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五十九章南极宗2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目光朝着一头头灵兽的嘴上看去,几乎每一头灵兽的嘴角都染满了鲜血,很明显的,这些家伙应该刚刚完成了一次进食。

    “刷!!!”

    动念之间,湛蓝色的寒影刀已经出现在了他的手里,而他的脸色,这时早已经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一群该死的爬虫,你们一个都别想跑!!!”

    “刷!!!”

    闪移术运段,他的身形陡然消失在了原地,而等到他再次现身之时,却是已经出现在了下方的凶虎面前!

    他已经注意到,这上百头的灵兽当中,就属这头站在灵波兽一旁的凶虎实力最强,几乎已经达到了大天位之境的地步,很明显的,这家伙绝对就是这群灵兽的头领。

    “给我死!!!”

    身形显现,纪东手里的寒影刀划过一道诡异的弧线,还不待凶虎做出任何的回应,它那巨大的身躯,便是被刀芒一扫而过,几乎连惨叫声都还没来得及发出,这头堪比大天位强者的凶虎,便是直接被劈成了两半!

    显然,纪东这一次是真的被这些灵兽激怒了,原本,这些灵兽都是他修炼伏凶神功的绝佳资源,但这个时候的他根本没心思去考虑这些,刀气一震之间,凶虎的两半尸体便是爆成了一团血雾,随风消散在空气中。

    “唳!!!”

    凶虎身死,在它一旁的两头灵波兽显然还有些回不过神来,直到看见纪东出现在眼前,这两头小家伙才纷纷啼鸣一声,就要朝着远处逃遁。

    “全都给我去死!!”

    眼看着两头灵波兽要逃,纪东的身形微微一闪,下一刻,两道刀芒蓦地划过,刚刚飞出去没多远的两头灵波兽,便是同样被一刀劈成两半,纷纷爆炸开来。

    “吼吼吼!!!”

    这个时候,分散在各处的灵兽显然都是发现了纪东的恐怖实力,伴随着一声低吼,所有的灵兽尽是吓得魂不附体,就要朝着四面方逃窜。

    “还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见到这些灵兽想要逃跑,纪东的目光猛地一寒,随后,闪移术便是被他运段到了极致,一时之间,整片山峦到处都是他的影子,却是他的速度太快太快,在一处处位置留下了残影。

    一片郁郁葱葱的密林之间,一头身形巨大的凶猿,此时正在急速飞掠着。

    这凶猿四肢着地,每一次蹬踏都能窜出上百米的距离,所过之处,所有的花草树木尽数被它撞成齑粉,可见它的力量有多么的恐怖。

    “刷!!!”

    也不知道跑出了多远的距离,某一刻,一道蓝色的刀芒,陡然间从远处破空而来,刀芒快若闪电,根本不是凶猿的速度所能比拟的。

    “噗!!!”几乎就是眨眼之间,蓝色的刀芒便是斩在了凶猿的两条后腿之上,直接将它的两条后腿斩断。

    “吼!!!”双腿被刀芒斩断,凶猿巨大的身形轰然倒地,嘴里发出恐怖的惨叫声。

    “刷!!!”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男子的身影突兀地出现在了凶猿的上空,刚一现身,男子便是一拳朝着凶猿轰了下去。

    “轰!!!”伴随着一个巨大的拳影落地,凶猿再也不能发出任何的声音,因为它那巨大的身躯,竟是被对方这一拳直接轰成了碎片,成为了花草树木的养料。

    “最后一头,总算全都抹杀了!!”

    一拳轰杀了一头堪比大天位之境的强大凶猿,纪东不禁轻吐一口气,心下的怒气终于在这一番发泄当中渐渐平复了下来。

    适才,当他见到那座人类超能者的门派居然全都被这一支灵兽兽群所屠灭之时,他是真的被气得不轻,正因如此,一怒之下的他才会不惜损耗了大量的精神力,最终把这上百头灵兽全都抹杀,一个不剩!

