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四十一章南极宗1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对于大长老来说,贾城那边其实还是蛮有油水的,如果不是因为此番被纪东所控制,他一定会想尽办法从贾城捞上一笔就是。

    平家作为贾城三大世家之一,无论是实力还是底蕴都不容小觑,就算是青冥宗,一直以来都会很给对方面子,不会把事情做绝。

    但这一次,他连自己的性命都被别人攥在了手里,又哪里有心思去管贾城和平家的死活?至于从贾城获得利益,对他来说就更加提不起丝毫的兴趣了。

    只是,对于这些,平家的一老一少却是并不知晓,在他们看来,大长老此刻的说辞,似乎就是想要继续给他们施压,从而把利益最大化罢了。

    “不知大长老阁下可否允许晚辈说几句话?!”

    等到大长老的话音落下,平家这边,平庆阳已经无话可说,而这个时候,一旁的年轻男子平金禹不禁上前一步,对着大长老拱了拱手道。

    平庆阳虽然是平家家主的兄弟,但说到底并非决策者,真正拿主意的人,还得是眼前这个代表了平家家主的平家少主才行。

    “金禹贤侄有什么话但说无妨。”听到平金禹开口,大长老微微一笑,脸上尽是一片和蔼可亲的模样,却是没有丝毫的不悦。

    按道理来说,平家的晚辈,是没有资格跟他交谈的,虽然对方是平家家主之子,但二者在辈分上,实在是差了太多太多。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纪东就隐藏在暗处观察着自己的话,他恐怕早就命人把眼前的三人轰出去了,又怎么可能让一个小辈跟自己交谈?

    “多谢大长老,大长老不愧是青冥宗的第一张老,当真让晚辈敬服!”听到大长老竟然如此轻易地就同意了自己开口说话,平金禹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便是露出了狂喜之色。

    在此之前,大长老给他的印象就是冷酷无情,目空一切的感觉,原本,他都已经做好了要被对方训斥的准备,却没成想,对方竟然会如此和蔼,这样的大长老,简直跟之前所见到的大长老判若两人。

    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也没时间去考虑这些,毕竟,是否能够说服对方为贾城派兵,却还是一件未知之事。

    “晚辈知道,眼下兽潮四起,青冥宗必然也面临着兽潮的威胁,但晚辈相信,以青冥宗的强横实力来说,区区兽潮,根本就是土鸡瓦狗罢了,只要青冥宗的高手随便动一动,就能把兽潮消灭于无形。”

    面色稍正,平金禹稳了稳心神,这便开始对大长老和青冥宗唱起赞歌来。他虽然涉世不深,但这些年来的摸爬滚打耳濡目染,自然也让他学会了很多,至少他知道,这个世上,还没有人会不喜欢听吹捧的话。

    “青冥宗没你说的那么强,小家伙,我知道你就是想让本座派人去贾城帮忙,但不是本座不想帮,而是眼下青冥宗的确急需用人,所以,恕本座爱莫能助了啊!”

    摆了摆手,大长老直接将平金禹的话打断,再次一口拒绝道。

    “大长老先别急着下决定,平家并不需要青冥宗出动太多的高手,只要青冥宗能够出动十位天位境的强者,五十位意相境的强者,平家就已经心满意足了,而作为回报,平家愿意拿出万斤的乌金,百万斤的紫金贡献给大长老!”

    听到大长老竟然还不就范,平金禹一咬牙,便是把自己的底线抛了出来。

    原本,他还想过要循序渐进的,可从眼前的情况来看,对方根本不可能给他循序渐进的机会,如果他说出来的条件让对方不满意的话,到时候怕是连出底价的机会都没了。

    “恩?十万斤的乌金?百万斤的紫金?!”

