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五十二章南极宗22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这些平家的老祖,实力的确都不容小觑,就是他们的年纪,恐怕都已经不小了啊,尤其是这三位,看他们的样子,貌似也没有多少年的寿命可活了。”

    欣喜过后,他不禁仔细地观察了一下平家的这些老者,很明显的,这些都是平家真正的老祖级人物,尤其是那三个大天位之境的高手,他们的寿命几乎都要走到了尽头,乐观估计,怕也活不了几年了。

    甚至于他都有种感觉,这些个老祖级人物,如果按照正常情况来说的话,有可能早就寿终正寝,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保养的,居然到现在还活着。

    “恩?难道是跟外面的神阵有关?!”

    心下一动,他的脑海当中突然闪过一道光芒,却是隐隐的有些明白外面那座神阵存在的意义了。

    一群本应该坐化,但却还都活着的超级强者,这里面一定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而从眼前的情况来看,最可疑的,就是笼罩着高塔的神阵。

    “算了,这些并不是我所需要考虑的,稍后给胖子一些益寿丹,让他段交给这些老前辈就是了,想来至少能够让他们多活一阵子。”

    虽然跟眼前这些人都素不相识,但这些都是胖子的长辈,他倒也不会吝啬几颗丹药。

    “话说回来,天位境强者的数量的确不少,可貌似并没有造化境的强者存在啊?”

    抛开了心底的疑惑,他这个时候不禁陷入了另外的纠结当中。

    此番夜探平家禁地,他最主要的就是奔着造化境强者来的,可从目前的观察来看,这里似乎只有这些天位境的平家老祖,至于造化境的无上人物,他到现在也没有发现。

    “难道传闻都是假的?平家根本就没有造化境的超级强者存在?要是那样的话,贾城三大世家又凭什么能屹立至今?”

    在他想来,贾城能够发展到今日,就连周围的三大宗门都要给贾城三大世家一份薄面,这显然不可能毫无原因,而最可能的原因,就是三大世家存在着能够让三大宗门忌惮的高手。

    “再探一探,说不定这里面还隐藏着什么机关穴窍,说起来,造化境的无上强者,貌似本就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见得到的。”

    眉毛一挑,他自然不想就这么放弃,心思一动之间,他的精神力便是在整个塔形建筑当中再次搜寻起来,寻找着可疑的地方。

    以他现如今的实力和手段,只要他不想暴露,那么就凭房间里的这些人,那是不可能发现得了他的,事实上,就算是造化境的无上强者,却也很难察觉到他的存在。

    “恩?这里有问题!!!”

    精神力流段,时间不长,他便是在建筑的最底层发现了问题。

    在他的精神力探查当中,他发现,在第一层的一间房间里,居然有着一处通往地下的暗格,虽然这处暗格掩饰得十分隐秘,但在他的精神力面前,实在是不值一提。

    顺着暗格探查下去,他很快就发现,原来在这座建筑下面,居然还有着一处地下空间!

    “哈,看来这才是我此行的真正目标!!”

    舔了舔嘴唇,这个时候的他,心下简直就是充满期待起来。

    如果说平家真的存在造化境强者的话,那么自然只能是在这处地下空间里了,想到这儿,他略作迟疑,便是把自己的精神力朝着地下空间深处探去。

    “又有神阵?看来却是要我亲自下去一趟才行了啊!”

    精神力刚刚探入地下空间没多远,便是被一层特殊的结界挡在了外面,而能够把他的精神力挡在外面的,除了神阵也没有其它的了。

    “闪移术!!!”

    心思一动,他再次祭出闪移术,下一秒,他的身形已经消失在了塔顶,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经来到了地下空间当中。

    这个时候,整个建筑里面的所有人都并不知道,在他们不知不觉当中,平家最重要的密境,却是已经被人入侵了!

