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强套路主宰-荣耀黄金 第六百九十一章南极宗61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剑锋鑫 书名:最强套路主宰
    到了这一刻,他哪里还看不出来,沈秋冥这分明就是把他当成了自己的接班人一样,把青冥宗最重要的秘密传递给了他,看对方这架势,似乎是要让他做未来的青冥宗之主啊!

    在纪东看来,护山大阵可以说是青冥宗最重要的东西,眼下沈秋冥把有关护山大阵的开启与关闭,甚至是护山大阵的进出之事都交给了他,这分明就是把他当成了青冥宗宗主的继承人来对待了!

    “宗主大人,您把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交代给了弟子,这让弟子真的有些不知所措啊!”

    面色变幻数次,纪东不禁摇了摇头,略有无奈地道。

    坦白讲,他对青冥宗宗主的位子一点儿都不感兴趣,如果让他选的话,他宁愿选择跟血明月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隐居起来,也不想整日守着一座神山。

    “呵呵,你不必想太多,一切顺其自然就好,而且本宗相信,你一定可以做的很好的。”

    见到纪东的表情,沈秋冥微微一笑,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道。

    纪东猜的不错,他的确是有意将其当成未来的宗主继承人来培养,而这也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对于纪东,他其实调查得很清楚,可以肯定的是,纪东绝对不会是歹人,至少绝对不可能是蛮族之人。

    而除了这一点之外,纪东最让他满意的地方,却是对方的实力。

    一个尚未晋级造化境,但却有着堪比造化境实力的年轻人,可以说,纪东就是一个不应该存在于世的异类。

    他已经研究过纪东所修炼的擒龙诀,坦白讲,在他看来,那等恐怖的技能,恐怕根本就不存在练成的可能,但纪东居然真的就练成了!

    实难想象,当纪东晋级到了造化境之时,会有着怎样恐怖的力量,想来就算是对战洞天境强者,都有可能不落下风了吧!

    还有最后一点,此番蛮族卷土重来,他心里清楚,这对所有宗门来说,都将是一次巨大的考验,三十六大宗门的宗主,每个人都有陨落的可能。

    而就算死不了,遭受重创的可能性也极大,而像他们这样的存在,一旦遭受重创,恐怕也就没多少时间可活了。

    所以,在那之前,他还不如早早地选好继承人,把该交代的全都交代一番,免得到时候没有机会交代。

    他相信,不止是他,其它宗门的那些个宗主估计也是一样,只要不是想拉着整个宗门跟自己一起灭亡的,那么就必然要把后面的事情交代清楚。

    “哎,弟子尽量吧,希望宗主大人别感到失望才好。”

    听到沈秋冥之言,纪东最终只能是喟然一叹,却也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

    他听得出沈秋冥语气当中的决绝,很明显的,对方恐怕已经做好了拼命的打算,这个时候的他若是再逃避责任的话,于情于理都有些说不通。

    “对了,我这里还有一样东西,你也暂且收好,如果有强敌来袭,你就通过它通知我,至于怎么用,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

    说着,他不禁抬手取出了一块儿金属牌,也交到了纪东的手上。

    “弟子明白!!”见到对方递过来的金属牌,纪东一眼就认出来,这分明就是一个传音器,而这东西,他当然不可能不会用。

    “好了,该交代你的,本宗也都交代得差不多了,接下来的时间,你也去准备一番吧,说不定什么时候,蛮族的强者就会到来,届时少不得要有一番大战。”

    最重要的事情已经交代完毕,沈秋冥这个时候突然有种浑身轻松的感觉,仿佛就算是下一秒就战死都无所谓一样。

    “好,那弟子就先行告退了,宗主大人保重!”

    点了点头,纪东倒也不再继续逗留,最后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他这便身形一动,直接朝着神山下方掠去,几个闪烁便是消失不见。

    他心里清楚,沈秋冥把事情交代的这般详细,而且还留下了传讯器,十有九是有什么事情要去做,他自然不该继续打扰对方。

    “小家伙,接下来就要看你的了,希望你不要辜负本宗的一片期望!!”