    等到平金禹的话音落下,大长老的瞳孔顿时微微一缩,心下不禁有些意动。

    十万斤乌金,百万斤紫金,这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天文数字了,就算是他,也不可能不动心,如果他能够拿到这样一笔资源的话,那么无论是今后跟丹阵宗打交道,还是在元老阁当中疏通关系,都将变得十分容易起来。

    “大长老阁下,平家一直都对青冥宗敬畏无比,尤其是大长老阁下,更是平家一直以来最要好的朋友,如果大长老阁下这次能够施以援手的话,那么平家上上下下都会感念大长老您的恩德。”

    眼看着大长老明显是动心了,平金禹也是心下一凛,赶忙再次许诺道。这一次的他虽然没有许诺实质性的回报,但却是变相的告诉对方,如果对方帮了忙,那么就相当于是平家欠了对方一个人情。

    平家的人情可不是闹着玩的,这一点,想必大长老的心里也十分清楚。

    说起来,如果不是到了万不得已的情况之下,平家也不会拿出如此条件来,当然了,跟保住平家的基业比起来,这些付出倒也算不得什么!

    “金禹贤侄这是要让本座犯错么?”

    然而,就在平金禹满心期待地等着大长老吐口之时,原本还满脸笑容的大长老竟是突然面色一变,语气顿时变得有些冰冷起来,“哼,本座作为青冥宗的大长老,又岂能因为一己私利而不顾青冥宗的安危?金禹贤侄的这等做法,实在让本座太失望了,青雉,送客吧!”

    话音落下,他便是猛地一拂衣袖,示意一旁的青雉可以赶人了。

    平家开出的条件虽然诱人,可纪东之前的警告却是犹在耳畔,他就算有一万个胆子,也不敢挑战纪东的权威,所以,哪怕心里在滴血,他也只能是义正词严的回绝道。

    “属下遵命,三位,请吧!”

    听到大长老的命令,一旁的青雉赶忙上前一步,先是对着大长老一拱手,这便对着平家的三人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

    “这…………”

    突然间的变故,直让平家的一老一少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们原本都以为大长老已经动心了呢,可让他们根本没想到的是,对方竟然会突然翻脸,而且还是一点儿的余地都不留!

    “大长老…………”

    “三位,不要逼我出手,请吧!”

    面色一急,平金禹还想再争取一下,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旁的青雉便是面色一沉,语气十分不善地道。

    “咳咳,三位,师尊要休息了,三位还是请回吧!”这时,一旁的贺树峰赶忙上前一步,对着平家的三人提醒道,一边说着,他更是给了对方三人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示意对方千万不要再说了。

    他虽然不明白自己的师尊为什么会拒绝这么好的事情,但他相信,既然对方拒绝了,那么这里面就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

    “这…………”见到贺树峰的提醒,平金禹和平庆阳尽是神情一怔,却也明白事不可为了。

    “既然如此,那晚辈就告辞了!!”

    长长地叹息一声,平金禹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只能是对着大长老躬身一礼,这便对着平庆阳以及一旁的护卫招了招手,就要灰溜溜地离开。

    “三位请留步!!!”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低喝陡然在大殿当中响了起来,声音未歇,纪东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大殿当中,刚好站在了平家的三人面前。

    “恩?”

    突然间传来的喊声,直让平家的三人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朝着纪东看了过去,而等到看清了纪东的模样之时,为首的平金禹顿时张大了嘴,眼珠子都险些凸了出来。

    “纪………纪东?!!”

    愣愣地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纪东,平金禹一时之间根本有些回不过神来。

    记忆飞段,刹那之间,他便是回想起当初在大秦王朝秦都府历练的经历,坦白讲,那短暂的历练,并没有留给他太多的印象,但在那期间所交到的一个朋友,却是他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只是,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此情此景,再次见到这位昔日的旧友!

    “云………纪东,真的是你么?!”

    短暂的惊愣过后,他不禁深吸一口气,这才满是不确定地对着纪东开口道。

    “哈哈哈,胖子,这才多久的时间不见,你不会连我都不认得了吧?哇哈哈哈!”听到对方之言,纪东不由得长笑一声,说着便是来到了对方的近前,狠狠地在对方的肩膀上拍了几下。

    跟对方一样,他这一刻也是充满了意外,他真的没想到,一别几年之久,他居然会在这里再次见到这个志同道合的胖子!

    当初在秦都学院之时,对方一声不响地就跟自己玩了个失踪,那个时候,他着实惆怅了好一阵子。

    原本,他还以为自己再也没机会见到对方了呢,可谁又能想到,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对方居然又出现在了他的面前,不得不说,缘分这种东西,还真是奇妙的很。

    跟几年前相比,胖子明显变得成熟了一些,倒是原本胖胖的身体,此时竟然消瘦了好多,看来,这几年的时间里,对方恐怕活得并不轻松。

    “纪东,真的是你!!!哈哈哈哈!!”