    说起来,以一己之力抹杀上百头四散奔逃的灵兽,想来就算是造化境强者,也根本不可能做得到,毕竟,造化境强者也不能面面俱到,必然是顾左顾不了右。

    但对于纪东来说,他虽然也分身无术,但他的闪移术速度极快,加上他有精神力在身,顺着那些灵兽逃跑的踪迹,总能把这些灵兽全都挖出来。

    “想不到兽潮竟然又有了新的变化,看来这一次恐怕要有大麻烦了啊!”

    稳了稳心绪,他的神色难免有些凝重,眉头一直都是紧紧地皱在一起。

    一支完全由灵兽组建而成的恐怖队伍,现在回想起来,还真是让人有种心惊胆寒的感觉。

    虽说这样一支灵兽队伍并不能给他带来多大的麻烦,甚至只要他随便露几手,就能把这支灵兽队伍尽数消灭。

    可问题是,整个炎黄大世界当中,又能找出几个像他这样的超级强者来?

    事实上,刨除三十六大宗门之外,整个炎黄大世界当中,几乎没有任何的家族门派,能够抵御得住这等恐怖的兽群,就算是贾城的三大世家,也必将在这等规模的兽群袭击之下损失惨重。

    “也不知道这等规模的凶兽群究竟会有多少,如果只是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可若是有很多的话,那炎黄大世界恐怕真的危险了啊!”

    神色变幻,他这个时候不禁充满忧虑起来。

    他心里清楚,既然青冥宗的辖区之内出现了这等恐怖的灵兽群,那么十有九,这种灵兽群恐怕绝不仅仅只有这一个。

    “适才实在是太冲动了,我应该把那两头灵波兽留下的,说不定利用他们,我还能找到更多的灵兽群的。”

    幽幽一叹,他这会儿不禁有些懊恼起来。

    刚刚一时被愤怒冲昏了头,却是把两头灵波兽全都给宰了,现在想想,他应该让那两头灵波兽逃走的,届时顺藤摸瓜,说不得就能有更多收获。

    可惜的是,事已至此,他就算实力再强,也不可能把那两头灵波兽复活过来。

    “还是先回青冥宗看一看吧,也不知道青冥宗那边是否已经得到了消息,如果没有的话,我也好给他们提个醒儿!”

    说到底,蛮族的目标都还是三十六大宗门,最后的决战,必然也将是围绕三十六大宗门而展开,所以,他的更多精力,自然也是要放在青冥宗身上。

    至于贾城,那里并不会是蛮族的目标,何况眼下贾城周围的兽群已经被除凶队清缴得差不多,一时半会儿应该不会有危险。

    甚至于他的心里也清楚,在大战到来之际,贾城是否能够保得住,主要还得看运气,而即便贾城真的被抹除,其实对整个炎黄大世界来说也没什么影响。

    “刷!!!”

    心里想着这些,他的身形微微一闪,便是直奔青冥宗的方向掠去。

    时间不长,他便是出现在了青冥宗的外围,最终在青冥宗的巨石围墙上方站定下来,俯瞰着整个青冥宗的情况。

    “看来青冥宗这边倒是还算安稳,估计并没有被灵兽群所袭击。”

    目光一扫之间,整个青冥宗的情况便是尽收眼底,这会儿,青冥宗跟他离开之时一模一样,似乎连普通的凶兽群都没有来袭击,而一些镇守在巨石围墙之上的青冥宗高手,此时仿佛都进入到了深层次的入定修炼当中,明显是很久没有出手了。

    “没有遭受凶兽袭击,恐怕也未必就是好事,看来必须要给所有人提个醒儿,万万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之前前来袭击青冥宗的都是普通凶兽,想来大家对那等级别的凶兽袭击并没有太过放在心上,但若是突然出现一大批的灵兽,单单凭借青冥宗安排在巨石围墙上的这些人,那是绝对不够看的。

    所以,这个时候的青冥宗,必须要加派人手,至少也要确保能够应付上百头灵兽一齐来袭,免得到时候被打一个措手不及。

    “直接去见大长老吧!!”

