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四十四章南极宗1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大殿当中,所有人的目光尽是集中在了胖子身上,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轻蔑和嘲讽,嘴上则是不断提议着惩罚胖子,至于惩罚的方式,自然就是拿掉胖子的少主身份,让他做回平家的普通一员。

    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跟胖子未必会有什么仇怨,但这个时候的胖子,真的是一个多余之人,如果胖子不让出少主的位子,那么他们的利益,就都没办法在接下来的时间得到扩大。

    在他们看来,胖子自己也应该有这等觉悟,毕竟,在座的全都明白,胖子当初被委以少主之位,就是为了达到某种平衡的,而眼下,这种平衡显然已经不需要了。

    “哈,难得看到平家众人有这般心齐的时候,看来我还真是成为了众矢之的了啊!”

    眼看着众人对着自己大加指责,嘴上都在吵嚷着要惩罚自己,胖子的脸上却是一直戴着淡淡的笑容,笑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

    确实,对于眼前这一幕,他的的确确早就有所心理准备,他就知道,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的。

    为了不让这一天到来,一直以来,他都小心翼翼,不敢犯任何的错误,生怕因为自己的一点儿错误,就失去现在的身份。

    可现在的他方才明白,原来,不管他是否犯错,该交出位子的时候,他还是要把位子交出来,哪怕他刚刚为平家立下了一个大功!

    段过头来,他不禁看向了身旁的纪东,却是发现对方刚好也朝着自己看过来,并且笑着跟自己点了点头,似乎是在为他打气。

    见到纪东的笑容,他的心下不禁稍稍安稳了一些,同样回给了纪东一个微笑,这才把目光重新看向了在场的众人。

    “诸位叔父,诸位兄弟,大家是否可以先静一静了?”

    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一一扫过,胖子深吸一口气,随后便是吐气开声道,他的声音极大,却是直接把众人的议论声盖了过去,使得众人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我知道大家都是怎么想的,这样吧,这个家暂时还是家父说了算,我此番到底是该赏还是该罚,还是由他来决定好了。”眼看着众人停止了起哄,胖子不禁微微一笑,说着便是把目光看向了上手的平庆义。

    “父亲大人,多余的话,孩儿也不想再说,该怎么做决定,父亲大人请便就是了。”

    虽然在场的众人都在呼吁惩罚他,但他的心里并不在意,眼下唯一让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父亲的决定!

    “吁…………”

    听到胖子开口,宝座上的平庆义不禁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眼底深处不禁闪过一丝歉然。

    说心里话,他并没有想过在这等情况之下拿掉对方的少主身份,可让他没办法的是,事情居然真的刚好赶在了这里,眼下群情激愤,他就算是想给胖子留一份脸面也不成了。

    “金禹,你此番前往青冥宗搬救兵,总的来说还算有功,但你的的确确耽搁了一些时间,导致了平家遭受不应有的损失,如果不惩罚你,为父实在没办法跟众人交代,所以,本家主决定,收回你家族继承人的身份,希望你能够理解!”

    沉吟片刻,平庆义最终还是做出了裁决,而这个裁决,其实是他在选择胖子做继承人的那一刻就已经决定了的。

    他并没有其它选择,胖子的傀儡身份,眼下必须要结束,只有这样,他才能给这些人一个交代,至于胖子,他后面会给对方一些补偿,至少不会让对方活不下去就是了。

    “父亲圣明!!!”

    “家主圣明!!!”

    等到平庆义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众人顿时眼神一亮,随后便是一个个对着平庆义恭维起来,显然是对平庆义的决定十分的满意。

    眼下少主之位终于再次空了出来,他们却是终于可以牟足了劲儿争夺一番了,至于胖子,他今后的死活,跟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关系。

    “哈,哈哈哈哈,好,好啊!!”

