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七十四章南极宗44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练练练,这个必须要练,如果我能够把这等神术练成,届时按照神术的指引去做事,那岂不是真正的超然物外了么?!!”

    短暂的惊异之后,纪东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憧憬之色,却是第一时间就决定了要修炼一番这福祸术!

    如果这部神术最终确定是假的,那么他就自认倒霉,可如果这东西是真的,而且他最终将其大成的话,那可就真的了不得了!

    所以,不管是耗费多大的精力,耽搁多久的时间,他都必须要把这福祸术练成,至于是真是假,到时候一试便知。

    “事不宜迟,我现在就尝试修炼一番,希望能够早日有所领悟!”

    双眼微眯,他这个时候就像是心血来潮一般,根本没办法控制自己想要修炼这福祸术的心思,鉴于此,他干脆找了一处更为安全的地方,然后便是着手修炼起福祸术来。

    他看得出来,这福祸术可不像是闪移术那般容易练成,甚至于就算是入门都会极其困难,这等级别的神术,王品以下的丹阵师,根本连想都不用想,而就算是他,恐怕也就是堪堪达标罢了。

    就这样,他这个时候也不再去考虑猎杀造化境灵兽之事,而是就这般把自己隐藏起来,认认真真地沉浸到了福祸术的修炼当中…………

    纪东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降临天辰宗,并且继续大杀四方之时,遥远的丹阵宗总部当中,两个强大的丹阵师,正在因为他的事而探讨着。

    大殿当中,炎黄大世界最强大的两个超级丹阵师,此刻就像是两个普通的老者一样,面对面盘膝而坐,至于之前的刀拔弩张,似乎从来不曾发生过一般。

    “师兄的意思是,你可以派遣丹阵宗的王品丹阵师相助,帮我找出暗处捣乱之人来?!”

    白衣老者的双眼微微眯起,似乎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所以有些不确定地对着青衫老者追问道。

    就在刚刚,对方跟他说,丹阵宗愿意派遣几大王品丹阵师出山,揪出暗处捣乱的神秘丹阵师来,而对此,他简直打心眼里感到不太相信。

    “本宫知道,师弟你手里的丹阵师数量有限,尤其是王品丹阵师,数量更是少之又少,如果单单凭借你自己的力量的话,恐怕很难把暗处之人翻出来吧?”

    听到白衣老者之言,青衫老者微微一笑,这才继续道,“当然了,我派人帮你把暗处的丹阵师找出来没问题,但作为回报,你却是必须要答应本宫一个条件。”

    “呵呵,我就说么,师兄怎么突然变得这般好心了,果然是还有下文。”闻言,白衣老者不禁冷冷一笑,“说吧,师兄想让我答应你什么条件,如果我能做得到的话,自然不会反对就是。”

    暗处的丹阵师高手,已经接连斩杀了他六大天丹阵师和六头造化境灵兽,他眼下自然是一千个希望将其找出来干掉。

    可惜的是,他手底下的力量属实有限,想要在偌大的南域当中把人找出来,恐怕真的很难做到。

    但丹阵宗就不同了,丹阵宗高手众多,而且手段无数,最重要的是人家的眼线也多,他做不到的事情,丹阵宗未必就会做不到。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条件,我就是想要师弟一句话,只要师弟发下心锁大誓,承诺三百年之内绝不对丹阵宗出手,那么本座就帮你这个忙,如何?”

    “什么?心锁大誓?!”

    等到青衫老者李真一的话音落下,白衣老者的面色不禁微微一冷,双眼不由得眯了起来,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些什么!

    “不错,就是心锁大誓,只要师弟发下心锁大誓,承诺三百年之内不进犯丹阵宗,不伤我丹阵宗一人,那么本宫就帮你这个忙,至于愿不愿意,那就看师弟自己的想法了。”

    嘴角一挑,青衫老者也不掩饰,再次落落大方地盯着对方道。

    说起来,他早就想找一个眼下这样的机会了,只不过就是一直没有找到而已,此时此刻,这么好的一个机会摆在眼前,他若是再不加以利用,简直就是天理不容。

    让对方发下心锁大誓,承诺三百年不侵犯丹阵宗,这可谓是一举多得的条件。

    一来,如果对方答应了他的这个条件,那么丹阵宗就可以保证三百年的稳定发展,根本不用担心对方这个威胁,而三百年过后,他和对方是否还能活着都已经说不定。

    二来,如果对方直接拒绝的话,那也就证明,对方恐怕是铁了心要跟丹阵宗过意不去了,而且还是要在三百年之内就会有所行动,这样一来,他现在就可以做出决断,不但不能去帮助对方,甚至要想办法尽可能的杀伤对方了。