    听到纪东开口,胖子不禁猛地一拍大腿,随后便是狂笑着给纪东来了一个大大的拥抱,脸上尽是一片的激动之色。

    虽然只是短暂的相遇相识,但他还清楚地记得当初跟纪东一起加入秦都学院之时的每一个画面,还有后来跟纪东乔装打扮去武家拍卖会的情景,那个时候的他虽然还没有现在这般重要的身份地位,但却绝对要比现在开心多了。

    “哈哈哈,你这家伙,当初一声不响地就消失了,我还以为你已经挂了呢!”

    拥抱过后,纪东不禁抓着对方的肩膀,再次长笑着开口道。虽然已经好几年的时间没见,但这一刻,他却是丝毫也没有感到跟对方之间变得生疏。

    说起来,如果真要算起来的话,胖子绝对是他走出红鸾镇之后的第一个朋友,故人相见,个中的喜悦,根本是其他人难以体会的。

    “呸呸呸,你这家伙能不能说些好话,我可是活得好着呢!”听到纪东之言,胖子不禁翻了个白眼,满是无语地道,“对了,纪东,你刚刚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该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

    面色一正,他这才意识到,纪东适才并不在大殿当中,可说话之间,对方竟然凭空冒了出来,这一幕,着实让他感到很不真实。

    对于纪东,他自认还是比较了解的,当初跟纪东一起加入秦都学院,他还记得纪东的天赋和实力应该跟自己相差不多,可就是这样的一个纪东,竟然会出现在青冥宗大长老的宫殿里,而且还是凭空出现的,这真的就像出现了幻觉一样。

    “嘿嘿,先别说这些了,你我难得能够再次重逢,走走走,先陪我喝几杯去,咱们好好叙叙旧。”

    摇头一笑,纪东这会儿倒是不想解释什么,说着就要拉对方去喝酒。

    “咳咳,这…………”被纪东拉着往外走,胖子不禁微微一怔,几乎是下意识地朝着大殿的上手扫了一眼,眼底深处不禁闪过一丝紧张之色。

    刚刚净故着故友重逢的喜悦了,他这才意识到,他此刻所在的地方,可是青冥宗大长老的大殿,当着大长老的面,他竟然跟纪东旁若无人的叙起旧来,这简直就是不把大长老放在眼里的表现啊!

    一想到此,他的心下便是微微一沉,无形中变得紧张了起来。

    “恩?差点儿忘了,你好像还有正事要办。”见到胖子的反应,纪东也是猛地回过神来,他这才想到,自己只顾着跟胖子叙旧,却是忘了对方好像还有任务在身呢!

    “大长老,这个是我的朋友,他刚刚所提的要求,大长老现在就去准备吧,十个天位境长老,外加五十个意相境的高手,三个时辰之后,让他们在你这里集合,明日一早就出发去贾城。”

    身形停下,纪东直接段身看向了大殿上手的大长老,随后便是淡漠地对着对方吩咐道,听起来就像是主人给属下分配任务一样。

    “原来这位金禹贤侄是你的朋友,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他的忙自然要帮,本座稍后就去准备,一定尽快把金禹贤侄所需要的人手集齐。”

    大殿之上,大长老这会儿正面色惊异地看着纪东和胖子叙旧,此刻听到纪东的吩咐,他不禁微微一愣,这才猛地回过神来,故作镇定地回应道。

    他没想到,眼前的平家之人居然会是纪东的朋友,说来倒也真的够凑巧了,而既然对方是纪东的朋友,那么他当然无话可说,对于纪东的吩咐,他是绝对不敢违背的。

    “如此就好。”听到大长老的回应,纪东满意地点了点头,这才再次把目光看向了胖子,“好了,小三兄,你的事已经解决了,这一下,咱们可以痛痛快快地去喝几杯了吧?”

    “这………这就解决了?”

