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三十九章南极宗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整个大殿突然变得落针可闻,当听到卢子鸢说到悬浮神山和元老阁之时,除了纪东之外,其他人全都有种心神摇曳的感觉。

    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无论是悬浮神山还是元老阁,距离他们都太过遥远了,谁都知道,元老阁当中的人物,那可全都是青冥宗的老古董,造化境的无上强者,在那等强者面前,他们这些人简直连蝼蚁都算不上。

    如果大长老真的要进入元老阁的话,那也就意味着,如今的大长老必然是在境界上有所突破,要么就是得到了整个元老阁的承认,而这两样可能,对他们来说绝对都不是好事。

    “元老阁?大长老竟然要进入元老阁?若是那样的话,他岂不是无惧无畏,想怎么收拾我们就怎么收拾我们了么?”

    “完了,这下彻底的完了,大长老在进入元老阁之前,势必会对秦都党实行大清洗,我们这些人全都危险了啊!”

    “吗的,上苍为何如此不公,难道真的要将我们赶尽杀绝么?”

    “……………”

    短暂的死寂过后,众人全都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一个个明显充满了恐惧。

    眼下大长老明显是在针对秦都党,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如果对方已经确定要加入元老阁的话,那么秦都党根本没办法跟对方抗衡,届时还不知道有多少秦都党成员要被对方给玩死呢!

    “党主大人,这个消息乃是属下通过见不得光的手段得到的,至于是否准确,属下并不敢确定,说不定这只是对方故意释放的假象也不无可能。”

    眼看着众人全都变得躁动不安起来,卢子鸢的脸上不禁露出一抹急色,赶忙对着纪东补充道。

    说起来,他原本真的不想把此事说出来的,因为他就知道,只要让众人知道此事的话,一定会是眼前这等反应,如果不是因为纪东归来的话,他真的不会说的。

    “诸位,大家先稍安勿躁!”

    听着在场的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地激烈探讨,纪东的眉头早已经紧紧地皱了起来,沉吟半晌,他这才做了个下压的手势,示意众人先停一停。

    坦白讲,对于在场众人的反应,他还是十分理解的,毕竟,这些人虽然都是青冥宗弟子当中的佼佼者,可跟大长老那等无上人物比起来,他们真的如同蝼蚁一样渺小,所以害怕也情有可原。

    “这样吧,此事我会着手去处理,对于大家的安全问题,我会尽可能的去保证,而诸位自己也多加小心,现在,大家各自先回去吧!”

    有些事情,他并不想说得太满,而且他也有着自己的想法,多说属实无益。

    “这………既然如此,那属下就先行告退了。”

    “属下告退…………”

    听到纪东下了逐客令,在场的众人却也不再多说,对着纪东躬身一礼,便是纷纷退了下去,而这个时候的他们,多数都是目光闪烁,显然都有着各自的想法。

    “党主大人,情况怕是有些不妙啊!”

    等到其他人尽数离开,江无崖却是自然而然地留了下来,对着纪东皱眉道。

    “说说吧,眼下秦都党情况究竟如何了?”

    摆了摆手,纪东示意对方不要急,一边说着,他则是一边坐到了椅子上面,同时示意对方也坐下来慢慢说。

    “最近几天的时间,几乎有一层的秦都党成员选择了退出,其中还有不少的堂主、副堂主级别的人物,属下担心,如果适才的消息传出去的话,那么秦都党怕是会有更多人退出的。”

    随意地坐到了纪东一旁,江无崖不禁长叹一声,满是无奈地道。

    眼下整个青冥宗都知道,大长老这是要对秦都党开刀了,现在留在秦都党,简直就是摆明了要跟大长老对着干,这里面的风险,当然不是那么好承担的。

    “退吧,谁想退出,就让他们退出好了!”听到江无崖之言,纪东不禁挑了挑嘴角,“江师兄,你让下面的人把退出成员的名单整理好,这些人既然选择了退出,那么将来自然就不可能再重新加入,到时候只要他们别后悔就行。”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其实早就猜到了,事实上,单单是适才在大殿里的众人,他就看出了有一大半似乎萌生了退意,而对此,他绝对不会阻止,如果这些人想走,他会很平静的放他们离开。