    在此之前,他因为顾忌对方的个人实力,所以一直选择按兵不动,但这样的情况不可能一直维持下去,他和对方之间的这一层窗户纸,迟早都是要捅破的。

    话说回来,其实,就算不是为了帮对方的忙,他也迟早是要派人去把暗处躲藏的丹阵师找出来的,毕竟,炎黄大世界的丹阵师都应该以他为首,眼下出了个白玄一,他已经诸多不爽,却是不可能再任由另外一个丹阵师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任意妄为。

    “师兄就是师兄,看来做了一阵子的丹阵宗宫主,师兄却是要比当初更加精明了啊!!”

    等到听了青衫老者之言,白衣老者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叹服之色,这才眯着双眼道。

    他心思通明,哪里还不明白对方的心思?而不得不说的是,对方所提出的这个条件,真的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说起来,他的确早就做好了要将丹阵宗取而代之的准备,只待此番大战过后,他就会启动计划,开始蚕食丹阵宗的力量,最终达到取而代之的目的。

    可眼下,自己的这位师兄竟然给他出了这样一个难题,如果他答应下来的话,那么他的计划恐怕就很难去实施,可若是他不答应的话,那就相当于是变相跟对方撕破脸,这样的话,他接下来的行动,恐怕就要更加的麻烦了。

    “也罢,既然师兄开口了,愚弟自然没有异议,说起来,愚弟可是从未有过要跟师兄为敌的打算,这个心锁大誓,我发就是!”

    嘴角一挑,白衣老者却也毫不迟疑,说着,他便是双手结印,说话之间,他的面前便是多出了古怪的符文,而他则是对着这些符文,将青衫老者的条件重复了一遍。

    “嗡!!!”

    等到他的话音落下,诸多符文微微一震,就像是把他的誓言记下了一般,然后消散开来,融入到整片天地之间,如果白衣老者将来违背誓言的话,定会遭到这些誓言的反噬!

    “哈哈哈,好,师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眼看着对方发下了心锁大誓,青衫老者顿时朗声一笑,脸上尽是一片的满意之色。

    心锁大誓乃是丹阵师所特有的誓言方式,而越是高等阶的丹阵师强者,所受到的誓言约束力就会越强,如果强行违背誓言的话,将来必定遭受天谴。

    当然了,也许白衣老者最终未必真的就会遵守诺言,但至少,有了心锁大誓的存在,对方将来若是真的违背的话,一定会气数大减,届时就算争斗,他也会略胜一筹。

    “既然师弟已经发下心锁大誓,那么咱们就说一说接下来的行动吧!无论如何,我们一定要把暗处的丹阵师揪出来。”

    从白衣老者的讲述当中,他已经了解到,躲在暗处的丹阵师,应该是达到了王品之境,而这等境界的丹阵师,说来的确很难对付。

    作为丹阵宗宫主,他自然是对丹阵师的手段十分了解,说起来,一个王品丹阵师所能爆发的能量,却是再多的天丹阵师也比不了的。

    “师兄打算派多少人出手?我要提醒师兄,对方不但灭了我六大天丹阵师,而且还灭了六头造化境的灵兽,如果师兄出动的力量太过保守的话,恐怕也无非就是给人家送菜罢了!”

    “不用你提醒,我知道王品丹阵师的手段。”

    微微一笑,青衫老者的脸上尽是一片的淡然之色,“我会出动九大王品丹阵师,分成三组进行行动,另外,你让你的人确定一下,你那六个天丹阵师属下,都是大致在何处陨落的,也好省去我们一些麻烦。”

    “九大王品丹阵师?!”