    眼看着纪东消失无踪,沈秋冥的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复杂之色,却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到底是对还是错。

    说起来,在他原本的计划当中,他是想要把继承人的大位传给他身边的那位韩老的,毕竟,对方的实力摆在那儿,而且资格也比较老,不至于会有人不服。

    可在一步又一步的接触纪东之后,他渐渐对纪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也生出了让纪东来做继承人的念头。

    至于真正让他坚定这个念头的,正是纪东拿回了上万柄合击神兵那一刻,加之纪东还跟韩老比拼了一下速度,那个时候,他就已经隐隐有了决定。

    “蛮族,这次可以跟你们好好的玩一玩了,看看最终到底鹿死谁手!!!”

    舔了舔嘴唇,他这会儿还真是有些手痒起来,这么多年了,他已经太久太久没有真正出过手,坦白讲,作为一个超能者,这种感觉并不好。

    有时候,他甚至都在问自己,这种平平淡淡的日子,到底能够坚持到什么时候。

    向上的路不知因为什么已经被彻底封死,虽然他们有着无尽的寿命,但一直这般碌碌无为下去,真的也是一件很折磨人的事情。

    也许他们的心里还有着一丝坚持,一丝期待,可问题是,这都已经坚持了无数年,上面根本连一点儿的动静都没有,也许再怎么坚持下去,却也无非就是徒劳罢了。

    这样想来,蛮族的出现,貌似也是对他们平淡生活的一种调剂,如果战死,就当是一种解脱吧!

    “刷!!!”

    心里想着,他的身形微微一闪,便是来到了悬浮神山之巅的一座洞穴当中,这座洞穴乃是他闭关修炼之处,除了他之外,任何人都不得靠近。

    而就在这座山洞的深处,一个差不多有着两米直径的光幕,此刻正静静地悬浮在山洞空间当中,说是光幕,其实却是一片漆黑的黑幕,因为光幕散发出来的光芒看似十分明亮,但只要仔细去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那些分明就是黑色的光芒,端的是诡异无比。

    沈秋冥从外面归来,直接在黑色的光幕近前盘膝坐好,同时将一块块儿金属牌取了出来放在膝间,时刻观察着金属牌的动静。

    南极宗,靠近无尽南荒的边缘地带,一片黑压压的人群,正从南荒深处滚滚而来,所过之处,天空之上的云彩都被劲风震得碎裂开来。

    这是一支足足有数万人的庞大队伍,整支队伍当中的所有人,几乎都是身披黑色软甲,浑身上下透着彪悍的气息,他们整齐划一,就像是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行进间的队形都没有发生过丝毫的变化。

    队伍的最前方,三个高大的粗犷男子一字排开,显然是整支队伍的领头之人,而在三人的后面,三头威武的灵兽在三个中年男子的驾驭之下紧随其后,正是天丹阵师和造化兽的强大组合!

    至于后面数万人的大队伍,明显分成了鲜明的三个梯队,第一梯队的人数只有三十人,第二梯队则是差不多有三千人,剩下的数万人则是第三梯队,但一个个的实力绝对都不容小觑!

    “哇哈哈哈,终于从南荒深处走出来了啊,多少年了,我们隐藏在南荒深处,过着暗无天日的生活,今天,这一切终于都要结束了啊,哈哈哈哈!!”

    队伍推进之间,为首的三个粗犷男子当中,站位在最左边的男子举目远眺,当他看到南极宗无数的洞天福地之时,他不禁长笑数声,眼底尽是一片的疯狂之色。

    想当初,他们的圣蛮宗占据着炎黄大世界最好的洞天福地,可惜后来在无数宗门的联合打击之下,圣蛮宗土崩瓦解,原本应该属于他们的一切,最终尽数被剥夺,而他们无奈之下,只能逃到了蛮荒深处休养生息,一躲就是无数年。

    如今,他们的力量已经恢复得差不多,而且又补充了强援,却也是时候收回本该属于他们的一切了。

    “三位圣王大人,眼下南极宗辖区内的各大宗门世家,几乎都已经被兽潮冲击得七零落,现在,我们可以直捣黄龙,直接将南极宗据为己有了。”

