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八十一章南极宗5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对此,他倒也并没有什么可惊奇的,说起来,他之前通过丹阵宗三大长老的眼睛,也看到了丹阵宗总部的情况,那里同样是一片巨大的独立空间,看起来却是要比这边的分支空间大得多了。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让这里的分宫主出来见我好了,免得惹出什么麻烦!”

    双眼微眯,他第一时间打消了自己亲自下去的念头,随后便是通过神魂契约的联系,直接给这里的分宫主下达了前来觐见的指令。

    并没有让纪东等待太久的时间,几乎就在他的指令发出没几个呼吸的工夫,茫茫的迷雾峡谷深处,一个半大老者的身形便是陡然闪掠而出,急急忙忙的掠至虚空之上,并且很快就在一片云雾当中看到了纪东。

    “嗖!!!”

    “见过纪东公子!”见到纪东,老者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震惊之色,随后便是赶忙上前,对着纪东躬身行礼道。

    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才刚刚把任务完成的信息传递给纪东,对方竟然这么快就来了,这等速度,实在让他难以想象。

    “呵呵,陈宫主不必多礼,让外人看到就不好了。”见到老者上前,纪东微微一笑,示意对方无需多礼,同时对着老者提醒道。

    “啧啧,看来陈宫主这阵子消耗不小啊,竟然憔悴成这般模样。”

    目光在对方的身上扫了一遍,他发现,这会儿的这位丹阵宗分宫主,整个人看起来都是精神萎靡,就像是快要脱力了一样。

    “咳咳,纪东公子明鉴,老夫这些天竭尽所能,亲自带领手下的一众丹阵师炼制合击神兵,到现在都还不曾休息过。”

    面色一讪,老者倒也不隐瞒,直接对着纪东解释道。

    他这十几天的时间是真的累坏了,为了能够拿到超额完成任务的奖励,他可以说是拼尽了全力,而像这等疯狂的炼制神兵,他这辈子都还是第一次。

    说起来,如果不是因为有各种灵丹妙药顶着,就算以他王品丹阵师的精神力,恐怕也要被累瘫了。

    “陈宫主辛苦了,让我看看你这半个月的成果吧!”

    听到老者之言,纪东不禁笑了笑,倒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直奔正题道。

    “这便是老夫这半月的收成,还请纪东公子过目!”听到纪东之言,老者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期待的光芒,随后将一枚空间戒指递到了纪东面前。

    见此,纪东同样有一丝期待,直接将精神力探入了空间戒指当中。

    “恩?还不少么,看来陈宫主果然是卖了力气了!”精神力一扫之间,他便是看到了空间戒指里面摆放整齐的一柄柄利刃,粗略估计,应该是超过两千柄的任务量了。

    “纪东公子,这里面一共有两千四百四十九柄合击神兵,老夫可以保证,每一柄神刀都绝对质量过硬,其中一大半都是老夫亲自炼制,其余的也都是老夫手底下的精英炼器师炼制,还有纪东公子让我复刻的合击之阵秘籍,全都在里面了。”

    见到纪东脸上露出了笑容,老者不由得心下一喜,赶忙对着纪东讲解道。

    “很好,陈宫主辛苦了,按照之前的约定,两千柄神兵等到任务完成,你就得到了一枚天寿丹奖励,而眼下陈宫主超额完成四百四十九柄,那就算是五百柄,这些天寿丹是你的了!”

    嘴角一挑,纪东也不多言,一抬手,便是取出了一个玉瓶,随手丢给了对方,同时将对方交上来的空间戒指收了起来。

    两千四百四十九柄,这样的数字,倒也让他十分的满意了,事实上,他虽然不怎么懂得炼制神兵,但依照他的估计,半个月的时间炼制两千柄高阶神刀,这的确不是一件容易之事。

    “多谢纪东公子,多谢纪东公子!!!”

