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九十章南极宗60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南极宗,高高在上的悬浮神宫,一间幽静的密室当中。

    此时,南极宗宗主叶南天,静静地盘坐在密室中央的一座蒲团之上,整个人就像是融入到了空间当中,宁静而和谐。

    “刷!!!”

    某一刻,他的双眼蓦地睁了开来,眼底尽是一片的厉芒,目光则是透过密室的一扇窗子,朝着远处眺望而去。

    “哎,该来的终究会来,南极宗万年基业,也不知道是否还能保得住!”

    目光闪烁,叶南天最终幽幽的叹息一声,随后便是从蒲团之上站了起来,身形一动,消失在了原地。

    “咚~~咚~~咚~~~”

    就在叶南天从密室离开不久,整个南极宗的上空突然响起了悠远的钟声,钟声很急促,而且足足敲响了十三下!

    “啊啊啊,预警钟,这是最高级别的预警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南荒深处又有更恐怖的兽潮来袭了么?!”

    “预警钟敲响十三下,这是有灭宗之危的意思,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

    “都还愣着干什么?赶快打起精神,准备战斗吧!”

    “吗的,管它是什么危险,南极宗屹立无数年而不倒,又岂是那么容易就能被覆灭的?”

    “………………”

    听到钟声响起,整个南极宗当中的所有人,无论是普通弟子还是宗门长老,此刻全都震惊无比,一些年轻弟子更是被钟声吓得浑身发颤,不知道如何是好。

    谁都明白,最高级别的预警钟响起,那就意味着南极宗即将遭受前所未有的巨大劫难,而在那等劫难之下,不知道有多少人要死于非命。

    “嗖嗖嗖嗖!!!!”

    待得钟声落下,南极宗当中的一座座高塔之上,一道道流光纷纷闪掠而出,却是南极宗的一个个天位境长老,一齐朝着悬浮神宫下方最高的宫殿聚集而去。

    与此同时,悬浮神宫的一座宽敞的平台之上,刚刚从密室离开的南极宗宗主叶南天,此刻双目微闭,静静地站在平台中间,在他的面前,一个个身影接连从悬浮神宫的一座座宫殿飞掠而来,也就是几个呼吸的工夫,整整不下五十个老者,便是聚集在了他的面前。

    “参见宗主!!!”

    五十几个老者齐聚于此,当最后一个老者到来之后,众人就像是早就排练过一般,整齐划一地对着前方的叶南天呼道。

    “刷!!!”

    听到众人的呼声,叶南天的双眼这才蓦地睁了开来,眼底尽是一片的凛冽之色。

    “诸位元老都到齐了!”双眼睁开,叶南天的目光在一众老者的身上一一扫过,“告诉大家一个不太好的消息,蛮族的大军马上就要到了,这一次,大家恐怕避不过去了啊!”

    看着眼前的一众老者,叶南天的心里难免有些感慨。

    说心里话,如果不是万不得已的话,他真的不想让这些元老们出去拼命,可惜的是,有些事情,其实早就是已经注定的了,并不可能因为他的意志而段移。

    “我等誓与南极宗共存亡!!”

    “誓与南极宗共存亡!!!”

    随着叶南天的话音落下,在场的五十几个老者都是神情一凛,随后便是齐声高呼起来。

    显然,他们也早就知道会有这一天的到来,却是早就已经做好了拼命的准备了!

    “哈哈哈哈,好,诸位元老听令,马上开启护宗大阵,准备迎敌!!”

    听到一众元老们的呼声,叶南天不禁长笑一声,大手一挥道。

    青冥宗,悬浮神山之上的一座小亭当中。

    此时,青冥宗宗主沈秋冥静静地坐在小亭里,品味着悠悠茶香,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放松。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挑,抬手间便是取出了一块儿金属牌。

    金属牌在手,他的超能力力朝着其中输入了一丝,顿时,金属牌便是微微一震。

    “他们来了!!!”

