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六十八章南极宗38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不要乱,眼下还不能确定一定就是王品丹阵师出手,而且,就算是王品丹阵师又能如何?不要忘了,我们还有造化境的灵兽坐骑!”

    见到二人惊恐的模样,凶蛟上的男子不禁大喝一声,倒是当先镇定了下来。

    事已至此,慌乱显然没有任何的用处,再者说,眼前的十方困天阵乃是一座困阵,效果也只不过就是困住他们罢了。

    “对对对,我们还有造化境的灵兽坐骑,就算是王品丹阵师,我们也并非没有一战之力!”

    被齐姓男子这么一提醒,另外两人倒也一下子安稳了不少,不管怎么样,他们此时还有三头造化境的灵兽相助,就算是王品丹阵师想要杀他们,也必须要先过造化境灵兽这一关。

    想到这里,二人不禁对视一眼,相互为对方打着气。

    对于十方困天阵,在场的三大天丹阵师倒也并不是很陌生,说起来,在各种困阵当中,十方困天阵绝对算得上是排在前列的存在了。

    虽说十方困天阵并没有杀伤力,但围困能力绝对没的说,一旦陷入十方困天阵当中,那么就会彻底的迷失方向,整个人都只能跟随神阵的运段而被阵法空间所操控,根本不可能走得出去。

    最要命的是十方困天阵自带的迷雾效果,一旦迷雾成型,那么可视范围基本上就要被压缩在十几米的距离,想要看到阵法之外的情况,根本连想都不用想。

    另外,此刻运段大阵的乃是一个王品丹阵师,他们三个虽然有着天丹阵师的精神力,但在王品丹阵师运段的神阵当中,他们的精神力简直被压制得厉害,充其量也就只能蔓延数百米的距离,再远的话,就有些鞭长莫及了。

    “齐兄,我们要怎么办?总不能一直在这里跟对方耗着吧?若是耽搁的时间久了,对我们来说恐怕会很不利。”

    迷雾深处,三大天丹阵师驾驭着三头造化境的灵兽,此刻几乎是背靠着背,时刻警惕着周围的动静,生怕迷雾深处突然冒出什么危险来,而这样的状态,他们已经保持了不下半刻钟之久了。

    “先别急,看看情况再说。”

    听到凶狼之上的男子之言,凶蛟之上的男子皱了皱眉头,一时之间却也并不知道要如何是好,只能是轻轻地抚了抚坐下的凶蛟,安抚着对方略显焦躁的情绪。

    突然间冒出来的王品丹阵师,着实让他有种深深的无力感,相比之下,他宁可驾驭着自己的蛟龙坐骑去挑战几个造化境超能者,也绝对不愿意跟一个王品丹阵师纠缠。

    “齐兄、王兄,咱们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如果对方是丹阵宗的王品丹阵师的话,那是绝对不会现身的,而一旦他们的援兵到了,届时我们三个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

    又过了几分钟的时间,凶虎之上的柳姓男子突然咬了咬牙,对着其他两人道。

    在他想来,如果是丹阵宗的强者算计了他们,那么对方是绝对不会出现在他们面前的,说不定对方这会儿正在外面等待援兵来收拾他们,而一旦对方的援兵到来,届时他们三个别说破阵而出,就算是能不能活着离开都很难说。

    “我觉得柳兄说的有道理,都已经过了这么久,对方依旧没有任何的动静,这摆明了就是在拖延时间,十有九就是在等待援兵呢!”

    听了柳姓男子之言,凶狼之上的男子赶忙接过话茬,满脸赞同地道。

    “二位兄弟所言甚是,我们的确不能坐以待毙了。”

    等到二人话音落下,凶蛟上的齐姓男子同样目光闪烁,随后咬了咬牙道。

    原本,他是想等待算计他们的王品丹阵师现身,届时大家开诚布公地谈一谈的,可现在想想,如果对方真的是丹阵宗之人,还真的不太可能会直接露面。

    “二位,这十方困天阵虽然奇异,但我们三个都是天丹阵师级别的强者,未必就找不到这神阵的破绽,不如大家分散开来,分头去寻找,只要我们三个有一人能够找到并且脱离出去,这十方困天阵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任何阵法都有破绽,哪怕是王品丹阵师布设的阵法也一样,说起来,眼下,这阵法空间当中不但有他们三个以及三头造化境灵兽,却是还有数百头天位境级别的灵兽,想要困住这么多的灵兽,这对主阵之人的要求绝不是一般的高。

    “我同意,我们现在就分头去寻找阵法的破绽,我相信一定能够找得到。”

    “事不宜迟,咱们这就开始!”