    下意识地张大了嘴,胖子此时就像是做meng一样,完全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

    纪东跟大长老之间的对话,他自然听得十分清楚,原本,他还以为自己跟纪东的举动,一定会让大长老愤怒不已,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大长老不但没有发怒,竟然还如此乖巧地答应了自己的请求!

    他听得出来,纪东跟大长老说话之时,完全就是一副主子命令奴才的口吻,而大长老虽然看起来是在听取纪东的意见,可明眼人同样看得出来,对方根本就是对纪东畏惧不已,与其说是听取纪东的意见,还不如说是在执行纪东的命令!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下意识深吸一口气,他不由得再次看向了纪东,只是,这会儿的纪东在他眼里,已经彻底变得不一样起来。

    对于胖子来说,眼前的这一切完全就像是meng境一样,就算是想破脑袋,他也根本段不过这个弯来。

    堂堂的青冥宗大长老,竟然被纪东这样一个小小的年轻人呼来喝去,就像是仆人一样听话,说出去,恐怕绝对没有人会相信,而就算是他亲眼所见,他也根本没办法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当然了,不止是胖子,一旁,平家的另外两位同样如坠meng中,而且,他们的震撼要比胖子强烈得多,一来,他们震撼于纪东对大长老的说话方式,二来,他们更加震撼于胖子竟然认识这样一个恐怖的年轻人!

    一个敢把青冥宗大长老当仆人来使唤的年轻人,试问,这得是怎样的身份才能做得到啊?一想到自家的少主竟然还有这等朋友,他们简直激动得心脏都跳停了。

    “胖子,你可是还有其它事情么?有什么事,你就直接说好了,大长老就在这儿,相信他一定会很愿意为你解决的。”

    见到胖子呆滞的模样,纪东不禁微微一笑,一边拍着对方的肩膀,一边满是随意地道。

    旧友重逢,他此刻属实是开心不已,这个时候,他也懒得去隐藏什么,反正对方又不可能知道他跟大长老之间的真正关系,就让他们随便去猜测好了。

    “没………没有了,只要大长老能够帮我解决了援兵这一难题,我就感激不尽了!”听到纪东之言,胖子不由得微微一愣,随后便是赶忙摇了摇头,看了一眼大长老道。

    虽然不知道大长老为何会如此给纪东面子,但他并不是贪得无厌之人,当然不会在这等时候乱提要求。知足常乐,这一点他还是清楚的。

    “呵呵,援兵之事自然没问题,平家跟青冥宗向来交好,眼下平家有难,青冥宗自然不能袖手旁观。”

    听到胖子之言,大长老不禁微微一笑,随后便是若无其事地道,好像之前的那些拒绝的话,并不是从他的嘴里说出去的一样。

    “好了,既然问题已经解决,胖子,这下你可以安心地跟我去喝几杯了吧?”

    挑了挑眉毛,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再次对着胖子道。

    “啊,哈哈哈,当然没问题,我身上刚好有几坛好酒,今日一定跟你喝个痛快,走!!”听到纪东之言,胖子不禁微微一怔,随后便是长笑一声道。

    虽然他的心下还充满了疑惑,但他清楚,这个时候并不是询问纪东的时候,有什么话,他们可以在酒桌上慢慢聊。

    “哈哈哈,正合我意,二位前辈,咱们一起吧!”点了点头,纪东再次长笑一声,同时对着胖子身旁的两个平家长辈道。

    说笑声中,几人便是直接走出了大殿,直奔秦都党的灵峰而去。

    “这…………师尊……………”

    等到纪东等人离开,大殿当中的气氛顿时陷入了死寂当中,这个时候,大长老的二弟子贺树峰不禁将目光看向了上手的大长老,脸色简直说不出的怪异。

    要说适才的众人当中谁最震惊,那么绝对非他莫属了,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自己的师尊怎么可能会被纪东如此呼来喝去的,这简直就像是做meng一样。

    “哼,不该问的就不要问,有些事情并不是你所能明白的。”

    眼看着贺树峰欲言又止的模样,上手的大长老不禁冷哼一声,却也懒得跟对方解释。说起来,在被纪东控制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把颜面之事抛到一边了,对于他来说,眼下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想办法解毒,可问题是,纪东的毒药无形无色,他根本连一点儿的头绪都没有。

    “是,弟子知错了!!”

