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六十九章南极宗39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好手段!!”眼看着囚笼出现,而凶虎的攻击也随之而来,纪东这一次是真的发自内心的感到震撼,毫不吝啬地大声赞叹道。

    从寒冰神纹到火龙神纹,再到眼下的能量囚笼,很明显的,这一切都在对方的算计当中,而真正有用的,正是最后这看起来很不起眼儿的囚笼。

    他能够感受到,这囚笼十分脆弱,只要他随便一拳就能轰碎,可问题是,如果他这个时候再去解决囚笼的话,那么凶虎的这道光束,他恐怕就只能是尽数品尝了。

    可以说,如果此刻的他换成了另外一个造化境超能者,说不定就要受伤了!

    “不陪你玩了,闪移术!!!”

    所有的想法都只是瞬息之间,就在凶虎的光束眼看着就要击中他之时,他的身形却是蓦地消失不见,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经来到了凶蛟之上的男子身后!

    “噗!!!”

    身形出现的一刹那,他的寒影刀便是已经刺了出去,下一秒,长刀已经透过凶蛟之上的男子,将其整个人洞穿开来。

    迷雾之中,纪东的寒影刀透过凶蛟之上的男子胸口,溅起了一朵绚烂的血花,这一刻,整片世界似乎都瞬间变得安静了下来。

    “怎………怎么会这样?!!”

    凶蛟之上,齐姓男子的双眼早已经瞪得滚圆,却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看着胸口处透过来的长刀,他的大脑一时之间依旧有些段不过弯来。

    就在刚刚,纪东被柳姓男子算计,可以说已经陷入了一个必死之局,就算纪东再怎么强横,也必然会在白纹凶虎的攻击下遭受重创。

    可让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的是,千钧一发之际,纪东竟然从囚笼当中消失了!

    在纪东消失的一刹那,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反映过来,因为这根本就是违背常识的事情,所以,他在那一刹那之间,也有着片刻的失神。而就是那片刻的失神,却是最终要了他的性命!

    “闪………闪移术?!!!”

    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的脑海当中突然光芒一闪,却是已经明白了自己栽在了哪里。

    只是,一个超能者能够用出闪移术么?这显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可偏偏纪东适才的挪移,真的就是传说中的闪移术手段!

    “对不住了,死!!”

    就在齐姓男子胡乱猜测之际,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随着他的声音响起,一道刀气直接被他输入到了对方的身体当中。

    “噗!!!”

    伴随着一声闷响,齐姓男子的身躯陡然爆开,瞬间消失在茫茫的雾气当中,却是不知道留下了多少的不甘!

    “搞定,这下总算是可以放心了啊!!”

    一刀诛杀凶蛟上的男子,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笑容,心下顿时安稳了不少。

    说起来,从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根本不是凶虎之上的柳姓男子,之所以让对方一步一步施展杀招,直到最后的必死困局,这些根本就都是他故意为之,目的就是要让这两人掉以轻心,然后再施展雷霆一击。

    在他看来,凶蛟之上的男子,可是要比凶虎之上的男子有威胁得多了,他甚至相信,如果他不把对方干掉的话,那么此人所具有的手段,一定会给他带来不小的麻烦。

    相比之下,凶虎之上的男子虽然也不赖,但明显跟凶蛟之上的男子差了不少。

    当然了,他这也无非就是为了稳妥起见而已,事实上,对面的两人虽然都很不错,但无论是超能力力还是精神力,这二人都跟他差了一大截呢,不管怎么样,这二人最终都不可能从他的手心逃掉就是。

    “怎………怎么会这样?!!”

    眼看着凶蛟之上的男子被纪东抹杀,一旁凶虎之上的男子,此刻同样瞪大了双眼,却是根本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太快了,快到他根本都来不及回过神来!

    他对自己的手段和算计很是自信,适才那一瞬间,他也以为自己一定能够斩杀纪东,至少也会将纪东重创。

    可谁又能想到,在那千钧一发之际,纪东居然凭空消失了!

    “昂!!!”

    就在这时,愤怒的吼声从凶蛟的口中传开,而随着吼声响起,凶蛟的身形陡然一个翻段,对着还没来得及躲开的纪东便是吐出了一团吐息。

    “嗤嗤嗤!!!”