    略作沉吟,他决定直接去找大长老聊一聊,说起来,如今的大长老已经被他暗中控制,就算是直接命令对方,对方也根本不敢违背他的意思,何况他眼下也是真心实意想要为青冥宗好,不想让青冥宗遭受损伤。

    至于秦都党那边,他的精神力已经观察过,眼下的秦都党一切正常,而血明月等人依旧在闭关修行,每个人都十分努力,他也没必要前去打扰。

    鉴于此,他却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便是直奔大长老的灵峰掠去。

    这里是一间密封的密室,整间密室连窗子都没有,简直就是密不透风。

    而在密室的中间,一个大号的木桶静静地摆在那里,木桶的材料乃是罕见的青檀木,这种木材极其稀有,就算放眼整个青冥宗辖区,怕也很难找出几株青檀古树来。

    而在木桶里面,青冥宗大长老窦天彰正赤裸着身躯盘坐在碧绿的液体当中,缓缓地吸收着碧绿液体的能量,这会儿,他整个人的身躯都隐隐有些泛绿,看起来颇为怪异。

    这已经是他泡在灵药里的第六天了,说起来,为了准备这一桶药水,他可是没少花费心思,甚至可以说是倾尽了所有的私藏,也算是下了血本了。

    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算不得什么,只要他此番能够成功解毒,就算是花费再多,他也绝对是心甘情愿!

    “六天了,已经整整过去六天了,按照典籍上面所说,只要七天,我的毒应该就能解除,可这已经过了六天之久,为何我身体当中的毒素一丝都不见少?这到底是为什么!!”

    一边缓缓地吸收药汁里的能量,窦天彰的眉头不禁紧紧地皱了起来。

    按道理来说,如果这一桶药汁真的管用的话,那么他身体当中的毒素至少也应该被清除个七七才对,可事实却是,从开始到现在,他根本就没有感受到身体当中的毒素有减少。

    眼下只剩下了一天不到的时间,如果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的话,他这次解毒,恐怕成是要失败了。

    “该死,那小子到底给我服的什么毒?为何连典籍上面记载的能解百毒的玉露汤都毫无效果?这到底是为什么!!”

    狠狠地攥紧了拳头,他这个时候已经明白,很明显的,他这次显然是失败了,这一桶让他倾家荡产的解毒灵药,根本就是一点儿的效果都没有!

    “啧啧,大长老这是在练什么神功?怎么还把自己泡在药桶里了?”

    就在这时,一声轻笑突然在密室里响了起来,笑声当中充满了揶揄的味道。

    “嘶…………”

    听到这笑声,正在木桶当中暗暗发怒的大长老顿时神情一变,脸上不由得闪过一丝震惊之色,眼底更是充满了骇然。

    说着,他便是赶忙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一个熟悉的年轻男子从密室的角落走了出来,笑着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你………你怎么连这里面都找得到?这怎么可能?!!”

    看着眼前的纪东,窦天彰的双眼瞪得滚圆,明显是被吓得不轻。

    这间密室乃是他最隐秘的私人领地,整个青冥宗上上下下,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这间密室的存在,他实在难以想象,纪东是如何找到这里,并且在他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出现在此的。

    “嘿嘿,大长老莫不是忘了,我背后可是站着一位丹阵师强者的,如果连这点儿手段都没有,那我又岂敢跟大长老您较劲?”

    见到窦天彰惊恐的模样,纪东不禁摇头一笑,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不禁仔细打量起眼前的木桶,以及木桶当中的绿色灵液来。

    “哈,不错么,解毒神木青檀木,能解百毒的玉露汤,看来大长老不是在修炼,而是想要给自己解毒啊!”

    对于大长老的这一套设备,他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个中的名堂,只是,对于这位的做法,他实在是有些无力吐槽。

    玉露汤,这东西他当然知道,说起来,这种由上百种解毒灵药,辅以特殊的玉汁调配而成的汤水,对于解毒的确很有效果,一般的剧毒,这一桶药汁基本上能够达到解毒的目的。

    想来大长老为了准备这一桶药汁,一定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可问题是,玉露汤能解毒不假,但他所炼制的毒药,又岂是区区玉露汤所能解除的?