    听到左侧男子的笑声,后面骑着灵兽的一个天丹阵师不禁嘴角一挑,不无得意地对着前面的三人道。

    这近一年的时间以来,南荒深处的凶兽,基本上全都被他们这些丹阵师赶了出来,而在那等庞大的兽潮冲击之下,各大宗门都是损失惨重,其中南极宗受到的冲击是最大的,虽然南极宗自身并没有太多损失,但南极宗辖区内的宗门世家,几乎要比之前少了一半。

    “哈哈哈,玄一兄的手段就是非同凡响,随随便便发动一些凶兽,就能让各大宗门损失惨重,这倒是省了我们好多麻烦。”

    听到灵兽之上的天丹阵师之言,右侧的粗犷男子也长笑了一声,回过头来对着三大天丹阵师笑道。

    各大宗门辖区之内的一流家族和门派,对他们来说当然也是不小的威胁,毕竟,这些宗门世家当中都有不少高手,如果不是因为兽潮将这些高手提前灭掉,那么他们这次,绝对不可能像眼下这般轻松就是了。

    “玄一兄的这个人情,本王自会铭记于心,等灭掉了三十六大宗门,本王自会给他想要的一切!!”

    听到众人之言,最中间的粗犷男子微微一笑,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厉芒。

    不得不说,白玄一当初带领着丹阵师队伍加入,这的确给他们带来了诸多方便,事实上,如果没有白玄一和这些丹阵师,那么蛮族的力量,恐怕不可能这么快就恢复。

    算上这一次的兽潮,他承认自己欠了白玄一很大的人情,不过话说回来,白玄一的性命,当初都是他救下的,如果非要算总账的话,他们充其量就是两不相欠罢了。

    “三位,南极宗的宗门就在前方,不过他们的大阵坚不可摧,要如何才能将其破开,恐怕还要仰仗三位了。”

    回过头来,乌图古的脸上不禁露出一丝笑容,对着三大天丹阵师拱手笑道。

    作为蛮族第一圣王,区区三个天丹阵师,当然不可能被他放在眼里,不过,眼下的他还要利用三人帮他们破阵,所以自然是要对三人客气一些。

    各大宗门的护山大阵,他一直都是记忆深刻,当初,如果不是因为各大宗门有护山大阵的存在的话,他却是早就已经将他们全都灭掉,哪里还会有现在这般麻烦?

    虽然他自信可以凭借他们自己的力量将南极宗的护宗大阵破开,但天知道那要耗费多少的气力,届时大阵破开,他带来的这些人恐怕也早就已经脱力了,还怎么跟南极宗的强者争锋?

    “桀桀桀,包在我们三个身上就是!!”

    闻言,三大天丹阵师尽是下巴微扬,一副胸有成竹的表情道。

    “好,既然如此,咱们加速前进,我已经感受到了叶南天的气息,估计他已经等候多时了啊!!!”

    嘴角一挑,乌图古庞大的超能力力微微一荡,便是在另外两大圣王的配合之下,用超能力将数万人笼罩,然后迅速地朝着南极宗的宗门靠近了过去。

    对于这次的行动,他有着百分之百的成功把握,不管三十六大宗门拿出怎样的手段,他最终都一定会将三十六大宗门终结,占据整个炎黄大世界!

    “嗡!!!!”

    庞大的队伍陡然化作一片流光,时间不长,一个巨大的城池便是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这座城池幅员辽阔,不过此时却是被一个巨大的乳白色光罩笼罩其中,正是南极宗的宗门之所在!

    这个时候,南极宗的护宗大阵当中,南极宗宗主叶南天带领着南极宗的一众元老级强者,正静静地站在护山大阵当中,眼睁睁看着蛮族三大圣王带着无数高手汹涌而来,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不由得露出一丝凝重之色。

    “来了!!!”

    “轰隆隆!!!”

    说话间的工夫,蛮族的数万高手,已经在南极宗的护宗大阵之外站定下来,距离南极宗的护宗大阵,恐怕不超过两里的距离。

    “哈哈哈,叶南天,还不快快出来受死!!!”

    恐怖的队伍在南极宗之外站定,滚滚的气势猛地荡漾而来,一时之间,整个南极宗当中的所有人都是透过大阵向外看去,一个个全都被惊得心神摇曳,眼底更是充满了惊疑。

    整个南极宗的护宗大阵当中一片死寂,所有的南极宗之人,上到南极宗宗主叶南天,下到南极宗的普通黄金段弟子,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了外面天空之上的庞大队伍上面。

    “怎………怎么回事?哪里来的这么多的强者?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不是兽潮?!怎么会这样,南极宗这是招惹了什么强敌了么?!”

