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四十五章南极宗15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恐怖的刀芒微微一闪,眨眼之间就已经到了纪东的近前,速度之快,简直可以用瞬息及至来形容,这个时候,哪怕是一个大天位之境的高手,怕也未必就能避得开刀芒的袭击。

    “哈,还不赖么,想不到平家还隐藏了这等强者!!”

    眼看着刀芒来袭,纪东却是没有丝毫的意外可言,事实上,他早就已经发现,平庆义的身后一直隐藏着一位高手,只不过就是一直没有现身罢了。

    很明显的,这是一个十分精通隐匿的超级高手,从他的观察来看,对方应该是一个中天位之境的强者,但隐隐的已经有了一丝大天位超能者的气质,估计是距离突破不远了。

    当然了,修为的强横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对方的暗杀水平,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人无论是隐匿还是刀法,都可谓达到了一种极致,说是臻至化境也不为过。

    “闪移术!!!”

    眼看着刀芒来袭,纪东不慌不忙,几乎就在刀芒就要斩在脖颈上的一瞬间,他的身形微微一闪,瞬间便是消失在了原地。

    “没时间跟你玩,给我在这儿歇着吧!!”

    一个闪烁的工夫,他的身形已经再次显现出来,而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出现在了暗杀者的身后。

    “嘭!!!”身形显现,他直接立起手掌,对着对方的后颈处便是猛地斩下,这一掌十分普通,就像是随手一击一般,可就是这简单的一击,这个经验丰富、实力强横的暗杀者,便是身体一僵,直接倒在了地上。

    “力量,封印!!!”将对方击倒在地,纪东为了保险起见,又随后朝着对方的身体当中打入了几道超能力,这样一来,对方的所有力量尽数被他封印,就算对方这个时候醒过来,却也一点儿的力量都没有了。

    “搞定,平家主,还有没有像样点儿的?这个实在是太弱了啊!”

    随手封印了对方的力量,纪东不禁挑眉一笑,直接将目光再次看向了上手的平庆义,满是揶揄地道。

    一个中天位之境的暗杀者,这跟他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一些,事实上,就算不动用闪移术,他想要灭掉对方,也无非就是弹指之间罢了。

    “你………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平庆义这会儿还没有从震怒当中回过神来,可就在这时,他这才发现,自己一直以来最大的倚仗,居然已经被纪东给放倒了?!!

    别人不知道,可他最是清楚自己身后这位的实力和手段,说起来,有好多次经历危险,都是对方出手救得他,在他看来,只要有对方在,那么就算是遇到大天位之境的高手,他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超级强者,居然如此轻易的就被纪东给收拾了,这一刻,他心底的震撼,已经没办法用任何的言语来形容。

    “平家主,说好的我帮你教训儿子,你怎么翻脸不认人?怎么,难道平家主是嫌我出手太重了么?”

    淡漠一笑,纪东的双眼不禁微微眯了起来,就这般对着平庆义笑道,倒也并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

    对于这位平家家主,他倒是没想过把对方怎么样,毕竟,对方说到底都是胖子的父亲,他可以把平金玄废掉,但显然不可能把这位也给废了,如果他真的那么做了,恐怕胖子也不用在平家继续混下去了。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的实力怎么可能强大到这等地步?!”深吸一口气,平庆义这一刻是彻底的清醒了,适才眼睁睁看着自己的长子被纪东废掉修为,他一时之间有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可随着他身后之人的倒下,他这才意识到其中的利害关系。

    纪东的强大,已经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能力,说真的,他从来没有见过像纪东这般恐怖的人物,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纪东在青冥宗里面,也一定是了不得的大人物。

    只是,让他难以理解的是,这等恐怖的人物,怎么会跟着自己的一个废物儿子一起回来,而且明显跟自己的这个儿子走得很近。

    “还是那句话,我是什么人,你现在依旧没有资格知晓,我看不如这样吧,如果平家主觉得还不够尽兴的话,那就把平家深处的超级强者叫出来,刚好我最近有些手痒,可以跟平家的老前辈切磋几招。”

    面色稍正,纪东的目光闪了闪,眼底尽是一片汹涌的战意!

