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四十章南极宗1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没有人能够体会到大长老此时有多震撼,事实上,此时此刻,这位青冥宗的第一长老,完全感觉自己就像是处在幻境当中,眼前的一切在他看来,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他怎么能够快到如此程度?幻觉,一定是幻觉!!”

    死死地盯着大殿上手的纪东,他真的无论如何也没办法相信这一切,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纪东适才所展现出来的速度,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范畴。

    一个人的速度可以快,但却绝对不可能快到如此程度,更要命的是,纪东在移动之时,他居然连一丝一毫的能量波动都感觉不到,就像纪东是凭空消失,然后又凭空在另一处地方出现一样。

    “扑通!!”

    就在这时,一声重物坠落的声音在大殿当中响起,却是纪东在喂完了青雉毒药之后,把对方随手丢在了地上。

    “咳咳咳,你……你喂我吃了什么?!”

    身形坠地,青雉先是剧烈的咳嗽了几声,这才满脸惊恐地对着纪东质问道。

    “还能是什么?当然是毒药了,而且是只有我才能解的剧毒,从今以后,你就乖乖地跟着我,我会保证让你活命,如若不然,不出一年时间,你就会浑身爆裂而死,尸骨都别想剩下。”

    咂了咂嘴,纪东不禁淡漠地扫了对方一眼,这才满不在乎的道。

    “这…………”闻言,青雉顿时气息一滞,却是再也说不出一个字的狠话,只能是浑身一软,瘫坐在了那里。

    “小子,你……你竟然敢喂我的人吃毒药?!!”

    这个时候,大长老的声音再次响起,对着纪东恨恨地呵斥道,只不过,这个时候的他,语气明显跟之前不太一样起来,显然是有些底气不足。

    “你都可以借助身份之便对我的秦都党进行打压,甚至斩杀了我的属下,我喂他吃毒药又有何不可?”

    听到大长老之言,纪东不禁上前几步,居高临下地对着对方笑道。

    时至此刻,他也是时候跟对方彻底的撕破脸了,眼下对方还没有成气候,若是一旦让对方真的成了气候的话,到时候少不得会有一番麻烦。

    他本人自然不怕对方,哪怕对方真正稳定了造化境的修为也没什么,可问题是,他的那些亲人朋友还要在青冥宗发展,所以当然不能留下这么大的隐患。

    “该死,小杂种,别以为你身后有丹阵师强者撑腰,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待我禀明宗主大人,一定要让宗主大人将你这等以下犯上的孽障擒拿!!”

    面色变幻,大长老知道,虽然他的实力已经很强,可想要擒下鬼魅般的纪东,恐怕根本就不太可能,因为他相信,纪东一定是得到了丹阵师强者赠予的手段,想要把纪东擒拿,恐怕也只有元老阁的人才能做得到了。

    想到这里,他却也不再迟疑,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块儿黑色的金属牌来,正是纪东不久前刚刚从崔景林那里得到过的类似的传音器!

    显然,这便是他跟青冥宗宗主之间的联络手段,平日里,他并不敢随便什么事都去打扰那位大人物,但此刻,就算是惹了那位不高兴,他也必须要请出对方来擒拿纪东了。

    “哼,想搬救兵?哪有那么容易!!”

    眼看着大长老居然取出了传音器,纪东哪里还不明白对方想要做什么?不过,他此番出手,却是绝对不能让青冥宗的那位宗主大人知晓,所以,他当然不会让对方把那位宗主大人找来。

    “刷!!!”恐怖的精神力猛地逸散开来,霎那之间,大长老手里的传音器便是被他的精神力所包裹,其中的神纹纹路,却是直接被他暂时打乱了顺序,这样一来,传音器自然也就失去了效果。

    “什么?竟然失灵了?!”

    传音器在手,大长老第一时间把自己的超能力输入其中,可等到他的精神力进入其中之时,上面竟然丝毫的反应都没有,就像是损坏了一样。

    “怎么会这样?这东西怎么可能会失效?!!”一直以来,他都把这传音器当成是至宝一样保存着,按道理来说,这东西是不可能出现问题的。

    “等等,传音器是丹阵师的手段,难道是…………”神情一怔,他马上就意识到问题出在哪里了,下意识地,他便是赶忙朝着上手的纪东看去,因为纪东身后有丹阵师强者撑腰,完全有可能影响到传音器的效果。

    “人呢?!”