    “好家伙,不是兽潮来袭,而是有人杀到南极宗来寻仇?这………这也太夸张了吧?”

    “……………”

    短暂的死寂过后,无数南极宗的弟子都不由得开始议论起来,他们并不知道蛮族来袭之事,原本,他们都还以为是南荒深处又有更强的兽潮出现了呢!

    倒是那些南极宗的长老级强者,他们显然是事先得到了通知,深知南极宗眼下所面临的险境,说不好,整个南极宗就算是被灭宗都不无可能。

    而一想到这些,一众长老们的眼底便是充满了凝重。

    “哈哈哈哈,叶南天,老朋友来了,难道你不打算出来跟本王叙叙旧么?!”

    就在所有人惊疑不定之时,外面再次传来了蛮族圣王乌图古的声音,虽然有护宗大阵的阻隔,但声音还是传到了大阵当中。

    “宗主大人…………”

    听到外面的喊声,叶南天身后,南极宗的五十几位造化境元老,此刻尽是将目光看向了前者,每个人的眼底都是充满了询问之色。

    “诸位稍安勿躁,待本宗前去会一会他们!!”

    叶南天的面色变了又变,最终对着众人一挥手,随即消失在了原地。

    等到他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经来到了护宗大阵之外,在蛮族的无数强者面前站定下来。

    “蛮族圣王乌图古、乌图雷、乌图闪,三位别来无恙啊!!”

    身形站定,叶南天的目光直接看向对面的三个粗犷男子,随后便是满脸淡漠地招呼道,看他的模样,好像真的就是见到了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哈哈哈,托叶大宗主的福,我们都还活着!!”

    眼看着叶南天从护宗大阵出来,蛮族三大圣王尽是双眼微眯,毫不掩饰自己眼底的杀意。

    当初的大战,叶南天绝对是联军当中排在前列的强者,不知道有多少的圣蛮宗高手,都是死在了叶南天之手,就算是蛮族的圣王,都有在对方的手底下陨落的。

    此时仇人见面,他们真的恨不得马上出手将其斩杀。

    不过,叶南天此时距离护宗大阵很近,他们心里清楚,在他们出手围攻对方之前,对方有着足够的时间退回大阵之内,而一旦对方回到大阵内部,他们根本就是毫无办法。

    “乌图古,带着你的族人,乖乖地呆在蛮荒深处不好么?为何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这时,叶南天的声音再次响彻开来,对着对面的三大圣王道,而一边说着,他的目光不禁扫了一眼对方身后的庞大队伍,眼底深处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他看得清楚,眼前这支队伍可不容小觑,整整三十个蛮族的造化境蛮将,还有三千左右的蛮族天位境高手,以及数万的法相境高手,再算上眼前的三大圣王,在这等力量面前,南极宗根本没有丝毫的优势可言。

    这一刻,他的心里难免有些后悔起来。

    当初,圣蛮宗的一众蛮王带着蛮族退到蛮荒深处,他们当时真的应该一鼓作气,杀进蛮荒以绝后患的,可惜的是,当时的联军全都精疲力尽,谁都不想继续拼命下去,这便给了蛮族卷土重来的机会。

    现在看来,当时的一时疏忽,真的是愚蠢至极。

    须知,蛮族的天赋要比他们强得多,这也是为何当初的圣蛮宗可以凭借一己之力让整个炎黄大世界的宗门都不敢违逆的原因,而从眼前的这些蛮族强者来看,蛮族在这些年当中,恐怕一定又涌现了不少的强横人物,这一点,却是各大宗门没办法与之相比的。

    “桀桀桀,叶南天,亏你还是南极宗的一宗之主,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等到叶南天的话音落下,三大蛮族圣王都是嗤笑一声,“好了,废话少说,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一条路,那就是乖乖地收起护宗大阵,然后臣服于本王,否则的话,你南极宗今日必将鸡犬不留!”