    震动之间,金属牌当中直接传出了这样一句话,听声音,正是南极宗宗主叶南天的声音。

    “终于还是来了么?也罢,我这把老骨头,也是时候活动活动了啊!”

    嘴角一挑,沈秋冥的脸上不禁闪过一丝笑容,随后便是消失在了凉亭当中。

    时间不长,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之上,便是响起了跟南极宗同样的十三声钟响,钟声嘹亮,却是直接传出了青冥宗,不知道蔓延到了何方。

    “预警钟,十三声预警钟?!”

    “好家伙,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一下子敲响十三声预警钟?”

    “我就说么,这段时间过的这么平静,一定是有大事件在酝酿,想不到真是如此!”

    “……………”

    跟南极宗的众人一样,青冥宗的弟子们此刻同样变得慌乱起来,毕竟,他们从来没想过,青冥宗会一下子敲响十三声预警钟。

    一时之间,整个青冥宗乱成一团,所有人都是走出房间,站在屋顶之上四处张望,等待着青冥宗的高层给出解答。

    “蛮族,终于来了啊!!”

    密室当中,纪东缓缓地睁开了双眼,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眼底不无担忧之色。

    “酝酿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蛮族此番会出动怎样的力量,这一次,恐怕是不得不拼命了啊!!”

    嘴角一挑,他的眉头不禁舒展了开来,心下也是慢慢变得坦然。

    正所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的福祸术早就已经告诉他,此番大战,他必然会承受巨大的危险,但这同时也是他的机会,至于最终的结果究竟如何,却是还要看他自己如何经营。

    “嗖……………”

    就在这时,外面陡然传来一声破风声,说话之间就已经到了他的门外。

    “纪东,你快出去看看,外面乱成一锅粥了…………”

    密室的门被吱呀一声推开,随后,血明月的身形便是出现在了纪东的面前,还没等露面,她便满是急切地惊呼道。

    “嘿嘿,不要慌,天塌下来还有我顶着呢!”

    见到血明月风风火火的从外面冲进来,纪东不禁微微一笑,同时幽幽的站了起来,对着血明月笑道。

    “你还笑得出来?外面敲响了预警钟,而且足足有十三声,青冥宗恐怕要有大麻烦了!”

    她作为青冥宗的正式弟子,自然明白十三声预警钟意味着什么,只是,就算是想破脑袋,她也想不出会有什么事情,能够影响到青冥宗的生死存亡的。

    “的确是要有大麻烦了,时至今日,有些事情,我也是时候告诉你了啊!”

    在此之前,他因为担心影响到血明月的修炼,所以一直都没有跟对方说过蛮族之事,而眼下蛮族已经打来,他也是时候把其中的情况简单跟对方讲解一番,也好让其做到心中有数。

    将血明月拉到身边坐下,他这便把蛮族的所有情况全都跟对方简单讲述了一番,而等到他讲完之时,血明月的俏脸顿时充满了凝重,再也没有了平日里的嬉笑之色。

    “竟然还有这等事?那岂不是说,青冥宗此番真的有灭宗的危险?!”

    贝齿轻咬红唇,血明月明显也有些急了起来,她根本没想到,原来各大宗门竟然还有这等恐怖的敌人存在。

    “你先别急,蛮族到底是什么情况,眼下还不好判断,不过,他们想要覆灭青冥宗,恐怕也绝非容易之事。”

    摇了摇头,纪东示意对方不要着急,“明月,接下来的时间,你就带着大白,把师尊和岳父大人守护好,至于其他的,你暂且先不用去管,知道了么?”

