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钢铁战衣-正文 第4章 落难的德国艺术家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钢铁战衣 书名:我的钢铁战衣
    当晚,布鲁克林多个黑帮势力的总部、据点被盗,有的甚至整个保险柜都消失不见了,损失在几千到数万美元不等,要知道,此时美国人均年收入还不到1000美元,一名美军飞行员一个月的工资也不过150美元,普通士兵更是只有50美元,这些黑帮的损失不可谓不惨重。

    当一群黑帮混混发疯似得到处寻找偷走他们巨款的窃贼时,我们的新晋连环大盗正在一艘开往欧洲的货船货舱中“开宝箱”。

    这个时期的飞机续航能力很差,跨越大西洋到欧洲五六千公里的航程根本没有飞机能够到达,所以缓慢的轮船成了陈默唯一的选择,当然,没有身份证明的陈默选择的是偷渡。

    陈默发现,从潜入周天豪别墅开始,自己越来越喜欢扮演刺客和盗贼的角色了,而且还一直干的不错。

    接近人类极限,超出常人数倍的力量、敏捷和感知,让陈默可以轻松潜入,不被发现,再加上空间可以携带充足的工具和武器,还能轻易带走大量的东西,让陈默的潜入刺杀和携带物资变得更加方便。

    当然,这些都是客观条件,其实主要还是因为陈默喜欢用最小的代价达到目的,鲁莽蛮干不是陈默的风格。

    开完最后一个保险柜,陈默收拾了一下工具,开始清点收获。所有美金加起来足有12万多,还有少量的金条和珠宝,毒品也有好几公斤,最让陈默惊喜的是两把M1911手枪。

    这款手枪在美军服役超过70年,是一款经典的大威力手枪,11.43毫米的大口径,带来了无可比拟的杀伤力,弹夹容量7发,威力大,射程远,性能稳定,故障率低,缺点是重量体积比较大,弹夹容量少,后坐力大,会影响射击精度,不过对于力量惊人又拥有空间可以秒换弹夹的陈默来说,这些根本就不是问题。

    十几天后,经历了漫长的航行,货船终于抵达英国利物浦港口,在货舱里窝了这么多天,只有晚上才能悄悄到甲板上透口气,这一路可把陈默给憋得不轻。没等天黑,凭借着敏锐的听觉和感知,陈默轻松躲过船员,悄然下了船,在码头外拦了辆出租车直奔酒店。

    孤身一人的陈默却要了一间最好的套房,有两间卧室和一个宽敞的客厅,透过窗户,可以看见利物浦古典美丽的街景和远处广阔的海岸线。陈默往柔软宽大的床上一趟,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清晨,细碎的阳光透过白色轻纱织就的窗帘,洒在陈默的脸上,温热的感觉将他从熟睡中唤醒。

    安安稳稳睡了个难得的好觉,陈默只感觉神清气爽,长长地伸了个懒腰,陈默起身缓步来到窗前,推开窗户,一阵冷风夹杂着清晨的湿气吹了进来,让陈默精神一震。

    时间已经来到了1942年一月份,本该马上动身的陈默却悠闲地在利物浦街头闲逛了起来。

    二战爆发时,有一批德国人逃往英国避难,他们大都是德国的精英,其中有受种族迫害的犹太人,也有被希特勒仇视的共产党人和“堕落的艺术家”。他们中有医生、律师、商人、艺术家,但在英国,他们的身份只是一群来自敌国的难民。

    来到英国后,他们的日子并不好过,先是充当苦力帮英国人修建防御工事,又被发配到荒无人烟的达特穆尔荒原,在浓雾弥漫、大雨滂沱中艰难度日。

    经历过一番颠沛流离之后,出于对横扫欧洲的纳粹德国的恐惧心理,英国政府将他们这些“不稳定分子”全部圈禁在了利物浦附近的几个小岛上。

    直到前不久珍珠港事件爆发后,岛上的近三万德国人才被释放,他们中的大部分都加入了英国军队,但还有不少人留在了利物浦。

    只是来自敌国的他们并不太受英国人的欢迎,找不到固定工作的他们大都流落街头,生活的很是艰辛,陈默很容易就在广场找到了一名靠为别人画像谋生的德国老艺术家。

    老人头发花白,穿着一件有些破旧但却非常整洁的深灰色西服,苦难的生活并没有将他压垮,反而让他变得更加从容豁达。他的脸上并没有丝毫的痛苦与苦难,只有看透了人生,看淡了生死的洒脱与淡然。

    老人坐在一把破木凳上,一手扶着支在腿上的画板,一手握着炭笔,脚边放着一个陈旧的皮箱,里面装着他的全部家当。

    “先生,要画像吗?”老人温和地笑着问道。

    “为什么不呢?”陈默走到老人面前的凳子上坐下,老艺术家认真的观察着陈默,手中的炭笔在画板上快速的描画着,很快就完成了一副栩栩如生的人物素描。

    不得不说,老艺术家的画技真的很高超,简单的几笔就将陈默的眼神和表情勾画的非常传神。

    不同于以前,陈默的锋芒内敛,经历了杀人、坠机、时空穿梭,陈默的实力不断提升,心态也有了转变,放开束缚,整个人的气质都变得凌厉了起来,眼神明亮深邃,目光锐利,整个人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超然感觉,仿佛一切都不被他放在眼中。

    看了老人画的画像,陈默才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竟然有了这么大的改变,不过陈默更喜欢现在这样的自由恣意,快意人生,一味地克制隐藏并不利于实力的成长。

    这才是真正的自己,陈默看着画像上凌厉超然的身影心中想道。

    在陈默说明来意,并开出10美元日薪包吃住的待遇后,落难的老艺术家爽快的收起画板,拎上皮箱,欣然跟随着陈默搬进了酒店。

    老人名叫埃迪·艾伯特,是一个没有太大名气的画家和雕塑家,一生醉心于艺术创作,没有结婚,也没有孩子,六十多岁了仍旧孑然一身。

    颠沛流离,风餐露宿的生活虽然给了他更多的创作灵感和人生感悟,但他的身体却是有些支撑不住了。虽然看淡了生死,也做好了客死异乡的准备,陈默的出现还是让他看到了一丝希望,他选择抓住。

    他能看得出来,陈默并不是一个普通人,他的气质很特别,虽然阅人无数,但他却从未在其他人身上看到过。

    回到酒店,安排艾伯特在套房的另一间卧房住下后,陈默带着老人到附近最好的餐厅吃了一顿大餐,算是欢迎他的加入。老人的吃相很优雅,完全让人联想不到这是一位落魄的难民,反而更像是一位优雅的贵族。

    从这天起,陈默开始跟艾伯特学习素描、油画和雕塑,发达的大脑和对身体精确的控制力让陈默展露出很强的艺术天分,在老艾伯特认真严谨地教导下,没用太长时间,陈默的绘画和雕塑能力就已经达到了相当不错的水平。

    更让艾伯特惊叹的是陈默的语言天赋。不像英语本就有一定的基础,德语对陈默来说是完全陌生的,完全是从头学起,但短短一个月下来,陈默已然说的让艾伯特这个德国人都挑不出一点毛病。

    如果这些还只是让他感到惊叹的话,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让他觉得惊悚了。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