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七十七章南极宗47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突然间的变故,直让黑衣老者等三大王品丹阵师有些回不过神来,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唐天豪三人居然会突然撤掉神阵!

    可惜的是,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去考虑那么多,因为就在神阵消失的一刹那,他们全都清晰地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居然就站在他们面前,跟他们也就只有两米不到的距离,而这样的距离,早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警戒范围!

    “不好,我们中计了!!!”

    几乎是刹那之间,三人的心下便是全都生出一股不好的预感来,尤其是见到眼前的年轻男子竟然一脸的怪笑,那等不好的感觉,就越发的浓郁起来。

    想都不想,三人便是心思一动,就要运段精神力向后退去。

    “嗡!!!”

    然而,就在三人的精神力刚要释放而出之时,三人的身形却是全都微微一滞,旋即,三人的脸上便是尽数露出惊恐的神色来。

    “怎么回事?我的精神力,我的精神力为何释放不了了?”

    “啊,见鬼,发生了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的精神力怎么会突然失去了效用?”

    “禁神空间?我们进入了禁神空间?!!”

    感受到自己的精神力居然没办法释放,三大王品丹阵师简直惊恐万分,就像是之前的唐天豪三人一样,而这个时候,唐天豪三人则是在一旁冷眼看着这一切,眼底同样闪过一丝心有余悸之色。

    “不好,有埋伏!!!”

    就在三大丹阵师失声惊呼之时,三人的守护者这个时候已经回过神来,二话不说,三人便是一齐闪身上前,就要把各自守护的丹阵师救出去。

    他们三人适才也有些大意了,毕竟,他们做meng也想不到,唐天豪三人居然会算计他们守护的丹阵师,这根本就是不可能会发生的事情。

    “哼,就凭你们还想救人?给我滚开!!!”

    然而,就在这三大守护者刚要上前之时,一声冷哼陡然响起,随后,纪东的身形便是已然来到了三人近前,毫不客气地对着三人轰出了一拳!

    “嗡!!!轰!!!”

    纪东这一拳差不多用出了自己三成的力量,而随着他这一拳轰出,三个半只脚踏入了造化境的强者,却是根本连一丝反抗之力都没有,就被恐怖的拳劲包裹起来,然后轰然一声被轰飞开来。

    “嘭嘭嘭!!!”

    伴随着三声闷响,三个丹阵师守护者接连落地,而这个时候的他们,一个个全都已经遭受重创,并且彻底的昏死了过去。

    “什么?!”

    眼看着自己三人的守护者上前,三大王品丹阵师尽是面色一喜,可还不待他们多想,他们便是眼睁睁看着三大守护者被纪东一拳轰飞,落在远处生死不知!

    如此恐怖的一幕,简直让他们浑身发颤,陡然变得更加惊恐起来。

    虽然精神力用不了了,但他们的眼界还是在的,从纪东适才那一拳当中,他们简直感受到了毁天灭地的威势,而那等威势,恐怕已经彻底超过了造化境的强者,至于达到了何等境界,他们全都不好说。

    “刷刷刷!!!”

    就在三人震惊之时,三道光芒陡然在他们的眼前一闪而过,随后,他们便是感觉到,自己的手脚,此刻居然全都被一根根超能力绳索捆了起来,使得他们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嘿嘿,三位前辈,在下失礼了啊!!”

    随手将三大王品丹阵师的手脚捆住,纪东的身形这才在三人的面前显现了出来,对着三人笑道。

    “嘶…………”

    眼看着纪东再次出现在眼前,而自己三人的手脚则是被超能力锁链捆住,三大王品丹阵师都是深吸一口气,下意识地就要向后退去。

    可惜的是,纪东的超能力锁链已经将他们的一切行动能力封锁,别说是向后退,就算是动一动手指,他们都已经无能为力。

    “怎…………怎么会这样?!!”

    感受到眼前的情况,三大丹阵师都是有些发呆,却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接受眼前的现实。

    从他们来到此地,到他们被纪东禁锢住,整个过程,恐怕也就是分分钟的时间不到,可就是这分分钟不到的工夫,他们竟然从高高在上的神王,一下子变成了毫无反抗之力的阶下囚,如此段变,让他们如何能够接受得了?

    “唐天豪,是你,都是因为你!!!”