    “恩,你放心,我一定会守护好师尊和父亲的。”

    听到纪东给自己安排了任务,血明月赶忙神情一正,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道。

    她这会儿虽然心下惊疑不定,但她心里更加的清楚,这个时候,她必须要发挥自己所能发挥的能量才行,而不是让纪东分心。

    纪东是做大事的人,她自认很难帮到纪东太多,但至少,他可以帮纪东守护好他们共同的亲人,免得纪东没办法去做自己的事。

    “哈哈哈,去吧,带着大白,跟师尊和岳父大人呆在一起,放心,一切有我,不会有事的。”

    见到血明月的表现,纪东不禁长笑一声,眼底尽是一片的欣慰之色。

    血明月真的成长了,这种成长不单单是实力上的变强,更是一种责任上的担当,而只要血明月能够沉下心来,那么平她和大白的实力,守护好燕重山和雷震虎等人却是绰绰有余。

    当然了,如果真的有什么意外情况的话,他会马上出动自己的六大造化境灵兽属下,说起来,那六头造化境灵兽,就被他安排在燕重山等人的不远处,随时都可以前去驰援。

    “我现在就去,你小心一些!”

    点了点头,血明月却也不再多言,说着,她便是在纪东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一下,然后段身飘然而去。

    她如今炼化了十几头半步造化境的灵兽,一身力量虽然赶不上造化境强者,但就算是造化境强者想要杀她,怕也没有那么容易。

    “蛮族,就算是为了守护我的亲人,我也一定不会让你们乱来的!!!”

    看着血明月离开的背影,纪东的脸色不禁慢慢变得肃穆起来,浑身上下都是荡漾起一股恐怖的气势。

    时至今日,他对于蛮族的到来早就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他倒是要看看,蛮族究竟有着怎样的能耐!

    “还是先去看看宗主大人的安排好了,在整个蛮族面前,我一个人的力量,恐怕根本就是不值一提!”

    目光闪烁,他这个时候也不再多想,身形一动之间,便是直奔悬浮神山的方向掠去,几个闪烁之间,他就已经来到了悬浮神山近前,然后毫不犹豫地进入到了神山内部。

    悬浮神山当中,青冥宗的所有元老阁成员,此刻全都聚集在了一间宫殿当中。

    相比于南极宗,青冥宗的元老阁的确要寒碜了一些,加在一起,只有三十二人,却是要比南极宗整整少了二十人!

    “诸位元老,蛮族的大军已经在南极宗现身,不过依本宗的猜测,蛮族高手众多,很有可能会多点开花,说不定蛮族的一些高手,已经暗中潜伏到了青冥宗的辖区,所以,诸位元老接下来恐怕必须要行动起来了。”

    大殿上手的宝座之上,沈秋冥正襟危坐,一改往日的随意模样,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

    显然,在宗门的生死存亡面前,就算是他也不得不郑重起来。

    “宗主大人,蛮族此番卷土重来,恐怕一定是有备而来,老朽认为,青冥宗应该提前做好最坏的打算,保留住青冥宗的香火。”

    等到沈秋冥话音落下,人群当中的一个元老上前一步,对着沈秋冥提议道。

    “哼,霍元老说的什么话?仗都还没开始打,霍元老就说出这等伤气势的话来,难道区区蛮族,还能把我们青冥宗怎么样不成?”

    “就是,蛮族当初被各大宗门的联军打得抱头鼠窜,就连蛮王级强者都死伤几个,如今他们不知死活再来挑衅,最终也不会有好结果就是。”

    等到那老者话音落下,还不待沈秋冥做出回应,便是马上有人站出来反驳道。

    “二位元老此言差矣,老朽也是为青冥宗的未来大计考虑……………”

    听到有人反驳自己,老者不禁皱了皱眉头,略显不悦地回呛道。

    “好了,都到了什么时候了,诸位居然还有心情你争我斗互不相让?!”

    听到下方的几个元老居然还有心思彼此争论,沈秋冥不由得眉头一皱,语气颇为不善地道。

    “诸位,蛮族的强者不知何时就会到来,而为了稳妥起见,本宗马上就会开启护宗大阵,届时,诸位元老需时刻待命,只要蛮族之人到来,还望大家能够抛开个人之生死,守护住这座宗门!”

    他召集众人过来,就是为了做动员,至于给青冥宗留后路,他连想都没想过。

    如果此番三十六大宗门败了,那么他们就算是留下再多的香火也没用,毕竟,蛮族可不像是他们,若是让蛮族占据了炎黄大世界,届时任何人恐怕都逃不掉。

    “我等誓死守护青冥宗!!”