    兽潮是对青冥宗弟子的考验,同时也是对秦都党成员的一次精炼和洗礼,秦都党的成员不需要太多,但却需要他们对秦都党有一定的归属感和责任感,对于那些一听到秦都党有麻烦就要离开的,其实留下来也是浪费资源罢了。

    “党主大人放心,这些事情,属下一定会亲自去督促,只是,大长老那边…………”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显然是从纪东的话里听出了一些东西来。

    “大长老那边,你暂且无需去管,不管他是大长老也好,还是元老阁的元老也罢,对我来说都没什么大不了的,此事我会亲自去解决。”

    冷冷一笑,纪东还真的没把大长老窦天彰放在心上,也许对方可能有了一些际遇,但这对他来说并没什么区别。

    “哈哈哈,我就知道党主大人一定有办法的。”闻言,江无崖顿时大喜过望,心下也终于彻底的安稳了下来。

    “江师兄,眼下时局动荡,江师兄必须要做好自保,至于其他的,江师兄大可不用浪费精力。”

    在他看来,只有活下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其实,就算秦都党真的散了,对他来说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要他们这些人今后能够好好的就行了。

    “属下明白了!”

    听到纪东之言,江无崖不禁心下一暖,他能够感觉到,纪东对他还是比较关心的,不过说真的,他还做不到纪东那么洒脱。

    秦都党是他们一起一手创建起来的,他真的不希望看到秦都党刚刚建立没多久,就在一片嘲笑声中走向灭亡。

    简单交代了一番任务之后,纪东又赏赐给了江无崖一些修炼资源,并且给了对方一些修炼上的指点,这便离开了秦都党的大殿,直奔荀万山所在的密室而去。

    江无崖的天赋并不差,眼下有了他所提供的庞大资源,加上他的悉心指点,想必将来的成就必然不凡,至少,对方一定能够晋级天位境就是了。

    来到了荀万山所在的密室,这会儿的荀万山正在静静地修炼当中,而当见到纪东到来之时,荀万山简直开心得不得了。

    “你这小子总算是回来了,你若是再不回来,为师恐怕都要顶不住了啊!”

    狠狠地拍了拍纪东的肩膀,荀万山简直感到浑身上下一阵的轻松,好像纪东归来之后,他就什么都不用怕了一样。

    “一些琐事耽搁了,让师尊受累了啊!”

    讪然一笑,纪东的眼底不禁充满了歉然,他心里清楚,他不在的这段时间里,要说压力最大的,必然非他这位师尊莫属了。

    离开之前,他交代过对方要照顾好血明月等人,想必对方无时无刻恐怕都要提高警惕,连睡觉的时间都不会有。

    说起来,这的确是他的失算,他真的没想到,大长老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突然崛起,看来他还真是有些小瞧了对方。

    “无妨,我倒是没什么,就是苦了秦都党的那些弟子了啊,再怎么说,窦天彰对我还是有所忌惮的,可那些小家伙就没那么幸运了!”

    摇了摇头,荀万山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愤愤之色,但最终只能化作一抹深深的无奈。

    大长老想要对他出手,自然是要投鼠忌器,一来,他本身的实力摆在那里,加上洪老那个超级刺客的震慑,以及他这段时间以来的经营,大长老若是动他的话,整个长老堂恐怕都要不得安宁,那样的话,势必会让青冥宗的高层不悦。

    “此事弟子都已经听说了,师尊放心,那位大长老既然想折腾,弟子就陪他折腾一番,我相信,他最后会明白自己究竟有多愚蠢的。”

    冷冷一笑,纪东的心里早已经有了决定,不过这些事情,他也没打算跟荀万山说得太过详细。

    “为师知道,你一定有办法解决的。”听到纪东这么一说,荀万山不禁越发的放松起来,脸上的笑容也越加灿烂。

    他并不知道大长老即将更进一步之事,如果知道的话,他未必会像眼下这般轻松,而对于此事,纪东也没有打算告诉对方,免得让对方跟着担忧。

    “对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明月那丫头还有你的几个长辈都很努力,他们的进境都很快,尤其是你的那位岳父大人,他的进步堪称神速,着实是被环境耽搁了啊!”