    说起来,他的精神力已经在平家深处的禁地探查过,他发现,这平家的深处,的确有超级强者坐镇,虽然对方的气息十分的隐晦,而且周围貌似还有特殊的手段进行掩饰,但这些都逃不过他的探查和感知。

    如果他没有感应错的话,平家的禁地当中,十有九就有造化境强者存在,至于大天位之境的强者,数量应该不低于三四个,而这样的实力,说来的确十分的恐怖了。

    “你………你…………”

    听到纪东之言,平庆义顿时脸色一白,却是再也说不出一句狠话。

    别人不知道,可他却是清楚纪东说的是什么意思,平家有超级强者存在一事,只有历任的平家家主才会知晓,可纪东居然能够感知到,这分明就是告诉他,纪东的实力,恐怕已经达到了比肩平家老祖宗的地步!

    虽然这听起来让人很难相信,但事实摆在眼前,却又由不得他不信。

    “阁下到底想要怎么样?”

    深吸一口气,平庆义看了一眼趴在不远处的平金玄,又扫了一眼大殿当中惊魂未定的其他人,最终只能是无奈一叹,却是彻底的服了。

    “哈,我一直都没想过要怎么样,貌似是平家主您想把我怎么样吧?”听到平庆义之言,纪东不由得朗声一笑,说着便是扫了一眼被自己放倒的暗杀者,满是揶揄地道。

    “这………”见到纪东的眼神,平庆义不禁气息一滞,“适才是在下的错,不过我也是一时情急,还望阁下莫要见怪。”

    虽然从始至终,被压迫的都是他这一边,但这个时候,他却也不得不乖乖地跟纪东服软了。

    “好说,平家主要是一开始就这般心平气和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有现在这般麻烦了啊!”

    听到平庆义服软,纪东满意一笑,这才继续道,“好了,既然话都已经说开了,那我就说说我的目的吧,刚好平家的高层基本上都在,我提议,你们平家未来的家主,就由胖子来做,至于其他人,你们就安安心心地辅佐他,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嘴角一挑,纪东的目光直接段向了在场的众人,随后便是笑着开口道。

    纪东此番来平家的目的很简单,也很单纯,那就是要让胖子坐实未来家主继承人的宝座,不允许任何人跟他争这个位子。

    眼下,平家有能力跟胖子争夺未来家主之位的都在,这简直就是一个天赐良机,他自然不可能会错过。

    他心里也明白,胖子在平家并没有大的靠山,既然如此,他就来做胖子的靠山,若是有哪个敢不同意,他就打到对方同意就是了。

    “怎么样?在座的诸位,不知大家对我的提议可有异见?如果有意见,现在就提出来,如果没有的话,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

    目光在所有人的身上扫过,纪东能够感受到,在场的这些人当中,几乎一大半的人对于他的提议都是面色闪烁,显然是不太同意他的这个提议。只不过,这些人显然是看到了平金玄的下场,所以一个个都不敢出声。

    至于上手的平庆义,这个时候同样是目光闪烁,迟迟没有发表任何意见,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怎么都不出声了?难道都是默许了么?若是这样的话,那此事可就这么定了,而我要把丑话说在前面,今后若是有人胆敢对胖子有任何不敬,我届时定会扒了他的皮,废掉他的修为,然后丢到外面去做乞丐!”

    眼看着所有人都不发声,纪东也没时间跟这些人耗下去,直接便是朗声宣布道。

    反正这些人也都是不讲道理之人,他自然也就没必要跟这些人讲什么道理,说白了,拳头大就是硬道理,这也是这些人一直秉承的原则。

    “咳咳,阁下这样做,是不是有些过于霸道了?再怎么说,家主继承人之事,都是我平家自己的事情,该怎么做,理应由我平家之人来决定才是。”

    沉默良久,最终还是平家家主平庆义站了出来,鼓足了勇气对着纪东道。

    今日的局面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些超出了他的掌控,但问题是,如果他什么都不说,就任凭纪东把平家的家主继承人直接敲定,那么从今以后,他这个家主在平家,又哪里还有什么话语权?