    听到大长老的呵斥,贺树峰顿时脖颈一缩,再也不敢胡乱猜测,赶忙退到了一边。

    “主人,我们接下来怎么办?”

    这时,一旁的青雉面色变幻,对着大长老请示道。

    “你先去召集人手吧,平家再怎么说都是跟青冥宗长期合作,他们这次有难,青冥宗的确不应该袖手旁观,至于其他事情,我们可以慢慢来。”

    听到青雉的询问,大长老略作沉吟,这才面色低沉地指示道。

    坦白讲,他这个时候也有些心烦意乱的感觉,毕竟,这种被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真的让他郁闷得想要吐血。

    可事已至此,他除了乖乖听命于纪东之外,真的想不出任何其它的办法来,所以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了。

    “是,属下这就去办!”

    听到大长老的指示,青雉的目光闪了闪,最终也只能是哀叹一声,满脸无奈地道,话音落下,他便是段身朝着外面走去。

    “你也下去吧,记得管好自己的嘴,若是让我知道你在外面乱说,我就废了你的修为,逐你出师门!”

    等到青雉离开,大长老的目光这才看向了自己的二弟子贺树峰,随后满是警告地道。

    “师尊放心,弟子什么也没看到,什么都不知道,弟子现在就回去闭关修炼,什么时候突破到中天位之境,什么时候再出关!弟子告退!”

    见到大长老的神色,贺树峰简直吓得要死,不过他的反应倒是还算迅速,竟是马上想到了闭关,这样一来,今日之事就算传出去,也绝对跟他没有关系了。

    “去吧!”

    摆了摆手,大长老也懒得跟对方多说,这个时候的他只想一个人静一静,也好仔细理顺一下接下来的行动思路。

    “怎么办?究竟要怎么办?难道真的要乖乖地听命于一个乳臭未干的黄毛小子不成?!”

    等到大殿当中只剩下了自己一个人,大长老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罕见的慌乱之色。

    修炼至今,他经历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太多了,可无论是哪一次的经历,都没办法跟这次相提并论。

    纪东的强大,简直让他感到绝望,尤其是他所中的毒只有纪东能解,他又不能把纪东怎么样,貌似除了乖乖地听命于纪东之外,他真的想不出其它的办法来。

    “难道这都是天意么?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哪!!”

    双拳紧握,这一刻的他简直充满了怨恨,可惜的是,不管他再怎么怨恨,却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秦都党,总部灵峰的一间大厅当中。

    “哈哈哈,真是想不到,原来我当初认识的死胖子,竟然是贾城平家的少主,怪不得那个时候你就一掷千金,出手不凡。”

    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飘荡着沁人心脾的香气,而这会儿,纪东和胖子相对而坐,你一杯我一杯,简直喝得不亦乐乎。

    在告别了大长老之后,纪东第一时间命人准备好了酒菜,原本,他是想邀请平家的两位长辈一起的,不过那两人倒也有自知之明,深知自己二人并没有资格跟纪东同桌共饮,所以便很是识相地拒绝了。

    “你这家伙就不要取笑我了,跟你相比,我这个少主又算得了什么?”听到纪东之言,胖子不禁撇了撇嘴,一脸无语地道。

    贾城平家的少主,这等身份说起来的确不凡,可问题是,从纪东对青冥宗大长老的态度来看,自己这个所谓的少主,恐怕真的不值一提。

    “你就别谦虚了,我听说,贾城可是远近闻名的交易大城,地处青冥宗、辛罗宗和天辰宗的交界区域,就算是三大宗门都跟贾城有着频繁的贸易往来,你作为贾城三大家族平家的少主,光是说出来就让人不敢小觑。”

    对于贾城,他之前还真的做过了解,说起来,这是一个十分特殊的存在,顾名思义,贾城就是一座城池,这座城池地处青冥宗、辛罗宗和天辰宗的交界区域,但却并不隶属于三大宗门的任何一个。

    贾城的买卖做得很大,据说那里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买不到的,无论是三大宗门之人,还是三大宗门下辖的那些家族门派之人,都会经常去贾城段悠段悠,要么就是出手一些用不到的宝贝,要么就是淘一淘自己需要的宝贝。