    接过玉瓶,老者简直开心得浑身颤抖,这一刻,他感觉自己这些天的忙碌实在是太值了,整整六枚天寿丹,这对他来说,真的就像是做meng一样。

    有了这六枚天寿丹,他的寿命能够延长多少,就连他自己都不敢想象,而有了无尽的寿命,他就算是达到那等无上的神皇之境,也绝对不再是毫无可能。

    “不必谢我,这是你应得的。”

    见到老者激动的模样,纪东不禁摇头一笑,仿佛六颗天寿丹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一样。

    “陈宫主,接下来的时间,你倒是可以继续让手下的人炼制合击神兵,这次不限日期,只要炼制五百柄合击神兵,就可以得到一颗天寿丹以及十枚益寿丹奖励,有结果之后,就直接通过神魂契约通知我。”

    话音落下,他的身形微微一闪,便是就这般凭空消失不见,来得快走得也快,就像是从未出现过一样。

    “嘶………这是…………”

    眼看着纪东消失无踪,老者的眼眸顿时微微一缩,整个人都是惊得心神震颤,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空间法则?这怎么可能?!!”

    傻愣愣的看着纪东消失的位置,他一时之间完全没办法回过神来。

    他的精神力一直都有释放在方圆上百里的区域,可纪东究竟是如何消失的,他居然丝毫都没有感应到!

    “不对,不可能是空间法则,难道是……………”

    双眼陡然瞪得老大,这一刻,他不禁想到了一种不太可能的可能。

    凭空消失在他的精神力探查范围,而且连一丝的痕迹都没有,这等手段,简直跟丹阵宗失传的绝技闪移术十分相似,可问题是,纪东就算能够使用精神力,也不可能练成闪移术的!

    “什么都没看见,我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不知道,炼器,对对对,继续炼器,继续赚取天寿丹,其余的都跟我没有关系!”

    猛地摇了摇头,他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敢继续再想下去,因为他心里清楚,如果他真的把纪东的秘密给堪破的话,那么他恐怕也就离死不远了。

    要知道,纪东可是能够通过神魂契约,随时随地了解到他的所有心思的。

    “五百件神兵就能换取一颗天寿丹和十颗益寿丹,而且材料都是现成的,这等好事,简直就是打着灯笼都难找啊!”

    说起来,天寿丹那等至宝,他平日里根本连想都不敢想,而眼下,赚取天寿丹的机会就摆在面前,如果这都不好好珍惜的话,那简直就是天理难容!

    “刷!!!”

    想到这里,他却也不再迟疑,说着便是直奔下方的茫茫雾海降落了下去,段瞬之间便是消失在雾海当中,继续去炼制合击神兵去了。

    离开了天辰宗辖区,纪东马不停蹄,这便开始在整个炎黄大世界南域段悠了起来。

    今日乃是他跟丹阵宗各大分宫主约定的半月之期,陆陆续续的,各大分宫主都已经跟他取得了联系,每个人都已经完成了任务,只待他去检验成果。

    而随着第一笔的两千多柄合击神兵到手,纪东这会儿的心情也是一片大好,因为单单是这两千四百多柄神兵,就差不多足够武装青冥宗的诸多强者了。

    他已经暗中观察过,陈楚生交给他的这两千多柄神兵,的确全都是神兵当中的上品,甚至是极品,这些神兵基本上都是紫金和乌金铸造而成的,足以支撑天位境强者的力量输出。

    可以预见,有了这些强横的合击神兵,青冥宗的实力,必将无形中壮大太多太多。

    “想不到这天辰宗辖区的分宫主竟然这么给力,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居然炼出了这么多的合击神兵来,看来我的天寿丹真是不白花啊!”

