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钢铁战衣-正文 第5章 教堂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钢铁战衣 书名:我的钢铁战衣
    这天下午,两人正坐在在客厅里一边喝着老艾伯特亲手煮的咖啡,一边听他讲解一些德国的人文地理和风俗习惯,套房的门被轻轻地敲响了。

    陈默示意老艾伯特坐着,自己放下杯子,起身打开了门。

    门外,一个年轻的白人小伙子抱着三个盒子,对陈默微笑道:“先生,这是您在我们店里定做的衣服。”

    前几天陈默带着艾伯特到附近的裁缝店和皮鞋店里定做了几套衣服和皮鞋,并留下了酒店的地址,皮鞋早就送了过来,衣服今天才刚刚做好。

    陈默侧身让年轻人进了屋,指了指客厅的桌子,“辛苦你了,就放在那吧。”

    付了小费,送走开心的裁缝店学徒,陈默回到桌子前,三个盒子一大两小,把写着艾伯特名字的盒子递给他,陈默打开了写着自己名字的盒子,而最大的一个盒子陈默却没有动。

    盒子里整齐的叠放着两套黑色色羊毛面料的西装,英国裁缝的手艺很不错,用料考究,做工精致,陈默看了看老艾伯特手中的深灰色西服,无奈的摇了摇头。

    “怎么样?埃迪。回房间换上试试吧,看看跟你原来的有什么差别。”

    “还好,在利物浦算是不错的了。但我还是认为,我原本的更好一些。”老艾伯特翻看着衣服的做工,一本正经地说道。

    老艺术家也有傲娇的一面,始终坚持认为这里的裁缝做的衣服不好,宁愿继续穿着自己有些破旧的深灰色西装,当时去裁缝店的时候,要不是陈默拉着,他根本都不打算去。

    陈默以为,他是出于对自己国家裁缝的偏爱,也没多说什么,抱着一大一小两个盒子回了房间。

    关上房门,陈默把装西服的盒子放到一边,打开了较大的那个盒子。

    检查了一下里面的东西,陈默满意的点了点头,留下一套衣服,陈默把其他东西放了回去,将盒子收进了空间。

    当艾伯特换上一身新衣服回到客厅的时候,眼前的景象让他愣在了原地,惊得差点叫出了声。

    另一个“艾伯特”此时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一样的衣着,一样的相貌,艾伯特感觉脑子有点不够用了。

    不过经历了世事沧桑变幻的老人还是很快镇定了下来,沉声问道。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仿佛是录音回放一般,沙发上的“艾伯特”开口了,声音竟然和自己一模一样,老埃迪的大脑更混乱了,不过整个人却更加防备了起来,眼神也开始变得凌厉。

    见心思单纯的老艾伯特被自己唬得不轻,接下来该拔刀相向了,陈默笑着摘下了头上的面具,“哈哈!怎么样?埃迪,我按照你的样子做的,像不像?”

    陈默把面具扔了过去,刚刚从情形的突然转变中回过神的老艾伯特,有些手忙脚乱的接住面具,仔细的翻看起来“这东西……是用什么做的?看上去跟真的一样,我刚才完全被你骗过去了。”

    “硅胶,假发,还有颜料,费了我不少的功夫,试了很多次才做出来的。”硅胶早在十九世纪末就已经被发明出来,这个时期工艺已经很成熟了,加上陈默的精心修饰,不用手摸,是发现不了区别的。

    “简直太神奇了!不过你的声音又是怎么回事?怎么和我一模一样?”艾伯特想到了另一个问题。

    “很简单,只要控制声带改变发音区域,调整口腔和鼻腔的发声方式。”现实中,很多模仿秀演员都可以将明星模仿的以假乱真,这对于身体控制力很强的陈默来说就更加不是问题了。

    陈默在利物浦一呆就是一个月,时间也进入到了1942年的2月份,是时候离开了。

    这天清晨,陈默在大雾中悄然离开了酒店,他在客厅的桌子上给老艾伯特留下了一万美元,短暂的相处,陈默对这个做事严谨、宽厚豁达的老人很有好感,他认真细致的教导也帮了陈默不少忙,自然愿意帮他一把。

    这笔钱对陈默来说不算什么,但在当时却称得上一笔巨款,足够老艾伯特安然度过后半生。

    只是可惜,再喝不到老艾伯特亲手煮的咖啡了,陈默有些不舍的摇了摇头,带着这些许的遗憾离开了利物浦。

    ……

    1942年3月

    挪威滕斯贝格

    郊外的偏远小镇上坐落着一座古老而朴素的教堂,里面安放着挪威王室的陵寝。

    此时的挪威已经被德国占领,但这处偏远小镇的夜晚依然宁静安详。

    可惜这份宁静很快就被打破,足有三层楼高,几十米长的巨大坦克轰鸣着开进了小镇,履带压过的地方,整齐的石板纷纷碎裂,周围的房子都跟着震动起来。

    钢铁怪兽般的巨型坦克穿过镇中的小广场,一路开到了教堂,径直向着大门撞了过去,高大厚重的木质大门,连同周围石砌的墙壁一起轰然倒塌,烟尘散去,里面的景象显露了出来。

    不大的空间内,竖立着几根粗大的灰色石柱,支撑起教堂圆形的拱顶,四周的墙壁上雕刻着古老神秘的壁画,一座沉重古朴的石棺摆放在教堂的正中间。

    教堂内只有一位胡子花白的老人,和一个压在倒塌的石块下没了声息的平民。

    一队士兵从倒塌的大门处鱼贯而入,其中六人迅速占据各个角落位置,持枪戒备,小队长带领剩下的三名士兵来到石棺前,试图打开石棺。

    一辆霸气的黑色六轮越野跑车在教堂门口缓缓停下,一个高大冰冷的身影从车上走了下来,黑亮的长筒军靴踏在坚硬的石板路上,发出“哒”“哒”的声响,沉重而压抑。一身黑色的军装风衣,威严而有压迫力,冷酷的面容略显僵硬,冰冷的眼睛中透露出一丝暴虐和疯狂。

    军官缓步走进教堂,里面的士兵连忙立正敬礼。

    “我花了很久才找到这里,真是不得不称赞你。”军官冰冷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扶他起来。”

    一名士兵连忙把老人拉起,面对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老人显得有些惊慌。

    “我想你是个很有远见的人,这点我们很像。”军官边说边帮老人整理了下凌乱的衣服,只是那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却让人心中发冷。

    “我们根本不像。”内心虽然慌乱,但老人并不畏惧屈服。

    “是吗?但其他人看做是迷信的东西,你我却都认为是科学。”军官看着老人的眼睛说道。

    “你要找的东西并不存在。”老人的声音有些颤抖。

    “那又何必大费周章的藏起来。”似乎有些不耐烦了,军官摘下帽子递给手下,走到石棺前。

    双手按在棺盖上用力一推,之前几名士兵用尽全力也无法移动分毫的石棺被军官轻易推开,随着沉重的棺盖砸落在地,里面的东西全部展露了出来。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