    就在这时,三人当中的黑衣老者突然反应过来,貌似他们之所以会被人偷袭,这一切全都是因为唐天豪的陷害,如果不是因为对方把他们骗过来,又把他们骗到了大阵近前,还故意让他们分心,那么就算纪东突然出手,却也未必就能暗算得了他们。

    一想到这里,他看向唐天豪三人的目光,简直就是要喷出火来。

    “厉长老不要怪我,我这也是为了你们好。”

    眼看着黑衣老者和其他两人都将目光看向自己,似乎是要把自己生吞活剥了一样,唐天豪倒是并没有任何的惧色,反倒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他心里最是清楚等待这三人的是什么,而等到这三人全都被纪东所控制之后,那么他们就全都是一样的了,而他也相信,等到属于三人的仪式结束之后,这三人也一定会理解他的。

    “啊,该死,唐天豪,我一定要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听到唐天豪之言,尤其是见到对方那等毫不在意的表情,三大王品丹阵师都是越发的愤怒起来,可惜的是,他们的精神力此刻依旧释放不得,所以也只能是干着急罢了。

    “嘿嘿,三位不要挣扎了,接下来,就请三位好好的享受这一刻吧,去!!”

    看着黑衣老者三人扭曲的面容,纪东这时却也不再迟疑,动念之间,他便是取出了三颗丹药,随手间逼迫三人吞了下去。

    旋即,他又是一个念头,将自己的朱雀法相再次唤了出来。

    “嘶………这是…………”

    等到朱雀法相出现之时,三大王品丹阵师再也顾不得去怒骂唐天豪等人,而是一个个将目光看向了眼前的朱雀神兽,再也说不出话来。

    纪东并没有再给黑衣老者三人说话的机会,待得朱雀法相现身,他直接便是命令朱雀法相,对三人施展了神魂契约,将三人牢牢地控制在了自己的手里。

    而当三人认清了眼前的形势之后,每个人都是乖乖地安静了下来,再也没有人敢继续大呼小叫下去了。

    神魂契约一成,他们都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的小命儿已经彻底被纪东攥在了手里,只要纪东一个念头,那么他们就是死无葬身之地的结局,而且如果纪东有个三长两短的话,他们照样是要陪葬。

    所以,他们这会儿唯一能做的,就是乖乖地听纪东的话,然后保护好纪东的安全,绝不能让纪东有任何的危险。

    “啧啧,厉长老,陈宫主吴宫主,欢迎三位加入到我们的阵营,从今以后,诸位前辈可一定要相互团结,万万不能因为之前之事而发生任何的不愉快了。”

    空地之上,六大王品丹阵师一字排开在纪东的面前,而看着眼前的六人,纪东的脸上简直充满了欣喜,整个人都是感觉神清气爽起来。

    六个王品丹阵师属下,坦白讲,这一刻的他,心下依旧有种不太真实的感觉。

    这可是六个王品丹阵师啊,单单从品级上来说,这六人都是跟他同等级别的存在,如果不是因为用了一些特殊的手段,就算是他,也不可能将六人制服。

    眼下,这六人全都掌控在了自己手里,却是不可能会违背他的意愿,实难想象,这六人聚集在一起,能够爆发出多大的能量来。

    “阁下不必担心,之前之事也算是事出有因,而既然眼下我们都已经是阁下的帐下之臣,老夫自然不会把之前之事记在心上。”

    听到纪东之言,黑衣老者厉长老不禁咂了咂嘴,一边说着,一边看了一眼一旁的唐天豪道。

    他自然明白纪东指的是什么,不过说心里话,到了这会儿,他的确已经不在乎唐天豪对自己的算计了,因为就算换成是他,那个时候也根本就是别无选择的。

    另外,他心里也十分清楚,如果他胆敢对唐天豪进行报复的话,那么必然会惹得纪东不高心,那个时候,天知道他要承担怎样的后果。

    “多谢厉兄宽宏大量。”

    眼看着黑衣老者看向自己,唐天豪不禁苦笑着摇了摇头,随后对着对方拱了拱手道。

    “这才对么!”