    听到平庆义的决定,看着在场众人一个个志得意满的模样,胖子不禁摇了摇头,随后便是放声长笑起来。

    最不希望看到的情形,最终还是发生了,坦白讲,当听到平庆义宣布决定的那一刻,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傀儡就是傀儡,虽然有好多时候,他都试图告诉自己,他的父亲之所以选中了他,乃是对他寄予了厚望,但现在回想起来,他还真是傻得天真!

    “放肆,平金禹,眼下大家正在集会商议大事,你这般疯狂发笑成何体统?父亲,孩儿建议将他暂且赶出大殿,免得影响大家议事。”

    听到胖子疯狂大笑,平家长子平金玄不禁面色一沉,大义凛然地开口道。

    对于胖子之前挖苦他之事,他可是全都记着呢,眼下胖子已经不再是平家少主,他今后还不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拿捏?

    “也好,来人呐,把金禹暂且带出去,让他好生休息一番,另外,派人到外面等着,一旦青冥宗的高手露面,第一时间前来通知本家主,本家主要亲自出去迎接!”

    听到平金玄之言,平庆义眉毛一挑,随后便是对着左右吩咐道。他也清楚,胖子这会儿恐怕多少会有些难以接受眼下的情况,所以还是让对方一个人静一静比较好。

    “遵命!!!”

    等到平庆义话音落下,两个站在一旁的家主护卫第一时间躬身应是,说着,二人便是闪身来到了胖子近前,“十三少爷,请吧!”

    说着,二人直接对着胖子做了一个请的手势,这就要请胖子出去。

    “滚开!!”

    眼看着两个家主护卫来到近前,本就心气不爽的胖子顿时面色一沉,对着两个护卫便是大声呵斥道。

    “恩?带十三少爷出去,让他一个人冷静冷静!!”

    听到胖子竟然对自己的贴身护卫大声呵斥,平庆义的脸色也是微微一沉,说着便是大手一挥,明显就是要让两个护卫用强。

    “属下遵命!!”

    得到平庆义的指令,两个护卫尽是眼神一亮,说着就要强制出手,把胖子赶出大殿。

    “哼,我看谁敢动?”

    然而,就在二人刚要有所动作之时,一直站在胖子身旁的纪东,这时突然上前一步,语气冰冷的喝道。

    纪东已经观察了好半天,对于大殿当中众人的心思,他已然心知肚明。

    很明显的,这些人利用完了胖子,这是想要卸磨杀驴了,虽然这样的情况在一些超级大家族大势力当中并不罕见,甚至于若是发生在其他人身上的话,他都未必会有什么感觉,只会摇头一叹,感慨一下弱肉强食罢了。

    可眼下的问题是,这种事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的兄弟身上,这就让他不可能等闲视之了。

    平家的家族大计也好,安定团结也罢,这些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他所要看到的,是胖子能够在家族当中说一不二,如果有人想欺负胖子,那就是跟他为敌。

    “平家主,这就是你对待一个有功之人的态度么?胖子明明为你平家立下了大功,你不赏也就罢了,居然还要拿掉他的少主之位,敢问平家主,你们平家都是这般做事的么?若是这样的话,这个家族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喝退了两个家主侍卫,纪东的目光不禁淡漠地看向了上手的平庆义,面色低沉地道。

    说起来,眼前的平庆义作为胖子的父亲,他原本是应该恭恭敬敬地叫一声伯父的,可对方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他既愤怒又心寒,设身处地地想一想,如果他是胖子的话,那么这一刻,真的会比死还难受吧!

    “放肆,小子,你是从哪里冒出来的?竟然敢忤逆家主大人?”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宝座上的平庆义顿时皱起了眉头,不过,还不待他开口,大殿下方,平家长子平金玄便是蓦地站起身来,大声呵斥道。

    对于纪东,在场的众人自然早就看到了,不过,纪东看起来年纪不大,而且浑身上下的能量波动也极其微弱,这让众人根本没怎么在意他。

    此刻,纪东竟然一开口就怒斥平家家主,这自然让在场的众人想不注意到都难。

    “哼,平家家主?这等无情无义之人,根本就不配做一家之主。”听到平金玄之言,纪东不禁冷哼一声,目光淡漠地看向对方,“还有你,你应该是平家的长子吧,胖子再怎么说也是你的兄弟,你居然在这等时候要对他下手,像你这等人,这辈子也不可能有所成就的。”

    兄弟相争,这本是无可厚非的事情,但在胖子立功归来之时对胖子下手,这真的太过残忍了。可以说,眼前这些人的做法,已经触及到了他的底线。

    “大胆,小杂种,你算是什么东西,居然敢在此大放厥词,来人,把他给我擒下,打烂他的嘴!!”