    听到青衫老者之言,白衣老者的脸上顿时露出一丝震惊之色,眼底深处更是不由得闪过一丝难以掩饰的羡慕。

    说起来,在王品丹阵师的数量上,他跟丹阵宗实在是差得太多了,丹阵宗在三十六大宗门的辖区都设有分支,而每一个分支的宫主,都是王品丹阵师的境界,另外丹阵宗主宫这边,同样有几个王品丹阵师老古董。

    反观他的手底下,无非就是那么几个当年的亲信,却是根本没办法跟丹阵宗相比。

    “来时的路上,我已经向下面的人询问过,我的六大天丹阵师属下,分别都陨落在青冥宗和辛罗宗的辖区,师兄把人派到这两个辖区就是了。”

    他倒是没想到对方竟然会下这么大的力度,九大王品丹阵师,说来简直就是一股难以想象的恐怖力量,如果这九大王品丹阵师能够加入他们的阵营的话,那么这一场大战,三十六大宗门基本上连一丝的机会都不会有。

    “青冥宗和辛罗宗?”闻言,青衫老者的眉头微微皱了皱,倒也并没有多说什么,“既然如此,你可以暂且在我这里休息几日,本宫马上就召集九大王品丹阵师前来,待得人手齐全之后,就出发去把你说的王品丹阵师挖出来。”

    九大王品丹阵师,并不是说聚齐就能聚齐的。

    对于李真一来说,他要派出去的九大王品丹阵师,必然是要经过细心的斟酌,而且还要兼顾各大王品丹阵师的个人情况,总不能他想派谁去就派谁去,致使丹阵宗遭受不白的损失。

    另外,既然是要对付王品丹阵师,那么派出去的人当然也要进行一番准备,他可不希望这些人出去之后,不但没有把目标抓住,反而被目标所伤。

    等到李真一开始准备起这些之后,白玄一的这具分身并没有离开,而是就在丹阵宗的主宫大殿当中留了下来,静待丹阵宗的队伍成型。

    一眨眼,三天的时间便是悄然过去,在此期间,白玄一倒是过的颇为自在,就等着丹阵宗的九大王品丹阵师就位,然后他就可以安心离去了。

    可惜的是,就在他的好日子还没过上几天之时,让他愤怒的情况,却是再一次出现了。

    “啊!!混账,又死了三组?竟然又死了三组?到底是什么人,到底是什么人出的手?!”

    大殿当中,原本还心平气和的白玄一,此时简直状若疯狂,恐怖的精神风暴充斥着宫殿当中的每一个角落,几乎要把宫殿涨破!

    就在刚刚,他已经得到消息,他手底下的天丹阵师强者,竟然又有三人突然陨落,同时自然伴随着三头造化境的灵兽!

    至此,他手底下的中坚力量,居然在短短数天时间之内陨落了九组,这等损失,已经不是他所能接受的了!

    九大天丹阵师,九头造化境灵兽,那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培养出来的,尤其是天丹阵师,他当初能够把这些人从丹阵宗拉出来,那已经是威逼利诱全都用上了,这些人一旦有所消耗,想要补充根本不太可能。

    至于造化境级别的灵兽,那也是需要无数的资源,并且经历数年的时间慢慢培养,同样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消耗的炮灰。

    “刷!!!!”

    就在白玄一疯狂的发泄着怒气之时,一道光芒陡然亮了起来,下一秒,丹阵宗宫主李真一的身形,便是从外面闪身而来,出现在了大殿当中。

    “怎么回事?你在这里发什么疯?!!”

    来到大殿当中,李真一的眉头不禁微微一皱,对着对方沉声道。

    他适才正在其它的大殿当中对九大王品丹阵师进行交代,却是突然感受到了顶层大殿当中的恐怖动静,所以就第一时间前来观看。

    眼下看到白玄一在那里发狂,他的心里不禁有了一股不好的预感。

    “我们必须要行动了,刚刚收到消息,我手下的天丹阵师又有三人陨落,如果再这般下去的话,我的人恐怕就要死光了!!”

    见到李真一到来,白玄一一边努力平复着心底的怒气,一边对着对方沉声道。

    他没有想到,距离上次的三人三兽陨落,只不过才短短三天的时间,竟然就又有人被如此轻松的抹杀。

    这一刻,就算是强横如他,也难免有种心下冰凉的感觉,因为扪心自问,就算是他亲自出手,好像也未必能够瞬间斩杀三大天丹阵师,外加三头造化境的恐怖灵兽!