    他在炼制毒药之时,可是把自己的五行之力全都用了进去,想要解他的毒,那么也只能是由他亲自出手,用同样的手法炼制解毒丹才行,他相信,放眼整个世间,绝对找不出第二个能解他这剧毒之人。

    “你……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本座正在修炼,哪里是什么解毒?”

    听到纪东开口,大长老的目光不禁有些躲闪,却是再也不敢去看纪东的眼睛。

    他没有想到,纪东竟然一眼就认出了玉露汤,在他想来,就算纪东背后有丹阵师强者支持,但也不应该对灵药之事这般了解才对。

    “行了,大长老也不必掩饰,我又没有怪罪你的意思!”闻言,纪东不禁嗤笑一声,根本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对于大长老的做法,他倒也完全能够理解,毕竟,不管换了是谁,都不希望自己被别人用毒药控制,大长老为其自己寻找解毒之法,实乃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大长老阁下,您还是穿好衣服出来吧,我的毒,并不是区区玉露汤所能解除的,别说是七天,你就算是在里面泡上七年,恐怕也无非就是泡得更绿一些罢了。”

    扫了一眼已经没多少药力的药汁,他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惋惜之色。

    要知道,玉露汤的材料都极其罕见,如果对方配制药液的灵草放在他手里,绝对能练炼制出一炉完美的解毒丹来,但现在么,却是全都被大长老当成能量浪费掉了。

    “哎,也罢,看来本座只能是认命了啊!”

    听到纪东之言,窦天彰不禁苦涩地摇了摇头,随后便是身形一闪,从药桶里面飘了出来,并且迅速给自己穿上了衣衫,同时把药桶收了起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要等纪东离开之后继续泡。

    “大长老,其实你完全没必要去浪费心思在解毒上面,你放心,等到大劫过去,如果大长老能够活下来的话,我是一定会把解毒的丹药给你的。”

    见到对方把药桶收起,纪东倒也懒得去理会,而是继续笑着开口道。

    说心里话,他并没有想过一直控制着对方,之前之所以这么做,那也是迫于无奈,等到时机成熟了,他一定会帮对方把毒解了就是。

    “好了,暂且不说这些,我这次来,乃是有要事要跟大长老商议,大长老觉得是在这里谈,还是去外面谈?”

    要说正事,当然不能在阴暗的地下密室里面,很快,纪东和大长老便是离开了密室,来到了大长老的会客厅当中。

    “不知云党主有什么大事要跟本座商议,现在可以直说了。”

    分宾主落座,大长老稳了稳心神,这便直接对着纪东开口询问道。

    时至今日,他跟纪东也属实算得上是老朋友了,他心里清楚,纪东应该不会把他怎么样,而他也没必要跟纪东卑躬屈膝,因为那样只能让纪东更瞧不起他,而且纪东也未必会喜欢。

    “是兽潮之事,不知大长老派出去的眼线,最近可有什么重大消息传回来?”

    面色稍正,纪东这会儿根本没有心思去注意其它的,同样是开门见山道。

    “兽潮之事?”听到纪东之言,大长老的眉毛微微一挑,面色同样严肃了一丝,“我的眼线一直都有在外活动,按照他们的汇报,眼下兽潮似乎已经进入了相对平稳的阶段,另外,青冥宗这边也好久没有遭受过兽潮的袭击了。”

    纪东若是不提,他还真的都要把兽潮忘到脑后了,这些天以来,他一直都躲在密室里泡药澡,因为从他掌握的信息来看,眼下青冥宗辖区之内的兽潮根本就是不足为惧,完全没必要让他投入太多的精力。

    “看来大长老果然还不了解情况。”

    听到大长老的回答,纪东的眉头皱了皱,自然是觉察到了大长老的放松心态。

    “怎么?云党主这是打探到什么重大信息了么?不妨说来听听。”

    见到纪东的表情,大长老不禁心神一紧,赶忙再次追问道。

    他心里清楚,纪东不可能会无缘无故问起这些,而一想到纪东当初给他提供的重要情况,他便是越发的不敢轻视起来。

    “就在刚刚不久前,我在贾城和青冥宗的交汇地带,遭遇了一支特殊的兽群,这支兽群数量不多,只有一百出头的数量,不过,这一百多头的凶兽,却是全都达到了堪比天位境强者的级别,不知这样的消息,对大长老来说算不算是重大信息?”