    这一团吐息腐蚀力极强,所过之处,所有的雾气都直接被腐蚀,就连空间都留下了一道漆黑的痕迹,似乎同样被腐蚀了。

    “刷!!!”可惜的是,就在这一团吐息眼看着就要击中纪东之时,后者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冷笑,下一刻,他便是陡然消失在了原地,让对方的攻击落了个空。

    “嘿嘿,是时候让你见一见老祖宗了,朱雀法相,现!!”

    身形挪移到不远处,纪东这个时候却也不再迟疑,动念之间,朱雀法相便是被他唤了出来,直接在凶蛟的眼前现出了身形。

    “唳!!!”

    朱雀显现,一声啼鸣陡然响彻开来,与此同时,那属于先天神兽的威压,刹那之间便是将下方的凶蛟以及一旁的凶虎笼罩其中,而周围的雾气,都在朱雀神兽显现的一刹那被蒸发一空,变得清澈透明。

    “嗷呜~~~”

    此时,愤怒的凶蛟正要对纪东再次发起进攻,可就在这时,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威压,让它所有的怒气都是消散一空,灯笼般的大眼睛,也是一下子瞪得滚圆!

    “扑通!!”

    下一秒,它的身躯便是砰地一声跌落在地,骄傲的头颅,更是毫不迟疑地低了下去,根本不敢抬头去看上空的神兽朱雀!

    先天神兽的灵魂威压,根本就不是它所能承受的,如果它能够再进化一步的话,它倒是可以抵挡神兽的威势,但如今的它,根本连一丝抵抗的勇气都提不起来。

    “扑通!!!”

    就在凶蛟趴下的同时,另一边,原本威风凛凛的白纹凶虎,此刻同样砰地一声趴伏在了地上,却是连它后背上的主人都不顾了。

    “嘶………这……这是…………”

    白纹凶虎的后背之上,本就在震惊当中还没有完全回过劲儿来的柳姓男子,此刻傻愣愣的看着上空的火红色神鸟,脸上尽是一片的呆滞之色。

    “神……神兽朱雀?竟然是神兽朱雀?!!”

    嘴唇抖动,这一刻的他就像是彻底的痴傻了一样,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先天五神兽之一的神兽朱雀,他自然不可能不认得,只不过,以前的他只不过是在典籍上面见到过神兽朱雀罢了,却是从来没有亲眼见过。

    据他所知,炎黄大世界的历史上倒是出现过先天五神兽,但那都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据说,先天五神兽早就已经消失,如今的炎黄大世界根本不可能有这东西的存在。

    然而,此时此刻,恐怖的神兽朱雀就在他的面前,而且,两头造化境的灵兽也都乖乖地趴在了地上,这一切显然都不是假的。

    “完了,全完了!神兽朱雀出现,我们的凶兽大军全完了…………”

    感受到那等连他都有些压抑的威慑,中年男子的一颗心,瞬间便是沉入了无尽寒潭,脸色更是苍白得如同白纸一般。

    对于中年男子来说,他已经知道,今日的自己,恐怕绝对是在劫难逃了。

    他最大的倚仗就是坐下的造化境灵兽,可此时此刻,神兽朱雀出现,他的最大倚仗,此刻就像是一条哈巴狗一样趴在地上,任凭他下达怎样的指令,对方根本连理会都不理会,就像是被上空的神兽朱雀吓破了胆一样。

    “为什么会这样?难道这就是我的命运么?!!”

    惨然一笑,他这个时候简直充满了不甘,但却又深深的感到无奈。

    一个能够进行空间挪移的恐怖高手,一头高高在上的先天神兽,外面还有一个并未现身的王品丹阵师,在这等力量面前,他一个小小的天丹阵师,却是显得那么的微不足道。

    “嘿嘿,是你自行了断,还是我来动手?你自己选吧!”

    就在这时,纪东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将中年男子的思绪打断。

    看着下方的中年男子,纪东并没有急着动手,而是就这般笑着打量着对方,等待着对方的选择。

    时至此刻,眼下的中年男子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威胁可言,两头造化境的灵兽已经被他的朱雀法相彻底的震慑住,而区区一个天丹阵师,自然不可能翻起什么浪花来。

    “不劳阁下动手,我自己来吧!”