    所以,哪怕是忌惮纪东的实力,他还是不得不站出来,挑战一下纪东的权威。

    “哈,平家主此言差矣,我现在不正是让你平家之人来决定么?事不宜迟,眼下兽潮肆虐,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又会跑来了,所以,大家借着这次聚集的机会,赶快决定就是了。”

    听到平庆义之言,纪东也不跟对方辩驳,而是抓住了对方话里的漏洞,再次笑着开口道。

    “这…………”

    闻言,平庆义不禁气息一滞,却是根本不知道怎么反驳。他心里清楚,纪东今日恐怕是铁了心要让事情有一个结果了,他想要蒙混过关,根本就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可问题是,把平家交给胖子,平家的未来又要如何发展?他倒是可以接受这样的安排,毕竟,胖子说到底也是他的亲生儿子,由胖子来做这个家主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

    但他可以接受,并不代表其他人也可以,虽然这个时候的众人都躲在一旁不敢出声,可等到纪东不在的时候,这些人又怎么会甘心屈居胖子之下?到时候,平家恐怕又要陷入无休无止的争斗当中了。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就越发的焦急起来,但最终也想不出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兄弟,要不还是算了吧,这个什么家主继承人,我不做也罢,反正今日已经很开心了。”

    就在这时,纪东身旁,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胖子,这时不禁咧嘴一笑,拍了拍纪东的肩膀道。

    说起来,他今天真的已经很爽了,不过,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也明白,自己的老爹一定会十分的为难,而看着对方纠结的模样,他最终还是有些心软了。

    说到底,上方的男子都是他的老爹,对方可以对他不仁,可他真的没办法对对方不义,谁让对方是自己的老子,而他是对方的儿子呢?

    “胖子,这个时候,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我心里清楚,你对这个家主继承人的位子还是很看重的,所以,今日不论如何,我都要把这个位子给你拿到。”

    听到胖子之言,纪东不禁摇了摇头,随后便是笑着开口道。

    他对胖子还是比较了解的,也看得出胖子和平庆义的为难,不过,他此番既然选择了出手,当然早就想到了眼前的情况。

    “水幕天环,起!!!”

    说话之间,他蓦然间一抬手,却是把水幕天环祭了出来,抖手间抛到了大殿的屋顶。

    “嗡!!!刷刷刷!!!”

    水幕天环出现,他大家精神力微微一闪,便是将其彻底的激活,随后,整个大殿包括里面的所有人,便是全都被一道道光幕包裹了起来。

    “这是…………”

    突然间出现在周围的光幕,直让大殿当中的所有人都是神情一怔,眼底难以抑制的闪过骇然之色。

    他们早已经领教了纪东的手段,眼下纪东竟然又祭出了这等诡异的神兵,这自然由不得他们不怕。

    “兄弟,你这是……………”

    眼看着纪东祭出神兵,胖子也微微有些愣神,但他对纪东还算有信心,倒也不怕纪东会害自己,但却真的是很好奇纪东想要做什么!

    “嘿嘿,帮你把家族的问题简单化,也好让你管理起来更加轻松。”听到胖子问到自己,纪东随口解释了一句,随后,他的身形便是再次一个闪烁,直接消失不见!

    “全都把嘴给我张开!!!”

    身形一闪,纪东已经来到了那些平家高层的近前,一声低喝之间,庞大的超能力直接把所有人的嘴巴全都撬了开来,紧接着,一颗又一颗的丹药,便是被他随手抛了出去,刚好落入在场这些人的口中。

    他的速度极快,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在场的平家之人,不管是平家的直系还是平家的保镖护卫,却是尽数吞下了一颗特殊的丹药,然后纷纷瞪大了双眼,更加的说不出话来。

    “啊啊啊,谁能告诉我,我刚刚吃了什么鬼东西?谁能告诉我啊!!”

    “完了,完了完了,一定是毒药,我一定是被人灌了毒药,怎么办,怎么办啊!!”

    “好难受,我感觉全身都好难受,我是不是要死了…………”

    短暂的死寂过后,整个大殿顿时变成了菜市场,每个人都是疯狂的大吼大叫起来,一个个就像是发疯了一样。

    就在刚刚,纪东居然以一己之力,把他们所有人的行动全都禁锢住,并且给他们每个人都喂了一颗丹药。

    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到,纪东喂他们吃下的,绝对不可能是什么好东西,而一想到自己可能已经中了毒,一些个心理素质比较差的平家之人,这会儿简直吓得站不起来,好像自己已经时日无多了一样。

    “该死,该死啊!!!”