    见到二人一笑泯恩仇,纪东满意地点了点头,“好了诸位,眼下还不是跟大家说知心话的时候,想必诸位也已经明白了我的心思,接下来的时间,诸位就按照我的安排去做,咱们要把最后三位王品丹阵师朋友拉进来,想来诸位前辈应该都没有问题吧?”

    “没问题没问题,有什么安排,阁下尽管吩咐就是,我们一定全力配合!”

    “对对对,孙长老和齐宫主、鲁宫主估计马上就要到了,我们要帮助阁下把他们三个也吸纳进来,也好让他们弃暗投明。”

    “说得对,丹阵宗麻木不仁,总是自以为凌驾万物之上,那里根本不是正经人该呆的地方,一定要让孙长老和齐宫主鲁宫主脱离出来…………”

    听到纪东之言,六人哪里会不明白纪东的想法?一时之间,每个人都是纷纷附和起来,一副大义凛然的模样,好像他们自己全都是心甘情愿地脱离的丹阵宗一样。

    “行了,大家按照我的吩咐去准备吧,还是老规矩,唐长老三人布阵先将我隐藏起来,至于厉长老三人,就暂且跟我一起在阵中等待。”

    算算时间,另外三人应该也快到了,鉴于此,纪东却也不再耽搁,说着便是直接下令,而很快,他们便是如法炮制,再次摆出了相同的阵势,等待着最后三大王品丹阵师的到来。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得多了,没过多久,丹阵宗此番派出来的最后三大王品丹阵师,便是带着他们的守护者姗姗迟来。

    而等到这三人到来,有了上一次经验的唐天豪,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三人骗到了神阵近前,然后突然撤去神阵,给了纪东百分之百成功的出手机会。

    对于纪东来说,这等好事,他简直就是乐此不疲,三下五除二,他便是将这最后三大王品丹阵师拿下,同样用双重手段将二人控制了起来。

    单一的用毒,或者是单一的用朱雀秘法,其实都足以让这些人很听话,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上了双保险,这样一来,他就绝对无需担心这些人敢对自己有异心了。

    唯一比较可惜的是,在朱雀法相再次施展了神魂契约之后,纪东能够感受到,以朱雀法相如今的级别,恐怕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他再想控制其他人的话,那么至少也要等他的实力更进一步才行。

    当然了,即便如此,他也已经十分满意了,毕竟,一下子收服了九个王品丹阵师属下,可以毫不夸张的说,这会儿的他,完全可以算得上是整个炎黄大世界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了。

    要知道,按照他所掌握的情况来看,就算是蛮族的那位丹阵师头领,手底下也无非就只有五六个的王品丹阵师而已,都要被他轻松比下去。

    当然了,总体来说,他眼下还不会是那位蛮族丹阵师头领的对手,毕竟,人家手底下还有大把大把的天丹阵师,以及数量不俗的造化境灵兽,另外,那位丹阵师头领本身可是恐怖的神皇强者,那等境界的人物究竟有多少手段,他连想都不敢想象。

    等到搞定了九大王品丹阵师,纪东又花费了一些资源,将九人的守护者全都救活过来,并且让九人服用了他的独门毒药,乖乖地为他做事。

    而事实上,就算他不去控制这九人,他们也根本不会做出不利于他的事情,因为丹阵师守护者,本身就是只听命于他们所守护的丹阵师的,尤其是像他们这种守护王品丹阵师的守护者,只要他们的丹阵师有命令,他们就绝对不会违抗,这是从一开始就已经根深蒂固的思想。

    至于这里面是否有各大丹阵师暗中施展的手段,那就不是他所能知晓的了,毕竟,他又没有为自己找过什么守护者。

    整个炎黄大世界依旧像往常一样,似乎没有任何的变化,只是,谁也不知道,就在这短短半天不到的工夫,炎黄大世界的格局,却是已然彻底的发生改变了。

    天辰宗辖区,一片苍翠的密林深处,此时,纪东带着刚刚收服的九大王品丹阵师属下,外加九个实力超绝的丹阵师守护者,暂且在密林当中歇脚。

    这个时候,九大王品丹阵师坐成了一个半弧形,后面则是站着他们各自的守护者,而在他们的对面,纪东则是大马金刀地坐在一块儿岩石之上,满脸笑容地看着对面的众人。

    就在刚刚,他已经把所有人的信息全都了解了一番,对这九大王品丹阵师的基本情况都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