    “什么?一百多头天位境灵兽组建的兽群?这………竟然还有这种事?!!”

    等到纪东话音落下,原本还一副平静模样的大长老顿时豁然起身,脸上尽是一片的震惊之色,眼底更是不由得闪过一丝忧虑。

    一百多头天位境灵兽,光是听一听就让人毛骨悚然了,如果这样的一支兽群突然降临青冥宗的话,虽然也不至于把青冥宗怎么样,但就青冥宗目前的防守状况,恐怕少不得要经受一番不小的损失了。

    “不错,就是一百多头天位境灵兽,而且,这些灵兽的头领乃是一头大天位之境的凶虎,还有两头堪比大天位之境的凶猿,除此之外,它们还有灵波兽在天上放哨,恐怕任何一丝的风吹草动,它们都会第一时间得到通知………”

    点了点头,纪东略作思忖,便是把他所了解到的情况尽可能详细地讲给了对方,也好让对方做到心中有数,从而做出相应的应对。

    “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头领?还有灵波兽做哨兵?!!!”

    等到听了纪东的介绍,大长老的面色早已经凝重得快要滴出水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原来兽潮背后,居然已经酝酿出如此恐怖的危险了。

    大天位之境的灵兽头领,这已经够吓人了,而更加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对方居然还有灵波兽做哨兵!

    对于灵波兽,他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那等罕见的灵兽,恐怕已经好多年都没有在青冥宗的辖区出现过,可以想象,那些灵兽群有灵波兽放哨,简直就是万无一失,而这个时候的他也终于明白,为何他派出去那么多的眼线,但却没人打探到这么重要的情况。

    有灵波兽放哨,就算他派出的那些眼线发现了对方,怕也早就被对方察觉到,然后直接抹杀灭口了。

    “大长老,此事绝对非同小可,我建议,大长老赶快做出针对性的布置,另外,悬浮神山上的那些大天位之境的强者,也是时候让他们下来活动活动了。”

    对于悬浮神山上面有大天位之境强者之事,他在当初前往神山之时就已经注意到,虽说悬浮神山上面的那些造化境强者不能轻易出手,但那些天位境的强者,却是完全可以从神山当中走出来,为眼下的青冥宗分忧解难。

    说起来,单单凭借青冥宗各处灵峰上的这些天位境强者储备,还真的未必能够支撑得住。

    “看来你知道的还真是不少,怪不得宗主大人连宗主令都给了你。”

    听纪东说到悬浮神山上的天位境强者,大长老的双眼微微一眯,心下对纪东则是越发的叹服起来。

    悬浮神山上的确有不少的天位境强者,这么多年过来,青冥宗诞生过很多惊才绝艳之辈,而其中的很多人,都会在某一时间悄然消失,而这一部分人,正是被上面选中,前往悬浮神山去潜心修行。

    当初,他其实也有前往悬浮神山修行的机会,只不过,他后来选择了要做大长老,这便放弃了那等机会,最终坐上了大长老之位。

    在他看来,做大长老和前往神山修行,这其实是两条殊途同归的道路,神山上面的环境和资源可以让人抛却杂念,一心沉浸到修行当中,修炼速度必然会十分迅速。

    可问题是,一旦进入神山,那就意味着很难从里面脱离,到时候连最起码的自由都没了。

    而当大长老虽然享受不到神山上面的资源,但却可以享受外面的资源,只不过就是要付出一些辛苦而已,但至少可以随心所欲,不用整天闷在神山之上。

    “云党主,对于你所提供的信息,本座当真是感激不尽,抛开其它方面不说,本座对云党主,真的十分佩服。”

    上次的奸细事件,这次的兽潮突变之事,无论是哪一样,对青冥宗和三十六大宗门来说,都可谓是十分关键,而这些消息,居然都是纪东提供的!