    大殿上手,平家家主平庆义同样没有逃脱被灌药的下场,而且,作为平家家主,修为达到了天位境的高手,纪东还特殊照顾他,却是给他灌了双倍的量,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舒服,但他心里也明白,自己刚刚吃下去的东西,绝对不会是灵丹妙药就是了。

    “全都给我闭嘴!!”

    燃烧的怒火在他的眼底升腾而起,这一刻,他的心里简直就是又急又怒,蓦地大吼一声道,而随着他这一吼,正在吵嚷的众人尽是浑身一颤,一个个全都下意识地停了下来。

    “你………你给我们吃了什么?!”

    等到众人停止了吼叫,平庆义这才将目光看向了下方的纪东,声嘶力竭地吼道。

    “啧啧,平家主这不是明知故问么?我喂你们吃的,当然是毒药了。”听到平庆义之言,下手的纪东不禁挑了挑嘴角,十分随意地回道。

    “毒药?真的是毒药?!!”

    “完了,我中毒了,我中毒了啊!”

    “我是不是要死了?我不想死,我还不想死啊……………”

    听到纪东亲口承认,刚刚安静下来的众人再一次疯狂的吵嚷起来,又有一大把的平家之人瘫倒在了地上,一副半死不活的模样。

    “安静!全都给我安静!!”

    平庆义的脸色也是不由得微微一白,眼底同样闪过一丝的慌乱之色。虽然他已经猜到了,但此刻得到纪东的确认,他还是感到发自内心的焦虑。

    “切,一群没用的东西。”

    眼看着一个个平家之人居然纷纷倒地,纪东着实对这些人的心理素质感到无语,要知道,虽然他喂他们吃的的确是毒药,但这东西好像不会让人有什么不适,就算有,那也铁定不是现在就对了。

    “好了,别跟我装死了,这东西暂且还要不了你们的性命。”撇了撇嘴,纪东身形一动,却是直接来到了大殿上方,站在了平庆义的身旁,居高临下地看向下方的众人。

    “要不了性命?什么意思?”

    听纪东这么一说,惊恐的人群尽是纷纷一怔,下意识地将目光投向了纪东,等待着纪东的下文。

    “实话告诉你们吧,你们吃下去的是毒药不假,不过,这毒药乃是我的丹阵师朋友特制之物,毒性会在一年之后发作,一年之内,你们都不会有任何的不妥,当然了,如果一年之后没有临时解药的话,那你们就真的只有死路一条了。”

    喂所有人吃毒药,这也是他没办法的事情,他想要让胖子做未来家主,眼下这些人必然不会赞同,就算表面赞同了,暗地里怕也一定会给胖子使坏。

    既然如此,他还不如把这些人全都用手段控制住,这样一来,就算他们心里不服,但也绝对不敢有任何的多余想法,等到胖子将来站稳了脚跟,届时再帮这些人彻底解毒也不迟。

    也许这样的做法有些不近人情,但却绝对是最有效的办法。

    另外,他眼下并不知道平家内部是否有被蛮族控制之人,如果有的话,那么在被他的毒药控制之后,对方势必又多了一些顾忌,到时候两相权衡之下,这些人应该不会再对平家出手就是了。

    毕竟,就算他们不得已而对平家之人出了手,最终又得到了蛮族赐予的解药,可没有他的解药,对方逃到哪里也只有死路一条。

    “你………你竟然真的给我们吃了毒药?!”

    等到听了纪东的解释,一旁的平庆义狠狠地咬了咬牙,一字一顿地对着纪东道。不过,虽然嘴上说的气愤,但事实上,这会儿的他,心里其实还是稍稍安稳了一些的,毕竟,只要不是吃了就死的毒药,那就意味着事情还有段机。

    “平家主,我劝你还是知足吧,如果不是看在你是胖子老爹的份儿上,我说不定会直接杀了你。”

    见到平庆义的反应,纪东的目光不禁微微一凝,眼底蓦地闪过一道寒芒。

    “你………”闻言,平庆义的气息蓦地一滞,却是再也不敢表露出任何的不满来。他能够感受到,纪东属实是对自己动了杀心的,另外,纪东若是想杀他的话,好像真的是一件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全都给我听好了,从今以后,你们所有人都必须要绝对服从胖子,而今后的每一年,胖子都会给你们分发临时解药,如果胖子有个三长两短,那么你们所有人都要给他陪葬,知道了么?!”