    “誓死守护青冥宗!!!”

    听到沈秋冥之言,一众元老级强者尽是神情一怔,随后赶忙恭声回道。

    “宗主大人,也算我一个!!”

    就在这时,大殿之外陡然传来一声呼唤,声音未歇,一个年轻男子便是从殿外飞掠而来,瞬间来到了沈秋冥下方,站在了一众元老级强者一旁。

    “恩?这小家伙是………”

    “哪里来的小子,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这怎么可能?我竟然都没有感受到他的到来?青冥宗何时出了如此恐怖的弟子?”

    眼看着一个年轻男子出现在一旁,好多个元老都是微微一愣,看向对方的眼神,也是充满了惊疑不定。

    不过,也有一些元老显然是认得对方,倒是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出现而感到惊讶。

    “呵呵,你来了!”

    眼看着纪东从殿外掠来,上手王座之上的沈秋冥不禁微微一笑,仿佛心情一下子变得好了起来。

    他早就注意到了纪东的到来,事实上,纪东之所以能够找到这里,也是他故意给对方释放了一丝气息,引导对方过来的。

    “宗主大人,不知弟子能做些什么?大战在即,弟子也希望能够为青冥宗尽一份力。”

    对着沈秋冥躬身一礼,纪东并没有去看一旁的一众元老,因为就在他进殿的一瞬间,他已经对青冥宗的元老阁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认识。

    算上刚刚晋级造化境不久的窦天彰,青冥宗的造化境强者,居然只有三十二个,对于这样的数字,他属实算不得满意。

    只可惜,这些就是青冥宗的实际情况,他也没办法改变什么!

    “自古能者多劳,纪东,你上到我这里来!”

    听到纪东开口,沈秋冥微微一笑,直接对着纪东招了招手道,示意纪东到他的身边。

    “是!!”

    听到沈秋冥的招呼,纪东不禁眉毛一挑,却是没想到对方会召他上去,不过,只是微微愣了那么一下,他便是乖乖地闪身来到了对方的近前。

    “什么情况?宗主大人为何要让这小家伙到跟前?”

    眼看着纪东直接闪身站到了荀万山身旁,下方的一众元老们尽是神情变幻,那些不认得纪东之人,眼底除了疑惑就是疑惑,倒是那些个认得纪东的元老,此时难免有些面色古怪。

    “想必诸位元老当中,应该多数都还不认得纪东,那本宗就简单介绍一下他。”

    等到纪东来到了自己身旁,沈秋冥先是对着纪东点了点头,这才将目光看向了下方的一众元老,“他叫纪东,是我青冥宗千年难得一遇的奇才,而本宗要说的就是,接下来的时间,如果本宗因为某些事情难以抽身的话,那么诸位元老就全都以他为首,听从他的安排,诸位长老可是听清楚了?”

    “什么?!以他为首?听从他的安排?!”

    “这………我没有听错吧?宗主大人让我们听从一个小娃娃的安排?这算是怎么回事儿啊!”

    “宗主大人怎可如此鲁莽,让我们听从一个小家伙的安排,这简直就是胡闹啊!”

    “…………………”

    等到沈秋冥话音落下,在场的一众元老们尽是神情变幻,有几个元老干脆直接大声议论起来,显然对沈秋冥这样的安排颇有微词。

    “这………”

    不止一众元老们有些发愣,这会而,就连纪东自己都有些愣住了。

    他做meng也没想到,沈秋冥居然会当着这么多元老的面儿,给了他这样一个牛气冲天的身份。

    让他统领一众造化境的元老级强者,光是想一想,就有够刺激的了。

    整个大殿的气氛都是十分的古怪,除了沈秋冥本人之外,根本没有人能够想到,沈秋冥居然把他们这些人的指挥权交给了一个年轻人!