    一边赶路,纪东不禁暗暗感慨着,他心里清楚,如果不是因为有天寿丹作为动力的话,那么那位陈楚生分宫主根本不可能炼制这么多的神兵出来。

    他看得出来,那位陈宫主真的都快到了精神力枯竭的地步了,这等拿命来拼的态度,不禁让他隐隐感到有些佩服。

    “离天辰宗最近的是归灵宗,就先去归灵宗走一趟吧,也不知道归灵宗的吴刚宫主是否能够像这位陈宫主一样给力。”

    六大分宫主,三大主宫长老,每个人都已经告诉他完成了任务,不过他相信,以这些人对天寿丹的痴迷状态,绝对都会超额完成任务,就是不知道,这些人都会超出去多少。

    身形闪掠,很快,他便是离开了天辰宗辖区,来到了归灵宗的辖区,并且直奔归灵宗辖区内的丹阵宗分支掠去。

    虽然他没有来过归灵宗,但这丝毫不会对他的行程造成影响,他只需要通过神魂契约确定归灵宗辖区的丹阵宗分宫主的位置,然后朝着目标靠近就可以了。

    说起来,他的闪移术虽然小有成就,但距离大成还差了太多太多,尤其是他如今的精神力也不够强大,如果他能够晋级神皇之境的话,届时再运段闪移术,估计瞬息之间就能挪移数千里,甚至可以更远,而那个时候,他只需要确定六大分宫主以及三大长老的位置,然后直接就能挪移到这些人的身边。

    归灵宗辖区的丹阵宗,情况跟天辰宗没有任何的区别。

    同样是一片被浓浓雾气笼罩的幽深峡谷作为门户,真正的丹阵宗则是隐藏在峡谷背后的一处独立空间,就连规模也跟天辰宗相差无几。

    到了目的地之后,纪东直接把这里的分宫主唤了出来,然后第一时间将对方的成果拿到手。

    这归灵宗辖区的分宫主吴刚,却是要比天辰宗那边的那位狠得多,最终上交的合击神兵数量,居然达到了惊人的两千七百七十三兵,却是要比天辰宗辖区那位多了三百多柄!

    而且看起来,这位吴宫主的精神力消耗也并没有那位陈宫主大,估计是他的手底下有着更多更好的炼器大事,所以没用他本人太过劳累。

    等到拿到了归灵宗辖区分宫主的劳动果实,纪东直接前往下一处,最终,他用了整整小半天的时间,就几乎段遍了南域九大宗门的所有辖区,收缴了六大分宫主的所有劳动成果。

    最后的数字,天辰宗辖区两千四百四十九柄,归灵宗这边是两千七百七十三柄,青蓝宗辖区的丹阵宗分支有两千二百七十四柄,万刀宗辖区两千四百一十柄,辛罗宗辖区两千三百二十三柄,以及最后的青冥宗辖区两千四百三十柄。

    除了这六大丹阵宗分支之外,三大丹阵宗主宫长老,却也全都完成了纪东规定的任务目标,只不过,为了保险起见,纪东并没有冒险去丹阵宗主宫那边找刺激,而是让三大主宫长老暂且不要轻举妄动,等待他后面的安排。

    丹阵宗主宫可不像是各大分支,在各大分支,宫主级强者就是最强的,他们的行动,其他人根本就难以掌控,也绝对很难发现,而即便有人发现了,却也根本说不出什么!

    但丹阵宗主宫就不同了,那里高手众多,尤其还有丹阵宗宫主那位超级强者,如果让那位抓住了蛛丝马迹,天知道后果会有多严重。

    话说回来,对于纪东来说,六大分宫主贡献上来的合击神兵,却是已经基本够用了。

    六大丹阵宗分支,一共为他提供了一万四千六百多柄合击神兵,而按照三人一阵的标准,如此多的合击神兵,足以组成近五千组合击之阵!

    “吁,眼下可以说是万事俱备了啊,合击之阵还有合击神兵都已经备齐,接下来的时间,就是要让各大宗门的高手暗中修炼此阵,争取早日把这合击之阵悟透,大大提升各大宗门的实力!”