    瞥了平庆义一眼,纪东也懒得跟对方多说,而是段过头来对着所有人道。

    “我平庆礼愿意支持金禹贤侄做家主,从今以后一定粉身碎骨,万死不辞!”

    就在纪东的话音刚刚落下,人群当中,平家三爷平庆礼便是第一个站了出来,满脸恭敬地对着胖子弯下了腰,满是激昂地喊道。

    “我平庆志今后愿为金禹贤侄马首是瞻,从今以后只服金禹贤侄一人。”

    “我也愿意效忠金禹贤侄,今后绝无二心。”

    “还有我,我也愿意效忠……………”

    随着有人第一个站出来,其他人却也不敢迟疑,赶忙纷纷站了出来,对着胖子表起了忠心,几个呼吸的工夫,胖子的周围便是站了一圈的人,但却没有一个敢直腰的。

    “这………这…………”

    大殿当中,所有人全都聚集到了胖子的周围,不管是平家的庆字辈,还是平家的金字辈,每个人都是对着胖子弯下了腰,就差没有给胖子下跪了。

    而眼看着自己的周围站了这么一大群人,胖子一时之间不禁有些回不过神来,仿佛自己就像是在做meng一样。

    “嘿嘿,胖子,还愣着干什么?还不给大家回个话?”

    见到胖子惊愣的表情,上手的纪东不禁嘿然一笑,对着对方提醒道。他知道,胖子这会儿恐怕会有些反应不过来,毕竟,突然间成为了绝对的核心,想来不管是谁,都一定会有些失神就是。

    “啊,咳咳,诸位全都直起身来说话吧,你们这样,我还蛮不习惯的。”

    听到纪东的提醒,胖子这才猛然回神,下意识地轻咳一声道。

    正如纪东所想的那样,他这会儿真的有些回不过神来,他成为平家的少主这么久,还从来没有哪个平家的高层对他行过礼,就算是平辈之人也没有。

    而眼下,所有平家的高层居然全都拜倒在了他的面前,这等巨大的反差,真的跟做meng没什么两样。

    “多谢少主!!”

    “谢少主!!!”

    听到胖子开口,排在最前面的平庆礼等人第一时间高声呼道,而有了他们带头,其他人纷纷有样学样,每个人都是齐声高呼起来。

    “这……………”见到众人恭顺的模样,胖子的脸皮抖了抖,随后便是把目光看向了上方的纪东,眼底深处明显闪过一丝不知所措的神情。

    坦白讲,他真的一直都meng想着成为真正的平家少主,可当这一天真的到来之时,他难免有种说不出的紧张之感,好像生怕自己这个少主做不好一样。

    至于纪东所用的手段,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对于平家的这些人,如果不用一些特殊手段,他们是很难乖乖听话的。

    “很好,看来大家都是聪明人,这就再好不过了。”见到胖子投来的目光,纪东不禁微微一笑,回了对方一个放心的眼神,这才再次对着所有人笑道,说着,他直接抬手收起了上方的水幕天环,撤掉了周围的水幕结界。

    “平家主,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么?”目光一段,纪东再次看向了一旁的平庆义,双眼微眯道。

    “我没什么可说的,你们开心就好。”听到纪东之言,平庆义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却是根本不敢发表任何的意见。

    事已至此,他还能说什么?他甚至相信,这会儿,只要纪东一句话,那么下面的这些人,一定会毫不犹豫地被他从家主之位上赶下来,而事实上,如果纪东让他退位的话,他还真的不敢不从,谁让他这会儿也中毒了呢?

    不过话说回来,由胖子继续做平家少主,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损失,从胖子这段时间的表现来看,对方其实是胜任这个位子的,唯一欠缺的,就是家族根基而已。

    “这不就结了么?好了,大家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咱们继续商议兽潮之事,胖子,别在下面愣着了,上来跟伯父一起主持大局吧!”

    等到平庆义表了态,纪东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对着胖子招呼道。

    “哈哈哈,来了!!”

