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四十三章南极宗13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虽说胖子一直都是顶着一个傀儡少主的名头,不过,傀儡少主也是少主,在他没有被其他人取而代之之前,平家未来的主人,还是属于他的,所以,对于平家的下人来说,他们绝对不敢对胖子有任何的不敬。

    退一万步说,就算胖子不是平家的未来家主继承人,单单是他平家嫡系的身份,却也不是那些下人所能比拟的。

    “少主,您总算是回来了,大家最近都在等您的消息,若是您再不会来,家主大人恐怕都要派人去找您了啊!”

    对着胖子见过礼,四个守卫的脸上尽是露出一抹兴奋之色,显然,抛开其他人不说,单单是他们这些人,却是一直都在盼着胖子归来的,毕竟,胖子此番可是去搬救兵的。

    “找我?怎么,最近有什么特殊情况么?我好像回来的并不算晚吧?”

    听到守卫之言,胖子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随口对着几人问道。他记得很清楚,眼下距离他承诺的归期,貌似还有一天时间,按道理来说,自己的老爹应该不至于派人去寻他才是。

    “少主有所不知,你不在的这段时间,贾城又遭遇了几波的兽潮袭击,就在昨天一早,还有兽潮袭击了贾城,我们平家人手吃紧,好几处产业都被破坏,据说损失不小。”

    领头的守卫似乎消息比较灵通,赶忙对着胖子详细介绍道。

    “如此说来,兽潮的强度和密度似乎提高了?”听到对方的介绍,胖子的眉头顿时皱的紧了一些,“对了,另外两家怎么样?他们的损失大不大?”

    三大家族竞争多年,无论是做什么,都会习惯性地进行比较,就算是计算损失也一样,如果另外两家也有损失,而且跟平家的损失相差无几的话,那么平家的损失也就算不得什么了!

    胖子担任少主也有一阵子,这个习惯倒是早就已经养成。

    “另外两家?”听到胖子问起另外两家的情况,护卫头领不禁朝着周围看了看,这才继续道,“不瞒少主,据说另外两家并没有遭受多大的损失,因为早在三天前,另外两家就已经把救兵搬回来了,据说都是实力恐怖的高手。”

    说到这里,他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怪异之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哦?另外两家已经把救兵搬回来了?!”

    等到对方话音落下,胖子的双眼微微一眯,心下顿时有些了然。

    贾城三大世家,元家交好的是天辰宗,魏家交好的是辛罗宗,而平家则是跟青冥宗来往颇多,所以,此番到外面去求援,元家去了天辰宗,魏家自然是去了辛罗宗。

    他倒是没想到,另外两家竟然这么快就把救兵搬回来了,而且还足足比他早了两天!

    “呵呵,想来家族当中的众人,一定对我的效率颇多微词吧?”目光扫了一眼欲言又止的护卫头领,胖子的嘴角不禁微微一挑,一脸淡漠地询问道。

    他这个少主历来都是挨累不讨好,此番搬救兵比另外两家晚了两天,这必然又要成为家族当中那些有心之人攻击他的借口,而这会儿,他也明白为何自己的老爹要派人去找自己了。

    “这个………少主言重了。”

    听到胖子之言,四个护卫都是面色一讪,却是不敢对此发表任何的评论,但从他们此刻的表情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显然也是这么认为的。

    “父亲现在何处?可是在府中?”

    嗤笑一声,胖子对此倒也并不怎么在意,如果是之前的话,他恐怕会担心一阵子,但自从遇到了纪东,并且在纪东的帮助下实力实力大进之后,他的自信心简直达到了从未有过的程度,这点儿小情况,对他来说根本算不得什么!

    “家主大人正在…………”

    “胖子,不用问他们了,我知道伯父现在何处,走吧,我带你去看批判大会!”

    听到胖子的询问,护卫头领赶忙就要回应,不过,他的话才刚说了一半,便是被纪东笑着打断开来。

    纪东一直没有出声,可事实上,他的精神力却是早就已经探入了平家的府邸当中,平家府邸当中的情况,已经尽数呈现在了他的神府当中。

    “批判大会?什么意思?!”