    可惜的是,当他再次看过去之时,纪东的身影却是早就已经消失无踪,根本连一丝一毫的气息都没有留下!

    “嘶!!不好!!!”

    眼看着纪东消失无踪,他顿时神情大变,赶忙猛地段过身来,对着身后就是一拳轰了出去。

    可惜的是,一拳轰出,但却依旧是轰在了空处,在他的身后,根本就没有纪东的身影。

    “擒龙拳!!!”

    就在这时,一声低喝猛地传入了他的耳中,听声音似乎是在他的头顶上方,但能量波动居然是从四面方传来!

    “这…………”

    感受到从周围传递来的能量波动,大长老简直亡魂大冒,因为他实在确定不了,纪东的攻击究竟是从哪里传来的。

    “在这边!!!”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超级强者的敏锐感知,还是让他感受到了纪东的气息,二话不说,他便是蓦地身形一错,再次轰出了一拳。

    “嘭!!!”一拳轰出,随后,一声闷响便是在大殿当中响彻开来,却是他的这一拳,刚好轰在了纪东的掌心!

    “猜对了!!”眼看着纪东的身形被自己逼了出来,大长老简直兴奋得不得了!

    “啧啧,高兴得太早了吧?!”见到大长老兴奋的模样,现出身形来的纪东不禁咧了咧嘴,眼底尽是一片的狡黠之色。

    “恩?有阴谋?!!!”

    见到纪东脸上的笑容,大长老顿时心下一凛,而就在这时,危险的感觉再次袭来,居然依旧是在他的身后!

    “嘭!!!轰!!!”

    伴随着一声闷响,大长老的身躯轰然一声被人从背后轰飞,猝不及防之下,一口鲜血猛地从他口中喷了出来!

    “就是现在!!!”

    眼看着大长老被轰得朝着自己飞来,纪东蓦地神情一正,并且瞬间欺身而上,双手不断在对方的身躯之上一通狂拍,刹那之间便是拍出了上百掌,直接把对方的力量尽数封印起来。

    “你也尝尝吧!!”

    瞬间封印了对方的所有力量,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冷色,一抖手,便是把一颗丹药直接塞到了对方的嘴里,甚至于为了保险起见,他一连塞了三颗进去,免得药效不起作用。

    一切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从大长老悍然出手,到纪东一招制敌,并且将毒丹逼对方吞下,整个过程基本上就是在几个呼吸的工夫。

    对于纪东来说,大长老的实力不可谓不强,事实上,以大长老如今的级别以及丰富的作战经验,如果他跟对方堂堂正正的打一架,不去动用丹阵师手段的话,虽然他一定能够取胜,但恐怕也很难不吃亏。

    可惜的是,大长老做meng也不会想到他还有丹阵师手段在身,对方的精力全都放在了他身上,哪里会想到他还有傀儡这一招?

    神兵傀儡的突然出手,就算大长老是神,也根本不可能猜得到,而虽然神兵傀儡的力量有限,但那一下的突然爆发,也的确够大长老喝一壶的了。

    事实上,就算是到了最后,大长老也根本不知道那一拳究竟是谁轰出的,因为在那一瞬间的工夫,纪东已经把神兵傀儡收了起来,并没打算让对方知晓他这一底牌。

    “大长老,我的丹药味道还不错吧?你现在感觉如何?”

    逼迫大长老吞下毒丹,纪东就像是丢垃圾一样,把对方随手抛在了一边,这才满脸揶揄地笑道。

    眼下,对方的一身力量已经尽数被他封印,而且又吞了他的毒丹,可以说,这会儿的对方已经完全被他所掌控,就算对方现在晋级造化境,却也根本无济于事了。

    “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傻愣愣的瘫倒在地,这一刻的大长老就像是傻了一样,根本没办法接受眼前的现实。

    他是青冥宗的大长老,而且眼看着就要加入元老阁,成为青冥宗的老祖宗级人物,原本,他有着难以想象的光明未来,可眼下,他竟然被一个年轻人轻易制服,而且还被喂了毒丹,封印了所有的力量!