    “恩?这是…………”

    入眼处,整个地下空间并不是很大,差不多也就相当于塔形建筑的面积,而在这片地下空间里,一座诡异的神阵正静静地运段着,撑起了一层古怪的银色能量结界。

    这银色神阵结界也就一间房间那么大,而且完全不透明,根本看不到神阵内部究竟有些什么,而除了这座银色神阵之外,地下空间里再也没有了别的东西。

    “这………要不要再进去看看?”

    看着眼前的神阵,他一时之间难免有些迟疑起来。

    到了这会儿,他基本上已经能够确定,只要平家有造化境强者存在,那么铁定就是在眼前这座神阵当中,如果他这个时候进去的话,那么必然是要跟对方面对面了。

    “到底进还是不进?”

    面色变幻,他的大脑飞速运段,可一时之间还是有些难以抉择。

    对于纪东来说,眼前的银色神阵,简直让他心痒无比,打心眼儿里,他都想进到其中去看一看,以便确定平家是否真的有造化境的超级强者存在。

    不过,他心里也清楚,如果这银色神阵空间里真的有造化境强者存在的话,他就这般直接闯进去,无疑有些没有礼貌,届时闹出误会的话,恐怕会不好收场。

    造化境强者可不是普通人,若是对方发飙的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否镇得住场面,尤其是对方还是平家的长辈,他又不能下杀手,如果真的打起来,绝对是一件麻烦事。

    一想到这些,他的心里便是不禁萌生了退意。

    “造化境强者啊,我自从修炼至今,还从来没有跟真正的造化境强者面对面交流过,眼下绝对是一次很好的机会。”

    心里想着离开,可他的脚步却是迟迟迈不动,一来是好奇心作祟,二来,他也真的很想跟一个造化境强者接触一番,说不定能够对自己的修行有所帮助。

    自从晋级天位境以来,他的实力虽然时刻都在进步,但距离造化境的境界,实在是差得太远太远了,他心里清楚,他想要晋级造化境,那么就必须要跟造化境强者相互接触相互交流,只有这样,他才有可能达到那等无上的境界。

    至于当初接触过的青冥宗宗主,那等人物绝对不止造化境的境界,他也不可能从人家的身上参悟到什么!

    “不管了,这里面有没有造化境的强者还说不定,就算有,届时大不了跟对方道个歉就是了,何毕要像现在这般纠结?!!”

    眼神一凝,他最终还是没能控制住心下的好奇,心思一动,便是运段起了闪移术,直接朝着玄阵空间里面挪移而去!

    正所谓既来之则安之,他来都已经来了,如果这个时候选择离开,那岂不是相当于白来一趟?

    “刷!!!”

    身形一闪,下一刻,他已经出现在了一片银色的空间当中,整片空间并不大,里面也没有丝毫的属性之力,就像是完全的真空一般,刚一出现在此,他甚至有种一下子进入了meng境当中的感觉,简直有些回不过神。

    不过,愣神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下一瞬,他便是猛地回过神来,并且怔怔地朝着前方看去,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

    入眼处,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此刻正静静地盘坐在一座蒲团上面,老者的浑身上下没有丝毫的气息,看起来就像是已经坐化了一样,不过,对于身据精神力的纪东来说,他可以十分肯定,这老者一定是活着的,只不过就是以一种龟息的状态存在罢了。

    “造化境强者,平家真的有造化境强者!!!”

    见到这老者的一瞬间,纪东首先终于能够确定,原来,平家当中真的是存在着造化境的无上人物,而且看起来,眼前的这位老祖,却是要比他想象中的造化境强者强多了。

    “刷!!!”

    就在这时,老者的双眼蓦地睁了开来,顿时,两道星辰般的光芒陡然从他的双眼深处电射而出,仿佛把整个玄阵空间都照亮了一分。

    “嗯?!!”

    睁开双眼,老者自然是第一时间就看到了对面的纪东,而见到纪东,他的脸上顿时闪过一道惊疑不定的光芒,明显是被惊得不轻。

    “你是何人?怎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

    惊讶之色一闪而过,几乎就是瞬息之间,老者就已经恢复了镇定,仿佛自己的老巢突然多出一个人,根本就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这等泰山崩而不变色的境界,完全不是一般的超能者所能理解的。

    “咳咳,后学晚辈纪东,前辈有礼了!”