    想当初,圣蛮宗成为众矢之的,被各大宗门联合围剿,简直就是说不出的被动。

    可今时不同以往,如今是他们掌握主动,各大宗门不可能说联合就联合起来,如此一来,他们可以安心地各个击破,连联合的机会也不会给对方。

    就在此刻,蛮族的大军兵发四路,其余三路则是分别进攻其它三大域境的三大宗门,想来用不了多久,炎黄大世界如今的三十六大宗门,就要有几大宗门直接除名了。

    “乌图古,大家全都是明白人,让本宗臣服,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冷冷一笑,叶南天当然不可能会臣服。

    他心里清楚,蛮族和各大宗门就是水火不容的两方势力,就算南极宗真的臣服了,对方也不可能会放过他们。

    “桀桀桀,很好,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这么多年不见,本王倒要看看你是否有所进步!杀!!”

    听到叶南天之言,乌图古倒也不再多言,说着,他便是蓦地身形一闪,对着叶南天便是一拳轰了出去,似乎是要直接动手。

    “刷!!!”

    然而,就在他这一拳刚刚轰出之时,对面的叶南天却是冷冷一笑,动念之间,他便是身形一闪,直接退回到了护宗大阵当中。

    “轰!!!!”

    待得他的身形退回大阵,乌图古的拳影直接轰在了护宗大阵之上,发出一声轰响,只不过,如此力量的一拳轰击在大阵之上,整个大阵却是没有丝毫的损伤,只不过就是微微的震动了一下。

    “恩?”

    眼看着叶天南居然不跟自己对战,而是直接退回到了大阵,乌图古的双眼不禁微微一眯,眼底不禁闪过一丝冷芒。

    “哈哈哈哈,叶南天,多年不见,你的胆子可是越来越小了啊!”

    见到叶南天躲回了护宗大阵当中,蛮族三大圣王纷纷上得前来,满是嘲笑地对着大阵当中喊道。

    “哼,随你们怎么说,有本事,就先破了我南极宗的护宗大阵再说吧!”

    听到三大圣王的嘲笑,叶南天却是冷冷一笑,根本对三人的嘲笑毫不放在心上。

    他又不是傻子,对方有三大洞天境高手,而他这边暂时只有他一人,以一敌三,他自然没有丝毫的胜算,何况他本就清楚,就算是单单一个乌图古,恐怕就不是他所能战胜的。

    他之前已经收到传讯,炎黄大世界的三十六大宗门,除了南极宗之外,另外三大域境也有三个宗门正在被蛮族进攻,也就是说,蛮族此番兵分四路,似乎是要四管齐下!

    当然了,这只是表面上的情况,而事实上,蛮族到底分出了多少兵马,恐怕只有这些狡猾的蛮族圣王心里清楚。

    他记得,当初的大战,蛮族逃走的圣王不下二十几个,而这些个圣王,如今不可能陨落,说不定这会儿就隐藏在某处。

    眼下,他需要做的就是静观其变,以护宗大阵为根本,不去跟对方硬拼,想来就算这些人拼尽全力破阵,怕也需要不短的时间,而等到他们把大阵破开之时,这些人必然早就精疲力尽,而那个时候再动手,主动权就回到他们的手里了。

    “哈哈哈,想做缩头乌龟?哪有那么容易!”

    眼看着叶南天躲在大阵当中不出来,三大圣王倒也并不生气,“不就是区区的护宗大阵么,本王今天就破给你看,来人,给我破阵!!”

    “嗖嗖嗖!!!”

    待得乌图古话音落下,三道光芒蓦地从蛮族的大军当中闪掠而出,随后,三个骑着灵兽的中年男子,便是出现在了南极宗的护宗大阵近前。

    “桀桀桀,三位圣王大人稍候片刻,我们三个这就破阵!!”

    来到大阵近前,三人跟大阵保持了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随后,他们便是双手联动,凝结出一个个特殊的符文,猛地朝着护宗大阵打了出去。

    “噗噗噗!!!”

    一个个特殊的符文,看起来简直诡异无比,而随着这些古怪的符文没入大阵的光幕,融合了符文的光幕,似乎马上开始变得薄弱起来。

    “什么?!!丹阵师?!!!”

