来,他发现,自己此刻所在的这片区域就比较安静,似乎人迹比较罕至,在此修行,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心里有了决定,他便是直接开动,很快就在峡谷当中找到了一处绝壁,然后在绝壁之上开凿了一个临时洞穴,这便开始了闪移术的修行。

    神术的修炼必然要难于神纹和神阵,这一点却是毫无疑问的,尤其是神术对丹阵师的身体素质有更高的要求,所以,哪怕是超级丹阵师,在修炼神术之时都会艰难无比。

    不过,纪东根本不用为身体素质而担忧,他的肉身早已经被五行之力淬炼得坚实无比,就算是普通神兵利器都很难对其造成损伤,这样的身体素质,再强的神术也不可能给他带来压力。

    还有一点,纪东的精神力也跟普通丹阵师的精神力有所区别,早在法相境之时,他的神魂就已经一分为五,变成了特殊的五行神魂,也许在精神力的总量上面,他跟普通的王品丹阵师相差无几,但在品质上,他必然是要高出一层的。

    有着这些无与伦比的优势,他修炼起闪移术简直就是事半功倍,恐怕就算是精神力高出他一个等级的无上人物,也未必就会比他做得好。

    时间一天天过去,纪东把自己关在山洞里,却是完全沉寂在了闪移术的修炼当中,不得不说,修炼神术的体验,跟修炼神纹神阵是完全不同的,尤其是闪移术的效果极其恐怖,一旦练成,好处实在是难以估量。

    从起初的无从下手,到慢慢地渐入佳境,纪东充分展现了一个神武双修的不世天才所应该有的品质,如果是换成其他的王品丹阵师,那么至少也得十天半月才能入门,三五个月才能小有所成,可纪东只用了两天不到的时间,就已经找到了闪移术的修炼诀窍,并且在今后的几天之内不断深入,加深着对闪移术的理解。

    从之前崔老施展闪移术就能看得出来,这部神术对于身体的要求真的太高了,可事实上,崔老施展的,只不过就是闪移术的皮毛而已。

    按照纪东的推演,如果是一个身体素质不过关之人,那么就算是精神力再怎么强,也根本不可能把闪移术练至大成,甚至是小成都困难。

    从这一点上来说,闪移术多少还是有那么一丝鸡肋之嫌,估计就算是超越了王品丹阵师的存在,也很难在身体条件上过关。

    这样看来的话,说闪移术是为他量身准备的,倒是一点儿都不为过。

    终于,在经过了整整半个月的修炼之后,纪东总算是把闪移术修炼到了小有成就的境界,虽然距离大成还差一些,但他相信,现在这等境界,却是应该也足够用了。

    “嘿嘿,又多了一样底牌,看来现在的我就算是真的跟青冥宗宗主那等人物撕破脸,却也完全可以遁走自保了!”

    天空之上,刚刚结束了闪移术修炼的纪东,此刻简直就是春风满面,浑身上下都洋溢着喜色。

    没有人知道他这半个月的时间究竟掌握了一项怎样的技艺,但他自己心里清楚,有了闪移术在身,就算真的是跟青冥宗宗主那等人物放对,他也完全有可能安然遁走,不让对方捉到自己。

    当然了,青冥宗宗主那等人物实力通玄,他也不知道人家都有些怎样的手段,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是绝对不会去得罪那等厉害角色就是了。

    “又耽搁了一段时间,也不知道最近的形势如何了,我也是时候回青冥宗看一看了啊!”

    舔了舔嘴唇,他也不再多想,心念一动之间,他的身形便是消失在了原地,下一秒出现之时,却是已经到了数十里之外。

    身形闪掠,纪东就像是化身为鬼魅一样,没有人能够看到他的踪迹,他的每一次挪移,都能够达到数十里上百里的距离,而刚一从空间当中显现出来,他就会再次消失无踪,然后再次出现在上百里之外。

    原本,就算他的速度再怎么快,却也依旧是有迹可循的,而只要有迹可循,遇到超级强者之时自然就很难摆脱,可眼下的他根本连一丝的痕迹都不留,就算是再强的强者,也根本不可能抓得到他。

    数万里的距离,如果是用飞的,至少也得个把时辰的时间,可眼下的他不断挪移,几乎就是分分钟的事情,二者之间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虽说像这等连续不断的挪移,会给他的身体带来很大的负担,但他的五行之力流段于全身,无时无刻不再强化着自己的身躯,甚至于在这等挪移之下,空间的挤压更是能够协助他淬炼肉身,让他的身体变得更强。