    这一刻,他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

    “怎么?感觉接受不了么?没关系的,慢慢地你就会习惯了。”见到大长老失魂落魄的模样,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眼底不觉间闪过一丝鄙夷。

    “该死,该死啊,我不甘心,我不甘心!!!”

    听到纪东之言,大长老不由得攥紧了拳头,表情简直狰狞无比,只不过,这一刻的他显然也明白眼下的局面,所以虽然愤怒和不甘,却也并不敢再对纪东恶语相向。

    他能够感受到,纪东的丹药之力已经扩散到了他的全身上下每一个细胞,想要解毒,必然只能通过解毒丹,而除了纪东之外,这个世上怕是再也没有人能够为他提供这等解毒的丹药了。

    “哼,我的大长老,你也不必不甘心,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真的怪不得任何人!”

    听到大长老的怒吼,纪东冷哼一声,眼底充满了冷意。

    原本,他真的没打算再为难这位大长老,因为在他想来,把对方留给自己的师尊去收拾,这应该是一个比较好的结果,还能让自己的师尊有一个目标,免得在修炼上有所松懈。

    可谁又能想到,对方在有所际遇之后,居然就要拿秦都党开刀,还暗中害死了秦都党的好些人,这样的话,他当然就不能让对方为所欲为了。

    “你这样做,难道就不怕宗主大人知道么?如果让宗主大人知道你对我出手,他一定会将你废掉修为,逐出宗门的!!”

    听到纪东之言,大长老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滞,却也明白纪东所言不虚,如果不是因为他想着找秦都党的麻烦,那么今日之事,应该真的不会发生就是。

    一想到此,他的心里便是充满了懊恼和悔恨,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几个嘴巴。

    “你可以试试去找宗主大人告状,当然了,后果你可要想好,如果宗主大人知晓了此事,那么你的毒,却是绝对没有人帮你解了,至于我么,我相信宗主大人绝对不会把我怎么样就是。”

    听到大长老之言,纪东不禁嗤笑一声,眼底的鄙夷之色更浓,就像是在看一个白痴一样。

    “你…………”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大长老本能的想要反驳,但话到嘴边,却是被他硬生生憋了回去,脸色一阵红一阵青,再也说不出反驳的话来。

    他突然意识到,眼前的纪东真的太过强大,甚至可以说是太过恐怖了,这样一个要天赋有天赋,要实力有实力,甚至要背景有背景的年轻人,如果真要让那位宗主大人选择的话,那么对方会选谁,简直就是一目了然。

    “看来你已经想明白了。”见到大长老的表情变化,纪东不禁满意一笑,“想来你也已经听说,我之前已经见过了宗主大人,实不相瞒,我们两个还蛮谈得来的,对了,他还给了我一块儿令牌,诺,就是这一块儿!”

    说着,他便是一抬手,将大长老赐予自己的令牌取了出来,展示给了对方。

    “什么?宗主令?宗主大人竟然把他的令牌给了你?这………这怎么可能?!”

    见到纪东手里的令牌,大长老简直大惊失色,脸色瞬间变得无比苍白起来。

    宗主令牌,这东西他还是认识的,说起来,他当初也曾有幸拿着这令牌去为那位宗主大人办事,但办完事之后就马上归还了回去,哪里能像纪东这般将其戴在身上?

    他实难想象,那位宗主大人竟然把令牌赐给了纪东,如果早知道这些的话,他说什么也不敢再对秦都党出手了。

    纪东自己可能都不清楚这块儿令牌代表着怎样的份量,可他却是清楚得很,那位宗主大人把令牌给纪东,这里面所要传达的信息,实在是太值得深思了。

    “看来大长老还蛮识货的,怎么样,现在,大长老还有何话说?”

    眼看着对方震惊成这般模样,纪东不禁满意一笑,再次咧了咧嘴道。

    他倒是真的没想到对方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如此看来,那位宗主大人把这令牌给他,还真是别有深意的举动。

    “吁,事已至此,我无话可说,这一局,我认栽了!”