    这段时间里,他除了在密室修炼打坐,就是去血明月等人的别院指点几人修炼,就连外界所发生的事情,他都刻意隐瞒着血明月等人,免得影响到他们的修行。

    让他既震惊又欣慰的是,纪东的这些长辈真的太给力了,也不知道是他们本身的天赋就很好,还是纪东给这些人偷吃了什么宝贝,总之,如果按照这个势头修炼下去,这些人就算晋级天位境也绝非难事。

    “师尊费心了。”

    听到荀万山说到血明月等人,纪东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真心实意的感激之色,对着荀万山便是再次躬身一礼道。

    他的精神力已经探查过,眼下血明月等人在小院儿当中闭关修行,的确全都进境不凡,尤其是他的那位岳父大人雷震虎,此刻竟然达到了意相境的巅峰之境,貌似只差一点儿就能达到天位境的境界。

    当然了,最强的还是血明月,血明月的资质已经被他彻底的改变,虽然还没有晋级天位境,但眼下的血明月,战斗力未必就会比一个初入天位境的强者差太多。

    他的另外一位师尊燕重山也不赖,虽然境界停留在法相境初期,但对方修炼的精简版擒龙诀非同小可,战斗力反倒是众人当中最强的,只不过,这一点其他人未必会知道。

    “咱们师徒之间就不要客套了,对了,洪老怎么样了,洪家那边的事情还顺利吧?”摆了摆手,荀万山这个时候才来得及询问洪老的情况。

    洪老是他的长辈,更是他的亲人,这个世上最让他关心的两个人,一个是纪东,另外一个就是洪老了。

    “洪老眼下在洪家坐镇,过得倒是颇为潇洒,眼下整个洪家上上下下全都以他为尊,估计洪老都该不想回来了吧!”

    听到荀万山问道洪老,他不禁把在洪家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番,也好让对方彻底的放心。

    “哈哈哈,好好好,徒儿,你这件事办得好啊!”

    等到听完了纪东的讲述,荀万山简直兴奋得不得了。他心里清楚,洪老其实一直都对洪家之事耿耿于怀的,当初对方舍弃洪家跟着自己离开,天知道洪老的心里要承担怎样的痛苦。

    眼下,洪老重新入主洪家,而且还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守护这个家族,想必对方一定会很开心就是了,这也算是对当初的一点补偿了吧!

    “徒儿,为师此生能够收到你这样的弟子,真的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就算让为师现在就坐化,为师都心满意足了啊!”

    一想到自己的所有愿望都被纪东一一实现,他的心里就说不出的庆幸,因为他知道,如果没有纪东的话,这些愿望,终究都只能是奢望罢了。

    “嘿嘿,师尊言重了。”

    听到荀万山的感慨,纪东不禁挠了挠头,却是不知道该如何接对方的话茬,“师尊,您这些天辛苦了,眼下有弟子在,师尊还是好好休息一番吧,以便应对即将到来的危险。”

    他感受得到,荀万山此时已经很是疲惫,只不过就是凭借一股执念在硬撑,而这样的状态,其实是十分危险的。

    “是要休息一阵子了,接下来的时间,一切就交给你了,不过若是有什么需要为师帮忙的,你直接过来叫我就行。”

    点了点头,荀万山也不拒绝,因为他也明白,他的确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自己的状态。

    “弟子明白!”

    闻言,纪东点头一笑,随后便是撤了出去,给对方足够的休息时间。

    告别了荀万山之后,纪东并没有急着去找大长老算账,而是直接去见了血明月等人,然后就这般跟众人开开心心的修炼起来。

    对于他的归来,血明月等人自然是开心得不得了,修炼之余,众人更是聚在一起痛痛快快地喝了一通,至于青冥宗眼下所面临的兽潮之危,自然对他们造不成丝毫的影响。

    纪东是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所以并不害怕兽潮来袭,而其他人则是怕也没用,所以还不如不去想那些问题,免得徒增烦恼。

    在此之前,纪东已经把龙玄等人也跟雷震虎、燕重山等人安排在了一起,大家都是从同一处地方走出来的,彼此之间很快就完全熟络,而时至今日,众人的实力已经相差无几,彼此之间还能经常切磋交流,最终达到共同进步的目的。