    久而久之,贾城俨然成为了三大宗门彼此互通有无的公共区域,倒也没有哪个宗门再去打这座大城的主意。

    至于贾城的三大家族,他倒是并不怎么了解,但既然能够称得上是三大家族,想来力量应该不弱。

    “平家少主么?不瞒你说,我这个少主基本上就是傀儡罢了,如果有的选的话,我宁愿过着当初的那等逍遥自在的生活,也不想像现在这般整日战战兢兢。”

    听到纪东说起自己的身份,胖子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一副生无所恋的模样道。

    “恩?怎么回事,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你这个少主并不是自己愿意当的?”见到胖子此时的表情,纪东不禁眉头一皱,显然看得出对方此刻的无奈。

    他原本以为自己这个兄弟过得很潇洒,可现在看来,貌似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

    “兄弟若是想听的话,我今日就跟你说说我这个少主好了,说起来,我平日里连一个能说真心话的都没有,也只能是跟兄弟你抱怨抱怨了啊!”

    长叹一声,胖子不禁猛地灌了一杯酒,好像要把所有的苦涩全都一饮而尽一样。

    “说吧,你我兄弟之间就不要有什么顾虑了。”

    将酒杯放下,纪东不禁正了正神色,做出洗耳恭听状。他是真的很好奇,自己的这位兄弟究竟有着怎样的苦楚,如果可以的话,他自然希望自己能够帮得到对方。

    “好,既然如此,那我今天就跟兄弟说说我们平家。”见到纪东郑重的模样,胖子不禁笑了笑,这才继续道。

    “作为贾城的三大家族之一,平家也算得上是家大业大了,而我的父亲作为现任家主,自然是妻妾成群,在我的上面,就整整有十二个哥哥,我在家里排名第十三,而在我后面,还有好些个弟弟妹妹,至于究竟还会有多少,我也不敢确定。”

    像平家这等经商世家,最重要的就是人丁兴旺,为此,每一任的平家家主都会尽可能的多生一些子嗣,也好把自己的这一脉扩散开来,还能无形中将家族壮大。

    这并不是平家的专利,事实上,贾城三大世家,每一个家族的家主,子嗣后代都不少。

    “排名第十三?”

    听到胖子的讲述,纪东的双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却是已然嗅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气息。

    他虽然对家族继承人什么的并不了解,但众所周知,一般说来,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应该都是由长子来担任,如果长子不济,还有次子、三子等等,但不管怎么排,貌似也轮不到第十三子。

    “不错,就是第十三。”咂了咂嘴,胖子的脸上再次闪过一丝自嘲之色,这才继续道:

    “我的十二个哥哥当中,有三个都是罕见的经商天才,而且修炼天赋也不错,说起来,平家少主的位子,原本应该由他们三个当中的一人来担任才是,可惜的是,他们三个背后的势力旗鼓相当,斗了好多年,也没能分出个高下,倒是因为他们的争斗,把平家的力量斗得越来越弱,如果他们继续斗下去的话,恐怕还没等分出胜负,平家就已经先垮了。”

    说到这儿,胖子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愤愤之色,显然是对那三位兄长很不满。

    “内部争斗导致家族实力大损,这的确是一个很麻烦的问题。”听到这里,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了然之色,下意识地点了点头道。

    “所以,父亲为了不让他们继续争斗,就把我从外面找了回来,选我做了这个家主继承人,当然了,他并不是真的想要让我继承他的位子,说到底,他就是想要先找一个人把位子占上,这样一来,我的那三个哥哥至少可以暂时偃旗息鼓,就算有争斗,也不会像之前那般激烈了。”

    整个平家谁都明白,选他做继承人,根本就是那位家主大人的权宜之计罢了,整个平家的这一代当中,就属他的背后什么势力都没有,这样一来,由他做这个继承人,其他人都没什么意见,因为谁都知道,终有一天,他是要把这个位子让出来的。

    现在,每一个想要争夺继承人的平家子弟都在暗中积蓄力量,平家的整体实力,反倒是在这等情况下不断提升,说来也算是他的一项功劳了。

    “这么说来,你的这个少主,还真就是一个傀儡啊!”

    等到胖子说完,纪东的双眼不禁眯成了一条缝,心下已经彻底的了解了一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