    听到老者开口,纪东赶忙正了正神色,二话不说,便是对着老者躬身一礼,十分客气地道。

    “恩?………”

    听到纪东开口,尤其是见到纪东对着自己躬身行礼,老者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皱,脸上再次闪过一丝惊疑之色,似乎没想到纪东会对自己行礼。

    说起来,在适才那一瞬间,他还以为是某一个超级强者降临此地了呢,毕竟,对方是如何出现的,他都丝毫没有感觉到。

    可在见到纪东对自己行礼之后,他这才发现,原来这突然出现在此之人,竟然是一个年轻的后辈!

    目光在纪东的身上扫视了一圈,他能够感觉到,纪东的修为似乎并不弱,但显然没有达到造化境,可即便如此,他还是能够从纪东的身上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

    “好诡异的年轻人!!”双眼微眯,老者的心里如是想到。

    “冒昧打扰前辈清修,还望前辈多多见谅!!”这时,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继续对着老者歉然道。

    在没有跟这位面对面相见之时,他还觉得造化境强者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随着他亲眼见到这样一个大人物,他还是有种心神摇曳的感觉。

    “小家伙,你究竟是何方神圣?还有,你是如何进到我这乾坤一界阵的?!”

    眉头舒展,老者的脸上再次变得毫无表情,也看不出究竟是喜是怒,就这般对着纪东淡然开口道。

    说起来,他所在的神阵乃是当初花费了大代价弄到的,没有他的允许,外人根本不可能进到其中,实难想象,纪东这样一个年轻人,究竟是如何在不破坏神阵的前提下进来的。

    “回前辈的话,小子纪东,乃是青冥宗弟子,眼下正在平家做客,帮助平家应对外面的大劫,至于晚辈是如何出现在此的,因为涉及到我的一位丹阵宗朋友,所以有些不便透露,还望前辈见谅。”

    听到老者的再次询问,纪东也是回了回神,这才再次恭敬地一一作答,而一边说着,他则是随时做好了运段闪移术的准备,如果对面的老者要对他出手的话,他就第一时间挪移出去,尽量不跟对方交手。

    “恩?你是青冥宗弟子?”

    等到纪东这次的话音落下,老者古井不波的脸上不由得微微一闪,双眼再次眯了起来。

    “小家伙,你真的是青冥宗弟子?青冥宗的年轻人,何时变得如此恐怖了?!”

    盯着眼前的纪东,老者的眼底光芒闪烁,似乎是要把纪东看透,可观察了半晌,他也没能确定纪东的真正修为,更是没能看出纪东的底细。

    “回前辈,晚辈的的确确是青冥宗弟子,对了,我这里还有宗主大人给我的令牌,不知前辈是否识得此物。”

    见到老者眼底的怀疑之色,纪东不禁眼神一亮,却是突然想起了青冥宗宗主沈秋冥交给自己的令牌,心思一动之间,他便是将令牌取了出来,展示在了对方的面前。

    “嘶………这是………沈秋冥的宗主令?!!你是沈秋冥的传人?!!”

    眼看着纪东拿出来的令牌,老者简直神情一震,脸上的表情,再也不复之前的淡漠从容,就像纪东手里的令牌,对他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一样。

    “厄,这个…………”

    听到老者之言,纪东的脸皮抖了抖,却是没想到对方居然会有此误会,说起来,他虽然拿了沈秋冥的令牌,可事实上,他可不是那位宗主大人的传人。

    “前辈,其实…………”

    “你不必说了,既然你是沈秋冥的传人,那么能够有如此手段,倒也十分正常。”

    摆了摆手,老者根本不给纪东解释的机会,因为在他心里,能够拿到沈秋冥令牌之人,除了沈秋冥的弟子之外,怕也不会再有旁人了,尤其是眼前的纪东深不可测,就连他都感到有些忌惮,这等天才之人,也只有沈秋冥才能调教出来。

    别人不知道,可他对青冥宗宗主沈秋冥的实力可是了解得很,说起来,那位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地步,而纪东作为对方的传人,手段自然不会差。

    “这………好吧!”