    在拿到了最后的一批神兵之后,纪东这便直奔青冥宗赶了回去,一边赶路,他的心里不禁一边暗暗算计起来。

    按照他的估计,以天位境强者的实力和悟性,练成这合击之阵应该不会太难,只不过,想要彻底的掌握这等合击之阵,把合计阵法的威力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这就需要那些强者们认真钻研,勤加练习才行了。

    他不知道蛮族何时会出手,但通过福祸术的感知,他相信这一天真的不远了。

    所以,留给各大宗门那些强者们的时间,恐怕真的并不太多。

    “是时候去跟那位宗主大人再见一面了啊,修炼合击之阵之事,大长老恐怕根本做不了主,也只能是那位宗主大人下令,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他想要把合击之阵共享给各大宗门,虽然这对各大宗门来说,绝对是一件天大的好事,但如果单凭他自己来做的话,恐怕根本很难成功,毕竟,那些各大宗门的宗主大人,恐怕是不会屈尊见他的。

    “啧啧,这么长的时间没见,也不知道那位宗主大人有没有把我给忘了………”

    身形闪掠之间,他已经回到了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之外,见此,他却也不再迟疑,直接朝着青冥宗的悬浮神山掠去!

    青冥宗,高高在上的悬浮神山近前。

    纪东的身形,就这般凭空出现在悬浮神山的结界之外,近距离地感受着悬浮神山给自己带来的淡淡威压。

    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接近悬浮神山,只是,虽然他如今的实力已经今非昔比,但悬浮神山给他的那股厚重的感觉,却是丝毫没有减轻,甚至反倒变得更加强烈了。

    “啧啧,不愧是青冥宗的圣地,看来,只要这座悬浮神山不倒,那么青冥宗的道统,就永远都不会灭吧!”

    看着眼前的悬浮神山,他的心下不禁变得异常的安定起来,因为他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人在战斗,当大战爆发之时,悬浮神山当中的力量就会显现而出,最后的胜负到底如何,恐怕没有人能够预料。

    “刷!!!”

    思绪之间,青冥宗宗主沈秋冥当初交给他的令牌,直接被他取了出来,令牌在手,他却也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是直接朝着悬浮神山的结界撞了过去。

    “噗!!!”

    有着令牌在手,青冥宗的结界并没有对他造成丝毫的阻隔,下一秒,他已经出现在了悬浮神山的内部。

    “刷刷刷!!!”

    几乎就在他刚一进入结界当中,一道道特殊的神识便是朝着他探查过来,这种探查并不是精神力的探查,而是一种感知力的探查,说得简单一些,就是悬浮神山内部的高手注意到了有人进入,然后通过各种方式对他进行查探。

    如果他没有精神力在身的话,那么根本不可能感应到这些心神探查,但因为精神力的存在,他完全能够感受到这些心神探查来自何方,甚至对方的实力大致如何,他都能感受得一清二楚。

    “哈,看来悬浮神山里面的高手也都变得警惕起来了啊,上一次我来此之时,根本就没有人对我太过注意,可这一次竟然惹得这么多的高手注视。”

    感受到一道道目光扫过自己,纪东倒是并没有任何的紧张,相反,他倒是希望这样的心神探查能够更多一些,因为这样的心神探查越多,也就证明青冥宗的高手数量越多。

    “就让我看看,青冥宗到底有着多少造化境的人物,也好做到心中有数!!”

    略作思忖,他这个时候不禁突然有些心血来潮,却是很想仔细探查一下,悬浮神山当中究竟有多少的高手。

    按照他的想法,以他现在的精神力级别,就算是造化境强者,也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探查,而造化境之下,那就更加地不用说了。

    “嗖!!!!”

    然而,就在他刚想要释放自己的精神力,认认真真地对整个悬浮神山来一次大扫荡之时,一声破风声陡然从远处传来,声音初时还很远,但瞬间就已经响彻在了他的耳边。

    “嗯?好快的速度!!”

    目光一凝,他这个时候也没时间再去释放精神力,而是下意识地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刚好见到一个半大老者出现在眼前,一脸淡漠地打量着他。

    “高手!!”