    听到纪东之言,胖子不禁微微一愣,下意识地询问道。

    “进去你就知道了。”扯了扯嘴角,纪东也不过多解释,说着便是直奔平家的府邸当中走去,那等模样,好像他对平家的府邸已经了若指掌一样。

    “这………少主………”

    眼看着纪东居然直接就往府邸当中走去,四个守卫顿时微微一愣,下意识地就想去阻拦,不过,当想到纪东乃是胖子带回来的,他们便是停止了动作,纷纷看向了胖子。

    “这位是我的兄弟,也是青冥宗的超级强者,你们四个退到一边去吧!”见到四人看向自己,胖子随意的摆了摆手,说着便是跟随纪东一齐朝着府邸当中走去。

    说心里话,他这会儿也有些好奇,纪东究竟在里面发现了什么,倒是纪东说到批判大会,这让他不禁有了一些猜测…………

    与此同时,平家府邸深处,一间宽敞的大殿当中,此时此刻,平家的所有主事者,基本上全都聚集在了这里。

    大殿的上手位置,一个看起来中年模样的男子,此刻面色低沉地坐在宝座之上,在他的下手位置,整整两排人,几乎把整个大殿都坐满,并且正在激烈地讨论着。

    “家主大人,眼下情况紧急,下一波兽潮不知何时就会降临,可我们的援军竟然迟迟未到,家主大人必须要想个办法了。”

    “是啊,家主大人,我们平家这次损失了十几座商铺,平家的弟子也死伤了数十人,单单是这一次,我们就要被另外两家落下了不少。”

    “平家的综合实力本就比另外两家稍弱,如果再这般损失下去的话,恐怕没等被兽潮吞没,就要被另外两家给吞并了。”

    “归根究底都是援兵未到给闹的,你们看另外两家,就是因为有天辰宗和辛罗宗的高手相助,根本就没有多大的损失,反观我们,就那么几个高手,根本就是分身乏术。”

    “要我说,父亲就应该派一个靠谱的人去青冥宗求援,那个死胖子就知道好吃懒做,他怎么可能搬得来救兵?”

    “还搬救兵?我甚至怀疑,那家伙是不是已经暗中逃命去了,如果他还敢回来,父亲大人一定狠狠地惩罚,以此告慰死去的平家之人。”

    “我同意。”

    “我也赞成…………”

    整个大殿乱成一团,大家各抒己见,每个人好像都有很多话要说,而说着说着,大家的矛头便是纷纷指向了去搬救兵的胖子,仿佛平家的一切损失,都是胖子一个人造成

    平家这次的损失不可谓不大,兽潮进城,平家的高手多数都要留在家族这边守住老巢,各处分支自然就会相对比较空虚,而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平家的老巢才是根本之所在,其它分支灭了也就灭了,可若是老巢被捣毁,那平家就真的要退出贾城的大舞台了。

    事实上,对于平家这等超级大家族来说,他的下属势力错综复杂,几处分支机构被兽潮袭击,说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但对于在场的众人来说,他们就喜欢把问题复杂化扩大化,唯恐天下不乱。

    当然了,这里面必然也有不少人是打着浑水摸鱼的想法,毕竟,在下面上报损失之时,这里面可是有着巨大的油水可捞的。

    大殿上手,平家家主平庆义静静地坐在那里,就这般听着下方的众人叽叽喳喳地讨论,一直也没有发声,就像是在听取着所有人的意见和想法一样。

    对于下面这些人的心思,他简直就是心知肚明,不过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戳穿众人的想法,毕竟,眼下时局紧张,这样的局面其实已经算是不错了,他很清楚平家这会儿真正的危机是什么!