    对此,每一个元老级强者,几乎都是下意识地有些不服。

    不过,虽然心下不服,但他们并不敢违背沈秋冥的意思,所以只能是彼此之间相互谈论,用这等方式来表明自己的心思。

    “咳咳,宗主大人,弟子年纪尚轻,资历尚浅,恐怕…………”

    这个时候,纪东不禁轻咳一声,对着沈秋冥开口道。

    别人不敢违逆沈秋冥,但他作为当事人,自然没什么不好开口的。

    最主要的是,他可不想担这么大一个责任,其实在他心里,一直都有一个自私的想法,那就是在青冥宗的危机难以解决之时,直接带着自己身边之人暂且离开。

    这样的想法虽说有些自私,但这也是人之常情,毕竟,如果青冥宗真的要覆灭的话,他并不觉得自己为青冥宗陪葬了,就能体现出自己有多忠诚来。

    再者说,他绝对不想看到自己身边的亲人白白丧命。

    然而,此时此刻,沈秋冥居然一下子给他来了这样一个沉重的担子,如果他真的接下来的话,那么到时候,他再想说走就走,显然是绝对不行的。

    “纪东,大难当前,每一个青冥宗的弟子都应该负起责任来,本宗虽然不知道你究竟达到了何等境界,但本宗相信,由你来统领大家,绝对是最为合适的。”

    听到纪东想要拒绝,沈秋冥不禁摆了摆手,直接打断了他后面的话,并且直接把话说死,根本不给纪东反对的机会。

    对于纪东,他已经暗中观察了两次,他心里清楚,纪东的身上一定隐藏了不少的手段,抛开别的不说,单单是纪东背后有一位强大的丹阵师靠山之事,对于青冥宗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利好。

    另外,下面的人已经跟他汇报过纪东带着造化境灵兽归来之事,而他也曾暗中窥探过纪东带回来的那头白虎,不得不说,那头精通雷电手段的白虎,就算他看到都暗暗心惊。

    而更让他心下骇然的,则是在白虎身旁修炼的血明月。

    能够收服造化境白虎,还能让自己的妻子在短短数月之间达到那等恐怖的境界,他实在想象不出,纪东究竟对他隐藏了多少的手段!

    所以,在他抽不开身之时,由纪东来主持大局,他相信纪东一定能够做得很好。

    “这…………”

    听到沈秋冥居然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纪东不禁扯了扯嘴角,却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

    “好了,时间紧迫,此事就这么定了,诸位元老可有什么异议?!!”

    大手一挥,沈秋冥不由分说,直接看向了下方的一众元老,语气肃穆地道。

    “宗主大………”

    “谨遵宗主大人之命!!!”

    “谨遵宗主大人之命!!!”

    等到沈秋冥话音落下,有一个资历比较老的元老刚要开口,却是被身旁的另一个老者打断,而随着这个老者开口,其他元老尽是神情一震,纷纷附和道。

    “很好,既然如此,那么此事就这么定了,纪东,你随本宗前去开启护山大阵,诸位元老则是分散到各处,随时准备迎战!!”

    见到无人反对,沈秋冥直接将此事定了下来,“纪东,你随我来!”

    说着身形一闪,直接朝着外面飘荡而去。

    “弟子遵命!!”见到沈秋冥开动,纪东倒也不迟疑,说着便是脚下一跺,瞬间朝着沈秋冥跟了上去,几个闪烁便是消失得无影无踪。

    “好家伙,好快的速度,这小家伙竟然有如此恐怖的速度?”

    “这小家伙到底是什么人?难不成是宗族大人的弟子么?”

    “好恐怖的小子,他的身上并没有造化境的气息,可我怎么觉得,他的实力已经达到了造化境的级别?”