    大阵当中,当见到三个骑着灵兽的男子现身之时,叶南天的脸色一下子便是黑了下来,一颗心也是猛地一沉,几乎沉到了谷底。

    “混账,丹阵师?!!竟然还有丹阵师前来?!!”

    恨恨地攥紧了拳头,这一刻的他,却是再也没办法保持平静。

    虽然他对南极宗的护山大阵很有信心,可那只是相对于超能者来说的,眼下对方派出了丹阵师,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桀桀桀,叶南天,别以为本王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不过,你的算盘终究是要落空的,待本王破了你的大阵,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见到叶南天震惊的表情,外面的三大圣王尽是畅快地大笑起来,一边笑着,其中的两大圣王不禁身形飘荡,直接来到了三大天丹阵师的近前,主动为三大丹阵师护法。

    “噗噗噗!!!”

    这个时候,三大天丹阵师凝结符文的速度越来越快,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符文打入护山大阵,三人面前的大阵结界,已经明显变得越发的薄弱起来。

    “混账,该死的丹阵师!!”

    牙齿咬得嘎嘣作响,叶南天简直就是焦急不已,几乎是略作迟疑,他便是蓦地一抬手,取出了一块儿金属牌来。

    “赵兄、冯兄、沈兄,还请速来帮忙!!!”

    金属牌在手,叶南天不再迟疑,直接将一丝超能力力输入到金属牌当中,同时对着金属牌大声吼道。

    ………………

    与此同时,远在青冥宗的悬浮神山之上,正盘坐在山洞当中的沈秋冥,心神猛地一震,直接将膝间的一块儿金属牌拿了起来。

    “是叶南天在求援?!”

    眉头一皱,他的脸上不禁露出迟疑之色,一时之间难免有些拿不定主意。

    真的是怕什么来什么,他最担心的就是有人求援,一来,对方既然求援了,那么一定就是遇到了大麻烦,如果不去的话,说不定南极宗就有覆灭的危险。

    可问题是,如果他此时离开了青冥宗,届时一旦有人进攻青冥宗的话,青冥宗这边恐怕一样会有麻烦。

    “顾不得那么多了,反正青冥宗眼下并没有受到袭击,还是先去那边看看好了!!”

    面色变幻之间,他很快便是有了决定。

    如果南极宗被灭掉的话,那么南域的九大宗门,恐怕谁都别想幸免,所以,这个时候并不是只想着自己的时候。

    “刷!!!”

    动念之间,他将超能力力再次输入金属牌当中,“纪东,韩老,本宗要出去一趟,你们守护好宗门,有什么异常第一时间通知本宗!”

    话音落下,他抬手间将金属牌收起,随后便是身形一闪,直接朝着面前的黑色光幕冲了进去。

    “刷!!!”

    随着他进入黑色光幕,整个光幕陡然微微一震,下一刻,他的身形便是消失不见,而山洞里的黑色光幕也是缓缓地消隐起来…………

    “什么?宗主大人离开宗门了?这………………”

    就在沈秋冥的传讯发出去的下一秒,秦都党总部大殿当中的纪东,便是第一时间接收到了对方的传讯,只是,当他得知沈秋冥居然离开了青冥宗之时,他的脸色,不禁瞬间变得一片凝重起来。

    “宗主大人怎么会在这种时候离开?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啊!!”

    双眼微眯,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几乎不受控制的从他的心底升腾起来,几乎是下意识地,他便是运段起了自己的福祸术来。

    “好像真的有些麻烦啊!!!”

    福祸术运段,虽然他看不清即将发生什么,但从福祸术传递给他的信息来看,貌似接下来的时间,他怕是很难清闲了。

    南极宗,一座宽敞的大殿当中,原本静谧的空气,突然荡漾起了一阵波纹,而随着波纹荡漾开来,一个中年男子的身形蓦地显现出来,正是刚刚离开青冥宗的青冥宗宗主沈秋冥!

    身形显现,沈秋冥的脸上依旧挂满了凝重,不过,这个时候的他却也不多想,身形一闪,便是从大殿消失,等到再次出现之时,却是已经来到了南极宗的大阵空间,刚好出现在了叶南天的近前。

    “沈兄,你来了!!”