    另外,神术的使用对精神力的消耗着实不小,但好在他的五行神魂品质极高,每一次的消耗都要比正常的王品丹阵师少了太多太多,所以倒也不用担心精神力枯竭的问题。

    就这样,在他这等神一般的赶路之下,他只用了半刻钟左右的时间,就已经回到了青冥宗的群山之外。

    “过瘾,这闪移术实在是太恐怖了,有了这等神术在身,就算是再远的距离,对我来说也形同虚设,看来有时间的话,我真的要试试一直挪移下去,看看这炎黄大世界到底有多大!”

    从空间当中显现出来,纪东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随后便是满脸兴奋地自语道。

    不得不说,闪移术的效果真的太恐怖了,他不知道造化境的强者速度有多快,但他相信,就算是再强的造化境强者,如果单单比速度的话,恐怕都要比他慢上无数倍,毕竟,他在跨域上百里的距离之时,根本就是须臾之间罢了。

    “以我现在对闪移术的掌握,加上我本身的强大力量,如今的我想要击杀一个大天位之境的超能者,根本就如同探囊取物一样简单,甚至就算是造化境强者,也绝对很难抵挡我的突然袭击。”

    如果是一个普通丹阵师强者练成了闪移术,对本身战斗力的提升也许并不会太大,毕竟,丹阵师强者并不善于近身肉搏,就算挪移到了敌人近前,恐怕也未必能够对其造成杀伤。

    可他就不一样了,他本身的实力足够强大,届时辅以闪移术,就可以在敌人来不及反应之时,到达敌人的任何方位,届时突然出手,实难想象什么样的强者才能抵挡得住。

    “咦?有兽群袭击过青冥宗了?看起来战斗还蛮惨烈的么!”

    就在这时,他的目光不由得被不远处的巨石围墙吸引了过去,却是此刻的巨石围墙上面血迹斑斑,虽然已经干枯,但看起来还是很明显。

    青冥宗的巨石围墙修建得差不多有一百三四十米的高度,这会儿,好多青冥宗的弟子就盘坐在围墙之上一边修炼一边守卫,还有不少的青冥宗弟子守护在围墙内部,一个个全都严阵以待,再也没有往日里的轻松之色。

    零零星星的,他甚至还能看到一些凶兽的尸体摆在巨石围墙不远处,也不知道是没来得及收拾,还是留在那里吸引凶兽。

    “战火终究还是蔓延到青冥宗了啊,不过这样也好,青冥宗的这些人整日只知道勾心斗角内部消耗,眼下有兽潮作为威胁,至少这些人全都明白一致对外了,而且经过兽潮的洗礼,青冥宗无疑也将变得更加强大。”

    人都是需要一些外部压力的,青冥宗的弟子就是因为过得太安逸了,所以才会整日只知道结党营私,却是荒废了真正的修行。

    “还是赶快去看看明月他们吧,也不知道我不在的这段日子,他们是否都有精进。”摇了摇头,他这个时候却也不再考虑那么多,对于他来说,眼下的兽潮是不可能给他带来什么威胁的,从着眼的高度上,他已经跟其他人完全不一样起来。

    “刷!!!”

    心里想着这些,他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之间,便是直奔青冥宗的三千灵峰掠去,而这一次的他并没有再次使用闪移术,而是放慢了速度,就这般朝着里面飞去。

    “嗖嗖嗖!!!”

    就在他的身形飞掠到了巨石围墙的上方之时,几声破风声陡然从围墙之上传来,眨眼之间,整整五个身影便是出现在了他的身前,直接将他拦在了外面。

    “什么人?!”

    五个人影从不同的方位飞来,几乎异口同声地大声喝道,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警惕之色,有两个半大老者甚至抽出了神兵,大有一言不合就动手的趋势。

    “五位长老稍安勿躁,是我,秦都党党主纪东!”

    见到五个人影出现在眼前,纪东不由得微微一笑,对着五人拱手笑道。

    说起来,他早就已经发现隐藏在巨石围墙上面的五人了,只不过,对于现如今的他来说,天位境的长老级强者,跟那些普通弟子之间,基本上没有多大的差别,所以并没有太过注意。

    眼前这五人,其中有两个是他见过面的,还有三个从未见过,但修为都是天位境中期,在青冥宗当中都是比较中坚的力量。

    “原来是云党主,云党主有礼了!!”