    这九大王品丹阵师当中,有六个乃是南域六大宗门辖区内的丹阵宗分宫主,分别是辛罗宗辖区的丹阵宗分宫主季天川,青冥宗辖区的分宫主刘峦锋,天辰宗辖区的分宫主陈楚生,归灵宗辖区的分宫主吴刚,青蓝宗辖区的丹阵宗分宫主齐天恒,以及万刀宗辖区的鲁千。

    这六大丹阵宗分支的分宫主,每一个都是王品丹阵师的强横境界,在丹阵宗当中的地位都可以说是举足轻重,至少他们手底下,都有着一群忠心耿耿的丹阵师,以及属于他们自己派系的丹阵师守护者家族。

    可以毫不夸张的是,他们每个人所掌控的丹阵宗分支,综合力量恐怕都不弱于青冥宗,只不过就是没有青冥宗那么多的人罢了。

    而除了这六大分宫主之外,还有三人,乃是丹阵宗总部的长老,分别叫做唐天豪、厉万宏以及孙玉生,在丹阵宗的身份同样非同小可。

    虽说丹阵宗总部的长老,油水方面一定比不上各大分宫主的,但人家必定是在丹阵宗总部混的,平日里还能见到丹阵宗的总宫主,能够得到的好处却是各大分宫主同样羡慕不来的。

    “呵呵,既然诸位宫主和长老都已经做过了自我介绍,那我也简单介绍一下我自己好了,我叫纪东,青冥宗的普通弟子,也可以说是青冥宗的一个无名小卒,从今日起,诸位就叫我一声纪东公子即可。”

    等到众人纷纷完成了自我介绍,纪东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也对自己的身份进行了一个简单的介绍,也算是表达一番自己的诚意。

    他并没有想要隐瞒身份的打算,说起来,眼前这些人如今都已经是他手底下的傀儡,只要他一个念头,就能让这些人灰飞烟灭,所以,对这些人,他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

    “青冥宗弟子?无名小卒?!!”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在座的九大王品丹阵师,以及他们身后的九大守护者,一个个全都是脸皮抖动,心下充满了怪异的感觉。

    在此之前,他们还以为纪东是哪个超级大宗门隐世不出的高手呢,至少也是某一个超级强者的子嗣或者是弟子一类的,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纪东竟然是青冥宗之人,而且还是青冥宗的一个普通弟子!

    当然了,他们倒是不会因为纪东的谦虚之言而对纪东有任何的看轻,毕竟,纪东之前出手之时所展现的实力摆在那儿呢,他们绝对不可能把纪东当成是青冥宗的普通弟子来看待就是了。

    “嘿嘿,正所谓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说起来,诸位前辈今日能够跟在下有此缘分,这全都是天意使然,不知诸位觉得我说的对是不对?”

    见到众人一个个惊讶的模样,纪东再次挑了挑眉毛,对着众人嘿笑着道。

    对于眼前的九大王品丹阵师以及九个丹阵师守护者,他真的是太满意太满意了,能够把这些个人弄到一起,尽数收为下属,可以说,这简直就是他人生的一大段折!

    “纪东公子所言甚是,缘分这东西奇妙的很,不过话说回来,能够为纪东公子这等世所罕见的奇才效力,这乃是老夫这辈子最大的荣幸。”

    就在纪东话音刚落,九大丹阵师当中,丹阵宗长老厉万宏不禁第一个接过话茬,满脸堆笑地对着纪东谄媚道。

    “对对对,厉长老所言甚是,我也觉得能够追随纪东公子,绝对是此生的一大幸事。”

    “正是如此,纪东公子连朱雀法相这等恐怖的法相都能领悟,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一点儿都不为过,就算是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都根本不能跟纪东公子相提并论。”

    “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算什么?他们有人能够觉醒朱雀法相么?要我说,他们就没有跟纪东公子相比较的资格……………”

    随着厉万宏这一开口,其他人赶忙接连站了出来,纷纷附和道,生怕自己错过了表忠心的机会,惹得纪东不高兴。

    当然了,他们的这些话,倒也并不全都是恭维纪东,至少在他们心里,纪东的朱雀法相的确是逆天的,这一点,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自然是比不上。

    另外,纪东那等能够让丹阵师的精神力突然失效的手段,同样是他们心服口服的。

    他们倒是知道,这个世上存在着一些特殊的地方,只要丹阵师进入其中,就会失去精神力的一切手段,那样的地方,被丹阵师称为禁神空间!