    听到纪东竟然变本加厉,却是连他都一并骂了,平金玄简直怒不可遏,要知道,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人敢这般对他说话的。

    “嗖!!!”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在他的身后,两个中年模样的男子蓦地闪身而出,二话不说,便是直奔纪东掠来,居然真的要将纪东擒拿。

    这二人明显都是平金玄的贴身护卫,随着他们这一出手,意相境强者的气息顿时尽显无余,而意相境的高手,这在平家这边也算是实力不凡的强者了。

    “找死!!!”

    眼看着这二人对着自己抓来,纪东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冷,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下一秒,两个意相境的高手,便是纷纷身形一滞,随后便是直接倒了下去,连一丝的声响都没有发出。

    “什么?这…………”

    眼看着两个中年男子说话间就倒在了地上,整个大殿都是响彻起倒吸冷气的声音,谁也没想到,纪东竟然只是冷哼了一声,两个意相境的高手,居然就直接倒下了,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根本没有人看到!

    “怎么回事?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对劲儿,这小子是个高手!!”

    “嘶,好像是来者不善哪…………”

    短暂的惊愣过后,众人这才突然意识到,眼前这个跟着胖子一起前来的年轻男子,貌似并不像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小子,你………你竟然敢打伤我的人?!!”

    这时,平金玄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只不过,跟适才相比,这会儿的他明显也被纪东的表现给吓到了,语气当中明显多了一丝忌惮。

    对于自己的两个贴身护卫,他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二人都是他精挑细选的超级高手,平日里在平家,也是难逢对手,可就是这样的两个高手,居然被纪东的一声低喝直接震晕,实难想象,眼前的纪东究竟是何等的厉害存在。

    “打你的人?我还要连你一起揍,给我过来!!”听到平金玄开口,纪东不禁冷冷一笑,说着,他的身形便是蓦地消失在了原地,等到他再次出现之时,原在一旁的平金玄,却是已经被他抓在了手里。

    “给我跪下!!!”

    将平金玄抓在手里,纪东也不跟对方客气,一抖手,对方便是双腿一软,直接在胖子的面前跪倒下来。

    “扑通!!!”

    平金玄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等到他回过神来之时,他已经跪倒在胖子脚下,刚好迎上了胖子居高临下的冰冷目光。

    “怎…………怎么可能?”下意识地看着面前的胖子,平金玄顿时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该死,你们居然敢让本少爷下跪?!!”短暂的惊愣过后,平金玄简直牙呲欲裂,因为这个时候的他才看到,这会儿,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的身上,也就是说,他居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儿,给胖子行了跪拜大礼!

    “轰!!!”强横的气息猛地从他的身上荡漾开来,竟然也达到了意相境的境界,而且要比适才的两个护卫强大了不少!

    “哼,不知死活!!啪!!!”

    然而,就在平金玄的气势刚刚释放开来,却是还没等他做出进一步的动作之时,纪东的声音再次响彻开来,说着,他便是狠狠地甩给了对方一个嘴巴,一下子把对方的气势打散,更是将其一嘴巴扇倒在地。

    “噗!!!”

    看似十分普通的一巴掌,可平金玄却是猛地喷出一口鲜血,眼前更是一片漆黑,半晌都没能直起身来,浑身上下的恐怖气息,也是直接消散于无形。

    “嘭!!!”

