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二郎传-二郎劈山终救母,清妙显圣算封神 第七百七十二章 慈航夜语佛门计

类别:穿越架空 作者:言归正传 书名:洪荒二郎传
    >

    暖阁外,杨戬这具化身维持着菩提老祖的模样,抬头看着夜间天空中那条璀璨的星辰带。

    慈航,阐教出走西方教的几位十二金仙中,唯一还算让杨戬敬重的一位‘前辈’。

    如今却是不能称之为师伯了,毕竟阐教仙人对他们几人的叛离如鲠在喉,杨戬必须摆明自己的立场。

    不提自己在老家时,听人说起过的那些神鬼杂谈,慈航在佛门之中后来居上的地位;单说往日和慈航不算交恶的交情,今天这情形,就让杨戬有些不满。

    多宝师伯当真是太胡闹了些。

    就算对佛门有怨,也不该用这般手段,大大方方打上灵山不可吗……

    正胡思乱想间,房内光芒一闪,慈航道人施展遁术直接遁走了。

    正当杨戬松口气,赶走了心底的几幅画面,已经收拾妥当、恢复平日里雍容姿态的慈航驾云从空中飘了下来,仿佛之前的事从未发生一般。

    杨戬嘴角露出少许苦笑,向前做了个道揖。

    “不知大士前来所为何事?”

    “方才糟了几位高人算计,令道友见笑了,”慈航的声音恢复了以往的从容淡定,但越是这样,越让杨戬心底有些想笑。

    “不碍事,”杨戬淡定的点点头,“那几位醉了酒,行事当真……令人措手不及。”

    慈航笑容多少有些勉强,身周散发着圣洁的佛光,落在门前,与杨戬互相见礼。

    “道友为何而来?”杨戬又问。

    言下之意,便是不想多跟慈航有什么牵扯,大家有事说事,没事就各自回山睡觉。

    慈航道:“乃是受我佛门世尊所托,与真君解释一二事。”

    “哦?”杨戬笑了笑,“佛门有事要和我解释?解释什么?可是当日贵教三位圣人弟子做下的许诺,也算不得准了?”

    慈航感受到了杨戬话语之内的机锋,却只得露出几分微笑。

    “真君如今在洪荒之中,言出即是法随,招手便是风雨,莫说佛门,便是道门上下,对真君何敢忤逆?”

    杨戬面色有些不快,“按大士这话,我杨戬便是那般枉顾师门长幼之序的逆徒?”

    “不敢,真君切莫多想,贫僧只是言说,依照真君的实力,洪荒之中谁都不愿招惹,也不敢招惹,世尊让我来解释那一二事,便是想与真君化干戈为玉帛,洪荒虽大,此劫难渡,佛门也想得真君照拂罢了。”

    慈航一番言语说的十分恳切,反倒让想趁机赶人的杨戬,不得不将后面的话语咽了回去。

    转身做了个请的手势,杨戬在暖阁中摄来座椅,就安排在暖阁前的石板地上。

    借着星辰月光,倒也别有一番雅致。

    “大士请,坐下说吧。”

    “多谢真君给贫僧这般机会。”

    “天地大劫之前,若佛门对洪荒毫无二心,我自不会对佛门有半分芥蒂。”

    投桃报李,杨戬也表明自己态度,打消了少许慈航的担心。

    入座,杨戬望了一阵星空,慈航在一旁找着说话的机会,也瞧了眼杨戬所望之处。

    “大士要说什么?说就好,我听着。”

    “是这般,”慈航沉吟少许,“第一事,便是有关这灵猴。世尊与佛门从未对灵猴有半分歹念,苦心算计,不过是为了佛门大兴来的早些,借这灵猴身上那份独有的气运。”

    “这么说你们知道?”杨戬收回眺望星空的目光。

    其实刚才心底泛起了少许灵光,只可惜没来得及抓住,就被慈航的说话声打断了。

    他也不恼,知道自己还是积累未到,那灵光显现的一瞬还是太短了些。

    “真君所言何事?”

    “这猴子乃应天地大劫的运道而生,乃是天地为了对抗这等屠世劫难所凝出的灵性?”

    慈航露出少许苦笑,不得已点头应了一句,“真君果然已经发现,门内上下都还道真君只是针对佛门,放才故意收下那灵猴。”

    “我倒是闲的没事,跟你们佛门过不去,如今还有什么好处?”杨戬嗤的一笑,慈航轻轻摇头。

    杨戬道:“既然佛门知道内因,今后就少打着猴子注意了。你们想借他兴盛佛门,这算计我也不阻你们,但你们要耽误他修行、坏了他自身气运,那我也要让佛门付出相应的代价。”

    慈航叹了声,“此话我会带回门内,让门内上下以此为戒。”

    “还有何事?”

    “世尊让贫僧转告真君,封神时,佛门对道门出手算计,其实是几位圣人老爷达成的约定。”

    杨戬缓缓点头,“此事已过,不必再提。倒是,我有一事不明,是否能请道友解惑?”