    有些人想要捞好处,他可以当做没看见,有些人想趁机壮大自己打压别人,他也可以容忍,因为说到底,这些都还是平家自己的,而那些人从他嘴里抢去的,他迟早会连本带利让其吐出来就是。

    “大家静一静,听本家主说几句。”

    也不知道吵嚷了多久,终于,宝座上的平庆义突然轻轻地拍了拍座椅的扶手,而随着他这一拍,清脆的响声顿时响彻在整座大殿当中,直让所有人都是下意识地停了下来,并且将目光纷纷投向了他。

    “诸位,我知道,近两次的兽潮,让家族遭受了不少损失,也让诸位折损了不少的力量,对此,本家主深表歉意。”

    目光在下方的所有人身上一一扫过,平庆义轻叹一声,语气当中简直充满了歉然。

    这个时候,他要做的就是抚平人心,因为只有这些人齐心协力,平家才能安然度过兽潮,如果他主动牵头搞事情的话,那么正如有些人所说的那样,还没等平家被兽潮所灭,就要被他们自己玩坏了。

    而对此,在场的众人必然都是心知肚明,说白了,他们也正是因为明白这一点,所以才敢肆无忌惮地借机捞好处。

    “家主大人,眼下并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我所经营的店铺当中,整整有好几座都被兽潮袭击了,还望家主大人能够从主家这边调遣力量,帮助愚弟稳住阵脚,如若不然,下次兽潮来袭之时,恐怕其它的商铺也很难保全了啊!”

    平庆义的话音刚落,大殿下手位置的一个中年男子便是接过话茬,唉声叹气地道。

    开口的是平庆义的胞弟,名为平庆礼,也是平家的核心人物,手里掌握着不少平家的产业,说是平庆义的左膀右臂也不为过。

    上一次的兽潮袭击,他手里的产业损失最大,此番家族集会,说来正是由他提议的。

    “三哥就不要跟我们哭穷了,大家谁不知道,三哥你手底下高手无数,你供奉的那些客卿,一个个都是实力非凡,你若是把那些客卿全都派出来,估计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就在平庆礼的话音刚刚落下之时,坐在他一旁的一个中年男子便是冷冷一笑,语气带刺地接过话茬道,而这一个也是平家核心,平家老四平庆志!

    平家的这一代兄弟众多,家主平庆义排名老二,下面有着数十个兄弟姐妹,只不过,如今手握实权的,也就是二十人左右,还有很多,却是没有资格参加这等级别的集会的。

    “四哥说的在理,三哥,眼下家族都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时,三哥怎么还舍不得手里的那些个外人么?这个时候,三哥应该想办法为主家分担压力才对,而不是从主家这边索要帮手,诸位兄弟子侄,你们说对不对?”

    平庆志话音落下,坐在他身旁的平家五爷平庆言赶忙插话进来,显然,他应该是跟平庆志站在了同一条战线上,共同抵制三爷平庆礼。

    “呵呵,诸位叔父稍安勿躁,还请诸位叔父听小侄说几句。”

    眼看着平家的几位老爷又要开始互撕,坐在对面的平家年轻一辈们最前端的一个青年男子笑着站了起来,对着对面拱手一礼道。

    大殿当中的两排,一排是平家的庆字辈,一排是平家的年轻一辈,只不过,平家的年轻一辈天才辈出,其中有不少青年才俊,成就并不比上一辈差,手里面同样掌握着不少的家族资源,完全有资格跟对面的庆字辈平起平坐。

    开口说话的不是旁人,正是平家年轻一辈的代表人物,也是平家家主平庆义的长子,平金玄!