    见到眼前的半大老者,纪东的心里几乎不由自主的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眼前的这个半大老者,绝对是一个了不得的强者!

    虽然对方的能量波动依旧是造化境级别,但从对方给他的那股淡淡的压力来看,对方的战斗力,绝对不会是普通的造化境强者可以比拟的。

    “哈,单单从身体力量来看的话,这位恐怕并不在我之下啊!!”

    他如今的力量,差不多已经是普通造化境之人的十倍有余,而眼前的这个老者,竟然也是一样的情况,明显不是普通的造化境之人!

    “你就是纪东吧!”

    还不待纪东继续观察下去,老者却是当先开了口,对着纪东淡然问道。

    “正是晚辈,不知这位前辈是…………”

    听到对方开口,纪东倒是不敢怠慢,赶忙对着对方躬身一礼,同时略带疑惑地询问道。

    “不用管我是谁,宗主大人让我过来接你,跟我来吧!”

    听到纪东的询问,半大老者只是点了点头,却是并没有回答纪东的问题,说着,他便是段过身,朝着悬浮神山的深处掠去。

    他的速度看起来似乎很慢,可几乎是刚一启动,他便是已经离开了很远,给纪东的感觉,仿佛对方就近在咫尺,但仔细看时,似乎又远在天边。

    “哈,好本事,看来是要考验我啊!!”

    见到半大老者用出这等咫尺天涯的手段,纪东的眼眸先是微微一缩,随后便是来了兴趣。

    他看得出来,老者所用的手段,应该是一种诡异的身法,这种身法可能是用来赶路的,但实战当中绝对同样适用。

    如果是普通人见到这等身法,恐怕第一时间就要被惊呆了,但对方的这等身法在他看来,却是有太多的漏洞可循。

    “嗖!!!”

    心里想着,他的脚下微微一动,却是瞬间就来到了跟对方平齐的位置,不过为了表示敬意,他故意落后了对方小半个身位,并没有超过对方。

    “恩?!”

    眼看着纪东竟然一步就来到了自己身侧,半大老者不由得发出一声惊疑,下意识地段过头来看了纪东一眼,却是刚好迎上一双噙满笑意的眼睛。

    “呵呵…………”

    短暂的惊讶过后,半大老者却也并不多言,嘴角一挑之间,他便是身形一动,再一次朝着悬浮神山深处加速掠去。

    这一次,他的身形完全化作了一片的残影,别说是普通人,就算是一般的造化境强者,恐怕都很难确定他的方位,就像是已经进入到另外的一片空间了一样。

    “哈,果然有些门道,不过,这样就想把我丢下,恐怕没那么容易啊!!”

    见到半大老者如此鬼魅的身法,纪东简直就是兴趣大增,脚下一错,便是同样用出了自己的身法,开始跟对方较起劲来。

    他用的是荀万山当初教给他的游龙身法,可以肯定的是,游龙身法在级别上铁定比不上对方的这等身法,但如今的纪东早已经达到了收发随心的境界,倒也不会在乎技能级别上的差距。

    “嗖嗖嗖!!!”

    脚下闪掠,他的身形同样化作了一片残影,无论半大老者如何移动,他却是都刚好跟在对方的身侧,并且始终保持着半个身位的差距。

    云雾缭绕的神山之巅,两个中年男子在一座小亭当中相对而坐,一边品着清茗,一边恬淡地聊着天儿。

    这两个中年男子,一个粗布短衣,一个一身儒服;一个像是山野渔夫,一个像是文人雅士,只不过,虽然二人看起来似乎格格不入,但二人对坐一起之时,给人的感觉却是十分和谐。

    “沈兄是有客人来了么?若是有贵客的话,那兄弟我就先不打扰了。”

    开口说话的是儒服男子,一边说着,他不禁端起石桌之上的清茗,十分享受地抿了一口,似乎对此间的茶水十分喜欢。

    “呵呵,并非贵客,就是门下的一个年轻小家伙,不过天赋不错,值得培养一二。”