    听到纪东之言,中年男子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深深地看了一眼纪东,眼底尽是一片复杂的光芒。

    今日之事到了现在,他已经彻底的服了,很明显的,纪东绝对不可能让他活着离开,他倒是可以选择跟纪东拼命,但那根本就是毫无意义,甚至于就算他想跟纪东同归于尽,都不可能做得到。

    要知道,纪东有着瞬间挪移的本领,就算他直接自爆,怕也根本伤不到纪东分毫。

    “小子,希望你我还有再见的机会!!”

    “嗡!!!啵!!!”

    最后看了一眼纪东,中年男子也不知道运段了什么秘法,说着,他的身躯便是陡然一缩,随即便是啵的一声爆炸开来,化作了星星点点的光芒,消失在了空气当中,再也没有丝毫的气息留下。

    “呵呵,希望如此吧!”眼看着中年男子化为星光,纪东的嘴角微微一挑,倒是有些不以为然。

    同为丹阵师,他知道,对方这是燃烧了精神力,选择将神魂之力兵解了,这样一来,虽然对方也是死了,但那些兵解之后的精神力印记,很有可能在将来得到段世重修的机会,届时一旦记忆觉醒,对方可以说是获得了重生。

    当然了,这等重生的概率可谓是低的可怜,就算是一百个天丹阵师当中,怕也很难有一个成功的。

    “嘿嘿,不管怎么样,眼下总算是可以安心了啊!”

    看着对方化作的星光消失无踪,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满意的笑容,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奸计得逞的窃喜。

    他并不是因为心软,才给了对方这样一个机会,事实上,他也是担心对方真的跟他鱼死网破,如果对方选择跟他同归于尽的话,虽说他的确可以挪移出去,但眼下的十方困天阵,恐怕就要彻底的毁了。

    所以,与其说是他给对方一个机会,还不如说是他给自己创造了一个机会,使得自己少遭受一些损失。

    这十方困天阵在他手里,威力简直没的说,如果就这般被对方毁了,那可就真的亏大了。

    “现在轮到你们两个了啊,到了另外的世界,希望你们不要怪我!!”

    目光一段,他不禁看向了下方那两头趴在地上的造化境灵兽,心思一动,他便是手起刀落,直接将两头完全失去了抵抗之力的强横存在毙于刀下。

    说起来,这样两头强大的造化境灵兽,就这般直接斩杀的确有些可惜,怎奈这两头大家伙都被蛮族的超级丹阵师施展了手段,他是不可能将它们收入麾下,使得它们听命于自己的。

    虽说他的朱雀法相可以震慑住它们,可一旦控制了它们的那位超级丹阵师现身,这两头大家伙一定会毫不犹豫地对他发起攻击。

    所以,除了将它们击杀,他根本就是别无他法。

    “事不宜迟,为了避免夜长meng多,还是先把其它的灵兽全都干掉好了,这些家伙留在世上,终究都是对人类超能者的巨大威胁!”

    干掉了两头造化境的超级灵兽,纪东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去激动,因为这会儿,十方困天阵当中还捆着数百头天位境的灵兽,这些灵兽在十方困天阵当中到处乱窜,这对他来说还真是有着不小的压力。

    “嘿嘿,朱雀法相,尽情地发挥你的威能吧!走!!”

    目光一段,他不禁看了一眼自己的朱雀法相,动念之间,他便是带着朱雀法相,朝着那些到处乱窜的灵兽飞掠而去。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有着朱雀法相的威慑力,所有灵兽在感受到它的威压之时,全都乖乖地趴在了地上,而纪东就像是砍瓜切菜一般,根本连一丝的力量都没废,就把数百头的天位境灵兽尽数击杀。

    等到所有的灵兽全都被击杀,纪东这才将十方困天阵收了起来,然后迅速远遁开来,直到闪掠出了上万里的距离,这才在一片莽莽深山当中停了下来。

    “吁,发达了,简直发达了啊!三头造化境灵兽,数百头天位境灵兽,这一次,我一定能够把实力提升一大截,而且还为整个青冥宗消除了巨大的隐患!”