    长长地叹息一声,大长老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只能是苦涩一笑,根本说不出任何的狠话来。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虽然大长老的心里属实充满了不甘,可现实就是如此,路是他自己选的,不管是怎样的后果,他都必须要承担。

    最主要的是,纪东所展现出来的一切,简直让他生不出任何的不服来,抛开那位宗主大人的态度不说,单单是纪东的实力和手段,就让他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

    适才的短暂交手,让他完全可以肯定,纪东的实力,绝对是真正的造化境级别,而一个如此年轻的年轻人,居然能够修炼出造化境的力量,这简直就是难以想象的事情,至少他修炼这么多年,却是从来没有听说过。

    这会儿,他甚至都在怀疑,纪东是不是某一位造化境,甚至是更高境界的远古强者段世重修的,因为只有这样的解释,才能说得通纪东此时的强大源于何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他若是再敢跟纪东作对,那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二位,眼下咱们也算是自己人了,不过我对二位倒也并没有什么要求,你们以前都做些什么,那么今后就照常去做,当然了,如果是作奸犯科之事,二位就尽量收敛收敛吧!”

    大殿当中,纪东此刻大马金刀地坐在大长老的宝座之上,对着下手的大长老和青雉笑道。

    这会儿,大长老窦天彰和青雉都是乖乖地站在大殿下方,每个人的脸色都已经恢复了正常,当然了,在他们的眼底深处,倒也还能看到一丝的抵触,不过总的来说,二人对于眼下的现实,似乎都已经接受了。

    “云党主此言差矣,本座虽然自知不是什么大好人,但作奸犯科之事还不屑去做。”

    听到纪东之言,大长老的脸色不禁微微一黑,略作迟疑之后,这才鼓足了勇气回应道。

    他听得出来,纪东这是故意在给他提醒,不过纪东的这种说话方式,还是让他一时之间有些不太适应。

    说心里话,纪东其实对他们还算客气了,原本,他还以为纪东会强迫他们奉其为主人的,因为事实上,他们此刻的的确确就是纪东的属下,可纪东并没有那么做,而是让他们以云党主之名来称呼,也算是给他留足了面子。

    “哈,我就是打个比方罢了,大长老无需放在心上。”

    听到大长老的回应,纪东朗声一笑,却也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小小顶撞而生气,他也明白,要让对方彻底适应,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

    “好了,虽然是自己人,但有些事情该说还是要说,从今以后,二位最大的任务就是保护好跟我有关的每一个人,如果我的那些长辈和朋友若是有什么差池的话,我是一定会让二位陪葬的。”

    面色稍正,纪东不禁收起了嬉笑,语气颇为严肃地对着二人道。

    他可以给二人留面子,但该做的事情,二人必须要做,他心里清楚,这二人虽然表面上已经服气,但内心深处一定是充满了怨恨的,所以,他必须要给二人打好预防针,免得这二人对他的身边之人下手报复。

    “你放心,你的那些朋友,我会派人保护好,绝对不会让他们涉险就是了。”

    听到纪东之言,大长老的眉头皱了皱,但最终还是乖乖地回道。他明白纪东的意思,不过说真的,就算纪东不提醒他这些,他也一定不敢再对纪东身边之人动手就是了。

    “这样最好,对了,兽潮之事,大长老还是要多加重视,想来大长老的心里也清楚,虽然兽潮只是敌人的先头部队,但破坏力也着实不容小觑,必须要在保证减少损失的前提下,把兽潮拒之门外。”

    勾心斗角的事情完毕,他不禁关心了一下眼前的大事,说到底,眼下最危险的还是那些未知的敌人,那些才是对他们最大的威胁。

    “我已经派了不少弟子在外面警戒,有任何的风吹草动,我都会第一时间得到汇报,区区兽潮,单单是外围的巨石围墙就足够应对了。”

    听到纪东提起兽潮之事,大长老的脸色也是稍稍正了正,这才点了点头道。

    兽潮的情况,他的心里还是比较有数的,说起来,之前青冥宗已经经受了几次兽潮攻击,但说真的,如果不是因为他想要借机给秦都党造成一些损失,那么这几次的兽潮袭击,青冥宗根本不会有任何的大规模损伤。

    现在想想,作为青冥宗大长老,他既然用这种方式来打压对手,却是活该他最终被纪东所控制。

    “听大长老的意思,除了巨石围墙之外,难道我们还有其它的防御手段不成?”