    等到看清了来人是纪东,五大长老尽是面色一怔,随后便是纷纷收起了敌意,一个个全都变得和蔼无比起来。

    纪东在青冥宗当中的影响力,早已经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尤其是在一众长老当中,更是任何一个长老都无比忌惮的。

    加之纪东前一阵子得到了青冥宗宗主的召见,而且还恢复了真实身份,这让所有长老级强者都对他充满了好奇和敬畏,毕竟,能够得到青冥宗宗主的召见,这可是连他们都没有的待遇。

    另外,纪东跟丹阵宗强者有联系之事也是人尽皆知,谁都知道,纪东的身上有着大把大把的丹药资源,若是能够交好纪东,将来说不定就有机会得到纪东的馈赠。

    “几位长老有礼,眼下情况如何了?”

    微微一笑,纪东倒也没什么架子,直接便是对着几人询问道。

    从青冥宗眼下的情况来看,似乎并没有遭受太大规模的兽潮袭击,不过,纪东还是能够感觉到,貌似眼下青冥宗的气氛并不轻松,好像是有什么事情发生过一样。

    “眼下情况还算可以,之前有几波兽潮联合来袭,不过都被我们的人挡在了巨石城墙之外,虽然也损失了一些弟子,但完全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

    听到纪东的询问,五个长老都是略作沉吟,最后还是一个中年模样的长老挑了挑眉毛,对着纪东介绍道。

    纪东记得,这个中年长老名为霍敌,乃是出自宣武党的一位长老,当初前往南极宗支援的队伍当中,就有这位长老在列。

    “既然是打仗,那么当然就没有不死人的,有所损伤也是在所难免。”闻言,纪东不禁点了点头,心下倒也没什么不能接受的。

    他这段时间在外游历,看到了太多太多残酷无比的画面,说起来,青冥宗弟子是人,但其他那些普通宗门的弟子也是人,那些人可以死,青冥宗弟子也没什么不能的。

    “对对对,还是云党主识大体,兽潮么,当然是要死人了,这根本就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听纪东这么一说,对面的五人都是大点其头,简直就是赞同不已,只是,一边说着,五人的眼底,却是不禁闪过怪异的光芒。

    “恩?好像哪里不对劲…………”

    眉毛一挑,纪东突然意识到,貌似这五个家伙似乎是话里有话,尤其是对方的一句识大体,好像已经说明了很多问题。

    “我刚刚回来,还有很多琐事要处理,几位长老继续守卫吧,咱们回见!”心下一凛,纪东却也不再跟几人多说,对着几人一拱手,他便是身形一闪,直奔青冥宗的三千灵峰掠去,几个闪烁便是没入了秦都党的群峰当中。

    “嘶………好快的速度,这位云党主果然厉害,小小年纪就有如此恐怖的实力,真是前途无量啊!”

    眼看着纪东几乎眨眼之间就消失不见,五大长老尽是瞳孔一缩,显然没有料到纪东的速度竟然会如此恐怖,说真的,修炼至今,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迅疾的速度。

    “的确是一个恐怖的家伙,不过眼下形势动荡,也不知道是否有他成长的时间和空间,如果他能够早出生个几十年,想来下一届的大长老之位都会是他的。”

    “这话说的就有些太过绝对了吧,你忘了他的师父是谁了么?你觉得大长老会让他继位不成?”

    “就是就是,你们也不看看,在得知了他的身份之后,大长老最近已经开始出手了,此番抗击兽潮,秦都党的损失最大,另外,方天化长老和陆坤长老战死,你们觉得这里面难道会没有猫腻不成?”

    “咳咳,说多了,小心隔墙有耳,咱们还是赶快回去继续守卫吧!”

    “对对对,言多必失,这趟浑水,咱们还是不要乱趟的好……………”

    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五大长老却也不再继续谈论下去,而是纷纷闪身回到了自己的岗位之上,继续守护起青冥宗的三千灵峰来。

    与此同时,秦都党,总部灵峰的大殿当中。

    “吗的,这口气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大长老这摆明了就是让我们送死,眼下郭兄和卢兄战死,易立易兄不知所踪,估计也已经葬身凶兽之口了,我秦都党这次简直就是损失惨重,这笔账,一定要跟大长老算个清楚!”