    “还真是如此,看来宗主大人让他来统领大家,却也并非任性而为…………”

    见到纪东展现出来的速度,一众元老们尽是面色变幻,倒是隐隐的有些明白了沈秋冥为何要做如此决定。

    …………

    纪东并不知道一众元老们在想些什么,不过他适才显露出来的速度,的确是故意要让众人看的。

    既然沈秋冥把统领众人的任务交给了自己,那么他当然要显露点儿东西,免得这些人对自己一千一万个不服。

    说话间的工夫,他已经跟随沈秋冥,飞到了悬浮神山的最顶峰,最终在一处平台之上停了下来。

    这座平台,应该就是悬浮神山的最顶端被削去了一点儿而形成的,当纪东跟随沈秋冥来到此地之时,首先映入眼帘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圆盘。

    这圆盘差不多有上百米的直径,几乎整个的被悬浮神山上空降下的雾气笼罩其中,离得远了,根本看不到这里还隐藏着这样一个圆盘。

    “这是…………”

    超能力力运段到双眼,纪东透过雾气,这才看到了圆盘的大致轮廓,但却依旧看不太清。

    “这便是青冥宗护山大阵的阵基。”

    见到纪东满脸惊疑的表情,一旁的沈秋冥不禁笑了笑,对着纪东解释道。

    “护山大阵的阵基?!”

    闻言,纪东不禁瞪大了双眼,更加仔细地看了看,却是依稀看到了巨大的圆盘之上,似乎刻画着一道道特殊的纹路,还真的是一件阵基神兵!

    “看好了!!!”

    就在纪东惊疑之时,沈秋冥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而一边说着,他的身上陡然荡漾起一股恐怖的气息,随后,他便是伸出手来,朝着圆盘上面接连拍出了一道道掌印。

    “啪啪啪啪!!!”

    一个个超能力掌印接连拍出,每一掌都拍在了金属圆盘的不同位置,明显是一种特殊的阵势,并非杂乱无章的拍出。

    见此,纪东不禁瞳孔一缩,赶忙认认真真的记忆起来,生怕有一丝的错漏。

    “嗡!!!!”

    终于,整整拍出了六十四掌,沈秋冥这才停了下来,而随着他的最后一掌拍出,巨大的圆盘顿时发出一阵嗡鸣,随后,一道乳白色的能量波纹,便是从圆盘释放开来,刹那之间朝着四面方蔓延开去,最终朝着下方降落。

    遮天蔽日的乳白色光罩倾泻而下,瞬息之间便是将青冥宗的三千灵峰笼罩其中,那等情形,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玉碗,倒扣在了青冥宗的三千灵峰上方一样。

    “快看,护山大阵,宗主大人居然开启了护山大阵?!”

    “真的是护山大阵,好家伙,看来真的是要有巨大的危机到来了啊,竟然连护山大阵都开启了。”

    “是啊,护山大阵只有在强敌来袭之时才会开启,也不知道究竟是怎样的敌人,居然连青冥宗都要避其锋芒。”

    “管他呢,有护山大阵在,我们这些人至少可以安全了不少,希望敌人没有强大到连护山大阵都能破开的地步。”

    “护山大阵哪有那么容易被破?这一下可以彻底放心了啊……………”

    眼看着青冥宗的护山大阵开启,一众青冥宗弟子顿时安心了不少,因为他们都清楚,青冥宗的护山大阵乃是青冥宗的根基之所在,据说,就算是宗主级强者想要破阵,几乎都是很难做到。

    眼下有大阵护着,大家自然可以放下心来,当然了,如果敌人真的强大到连护山大阵都挡不住的话,那么他们就算想再多也没用。

    ……………

    “好一座护山大阵,如此规模的庞大神阵,这得是何等级别的丹阵师才能刻画得出来啊?厉害,实在是厉害!!”