    等到大长老话音落下,纪东不禁眉毛一挑,却是敏锐地听出了对方的弦外之音来。

    “自然是有,青冥宗经营这么多年,又岂能没有最后的底牌?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之时,最后的底牌是不会轻易动用的。”

    闻言,大长老也不隐瞒,直接便是笑着回道。如果是换成之前,他自然不会对纪东说这些,但眼下,他连小命儿都攥在了纪东手里,自然也就没什么可隐瞒的了。

    “哈,这倒是一个好消息,我就说么,偌大的青冥宗,应该不至于就用一堆烂石头来保命!”

    听大长老这么一说,纪东顿时喜形于色,心里则是越发的安稳起来。

    其实,早在之前,他就感觉到了青冥宗的三千灵峰并不一般,其中所隐藏的手段,应该会十分的恐怖,只不过,那等手段必然隐藏极深,不可能难么容易就被他发现。

    当然了,越是强横的手段,维持起来的消耗必然就会越大,就算是青冥宗,也未必就能长久的支撑下去,所以才会建造巨石围墙,用最经济的手段来暂且维持。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我还要回去修炼,二位也抓紧时间调理一番,可不要落下什么暗疾。”

    思绪片刻,他也没有过多询问青冥宗究竟有什么手段,而是直接站起身来,对着二人告辞道。

    此间之事已经解决,他再继续留下来也没什么意义,还不如早些回去,说不定还能帮助血明月多多提升一些实力。

    “师尊,弟子有事求见!!”

    然而,就在纪东刚刚站起身来,还没等他离开之时,大殿之外却是突然传来了一个男子的喊声,而听到这声音,他不禁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这是什么人?”眉毛一挑,他也没有释放精神力去探查,而是对着大长老询问道。

    “是我的二弟子贺树峰。”闻言,大长老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但还是乖乖地回答道。

    “哈,原来是大长老的二弟子,听起来似乎找大长老有事,让他进来说话吧!”

    低笑一声,纪东的眼神不禁微微一亮,先是对着大长老吩咐了一声,随后便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也不知道是离开了,还是暂且隐藏了起来。

    等到纪东消失无踪,大长老和一旁的青雉都是在大殿当中寻觅了半晌,但最终也没有发现纪东的丝毫踪迹,似乎这会儿的纪东,已经离开了大殿当中一样。

    不过,他们的心里都清楚,纪东的隐匿能力恐怖无比,是否已经离开,并不是他们用眼睛看就能看得清楚的,所以,他们这个时候还是会当做纪东就在跟前,绝对不敢诋毁纪东半个字就是。

    “主人,要不要属下先行回避?”

    这时,一旁的青雉面色稍正,对着大长老询问道。由于眼下的大长老也被纪东所收服,所以他倒也不用脱离大长老而去跟随纪东了,而对于大长老,他还是习惯以主人相称。

    “不必了,想来他也不会有什么正事。”摇了摇头,大长老示意对方无需回避,说着,他便是身形一动,直接坐回到了宝座之上,同时对着大殿的殿门打出一道超能力,直接把殿门打了开来。

    “吱呀!!”殿门开启,大长老的二弟子贺树峰第一时间出现在了二人的面前,而见到殿门被打开,后者赶忙面色一正,直接从外面走了进来。

    “弟子参见师尊!”

    来到大殿当中,贺树峰二话不说,赶忙便是对着大长老躬身一礼,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不必多礼,直起身来说话吧!”大长老这会儿的情绪自然不高,如果不是因为纪东适才的吩咐,他恐怕都懒得搭理自己的这个二弟子。

    说起来,他已经选择了自己的大弟子作为自己的继承人,至于这个二弟子,他的期望值已经大打折扣。话说回来,眼下形势发生改变,他想要让自己的大弟子继承大长老之位,恐怕也未必能够顺利,说不得这些还要看纪东的想法。

    “有什么事就说吧,说完了就离开。”

    “回师尊的话,贾城平家的人又来了,这会儿就在山脚下等待召见,不知师尊是否要再见他们一面?”听到大长老说话的语气,贺树峰顿时心下一凛,赶忙长话短说,把该表达的内容尽数表达了出来。

    他作为大长老的弟子,自然看得出大长老此时的不爽,不过,他已经收了别人的好处,哪怕是让自己的师尊稍有不爽,却也不得不硬着头皮往上冲了。

    “贾城平家的人?”