    此刻,秦都党的各大堂主齐聚于此,开口说话的乃是秦都党有名的暴脾气程子岳,一边说着,他的大手不住地拍打着座椅扶手,明显是愤怒无比。

    “哎,这又有什么办法?眼下党主大人不在,我们这些人又不能违背大长老的命令,郭兄和卢兄还好,再怎么说也是为了宗门牺牲,可方长老和陆长老就冤枉得很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他们绝对不是死于凶兽之手,我估计就是大长老身边的那个人妖所为。”

    “不错,谁都知道,方长老和陆长老是从大长老阵营段投到我们这边的,这次大长老把他们两个派出去打头阵,然后又暗中施展手段要了他们二人的性命,这根本就是要警告其他人,同时削弱我们的力量。”

    “知道这些又有什么用?我们又没有证据,再者说,大长老眼下是抗击兽潮的总指挥,人家做什么都是名正言顺,就算党主大人在也没用。”

    “也不知道党主大人何时才能归来,若是党主大人在的话,至少也能对大长老有所威慑,让其多少有些顾忌。”

    “江师兄,你跟党主大人关系最近,你可知道党主大人何时才能归来?”

    一众秦都党的高层你一言我一语,最终,大家的目光却是全都看向了上手位置,那里,秦都党一直以来公认的二把手江无崖,此刻正皱着眉头坐在党主宝座的一旁,面色始终都不怎么好看。

    跟当初相比,如今的江无崖无疑要成熟稳重了太多太多,而最主要的是,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锻炼之后,他的一身实力已经越来越强,明显有了一股意相境强者的气息,似乎随时都有可能会突破一样。

    事实上,他在纪东那里得到了无数的丹药宝贝,整个人都是从里到外得到了提升,能有今日之成就,根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

    “不瞒诸位,我也不知道党主大人何时才能归来,不过我相信,只要党主大人回来,就算是大长老,也一定不敢再像之前那般为难我等就是了。”

    稳了稳心神,江无崖其实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众人,说起来,纪东迟迟未归,就连他也不敢保证纪东是否在外面出了什么状况,但他坚信,只要纪东归来,那么大长老绝对会有所收敛的。

    别人不知道,可他跟纪东接触的最多,深知纪东究竟是多么的深不可测,加上纪东的背景,他真的不相信大长老敢跟纪东当面叫板。

    “哎,我也相信党主大人有那个能力,可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啊?若是他再不回来,等下次兽潮来袭,我们这里面不知道又有多少人要白白牺牲………”

    听到江无崖之言,在场的众人不禁纷纷叹息一声,心下着实有些无奈。

    “大家………”

    “诸位,让大家久等了,我回来了!”

    眼看着众人无精打采的模样,江无崖还待继续安慰,可就在这时,一声略显低沉的声音陡然从门外传来,随后,大殿的房门,便是被人从外面推了开来。

    伴随着房门开启,大殿当中,所有人的目光尽是朝着门口处看去,随后,纪东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所有人的面前。

    “党主大人?!!”

    等到看清了纪东的面容,大殿当中的众人尽是瞪大了双眼,一个个马上全都站起身来,脸上全都充满了难以言喻的欣喜和激动。

    “我不是在做meng吧?真的是党主大人回来了么?”

    “不是meng,真的是党主大人,党主大人回来了,我们有救了啊!”

    “太好了,实在是太好了,属下参见党主大人!”

    “参见党主大人…………”

    短暂的惊愣过后,所有人全都纷纷朝着门口处迎了上来,也不知道是谁当先喊了一声,紧接着,所有人便是齐声高呼起来,就像是见到了最亲的亲人一样。

    “诸位兄弟,大家全都直起身来说话吧!”

    眼看着众人对着自己躬身行礼,一个个全都兴奋得不得了,纪东的心下不禁闪过一丝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尤其是在扫了一圈之后,也没有发现好几个熟悉的身影之时,他的心里便是越发的不是滋味起来。

    对于众人之前的对话,他全都一字不落的听在了耳中,说真的,他完全没想到,这段时间当中,秦都党竟然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如果早知道会是这样的话,他可能早就回来了。

    “党主大人,您总算归来了啊!!”

