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二郎传-二郎劈山终救母,清妙显圣算封神 第三百八十四章 闻仲之谋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言归正传 书名:洪荒二郎传
    ();    三个儿子都已经归周,李靖稍后的投诚也是顺理成章之事。

    张桂芳兵败西岐,身陨也就罢了,却还拉拽着数十万商朝大军遭殃,当真是应了封神榜上他命中注定的封号丧门星。

    青龙关损兵折将,再无向西征讨之力,此消息传回西岐之后,闻太师一怒……又拍碎了一张书桌。

    “吉立!”

    “弟子在!”

    “去将张桂芳兵败之事细细查来,命五关提防那群乱臣贼子反扑!那西岐有何兵将,都给我一一探明了再回来!”

    闻仲虽怒,却分外冷静,派了自己门徒去西岐查看一番,并未直接找谁兴师问罪,或是如何如何。

    近来对西岐用兵连番受挫,自有自己所不能掌握之变化。

    闻仲自非寻常人等,他思虑甚多,考虑也周祥;若西岐当真有高人相助,说不得,他要去请几位高人……

    “那四位道兄如何了?为何没消息传来?难不成半路离开了军中,才有这般惨败?”

    闻仲连忙起了一卦,看卦象所显,表情戚戚,而心中一阵震惊。

    “可怜我那四位道友,竟也做了那岐山下的忠骨!”闻仲面容悲戚,仰头大喊,“不杀那姬发小儿,吾实难安!来人!召集诸将前堂议事!”

    “是!”传令兵卫匆忙而去。

    让闻仲更奇怪的是,张桂芳战死、那四位曾在朝歌城中引起震动的四位仙人也横死在西岐的消息,几乎只是一夜之间就传遍了整个朝歌城,城中百姓私下议论,都道帝辛残暴不仁,故天命归西岐,谁都不可阻拦。

    帝辛也听宫人回报此事,心中略微有些惶惶,在美人床榻翻身而起,连夜召集太师前来。

    妲己假寐,帝辛所不见的,是她面容有些复杂。

    在那张倾国倾城又祸国殃民的脸蛋上,似乎轻轻晃过了些许……自责?

    偏殿中,帝辛与闻仲君臣相见,帝辛拉着闻仲坐在王位前的台阶上,询问西岐战事。

    闻仲见帝辛面容有些枯槁、眼底泛着烦躁,便勉强笑了下。

    “陛下不必着急,此事错应在我。先前我识人有误,以为那张桂芳曾年少成名,不曾想这般无用。”

    却是提都不提那九龙岛四圣之事。

    帝辛皱眉道,“太师不必自责,朝歌城距青龙关万里迢迢,太师连年为寡人东征西讨,不识那张桂芳真面目自是有情可原。”

    闻太师只得心中苦笑,看着帝辛,叹道:“陛下,我知你欲推行新政,试图削弱各方诸侯的权柄。但新政若以酷刑做辅,当真是乱国之根源。”

    “先前太师谏言上失策,寡人不都答应了吗?”

    闻太师忙问:“那妲己与费、尤二人,陛下答应要……”

    “哎,此事都是那些朝野之上的奸佞诋毁,先前是我操之过急,与他们并无干系。”

    帝辛目光并不去和闻太师对碰,或许是因在这位从小教导自己的老师面前,心中总是藏不住什么的。

    闻太师突然一笑,道:“陛下,我欲再命人西伐,却因先前兵败之事,心中不安,总觉愧对陛下,不知费仲与尤浑两位大夫可能去做个监军?”

    “自是可以,”帝辛似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下来,当下拟定旨意,让闻仲带回了太师府。

    太师府内,闻仲回来之后便坐在书房中,一言不发,直到门外响起吉立的声音。

    “老师,我已都探听过了。”

    “进来禀告,”闻仲喊了声,将那布帛扔到了桌子上,笑容略微有些复杂。

    吉立有些不解,“老师,这可是大王的旨意?”

    “不错,大王的旨意……呵,大王的旨意啊。”

    “老师为何如此?”

    “无事,”闻太师摆摆手,“将你所探明之事说与我听吧。”

    “是,”当下吉立将西岐先前战事,原原本本,分毫不差的汇报给闻仲。

    西岐丞相杨戬,先锋官哪吒,大战当日又有两人现身相助,是哪吒的兄长金吒和木吒,三兄弟各施手段,将九龙岛四圣葬在了西岐,送入封神榜中。

    闻太师沉吟几声,“杨戬可曾出手?”

    “据说是动用了一把金光闪闪的鞭子,将那位高友乾道长打死了。”

    “打神鞭……”闻太师沉吟几声,又看到桌子上的旨意,心中更觉得有些荒谬。

    他这般费心费力支撑大商的基业,到头来,却要被自己所辅佐的那人所算计……

    “老师,这旨意写了什么?”

    “大王让费仲尤浑二人做监军,下次咱们派兵征伐西岐,这两位朝中重臣,也要跟着一起了。”

    闻太师将‘重臣’两字咬的很重,面色却是一阵黯然。

    “那两个奸贼,不是满朝堂上下人人得而诛之的奸贼吗?大王此举,未免太寒人心!”