    作为平家年青一代的领军人物,平金玄在年轻一辈当中的地位自不必说,据说,他手里所掌握的平家资源,恐怕都要超过平家三爷平庆礼了,乃是最有希望成为下一任平家家主的人物。

    “金玄,你有什么话但说无妨,三叔相信,你绝对不会像某些人那般目光短浅,心胸狭窄就是了。”

    见到平金玄站起身,对面的平庆礼目光闪了又闪,这才对着平金玄道,听起来,他似乎对自己的这个侄儿十分看重,语气当中都隐含着一丝敬意。

    “说的这叫什么话?谁目光短浅,又是谁心胸狭窄了?三哥这话怕是有些不妥吧?”平庆礼话音刚落,一旁的平庆言便是腾地一下站了起来,不甘示弱的回呛道。

    “五弟这是干嘛?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五弟犯得着有这么大的反应么?”见到平庆言明显有些失态,平庆礼不禁冷冷一笑,眼底尽是鄙夷之色,而一边说着,他不禁扫了一眼一旁的四爷平庆志,一副一切尽在掌握的表情道。

    平家之人都知道,四爷平庆志和五爷平庆言乃是一奶同胞,平庆志为人阴险狡诈,而平庆言则是略显粗鄙,二人各有长短,配合得倒也颇为默契。

    “你………”

    “五叔切莫动怒,都是自家人,五叔何毕大动肝火?”

    见到三爷平庆礼欠揍的表情,平庆言心下更怒,不过,就在这时,对面的平金玄再次开口,却是直接将他的怒火压了下去。

    “几位叔父,依小侄愚见,这次平家的损失,的确是主家的过失,问题出就出在青冥宗的援军之上,如果援军能够早些到来的话,那么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了。”

    面色一肃,平金玄很是干脆的把责任拦了过来,丝毫没有要推卸责任的意思。

    “啧啧,我赞同大哥的说法,此事的责任的确在主家,我觉得,负责向青冥宗求援之人,必须要严加惩处,也好给死去之人一个交代。”

    平金玄话音落下,又是一个年轻人站了出来,却是平家次子平金展,同样是下一任家主的有力竞争者之一,话音落下,平金展的目光不禁看向了长子平金玄,眼底陡然间充满了战意。

    “嘿嘿,大哥二哥简直说到我的心坎里了,负责求援的主家弟子,必须要给大家一个交代,我想父亲大人应该也不会包庇他。”

    平金玄和平金展已经表态,这个时候,二人的目光不由得看向了身旁不远处,那里,平家年青一代最有希望成为家主继承人的第三人,平家四子平金正,这会儿同样站了起来,目光灼灼地盯着二人,眼底也是充满了熊熊的战意。

    “嘶…………这………………”

    眼看着这三位站了起来,在场的所有人尽是微微一愣,整个大殿,都是一下子变得落针可闻起来。

    整个大殿一片寂静,所有人的目光尽是盯着接连站起的三个平家弟子,每个人的脸色,都是一下子变得异常肃穆起来。

    平家长子平金玄,次子平金展,四子平金正,这三人乃是平家年轻一辈当中真正的翘楚,也是平家家主平庆义最为看重的三个儿子,谁都知道,平家未来的家主大位,迟早会是这三人当中的一个来继承。

    至于现在的平家少主平金禹,根本就是一个临时傀儡罢了!

    眼下,这三位纷纷站出来说话,明显就是在跟所有人传达一个信息,那就是,他们已经积蓄了足够的力量,却是要展开新一轮继承人之位的争夺了。

    在座的都是人精,当见到这三位站起来之时,他们就已经明白了三人的想法,很明显的,这三位平家的少爷,都想借着兽潮之机,把自己的能力展现出来,从而一举击溃其它对手,成为无可争议的家族继承人!

    “啧啧,真是江山代有才人出,三哥,看来你今日提议的集会,貌似是给别人做了嫁衣啊!!”

