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钢铁战衣-撕裂的末日 第三百七十二章 尖锐的指甲!

类别:网游小说 作者:钢铁战衣 书名:我的钢铁战衣
    陈默需要的东西还没有出现,如果过早插手,很可能会破坏原有的剧情轨迹,产生未知的变数。

    所以陈默只是趁着夜晚悄悄潜入了豪利特庄园,在整个庄园内部安装了大量的隐藏微型摄像头和监听器,让贾维斯随时进行监控。

    他在等一个时刻的到来,只有当某件事情发生,他等待的东西出现之后,他才可以开始插手进行他的计划。

    还好,他并没有等待太久。

    一个月后的下午,陈默正在庄园中悠闲地喝着咖啡,贾维斯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

    “先生,詹姆斯·豪利特病了,维克特·罗根正在房间陪他。”

    听到这似乎并没有太大意义的事情,陈默的眼睛却是突然一亮。

    这正是电影中那段关键剧情发生前的一幕。

    挥退了身边侍候的佣人,陈默起身回到书房,把房门和窗户全部关上之后,这才坐到了书桌后的椅子上。

    “给我现场画面。”

    “好的,先生。”

    贾维斯话音刚落,一道光影从陈默的腕表上投射出来,在陈默面前的空中展开,形成了一道全息投影。

    上面显示着一个装修复古而华丽的房间,在靠墙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宽大的欧式实木大床,一名穿着漂亮的红色羊毛睡衣的十来岁的小男孩正瑟缩在床上,不时的咳嗽着。

    在他对面的壁炉前,一名略大一些,但穿着却有些陈旧的少年则无聊的坐在凳子上,漫不经心的用一把小刀修剪着自己的指甲,不时的陪床上生病的小男孩说几句话。

    陈默看了一下时间,下午四点,而陈默记忆中那段剧情是发生在夜晚,虽然冬季太阳落山比较早,但也还有不短的一段时间。

    ……

    豪利特庄园,二楼走廊最里面的一间房间,壁炉中,从落基山脉砍伐而来的优质柴火正在熊熊燃烧着,释放着滚滚的热量,在这寒冷的季节给这间房间带来了如同春日般的温度。

    伴随着火焰的燃烧,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哪怕有壁炉的火光照着,房间中还是随之变得黑暗了起来。

    “维克特,好黑!”

    床上的小男孩声音有些虚弱的说道。

    “你都已经十三岁了,怎么还怕黑!”

    壁炉前坐着的少年闻言翻了个白眼,却还是放下了手中的小刀,起身走到了男孩身边的床头柜前,打开抽屉拿出一盒火柴,划着之后点燃了床头墙壁上安装着的一盏油灯,昏黄的光线照在床上的男孩脸上,让他明显松了一口气。

    少年正想把火柴吹灭,眼角却又瞟见了床头柜上放着的另外一盏油灯,便就着火柴剩下的火焰,将这盏晚上出门时用的手拎风灯也给点亮了。

    房间也在这两盏油灯的光芒照耀下变得更亮了一些。

    躺在床上的小男孩,詹姆斯·豪利特的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开心的笑容。

    维克特晃了晃手腕,将手中已经燃到根部的火柴熄灭,转身再次走回了壁炉前,坐回椅子上,拿出之前的那把小刀又继续修剪起了自己的指甲。

    他的指甲似乎是有些畸形,不像普通人一样宽而薄,透出下面粉白的肉色,而是又窄又厚,几乎成圆柱形,前端尖锐锋利,如同动物的爪子一般,整体呈现出一种黄色的光泽。

    此时他正用那把锋利的小刀不断的将指甲表面一点点削平,又把伸出来的尖锐部分切掉,修平,尽量使其看上去更加接近正常人的指甲。

    但是由于指甲本身的结构就与常人不同,所以哪怕是经过他的仔细修剪,也还是明显与其他人不一样。

    不过他还是锲而不舍的不断在那仔细的修剪着。

    修剪的同时,他也不忘和床上的詹姆斯·豪利特说话,免得他无聊发闷。

    正巧詹姆斯·豪利特又咳嗽了好几声,维克特不由得抬起头看向他说道。

    “你怎么老是生病?”

    詹姆斯·豪利特闻言又咳嗽了几声,毫不示弱的反驳道。

    “你和我一样大的时候也经常生病。”

    就在这时,房间的门突然被人打开,一名穿着衬衣和西装马甲的温和中年人推门走了进来。

    维克特连忙从椅子上站起身来,把修剪指甲的小刀藏在了身后。

    “晚上好,先生!”

    中年人意外的看了他一眼,轻轻点了点头回应道。

    “晚上好,维克特,没想到你还在这里。”

    中年人说完便继续朝着床前走去。

    “我只是陪着詹姆斯而已,先生,如果您不介意的话。”

    维克托仍然站在壁炉旁,出言解释道。

    “你很不错。”

    中年人在床边坐下,闻言笑着侧过头夸奖了维克特一句,随即又转过头来看着床上的小男孩,把手放在了他的额头上,温声询问道。

    “儿子,你好点了吗?”

    “还是很冷,爸爸。”

    詹姆斯·豪利特有气无力的说道。

    “发烧而已,不高。”

    中年人,也就是男孩的父亲,这座庄园的主人约翰·豪利特温言安慰道。

    “到了早上你就会好的。”

    在父子两人温情对话的时候,在他们身后,壁炉旁站着的维克特·罗根脸上的神情却有些复杂,有羡慕,有伤心,也有痛恨!

    只不过他的痛恨似乎并不是针对面前的两人。

    “你总是这么说。”

    小男孩詹姆斯·豪利特听见父亲一如往常的安慰,轻声抱怨道。

    约翰·豪利特听见儿子的话不由得乐了,笑着反问道。

    “因为每次你都会好的,不是吗?”

    “嗯。”

    詹姆斯·豪利特轻轻点了点头,认同了父亲的说法。

    约翰·豪利特伸手从床头柜上取过了药瓶。

    “来,该吃药了。”

    就在这时,一阵巨大的砸门声突然从楼下传来,与之一同响起的还有一个男人的厉声呼喊。

    “伊丽莎白!伊丽莎白!”

    伊丽莎白正是约翰·豪利特的妻子的名字,也是此时躺在床上的詹姆斯·豪利特的母亲,却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个男人大半夜跑到别人家里砸门,呼喊别人老婆的名字。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