    “你懂什么,”闻太师叹道,“费仲与尤浑是佞臣不假,胸无才学,重金轻诺,乃是实打实的小人。可正是这两个小人,却让大王感觉无比安心,因为他们丑陋卑劣,大王反而可随意驱使命令。”

    “朝中这些老臣,一个个以托孤重臣自居,自陛下年幼时,便对陛下言说,这个不可,有失德行;那个不能,非明君所为。”

    “陛下是什么性子,我却是比谁都清楚;他如何不知酷刑会令天下惶恐?可他坐在那个位置上,为当世人皇!心中自幼憋着的那股火,当真借此发作了一番……”

    吉立在旁听着自家老师的话语,心中百感交集,也不住轻轻点头。

    “好了,不提这些,我与他君臣一场,待他自身平复了,自当还给他一个平稳的江山。”

    闻太师振作精神,连问吉立几个问题,吉立一一作答。

    张桂芳第二次西伐前,闻仲特意调到西面的邓家女儿邓婵玉连夜兼程抵达了青龙关,拿着闻仲的令符,却被拒在帐门之外。

    吉立道:“张桂芳当时的说法,似乎是军中不可留美貌女子,免得将士无心死战。”

    “无能之辈,”闻仲骂了句,又问,“你先前说,这邓婵玉只用不过万的老弱残兵,就退了奇袭而来的十万周军?”

    “不错,这邓婵玉所用之法,颇为高明……”

    吉立将邓婵玉吓退哪吒的过程前前后后的说了一遍,闻仲抚掌大笑,“此女当真是用兵的行家,吾年少时亦不如她!哈哈哈!死了一张桂芳,未曾想却发现了如此宝玉!”

    “老师莫非是想让邓婵玉接任青龙关总兵一职?”

    “不,她资历还是太浅了些,让她暂代吧,再立大功之后论赏。”闻仲话语一顿,又道:“此事写入奏章之中,明日送去宫中。”

    吉立低头应是,自知闻仲这般小心的用意。

    越是位高权重、总揽朝纲,越要谨慎,毕竟他们伴的,是一个以杀大臣为乐的帝君。

    “那监军,当真是要那两人去做吗?”

    “做,自然是让他们去做,”闻太师双眼流露些许杀意,“朝中可有尸位素餐的大将?”

    当下,吉立报出了几个名字,闻太师随意点了一人,名为鲁雄,让他去青龙关收拾兵马,以邓婵玉为副将,再伐西岐。

    “两位监军,费仲、尤浑,明日天一亮便随军前往。”

    “老师,两位监军大人若不走,又如何?”

    “将他们绑了也要拉出朝歌城,”闻太师哼了声,“需记得,莫要让他们有面圣的机会。”

    吉立轻笑着点头,连夜去鲁雄府上宣旨,又在沿途几座重镇中抽调十万兵马,将军令塞到了鲁雄手中,就带着一群兵卫去了费仲、尤浑两人各自的府上绑人。

    朝歌城达官贵人聚集的街路上顿时鸡飞狗跳,吉立宣读帝辛旨意,前后两次都是,不等费仲和费尤两人说什么,直接绑上塞住嘴,塞入了马车中,直接往城外军营报道。

    本来,朝歌城上到大臣、下到百姓,听闻费仲和尤浑被闻太师的兵马绑了,都是弹冠相庆。

    但半日后,商军开拔,两个大臣蔫了一般被绑在马背上随军前行,他们两人被绑去做监军之事也在朝歌城传开。

    一时间,百姓也不称颂了,大多数人都道闻太师竟不辩忠奸,少数能看明白的,也知这是闻太师在借刀杀人。

    费、尤二人就是帝辛信赖的左膀右臂,若只是在帝辛面前言说他们罪状就能将他们除掉,那些因此事死在商宫中的大臣们又为何死也不瞑目?

    很快,鲁雄率军西来,费仲、尤浑两位大臣做监军之事,便传到了杨戬耳中。

    鲁雄沿路调来各镇兵马,走的十分缓慢。

    那费仲、尤浑也是身子金贵,正午太阳太毒不赶路,太早起不来,太晚了雾气重,容易犯腿病……总之,各种理由推脱,全力拉鲁雄的后腿,实在不愿去战场上打打杀杀。

    他们动动嘴皮子就能位极人臣,干嘛还要去打生打死?

    只是,这两个难兄难弟都被绑了过来,根本来不及做出什么应对,也没办法去宫中见帝辛。

    若是绑一个来了,另一个倒也能照应,在宫中求求情,也就半路回去了。

    可偏偏,他们两个穿一条裤子的都落在了军中,闻太师还派了吉立在旁监看,逃都逃不了。

    “这两个活宝,”杨戬笑了笑,将玉符放在了桌子上,细细盘算。

    他为何要杀费仲和尤浑?留着这两个家伙回去继续霍霍西岐,不刚好吗?

    嗯……

    若如此,不如这般……

    杨戬嘴角露出些许微笑,显然是又有了点大胆的想法。 </p>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