    看着三个平家的少爷皮笑肉不笑的彼此对峙,平家四爷平庆志不禁咧嘴一笑,对着一旁的平家三爷平庆礼道。

    此番集会,本来是平家三爷平庆礼想要大捞一笔的,可谁也没想到,平家的三位少爷竟然在这个时候借机站了出来,几乎就是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宣布开战,如此一来,平庆礼所要说的事情,一下子就被盖了下去。

    尤其是这三位大少爷都已经说了,为了给死去之人一个交代,他们还要严惩如今的平家少主平金禹,这样一来,就算平庆礼有再大的意见,也根本没办法说出口。

    而对于三个平家的少爷来说,他们不但帮助自己的父亲解决了问题,更是直接灭掉了现在的平家少主平金禹,可谓是一箭双雕。

    “哼,后辈子侄出息了,我这个做叔叔的高兴还来不及,不像某些人,根本不懂得什么叫大局为重。”

    听到四爷平庆志之言,三爷平庆礼不禁冷哼一声,满是不在意地道。

    事实上,他的心里当然也会有那么些许的不爽,不过话说回来,从兽潮当中所能捞到的好处,却是根本没办法跟眼下相比,这会儿,他真正关心的,是眼前这三个平家少爷谁能胜出,这才是他所需要关注的长远利益。

    现在想想,眼下的确是分出胜负的机会,兽潮来袭,如有这三人当中有人能够力挽狂澜,在应对兽潮之时有超绝的表现,那么自然就是平家无可争议的继承人,至于现在的继承人平金玄,的确可以找几个借口废掉了。

    “父亲,不知孩儿们的提议,父亲意下如何?”

    就在这时,三个平家的少爷都已经收起了锋芒,纷纷将目光看向了上手的平家家主平庆义,等待着对方的决定。

    他们三个已经表明了态度,但这一切,最终还是要平庆义点头才行,毕竟,如果对方不允许的话,他们三个再怎么折腾也没意义。

    “吾儿说得都在理,此番平家遭受损失,主要原因的确在于援军之事上,既是如此,本家主自然要严惩负责之人。”

    宝座之上,平家家主平庆义目光闪烁,整整思索了几个呼吸的工夫,他这才点了点头,满是赞同地道,说着,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毅然之色,显然也是有了决定。

    作为平家家主,他又如何看不出自己这三个儿子的想法?显然,这三个家伙应该都是看好了眼下的时机,想要一决高下了!

    不得不说,这次的兽潮,的确是一次很好的机会,他看得出来,兽潮来势汹汹,说是平家的一次大劫并不为过,如果自己这三个儿子当中能够有人力挽狂澜,他完全不介意让对方做这个家主,而且还能让其他人信服。

    “诸位,难得今日大家都在场,本家主在此承诺,等金禹归来之后,无论他此番是否成功搬来援兵,本家主都会重重责罚于他,给所有死去的平家弟子一个交代!”

    目光在众人的身上扫过,平庆义就像是做了一个多么大的决定一样,语气当中简直充满了郑重,好像惩罚平金禹,让他感到无比的不忍和难过一样。

    “父亲英明!!”

    “家主大人英明!!我等心悦诚服!!”

    平庆义的话音刚落,以平金玄为首的平家年轻一辈,以及平庆礼为首的庆字辈,便是纷纷站起身来,齐声高呼道!

    “哈,大家族就是大家族,做什么决定果然不一样,还没等当事人露面,居然就直接决定了人家的命运,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大开眼界啊!”

    然而,就在这时,一声长笑陡然从大殿之外响彻开来,声音十分嘹亮,却是瞬间就把大殿当中的喊喝声给压了下去,使得所有人都是微微一愣,下意识地朝着大殿的门口看去。

    “吱呀!!!”

    说话之间,大殿的门已经被人推了开来,等到殿门开启,两个年轻人的身形,第一时间出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恩?老十三?!!”

    等到看清了来人,大殿当中的所有人尽是微微一愣,因为来人不是旁人,正是他们刚刚决定要进行严惩的‘罪魁祸首’,平家少主平金禹!至于另外一个年轻人,在场的众人倒是并不认得,也没有太过注意。

    “金禹?”

    这时,大殿上手宝座上的平庆义也看到了门口处的胖子,而见到胖子,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但却很快就被他掩饰了过去。

    他倒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而且看样子,对方似乎已经听到了他们适才的讨论。

    “呦,这么热闹,这是在议事么?还好我回来的比较及时,否则怕是都要赶不上了吧!”