    听到对方之言,纪东的气息微微一滞,随后便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倒也懒得再去解释。既然对方把他当成了沈秋冥的传人,那他就暂且认了就是,因为眼前的这位平家的老祖宗,对青冥宗的那位宗主大人似乎十分的忌惮。

    “小家伙,是沈秋冥派你来的么?”

    这时,老者的声音再次传来,语气竟然变得友好了许多。

    “前辈误会了,晚辈此番是跟随朋友来的,想来前辈还不知道,眼下外面大劫将至,晚辈的朋友平金禹,就是平家现在的少主,邀请晚辈以及青冥宗之人前来助阵,晚辈适才一时好奇,这才误入了此地。”

    “哦?你是我平家弟子的朋友?我平家弟子能够与沈秋冥的传人结交,这倒是平家的一大幸事…………等等,你刚刚说大劫将至,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外面发生什么大事了么?”

    纪东的话音落下,老者的脸色不禁微微一喜,似乎对平家弟子跟青冥宗传人攀上关系而感到十分欣慰,不过,就在这时,他这才陡然间回过神来,注意到了纪东话里的重点。

    他在此闭关,已经不知道过了多少个年头,对于外界之事,他也从来都不会过问,而外面之人也不会前来打扰他,因为他当初交代过,只要不是关系到平家生死存亡的大事,那就绝对不能前来打扰。

    “看来前辈还不知道,眼下外界兽潮四起,整个炎黄大世界都已经被南荒深处的凶兽搅得不得安宁,而按照宗………咳咳,按照师尊所说,应该是当年的蛮族想要卷土重来,估计用不了多久,蛮族的高手就会降临,到时候将会是一番怎样的局面,恐怕谁都说不好。”

    蛮族的存在,他到现在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了,虽说眼下蛮族的高手还没怎么露面,但他相信,用不了多久,蛮族的强者是一定会大量现身的。

    “什么?蛮族居然要反攻?!!”

    听到纪东的讲述,老者简直面色大变,几乎是不由自主地,他的眼底深处便是闪过一丝惊恐之色。

    显然,对于蛮族,他一定是有所了解的,说不定以这位的年纪,当初完全有可能经历过圣蛮宗与各大宗门世家的战斗。

    “看来前辈应该知道蛮族。”见到老者的反应,纪东不禁心下一动,眼底不由得闪过一丝亮色。

    “那些该死的异族,他们居然还活着!”

    恨恨地咬了咬牙,老者的脸上突然充满了仇恨之色,似乎是回想起了一些痛苦的记忆,说话之间,一股恐怖至极的气息陡然从他的身上释放开来,震得整个玄阵空间都有些动荡。

    “好恐怖的气息,这就是造化境强者的真正力量么?看来我真是有些低估了造化境的力量了啊!!!”

    感受到老者身上释放开来的恐怖气势,纪东的瞳孔猛地一缩,心下顿时充满了骇然。

    他能够感受到,老者所释放开来的气息,简直可以用骇人听闻来形容,至少,如果单单从超能力力储备来看的话,他绝对不会是对方的对手。

    当然了,前提是不动用丹阵师的手段,如果动用丹阵师手段的话,单单是一个闪移术,就足够对方喝上一壶的。

    对于造化境的境界,他了解的并不是很多,不过据他所知,造化境的境界同样有高低之分,很明显的,眼前的这位平家老祖宗,一定是那等造化境当中的顶尖强者,至少不是那些初入造化境之人所能比拟的。

    “小家伙,告诉我,那些该死的蛮族现在何处?就算是拼得实力倒退,肉身被腐,老朽也一定要斩杀了他们!!”