    可以说,眼下的青冥宗当中,秦都党的这座灵峰,几乎就是一处世外桃源了,只不过有资格享受这等待遇的,只有这么几人而已…………

    月落日升,新的一天如约而至,一大早,纪东便是给血明月等人安排了修炼任务,随后,他便是幽幽的在整个秦都党当中散起步来。

    跟他之前离开之时相比,眼下的秦都党的确要萧瑟了好多,而且,整个秦都党当中,都弥漫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压抑气氛,好像随时都有可能灭亡一样。

    段悠了一大圈,纪东发现,昨日里在大殿当中跟他聚首之人,此刻果真有一小半都不见了踪影,后来用精神力一扫,他便是在其它党派的领地当中找到了这些人。

    很明显的,这些人已经告别了秦都党,从此跟秦都党划清界限了。

    对此,纪东并没有任何的不满,正所谓人各有志,他就算强行将这些人留下,也根本不会有任何的意义。

    “差不多了啊,到了这个时候还没有离开的,至少他们的心里还有秦都党,要么就是还没有差劲到那等程度,看来是时候去跟那位大长老聊聊了呢!”

    日上中天,纪东又看到了一些秦都党的成员办理了脱党手续,而在这些人办完手续之后,几乎已经没有什么人继续离开,显然,那些该离开的,应该是走得差不多了。

    “命运往往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既然已经做了选择,那么不管是对是错,最终的结果都要自己来承受,大长老,希望你已经准备好了!!”

    目光朝着青冥宗深处的一座座灵峰看去,他的嘴角不禁微微一挑,说着,他的身形便是慢慢地消散在了原地,就像是融化在了空气当中一样…………

    与此同时,大长老窦天彰的大殿当中。

    “主人,下面的弟子今晨回报,青冥宗周围已经没有了大规模的兽潮,不过西南方向依旧不断有大群的凶兽涌入青冥宗的地界,估计用不了多久,那些家伙就会组织起一次更强的兽潮袭击了。”

    大殿下手,妖异男子青雉正在将刚刚收到不久的消息汇报给上手的大长老,而一边说着,他的嘴角不禁微微一弯,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高兴事一样。

    “让他们时刻盯紧了,若是发现兽潮来袭,第一时间通知本座。”

    听到青雉的汇报,大殿上手,大长老窦天彰不禁眼皮抖了抖,十分淡漠地回应道。

    此时的大长老窦天彰静静地盘坐在矮榻之上,整个人似乎与周围融为了一体,很明显的,这个时候的他,跟月余之前的他,绝对是完全的不同了。

    如果说之前的他一看就知道很强大的话,那么这会儿的他,似乎更贴近了一个普通人,而这等境界,正是他一直以来都在追求的境界,只不过就是还稍有浅薄罢了。

    “属下遵命!”

    听到大长老之言,青雉不敢迟疑,赶忙恭敬地回道。

    “青雉,你跟随本座这么多年,功劳苦劳,本座全都心知肚明,等文岳出关之后,我会想办法把大长老之位传给他,届时你继续辅佐文岳,将来就算进不了元老阁,本座也会想办法把你弄到上面去,让你享受元老级待遇。”

    目光在妖异男子身上扫过,大长老的目光微微一闪,突然对着对方正色道。

    “多谢主人,属下一定会尽心竭力辅佐少主,绝对不会让主人失望的!”听到大长老的承诺,青雉顿时大喜过望,说着便是直接单膝跪倒,行了一个大大的大礼。

    “这是你应得的,起来说话吧!”

    摆了摆手,大长老也没有多余的动作,随后,青雉的身躯便是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根本连一点儿的反抗之力都没有,感受到此,青雉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骇然,但更多的还是兴奋。

    “对了主人,下次的兽潮到来,是否还要派秦都党做先锋去抵挡?我看最近秦都党气氛紧张,好多弟子都已经暗中脱党,秦都党的实力,已经大不如前了。”

    趁着大长老还没有前去悬浮神山,他真心希望能够见到秦都党被灭掉,这样的话,他今后辅佐新的主人,还能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自然是要秦都党做先锋,不止是秦都党要做先锋,我还要让荀万山亲自去打头阵,这一次,我要让荀万山再也没有翻身的机会!”