    而纪东所使用的手段,就像是开辟了一处禁神空间,而且是可以移动的禁神空间!

    “哈,诸位就不要恭维我了,各大宗门的宗主何等人物,现在的我,恐怕还没办法跟那些人物相提并论。”

    听到一众王品丹阵师毫不掩饰地拍自己的马屁,纪东的虚荣心难免被小小的满足了一下,胸中不由得生出一股傲气。

    在他心里,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的确强大,但现在的他,未必就会怕了对方,而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那么他超越那些人,无非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难得跟大家这么聊得来,我不妨再告诉大家一件事,我知道,诸位此番被丹阵宗派出来,就是要寻找击杀蛮族强者的神秘人,而事实上,蛮族的那些天丹阵师,还有他们的那些造化境灵兽,正是死在我的手里。”

    嘴角一挑,纪东就像是在诉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满不在意的道。

    “什么?蛮族的那些高手,全都是纪东公子击杀的?”

    一石激起千层浪,等到纪东话音落下,所有人都是蓦地瞪大了双眼,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在九大王品丹阵师心里,他们此番被纪东算计,应该纯属是一次偶然罢了,而无论如何,他们也没有把纪东跟他们要找的目标联系在一起。

    要知道,他们在行动之前,那位总宫主大人跟他们说过,他们的目标,应该是一个王品丹阵师,也许对方会有帮手,但主要目标一定就是那个王品丹阵师!

    可眼下,纪东竟然说那些蛮族的灵兽和丹阵师是他杀的,这让他们不禁有种段不过弯的感觉。

    他们倒是不怀疑纪东所说的话,毕竟,纪东根本没有必要欺骗他们,而且他们也相信,有着朱雀法相在身的纪东,击杀造化境的灵兽也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就算是再强的灵兽,遇到神兽朱雀之时也要吓得浑身发颤了。

    唯独让他们想不透的,就是纪东是如何让丹阵宗认为其是一个王品丹阵师的。

    “嘿嘿,诸位是在疑惑,为什么你们的宫主会告诉你们,目标是一个王品丹阵师是么?”

    就在众人心下惊疑之时,纪东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妨再告诉你们一个秘密,我虽然是一个超能者,不过,我当初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一处丹阵师前辈遗留的洞府,从中得到了一件能够释放精神力的神器,事情就是这么简单!”

    通过神魂契约,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众人的想法,所以根本不需要多问,他便是知道了众人在疑惑什么!

    “丹阵师强者的留下的洞府?能够释放精神力的神器?这…………”

    听到纪东之言,在场的众人不由得彼此对视了一眼,显然都是不太相信纪东的这个解释。

    能够释放精神力的宝贝,他们听都没有听说过,要知道,精神力只能存在于丹阵师的神府当中,一旦脱离神府,却是根本没办法储存到其它介质当中的,何况他们要找的目标,可是王品级别的丹阵师。

    “哈,看来诸位并不怎么相信啊,既然如此,我就给大家露一手好了,寒冰神纹!!”

    见到众人明显不怎么相信自己的解释,纪东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古怪之色,随后,他便是心思一动,陡然将自己的精神力释放开来,并且凝聚了一个简化版的寒冰神纹。

    “咔咔咔咔!!!”

    一阵冰冻的声音响起,众人下意识地朝着一旁看去,却是刚好见到一株古树,被一股恐怖的寒气冻成了冰雕,眨眼之间便是成为了一棵冰树!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

    “眼花了,我一定是眼花了,真的是寒冰神纹?”

    “我这是在做meng么?天哪,我看到了什么?超能者凝聚神纹?是我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精神力?王品丹阵师的精神力?我感受到了王品丹阵师的精神力!!”

    “啊啊啊,快,快打我一巴掌,看看我是不是在做meng…………”

    眼看着一旁的树木瞬间被冰冻,在场的所有人全都惊得浑身发颤,有几人更是直接站了起来,傻愣愣的看着冰冻的灵树。

    他们都是王品级别的丹阵师,当然一眼就看得出这是寒冰神纹的杰作,甚至于他们都能感受到从纪东那边释放而出的王品丹阵师的精神力,却是绝对不可能造假!