    听到纪东的招呼,胖子先是微微一愣,随后便是放声长笑起来,笑声未歇,他的身形便是微微一闪,瞬间出现在了平庆义的近前。

    “恩?这是…………”

    眼看着胖子说话间就到了自己跟前,平庆义的目光顿时微微一凝,眼底不由得闪过震撼之色。

    “法相境?竟然是法相境?这………这怎么可能?!”

    他还清楚地记得,胖子之前离开之时,可是只有铂金境的修为,可这才多久的时间不见,对方居然晋级了法相境,这等晋级速度,简直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了。

    事实上,在他心里,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这个儿子能够晋级法相境的境界!

    “嘿嘿,父亲大人,由孩儿跟你一起主持大局,父亲应该没有异见吧?”眼看着平庆义震惊的表情,胖子的心里不禁有些得意,这才满脸笑容地道。

    “没异见,当然没异见,今后的平家就是你的,从今以后,为父会慢慢地把家族之事全都移交给你。”

    听到胖子开口,平庆义这才猛然回神,随后便是诚心诚意地道。

    如果说之前的他对于胖子继续做少主还有那么一丝抵触的话,那么此时此刻,这最后一丝的抵触也没了。

    他之前不希望胖子做未来家主,其实最主要的一点原因,就是胖子的修为和资质,说起来,虽然平家是经商世家,但家主的实力也绝对是不容忽视的,毕竟,如果没有强横的实力,根本很难镇压住其他人。

    可眼下胖子居然晋级了法相境,这在平家的年青一代当中,已经是排在前列的存在,加上胖子有纪东这样一个恐怖至极的朋友,由胖子来做家主,貌似要比其他人合适多了!

    想通了这些,他的心下简直就是豁然开朗,就连自己中毒带来的阴翳都一下子少了很多。

    “多谢父亲成全,孩儿一定会认真去做的!!”

    听到平庆义之言,尤其是看到对方眼底的认可之色,胖子也是发自内心的感到开心,毕竟,他也不想自己只是因为暴力才坐稳少主之位的,得到别人的认可,远比强迫别人臣服要困难得多。

    “报………家主大人,六爷带着青冥宗的援军,已经进城了!!!”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陡然传来了平家弟子的汇报之声,却是青冥宗的援军,已经在平家六爷平庆阳的带领下,来到了贾城当中。

    “哦?援军来了?!!”

    听到弟子的汇报,平庆义不由得眼神一亮,但却第一时间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纪东和胖子,并没有自己发号施令。

    “哈,来了就来了,让他们直接来大殿这边吧,至于要给他们安排些什么任务,到时候大家商量着来。”

    眼看着平庆义看向自己,纪东不禁朗声一笑,满脸淡漠地道。

    大殿之中,平家的众人分主次落座,倒是显得颇为正式,而跟之前不同的是,这会儿,平庆义的一旁已经多了两张椅子,分别坐着纪东和胖子二人。

    对于现在的平家来说,胖子的地位已经再不必说,因为在场所有人的性命,这会儿都被胖子捏在了手里,可以想象,从今以后,就算是平庆义的话,也绝对不会有胖子的话有力度就是了。

    至于纪东,在座的众人都明白,这是一个跟他们并不处于同一世界之人,虽然纪东并不高大,可当纪东坐在那里之时,所有人都感觉到纪东就像是一座山,一座让他们连仰望的资格都没有的巨山!

    “平伯父,说说平家眼下的情况吧,我这次带来的十个天位境高手,五十个意相境高手,你完全可以将他们当成是平家之人一样来对待,平家哪里缺人手,你直接把他们弄过去就是,想来应该没有人会违抗你的指令。”

    趁着青冥宗的众人还没到,纪东不禁跟平庆义简单咨询了几句,也好让他对眼下的平家有个更为具体的了解。

    他心里清楚,在经历了适才的事情之后,对方一定不敢逾越自己这一关,像往常那般来行使平家家主的权利的,所以,待会儿青冥宗众人到了,说不得还要他来进行任务的分配。

    眼下胖子确定了未来家主的位子,这个家族,迟早都要由胖子来接管,所以,他自然要帮助胖子,尽可能的保住这个超级大家族。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