    在一处密林深处停下,纪东的心情简直久久难以平静。

    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会一下子斩杀这么多的灵兽,其中还有三头造化境的恐怖存在!

    姑且不说这么多的灵兽,能够为他的实力带来怎样的提升,单单是为青冥宗消除了这样一个大麻烦,他的心下就充满了欣慰。

    “真是想不到,我的朱雀法相居然恐怖若斯,如此说来,从今以后,不管是面对多么强大的灵兽,只要我将朱雀法相祭出,那么完全就可以对其进行碾压。”

    最大的惊喜自然就是朱雀法相了,他真的没有想到,原来朱雀法相的效果竟然好到了这等程度,这在之前,根本就是他想都不敢想的。

    “先不管那么多了,提升力量才是第一位的,还是快些将这些灵兽的尸体全都吞噬,把我的实力更进一步再说!”

    稳了稳心神,他这个时候也不再去总结得失,等到确定了周围比较安全之后,他这便将此番猎杀的灵兽尸体纷纷取了出来,开始了伏凶神功的修炼。

    这是一片银白色的辽阔空间,整片空间似乎无边无际,到处都闪烁着银白色的光芒,就像是meng幻当中的国度一样。

    此时,在这片银白色空间的中央区域,一个白衣老者手里捏着一块儿充满裂纹的玉石,双眼几乎眯成了一条缝。

    “怎么会这样?人和坐骑居然全都陨落了?这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看着手里布满裂纹的玉简,白衣老者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喃喃低语道。

    他手里的玉简,乃是手底下的一个天丹阵师留下的,其中有着那个天丹阵师的一丝印记在里面,此刻玉简碎裂,其中的天丹阵师印记已经不在了,这也就说明,留下这一丝神魂印记的天丹阵师,此时已经身陨。

    而就在这天丹阵师身陨的下一刻,在他的神府当中,一头被他控制的造化境灵兽所映射出来的印记,竟然同样消失不见,这也就意味着,他所控制的造化境灵兽,竟然也陨落了一头。

    一个天丹阵师,一头造化兽,这是标准的一人一兽组合,眼下这一人一兽一齐陨落,这难免让他感到发自内心的不爽。

    他手底下的丹阵师数量有限,尤其是天丹阵师,更是损失不起的存在,至于造化境的灵兽,那同样是珍贵无比的超级打手,每培养出一头来,都要花费他巨大的代价和精力。

    可以说,无论是天丹阵师还是造化兽,都是他损失不起的,而眼下行动才刚刚开始,就发生了这等折损,他不郁闷才怪呢!

    “吁,也罢,不过就是一个天丹阵师,一头造化境的灵兽罢了,既然是要跟各大宗门的超级强者过招,有所损伤也是在所难免的事情。”

    轻吐一口气,他这个时候也只能是这般在心里安慰自己道。

    打仗当然没有不死人的,他虽然不希望自己辛辛苦苦培养的力量遭受损失,但三十六大宗门又不是吃素的,虽说按照他的推演,这等丹阵师配灵兽的组合可以碾压各大宗门的造化境高手,但凡事总有例外,他不可能把一切都算计到。

    想到这些,他的心里不禁好受了一些,一抬手,便是将手心里的玉石震碎成粉末,将粉末吹散到周围的空间当中,然后再次闭幕修炼起来。

    “咔!!”

    然而,就在白衣老者刚刚坐好,却是还没等他进入修行状态之时,一声碎响,竟是再次从他的空间戒指里面传来,使得他的双眼不得不再次睁了开来。

    “刷!!!”

    双眼睁开,他再次一抬手,又唤出了一块儿玉简,而这会儿,这块儿玉简就像是之前那一块儿一样,同样布满了裂痕,仿佛随时都要碎裂开来一样。

    “又陨落一个?怎么会这么快?!!”

