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正文 第2711章 砍掉双肩,以卸重责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豆娘 书名:第一狂妃:废材三小姐
    小÷说◎网 】,♂小÷说◎网 】,

    神月大宫一道旨意下来,明月才入了夜,便听见五面城门逐渐关闭的声音。

    咔嚓。

    咔嚓。

    沉重的城门缓缓移动。

    ……

    最终,随着轰然一声,猛地合上。

    深夜,在神月都,整座城池都陷入了狂欢之中。

    他们将五彩斑斓的晶石,悬于藤蔓,吊在长街。

    一眼望去,似深夜的霓虹,刺目耀眼。

    七殿王之子轩辕宸与云神之女上亭公主的婚礼,轰动了神月都。

    这是距百年前的一位精灵女子嫁于长生,精灵族与长生界再一次结下秦晋之好,那等热闹非凡,自是可以想象的。

    精灵族人,不论男女,容貌才情远非他族可比,每隔数天就有个节日,一道节日时分就要载歌载舞。

    长生界只能与精灵族联姻,这是轮回神订下的规矩。

    至于中间为何百年之久没有联姻,更多是因为,长生强者的婚配对象,除却精灵族外,还有长生界内的诸神可以选择。

    大多数的人,还是会选择同类强者结成修炼伴侣的。

    再者说了,长生界,唯有实力出众,地位崇高者,与精灵族联姻,才能壮大精灵一族。

    至于最普通的强者,云水水也看不上。

    说到底,云水水到底是轮回之妻,长生上神,又不是个拉红线的月老媒婆,或是龟公老鸨。

    与他人的兴高采烈相比,赤炎府则是一片黯淡。

    吃饱喝足的雷神拍拍鼓起的肚皮心满意足往外走,走上双翼灵鹿前,还打了个很长的饱嗝,似忘了被宰九百万元石之事。

    当赤炎府门合上,诸多的人,心思惆怅。

    解碧澜皱起眉头,如今的她,没了权杖,又无神女地位,不能帮助轻歌。

    正在满街狂欢时,一个雷声,吓坏了诸多精灵。

    大雨滂沱,雷声嗡鸣,东陵鳕的房门再次被东方破敲开。

    东方破抱着被子进来,可怜兮兮望着东陵鳕。

    “东方医师?”东陵鳕极好的性子。

    他到底是一代青莲王,之所以对东方破如此耐心,归功于东方破在武道场揭穿了夜歌的真面目。

    一想到夜歌肚内孩子不是自己的,东陵鳕便是心旷神怡恨不得长啸一声。

    东方破左看右看,抱着被子飞速转进去,关上屋门。

    “青莲王,借宝地住一晚,在下……怕雷。”东方破挤出了眼泪。

    东陵鳕打开窗户望向了天,看这天气,至少有一晚上的电闪雷鸣。

    轻叹一声,提上两壶小酒,陪着东方破饮酒畅谈。

    他倒不是陪着东方破胡闹,只是他看到了,东方破双眼深处的恐惧。

    他不知东方破为何如此怕雷,却知,雷声响起的那一瞬,东方破整个人散发而出的悲戚,让东陵鳕有所不忍。

    “为何如此怕雷?”东陵鳕问。

    东方破眨眨眼睛,喝了喝小酒:“谎话说多了,怕被雷劈死。”

    “谎话说多了,不会被雷劈,但会忘了真话。”东陵鳕淡淡道。

    东方破一愣,脸上的笑止住,恰好雷声响起,电光闪烁。

    暗青色的电光,映照在他惨白的脸上,空洞的双眼里,倒映出曾经血腥的画面。

    屠夫,砍刀,父母,尸体,床底,血液……

    这些词,汇聚在一起,便是永世难醒的梦魇。

    东方破忽然望向东陵鳕,问:“若有人,将夜姑娘乱刀砍死,你当如何?”

    东陵鳕喝酒的动作一顿。

    他坐在墙壁旁,优雅执起酒杯,浑然天成的贵气,完美流畅的线条轮廓。

    本是忧郁湛清的眼眸,在听到东方破的话那一瞬,一双眸子,陡然间阴郁森然,幽冷凛冽。

    似两把深藏在寒夜里坟墓下的凶器。

    那一瞬,便是大雨,天雷,都凝固住了。

    等东陵鳕眉眼温柔如常时,一切,恢复常态。

    东陵鳕仰头,碎发陷入阴影,又被微风扬起,借着淡淡月光,将轮廓影子映在墙上。

    一杯酒入腹。

    东陵鳕舔了舔唇,微笑道:“不会有那么一天的,除非我死了。”

    东方破不明白此话何意。

    东陵鳕脸上扬起了笑容。

    永远,不会有那么一天。

    只要他还活着。

    只因,他会拼了这条命保护她。

    “若有那么一天呢?”东方破忍不住追问道。

    东陵鳕微微凝眉:“那就,毁了这个世界好了。”

    东方破一愣,震撼而惊诧地望着东陵鳕陷入黑影而阴郁的侧脸,讳莫如深的眸。

    眼前之人,可是青莲王啊……

    他曾有幸去过三鼎之战的地方,见过残缺的壁画,那里详细记载了当年的战斗。

    尤其是青莲王此人。

    肩负天地重责,守护天下众生,是正道浩然大义之人。

    万年的时间,究竟改变了什么。

    难以想象,这样一句话,会从青莲王的嘴里说出。

    “青莲王是在说笑?你所说之言,与你肩上责任,背道相驰。”东方破道。

    “砍掉双肩,以卸重责。”东陵鳕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激起了东方破的沉思。

    当电闪雷鸣时,东方破没有恐惧害怕,而是在回味东陵鳕的这一番话。

    砍掉双肩……

    “为了一个不爱你的人,值得吗?”东方破问。

    “她爱我。”东陵鳕说。

    东方破蹙眉:“她已与他人相爱,如何谈你?”

    “为何非是男欢女爱的爱?”东陵鳕笑道:“她与我,不是情人之间的爱。”

    东方破怔住。

    这世间,还有别种爱吗?

    ……

    次日,东方破提着酒找到了轻歌。

    轻歌正在大院内修炼,看见东方破,愣了愣。

    东方破眼底乌青一片,可见昨夜难眠。

    “夜姑娘,在下问你一个问题。”东方破问。

    “有话快问,有屁快放。”轻歌冷着脸说,她还要修炼呢。

    东方破的话梗在咽喉,上不去下不来,脸色好是难看。

    良久,东方破才弱弱地说道:“如果有人把青莲王乱刀砍死,你当如何?”

    同样的问题,一个昨夜,一个今日。

    雨后的白日,空气都是潮湿的,混着一种泥土的味道。

    “你诅咒我家东陵?”轻歌不由分说,一把明王刀点在了东方破的额头。

    东方破吓得瑟瑟发抖,都要哭了:“夜姑娘……在下……在下……”

    轻歌把刀收回,“不会有那么一天的。”

    东方破微怔,却见朝阳之下,女子残酷一笑:“谁敢动他,我杀其九族,挖其祖坟,断其骨头!”

    “若真有那么一天,一定是因为我死了,没人去保护他了。”

    风来,刀刃入地,尘烟四起。

    ()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