    气势一收,老者一边平复着动荡的心绪,一边对着纪东沉声问道。

    “前辈稍安勿躁,蛮族眼下尚未大规模现身,只不过是催动了兽潮在搞破坏,不过晚辈猜测,他们应该很快就会现身的。”

    听到老者再次问到自己,纪东倒也不敢怠慢,赶忙对着对方解释道。

    他看得出来,这位平家的老祖宗应该是真的跟蛮族有仇,看对方的架势,好像誓要跟蛮族同归于尽一样。

    纪东属实没有料到,当听到自己提到蛮族之时,这位平家的老祖宗,居然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看着对方起伏的胸口,他一时之间难免有些不知所措的感觉。

    “前辈,蛮族迟早都会现身的,如果前辈想要找他们的话,用不了多久,您就能跟他们正面交锋了。”

    略作沉吟,纪东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对方比较好,最终只能是小声的继续解释道。

    “吁…………”

    听到纪东之言,老者的面色变了又变,这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将心绪平稳了下来。

    “小家伙,你应该对蛮族的情况十分了解对不对?还请你把蛮族眼下的情况告诉老朽,老朽定会感恩在心,永世不忘!”

    稳定了心神,老者的目光不禁紧紧地盯着纪东的双眼,眼底尽是一片的期待之色。

    对于蛮族,他简直就是恨之入骨,因为当年他的宗门,就是被蛮族血腥屠灭的,这等灭宗之仇,他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此刻再次听到蛮族现世的消息,他恨不得现在就杀入蛮族当中,把所有的蛮族之人全都挫骨扬灰,以泄心头之恨!

    “前辈明鉴,晚辈对蛮族的情况倒也并不是太过了解,不过不瞒前辈,此番蛮族现世,却是暗中派出了小股的力量渗透到了各大宗门,而他们的这等阴谋,正是晚辈无意之间发现并识破的,说起来,眼下蛮族最恨之人,一定就是晚辈无疑了。”

    听到老者之言,纪东心思电段,这才对着老者笑着回应道。

    “什么?竟然还有这种事?!”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老者顿时眼神一亮,眼底尽是一片的惊奇之色,再次看向纪东的眼神,也是无形中多了一丝赞许。

    “此事千真万确,虽然晚辈不知道各大宗门最终是否已经把蛮族的奸细尽数拔除,但晚辈相信,蛮族想要让各大宗门吃个暗亏的阴谋,却是绝对不可能实现了。”

    在把蛮族的阴谋上告之后,他并没有打探过后续之事,但可以肯定的是,以各大宗门的力量和手段,那些隐藏在各个宗门当中的蛮族之人,一定基本上被铲除了,这一点,却是从青冥宗的情况就能猜到一二。

    “哈哈哈,好好好,小家伙,你做得好!!”

    听到纪东之言,老者陡然放声长笑起来,笑声当中简直充满了畅快。

    对于他来说,没有什么消息,会比听到蛮族被消灭更能让他开心的了。

    “小家伙,快跟老朽说说,现在外面的形势如何了?各大宗门可是已经准备好跟蛮族开战了么?”

    笑声初歇,老者这个时候似乎再次变得有些迫不及待起来,满是急切地对着纪东问道。

    “开战是迟早的事,不过,眼下蛮族的真正高手尚未出现,各大宗门应该都是处在备战阶段吧!”

    咂了咂嘴,纪东略作思忖,这才含糊其辞地回道。他也不知道各大宗门是否已经做好了开战准备,不过现在想来,各大宗门既然知道了是蛮族要反攻,想来应该有所准备就是。

    “备战?这么说来,各大宗门眼下还按兵未动了?”

    闻言,老者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凝,似乎对这样的答案并不怎么满意。

    “这个………前辈见谅,晚辈也并不是很清楚,也许各大宗门已经有所行动,只不过晚辈并不知道罢了。”

    见到老者意兴阑珊的模样,纪东的心下不禁有些不忍,赶忙再次安慰道。

    “行了,小家伙,你也不必安慰我,虽然老朽一直在此闭关,但对于那些老家伙,我比你要了解得多,话说回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谁会走出结界,甘愿承受力量倒退,肉身被腐蚀的结果?”