    三个天丹阵师还好说,最主要的是三头造化境灵兽,那等级别的灵兽,就算是他想要击杀,恐怕都要花费一些心思,至于一下子抹杀三头造化境灵兽,他真的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做得到。

    “又陨落了三个?怎么会这么快?!!”

    等到听了白玄一之言,李真一的脸上同样闪过一丝惊疑不定的光芒,似乎也没有想到暗处的丹阵师竟然强大若斯。

    “可是知道这三人在哪里陨落的?!”

    面色一正,李真一突然生出一股急迫感,倒不是着急对方的属下一个接一个的死去,而是担心暗处之人会因此而越来越强大,最终强大到能够威胁到他的地步。

    “天辰宗,他们都是在天辰宗的辖区陨落的,快,赶快让你的人出发去天辰宗,一定要将其找到击杀!!!”

    狠狠地咬了咬牙,他这个时候恨不得马上就把杀人者抓住,然后由他亲自出手,将其慢慢地折磨死。

    “天辰宗辖区?怎么会段移得这么快?!”听到白玄一的回答,李真一的眉头顿时皱了皱,眼底不禁闪过一丝惊诧之色。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对方手底下的强者,分别是在青冥宗、辛罗宗和天辰宗三大宗门的辖区范围陨落,这其中又代表着什么,貌似很是值得他深思熟虑。

    “本宫马上就让人前往天辰宗,希望能够把对方找出来!”

    略作沉吟,他这个时候却也不再迟疑,对着白玄一知会了一声,这便直接闪身离开,去安排九大王品丹阵师前往天辰宗之事了。

    “不能再这般损失下去了,在没有把捣乱之人揪出来之前,必须要先暂缓行动才行!!”

    等到李真一离开,白玄一的目光闪了闪,不禁有种跃跃欲试的冲动,恨不得自己也跟着丹阵宗的九大王品丹阵师一起行动。

    只是,一想到个中可能存在的危险,他便是最终放弃了这样的念头。

    说起来,越是到了强大的境界,就越是会爱惜自己的生命,尤其是到了他和丹阵宗宫主这等境界,他们是绝对不会轻易在人前现身的,毕竟,说到底,丹阵师脆弱的身体,都是他们难以弥补的缺陷。

    “刷!!!”

    心思一动之间,他却也不再丹阵宗过多逗留,而是直接朝着外面掠去。

    虽然不能出现在正面战场,但有些事情,他还是必须要去做的,至少,他不能让自己手下的力量继续损失下去了………………

    九大王品丹阵师一起出动,这对于丹阵宗来说,绝对是极其罕见的景象,不过,无论是丹阵宗宫主,还是白衣老者白玄一,他们都忽略了一个问题,或者说,他们都有些轻视了自己所面对的对手。

    毫无疑问,九大王品丹阵师的力量着实足够强横,但他们所要面对的对手,却是要比他们强横的多,最终到底是鹿死谁手,绝对不是凭人数就能看得出来的。

    幽静的山洞当中,纪东静静地盘坐在一块儿石板之上,而这一坐,就是整整几天的时间。

    看得出来,这几天的时间当中,他恐怕是消耗了不少的精力,因为此时的他,脸色简直就是说不出的苍白,浑身上下都是透着一股疲惫之感。

    “吁,不行了不行了,不能再继续修炼下去了,若是再继续练下去的话,这条小命儿恐怕都要交代了啊!!”

    某一刻,纪东终于睁开了双眼,同时深深的呼出一口浊气,这才感觉稍稍舒服了那么一丝。

    “吗的,这福祸术也太过恐怖了吧?以我王品丹阵师的精神力,居然修炼起来都如此的吃力,难道这东西是给更为强大的丹阵师修炼的么?!”

    这几天的时间里,他一直都在苦心钻研福祸术,起初,他倒是并没有太多的感觉,可随着他慢慢地进入状态,他发现,这部福祸术简直就是深奥到恐怖,其中的一些道理,就算是以他的精神力级别,理解起来都是困难不已。

    如果要用一个词汇来形容福祸术的话,那就是四个字——玄之又玄!