    见到又一个天丹阵师强者陨落,白衣老者的眼神终于有些不淡定了。

    他手底下的天丹阵师的确算不得少,可那也完全架不住这等损失速度,短短片刻的工夫,他竟然就折损了两个天丹阵师属下,这无疑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信号。

    “难道是开始交锋了么?算算时间,倒也并非没有可能,就是不知道,他们究竟遇到了怎样的高手,竟然连逃跑都做不到。”

    他之前对所有人交代过,危急之时,一切都要以保命为重,只要能够留住性命,那么其它的都不必在乎。

    可这两大天丹阵师居然连性命都没保住,可见敌人绝对非同小可。

    “咔!!!”

    就在这时,又是一声碎响传来,声音并不大,但听在他的耳朵里,简直无异于平地炸雷。

    “什么?又………又死了一个?!!”

    抬手间唤出第三枚玉简,居然同样是碎裂得不成样子,不用说,又一个天丹阵师级别的属下陨落了,而这已经是第三个!

    “刷刷!!!”

    就在这时,还不待他多想,在他的神府当中,又有两股造化境灵兽留下的印记消失无踪,至此,短短片刻的工夫,他竟是折损了三个天丹阵师属下,还有三头造化境的超级灵兽!

    “混账!!”

    “轰!!!”

    接连有三大天丹阵师,外加三头造化境的灵兽殒命,这一刻,白衣老者终于彻底的怒了,随着他的一声低喝,一股恐怖的风暴陡然在整片银色空间荡漾开来,那等骇人的气势,就算是天位境强者来了,也要被吓得抱头鼠窜!

    “怎么可能?三大天丹阵师,外加三头造化境的灵兽,怎么可能说死就全都死了?难道是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出手不成?!”

    三大天丹阵师驾驭三头造化境的灵兽,只要不是遇到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级强者,那是绝对不可能就这么死掉的,可问题是,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受限于法则的约束,又岂会冒险去对造化境的灵兽出手?

    说白了,如果真的是那等级别的人物出的手,就算是损失更多的造化兽,那也完全值得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绝对不会是洞天境之人出手,可除了洞天境之人,又有什么人能够接连斩杀我三大天丹阵师,外加三头造化境灵兽?!”

    面色变幻,他这个时候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根本想不出到底发生了什么,动念之间,他便是一抬手,陡然取出了一块儿金属牌来。

    “刷!!!”

    金属牌在手,他的精神力陡然输入其中,随后,一片光幕便是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属下参见圣尊大人,不知圣尊大人有何吩咐?!”

    光幕出现,一个半大老者的影像紧接着从光幕当中显现了出来,对着白衣老者躬身行礼道。

    “齐兴岩、柳阳以及王猛三人,还有他们的灵兽坐骑全都死了,告诉我,你把他们安排到了哪一个宗门的辖区?”

    见到光幕当中的半大老者,白衣老者也不迟疑,直接便是对着对方沉声问道。

    “什么?竟然会有这种事?!!”

    听到白衣老者之言,光幕中的半大老者顿时浑身一颤,显然也是被这个消息惊得不轻。

    “回圣尊,他们三个被属下派到了南域青冥宗的辖区…………”半大老者不敢怠慢,略作回想,便是赶忙对着白衣老者回道。

    “什么?青冥宗?竟然又是青冥宗?!!!”

    不待半大老者的话说完,白衣老者的面色便是陡然变得越发阴沉起来,因为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不久之前,他已经有一个丹阵师属下在青冥宗的辖区陨落了!

    对于青冥宗,白衣老者也算是比较熟悉了,而在他的印象当中,炎黄大世界的三十六大宗门,青冥宗的实力绝对是排在最末尾行列的,说是最弱的宗门也并不为过。

    在他心里,他的三大天丹阵师属下以及三头造化境灵兽,可以是死在任何一个其它宗门的辖区当中,但就是不应该死在青冥宗的辖区范围之内。

    几乎是不由自主的,他便是联想到了之前的情况。

    “难道又是丹阵宗的力量在暗中捣鬼不成?!!”