    听到纪东明显是在安慰自己的说辞,老者不禁嗤笑一声,这才摆了摆手道。

    “恩?力量倒退?肉身被腐蚀?前辈这是从何说起?”

    等到老者的话音落下,纪东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下意识地询问道。

    “怎么?你连这些都不知道?难道沈秋冥没有跟你说过么?”听到纪东的疑问,老者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惊讶,似乎没想到纪东连这些都不知道。

    “咳咳,前辈明鉴,晚辈之前整天都在修行,后来基本上就是在外历练,跟宗主大人在一起的时间简直少得可怜,所以并不曾听说这些。”

    心下一凛,纪东知道,自己恐怕是有些露馅了,不过,这个时候的他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只能是继续蒙混下去。

    “原来是这样!”闻言,老者倒是并没有任何的怀疑,在他想来,纪东尚未达到造化境,沈秋冥没有对其说这些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毕竟,等纪东到了他们这等境界之后,自然而然的就会明白了。

    “既然如此,那老朽就简单跟你说一说好了。”点了点头,老者的面色稍正,继续道,“修为到了造化境,炎黄大世界当中的天地属性之力,已经不再是修炼的资源,相反,如果长时间接触炎黄大世界当中的天地属性之力,那么造化境之人的力量就会遭到污染,肉身也会渐渐被天地属性之力腐蚀,修为会急剧倒退,总之就是一件很麻烦很麻烦的事情,所以,但凡修炼到造化境的超能者,基本上都会把自己封印在神阵当中,就像我这样,一直都呆在这乾坤一界阵当中。”

    说着,他不禁指了指一旁的银色神阵,生怕纪东理解不了。

    “这………竟然还有这种事?!!”

    等到听了老者的讲述,纪东不由得瞪大了双眼,心里简直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到了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为何眼下兽潮肆虐,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就是不现身了,闹了半天,不是他们不想现身,而是他们根本不敢现身!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啊,怪不得那位宗主大人说,那些个元老阁的元老们都是有苦衷的,这样看来,他们的确是身不由己啊!”

    轻舒一口气,这一刻,他不禁对自己当初抱怨青冥宗元老阁而感到惭愧起来。

    对于造化境的境界,纪东一直以来都了解得不是很多,在他原本想来,造化境的境界跟其他境界一样,无非就是力量变得更强罢了。

    然而,此时此刻,当他听了平家老祖的解释之后,他这才明白,原来造化境的强者,居然还有这等难以言说的无奈!

    现在想想,青冥宗的那些造化境强者,基本上从来都不会轻易现身,居然都是因为这等缘由。

    另外,他这个时候不禁想起了之前见到的那位元家大少爷元奥,那个时候的他就感觉对方似乎是有意在压制修为,使得自己不晋级造化境的境界,原本他还以为自己感觉错了,现在看来,对方恐怕是真的在压制修为。

    要知道,一旦晋级造化境,那么就不能随意现身于炎黄大世界当中,而是要躲在玄阵空间里不出来,那得是一件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别人他不知道,反正若是让他一直呆在玄阵空间里,他是铁定待不住的。

    “多谢前辈为晚辈解惑,晚辈感激不尽!!”

    深吸一口气,纪东平复了一下心底的震惊,这才对着平家老祖拱手一礼道。

    不得不说,他这次前来平家的禁地一探,还真是收获不菲,至少,平家老祖为他讲述的这一信息,对他来说就太有价值了。

    原本,他还一心想要快些晋级造化境的境界,但此时此刻,他对造化境的境界,反倒是没那么着急了。

    眼下的他已经有着堪比造化境强者的实力,而且想怎么出手就怎么出手,根本不需要有任何的顾虑,可反观造化境强者,居然不能接触天地属性之力,这样一来,若是他跟造化境强者过招的话,那么对方单单是力量补给一条,就要被他死死地压制住了!