    就在所有人愣愣地看着门口处的胖子之时,后者不禁嘴角微弯,说着便是幽幽的从殿外走了进来,几步间就来到了大殿深处,径直来到了平庆义的下方。

    “孩儿见过父亲大人!!”

    来到平庆义近前,胖子也不迟疑,二话不说,便是当先恭敬地施了一礼。

    单膝跪倒在地,胖子就这般目光灼灼地盯着宝座上的平庆义,脸上的表情倒是十分正常,丝毫看不出有任何的多余情绪。

    只是,有些东西并不是浮于表面,事实上,胖子这会儿的心情,当真有些难以名状。

    他跟纪东早就到了,对于殿内众人的谈论,以及自己这位父亲大人最后的决定,他全都听得十分清楚,说是愤怒吧,自然有那么一点儿,不过对于这些,他其实早就已经有所心理准备,所以更多的,可能还是一种无奈。

    “吾儿不必多礼,起来说话吧!”

    这时,宝座上的平庆义也已经从惊讶当中回过了神来,略作迟疑之间,便是语气淡漠地对着胖子开口道。

    “多谢父亲大人!”闻言,胖子微微一笑,直接站了起来。

    “十三弟,你怎么才回来?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迟迟没能带来援军,平家这次可谓是损失惨重。”

    就在胖子刚刚起身之时,大殿一旁的平家弟子当中,一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轻人第一时间跳了出来,满是痛心地大声疾呼道。

    “是啊,老十三,大家都在等你搬救兵回来,可你竟然直到现在才回来,看看另外两家,人家的救兵早就已经到位多时了。”

    又是一个年轻弟子插话进来,很是不满的对着胖子道。

    “恩?呵呵,六哥七哥,我这才刚刚回来,还没等父亲大人对我询问正事,你们两个那么急着跳出来作甚?怎么,你们二人何时变成父亲大人的话语人了么?!”

    眼看着二人跳出来指责自己,胖子不禁撇了撇嘴,一脸轻蔑地道,而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不禁扫了一眼一旁的平家长子平金玄,嘴角不着痕迹地弯起了一抹弧度。

    开口说话这二人,他自是再熟悉不过了,说起来,这二人都是长子平金玄的人,眼下突然冒出来指责他,必然也是平金玄的授意,而他之所以用话语人三个字来形容二人,说白了也是对平金玄的一种暗示和讥讽。

    “你……………”

    听到胖子的回应,两个年轻人尽是微微一愣,却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言辞激烈地反驳他们,而这在以往,绝对是不曾出现过的。

    “行了,我还要跟父亲汇报正事,你们两个还是一边儿歇着去吧!”见到二人惊愣的模样,胖子不禁撇了撇嘴,却也懒得搭理二人,而是再次将目光看向了上手的平庆义。

    如果是以往,他当然不敢如此顶撞自己的兄长,可眼下情况不一样了,他的好兄弟就站在身旁,而且,纪东之前跟他说过,回到平家之后,他可以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看谁不爽就喷谁,不用有任何的控制。

    “什么情况?这还是那个懦弱的老十三么?他怎么说起话来这么硬气了?”

    “我没有听错吧,老十三居然在训斥六哥七哥?他这是想干嘛?”

    “你们有没有觉得,老十三好像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啊,好像更加自信了?”

    “厄,是有些不一样了啊……………”

    这个时候,整个大殿当中的所有人,全都把目光投向了胖子,下意识地窃窃私语起来。

    他们对胖子都比较熟悉,可今日归来的胖子,着实让他们感到有些陌生,至少,以前的胖子是绝对不敢这般跟其他人讲话的。

    “好了,金禹,说说你这次的行动情况吧,为父让你去青冥宗搬救兵,你可是把救兵搬来了?”