    神山之巅,纪东此时举目远眺,刚好能够把整个护山大阵的情况尽收眼底,而但他见到这座大阵的规模之时,饶是他见多识广,却也难免有种喉咙发干的感觉。

    以他对丹阵师的了解,能够把如此恐怖的一座神阵刻画在圆盘当中,然后笼罩如此广袤的范围,恐怕就算是王品丹阵师都不可能做得到,至于神皇之境的强者是否做得到,他倒是并不清楚。

    也就是说,这座巨大的护山大阵,很有可能是出自皇品丹阵师之手,也有可能是出自比皇品丹阵师还要强大的丹阵师之手。

    “嘶,这阵基圆盘的材料…………”

    这个时候,他的目光顺着大阵的光幕,已经收回到了头顶上方的圆盘,而随着大阵开启,上空的圆盘已经清晰地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好家伙,这………这是天外神铁?!!!”

    目光越过圆盘上面那密密麻麻的纹路,他的所有精力,却是全都放在了圆盘的材料上面,因为他能够看得出来,这直径不下百米,厚度恐怕也有十几米的圆盘,竟然完全是由天外神铁打造而成的!

    “太夸张了吧?这么大一块儿天外神铁?这…………这怎么可能?!!!”

    双眼瞪得滚圆,纪东实在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他所掌握的信息当中,天外神铁珍贵无比,就算是头颅大小的一块儿,恐怕都是千金难买,可眼前这个之境上百米,厚度十几米的大家伙,竟然完全是由天外神铁打造的,对此,他除了震惊之外,却也只剩下震惊了!

    “纪东,本宗适才的手法,你可是记下了?!”

    就在纪东震惊之时,沈秋冥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了起来,将他从震撼当中拉了回来。

    “咳咳,回宗主大人,弟子已经记下了!”

    听到沈秋冥之言,纪东赶忙神情一怔,随后恭敬地回道。

    身为一个强大的王品丹阵师,沈秋冥那几下,他只需要看一眼就不可能忘掉,另外,就算让他自己研究,他也有信心能够研究出护山大阵的启动方法来,毕竟,王品丹阵师的精神力可不是说着玩的。

    “很好,你记住,护山大阵乃是青冥宗的根本,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万万不要轻易开启,本宗也不妨告诉你,这大阵的开启次数其实是有限制的,如果把次数都用光了,那这东西恐怕就要成为摆设了。”

    “有次数限制?!”

    闻言,纪东的眉头顿时微微一皱,赶忙朝着上空的圆盘再次看去,而这一次,他关注的则是圆盘上面的那些纹路。

    “原来如此,看来炼制这座阵基圆盘的丹阵师,应该是故意留了一手,上面刻画的这些神纹,居然随着大阵的开启而不断淡化,若是淡化到一定程度,那么自然而然就会再难激发,只有刻画神阵的丹阵师亲自出马,才能将这阵盘修复。”

    身为王品丹阵师,他自然不可能看不出这阵基圆盘的问题之所在,不过比较可惜的是,他虽然知道问题出在哪儿,但想要解决这个问题,以他现如今的能力,恐怕还很难做得到。

    这护山大阵是一种十分古怪的防御之阵,他听都不曾听说过,而且由于是刻在了圆盘之上,他就更加难以理解了。

    “如果我能够晋级神皇之境的话,倒是说不定能够修补这大阵!”

    脸上不动声色,他的心里不禁暗暗想到。

    “这些是出入令牌,只要把这令牌戴在身上,那么就可以自由出入护山大阵,这里面一共有一百零九块令牌,必要的时候,你拿去分给需要出入大阵之人,不过切记做好登记,万万不得遗失。”

    这时,沈秋冥的声音再次传来,说着便是递给了纪东一枚空间戒指,同时对着纪东嘱咐道。

    “出入大阵的令牌?这东西也给我?!”

    下意识地接过空间戒指,纪东的嘴角不禁微微抖动,心下难免有些惊疑不定起来。

    “对了,差点儿忘了告诉你如何关闭大阵,关闭大阵的法门也很简单,只要把本宗适才的掌法倒过来打就行了。”

    似乎是没有看到纪东的惊讶,沈秋冥再次自顾自地对着纪东叮嘱道。

    “这…………好像有些不太对劲儿啊!!!”

    听到沈秋冥把有关护山大阵的一切信息全都交代给了自己,纪东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却是终于感受到了一丝的异样。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