    修炼丹阵师的手段至今,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玄妙的术法,跟这福祸术相比,他之前所修炼的闪移术,简直就像是小儿科一般简单。

    可事实上,闪移术已经是极其难练的神术,就算是其他王品丹阵师,想要练成也绝对不容易,至少也要数年的钻研,才能有所成就。

    “不管怎么说,我这次也算是对这福祸术有了一丝入门,而且似乎在修炼了这福祸术之后,我对自己精神力的操控能力,要比之前更加轻松了。”

    几天时间的修炼,倒也并不是没有效果,这会儿的他能够感觉到,这部福祸术带给他的,乃是一种精神力质量上的升华,虽然他依旧没能突破到更强的丹阵师境界,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会儿的他,精神力一定要比之前强了一些。

    到了这会儿,他已经完全能够确定,这部福祸术绝对是一部如假包换的超级神术,而且是级别很高很高的那种,如果他有朝一日能够把这部神术练成的话,那么诸天万界,怕是没有什么地方是他所去不了的了。

    当然了,话说回来,想要把这东西练成,恐怕就算是他的精神力更进一步,达到无上的神皇之境,也未必就能做得到。

    “嘿嘿,不妨先试试效果,虽然我只掌握了福祸术的皮毛,但想来一些基本的能力还是能够发挥的。”

    福祸术后面的能力简直就是逆天的,虽然以福祸命名,可实际上,这部神术可并不单单只是预知福祸那么简单,以他的理解,如果能够把这福祸术练成,那么就能看穿过去未来,届时就算是给自己规划命运都不无可能,甚至可以去操控他人的人生轨迹。

    当然了,这些能力,他现在是想都不敢想的,至少,他也要等到晋级神皇之境以后,再去慢慢探寻,至于现在,他连考虑的资格都没有。

    “嗡!!!”

    思绪之间,他便是已经稳定了心神,随后,福祸术当中的基础法门,便是被他运段了起来,而随着神术运段,他刚刚恢复了一丝红润的脸色,却是马上又变得苍白无比,显然,以他现在的境界,强行施展福祸术,无疑还是很吃力的。

    “嗡嗡嗡!!!”

    古怪的能量波动在他的身周不断荡漾,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面色不断发生着变化,眉头也是不时的皱紧,然后又慢慢地舒展,也不知道是感知到了什么!

    “吁……………”

    终于,在过了小半刻钟的时间之后,他这才长出了一口气,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眉头再一次紧紧地皱了起来。

    “丹阵宗?好多王品丹阵师?似乎是丹阵宗出动了王品丹阵师来对付我?!”

    就在刚刚,当他运段福祸术之时,他的神府当中断断续续的闪过了一些影像碎片,这些影像碎片零零散散,却是并不怎么顺畅,但在他拼尽全力之后,他还是隐隐的理顺出了一些东西。

    他现在的境界太低,只能看到一些已经发生,或者是正在发生的简单情况,至于未来要发生的事情,他现在还很难看得到。

    不过,只要他的境界不断提升,对福祸术的理解也不断加深,那么终有一天,他定能清晰地看到跟自己有关的、已经发生或者是正在发生的事情,而再进一步的话,他就能看到未来将会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好家伙,如果这福祸术没有什么问题的话,那么貌似我接下来还真是要有一些麻烦了啊!”

    双眼微眯,他这个时候不禁有种庆幸之感。

    也幸亏是得到了这福祸术,否则的话,他都还不知道,原来丹阵宗又要插一脚,参与到蛮族之事当中来了。

    “好一个丹阵宗,先是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但暗地里却是接连跟蛮族的丹阵师搅在一起,既是如此,那就不要怪我跟你们撕破脸了!!”

    从福祸术给他的预警来看,这次的情况虽然有些麻烦,但倒也算不得是难以解决的危机,反倒是在这危机的背后,似乎还有着一丝巨大的机会!

    “哼,也罢,既然你们自己送上门来,非要跑进来趟这趟浑水,那就别想从这趟浑水里面抽身出去了,我要让做此决定之人知道,他究竟做了一个多么愚蠢的决定!”

    对丹阵宗,他本就存有一丝怨气,眼下,他竟然又感知到了丹阵宗要对自己出手,至此,他对丹阵宗的最后一丝好印象也已经荡然无存,如果对方真的敢来对他不利的话,他一定会让对方好看!