    “哼,让你跪着你不跪,既然如此,你就乖乖地给我趴着好了!!”将平金玄一掌扇倒,纪东不由得冷哼一声,说着,他便是一脚踩在了对方的后背之上,让对方连动都动弹不得。

    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向来就没有什么正邪、善恶、好坏的分别,只要你的实力足够强大,那么你就可以主宰一切,至于是对是错,又有谁会去在乎?

    就像眼下,整个大殿当中的人都明白,胖子此番的确是立下了大功,可当所有人都说他是犯下大错之时,那么他就是犯了错,就算他再怎么辩解也没用。

    而既然在座的都是不讲道理之人,那么纪东当然也就没有必要跟这些人客气。

    将平金玄踩在脚下,纪东的目光淡漠地扫过在场的每一个人,而对于这些人脸上的震惊之色,他此时竟然有那么一丝难以言喻的快感。

    “平家主,你的这个长子满口喷粪,连句人话都不会讲,我现在帮你教训他,不知你要怎么感谢我?”

    环视一周,纪东也懒得去管周围那些震惊的眼神,而是将目光看向了上手的平庆义,满脸笑容地道。

    既然对方不讲情面,那么他当然也没必要给对方留情面,区区一个平家,他还真的没怎么看上眼,另外,如果他想要让胖子接管平家的话,貌似不动用点儿手段的话,也根本不可能达到目的。

    “你…………你…………”

    宝座之上,平庆义的双手猛地抓紧了座椅的扶手,脸色早已经变得无比阴沉起来,只是,就在他想要爆发的一瞬间,他却是突然神情一震,终于有些回过了神来。

    纪东适才的出手,他全都看在眼里,可事实上,对于纪东适才究竟是如何出的手,他根本没有看清,这意味着什么,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要知道,他本人可是一个小天位之境的强者,而连他都没有看清纪东的出手,也就是说,纪东的实力,至少达到了中天位之境,甚至有可能会更高!

    一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天位境高手,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纪东绝对不可能是普通人就是了,可笑他适才竟然没有看出来。

    “阁下到底是何方神圣?小儿不懂事,出言顶撞了阁下,还请阁下高抬贵手,莫要与他一般见识。”

    深吸一口气,他不禁压下心底的怒气,脸上更是露出一丝歉然之色,语气无形当中多了一丝敬意。

    “哈,我是什么人,平家主恐怕还没有资格知晓,另外,这家伙对我出言不逊,我为何要高抬贵手不跟他一般见识?我这个人向来不喜欢被人侮辱,如果不是看在胖子的份儿上,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朗声一笑,纪东的脸上尽是一片的嘲讽之色,一边说着,他却是猛地一跺脚,更加用力地踩了平金玄一脚。

    “啊!!父亲大人,父亲大人救我,父亲大人救救我啊!!”

    被纪东这般一踩,平金玄顿时吃痛,下意识地大声尖叫起来,语气当中却是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等高高在上的味道,剩下的只有惊恐和无助。

    他做meng也没想到,胖子身边这个看起来很不起眼的年轻人,竟然会是一个隐藏如此之深的超级强者,若是早知如此的话,他绝对不会那般鲁莽了。

    “金玄!!!”

    听到平金玄的惨叫,平庆义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眼底尽是一片的焦急之色。至于其他人,这会儿早就被这突然出现的变故吓傻了,一个个全都站起身来向着大殿两侧退去,根本没有人敢上前一步。

    “金禹,快让你的朋友住手,这一切都是误会,咱们有话好好说!!”

    面色变了又变,平庆义的反应倒也不慢,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胖子,半乞求半命令地开口道。

    眼前的纪东是胖子带回来的,而且一直都跟在胖子侧后方,明显是跟胖子十分交好,否则绝对不会甘心站在胖子后面。所以,眼下唯一能够阻止纪东的,应该也只有胖子了。

    “咳咳,父亲大人明鉴,我这位兄弟脾气臭的很,父亲大人有所不知,之前青冥宗大长老对我说话太大声,都被他狠狠地教训了一通,他想要做什么,我可没办法劝阻。”

    听到平庆义之言,下手的胖子不禁轻咳一声,这才上前一步道。

    纪东之前已经跟他说了,回到家族之后,他想怎么吹就怎么吹,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就算他想把天捅一个窟窿,纪东也会帮他堵上!