    “嘿嘿,怎么样,诸位这次相信了吧?这只是小小的寒冰神纹罢了,说起来,我的这件神器,就算是释放一座神阵出来都没什么大不了的,不过每次释放之后都要需要一些时间才能复原,所以就不给诸位演示了。”

    见到众人一个个险些都要惊掉了下巴,纪东这才满意一笑,却是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精神力收了回去,不给这些人进一步探寻的机会。

    说起来,他身据精神力之事,那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告诉给其他人的,就算是眼前的这些个傀儡属下也不行,但将来的他难免会有在这些人面前使用精神力的时候,为了能够少些麻烦,他便是想到了这样的一个借口。

    这样一来,就算这些人今后在他的身上感受到精神力波动,也会把这些归功于他的超级神器,却是不会怀疑到他本身。

    “这………太神奇了,世间竟然会有如此恐怖的神器?这简直神了啊!”

    “大开眼界,实在是大开眼界,看来这个世上果然还有很多我们所不知道的事情,以前的我们简直就是井底之蛙。”

    “谁说不是呢?实在难以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恐怖存在,居然能够炼制出如此骇人听闻的神器来。”

    “至少也得是神皇之境的强者,说不定有可能会更强,我可是听说,远古时期的炎黄大世界,就连超越了神皇之境的无上丹阵师都存在………”

    等到纪东的话音落下,九大王品丹阵师不禁再一次开始了激烈的讨论,每个人都是对纪东身上所存在的神器震惊不已。

    他们倒是没有怀疑纪东本身,毕竟,在他们的认知当中,超能者和丹阵师的身份,那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

    倒是神器之说,他们在惊讶之后也就接受了,因为他们心里都清楚,丹阵师的手段根本就是没有极限的,而区区一件特殊的神器,如果是无上神皇,甚至是无上神帝出手的话,自然没什么炼制不出来的。

    “这么说来,纪东公子完全可以算的上是一个特殊的王品丹阵师了?!”

    震惊之余,众人不由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心里对纪东简直就是彻底的服了,同时也深信纪东就是他们所要寻找的目标。

    一想到自己等人原本是要把纪东抓回丹阵宗的,可到头来竟然被纪东反过来所控制,他们的心里便是充满了怪异之感。

    “好了,诸位,此事也算是我的一个秘密,我把这些告诉给大家,无非是想让大家解除疑惑,还望诸位能够为我保守这个秘密,不要让他人知道我这项可以出奇制胜的手段。”

    见到众人都已经认可了自己的说法,纪东的心下也是十分的满意,这才对着众人笑着提醒道。

    “我等一定会守口如瓶,如有泄漏,天打雷劈!”

    “我们一定不会跟任何人说起的…………”

    听到纪东的提醒,众人赶忙神情一怔,一个个全都开始赌誓发愿起来。

    “诸位,想必大家眼下都已经明白,我的目标,就是要击杀蛮族的丹阵师还有蛮族的那些灵兽,不知诸位对此都是什么看法?可是有什么针对性的意见?”

    跟九大丹阵师聊了一阵,纪东不禁正了正神色,开始说到了正题。

    此番将这九人控制在了自己手里,他必然是要让这些人发挥出足够大的能量才行的,不过说真的,眼下的他,还真的没太想好要如何使用这九人。

    如果能够把这九大王品丹阵师利用好,说不定就能将蛮族的力量重创,这对最后的大战,必将有着难以想象的意义。

    “纪东公子想要击杀那些蛮族的丹阵师和灵兽?这有什么难的,待我们几个一起出手,管他是什么天丹阵师还是造化境灵兽,届时只要大阵一出,全都把他们轰个稀巴烂!”

    “哈哈哈,孙长老说得对,蛮族那些个丹阵师,说到底都是从丹阵宗逃过去的小角色,能够上得了台面的就那么几个,只要我们这些人一起出手,定可以杀他们一个片甲不留!”

    “……………”

    听纪东说到斩杀斩杀蛮族丹阵师以及蛮族的灵兽,在场的几人都是露出轻蔑之色,好像分分钟就能把蛮族的那些天丹阵师和造化境灵兽全都干掉一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