    如今的他可不是当初那个对丹阵师手段一无所知的门外汉,以他现如今对于丹阵师手段的掌握,加上自己十几倍于造化境超能者的超绝实力,别说是王品丹阵师,就算是超越了王品之境的神皇强者来了,他也没什么可畏惧的。

    “是时候做一些准备了,说不定这就是我的一次机会,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这次危机很有可能就会段化成一次巨大的机遇!”

    嘴角一挑,他这个时候却也不再多想,一抬手之间,便是把炼丹的丹炉取了出来,竟是要开始炼丹!

    “嘿嘿,等我这次的丹药出炉,估计整个丹阵宗,都会变得发狂吧!”

    天辰宗,无边无垠的广阔天空之上,此时,三个衣袂飘飞的青衫老者,正排成一排向前飞掠着,这三个老者看起来年纪应该都不小,但总的来说还算精神。

    而在这三个老者身后,每一个老者的后面都紧紧地跟随着一个白袍老者,这三个白袍老者明显就是三人的护卫,在他们的身周,全都荡漾着极其强横的气息,一看就是实力不凡之辈。

    “哎,这才多久的时间没有出来,想不到外界居然已经被破坏成了这般模样,真是罪过,罪过啊!!!”

    一边向前飘荡,最左边的青衫老者不禁扫了一眼下方的一处支离破碎的宗门,随后略显感慨地叹息道。

    “哈哈哈,唐兄何时变得这般多愁善感了?这些蝼蚁一样的存在,就算是死再多又能如何?说起来,如今的炎黄大世界资源越来越匮乏,多死一些,也能为炎黄大世界减轻一些负担。”

    听到左边老者之言,右边的青衫老者顿时朗声一笑,接过了对方的话茬道,看得出来,他对于下面的那些凄惨景象并没有什么感觉,仿佛自己早已经超然世外了一般。

    “季兄所言甚是,炎黄大世界这些年凶猛发展,人数早已经趋近饱和,多死一些属实是有益而无害。”

    等到右边老者话音落下,中间的青衫老者也是嘴角一挑,满不在意地道。

    “话虽如此,不过眼看着那么多的人类超能者被蛮族的凶兽大军吞没,老夫当真有些看不过眼。”

    皱了皱眉头,唐姓老者对于另外两人之言倒也并不反对,只不过,身为一个人类超能者,当看到同为人类的其他人被凶兽吞食之时,心里难免有些不舒服。

    这一路而来,他看到了好多凶兽攻击人类的情景,单单是在他眼皮子底下被凶兽吞噬的人类,恐怕就不下数十上百了。

    “啧啧,看不过眼儿又能如何?此番宫主大人有令,我等都不得参与到蛮族和三十六大宗门之间的战斗当中,所以,咱们还是乖乖做一个看客算了,反正死得都是一些不相干之人,大不了不去看就是了。”

    撇了撇嘴,季姓老者依旧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对着唐姓老者随口劝说道。

    “季兄看得透彻,唐兄就不要多想了,眼下咱们三个可是带着任务来的,还是想办法先完成了任务再说吧,也不知宫主大人让我们找的神秘丹阵师,眼下究竟隐藏在何处。”

    摆了摆手,刘姓老者将另外两人的讨论暂且打断,把话题引到了正事上面。

    “天辰宗辖区这么大,想要找出一个王品丹阵师来,的确有那么一丝难度,不过眼下我们可是出动了九大王品丹阵师,想必迟早都能把目标挖出来就是。”

    “呵呵,听宫主大人说,这个神秘的丹阵师竟然干掉了白玄一手底下的九个天丹阵师,还有九头造化境级别的无上灵兽,也不知道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宫主大人不会无的放矢,不过此事如果是真的的话,那这位朋友倒是给咱们出了口气,说起来,白玄一当初一下子带走了我们那么多人,使得丹阵宗损失惨重,他们会有今天,那也是他们的报应。”

    “话也不能这么说,说到底,白玄一和他的那些丹阵师属下都是从丹阵宗走出去的,将来说不定还会回去,他们的死活,再怎么也轮不到别人来决定。”

    “是是非非,我们三个又如何说得清楚?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把暗处的神秘丹阵师找出来,这才是当务之急。”

    “按照我们的眼线汇报,之前的异象就是在前方的一座叫做锦霞宗的宗门出现的,只要我们在周围认真寻找,总能找到蛛丝马迹。”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