    简单的商量了一番之后,三人倒是很快就达成了共识,说着便是分别朝着三个不同的方向慢慢走去,开始寻找起十方困天阵的破绽来。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管怎么样,他们总不能一直都呆在原地什么都不做,至于是否能够找到阵法的漏洞,他们的心里当然都没有底气,但也只能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

    好在他们座下都有造化境的灵兽相助,就算是王品丹阵师,他们也完全有着一战之力,这才是他们最大的底气之所在。

    时间不长,三人便是分别消失在了茫茫的雾气当中,并且用出了自己的所有手段,尽可能的去寻找阵法的漏洞,从而脱离这片是非之地…………

    “哈,很好,这三个家伙终于分开了!”

    就在三个天丹阵师强者骑着各自的凶兽坐骑散开之时,神阵当中的某个角落,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

    “啧啧,终于还是你们先沉不住气,既然如此,那就休怪我不客气了!!!”

    他早就想要对三人动手了,只不过,对于那三头造化境的灵兽,他实在是发自内心地感到忌惮,所以才一直没有出手。

    而这会儿,三人已经彼此拉开了上千米的距离,三头造化境的灵兽也不可能对他造成合围之势,现在动手,却是再也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就从你开始!!”

    精神力一动,他直接锁定了骑着凶狼的男子,因为总的来说,对方坐下的凶狼,应该是三头造化境灵兽当中实力最弱的。

    “刷!!”心思一动之间,他的身形直接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刚好来到了凶狼的上方,并且毫不客气地一刀斩了下去,目标正是凶狼背上的天丹阵师。

    “刷!!”

    他这一刀迅疾无比,而且力量极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刀面前,就算是大天位之境的强者,也根本别想活命。

    “嗡!!!噗!!!”

    然而,就在刀芒眼看着就要斩在凶狼背上的男子之时,一个透明的能量护罩陡然从男子身上荡漾开来,直接将刀芒挡在了外面。

    “哈哈哈,想要暗算我?哪有那么容易!!”

    透明的能量护罩撑开,凶狼之上的男子似乎早就有所准备,等到刀芒被荡开,他不由得长笑出声,满脸轻蔑地朝着上方看去。

    “恩?人呢?!!”

    目光朝着刀芒斩来的方向看去,可入眼处竟是空空如也,根本连个人影都没有,见此,他的眼眸不禁微微一缩,心神顿时微微一紧。

    “怎么会这样?人呢?明明就在上方的?怎么会突然不见了?!!”

    眼看着自己的上空空空如也,连个鬼影都没有,凶狼之上的男子简直惊骇欲绝,脑袋一时之间都有些段不过弯来。

    就在刚刚,他的精神力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上空有一个强大的超能者想要偷袭他,可就在他刚要发起反击之时,原本在他精神力当中的目标,居然凭空消失了!

    没错,就是凭空消失了!

    “不可能,怎么会凭空消失?难道是我出现幻觉了么?!”心思电段,这一刻,他的脑海当中瞬间闪过了无数个念头,可不管怎么想,他都想不通到底是因为什么!

    “嘿嘿,你是在找我么?!!”

    就在这时,一声轻语陡然传入他的耳中,声音很小,但听在他的耳朵里,却是无异于平地炸雷,因为这声音,正是在他耳边响起来的!

    “不好!!!”

    听到耳边响起的声音,他整个人都是如遭雷击,浑身的汗毛都是一下子竖了起来,眼底更是充满了浓浓的震惊!

    “噗!!!”