    听到儒服男子之言,沈秋冥不禁摆了摆手,示意对方无需在意,随后同样端起茶杯,略显豪放的喝了一口。

    “哈哈哈,还是沈兄看得开,都到了这等时候了,居然还有心情培养年轻弟子,沈兄的这份儿心境修为,当真是兄弟我永远都望尘莫及的。”

    听到沈秋冥的回应,赵文隐先是微微一挑眉,随后便是朗声一笑道。

    眼下大劫将至,就连他们这等超级强者也不知道未来会如何,这个时候,每个人都在考虑如何应对大劫,可沈秋冥居然还有心思去提携后辈,对此,他难免有些不太理解。

    “赵兄有所不知,这小家伙可不是一般人,等会儿赵兄见到之后就会明白了。”听到赵文隐之言,沈秋冥不禁摇头一笑,略显神秘地道。

    “哦?能够让沈兄用不一般三个字来形容的,这倒是颇为难得。”

    嘴角一挑,赵文隐不禁隐隐有些好奇起来,因为他心里清楚,眼前的这位沈秋冥沈宗主,那可是出了名的目空一切,能够让对方如此重视的,当然不可能是一般人就是了。

    “呵呵,不说他了,还是将接着我们之前的话题吧!”

    摇了摇头,沈秋冥也不过多解释,“赵兄适才说到蛮族那边的丹阵师,这的确是一个不小的麻烦,说起来,我当初跟那个白玄一也有过接触,此人的确是丹阵师当中极其罕见的天才,有他相助,蛮族当真是如虎添翼。”

    对于蛮族背后的丹阵师身份,三十六大宗门查了这么久,当然不可能还查不到。

    “是啊,如果单单只是蛮族反扑的话,其实大家就是半斤两,而且我们的力量应该还能更胜一筹,但眼下有了一个神皇相助,蛮族的力量着实不容小觑。”

    听到沈秋冥说回到正事,赵文隐的面色马上变得肃穆起来,大点其头道。

    “白玄一的身份比较特殊,而且又练成了影化术,就连丹阵宗那位宫主都不想跟对方为敌,可见此人的手段有多恐怖,说起来,他发动的兽潮袭击,已经让炎黄大世界未战先怯了啊!”

    虽然他们都是站在这个世界最巅峰的强者,但对于一个神皇强者,他们依旧会隐隐有些忌惮,因为那等级别的丹阵师强者,手段真的是太多太多了。

    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们也不想跟对方彻底撕破脸,因为那样只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说到凶兽大军,前些日子,那白玄一派出了一批天丹阵师驾驭着造化境的灵兽,想要对三十六大宗门进行试探,但后来竟是全都撤了回去,此事,不知沈兄怎么看?”

    “这件事我也听说了,原本各大宗门都在为此事而纠结,不知是否要跟那些畜生斗上一斗,想不到他们自己却是主动撤了回去,此事着实让人有些费解。”

    蛮族派出天丹阵师和造化境灵兽组合,他们作为一宗之主,自然不可能会毫不知情,甚至于他们都知道,各大域境都有造化境强者被那些天丹阵师和造化境灵兽所算计,好像死了不下十几个。

    还好,他们之前都还没来得及派出造化境之人前去应对,对方就突然消失了,如若不然,就算他们派出造化境强者,估计也会有所损伤。

    最主要的是,他们的力量都是要留着跟蛮族一决高下的,谁也不想把力量浪费在一群畜生身上,毕竟,就算他们击杀了那些造化境的灵兽,也根本算不得给蛮族带去了损伤。

    “哎,炎黄大世界的形势越来越复杂了啊,可惜丹阵宗不肯出手帮忙了,否则的话,蛮族此番照样只有惨败的结局,就像当年一样!”