    神色变幻数次,白衣老者的眼底寒芒闪烁,心下则是飞速地思索起来。

    可以肯定,击杀他三大天丹阵师属下以及三头灵兽的,绝不可能是青冥宗宗主,而除了青冥宗宗主之外,他可不相信青冥宗的其他人有能力瞬杀这样的三人三兽组合。

    联想到之前有丹阵师相助青冥宗的情况,他几乎马上就想到了丹阵宗,因为现在想来,能够在那么短的时间之内瞬杀三个天丹阵师以及三头造化境灵兽的,除了洞天境高手之外,怕也只有丹阵宗的丹阵师才能做到了。

    作为一个超级丹阵师,他对于丹阵师的手段自然是再清楚不过,如果是一个甚至几个强大的丹阵师一起出手的话,干掉三个天丹阵师以及三头造化境灵兽,根本就是十分轻松的事情。

    “丹阵宗!一定是丹阵宗!!!”

    想到这里,他几乎越发的相信,他的三个属下,一定就是死在了丹阵宗之人的手里!

    说起来,他当初反出丹阵宗,并且将丹阵宗当中的许多高手带走,对此,他的那位师兄必然会恨他入骨,只不过就是拿他没办法罢了。

    而眼下,他跟蛮族走在了一起,明眼人应该都看得出来,他就是想要通过蛮族,使得他的势力成为丹阵师主流,最终将丹阵宗打压下去,至少也是要跟丹阵宗分庭抗礼。

    对于这些,他的那位师兄自然也是心知肚明,只不过就是没有当面戳穿罢了,而眼下,对方表面上宣布中立,说不定就是在暗中对他的人出手,以便削弱他的力量。

    “马上派人去青冥宗的辖区,给我仔细地查清楚,他们三个到底是死在了何人之手,有结果之后,马上向我汇报!”

    深吸一口气,白衣老者却也不再多想,直接对着光幕当中的半大老者命令道。

    到底是不是丹阵宗的丹阵师出手,只要去调查一番就清楚了,如果真的是丹阵宗暗中捣鬼的话,那么他一定会让他的那位师兄知道什么叫后悔!

    “是,属下这就亲自前去青冥宗辖区调查此事,一定会给圣尊大人一个交代!”

    听到白衣老者的命令,光幕中的半大老者微微一凛,赶忙恭声回道,话音落下,他便是从光幕当中消失,不敢有丝毫的耽搁。

    “我的好师兄,看来我还真是有些低估了你的狡猾,不过终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谁才是青冥宗的正统!!”

    抬手间将光幕收起,白衣老者的脸上尽是一片的阴沉之色,说起来,不管究竟是何人出的手,总之,他这次一下子折损了三大天丹阵师属下,外加三头造化境的强横灵兽,这等损失,真的已经让他感到肉痛了……………

    就在白衣老者气得七窍生烟之时,青冥宗辖区的一片密林深处,纪东却是正在开开心心的大快朵颐。

    “哈哈哈,好,好啊,造化境的灵兽果然非同凡响,就这一头,我的力量就要比之前强大了将近一倍,痛快,实在是痛快!”

    将自己斩杀的造化境凶狼尽数吞噬,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了畅快的笑容,整个人都是兴奋得不得了。

    一头造化境的凶狼炼化入体,这一刻,他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充满了力量,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此时的他就相当于是把一个造化境的强者融入了自己的身躯,直接使得自己多了一个造化境强者的力量!

    这便是伏凶神功的恐怖之处,凶兽的力量全在自身,而伏凶神功就是把凶兽的力量炼化为己用,一头天位境的灵兽炼化入体,那么就能提升一个天位境强者的力量,而一头造化境的灵兽入体,自然就是提升一个造化境强者的力量。

    如果纪东能够猎杀一头超越了造化境的灵兽,那么他就能获得超越造化境的力量,而且根本不用担心心神境界跟不上。

    当然了,超越了造化境的灵兽,那就相当于是三十六大宗门宗主级的恐怖人物了,那等超越一切的存在,他是不可能斩杀得了的,至少眼下的他绝对做不到。

    “现在已经可以确定,伏凶神功对于灵兽的炼化,基本上没有多少的能量损耗,如此一来,只要我再吞噬了那头凶虎和凶蛟,那么我的肉身,就又能多出两个造化境强者的力量,算上我现在的力量,我的实力,至少相当于普通造化境之人的四倍!”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