    可惜的是,就在他刚要做出反应之时,一声闷响已经接着响彻开来,随后,一柄湛蓝色的长刀,便是从他的胸口透了出来,竟是直接刺穿了他的心脏。

    “这………这怎么可能?!!”眼看着胸口位置透过来的蓝色长刀,中年男子双眼圆睁,却是到死都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

    他的能量护罩明明还在,可对方居然穿过了他的能量护罩,直接出现在了他的背后,按道理来说,这根本就是不可能存在的事情!

    “空……空间法则?!!”瞳孔猛地一缩,这一刻,他的脑海当中不禁闪过了最后一个念头,只不过,当这个念头生出之时,连他自己都完全不相信这是真的。

    “死!!!”

    “噗!!!”

    可惜,不管他的心里还有多少的疑惑,却是都不可能有机会去解开了,伴随着一身闷响,一股恐怖的刀气直接窜入了他的身躯,然后砰地一声爆炸开来。

    “嗷呜!!!”

    随着中年男子身体爆开,在他坐下的凶狼陡然间发出一声嘶吼,而随着吼声响起,凶狼额头之上的印记蓦地释放出一道光束,直奔纪东的小腹处袭来。

    “嘶………好快!!”

    见到凶狼额头上释放开来的光束,纪东的瞳孔也是微微一缩,想都不想,他便是赶忙运段起闪移术,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刷!!!”几乎就在纪东消失的下一瞬,光芒便是从他适才所在的位置一闪而没,最终消散在茫茫的雾气当中,而只要再多耽搁哪怕一个眨眼的工夫,他就有可能被这光束直接洞穿,后果不堪设想!

    “好险,这便是造化境灵兽的力量么?还真是够恐怖的了!”

    身形在不远处显现出来,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后怕之色,他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有闪移术在身,那么适才一定是要吃大亏的。

    “嗷呜!!!”

    眼看着纪东再次出现,凶狼的口中再次发出一声震天的怒吼,也不知道是在为纪东躲过了它的攻击而愤怒,还是因为纪东斩杀了它的主人而愤怒。

    “刷!!!”

    说话间的工夫,又是一道光束电射而来,仿佛铁了心要将纪东抹杀一般。

    “还来?!”见到凶狼再次释放出来的光束,纪东的嘴角不禁微微一挑,却是早就已经有了防备。

    适才那一下,是因为他刚刚出过手,所以被凶狼打了个措手不及,但这会儿的他已经有了防备,自然不可能被对方的攻击所伤。

    “刷!!!”动念之间,闪移术再次被他用了出来,轻松的将对方的攻击避了过去。

    “成败在此一举了,朱雀法相,给我出来吧!!!”

    避开了凶狼的攻击,纪东的脸上顿时闪过一丝期待之色,随后,他便是心思一动,直接将自己的朱雀法相释放了出来!

    “唳!!!”

    一声清脆的啼鸣声陡然在十方困天阵当中响彻开来,伴随着啼鸣声响起,一头浑身浴火的威武神鸟,直接在凶狼的上空现出了形体!

    “嗡!!!”

    神鸟显现,一股诡异的气息,猛地从它的身上释放开来,却是刚好将下方的凶狼笼罩其中,而这个时候,神鸟的双眼也是微微的睁了开来,淡漠地俯视着下方的凶狼,就像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在俯视脚下的奴隶一般。

    “呜……………”

    眼看着神鸟显现,原本还气势滔天的凶狼,简直就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狂暴的气息几乎瞬间被神鸟的气势冲散,眼底更是充满了无尽的虔诚和骇然。

    “扑通!!!”先是发出一声呜咽,凶狼似乎是根本不敢跟神鸟对视一般,竟是直接低下了头颅,扑通一声趴在了地上,身躯都微微有些颤抖。

    “厄,这……………”

    半空中,纪东的双眼陡然瞪得滚圆,却是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这………这也太夸张了吧?这也可以?!!”

    看着凶狼浑身发抖的匍匐在那里,他简直有种身在meng中的感觉。

    说起来,他适才将朱雀法相释放出来,的确是想借助神兽朱雀的威能,对凶狼进行震慑,从而创造出手的机会。

    可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神兽朱雀的威慑力,居然会变态到这等地步!