    “何事?”

    “昔日文殊、普贤、惧留孙与道友你,如何进的阐教?”

    慈航眉头轻轻一皱,叹声道:“从头至尾,这不过是燃灯古佛安排的一场算计。燃灯本就是与西方二圣相谈之后入了阐教做副教主,我们四个都是受过西方二圣与燃灯的相助,或是救命活命之恩,或是传道授法之德,为的便是必要时分走道门气运,以解西方教之困。”

    杨戬先是皱眉,随后眉头渐渐舒展,从慈航口中说出的这些话,倒是让杨戬放下了心中一直有的少许执念。

    慈航道:“此事并不光彩,但从最初时便已注定了结果。只是出乎我们意料的,便是真君似乎发现了我们的跟脚,处处针对为难,几乎让这般算计前功尽弃。真君又是从何而知?”

    “我有天眼,能看尽魑魅魍魉,读懂人心险恶。”

    杨戬含糊不清的解释了句,看慈航的神色,估计是真的信了。

    “多谢道友为我解惑,佛门这些解释我也听得了,”杨戬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佛门不站在道门的对面,也就不会站在我的对面,我现在想的是如何克敌,对洪荒内斗并无兴趣。”

    “真君高义,”慈航轻声称赞了句,又道:“还有一事。”

    “说吧。”

    “事关天庭玉帝,”慈航注视着杨戬面色,发现杨戬一如既往的冷静淡定,也就继续说了下去。

    慈航缓声道:“世人皆知佛门与玉帝关系密切,世尊与玉帝也定下了盟约,于内,共抗真君、道门与那黑灵盟书带来的压力,于外,劫难降临大战时,佛门与天庭也好多几分照应。”

    杨戬闻言轻轻颔首,笑着道了句:“佛门高手众多,天庭天兵精锐,你们两家倒也能互相弥补些各自不足。”

    “佛门与天庭的盟约,所为的也正是这般,”慈航顺着杨戬的话继续说了下去,“至于天庭想借佛门之势压制真君,那不过是天庭的妄想。玉帝身周总是有些看不清如今天地大势的糊涂修士,似乎还将真君看做是天庭的大敌。”

    杨戬目光滑过少许黯然,低声道:“随他们去吧。”

    “今日前来此地,便是世尊托贫僧,与真君相告此事,”慈航正色道,“佛门虽与道门互争天地大运,但同样在应对天地大劫,无心与真君为敌。”

    杨戬点点头,道了句:“嗯,此事我知道了。若无旁事,道友就请回灵山复命吧。”

    “真君莫非不信?”

    杨戬轻笑了声,突然问:“道友应当是从天庭出来,这才被截教的几位师伯盯上了吧。”

    慈航脸上划过少许异色,随后轻叹了声,点头承认。

    杨戬冷然道:“刚从玉帝那出来,就来找我言说佛门绝对不会与我为敌,这是不是,多少有些两面三刀之嫌?”

    “真君何出此言?”

    “佛门打的主意,其实我比你还要清楚一些,慈航师伯,”杨戬目光之中划过少许黯然,靠在座椅中。

    慈航一怔,反问了一句:“此话怎讲?”

    杨戬继续眺望着星空,淡然道:“从当日佛门强夺六道轮回盘,就暴露了他们真正的意图。佛门是要对抗强敌不假,以为佛门要生存,洪荒若破灭,佛门也就不存在了……但这只是常理。”

    “哦?”

    “佛国,大千世界,六道轮回盘……”

    杨戬冷笑了声,淡然道:“佛门真正打的主意,是在洪荒已无望获胜时,直接用佛国那无尽的念力,以大千世界做舟,强行舍离洪荒,躲避这般劫难吧。”

    慈航顿时眉头紧锁,“此事绝无可……”

    “绝无可能?应当是最有可能才是,”杨戬注视着慈航的面容,“若不信,你就拿此事去问问还在灵山后山修行的准提。佛门不惜代价也要抢走六道轮回盘,因为那是让佛国永固的关键之物。”

    慈航在那低头思索着,目光之中多了几分不解。

    “当然,这些不过是我的推测,毕竟大劫还未来临,洪荒还未呈现颓势,佛门也不可能有什么异动。”

    杨戬摆摆手,“大士,回吧,今夜便聊到这,我还要赶着去修行。”

    “如此,不敢耽误真君修行……”

    慈航起身,对杨戬双手合十做了个佛礼,洁白的长裙似乎都有些黯淡。

    杨戬只是稍微点破一层窗户纸,慈航自然就会联想到平日里在佛门之内察觉到的不解之处。

    这佛门……

    注视着这位观音大士驾云西去的身影,杨戬嘴角一撇,拽着椅子回了暖阁。

    “也是无趣。”

    </pre>


网友转载于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请马上向本站举报。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或对作品内容、版权等方面有质疑,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
copyright (c) 2011-2013 all rights reserved