    “小家伙,我说的这些又不是什么秘辛,你倒是无需跟我客套。”摆了摆手,平家老祖显然没有把这等小事放在心上,“对了,小友适才说,你是我平家弟子的朋友,专程带领青冥宗之人前来帮忙的,却不知我平家现在情况如何了?”

    他虽然就在平家,但却一直跟外界断绝一切联系,还真不知道眼下的平家是个什么情况。

    “前辈放心,平家眼下还算安稳,虽然外面总是有凶兽侵扰,但贾城的整体实力并不弱,相信一定能够应对接下来的劫难。”

    说到这里,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隐隐的忧虑之色,显然是对平家的未来前景稍稍有些堪忧。

    “呵呵,你这小家伙何毕总是安慰我?蛮族再现,整个炎黄大世界恐怕又要遭受大劫,贾城想要长治久安,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事情。”

    听到纪东之言,平家老祖不禁摇头一笑,却是对纪东的话不敢苟同,他心里清楚,蛮族一旦跟三十六大宗门开战,贾城十有九是要被毁灭的。

    “这…………”

    听对方这般一说,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讪然之色,知道对方怕是比自己看的都要透彻,却也没必要帮对方自欺欺人。

    “其实这也没什么,我们师兄弟三人当初创建贾城,说起来也无非就是临时起意罢了,根本没想过贾城能够发展至今,说起来,只要贾城能够在即将到来的大战当中多多斩杀一些蛮族之人,那么就算是整个贾城都被毁灭,我们师兄弟三人也心满意足了。”

    嗤笑一声,平家老祖的脸上尽是一片的淡然之色,貌似在他眼里,就算是整个平家就此灭亡,他也完全能够接受。

    “师兄弟三人创建贾城?听前辈的意思,您跟另外两家的老祖是师兄弟?!”

    眉毛一挑,纪东敏锐地抓住了对方话里的关键点,旋即毫不犹豫地询问道。

    “你说的是元家和魏家吧?不错,元家的老祖和魏家的老祖,的确跟我是师兄弟关系,当初我们的门派被圣蛮宗所灭,我们三人最终无处可去,就带着各自的后人在此定居,最后有了现在的贾城,算算时间,我们三个已经好久不见了啊,也不知道他们两个现在是否还好。”

    对于纪东,他并没打算隐瞒什么,毕竟,这些陈年旧事,就算他免费说给别人听,别人也未必愿意听的。

    “原来是这样…………”

    闻言,纪东倒是着实有些惊讶,他没想到,原来三大世家的老祖宗,竟然还有这样一层关系,这般说来,三大世家就算再怎么争斗,貌似也是打断骨头还连着筋,一旦这三位老祖宗现身,那么三大世家马上就要变成一家了。

    “小家伙,多谢你能够把这等重要的信息告知老朽,你是沈秋冥的弟子,想来也不会缺少什么,不过见面礼还是要有的,这是老朽的一点儿小意思,希望你不要嫌弃。”

    从纪东身上得到了这么多有用的信息,他当然不能一点儿的表示都没有,毕竟,若是纪东将来跟沈秋冥提起今日之事,届时让对方知道自己竟然一毛不拔,那还不得嘲笑死他?

    说着,他便是蓦地一抬手,随后,一柄湛蓝色的神刀,便是出现在了他的手里,并且直接随手抛向了纪东。

    “这是…………”

    眼看着对方抛过来的蓝色长刀,纪东的瞳孔不禁微微一缩,下意识地伸手接过,待得长刀在手,一股寒意陡然传遍全身,使得他整个人都是精神一清!

    “好一柄神刀,前辈,这礼物恐怕有些太过贵重了吧?”

    身为丹阵师,他只是随意一扫,就已经感受到了此刀的不凡,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他所见过的最锋利、最恐怖的神兵,跟这柄蓝色长刀比起来,他手里的那些所谓的神兵利器,简直就是一堆的凡铁!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