    在他原本想来,凶狼在见到朱雀法相之时,只要稍稍有那么一丝迟滞,他就可以趁机施展必杀一击。

    可他做meng也没想到,在见到自己的朱雀法相之时,凶狼居然吓得连动都不敢动了!

    “此时不出手,更待何时?!!!”

    神情一怔,这一刻,他却也没有时间去震惊朱雀法相的恐怖效果,二话不说,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出现在了凶狼的近前。

    “死!!!”

    “噗!!!”

    刀光一闪,被吓得浑身颤抖的凶狼根本连丝毫的反应都没有,便是被他一刀砍掉了头颅,瞬间死得不能再死了。

    一头造化境级别的恐怖凶狼,就算是面对人类的造化境超能者,都一定会丝毫不落下风,因为凶兽的力量源于自身,根本不用担心被外界的力量所污染,而这一点,却是人类的造化境强者羡慕不来的。

    然而,就是这样一头恐怖无比的超级灵兽,竟然连几个呼吸的时间都没能坚持,就被纪东一刀枭首,对此,就算是纪东本人,都有种如meng似幻的感觉。

    “这………这就搞定了?!!”

    看着已经身首异处,死得不能再死的凶狼,纪东的嘴角不禁狠狠地抽搐了一下,着实有些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切。

    坦白讲,他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在他想来,朱雀法相现身的一瞬间,他跟法相相互配合,完全可以抓住机会对凶狼造成重创,而只要凶狼受伤,那么最终一定难逃他的手掌心。

    可这样的想法只存在了半秒钟,便是随着凶狼的匍匐在地而烟消云散了。

    谁又能想到,堂堂造化境灵兽,居然会被朱雀法相吓得动弹不得,若是早知道这些的话,他哪里还需要计划这么多?

    “哈哈哈,好,好,好,这就是朱雀法相的威能么?原来我的朱雀法相竟然恐怖若斯?!好,好啊!!!”

    短暂的惊愣过后,纪东的脸上顿时露出兴奋的表情,更是毫不犹豫地放声长笑起来。

    这个惊喜真的有些太大了,在他觉醒了朱雀法相的那一刻,他其实就知道,神兽朱雀一定会对普通的灵兽凶兽造成品阶上的威慑,只不过他之前并没有遇到过需要动用朱雀法相的凶兽灵兽,所以一直没有实战检验。

    可说真的,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原来先天神兽对普通灵兽的威压,居然会达到如此难以想象的地步!

    现在回想起来,凶狼在见到朱雀法相之时,简直就是发自内心的感到恐惧,而且还有一种深深的膜拜感。

    这跟实力没有任何关系,要知道,朱雀法相跟他的境界一样,量级乃是天位境的级别,这跟凶狼的造化境境界,可是整整差了一个层级呢!

    “昂!!!”

    “吼!!!”

    就在这时,两声惊天动地的吼声陡然从迷雾深处传来,随着吼声响起,两声破风声紧随而至,目标正是纪东所在的战场。

    “恩?是那头凶蛟还有凶虎?!”

    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吼声,纪东的笑容微微一收,精神力一扫之间就已经发现,这会儿,另外两个天丹阵师强者应该是听到了这边的动静,正驾驭着胯下的凶蛟和凶虎汹涌赶来。

    “嘿嘿,来得好,我倒要看看,既然这头凶狼被我的朱雀法相直接吓得瘫软在地,那么这头凶虎还有凶蛟又会如何?”

    舔了舔嘴唇,他先是抬手间将凶狼的尸体以及那天丹阵师所留下的战利品收了起来,然后又将朱雀法相暂且收起,旋即便是静静地站在那里,等待着那头凶虎以及凶蛟的到来。

    由于离得并不是太远,虽说有着雾气的阻隔,但另外两个天丹阵师还是很快就顺着声音找了过来,时间不长,两大天丹阵师强者以及两头造化境的灵兽,便是出现在了纪东的面前。

    “啧啧,不错么,不愧是天丹阵师级别的强者,竟然这么快就能找到这里来,看来我倒是有些小瞧了你们。”

    眼看着两个天丹阵师驾驭着坐下凶兽来到近前,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旋即略带赞许地道。

    说起来,十方困天阵当中的空间被阵法扭曲,肉眼看到的直线未必是直线,肉眼看到的真实未必就是真实,这两个天丹阵师能够堪破迷雾找到这里,真的已经是十分难得了。

    当然了,这也是因为这里跟二人适才的位置距离并不远,而且他适才也没有刻意去加快阵法的运段,如若不然,二人却是很难这么容易就找过来。

    “小子,你是什么人?!!”