    此时此刻,眼看着整日对自己颐指气使的平金玄被纪东踩在脚下,他简直就是发自内心的感到舒爽,甚至恨不得自己也上前踩上几脚,又怎么可能会劝纪东收手?

    “什么?训斥青冥宗大长老?!”

    等到胖子的话音落下,原本就心下惊疑的平庆义以及在场的众人,却是全都神情大震,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胖子的话是真是假,他们一时之间并没有办法确定,可如果胖子说的是真的,那事情恐怕就真的要大条了。

    试问,这个世上又有多少人敢训斥青冥宗的大长老?如果纪东真的敢那么做的话,那纪东的身份,可就真的太过恐怖了。

    一时之间,所有人的脸上都是有些呆滞,那些原本还叫嚣着要处罚胖子的人,此时也全都乖乖地缩起脖子,生怕被纪东给选中。

    “这、这…………”

    平庆义这个时候也有些愣住了,对于胖子的话,他同样没办法确定真伪,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的是,纪东十有九应该是青冥宗弟子,而且还绝对是青冥宗当中地位极高的弟子,而得罪一位青冥宗的高徒,这本就是一个极其愚蠢的决定。

    现在想想,他适才真的太过莽撞了,在没有认清形势的情况下,他就匆忙做出了惩罚胖子的决定,也许他的这个决定,乃是他这辈子所做的最要命的决定了。

    目光死死地盯着纪东,这个时候的他简直就是越看越心惊,越看越后悔,因为在他眼里,纪东简直就像是一片幽深的宇宙星空一般,让他根本看不出纪东的底线在哪里!

    一个如此恐怖的年轻人,不用说,他这次绝对是惹了大麻烦了。

    大殿当中的气氛简直达到了冰点,在听了胖子的一番解释之后,所有人对纪东的身份都是充满忌惮起来,而最让他们心下发冷的是,平家的大少爷平金玄,这会儿还被纪东踩在脚底下呢!

    “这位小兄弟,在下适才的确有些鲁莽,还请小兄弟原谅则个,至于犬子,他也是被我给惯坏了,小兄弟出手帮我教训于他,在下感激不尽。”

    心思电段,平庆义的脑袋还是段得很快的,几乎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他便是已经有了定计,说着,他却是从宝座上面站了起来,对着纪东拱手致歉道。

    大丈夫能屈能伸,眼下可不是他装硬气的时候,如果纪东真的是青冥宗的高层的话,那么绝对是他不能轻易得罪的,这个时候,他该服软就得服软才行。

    “啧啧,平家主这几句话说得还算中听,您要是早就这么说,事情不就不会发展到现在这等局面了么?”

    听到平庆义之言,纪东的嘴角不由得微微一挑,脸上这才露出一丝笑容。

    “是我的错,来人,还不赶快给这位小兄弟看座?!”陪笑一声,平庆义却是丝毫不敢怠慢,赶忙对着一旁的护卫喊道。

    “不必了,眼下事情还没有解决,咱们还是先解决问题吧!”

    平庆义的话音刚刚落下,纪东便是蓦地一摆手,示意对方不用跟自己套近乎,“咱们一件一件的来,就先说这家伙的事吧,平家主觉得,他出言侮辱我,应该受到怎样的惩罚?”

    双眼微眯,纪东不禁扫了一眼被自己踩在脚下的平金玄,语气淡漠地道。

    “惩罚?对,一定要惩罚,我看不如这样,小兄弟把他交给我,我稍后一定会关他禁闭,让他一年之内不许出屋,认认真真地悔过!”