    眼看着沈秋冥出现,叶南天不由得面色一喜,赶忙对着沈秋冥打过招呼,眼底深处则是不禁闪过一丝歉然之色。

    说起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他真的不想把对方叫来帮忙,毕竟,没有了沈秋冥坐镇,青冥宗也不知道是否会有危险。

    “嘶,三大圣王强者?!!”

    沈秋冥没有去搭对方的话,几乎是第一时间,他的目光便是看向了外面天空的蛮族大军,而当他见到三个熟悉的男子身影之时,饶是他有所心里准备,却还是不禁微微一怔。

    他虽然知道南极宗遭受了蛮族的进攻,但却并不知道,蛮族居然出动了三大圣王对付南极宗,怪不得叶南天会把他叫来支援。

    “噗噗噗!!!”

    “恩?这是…………丹阵师?!”就在这时,他的耳边突然听到了一声声闷响,这才发现,在那两大圣王强者的身前,居然还有两个强大的丹阵师正在破阵!

    “刷刷!!!”

    就在这时,又是两个人影从空间当中显现了出来,正是辛罗宗宗主赵文隐以及天辰宗宗主冯继池。

    “赵兄,冯兄!!!”见到这两大宗主也紧接着到来,叶南天顿时眼神一亮,倒是没想到这三人来的居然都这么快。

    “叶兄,什么情况?!!”两大宗主刚一现身,其中的天辰宗宗主冯继池便是大声询问道。

    这位天辰宗的宗主看起来似乎有些大大咧咧的,一边对着叶南天询问,他的目光也是第一时间被外面的蛮族大军吸引了过去。

    “好家伙,是乌图古那老小子!!还有乌图雷、乌图闪,都是老朋友了啊!!!”

    显然,对于蛮族的这三大圣王,他也是全都认得,一口就喊出了三人的名讳。

    “有丹阵师在破阵?!”

    这时,辛罗宗宗主赵文隐也是注意到了正在破阵的三大丹阵师,下意识地惊呼出声。

    “沈兄,你去干掉那三个丹阵师,赵兄冯兄随我前去会一会那三个野蛮人,绝不能让他们如此轻易就破掉大阵!”

    这个时候,叶南天根本不需要去解释什么,时间紧迫,他想都不想,便是直接给三大宗主各自分配了任务,话音落下,他已经身先士卒,第一个朝着大阵之外飞掠而去,眨眼之间便是出了大阵,直奔远处的乌图古掠去。

    “走!!!”

    眼看着叶南天已经出手,其余三人却也不迟疑,对视之间,赵文隐和冯继池便是闪身出了大阵,直奔蛮族另外的两大圣王掠去,而沈秋冥则是看准了外面的三大天丹阵师,同样朝着大阵之外掠去。

    “桀桀桀,青冥宗宗主沈秋冥,天辰宗宗主冯继池,辛罗宗宗主赵文隐,来得好,你们来得好啊,哈哈哈哈!!!”

    大阵之外,蛮族三大圣王,第一时间就已经看到了突然出现在南极宗当中的三大宗主,而当他们见到这三大宗主突然现身之时,他们并没有感到丝毫的意外,反倒是一个个全都变得兴奋起来。

    说起来,他们早就已经猜到,如今的三十六大宗门之间,必然已经建立起了传送通道,毕竟,三十六大宗主都不是傻子,这个时候,他们不可能再像以前那般防备对方,而是一定会同仇敌忾,把矛头指向他们。

    传送通道的建立并不难,以三十六大宗门宗主的实力,很容易就能在彼此的宗门之间建立传送通道,危急时刻,他们便是可以通过传送通道,直接到达任何一个宗门当中。

    这也是为何,蛮族并没有集中所有力量去攻打一个宗门的原因,因为一旦他们集中所有力量攻击一点,届时各大宗门的宗主就会通过传送通道赶来,那就直接是大决战了,那个时候,在洞天境强者数量上不占优的他们,必然只有失败一途。

    “乌图古,你不是想要与我一战么?本宗这就满足你,杀!!!”

    这个时候,四大宗主都已经从大阵当中飞了出来,叶南天直接朝着乌图古杀来,人未到,一抹刀光却是当先闪掠而来,直奔乌图古的周身要害!

    “哈哈哈,来得好!!给我破!!!”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