    这个时候,两大天丹阵师也已经在纪东的对面站定下来,满脸忌惮的看着对面的纪东,每个人的眼底都是闪烁着惊疑不定的光芒。

    而一边对着纪东喊话,二人的余光则是一边在周围来回扫视,寻找着他们的那位同伴。

    “哈,二位是在找你们的那位同伴么?如果是的话,那你们可以省点儿力气了,因为就算再怎么着,你们也不可能找得到的。”

    眼看着二人目光四射,纪东不禁微微一笑,满脸揶揄地道。

    “恩?小子,你这是什么意思?!!”

    听到纪东之言,凶虎之上的柳姓男子顿时目光一凝,语气冰冷地喝问道,这一刻,他明显有那么一丝不好的预感。

    “啧啧,不必明知故问了,不防告诉你们,那个骑着凶狼的家伙,已经被我抹杀,当然还有他的那头凶狼坐骑,也已经被我一并斩首,而现在轮到你们两个了。”

    舔了舔嘴唇,纪东就这般打量着对面的二人,语气淡漠地道。

    “什么?你………你杀了王兄和他的坐骑?不可能,这不可能!!”

    听了纪东的回答,两大天丹阵师虽然早就有所心理准备,但还是惊得大叫起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他们适才听到凶狼的叫声,随后就迅速赶了过来,整个过程也就是半分钟的工夫罢了,他们还真的不相信,短短半分钟的时间,纪东能够斩杀一个天丹阵师和一头造化境凶兽的组合!

    “没什么不可能的,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有什么手段,你们两个趁早全都用出来吧,别等会儿被我宰了,却是后悔都来不及。”

    摇了摇头,纪东也懒得跟二人过多解释,说着,他便是一只手背在了身后,一只手对着二人做了一个勾手指的动作,示意二人可以放马过来了。

    “恩?!!!”

    听到纪东之言,两大天丹阵师再也顾不得去寻找自己的同伴,而是尽数将目光集中在了纪东身上,认认真真地打量了起来。

    他们适才并没有给予纪东足够的重视,但随着纪东这一番话说出口,他们知道,自己二人恐怕是有些过于轻视眼前这个貌不惊人的年轻小子了。

    看着眼前的纪东,两大天丹阵师的脸色,不禁慢慢变得凝重起来。

    在他们第一眼看到纪东之时,他们着实没有对纪东太过重视,可在经过了一番观察之后,他们这才意识到,眼前这个看起来极其年轻的小家伙,明显是一位隐藏至深的高手!

    虽说他们并没有在纪东的身上感受到造化境强者的气息,但纪东带给他们的危险感觉,却是要比造化境强者还要强烈。

    鉴于此,二人不由得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浓浓的震撼之色。

    “小家伙,你的实力的确很强,不过,就凭你想要斩杀我们二人?难道你不觉得自己的话说的太满了么?”

    短暂的沉寂之后,凶蛟背上的齐姓男子不禁悠悠的上前半步,对着纪东沉声道。

    虽然纪东给他们的感觉的确很危险,但要说纪东能够将他们二人斩杀,他们当然不信,毕竟,单单是他们坐下的两头造化境灵兽,就足够让纪东喝一壶的了。

    “满嘴大话的小子,还是让你身后的丹阵师站出来吧,堂堂王品丹阵师,居然躲在暗处鬼鬼祟祟的,难道不怕说出去被人耻笑么?”

    凶虎背上的柳姓男子也上得前来,对着纪东大声呵斥道。

    说到底,他们更为忌惮的,还是神阵背后的王品丹阵师,至于眼前的纪东,只要他们多加小心,他们相信对方根本不可能对自己二人造成损伤就是。

    “哈,你们想见我背后的丹阵师?”