    听到青雉说到此事,大长老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弯,脸上不觉间露出一丝狠色。

    之前的兽潮来袭,他并没有强迫命令荀万山参战,因为那个时候的他,实力还没有达到眼下这等境界,所以多少还有一丝顾虑。

    可现在不同了,他的境界已经几乎就要稳定,如今的他,自信可以完胜造化境之下的任何对手,所以当然也就没必要再顾虑那么多。

    “桀桀桀,看来主人早就已经安排好了,还希望主人能够把斩杀荀万山的机会留给属下,也算是属下为主人送上的离别大礼。”

    咧嘴一笑,青雉的脸上同样闪过一丝阴狠之色,对着大长老请命道。

    “荀万山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击杀的,凭你的实力,想要杀他可不容易,届时,本座会亲自出手,暗中结果了他的性命。”

    对于荀万山的实力,他的心里还是多少有些了解的,他很清楚,凭借青雉的实力,根本不可能杀得了荀万山就是,不过,如今的他想要弄死对方,实在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原来主人想要亲自动手。”听到大长老之言,青雉顿时心下一凛,“对了主人,差点儿忘了一件大事,那个秦都党党主纪东昨天已经回来了,此人才是最为关键的人物,属下觉得,下一次兽潮,最好把他也一并干掉,那样就一劳永逸了啊!”

    对于纪东,他一直都是怀恨在心,如果可能的话,他真的很想亲手将对方解决掉。

    “哦?他回来的正好,刚好一次性一起解决掉,免得将来给自己留麻烦。”

    听到青雉的汇报,大长老顿时眼神一亮,眼底不自觉得闪过一丝杀意。

    跟青雉一样,他其实最想杀的也是纪东,因为在他看来,相比于荀万山,纪东对他的威胁要更大一些,所以当然不能留。

    之前的他因为顾忌纪东身后的丹阵师,所以一直都处于被动,可等到他进入元老阁,就算是得罪丹阵师强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了。

    “哈,大长老是想杀我么?若是那样的话,倒是没必要等到下次兽潮之时,我现在就在这里了。”

    “什么人?!!”

    就在大长老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一声轻笑陡然在大殿当中响了起来,而听到这笑声,原本一脸淡漠之色的大长老顿时从矮榻之上一跃而起,脸上尽是一片的骇然之色。

    幽静的大殿突然变得气氛紧张起来,原本还一副智珠在握模样的大长老,此时就像是见到了世间最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双眼瞪得滚圆,身体都微微有些颤抖。

    “怎………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看着大殿下方双手背后,满脸笑容的纪东,他真的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做meng一样。

    对于纪东,他自然是丝毫都不会陌生,虽然这还是他第一次跟不戴面具的纪东面对面,但他很确定,眼前之人就是那个跟他打了好多次交道的秦都党党主。

    可问题是,他实在想不通,纪东怎么可能在他完全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就这般毫无痕迹地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如今的他早已经今非昔比,他相信,就算是造化境强者到访,他都会第一时间有所感应,另外,此刻的大殿可是房门紧闭,根本连一扇窗子都没有打开,可纪东竟然没有通过门窗,就这般诡异的出现在了房间里,这绝对是一件不应该存在的事情。

    “怎么?大长老这是不认得我了么?干嘛吃惊成这般模样?”

    就在大长老窦天彰惊骇欲绝之时,下方的纪东不禁挑了挑嘴角,满是揶揄地笑道。

    在对方震惊的工夫,他也重新审视了一番这位青冥宗的第一张老,不得不说,此刻的大长老真的跟之前不一样了。

    如果他没有感应错的话,这会儿的大长老应该是半只脚迈入了造化境的境界,之所以说是半只脚,是因为对方的境界还没有完全稳定住,这等状态之下,对方很难发挥出造化境强者的实力来,但也绝非天位境之人所能比拟的。

    也许,只要再给对方一年半载的时间,对方就能彻底的进入造化境,成为一个造化境的超级强者,但现在么,对方只能算是半步造化而已。

    当然了,半步造化也不是闹着玩的,至少,此刻的对方的确能够给他带来一定的威胁了,但也只是威胁而已。

    “你…………你…………”

    听到纪东开口,大长老想要说些什么,可这个时候的他满脑子都在震惊于纪东的恐怖手段,却是根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啧啧,一段时间不见,大长老的实力果然见长啊,怪不得这么急着就要把我的秦都党打压下去,还示威似的杀了我两个天位境的属下。”

    见到大长老回不过神来的模样,纪东不禁嗤笑一声,再次冷声道。

    虽然这会儿的大长老的确要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可如今的他也并不是之前的他了,在练成了闪移术之后,就算是真正的造化境强者都很难被他放在眼里,何况是一个还没有完全晋级造化境的半吊子。

    “吁,小子,你这是来跟本座兴师问罪的么?”