    听到下方嗡嗡的讨论声,宝座上的平庆义不禁眉头一皱,先是低喝一声,将众人的谈论打断,这才对着下方的胖子继续问道。

    先不说他此番要如何处置对方,说起来,对方去青冥宗搬救兵,属实是平家的一件大事,如果青冥宗能够派人来援的话,那么平家必然可以减少很多的损失。

    “嘿嘿,正要跟父亲大人汇报!”听到平庆义问到正事,胖子挑眉一笑,这才继续道,“孩儿此番幸不辱命,经过了一番艰苦的游说之后,终于说动青冥宗大长老派人来援,眼下,青冥宗的十大天位境高手,外加五十个意相境强者,差不多快到贾城边境了。”

    “什么?你真的把救兵搬来了?!”

    等到胖子的话音落下,平庆义顿时神情一震,随后便是露出欣喜的表情来,却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说起来,对于这次派对方去青冥宗求援,他是做好了失败的心理准备的,尤其是在打探到另外两家请来天辰宗和辛罗宗高手的代价之后,他就更加的不怎么抱有希望了。

    据他所知,另外两家虽然请来了数量不凡的超级强者,但他们花费的代价,却是要比他交代给胖子的底线高了两倍不止,这样的代价在他看来,已经有些不值得了。

    还有一点,青冥宗的实力乃是这三大宗门当中最弱的,眼下兽潮爆发,青冥宗恐怕也需要大量的高手镇守其中,就算不派人前来也实属正常。

    然而,就是在这等种种不利的条件下,对方居然还是把救兵给带来了,对此,他真的有种不敢相信的感觉。

    “嘿嘿,父亲,孩儿当初承诺月中之前把救兵带回来,眼下时间还未到,孩儿也算是超额完成任务,不知父亲要给孩儿一些怎样的奖赏?”

    见到自己的父亲惊讶的模样,胖子不禁心下一动,随后便是一脸期待的对着对方索要起奖赏来。

    自古有功必赏,有过必罚,他这次成功搬来救兵,当然是大功一件,他倒要看看,自己的这位父亲,究竟要如何处理眼下的局面。

    “厄,这个…………”

    听到胖子之言,平庆义的面色不由得微微一滞,却是真的被对方的问题给问住了。

    他才刚刚跟所有人承诺过,一定要严惩胖子等人,如果他不照做的话,他这个家主的威信,恐怕就要荡然无存了。

    可问题是,对方属实完成了任务,这又让他难免有些下不了手。

    “呵呵,十三弟还真是搞笑啊,父亲派你去搬救兵,那是因为信任你,说起来,搬救兵这种事,任何人前去都能办妥,你居然还想要奖赏?你可知道,就是因为你耽搁的太久,已经让平家损失惨重了?”

    就在平庆义为难之时,一旁的平金玄冷冷一笑,突然插话进来道。

    对于胖子适才的变相顶撞,他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了,眼下胖子居然还想邀功,他当然不可能让对方好过。

    “是啊,原本是一件简单至极的事情,可你竟然耽搁了这么久,致使平家遭受损失,要我说,父亲大人就应该狠狠地责罚,否则根本对不起无辜死去的平家弟子。”

    “不错,存亡之际,时间就是生命,老十三耽搁了时间,冤死了生命,理应受到惩罚。”

    平金玄话音落下,平金展和平金正接连发声,摆明了就是要把白的说成黑的。

    “三位兄长句句在理,父亲大人,一定要严惩老十三,给死去之人一个交代。”

    “必须要惩罚,这等毫无效率之人,如何做平家未来的主人?孩儿建议父亲废掉他的少主身份,重新选立贤人。”

    “理当如此,还请家主大人下令……………”

    随着平家三大核心弟子开口,在座的其他人纷纷开始附和起来,对于他们来说,胖子立功与否都没用,他们需要的,是自己支持的人上位,胖子的利用价值已经没有了,说白了,大家就是要把他废除,也好给自己人让位子。

    要怪的话,就怪胖子自己投错了胎,如果他背后也有巨大的势力支持的话,那么一切就全都不一样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