    “呵呵,大长老无需如此,我只不过就是做了青冥宗弟子该做的事情罢了。”摇头一笑,纪东倒也懒得揽这份儿功劳,“好了,该怎么做,大长老现在就开始吧,我就暂且告辞了!”

    话落,他的身形便是直接消失不见,就像是从未来过一样。

    “这才是真正的超级强者啊,来无影去无踪,试问,世间怎么会存在如此恐怖的天才之人?!”

    等到纪东说话之间就消失不见,大长老的脸上不由得闪过难以言喻的羡慕之色,眼底更是闪烁着复杂的光芒。

    纪东的手段,真的让他一点儿的脾气都没有,此刻的大厅明明是关着门的,可纪东居然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单单是这一项手段,就让他震惊得不要不要的。

    在他所认识的强者当中,他只知道那位宗主大人有这等本事,除此之外,就算是青冥宗的那些造化境的老祖,也根本不可能做到如此。

    那些人的速度虽然快,但也不可能做到穿墙而过,他实在难以想象,纪东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罢了,还是先想一想要如何处理眼前之事吧,蛮族终于出动了更强的手段,想来各大宗门再想继续保存实力怕是不成了,我也是时候请宗主大人派人下来了啊!”

    在他原本想来,如果可以的话,他会尽可能的带领青冥宗眼下的这些强者抵御一阵子,但此刻得知蛮族居然出动了纯粹由灵兽组建而成的兽群,单单凭借青冥宗眼下的力量,那是铁定不够用的。

    “刷!!!”

    心里想着,他蓦地一抖手,便是将自己跟那位宗主大人进行联系的传音器取了出来…………

    告别了大长老,纪东并没有在青冥宗逗留,而是直接闪身离开了青冥宗,直奔贾城的方向而去。

    他之前突然跟除凶队分开,跑去一个人单独行动,对此,想必胖子一定会十分担心,所以,他自然是要回去跟对方报个平安。

    当然了,报平安是一方面,最主要的,他必须要让胖子认清眼下的现实了,想要保住贾城,绝对不是胖子跟他两个人就能做得到的,就算是加上三大家族的三位老祖宗,恐怕也未必能成。

    所以,在大劫彻底爆发之前,他必须要让胖子给平家留好后路,免得平家就此消亡,成为历史的烟尘。

    他已经接触过平家的那位老祖宗,看得出来,那位平家老祖宗并不怎么在意家族灭亡,毕竟,到了对方的那等境界,其实对任何事都已经看得很淡了,尤其对方一心想着为宗门报仇,貌似宗门在其心里的地位,还要在家族之上。

    心里想着这些,他的闪移术无形当中便是加快了速度,没多久,他便是已经来到了贾城,并且直接降临在了平家。

    “哈哈哈,兄弟,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如果再晚一会儿的话,我都要出去寻你了。”

    来到平家,纪东第一时间便是确定了胖子的方位,然后在对方的面前现身出来,而当见到他出现之时,胖子着实开心得不得了,直接便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不是说过了么,凭我的实力,又不可能会有什么危险,你跑出去找我作甚?”

    听到胖子之言,纪东笑着摇了摇头,却是实在拿对方没办法。

    “嘿嘿,知道你厉害,不过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一个人单独行动,终究还是有一定的危险性,所以下次还是带上我比较好。”

    挠了挠头,胖子也知道自己是瞎担心,毕竟,如果是连纪东都解决不了的危险的话,那么就算他去了也是白给,甚至还有可能会拖纪东的后腿。

    “好了,不说这些了,其他人呢?都回各自的家族了么?”

    摆了摆手,纪东直接在房间的桌案旁坐了下来,一边给自己倒了杯水,一边对着胖子询问道。

    “恩,另外两大家族的高手,直接被我打发回了各自的家族,平家的高手这会儿也都已经回去休息,对了,那四位被我安排在了平家的客房,等你回来对他们进行安排。”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