    江无崖的脸上也早已经被激动之色所充斥,看着眼前的纪东,他突然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之感,同时也有了一种难以形容的安全感,仿佛有纪东在,那么一切就全都不是问题一样。

    “江师兄,这段时间难为你了。”

    看着闪身来到自己近前的江无崖,纪东这才面色稍缓,随后略带歉然地道。他心里清楚,他不在的这段时日里,江无崖一定没少为秦都党操心,他甚至能够感觉到,对方的身体当中,明显隐藏着极深的疲惫。

    还好,这位从一开始就跟随自己的师兄并没有出什么事,否则的话,他恐怕真的要后悔一辈子。

    “党主大人…………”听到纪东简单的一句话,江无崖顿时有些哽咽起来,这一刻,这段时间以来所受的所有委屈和重压,仿佛都有了足够的回报。

    “江师兄,把这段时间以来所发生的事情仔细跟我说说吧,不必有任何的顾虑,在这青冥宗,恐怕还没有人能够让我纪东害怕的。”

    面色一沉,纪东不禁想起了那些个跟随自己一起创业的师兄们,而一想到自己再也见不到他们了,他的心下便是异常的阴翳起来。

    “全都是大长老,就在前几天,兽潮终于袭击了青冥宗,大长老仗着自己是总指挥,却是把秦都党安排在了最前面,还让方天化和陆坤两位长老带队,后来我们被兽群包围,大长老又迟迟不让其他人增援,致使秦都党损失惨重,而受伤的方长老和陆长老也稀里糊涂地死在了兽潮当中…………”

    听到纪东的询问,江无崖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愤恨之色,这便把秦都党这段时间以来所遭受的不公正待遇一一讲述了出来,而有些忽略的地方,其他人马上会加以补充,时间不长,纪东便是基本上已经明白了一切。

    问题并不复杂,大长老在得知了他的真实身份之后,自觉是被他给戏耍了,所以便是一直怀恨在心,加上对方本就忌惮荀万山,如今得知了他竟然是荀万山的弟子,自然有种精神崩溃的感觉。

    要知道,有他这样一个弟子的存在,荀万山基本上注定是要在青冥宗崛起的,说不定有朝一日就能爬到他的头上去,所以当然让他更加的愤懑。

    眼下刚好赶上兽潮来袭,他便来了个公报私仇,故意把秦都党拉出去当炮灰,甚至暗中派人将段投秦都党的方天化和陆坤都暗中干掉了。

    看来,对方这分明就是想要让秦都党从青冥宗除名,也要让其他弟子知道,加入秦都党,恐怕是没什么好果子吃的。

    “窦天彰,很好,看来我对你真的是太过仁慈了啊!”

    等到听完了江无崖等人的讲述,纪东的面色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从众人的讲述听起来,大长老窦天彰此番根本就是明摆着要趁机消灭秦都党,直接斩断他的根基,想来等到秦都党被消灭之后,对方怕是就要对他真正的身边之人下手了。

    他的精神力已经注意到,眼下,血明月等人还是比较安全的,他们全都被荀万山护在秦都党的一座灵峰之上,想来大长老还没疯狂到直接对这些人动手的地步,毕竟,如果对方真的敢动这些人的话,那就真的是跟他彻底撕破脸,届时必然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

    也许对方眼下只是在试探,真正的狠手段还在后面,但眼下既然他已经回来了,那么不管对方还有什么手段,都已经变得无关紧要。

    “党主大人,属下之前打探到一些情况,但却并不敢太过确定,不知当讲不当讲。”

    就在纪东思绪之间,人群当中,负责情报收集的卢子鸢突然站了出来,脸上闪烁着迟疑之色,但最终还是对着纪东禀报道。

    作为飞鸢堂堂主,卢子鸢显然很懂得保护自己,所以并没有陨落在兽潮当中,而在此等乱世之下,他依旧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职责。

    “有什么话就直说,说错了也无妨。”

    听到卢子鸢开口,纪东赶忙回了回神,挥手示意对方但说无妨。

    对于卢子鸢,他如今倒也颇为信任,对方一直表现都很好,看来再观察一阵子之后,他完全可以考虑帮对方先把毒解了。

    “属下之前收到线报,说是大长老好像通过未知的手段跟元老阁的某位元老搭上了关系,只待兽潮过去,大长老就有可能前往悬浮神山去修行,成为元老阁的一员!”

    略作沉吟,卢子鸢便是把自己收集到的信息汇报给了纪东,而等到他的话音落下,整个大殿顿时变得一片死寂,气氛瞬间有些凝结。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