    听到纪东还要惩罚平金玄,平庆义不由得微微一愣,但最终还是咬了咬牙道。

    在他原本想来,纪东打也打了,羞辱也羞辱了,应该差不多消气了才是,可让他没想到的是,纪东竟然并没有就此放弃的意思。

    “关禁闭?哈,平家主是在跟我开玩笑么?关禁闭难道也能算是惩罚?!”

    听到平庆义说出的惩罚方式,纪东不禁微微一愣,随后便是长笑一声道,显然是对平庆义的提议不怎么赞同。

    “这………那阁下倒是说说,应该怎么惩罚他?”

    见到纪东的反应,平庆义的眉头不禁微微皱了起来,但最终还是控制着怒意,对着纪东沉声问道。

    今日算是平家倒霉,竟然招惹了这样一个不该招惹之人,如果纪东非要提出一些要求的话,他也只能是尽可能的满足对方,只要能够息事宁人就行。

    “这个………既然平家主让我决定,那我看不如这样好了,反正这家伙的修为也不怎么样,有跟没有,区别根本不大,既然如此,我就废了他的修为,让他做一个普通人好了!”

    略作沉吟,纪东似乎真的是认真思考了一番,这才对着平庆义道。

    “什么?废除修为?!!”

    听到纪东之言,平庆义顿时浑身一颤,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可没想到,纪东所谓的惩罚,竟然是要废掉自己儿子的修为!

    “不错,就是废除修为,看来平家主并没有异议,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客气了!!”

    嘴角一挑,纪东似乎对这等惩罚方式十分满意,说话之间,他便是陡然抬起脚,然后狠狠地朝着平金玄的丹田位置踩了下去!

    “不!!阁下且慢……………”

    眼看着纪东竟然说话之间就要出手,平庆义简直大惊失色,赶忙对着纪东高声喊道。

    “嘭!!!噗!!!”

    然而,还不待他的话说完,纪东的一脚,已经结结实实的踩在了平金玄的丹田之上,随后,这位平家的大少爷便是瞪大了双眼,浑身的气息一下子消散开来,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不!!!我的修为!!!”

    猛地喷出一口鲜血,平金玄完全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做meng也没想到,纪东竟然真的敢废掉他的修为,原本,他还以为纪东是在开玩笑呢!

    感受到丹田当中已经空空如也,他实在是有些没办法接受这样的现实,脑袋一歪,他便是直接晕死了过去。

    “好了,这下总算是扯平了!”一脚给掉了平金玄的修为,纪东不禁满意的拍了拍手,说着便是一抬脚,直接将平金玄踢到了一边,就像是在踢一条死狗一样。

    这个平金玄显然跟胖子不怎么对付,可以预想得到,如果不把对方废掉的话,那么对方一定会在今后继续找胖子的麻烦,既然如此,他还不如直接把对方废掉,来一个一劳永逸!

    他相信,没有了武力在身,这位平家的大少爷,应该很快就会淡出大家的视线了,至少,平家家主的位子,对方是绝对不用想了。

    “不!!金玄,我的金玄!!!”

    眼看着纪东居然真的动手废掉了自己的长子,平庆义完全没办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纪东竟然真的当着他的面儿,如此轻描淡写地废掉了他的长子!

    “嘶…………这………这………”

    整个大殿都是响彻起倒吸冷气的声音,所有人的目光,此刻尽是看着平金玄,每个人的眼底,都是充满了难以言喻的骇然!

    他们都能感受得到,平金玄此时是真的被废掉了,而这一切对于他们来说,简直就像是做meng一样!

    “啊,来人,把此子给我拿下!我要杀了他为我儿报仇!!!”

    怒气上涌,他再也顾不得那么多,这一刻,他只想要把纪东擒拿,然后当着所有人的面儿,将纪东千刀万剐,以泄心头之恨!

    “刷!!!”

    就在平庆义的吼声刚刚落下,一道虚影便是蓦地从暗处闪现而出,这身影之前一直隐藏在暗处,直到平庆义下令,他这才从暗处现身出来,而刚一现身,他便是直奔纪东而来,人还未到,一柄漆黑的长刀,已经直刺纪东的咽喉。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