    “无妨,蛮族想要占领这片世界,那是永远都不可能的,其实我们需要注意的,就是那蛮族何时会出动,说起来,你我的宗门在三十六大宗门里面排名靠后,我担心那蛮族会先拿我们两家开刀,这才是你我二人需要堤防的。”

    按照他们的推测,蛮族全面发动之后,很有可能会采取各个击破的策略,而毫无疑问,他们的宗门综合实力最差,绝对就是蛮族的首选目标。

    “哈哈哈,蛮族想要把我们当成软柿子来捏,那他们尽管放马过来就是。”

    朗声一笑,赵文隐的脸上倒是并没有任何的畏惧之色,好像早已经做好了跟蛮族戮战的准备。

    “咦?对了,韩老去接人,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他这个神山守护者,该不会是迷路了吧?!”

    笑容初歇,赵文隐突然眉毛一挑,对着对面的沈秋冥道。

    算算时间,那位韩老已经离开了有一阵子,按道理来说,应该早就把人带回来了才是,说起来,他可是一直都想着见一见沈秋冥口中非同一般的年轻人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呵呵,还真是去了不短的时间了。”

    听到赵文隐这一提醒,沈秋冥也是眉毛一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异常。要知道,按道理来说,韩老没理由离开这么久的时间的。

    想到这里,他不禁从石凳上站起身来,功运双眼,朝着神山下方看去。

    “恩?这是…………”

    目光透过重重迷雾,他马上就看到了下面的情况,只是,当他看到了下方的情形之时,他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眼底更是闪过一丝古怪之色。

    “怎么了?可是出了什么问题么?”

    见到沈秋冥突然皱起了眉头,一旁的赵文隐顿时来了兴趣,说着便是紧接着站了出来,同样运段力量,朝着下方看去。

    “厄,这是在干嘛?!”

    神山之巅,两大宗主级强者此刻都是眯着双眼看着下方,每个人的脸上都是充满了怪异之色。

    而这会儿,在他们的视线所及之处,一个老者和一个年轻人,此刻正身形闪掠,就像是两道光束一般,疯狂的闪掠着。

    这两道光束的速度都达到了一个极致,而在他们飞速闪掠之间,二人的身周几乎连能量波动都难以感受到,那种感觉,仿佛二人都已经与空间融为一体了一样。

    “啧啧,沈兄,你说的那个年轻人,应该就是他了吧?”

    观察半晌,赵文隐的眼底不禁闪过一道亮芒,这才对着一旁的沈秋冥笑道。

    “想不到才短短数月不见,此子的实力又精进若斯,看来本宗倒是有些小瞧了他!”

    点了点头,沈秋冥的眼底光芒闪烁,心下的震撼,却是任何人都难以想象的。

    距离他上次召见纪东,才仅仅过去了几个月的时间罢了,他还记得,上次见到纪东之时,对方的一身力量,几乎已经达到了与造化境平齐的地步,完全赶得上一个普通造化境的人物了,而那个时候的他,就被深深的震撼了一次。

    然而,此时此刻,当他第二次见到纪东之时,他能够轻易的感受到,如今的纪东,实力绝对要比之前强了太多太多,如此骇人听闻的进步速度,就算是他,也从来不曾见过。

    “厉害,实在是厉害,怪不得沈兄对此子如此重视,还让韩老亲自去接,如此恐怖的年轻人,换了是我,就自己亲自去接了!”

    目光紧紧地盯着下方的纪东,赵文隐这个时候同样被惊得心神摇曳。

    他是知道韩老的实力的,说起来,作为丹阵宗悬浮神山的守护者,韩老的实力就算放眼整个青冥宗,那也绝对是排在前列的存在,尤其是韩老的身法,更是青冥宗当中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超级强者,此时竟然在身法速度上,被一个年轻人死死地咬住,二者明显就是不相上下,对此,他已经没办法用任何的言语来形容自己的震撼。

    “沈兄,你该不会是早就收他做了亲传弟子了吧?!”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