    等到听了贺树峰的汇报,大长老的眉毛不禁微微一挑,眼底随后闪过一丝了然之色,“既然来了,就让他们上来说话吧!”

    “是,弟子这就把他们叫来!”听到自己的师尊竟然答应了要见来人,贺树峰顿时心下一喜,因为对于他来说,他的任务已经圆满地完成了,至于来人是否能够达成目的,那已经不是他所需要关心的。

    话音落下,他直接离开了大殿,时间不长,他便是带着两老一少从外面走了进来,然后自然而然的退到了一边,把时间交给了这两老一少。

    “参见大长老!!”

    两个老者带着一个年轻男子,刚一进入大殿,便是齐齐弯下腰来,对着大长老行了一个大礼。

    看起来,这两老一少似乎以其中一个老者以及那年轻人为首,而另外的老者则是跟在那年轻人的身后,充当着一个护卫的角色。

    “三位免礼!”

    见到下方的三人对着自己行礼,大长老点了点头,随后便是一摆手,直接把三人扶了起来。

    “多谢大长老!”顺着大长老的搀扶直起身,三人赶忙再次谢道。

    “上次因为忙于琐事,所以也没能好生招呼三位,如果本座没记错的话,三位是代表平家来青冥宗寻求支援的,不知本座说的对也不对?”

    等到将三人扶正,大长老也不迟疑,直接对着三人笑着开口道,看起来却是十分的平易近人。

    “对对对,大长老所言甚是,我们三个正是前来请求青冥宗的高手施以援手的,眼下贾城不断遭遇兽潮袭击,截至目前已经损失惨重,只希望青冥宗能够派出几位长老级强者前去支援,我平家一定会铭记大恩,绝不会让青冥宗白白付出!”

    等到大长老话音落下,为首的老者赶忙上前一步,满是谦卑地对着大长老道。

    说起来,他们之前已经来过一次,可那一次求见大长老之时,后者根本连正眼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也没给他们太多说话的机会,就以事务繁忙为由,把他们暂且打发走了。

    后来他们暗自总结,知道大长老应该是想拖上几天,以便谋求更多的好处,为此,三人还特意商议了一番,最终做出了一致的决定。

    “三位稍安勿躁,对了,不知三位怎么称呼?”听到为首老者开口,大长老面色不变,依旧表现出了足够的友好,跟之前相比,简直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

    “回大长老,在下平庆阳,乃是现任平家家主的胞弟,这是小侄平金禹,乃是家主大人最看重的子嗣,平家的未来继承人!”

    听到大长老竟然还会问自己三人的名字,平庆阳的神情不禁微微一怔,随后便是满脸堆笑地回道。在他看来,大长老既然能够问他们的名字,那么至少也是一种友好的表现,这等待遇,恐怕就不是一般人所能享受得起的。

    “原来是庆阳兄和金禹贤侄,失敬失敬!”听到平庆阳简单做了自我介绍,大长老不禁笑了笑,这才继续道,“庆阳兄,金禹贤侄,本座知道你们贾城眼下面临着巨大的危险,不过不瞒二位,青冥宗眼下也正是用人之际,所以,二位的请求,本座怕是没办法满足啊!”

    长叹一声,大长老就像是真的很无奈一样,唉声叹气地道。

    说起来,他之前的确是打算狠狠地敲诈对方一笔的,不过,眼下情况有变,他可不敢在纪东的眼皮子底下趁火打劫,所以只能是委婉地拒绝道。

    “这…………”

    听到大长老之言,平庆阳的面色不禁微微一滞,原本的笑容直接凝固在了脸上,却是没想到大长老竟然会给出这样一个答复。

    从大长老的表情当中,他也看不出对方是真的爱莫能助,还是依旧想要谋求更多好处,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年轻男子,等着对方表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