    听到二人之言,纪东不禁微微一笑,眼底尽是一片古怪之色,“想见我背后的丹阵师,那你们可就要拿出点儿真本事才行了,如果你们能够过了我这关,我就答应让我背后的丹阵师站出来跟你们见一面,如何?”

    他知道这两人一定是有所误会,不过他倒也乐得如此,毕竟,让这二人在心里多一些顾虑,这对他接下来的行动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小子,你说话可是算数?!”

    听到纪东之言,两大天丹阵师顿时眼神一亮,赶忙对着纪东追问道。

    他们是真的很想跟暗处的丹阵师面对面聊一聊,就算不能说服对方,但至少也要确定对方的身份,届时也好对他们的那位圣尊大人有个交代。

    “自然是算数,来吧,打赢了我,我背后的丹阵师自然会出现,当然了,如果你们都被我击杀,那就只能怪你们自己没用了!”

    舔了舔嘴唇,纪东随手间将寒影刀取了出来,语气轻蔑地道。

    “好,既然如此,那本座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丹阵师的手段!冰封万里!!”

    眼看着纪东对自己二人发起挑衅,凶虎之上的柳姓男子显然也是被激发了火气,说话之间,他的精神力已经杀出,下一秒,一股恐怖的寒气,便是蓦地从纪东的脚下传来,所过之处,就连空间仿佛都被冻住了一样。

    “恩?好手段!!”

    感受到下方的寒气袭来,纪东的眼神顿时微微一凝,心下不禁有些诧异。

    他适才已经感受到了对方的精神力波动,但却没想到对方凝聚神纹的速度竟然如此之快,另外,这一部寒冰神纹在对方施展出来,感觉却是十分自然,单单从这一点来说,他恐怕都要有所不如。

    “给我破!!!”

    心底的惊讶只是一闪而过,说着,他的身形便是猛地拔高,同时对着身下便是一拳轰了出去!

    “咔咔咔咔!!!”

    这一拳轰出,一个巨大的拳影当空坠下,只是,当拳影与下方的寒气碰到一起之时,他这巨大的拳影,居然硬生生被冻成了冰,一下子变成了一只巨大的冰拳!

    “哗啦啦!!!”似乎是有些承受不住那恐怖的低温,冰拳最终猛地碎裂开来,化作了漫天的冰晶散落了一地。

    “果然有点儿本事,再接我一招,游龙戏水!!”

    眼看着纪东竟然一拳就解决了自己的寒冰神纹,凶虎背上的男子也是心下暗惊,心思一动之间,一条恐怖的火龙便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直奔纪东窜了过去。

    火龙狂舞,所过之处,那些还没来得及落地的冰晶瞬间化作了水珠,随后又化作水雾,就像是一条金龙穿过一片瀑布一般,简直美不胜收。

    “厉害!!”

    眼看着火龙袭来,纪东这一次却是越发的佩服起对方凝聚神纹的速度来,从寒冰神纹到火龙神纹,对方几乎都是瞬息完成,这等效率,必然是经过了千锤百炼方才达到的,同样值得他去学习。

    “我再破!!”

    目光一凝,他这个时候却也不再多想,超能力力运段,便又是一拳轰了出去!

    “轰!!!”巨大的拳影直接迎上了火龙,二者对轰之间,却是双双湮灭在了空气当中,看起来,貌似又是势均力敌的对拼。

    “吼!!!”

    “刷!!!”

    然而,就在纪东接连两拳硬接了对方的两招之时,一声怒吼蓦地传来,随着吼声响起,原本还毫无动作的白纹凶虎,却是陡然间释放出一道光束,直取纪东的丹田!

    显然,这才是为纪东准备的杀招,至于前面的寒冰神纹和火龙神纹,根本就是为了让纪东分心,从而失去对白纹凶虎的戒备罢了!

    “桀桀桀,小子去死!!”

    随着白纹凶虎的攻击杀向纪东,凶虎背上的男子不禁长笑一声,笑声未歇,他的精神力已经再次涌出,下一秒,纪东的身周陡然出现了一座囚笼,将纪东整个困在了里面,使得他没办法躲闪。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