    深吸一口气,大长老努力压下心底的震撼,这才满脸阴沉之色地冷声道。他的确被纪东的到来方式惊得不轻,可这时的他方才意识到,自己如今可是半步造化的无上强者,就算纪东修炼了不知名的邪术,好像也没什么值得让他惧怕的。

    “兴师问罪?可以这么说吧!”闻言,纪东不由得眉毛一挑,倒是对这样的说法十分赞同,“我听说,我的两个属下被人暗中算计,白白丢了性命,作为主人,我当然不能让他们白死,青雉前辈,你说对不对?”

    说着,他的目光不禁段向了一旁的妖异男子青雉,脸色却是瞬间变得冰冷起来。

    “你……你要做什么?”

    眼看着纪东看向自己,青雉的脸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起来,而这个时候,他感觉自己就像是被一座巨峰压在了下面一样,竟然连动都动弹不得!

    “我要做什么?你杀了我的两个属下,我如今无人可用,所以只能让你来填补他们的位子了?”

    冷冷一笑,纪东眼底的杀意一闪而过,最终却是被他隐了下去。他的确很想一刀宰了对方,可眼下正是用人之际,就这般杀了对方,实在是太过可惜了,还不如把对方收入帐下,让对方为自己做事。

    “你………你不要乱来…………厄…………”

    听到纪东之言,青雉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一步,满是忌惮地对着纪东警告道,只是,还不待他的话说完,他便是感觉到浑身一紧,下一刻,他竟是已经被纪东抓住了脖颈,单手提了起来!

    “呜呜…………”

    被纪东抓在手里,青雉的脸色顿时憋得通红,但又吓得一阵惨白,这个时候的他只能求助地看向上手的大长老,等待着对方的援救。

    “放肆,小子,你竟敢动我的人?!”

    眼看着纪东说话间就开始动手,大长老简直愤怒无比,话音未落,一股恐怖的气势猛地从他身上荡漾开来,直接充斥了整座大殿,更是凶猛的对着纪东压迫而去。

    上次纪东来此之时,就当着他的面儿教训过青雉,而这一次,在他的实力大进的情况下,纪东竟然还敢悍然出手,对此,他简直就是又惊又怒!

    “你的人?啧啧,从今以后,他就不再是你的人了。”听到大长老的怒喝,纪东不由得撇了撇嘴,话音落下,他不禁一抖手,取出了一颗丹药来。

    “虽然我不太喜欢你这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不过作为属下,你应该还算够资格。”淡漠地扫了一眼大长老,纪东再次将目光看回到青雉,说着,他便是直接把手里的丹药朝着对方的嘴里塞了进去。

    “大胆!!”

    眼看着纪东居然要给青雉喂药,上手的大长老再也抑制不住愤怒,一声低喝之间,他便是蓦地消失在了原地,再次出现之时,已然到了纪东的近前,并且一掌拍向纪东的头顶!

    他的速度极快,几乎可以说是瞬息及至,而这一掌虽然看似普通,但若是击中的话,就算是造化境强者也必然要遭受重创,甚至是一命呜呼!

    “噗!!!”

    恐怖的一掌,居然真的拍在了纪东的头顶之上,只是,还不等他高兴,他的脸色便是猛地一沉,眼底简直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残影?!!”

    一掌下去,纪东的身影直接消散开来,竟然是在那一瞬之间留下的残影!

    “那么没用的主子,你跟着他有什么意义?从今以后,你就跟着我好了!”

    就在这时,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却是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大长老的宝座前面,说笑声中,他已经把手里的丹药塞到了青雉的嘴里,并且第一时间帮助对方溶解到了身躯当中。

    “嘶!!!”

    猛地将目光看向大殿上方,大长老的瞳孔不禁微微一缩,整个人都是如遭雷击!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